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钟楼怪人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362阅

    宿舍距离钟楼不过三百米,踏出宿舍门口,刚好能望见钟楼。钟楼夹在实验楼和教学楼之间,背后是一个小山坡。我总觉得在那个地方立个钟楼不太舒服,每次回宿舍都忍不住多看几眼,大钟上泛着的黄色荧光在黑漆漆的夜里显得有些诡异。
    “你们说,钟楼里会不会住了个怪物呀?”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跟他们说道。
    “鬼故事看多了吧。”大兵斜了我一眼,“钟楼里面灌满了水泥,别说怪物,神仙也住不了。”
    “我炸,哈哈。”洪九大笑起来,“又赢了。”
    “不玩了。”大兵郁闷地扔下手中的牌,“洪九你的运气也太好了吧,每次都是你赢。”
    “是啊,你被鬼附身了吧。”我晃着手中厚厚的一叠牌,“我都还没出牌呢。”
    洪九笑个不停,“赢的收拾。”我和大兵十分默契地说道。
    洪九还想抗议,我们已经爬上床去了。王鸣还在看书,我们大吵大闹对他丝毫没有影响。
    我依然在想钟楼会不会住了个怪物,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冷醒了,睁开眼一看,发现我正躺在钟楼脚下,不禁吓了一跳,周围黑漆漆空荡荡的,冷风呼呼地吹着。我看着大钟,上面竟然泛着阴深深的幽蓝色光芒,而时间停在了午夜十二点!
    突然,幽蓝的大钟传来“咚、咚、咚”几声闷响。一个庞然大物从天而降,我冷汗直冒,刚刚站起身来,腿一软又跌倒了。
    只见它长着蛇的脑袋,鹰的身子,四个马蹄,后面还有一条猪尾巴。
    “你……你就是住在钟楼里的怪物?”我的身体不住颤抖,又打了个喷嚏。
    它阴阳怪气地笑着,伸出长长的舌头。突然它的舌头分成了四个,向我冲过来,四个舌头绑住了我的四肢,我动弹不得,惊恐地看着它。它把我慢慢抬起,仔细打量了一番,又阴阳怪气地笑了起来,接着张开大嘴巴,把我往里送。
    “救命啊……”我闭着眼睛大喊起来。
    听到啪啪两声,怪物不见了。只见宿舍三个家伙正抬着我,我摸摸火辣辣的脸,“刚刚谁打我?”
    “鸣哥说只有这个办法能让你醒过来。”洪九嘿嘿笑着。
    “放开我。”我大喊。
    结果他们三个一起放手,我没有任何准备,摔倒在地上。
    “哎哟”,我摸着屁股,“你们……”
    “是你说要放手的。”大兵无辜地看着我,他们几个哈哈大笑。
    我看了看四周,天已经亮了,而我们所在的地方正是钟楼!我心中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这就要问你了。”王鸣抱着胳膊,不再说话。
    我有些莫名其妙,看向大兵。

    “昨天夜里4点多的时候,我朦朦胧胧听到声音,看到你开了门往外走,我连忙下床跟了出去,结果你走到钟楼,就趴在钟楼脚下呼呼大睡,我怎么叫也叫不醒你,只好回去找他们两个。”他指指王鸣和洪九,“他们一听也很惊讶,连忙跑了过来,鸣哥说有办法把你弄醒,但是怕伤到你,最好还是让你自然醒。”说着停下来嘿嘿笑了几声。
    我摸摸脸,明白了那两巴掌的意思,气呼呼地看着他们。
    “我们怕你着凉,只有先把你抬回去,谁知道你一点也不配合,边挣扎边喊什么怪物……”大兵看了我一眼,“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我梦游了?”我终于明白过来。
    王鸣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洪九呵欠连连,“好啦好啦,回去补个觉吧,待会还要上课呢。”
    “是啊,有事睡醒再说。”大兵也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于是我们回到宿舍,他们一躺到床上就打起呼噜。而我却清醒得很,闭上眼睛又想起了那个怪物。
    上课时我也没心思听讲,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刚好能看见钟楼,只见阳光明媚,洒在高高的大钟上,反射着耀眼的光芒。小鸟叽叽喳喳叫个不停,风不时吹进课室,我不禁打了几个呵欠。
    这么美好的钟楼,怎么会和那个大怪物有联系呢。我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被微微叫醒时已经下课了。
    “喂,你小子昨晚做贼去了?没精打采的。”微微拍着我的肩膀。
    “没有啊。”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打了个呵欠,“昨晚梦游了。”
    “梦游?”微微有些惊讶地看着我。
    “是啊。”于是我把昨天晚上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她说了。
    她听后好奇地盯了我好一会,才缓缓道,“你不会得了幻想症吧?”
