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民间传说>内容详情页

民间鬼故事大全

更新于 2015-03-16_14:45:00  245阅

    一
    这是我家邻居奶奶讲的亲身经历。方便叙述以下的我为邻居奶奶:
    我家的对面街道就是县里的重点小学,解放前经常在那里枪毙人,夜里大家都不敢上那里去,那是解放那会的事了,有天晚上我睡的真香的时候,突然后面小学的方向人潮声锣鼓声震天,鞭炮声四起,很多人在欢呼,唱歌,好象在庆祝什么的样子,可那时还没解放谁也不会在深更半夜在庆祝什么啊,况且还是一大群人的,我越想越害怕,后来实在太累了又睡着了,第二天一起床就想起了昨天的怪事,急忙跑到大街上去看,可大街上完全没有欢庆过后的景象,我又跑去问我妈妈,我妈妈说昨天很安静什么也没有听见,说我是不是做梦了,我一时也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做梦了啊,可昨晚真的是那么的真切,不可能是梦的。那天早上我还是一直在想着这个事,后来到了下午的时候我真在后院洗碗,突然外面锣鼓声、鞭炮声、欢呼声四起和昨天听见的完全一样,现在是白天啊怎么会这样呢,我急急忙忙的跑到大街上,看见大街上四处都是人,大家都在欢呼着,问过才知道是我们县城今天解放了,共产党刚刚把我们县城解放了,怎么会有巧合的事啊?如果是这样那昨天晚上是谁先知道了这事了呢,可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啊,后来我把这事告诉了上了年纪的老人,他们都说这是那些鬼怪们在庆祝呢,他们有很多是冤死的,他们在下面提前解放了在庆祝呢!!
    二
    上大学的时候,班上的一个男生是校学生会体育部的干事,在要开冬季运动会的前几天,他特别特别的忙,每天到很晚才能睡觉!这天晚上快12点了才上床休息,冬天冷嘛,所以一般人都睡的很早,这时候别人都睡了。他上床后躺下没多久也就迷迷糊糊了。
    突然就觉得不对劲,一看,床旁边站了个人!这位同学睡上铺,通常人站在床边,床上的人只能看见脑袋,可现在眼前的人大半个身子都在上面。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看着他,然后就拉他!这位同学当然是耐在床上不动啊,这时候又从窗户外面飘进来个穿白衣服的人,身体也很长!说是飘进来的,因为他亲眼看见那白衣人是横这从本是关着的窗子进来的。白衣人进来后对黑衣人说,弄错了,不是这个,是隔壁那个*――*。然后两个人一起飘出去了!
    剩下这位同学大惊,看看同寝室的人都睡的香香的,还打呼噜,他就大声的喊他们的名字,可没有一个人醒来!后来他实在喊累了,就继续躺下睡觉!
    第二天又是繁忙的一天,他也就把这事给忘了!
    下午下了第二节课要开会,他把讲话稿忘在寝室了,回去拿,到了寝室楼下才发现,没带钥匙。好在寝室在二楼,踩着旁边的花坛就可以爬上去!
    刚刚爬到窗台边上,后面有人叫他,说会议临时取消,叫他快点去操场找部长。他就下来了!
    晚饭的时候,听到食堂里好多人都在议论,说什么学校又死了一个人。他一打听,死者就是他隔壁寝室的*――*,死因是翻窗户摔下来,头磕在花坛角上,磕破了头!
