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校园杀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38阅

    楔子
    在一条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小巷里,我靠在墙上。我约了舍友叶美希出来这里!在巷子里晚上没人出来,叶美希一身白色的运动服,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却是一副高傲的样子!而我踩着一双10公分的高跟鞋,当她站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二话不说狠狠地煽了她一巴掌。
    “你为什么要和立桁走那么近?”我吼的歇斯底里。
    “呵!那又怎么样?要怪只能怪你收不住立桁的心!”
    叶美希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勾起一丝嘲讽的笑。而我又二话不说的煽了她一巴掌,再把她推到在地上,拿起高跟鞋对准她的太阳穴下去……
    01
    幽初夏从床上跳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自从和男友梁立桁从泰国旅游回来就一直生病,所以幽初夏请了三天假,刚才那个噩梦太真实了吧?幽初夏喝了一口水。这时舍友小琪回来了。
    “初夏,好点了吗?今天啊!你家立桁在课堂上可真是出尽风头了、今天不知为什么老师竟然出了个题目叫《死亡》。梁立桁以一副高跟鞋刺进一个白运动服女生的太阳穴得了第一名。高跟鞋杀人?真的很创新!”小琪陶醉在美术王子、幽初夏的男友梁立桁的画里。
    而幽初夏已经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了。白色运动服!高跟鞋!杀人!
    “不就是你男朋友出了次风头吗?至于高兴成连反应都没有吗?”小琪调侃的说着,按理幽初夏是法医系的高材生,没理由因为梁立桁的画画立意吓成这样吧?
    突然幽初夏转身抓住小琪的手:“真的假的?”
    小琪不明白的点点头,值得这么高兴吗?而幽初夏发疯一般地抓起手机,拨出梁立桁的号码!
    “立桁,你在哪里?”
    “怎么了?傻瓜。我在体育室呢!”幽初夏听着梁立桁的喘气声,哦了一声。呆呆地放下手机。也许是自己想太多了吧!像立桁这种优雅得体的男生怎么会杀人?幽初夏安慰着自己。慢慢的平伏自己的情绪。
    渐渐的舍友都回来了,就是不见叶美希的身影。幽初夏越来越担心,叶美希死了吗?不会的!那只是自己的梦而已!
    “美希怎么还没回来?”
    “喝杯水,别担心。小琪都睡了。也许美希跟谁私奔了也不一定呢!”舍友汐瑾轻笑道。幽初夏接过汐瑾的水。是啊!美希那人每天都发爱情呆,跟谁约会忘记回来了也说不定。幽初夏将杯子递还给汐瑾后,躺了下去。
    然,第二天一早,幽初夏还是没有看到叶美希的身影,汐瑾和小琪都去上课了。幽初夏看了下手机都9点多了,自己没有睡过这么晚啊?是自己生病了精神不好吗?幽初夏用力的摇摇头,希望自己能清醒一点。这时姐姐幽蓝打电话过来。让幽初夏去医院检查。幽初夏上了车后,一直玩着自己的指甲,一句话也不吭!
    见一路沉默寡言的妹妹,幽蓝她也怪了。平时活泼到上房揭瓦的妹妹怎么了?
    “怎么了?初夏,不舒服吗?”
    幽初夏只是轻轻地摇摇头。http:

    “姐姐,我已经好多了。不用去检查了!”
    “你傻啊!看你脸色苍白的,没让你去全身检查就不错了。”
    幽蓝轻敲了幽初夏的头……
    而幽初夏回去后还是没有看见叶美希,她已经失踪了24小时了。要不要报警?当幽初夏拿起手机时,门外响起汐瑾和小琪的声音。
    “小琪,你说美希会去哪儿?都整整24小时了。还没回来!”
    “要不我们报警吧?”小琪提议道
    “嗯!去看看初夏回来了没有?”
    她们转身进门时。幽初夏放下手机。她总觉得自己的梦很真实。会不会真的是自己在梦里杀了叶美希?
    报警过后,经过整整5个小时的巡查,传来的消息是幽初夏所接受不了的。幽初夏吓得手中的杯子摔在地上。幽初夏退了一步,靠在墙上。警方整整找了5个小时,竟然没找到?!小琪扶着幽初夏,看着幽初夏讶异的表情。小琪总觉得心里毛毛的。