    “去,你才得了幻想症。”我白了她一眼,“待会和我们一起吃晚饭吧。”我想起许久没和她聚一聚了。
    “好啊,你请客。”
    “AA。”
    “切,难得本姑娘答应和你们共进晚餐,都不好好表现。”
    我们一行六人去了学校外面的一家餐馆。除了我们宿舍四人、微微,还有洪九的女友何晴晴。
    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王鸣是个例外,抱着胳膊面无表情,当然我们也习惯了。
    “小易,快说说你梦见的怪兽,刚刚还没说完呢。”微微兴奋地扯着我的手。
    “哎哟,你先放开爪子。”我挣开她的手。
    “你的才是爪子。”她举着小拳头向我砸来。
    “这是公共场合,注意形象。”我迅速避开。
    “什么怪兽呀?”晴晴抱着洪九的胳膊,一脸天真地望着我们。
    “说出来啊,怕吓到你。”微微做了个鬼脸。

    “说说嘛。”晴晴摇晃着洪九的胳膊,洪九尴尬地干咳两声。
    “是啊,小易,昨晚哥几个半夜辛辛苦苦爬起来找你……”看到洪九要把我昨晚的丑事说出来。
    “打住。”我连忙打断他的话,“这事我也觉得奇怪,说出来你们可能也不相信。”
    “还有什么怪事我们没听过的,说吧。”大兵也满脸好奇。
    我又把昨晚梦见的怪物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他们都难以置信地看着我。
    “我就说嘛,说出来了你们也不会相信。”我嘿嘿笑了几声。
    “真的好吓人哦。”晴晴挽紧了洪九的手臂,“九哥哥你怕吗?”
    我们四人迅速走到他们前面,洪九尴尬地看着我们,“恩,怕。”
    小餐馆今天人较少,我们很快找到了座位。
    关于我梦中的怪物,大家也就一笑而过了。我和微微大兵聊了起来,都是些学校最近又发生什么新鲜事之类的。王鸣只顾埋头吃饭,洪九和晴晴又在甜言蜜语了。
    “听说,前天有人死在钟楼下面!”坐在邻桌的一个男生对另一个男生说道。
    “真的假的?”另一个男生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我听校红会的一个同学说的,在前天夜里,一个女生死在情人坡前那块平地上,也即是钟楼脚下,说是跳楼摔死的,脸都摔坏了。”那男生声音有些颤抖。
    “靠,这么恶心!”另一个男生放下筷子,显然是没有了食欲。
    “切,别在这吹水,钟楼根本上不去,怎么跳楼啊,你跳给我看?”微微看着他们大声说道。
    “又没叫你相信!”那男生见有人怀疑他,有些生气,“关你鸟事啊。”
    “别多事。”我对微微小声说道。微微这人口无遮拦,最看不惯说谎的人。
    “本来就是嘛。”她有些不服气地看着我。那两个男生不再理会微微。
    回去时我们又说起钟楼有人跳楼的事情。
    “这分明是说谎嘛。”微微看着大兵,不满地说,“你不会相信了吧?”
    “我在校学生会也听到些关于钟楼跳楼的事情,只是大家都含糊其辞,我也不能确定。”大兵笑了笑,脸上有些疑惑。
    “如果真的有人在钟楼脚下死了,那么原因有两个,第一,她是被人在别处杀死的,然后伪装成跳楼自杀的样子,搬到钟楼脚下,但是,除非凶手是傻子,否则绝对不会不知道钟楼是根本上不去的。”大兵顿了顿,接着道,“第二,钟楼里面真的住了一个像小易梦中的怪物,把那女的杀了,但这又像是天方夜谭,更难以相信。”大兵一口气说完,看着我们,“你们说呢?”