    后来那位同学一想就害怕,要是那晚黑衣人和白衣人把他拉走了……

    三
    一个一家三口的故事
    这件事放在我心底已经有很多年。
    小五时,就读位于新界北面的乡村小学。这间小学占地甚广,单是足球场已有两个了,四周都是树林,加上历史悠久,所以流传着不少鬼故事。
    某天我同三个同学被罚留校,还要在好古老的实验用品室门外站。那间用品室多年没人打扫,显得分外阴森,更不时传出古怪的声音。其实我们只不过是被罚留校半小时,但因我们读下午班,加上当时已是严冬,天色很早已经黑了,所以那半小时令人难以忍受。
    终于我们获准回家了,其中林同学和我们三个回家路线不同,所以独自回家。可是,我们三个行了一半,忽然听到林的叫声,于是立即折返。我们发现林倒在地上,手指前方,神情惊骇。我们循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看见一个比我们更年轻的女孩子被树藤缠著。我们自然过去帮她,但走近一看,不由得全身冰凉。那女孩头发蓬乱、衣服破难、满身血污,身体更有些伤口有虫在蠕动。我们同一时间联想到∶「鬼!」我们立即扶起林拔足便跑。
    我们一面逃,一面隐约听到那女孩的哭声∶「呜…呜…怎么绳子都解不开。呜。呜,爸。爸妈。妈。哥。哥。救我。呜。」一阵没命的飞奔,我们幸运地遇上一个比我们年长的男人。
    我们四人精神一松,即时软下来。我正想向那男孩讲述我们遇鬼的经过,谁知那男孩一见到我们便问∶「你们是否刚从树林出来?」而且神情惊慌。我立即点头回答∶「是。」「那。那你们有否看见一个。约六、七岁的小女孩?」他立即发出第二个问题。我又再点头,并说∶「她。她。好像。像是。」那男孩还没听完我的说话,便向树林处奔去,口中还喊∶「小琳,小琳。
    我正觉奇怪,但转念一想,便明白那男孩一定弄错了些什么。但是我们没有去追他,因为我们实在没有勇气再接近那树林多一步。
    良久,再没有听见那男孩的叫喊,我们挣扎着起来,互相扶著并走向校务处。只见一个老伯在打扫。我们如见救星,一五一十把所见全部说出。老伯听后,叹气说道∶「其实在若干年前,有个叫小琳的小女孩因为玩捉迷藏时太过高兴,竟走到去校园后山的斜坡外躲起来。唉,她那想到竟然。」老伯再叹一口气,又说∶「女孩家人见女儿到晚还未回家,于是四出找寻。可是当时天色已晚,而且到处都下着雨,去哪儿找?女孩的哥哥熟知妹妹的性格,因此到校园四处找寻,最后于后山坡发现哭声,正想步行落山时,却发生山泥倾泻。数日后搜索人员于校园后山发现两具尸体,男的死于被活埋致窒息,女的于被活埋前被树藤紧紧缠著。孩子的父亲当时听毕立即抱胸痛哭,悲伤不已。一天内同时失去两个孩子,实在。唉。」老伯越说越伤心∶「呜。小琳天真活泼,趣致可人。想不到。
    我们听到这里,已知道一连遇上两个鬼魂,哪里还有力气?个个都全身发软,坐在地上。后来我们家人来到并接走我。
    几日后我们找合作社的老板娘,想找那个打扫的老伯。老板娘奇怪道∶「你们从哪里知道这儿有个打扫的老伯?他当然不在,七年前他一日之内痛失一对小孩,伤心过度。第二日被发现暴毙家中。这几年学校已经没打扫的男校工啦!

    四
    小的时候爸爸和叔叔爷爷奶奶还没还没分家,都住在老屋里!老屋,是相对于我爸爸所盖的新屋而来的!当时的新屋才盖好,屋场原来是一快坟地!
    记得有一天,不知道家里办什么事(我太小了,不记得),来了很多的客人,到了晚上,家很远的客人回不去,就留下来老屋里住一部分,新屋里住一部分!
    吃过晚饭,天黑了,我爸爸妈妈带着大舅舅舅妈,小舅舅,姨爹姨妈,几个表妹,当然,还有我和妹妹,一伙人到新屋里住!
    走到新屋的后门口时,我就听到了声音,很热闹的声音,就像开酒会一样,我告诉了爸爸,顿时大家都不在讲话,仔细一听,真的,都听到了:有人说话,有人笑,还有打破碗一样的声音!这么热闹的声音都从屋里面传来!
    我们一伙人悄悄走到大门口,从窗户往里面看,黑黑的,什么都没有,但声音依旧大一阵小一阵的从里面传来!
    我当时不知道害怕,但是几个大人在外面等了很久,又议论了很久!