    02
    幽初夏不就是生了下病吗?怎么变成这样了?难道叶美希的死和她有关?要不她听到梁立桁画《死亡》的时候怎么那么怕?小琪心里打量着!
    到了晚上。在次期间幽初夏一直处于丢魂状态,叶美希真的是我杀的吗?幽初夏重复着这个问题,即将陷入精神崩溃的幽初夏已经完全不注意外界的动作。不知何时细心的汐瑾端来了一杯牛奶。
    “别想太多了,也许明天就有消息了。你身体还没好,早点休息吧!”汐瑾轻声的说着,并看着幽初夏把牛奶喝完才离开。幽初夏盖上被子。汐瑾拉过小琪
    “小琪。初夏的精神不是很好,晚上我们不要睡得太死。万一她醒了好有个照应。”细心的汐瑾想得很是周到,小琪看看闭着眼睛的幽初夏,点点头。她知道汐瑾一向比他们细心,所以照顾人的事,她听她的!再者叶美希不见了,生死不明的。估计晚上谁也睡不着吧!
    小琪和汐瑾两人一直不敢睡觉,一直看着睡梦中的幽初夏,然过了快1个小时,幽初夏睁开眼睛,她醒了吗?
    幽初夏站了起来。似乎把一旁坐着的小琪和汐瑾当成透明人一般。她游魂般的在宿舍飘了一圈,大胆的汐瑾下床跟着幽初夏。幽初夏却出了门,汐瑾也跟着出去。而吃惊中的小琪把眼睛睁得老大,死死地看着门。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幽初夏梦游!她梦游!
    小琪已经怕得忘记下床,她伸出颤抖的手打开床头的台灯。霎时似乎宿舍里所有的事物都蒙上了一层阴冷的光芒,她就像置身于一座荒凉的鬼城一般。到处都是阴冷的白骨,而空气正一点一点的悲抽空,小琪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慌乱地从床头摸出冰归救心丸。
    刚刚平缓了呼吸的小琪,躺倒在床上。不久汐瑾便跑了进来,跑上床。用手势提示小琪不要出声。小琪害怕的用被子包着自己,微微露出眼睛来看外面的幽初夏。幽初夏走了进来。回到自己的床位,安然无事一般地盖上被子……。。
    清晨,幽初夏睁开朦胧的睡眼,甩甩头。怎么脖子这么酸?洗漱完过后的幽初夏打算去上课。可前脚刚出门后脚就收到幽蓝的短信,说叶美希找到了,可是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幽初夏马上跑到了警局。
    “姐,美希怎么死的?”
    也许是法医系的她,所以对死亡着回事很淡定。http:

    “她是被一种笔杆大小的硬物刺进太阳穴,一次致命。”
    穿着浅蓝色的手术服的幽蓝轻声的说着,她知道幽初夏对这些可能已经产生了抗体,只不过她没想到幽初夏会做那样的梦!

    03
    “姐,会不会是高跟鞋?”
    “有可能,一伤口大小判断,跟细跟的高跟鞋差不多。大概跟你那双一样。”
    幽蓝接近性的比喻,让显得淡定的幽初夏的神经像霎时被千伏的电流流过一般。她转身跑了出去。而幽蓝的追了出去,然幽蓝却始终跟不上发疯似的幽初夏的脚步。
    幽初夏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当停下来时,她只感觉似乎嘴里的细胞都涨破了,牙龈正肆意的流着血。自己竟然杀了叶美希!自己在梦里杀人!不!一个人怎么可能在梦里杀人!不可能!不可能!除非是梦游,不!我一定要回去找汐瑾和小琪问清楚。幽初夏转身跑回宿舍。她一路狂奔,只希望能早点回到宿舍。但幽初夏冲进宿舍时。一边正说着话的汐瑾和小琪吓了一跳。幽初夏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小琪,瑾。告诉我,我是不是会梦游?”
    最后的幽初夏还是没有冷静下来,她激动地抓住小琪的手。小琪害怕地点点头。
    “别说小琪。”汐瑾在一旁喊道。
    幽初夏转身抓住汐瑾的手:“瑾,让小琪说,我是不是会梦游?”
    幽初夏喊得歇斯底里,孰不知这样的她比梦游的她更恐怖!
    幽初夏发疯般地按住小琪的肩膀,双眼用杀人般的眼神看着她。对刚才的问题也是步步紧逼。
    “是!你会梦游,昨晚你梦游瑾跟着你出去,她看着你把美希的尸体挖出来。”小琪说着眼泪就下来了,也许是幽初夏把她吓了。而汐瑾把她们截住了,端来了两杯牛奶。
    “牛奶有助于睡眠,睡眠质量好了就不会梦游了。初夏,美希肯定不是你杀的,你别这样。凶手的事让警方去查好不好?”汐瑾用上乞求的语气,把牛奶交给她们。让她们干杯。她们喝完牛奶就会没事了!汐瑾在心里告诉自己,而幽初夏却无意地把牛奶泼到小琪身上。
    “没事,没事。牛奶还有。来,再倒一杯给初夏。”汐瑾说着,再倒一杯给幽初夏,幽初夏喝完牛奶就被汐瑾哄去睡觉了。一身牛奶的小琪转身进了浴室,她得把一身牛奶洗洗。
    准备好衣服的小琪关上浴室的门。传身一看,墙纸竟然掉了一角。小琪随手把它黏回去,又掉了!阿姨不是说防水的吗?要不然她们也不会买来贴在浴室!小琪不情愿地再用手去弄了弄,可是又跳了出来。就好像有人故意弄的一般!一气之下小琪把墙纸全撕了。接着只见小琪的眼睛大睁着,最始终喊不出丝毫的声音。她全身颤抖着。她看着墙里的梁立桁,眼睛、鼻子、嘴巴,血不停的往外涌着。而在他的肚子上有一道大约3厘米长的伤口,肠子正一点点地往外流出来。他的脚艰难地挪动着。双手慢慢地伸起来。靠近满脸恐慌的小琪。http:

    小琪觉得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她的一切被恐惧占据着。她强迫自己淡定从兜里摸出冰归救心丸,吃下冰归救心丸的小琪全身抽搐,口吐白沫。而一边的幽初夏正双手抱胸的笑着!

    04
    “啊~~”幽初夏吓了一跳,坐了起来,自己怎么梦到小琪死了?幽初夏掀开被子站了起来。
    “初夏,你醒啦?我刚去打水了。”汐瑾提着热水瓶走了进来。
    “我睡了多久了?”
    “2个小时了吧!我看了你睡着了。就去上课了!你睡得很静。等会你用热水洗一下脸,我……”汐瑾突然停了下来。她的最张得像一条离开水的鱼!
    “怎么了瑾?”幽初夏走了过去,看到的是小琪躺在浴室的门口。她的表情是自责?是害怕?然而更多的是迷茫!小琪口吐白沫的死在浴室,和自己梦里一样。难道自己真的在梦里杀人了。我真的会梦游,我真的杀人了。我杀了小琪和美希了!幽初夏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泪终于收不住了!
    宿舍搭起了蓝色的警戒线,验完尸体的幽蓝安慰着躲在墙角情绪极不稳定的幽初夏。她的嘴里始终都只是一句话:“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幽蓝,把幽初夏带回警局。汐瑾,我们希望你能合作。通知梁立桁。”督察宫上川发号施令着,再在这间宿舍呆下去,估计幽初夏会疯了。
    警局里,幽蓝安慰着幽初夏。恐慌的幽初夏一直抱着幽蓝,恐慌的看着审问室里的一切。
    “幽蓝,法证部验出死者生前吃过一种Q4速溶片的药物。Q4速溶片是什么东西?会致死吗?”宫上川开门进来。放下报告,问幽蓝。
    “Q4速溶片是一种降血糖的药。不会致命的!”
    “不!会!会的!小琪有心脏病,Q4速溶片和冰归救心丸混在一起就会口吐白沫而死。小琪就是那样死的。”幽初夏推开幽蓝,双手按着桌子肯定的说。特别强调小琪有心脏病。
    宫上川看了一眼幽蓝,他们相信幽初夏有怎样!幽初夏一直咬定自己杀了他们。而且幽初夏真的很聪明,她完全有可能做出这种药物杀人的事。如果她真的是又怎么会害怕成这样?
    这时梁立桁跑了进来,幽初夏看到他马上害怕地抱住幽蓝,宫上川走到幽初夏的身边。低头问:“怎么了?”
    “他死了!他的眼睛、鼻子、嘴巴一直流血,他的肠子也掉了出来。他死了,不要。不要。”幽初夏抱住宫上川的手,害怕的看着梁立桁。
    “初夏,我是立桁啊!初夏。”http:

    “不,你不是立桁。立桁死了,在我的梦里死了。你不要过来。”幽初夏害怕地站了起来躲到宫上川的身后。

    05
    “梁立桁,现在请你出去。”宫上川对梁立桁说道,再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梁立桁。梁立桁出去后,幽初夏才慢慢地从宫上川的背后走出来。
    “蓝,你去证物处看一下证物当中有没有一颗黑色的纽扣。”宫上川回头安慰着幽初夏。幽蓝走了出去,三年来。只有宫上川才能安抚幽初夏的情绪。她也搞不懂到底是为什么?
    而幽蓝带来的消息却让宫上川有些失望,没有纽扣!宫上川看了一眼沉默中的幽初夏。
    “蓝,你带初夏去检查一下。我去宿舍看看。”宫上川出了警局。他之所以相信幽初夏。是因为他认识幽初夏三年来,她是个大家小姐。虽然平时很‘活泼’,但觉得不是有心计那种人!她不可能一下子变成杀人凶手,即使现在每个人都认为她的神经有问题。
    宫上川进了宿舍,一张床一张床的找。却始终没有找到他所谓的纽扣。没有纽扣就不能证明梁立桁来过,不能证明梁立桁来过,一切依旧没有头绪!然,手机却响了。
    “川,初夏验出有长期服用安眠药的习惯,你看一下她的床上是不是有安眠药?”
    “安眠药?好的!拜拜。”宫上川挂了幽蓝的电话。把幽初夏的床翻了一遍,没有啊!眼看着夜幕降临。宫上川有些烦躁的站直身体。瞥了一眼水池。纽扣?他想发现新大陆一般的眼前一亮。
    “终于找到你了。”
    回去后,宫上川下令放幽初夏和幽蓝回家。汐瑾也要住在幽蓝的套房里。因为命案的关系,汐瑾和幽初夏不可以会宿舍。
    而幽初夏的精神状态依旧很不好。幽初夏拉着幽蓝的手,嘴里依依呀呀的念着:“梁立桁该死,梁立桁该死。”
    幽蓝陪幽初夏回房休息,汐瑾端来了一杯牛奶。
    “幽姐姐,初夏的精神很差。让她喝杯牛奶,能促进睡眠!”汐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幽初夏喝了牛奶后。汐瑾拿着杯子出去,幽蓝帮她盖好杯子,也出了房间。幽蓝来到厨房。汐瑾也倒了杯牛奶给她。幽蓝看着汐瑾回房的背影,喝了牛奶。也回了房间。也许汐瑾是化学系的吧!比较注重营养。幽蓝心里说着。
    而大约在11点的时候,幽初夏睁开眼睛,看了一遍周围的事物。又闭上了眼眸。
    直到天亮了,幽初夏还睡得正香。幽蓝看着她乌黑得像画了眼线的睫毛,幽初夏揉揉眼睛。
    “初夏醒了!昨晚初夏表现很好哦!”幽蓝微笑道。如果今早不是起得早,她真会认为自己是不是吃了安眠药了?睡得那么死!
    一早汐瑾便回学校上课了,幽初夏跟着幽蓝来到警局。http:

    “川,昨天有没有在初夏的床上找到安眠药?”这是幽蓝最关心的问题。
    “安眠药没有,但我找到了这个。凶手肯定和梁立桁脱不了关系。”宫上川拿着从宿舍找到的纽扣。嘴角勾着一丝冷笑。
    “梁立桁?”幽蓝接过纽扣,回头看向面无表情的幽初夏,幽初夏正双目无神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纽扣。
    “蓝,初夏没事吧?”
    “没事,这是长期服用安眠药的副作用,明天就回恢复了。”