    “按照你的推断,那钟楼死了人肯定是假的啦。”洪九大大咧咧说道,晴晴在一边附和着,“是哦是哦。”
    “不对。”王鸣抱着胳膊,邹了邹眉,“看刚刚那男生的表情不像是说谎,而且……”王鸣看着我,“昨晚去抬小易的时候,我感觉到钟楼阴气的很重。”
    “王大师,你想太多啦。”微微拍着王鸣的肩膀,“哪有那么多鬼怪呀,有也被你吓跑啦。”说着又做了个鬼脸,大家被她的语气和动作逗笑了,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过了几个星期,钟楼也没发生什么怪事,一天和微微远远经过钟楼,见到一个老头在钟楼下面走来走去,我心中十分好奇。
    “看,那个怪老头又在围着钟楼转了。”微微指着钟楼的方向,扯了扯我的衣服,“我看见好多次了,每天晚上这个时间他准会出现,然后就围着钟楼转啊转,看他应该是个疯子,学校的保安也不管一管。”微微撇撇嘴。
    “走,我们过去看看。”我对微微道,听微微这么说,我更加好奇了,究竟这个老头为什么每天都出现在钟楼?

    “你还知道些什么?”我望着微微。
    “有人说他是个教授。”
    “哦?”
    “我还听说他被挖去了眼珠子。”
    “怎么会这样?”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你别靠太近。”
    “没事的,我们去验证一下。”
    他戴了墨镜,似乎不知道我们的到来,口中不停地念叨着什么。仔细一听才分辨出来他说的是,“死人了,死人了……”
    我越发好奇了。看了一眼微微,她也是又害怕又激动,紧拉着我的手。
    “您好!”我欠了欠身体,他似乎没听见,我又叫了几声,提高了音量。
    他顿了顿,抬起头盯着我,通过墨镜看到我和微微的脸,“你叫我?”
    “是的,老师,我有些问题想向您请教。”
    “我不是老师,我……”他迷惑地挠着头,“我是谁?我是谁呢?”
    我心中更加疑惑,他失忆了?
    “死人了,死人了……”他恢复刚才的样子,对我视而不见。
    我想起那天的梦游,梦见的怪物,这一切都在钟楼发生,这和老头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呢?
    “在想什么?”微微拍了下我的肩膀,努了努嘴。
    “哦,哦,没什么。”
    “咦,那个老头呢?”我回过神来,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刚刚还在的。”微微挠挠头,“可能走了吧。”
    晚上,我和王鸣他们说起这件事。
    “前几个星期确实有人在钟楼发生意外,我在校会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大兵沉吟了一阵,看着我,“刚好是你梦游的前一天,死者是一个老太太。”
    “不是吧,我还以为是个小女生呢。”洪九半开玩笑地说道。
    “认真点,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我白了洪九一眼。
    “还有,死者的丈夫是我们学校的教授,在死者遇害当天,他就在现场,眼珠子被挖掉了,之后变得疯疯癫癫。”
    “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竟然不知道!”洪九惊讶地看着大兵。
    “我也是在我们部门部长喝醉的时候听到这些事情,学校很快就封锁消息了。”
    “事情的前因后果弄清楚了吗?”我现在对这件事更感兴趣了。
    “没,公安局正在调查。”
    “这件事和我当天梦游有没有关系?”我看着王鸣,脑子又出现了那个怪物。

    “我也正在想你梦游这件事。”王鸣沉吟了一下,“一般情况下,梦游者多为儿童,年龄多在6-12岁之间。梦游者下床后的行动期间,仍在沉睡状态,大多数梦游睡醒后对自己夜间的行动一无所知。少部分记忆清晰,但不敢确定是梦游,以为自己只是做梦。你应该属于后者,而你能梦见你以前不曾见过的生物,这是疑点之一;其次,你以前从来不梦游,现在突然就出现梦游这种症状,而且偏偏是在事故发生的后一天,这是第二个疑点;还有,那个老教授是怎样变成这个样子,以及他的妻子为什么会从钟楼跳下来,这是第三个疑点;最后一个疑点是钟楼根本上不去,这个之前我们已经讨论过,但是我觉得没那么简单。”
    王鸣一口气说完,我们目瞪口呆,想不到这个平时沉默寡言的家伙说起推理一套一套的。
    “知不知道那个教授住在哪里?”我想起那个奇怪的老头,问大兵。
    “不知道,去查一下就清楚了。”
    “那究竟有没有小易所说的怪物啊?”洪九看着王鸣。
    “不能确定。”
    “现在只有从那个老教授入手了。”我看着他们,“这次,哥几个又有得忙了。”
    大家都跃跃欲试,上次史老头那件事情之后,我们特别期待学校发生一些的怪异的事情。
    用洪九的话说,“不找个鬼来玩玩,心里就特郁闷。”
    当晚我们很早就睡了,没有玩牌,也没有吹水。但是哪里睡得着。
    “喂,哥几个睡了没?”说话的是洪九,“这次我们会遇到什么鬼呢?”