    后来声音还是一直不断,我们进去了,门开了,灯开了,发现什么都没有,每个房间都看过了,干干净净的,真的什么都没有!
    我们家现在住的还是那个屋,但那种声音再也没听过!
    五
    在八几年的时候,我家附近陈叔原来是村里的干部,那时候的村干部好像很多事情要做,印象中,他总是很晚才回家。后来听他家里人讲了这么一件怪事:
    那是收完稻谷之后的一个晚上,陈叔照例很晚才回家,就着月光骑自行车赶路。从村委到他家之间是村级公路,在月光下应该是很白很好走的!他家就在公路旁!他就一直顺着公路骑车!
    突然感觉好冷好冷,打了个冷颤!再一看,天,自己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水里,水已经快把整个自行车给淹没了,陈叔不知道怎么搞的,看月亮还是和刚才一样,但就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在水里,他没考虑那么多,拼命跑上岸,回了家!
    家人看他衣服都是水,自行车也没了,问他怎么回事,他什么都不说!
    到第二天,陈叔带着很多人到昨天的那个地方看,看到那个堰塘边靠公路那边的草倒了一条印子,看样子他是直接把自行车从公路骑到水里去的!车子捞上来了,但无论他怎么想,也回想不起来,自己明明是看着路骑车的,怎么会到水里!他又没喝酒!

    六
    福顺的夜遇
    村里有个后生叫福顺,帮人开车送货的,按现在的话讲就是干物流的。那时候村里人都在种地,出了一个工人可稀罕了。福顺和他的老解放成了村里人羡慕的对象。姑娘们都想坐坐他的老解放车。话说有一次,他要把货送到一个与北京相邻的城市,本来应该住一晚的,但是福顺年轻,不怕累,块头足,胆子也大。就想当天打个来回,连夜赶回北京。于是福顺把货送到,办妥了交接事宜,他谢绝了对方的挽留。喝了口水,加满油,车头一调,一脚油门就驶上了回家的路。七几年的时候,哪来得现在这么多的柏油路。现在就是三更半夜出来,大街上还有黑车趴活呢,买卖家也都亮着灯。可是那个年代,物质非常匮乏,人民的生活相当的单调,如今好多的繁华地带,那个时候就是一片野地。
    话说福顺回家的时候要经过一条土路,两边都是玉米地。一个人毛都没有,连个虫子叫都听不见。方才送货路过此地的时候是正午时分,一点没觉得怎么地,现在小风一吹,福顺觉得脖子有点凉。奶奶的,怕个胸。福顺嚷嚷了一句,不禁心中有点笑话自个儿,怕个P,这油还足得很呢,真来个什么,撞他丫的。话说这福顺也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这么一嚷嚷立马觉得不怕了,又开了一段路,满顺利的,就是土路有点颠簸。徒增人的疲惫感。福顺的老解放一路颠簸着开出了玉米地,平安无事。
    夜凉如水,周围乌七嘛黑的。
    转眼间,车子驶到了另一段路上,路两边都是一人多深的沟。眼看着到了凌晨4点多,福顺想,快到家了,暖床热被先睡一觉。这么一想,睡魔袭来,再加上路途劳顿,福顺昏昏欲睡的,好几次差点钻到路边的沟里。他强打了精神,硬着头皮继续往前开。突然,借着老解放昏黄的车灯,他看见前面路中间有个白色的东西,福顺清醒了一些放慢了车速,大概是野兔什么的动物吧。不对,好像。。。车慢慢开近。福顺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猛踩了刹车,仿佛过电一样,睡意全无,他永远也忘不了他眼前的一幕。
    一个女人,穿白色衣服,(款式不记得了,那时候那么紧张,谁还顾得看有没有蕾丝啊)她双手掩面,手指缝稀疏,似乎透过指缝在朝外看。长发凌乱。似乎所有的鬼故事都是女的、长发、白衣。但是她确实就是这个样子的。最离奇的是,她是跪在路中间,一动不动,就那么捂着脸面朝着福顺的方向。这大半夜的,为什么会有女人跪在路中央?为什么她捂着脸?要是有事她为什么不求救?