    06
    “报告宫警官,梁立桁死了。”
    什么梁立桁死了?宫上川和幽蓝一起看向来报告的小警员。
    宫上川一干人等来到现场,在马路上,梁立桁七窍流血,在肚子上有一道3厘米的伤口。肠子正往外流着。跟幽初夏当初在警局描述的一模一样。宫上川蹙起英挺的眉宇。幽初夏在警局说的时候,只有他自己和幽蓝、梁立桁在场。梁立桁就算要死也不用让自己死得这么难看!本以为找出了凶手,没想到现在又变成了无头公案了。就在这时幽初夏走了过去。只听她嘴里念着:“他死了,在我梦里死了。”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念了多少遍?宫上川和幽蓝拉住她,不让她去碰梁立桁的尸体!
    幽蓝做完验尸报告后,带着幽初夏回了家。一进门就闻到一阵香味。她走进厨房一看,是汐瑾在厨房里忙着。
    “幽姐姐,你们回来啦!我下课闲着没事就回来做饭了。你不介意吧?”汐瑾端着一盘番茄炒蛋向餐桌走了过去。
    “多吃点番茄对初夏身体好,这样她就可以早点去上课了。”汐瑾摆着碗筷,一桌子的菜做得有模有样。
    “你真厉害,要是初夏不把厨房烧了才怪!”幽蓝夸着汐瑾。刚见到她时,她对这个化学系的汐瑾印象并不好。现在看她这样为幽初夏,幽蓝倒是挺喜欢她的。对于汐瑾的细心,幽蓝倒是挺愿意让她帮忙照顾幽初夏的。
    晚上,幽蓝专心于今天梁立桁的案子。在书房里苦干着,这时幽初夏小跑进来。环着幽蓝的脖子。
    “姐姐,初夏晚上想和你一起睡觉。”幽初夏双眸透着无比的期望的目光,幽蓝宠溺的点点头。
    “幽姐姐,没打扰到你吧?我刚才去倒了杯水,初夏就跑来了。刚刚还说要喝的。看你好了我不打你?”汐瑾把水交给幽初夏,幽初夏微笑的把水喝完了。幽蓝盖上笔记本,叫汐瑾去休息。自己也陪着幽初夏回了房间。
    次日,警局。
    “奇怪,按理今天初夏应该好了啊?怎么还是一副无神的样子?”幽蓝看着坐在宫上川办公椅上的幽初夏,疑惑道
    宫上川站到幽初夏的旁边,用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幽初夏一把打掉他的手。
    “你好了?”
    “你才不好呢!”
    宫上川看着幽初夏,用手摸着她的头。http:

    “会不会她又吃安眠药了?”
    “不可能,初夏怎么可能吃安眠药?她昨晚整晚都和我一起。”幽蓝马上否定。昨晚那么早她就陪幽初夏去睡觉,幽初夏怎么可能吃安眠药她不知道。难道是别人喂她的?自己不可能。汐瑾又对幽初夏那么好,当然不可能是她啦!幽蓝一层一层的否定自己的推测。
    “会不会是有人喂初夏的?”
    “不可能,家里只有我和汐瑾,汐瑾怎么可能会害初夏?”
    “蓝,防人之心不可无。记住,以后初夏只能吃你自己给她的东西!”
    幽蓝点点头,反正她相信宫上川。宫上川是不会还幽初夏的!

    09
    可是宫上川不相信幽初夏杀人,我就决定杀了小琪。就算宫上川相信你,你自己自首宫上川能怎样?于是我就拿了两杯牛奶给你和小琪,我在小琪的牛奶里加了Q4速溶片。我再故意推你,让你把牛奶泼到小琪身上,而要把小琪杀死,必须要另一种药物。小琪视为救命良药的冰归救心丸。所以我就利用不知道其中利害的梁立桁去吓小琪。梁立桁吓死小琪之后出来,看见我在给你导梦,他马上给了我一巴掌。我不甘心。为什么他会为了你打我?我就和他纠缠了起来。无意中我弄掉了他袖口的纽扣。本以为纽扣不见没什么?可是精明的宫上川却看了出来,不过也好。立桁进了监狱,他就不能和你在一起。那个时候他就会明白我的好了!他就是我的了。我不想杀他的,我不想的。可是他不听我的话。他还要跟我分手。还要我收手,要我去自首啊!我不要,我约他出来,在他喝的矿泉水里下了山埃。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没事?于是我就拿出他送给我的刀子。捅了他两刀。再把他推上公路。一辆大卡车冲了过来,从他身上开过。他的肠子就出来了。我想把他的肠子塞回去的,可是他不听话。他不乖!他不爱我!我要杀了幽初夏,她该死。她害死了我的立桁。为什么他要抢走立桁?她该死。可是有幽蓝在,我不方便下手。那天幽蓝说她要把幽初夏留给我照顾。我马上回了学校,找出我们四人的合照。我要做出她割脉自杀的样子。可是你们都骗了我,骗了我。”
    汐瑾喊得歇斯底里,她极度癫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宫上川拥过幽初夏,拉着幽蓝后退了几步。汐瑾被带走了。她半途回头看了看幽初夏,幽初夏一直看着她。直到尽头。
    “没事了!”
    “也许她不应该这样!”幽初夏抬头看了一眼宫上川。http:

    尾声:
    当晚,汐瑾死在监狱里。没人知道她是自杀还是他杀……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