    “你小子整天就想这些啊,每次见到鬼都怕到尿裤子,还好意思问。”大兵的声音没有一丝倦意。
    “我觉得那个老教授挺可怜的。”我想象他墨镜后面那空洞洞的眼睛,心中一阵抽搐。
    “这世上可怜的人多着呢,没必要为他们伤心。”洪九打了个呵欠。
    “是啊,小易,做人不能太善良,人善被人欺啊。”大兵附和着洪九。
    “快睡觉吧,明天有早课。”王鸣难得地说了一句话。
    “恩,睡了。”我打了个呵欠。
    “恩,晚安。”
    两天后大兵查到了那个老教授的住址,“就在西区教师宿舍区,B栋413。”
    “学校出面管这事了,老教授被禁锢在家里。”
    “怪不得这几天没见到他。”洪九拍了拍脑袋。
    “那我们能进去看老教授吗?”
    “现在警方24小时监控,进去不太可能。”
    “正门进不去,我们走侧门,白天进不去,就晚上去。”王鸣抱着胳膊,邹了邹眉头。
    “不错,要了解整件事情,老教授是关键。”我看着大兵,“那边宿舍的布局了解吗?”
    “还没现场看过,应该和我们这边差不多吧。”
    “老宿舍区和我们这边是不同的。”洪九突然插话,“我去过那边,那里的宿舍要严密得多,每层楼比我们这边高出几十厘米,阳台还装了防盗网。平时要进去也不容易。”
    “现在怎么办?”我看着王鸣,指望他能想出个什么好办法。

    整件事似乎颇为复杂,老教授的妻子是怎么死的,老教授为什么变成了疯子,又为什么被警方监控?难道老教授有危险?还是老教授的存在使某些利益集团受到威胁?
    我的好奇心开始膨胀,恨不得马上见到老教授,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王鸣摇摇头。大家都没有主意。
    “对了,我认识一个锁匠,他也许能帮到我们。”大兵突然想起什么。
    “怎么帮?”洪九疑惑道。
    “我想到一个计划。”大兵眼前一亮。
    “我们先向锁匠要一把万能钥匙,然后在夜里偷偷混进去,打开那老头的门。”
    “可是宿管大叔能让我们上去嘛?”我知道学校宿舍管理员都很严厉,提出了疑问。
    “别担心,都是两瓶啤酒一包烟的事。”大兵成竹在胸。
    “你们等我的好消息吧。”
    “那我们怎么避开警察呢?”
    “这就更容易了,你以为警察真的会24小时监视呀,现在说不定在打着麻将呢。”
    “哥几个等着,我这就去弄一把万能钥匙,今晚就可以行动了。”
    晚饭时大兵回来了,手中拿着一把形状怪异的钥匙。
    “这就是万能钥匙?”我有些怀疑。
    “你别怀疑,我磨了王锁匠一下午,又送了一条烟才拿到的啊。”
    “那试试,开我们宿舍的门试试。”洪九摩挲着手掌。
    “对,先试试。”大兵说着就把宿舍的门锁上。
    把钥匙**去,转了几圈,门咿呀开了。
    “哇,这东西真他妈神奇,只在电影里见过,想不到现实生活中也让我见到了。”洪九很兴奋。
    “嘘,小点声。”大兵白了一眼洪九。
    “我的计划是这样的,今晚11点,也就是宿舍关门的时间,这个时候警察会比较放松,我们也比较容易得手,我们在老教授宿舍楼下集中,洪九去买烟和酒,鸣哥带些道具,小易看我手势见机行事。”
    “我们真的能上去吗?”我望着大兵。
    “包在哥身上。”大兵拍拍胸膛。
    晚上,我们在约定的时间集中,一切按计划进行。
    “宿管大叔您好,我们是来看望我们的班主任的,他生病了。”大兵满脸悲伤看着宿管大叔。
    “现在要关门了,你们明天再来吧。”宿管一脸严肃。
    大兵递上烟和酒,“宿管大叔,我们这几天都要上课,只能在晚上来探访老师,您就让我们上去吧。”
    宿管犹豫了,看了看烟和酒,又看了看我们的脸色,我们也装作悲伤的样子,大叔挥了挥手,“上去吧,半个小时之内一定要下来。”
    “恩,我们会准时下来的,谢谢大叔。”
    我们爬到四楼,413果然有两个警察在守着,我们假装路过,爬上了5楼。

    “行,包在我身上。”