    福顺想喊娘,但是喊不出,他觉得心提到嗓子眼儿,堵住了喉咙。冷汗,流了下来。
    可就在这一楞神的功夫,什么都没有了。
    福顺揉了揉眼睛,稳了一下心神,仔细看,确实没有,又看看四周,黑压压一片,死一样的寂静。。。方才仿佛是一场梦,可是脖子上的冷汗却又是那么地粘腻。
    福顺不知哪来的力气,刚才手脚哆嗦得像棉花套子一样地软,这会儿就好像打了鸡血。他猛踹了一脚油门,朝着家的方向狂奔,车子绝尘而去,在夜空中发出刺耳的声音。
    到了家门口,福顺狼狈地停了车,便开始狂擂门。此时已是早上6点钟。“谁呀?催命!”“是我呀,娘”福顺惊魂未定,门吱呀开了,福顺娘出门看见福顺脸煞白,就麻利儿地让孩子进屋:“你是怎么啦,顺子?”福顺舀了一瓢水大口地喝着,只感觉一瓢水下去一阵通透,从头舒服到脚,好像刚才一直憋着口气,不敢出来。“娘,我撞邪了。”福顺把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娘,福顺娘想了想说:“孩子,这是好鬼啊,要没有她,你一准儿得扎沟子里,这大半夜的,有个好歹儿地谁救你啊。你要是出了啥事,叫娘怎么活,一家人可都靠你呢。”福顺一听鼻子有点发酸,也顾不得怕了。后来还是找了些纸钱,与他娘一起,到一个十字路口烧了。算是感谢。从那以后,福顺再也不干这赶夜路的事了。
    如今的福顺已经成了肚大秃顶的大老爷们儿。他和我母亲认识二十多年,如今一起吃饭的时候,还会提起这事,一说起来,当年的后生如今已经略显老态,脸上的肥肉激动得崩儿崩儿直蹦,大家就取笑他,您真行,这邪行东西都保护您,他就说,可得了呗。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我还记得倍儿清楚呢,吓死了,可别再遇见了。

    七附身
    金生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一类本。
    这个消息在当地农村震了三震。大家都说也没白双全媳妇这些年一个人拉扯孩子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受这些罪。一个女人,拉扯孩子长大,给孩子交学费,没有什么外侩,钱都是从牙缝里勒出来的。姥姥说金生这孩子真有出息,农村没出几个大学生,这孩子考上大学了。他妈没白疼她。他爸在下面也算是放心了。
    金生的父亲叫双全,在金生三岁的时候死于车祸。双全是个实在的男人,勤勤恳恳,是地里一把好手。他为人热情朴实,平时没别的爱好,没事的时候就和兄弟几个喝点小酒,唠唠家常。金生的母亲淑霞能吃苦,很会算计着过日子,所以夫妻俩攒了点钱买了一辆农用三轮车,大概类似于现在的狗骑兔子。他们在农闲的时候种了些菜、果子,有了些收成就开了车拿到城里的集市卖,双全总说:攒些钱让孩子读书,咱们就烂在这土坷垃块儿里了,但是要让孩子走出去,见世面。话说金生也是生得乖巧聪明,三岁就能背好多歌谣了。大家都夸金生以后一定有出息。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谁都没想到,不幸就要降临在这个三口之家
    有一天双全去集上卖菜,碰上了邻村的表亲,俩人格外的热乎。集市散了的时候,双全执意要送表亲回家,表亲拗不过双全,只好答应,俩人有说有笑的到了表亲家。表亲盛情邀请双全吃顿饭再走,双全是个好交际的人,也不推托,就坐下了。表亲让婆娘弄了几个菜,表亲说,咱们这么长时间没见,怎么也得喝两盅啊。双全本来就是馋酒之人,这一说也来了兴致,表亲的婆娘端上了猪肉炖粉条子、炒豆芽、鸡蛋摊韭菜,又炸了一盘花生米,饭菜喷香,俩人推杯换盏的,就喝了不少。眼见着到了下午,双全起身告辞,表亲说,双全你今个儿就别走了,你喝这些我不放心你开车。双全说:不当事,这点酒算啥,表亲见留不住,也知道他的脾气禀性,便随他去了。
    话说淑霞在家里左等男人不回来,右等还不回来,眼见着天就黑了。她缝着活计,心不在焉地,一下扎了手,淑霞心想,不好。
    淑霞找了村里的几个青壮年,沿途去找,终于在路边的树林旁找到了金生,他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有人闻到酒气,以为他睡着了,拍了他的肩膀刚要骂,发现方向盘已经杵进了金生的肚子里,肠子肚子留了出来。淑霞一声尖叫,晕了过去。
    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双全弄到县医院,医院的大夫脑袋摇得跟布楞鼓是的,不行了,时间太长,感染了,你们往市里医院转吧。
    双全死在了去市医院的路上。
    双全因为喝多了撞到了路边的树上,方向盘顶进了肚子。当时天气热,好多人看见他都以为他把车停在阴凉里,趴方向盘上睡觉呢,人就这么给耽搁了。淑霞一直在旁边,但是他们一句话都没说上,双全就这么走了。
    消息不胫而走,大娘大婶们都过来看望淑霞,想着最可怜的是她娘俩。一部分人安慰着淑霞,一部分人分头给两家老人报信。等老人来了又是一顿哭闹,白发人送黑发人,姥姥说当时她也掉眼泪了,双全这人不错,平时家里有个什么东西坏了主动帮着修修,特别热心肠。可是人死不能复生,丧事还是要办的。
    出殡那天,姥姥也去了。淑霞披麻戴孝的,整个人憔悴的不行,眼窝深陷,到是金生,似乎还不懂得什么是死亡,什么是永远的分离,孩子偎在母亲怀里,不知所措的忘着满院子的人。
    这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淑霞说话了。但那分明是双全的语声。只见淑霞望着人群:“给我口酒喝。”她俩眼呆滞。人群一下子炸开了,大家都没见过这阵势。还是村里的老人见识多,有个大娘一把把孩子从淑霞身边拉到自己怀里,孩子哇地就哭了。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这是双全上了淑霞的身。
    这时候李大爷站了出来,他是村里的老人了,识文断字的,很有些威望,村里的红白喜事都是他主持大局。双全的事也是由他张罗的。李大爷上前一步:“双全啊,我知道你走得太急,不放心。你就放心吧,以后村里人会照顾淑霞和金生娘俩的。可淑霞并不听这些,她开始自顾自嘟囔起来,嘴里念念有词。大家支着耳朵听,终于听明白,她说的是谁谁谁欠了咱家多少钱,咱家又欠了别人多少钱。在场的几个大娘都抹眼泪了,这是双全走得太突然,没来得及交待两句,看孩子一眼,不放心啊。最后还是双全娘上前:“孩儿啊,娘记住了,你放心,俺一定把孙子照顾好,让他有出息。”此话一出,只见淑霞一翻白眼儿,昏过去了。淑霞娘和几个妇女冲上去又是掐人中,又是铺撒心脯子,终于淑霞缓过气来,金生扑到娘怀里,淑霞悲从心中来,几个人哭作一团。哭够了,大家一起葬了双全,临了在他坟上洒了满满一坛他爱喝的酒。
    总听说农村发生俯身的事儿,但是当真事发生在眼前还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那语调,难道真是淑霞思念丈夫过渡造成的么?我们不得而知。后来老人们都说,金生这孩子这么有出息,那是双全用命换来的,这就是命。

    八、老赵的心脏病
    老赵有心脏病,好多年了。老赵为人有点事儿事儿的,就是事多,所以大家都不太喜欢他,但他人还是不坏的。单位里的同事私下里经常开玩笑说,千万别和老赵吵架,老赵心脏病挺严重的,万一把老赵气得犯病了,最后落一个老赵是你给气死的,这责任你可担不起。每每说到此处,大家都是一哄而笑。这个老赵我也见过,他曾经住我家对门,也没见他身体多不好,看他上楼的劲头,比我还神勇呢,那时候住六层老楼,没有楼梯,有一次碰见他,人家一溜烟就上去了,这是心脏不好么?我扶着岔气儿的腰在楼梯上生生的杵那儿半天都没回过神儿来。
    这个老赵以前和我妈一个单位,最早和我姥姥是一个村子的。话说我妈工作的单位是有值班制度的,每天一个科级领导带着两个科员值班。领导值班室在二层,科员值班室在一层。那时他们的单位就是一个简易楼,楼梯在外面那种,一共两层,加一个院子,站在院子里是可以把小楼看个彻底的。我妈那时候刚到单位不久,她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她值班,半夜上厕所,看见二层科长值班室的灯还亮着。那天正好老赵带班,我妈心想,这个老赵,怎么睡觉不关灯,难道在看小说?那个时候还没有电脑,手机大众人民也没见过,所以半夜不睡觉不是看小说还是干嘛呢?那以后没过多久,老赵就不值班了,原因是身体不好,心脏病。
    后来大家才知道,轮到老赵值班,他就整夜的开灯睡觉,或者不睡觉。他害怕。可他到底怕什么呢?