    过了一会,天哥拍拍手掌,“搞定,已经给他留言,现在就等他回复了。”
    我们这才松了口气。
    “你们这几天就在我这住吧,没人会发现的,放心。”天哥拍拍胸膛。
    我们看这王鸣,他点点头。
    “我还有点工作,你们先凑合着睡吧。”天哥说完对着电脑忙活起来。
    折腾了大半夜,我们确实累得不行了,也顾不上收拾,倒头就睡。
    后来王鸣告诉我们,天哥是电脑黑客,以前是个花花公子,得罪了一个苗族少女,结果被人家下蛊,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后来是王鸣的叔叔把他治好的,也是那个时候认识了王鸣,他们还成为了好朋友,那是五年前的事情,后来王鸣上大学,他们就很少联系了。
    在天哥家里住了几天,我们在校园主页看到老教授的死讯,还有我们的通缉令。
    “这是预料中的事情。”大兵叹了口气。
    “如果联系不上老教授的儿子,我们只能等死了。”
    所有人都情绪低落,没有人再开口,天哥一直在忙着他的工作。
    “该死,发给老教授儿子的信息被拦截了!”天哥突然跳了起来。
    “现在怎么办?”洪九焦急地看着天哥。
    “不用担心,看我的。”天哥嘿嘿一笑,只见他的在键盘上飞快地打着字。
    过了一会,他道,“搞定,想挡住老子,没门。”
    “你们千万别出门,刚刚我出去买泡面感觉到街上有好多便衣警察。”他叮嘱我们一句就去睡觉了。
    我们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就大家围在一起锄大地。
    又过了两天,终于收到老教授儿子的回信,不过他似乎怀疑我们在骗他,我们一再跟他解释并把部分证据告诉他,他才相信。
    “我四天后到,你们别乱走。”他说道。
    在接下来的四天里,我们这栋大楼也不太平了,警察经常查房,好在天哥在走廊装了摄像头,每次都被我们躲过。
    第三天警察又来了,我们迅速躲进衣柜。
    不过这次,警察二话不说就把天哥带走了。
    我们在他的电脑发现他给我们的留言,“我已经被条子盯上,随时可能被抓走,你们小心。”
    王鸣邹了邹眉,我叹了口气,“看来这次是逃不掉了。”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警察一定想不到我们在这里。”大兵托着下巴,“我们再躲一天,等老教授的儿子来了我们就能光明正大地走出去了。”
    我们点点头,现在出去等于是送死。
    然而,又过了四天,依然没有等到任何消息,我们的粮食吃完了。
    “还是出去吧,总比在这里饿死好。”洪九忍不住了,一脸绝望。
    王鸣依然面无表情,大兵咬咬牙,“再等等。”
    “还等个鬼啊,说不定那小子也**掉了。”洪九有些悲愤。
    “可是证据还在我们手中,一定要交出去,我们死也值了。”大兵眼泪都出来了。
    “恩。”王鸣点点头。
    “好吧。”洪九无力地摊摊手,“既然哥们决定了,死就一起死。”
    我们已经想到最坏的结果,反而轻松了,大家又围在一起继续锄大地。
    在我们饿得快不行的时候,门被踹开了。我迷迷蒙蒙地看到一群警察闯进来,抬起他们三个,我也被抬起来,眼睛一黑,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一个陌生人正坐在我的身边,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原来是在医院。
    那个陌生人就是教授的儿子,他说了很多感谢我的话,并且告诉我我的同伴都没事了,学校的领导都进了监狱,那个实验室也已经端掉。
    我呆呆地看着他,又一次死里逃生,恍如隔世。
    后来,每当我看到散发着淡黄色荧光的钟楼,总会想起那天的梦,想起被挖掉双眼的老教授……(完)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