    “老赵啊,年轻的时候出过一档子事,吓着了,以后心脏就不好了,胆儿也小了。”姥姥不紧不慢地说着。“什么事儿?”我的八卦精神又矍铄了。“小孩子瞎打听什么。”我吃了个闭门羹,但是它却燃起了我八卦精神的熊熊烈焰。终于有一天,我偷听到妈妈和姥姥的聊天内容,她们以为我睡着了,其实我是装的。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闷热的天气,但是却听得我浑身发冷。
    这一下子就追溯到10多年前。那时的老赵大概30岁的年纪,正值壮年,身体很好的,他结了婚住在村东头,有两间土房。那时候农村各家是没有厕所的,都是一条街一个土坯垒的茅厕,左边一个歪歪扭扭的“女”,右边一瘸着腿儿的“男”。这就是当时的卫生间,哪像现在,厕所盖得比住家还漂亮。到了晚上,街里一片漆黑,也没个路灯,偶尔传来几声野狗的叫声,有时候还有狼嚎。大姑娘小媳妇还有小孩子晚上是不出来上厕所的,小的用尿尿盆子,大的自家院子里挖坑解决。可老赵是大老爷们儿啊,拉屎还用拉在自家么。话说那天晚上,老赵闹肚子,睡得正香呢,肚子里一阵“期赤枯吃”的,然后就是钻心的疼,他一骨碌就起身了,好在厕所里他家不远,出门左拐,大概二、三十米的样子。那时候天色已经见亮了,在最东边的地方,稍稍露出点鱼肚白,但是西边却还是黑蓝的一片。老赵抓了草纸就往厕所跑。正低头冲刺呢,突然听见前面有声音,脚步声——哒、哒、哒。老赵循声望去,大概是有人早起干农活吧。老赵见对面走过来一个人,背着个箩筐,在赶路的样子,走得挺急。这是谁啊?这身型不熟啊,村子里就那么几口子人,老赵都是认识的。老赵顾不得寻思,因为他怎么看这人怎么觉得别扭,但是又说不出哪里别扭。这个人从东往西去,老赵是朝着厕所走,从西往东。等这人走近了,和老赵就隔着一条路那么远了,老赵借着微亮的天色终于看清了,这个人没有脑袋!
    老赵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动弹不得,嘴张得老大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人”背着箩筐往西去了。老赵就好像一滩烂泥拽在地上,整个人都散架了。
    老赵是被早清儿干活的人背回家的。回到家老赵就开始发烧说胡话,大病一场,媳妇请了跳大神的做法,也没见有半点成效。老赵就这样病怏怏地过了大半年,身体终于好些了,但是却非常容易被吓着,逢年过节谁家放个二踢脚,老赵都被震得脸色发白,还总说心口疼。到县城医院一看,检查结果是心脏病,不致命,但平时要注意休息,不要生气,不要干重活,保持心情愉快。。。就这样,老赵落下个心脏病的毛病,一个大男人,那儿有点动静就吓得不行,胆儿那叫一个小。由于心脏病怕累,老赵也干不了农活了,加上他读过几年书,托了关系就到了后来他去的那个单位,熬了几年爬上了科长的位置,一直干到退休。老人们都说,那是老赵的元神被吓散了,好不了了。想想看,有时候对于一个平头百姓,真是一件事就能改变一生。不过老赵后来在单位过得也不错,也算是安享晚年了。

    四十七
    (其他人其他事)高中有一天,晚上躺着很自然地睡着了,但睡了一段时间有点半醒半睡的状态,还准备继续努力睡沉时感觉有什么人在我床边慢慢靠过来然后坐下来,朝我俯身过来。我当时的想法就是一定是我爸爸半夜搓麻将回来了,来看看我睡着了没(我爸有这习惯,有时还会摸摸我的头轻轻拍两下),我就等着他拍我脑袋,但过了一会他还没什么动作,我就想怎么回事,我爸是不是又喝了酒有点醉,不会在我床边睡下就睡着了吧,这样我就睡的不舒服了,能这么想说明当时我已经越来越清醒了。那人就真的慢慢贴近我,感觉是趴在我身上,我都透不过气来了,我就想张嘴说话,说爸爸你别趴我身上,我喘不过气了,但根本说不出话来,特别难受的那种。身体也变僵硬了。于是我就自己暗暗使劲使劲拼命想翻身,忽然一下子,狠命一挣,把身翻过来了,一阵轻松,想睁开眼睛好好骂我爸一顿。谁知道一看身边什么人都没有。我爸出去搓麻将也还没回来。屋里很安静,大概是自己力气用太多一下子神经松弛的缘故,反正这经历不多,这次印象最深因为比较完整。后来也知道就是所谓的"鬼压身",但自己觉得这现象是比较能解释的。
    四十八
    (其他人其他事)今天来说个水鬼的故事,是听我奶奶说的,那还是她小时候的事了。我们那村子边上有条江,每年汛期的时候水位都很高,有一年我奶奶和她的好朋友(就叫她红吧,名字我早就忘了)一起在江边用网兜捞鱼,红不小心掉到了江里,我奶奶就去拉她,可根本拉不动,眼看红就要被冲走了,这时候我奶奶看见水下有一个很大的影子,她吓了一跳,把手给松开了,可红不但没被冲走,反而慢慢从水里爬起来了,好像有东西在下面托着她,上岸后红阴着脸一句话也不说就跑回家了,我奶奶追去她家,她怎么也不肯开门,我奶奶把事情告诉了红的妈妈,她妈妈到庙里请了和尚来驱鬼,当时红就恢复了正常,大家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是到了第2年汛期,红又开始反常了,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她妈妈没办法,只好又去请那和尚来,没想到那和尚已经圆寂了,庙里只有他徒弟一个人在,他徒弟说不用做法事了,去准备后事吧,我师傅也不是那东西的对手,去年帮你们驱鬼后就被那东西害死了,你快回去吧,可能还来得及见你女儿一面,红的妈妈急忙赶回家,还没到家就看见门口围了一大群人,一问才知道红在她出去后没多久就跳江了。后来我奶奶好几次从江边走过时看见红穿着一件血红的衣服在江上面飘
    四十九
    我舅妈是他们住宅小区里面的医院的护士,那个小区很老了是煤炭职工住的地方,有自己的医院和小学初中,我舅妈是南方人在那个小区的医院工作了20年左右。
    我舅妈有个同事女护士,最早是得了肺炎就在社区的医院住院,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留着齐耳短发,住了一个多星期天天打针吃药挂吊瓶也不见好,后来去大城市检查说是得了肺癌,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再大城市的医院也住不了多久,病情稳定下来之后又转回了她工作的社区医院住院,她住院的房间就在护士值班室的隔壁,过不了多久这个女的就去世了,医院也很操蛋(个人认为)在那个女的去世之后就把护士值班室和病房中间的那堵墙给拆了中间还挂了个帘子。每天晚上帘子自己动,后来在医院住院的一个病人夜里起夜上厕所见到一个穿白大褂留着齐耳短发的女护士站在院子里面哭,第二天护士查房时候还很好奇的问我舅妈的另一个同事说:“你们护士怎么回事啊,大晚上三点多站在院子里面哭”。后来这个女同事跟我舅妈说了,我舅妈也吓得不得了。
    过了一两天吧,舅妈他们用电脑给病人的药费住院费什么的结账么,每次算到死去的女同事这一页的时候电脑都会无缘无故的司机或者黑屏。弄了好几次舅妈吓坏了告诉了院长。院长做主就把那个女的医药费住院费减免了一些。后来也没有见过那个女护士在院子里哭电脑也恢复正常了
    在此愿那些逝去的人们安息阿弥陀佛。
    五十
    (其他人的经历)还有一个四川同学讲的,是他爸爸给他讲的,
    话说同学的父母刚谈恋爱,晚上在河边聊天,亲昵,当时天很黑,但眼前的地方还是能看见的,两人说着说着就听见有人踩水的声音,而且脚步声是沿河岸边一直过来的,他爸爸就仔细看,结果什么都没有就以为是别的什么东西,后来听见小孩子哭的声音,妈妈就吓坏了,爸爸就站起来,大喝一声:那声音就没有了。
    过了几分钟,那声音却从河比较浅的地方跑起来了,冲着他们的位置,爸爸吓得一下就跳起来。还是什么都看不见,又不敢在妈妈面前丢丑,就搬起一块石头。不说话,等声音越来越近了,就冲声源的方向砸了过去,这之后就没有声了,俩人赶紧跑回村子,对谁也没说。。
    第二天发现,村里有个刚死不久的小孩尸体失踪了,坟被挖开,尸体在河里找到,头上有被硬物砸过的痕迹。
    小孩子是被淹死的。
    五十一
    同事说的。
    她老家在我们这里的农村,一次他大舅从城市开自己的吉普车回老家,晚上很黑,云层很厚,连星星啊月亮啊什么都看不到,很黑很黑。他抄了近道,因为经常回去所以路很熟的说。但是很奇怪的是,本应该2个小时到地方的,结果开了半夜也没到家,他有点害怕,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好慌张的继续开下去,希望马上可以到家。又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云居然散开了,月亮出来了,借着月光,他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居然是一片乱坟岗,地上被他的压的全是车轮印,他居然一直在这里大转,后来一脚油门,不到20分钟就到家了~
    呵呵,听她说了我才知道原来真的有鬼打墙
    五十二
    (都是不同人的不同经历和真实经历)
    家里有条河经过在河边上弄了个空地叫做河滨公园。以前的时候没有时兴修绿花地什么的,市里空的地方少,有什么活动都在哪里举行.
    在我读初中时一天晚上我睡觉总睡不着,折腾到好晚.因为自己很少有睡不着的情况所以记得特清楚.睡着后就开始做梦,梦到自己来到了河滨公园的沿河边哪条路上,自己似乎是一个小孩子正背在妈妈的背上.这种感觉很奇怪,好象还有一双眼睛在离的远远的地方看着自己,自己正在转头四处看.这时从远处走过来一个女的,走过时有股淡淡的香味.回头看时发现还有一个女人贴在哪个女人的身后,从前面一点都看不到.很吃惊!身边传过来一个老人的声音,不要看,不要看,不关你的事情.过了一会从前面走来一个男的,穿件白衣服,好象总是离的有哪么远,靠不近.这时边上传过来一女的声音说你怎么来了.哪男的说再过一二天我就要在这点把大火了,你老实点.声音很凶.哪女的就说这里有个小孩子很好玩哎,然后我突然就看到了一双眼睛出现在自己面前.一吓就给吓醒了.到了第二天还在学校里跟人说呢,还说河滨公园哪里会起大火的还跟人打赌.结果第三天河滨公园哪里举行展览会有人点烟火烧了起来,大家伙一挤死了20多个人吧.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民间传说]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290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