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民间传说>内容详情页~

红剪子

更新于 2015-03-16_14:45:00  224阅

    1
    枯灯的底下是一张憔悴的脸,她的样子确实和他的年龄不符,一根针在她的手中不断穿梭,红线在针上丝丝的连着,终于她将手里的活做好了,一把长了铁锈的剪子弄上了红色的布条子缠上了,为了不让布条松了,又把上面的布条缝了缝,终于一把红色的剪子成型了。
    于是这个故事有了一个很好的名字——《红剪子》
    凤兰在家里做着自己手上的活,她的手里拿着一把红色的剪子,她并不知道这个剪子的来去缘由,但是这个剪子一直是从很久以前就跟着自己了。当然这是她的母亲留下来的,她母亲说,这是她的母亲留下来的。
    凤兰一直把这个剪子当成是自己的宝贝,从来不舍得拿出来在别人的面前看看,直到有一天……
    凤兰的父亲那天死了,为了当初给她爹看病,花去了全部的家当,也和旁边胡同的孙家二少爷借了两块大洋,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挽回她爹的命。她爹死的那天晚上,孙家二少爷带着一群狗腿子来到了凤兰的家里。
    孙家二少爷的名字叫孙祖庭,是个有名的流氓,但是这个小子却是个劫财不劫色的家伙,从来不会动女人,只是对钱感兴趣。他来到凤兰的家里不为别的,就是看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于是他终于看到了那把红色的剪子。
    “孙二少爷,这个您不能拿啊,这是俺娘留下的唯一一点念想了。”凤兰跪在了地上,手扯着孙祖庭的衣服说。
    孙祖庭没有理会一个小姑娘的心情,于是他一脚踢开了凤兰:“乔凤兰,告诉你,当年借了你两块大洋,现在连本带利是十二块,我要不是看到这个剪子上刻着字,老子才不要呢,现在咱们的帐就一笔勾销了,你呢过你的安心的日子,我呢,就把剪子拿走了。”说着孙祖庭拿着那把红色的剪子兴高采烈的离开了凤兰的家。
    凤兰看着离去的孙祖庭没有露出那种不舍的眼神,她的眼睛里闪出意思可怕的目光,她虽然不知道这个剪子是什么时候留下来的,但是她却明白,孙祖庭早晚会出事的,因为那个剪子。
    “哟,少爷,又在哪儿淘来了这么个宝贝。”管家孙福看到孙祖庭进了家门,马上就随了上去,他看到了孙祖庭手里的那把剪子,但是却不知道是怎么得来的,既然能让孙祖庭看上眼的东西,那么就证明一定是个好东西,而且这几年跟着孙祖庭一起陶淘旧货,他也知道了哪个是好的和不好的。
    孙祖庭显然是高兴坏了,于是他高兴的说:“你看没看见,这个就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剪子,但是我一眼看上去,这个就不一般。”
    “哦?不一般?”孙福故意装出了一个不解的样子。
    “我老实觉得这个剪子在朝着我喷吐的火焰,是一种炙热的感觉,我可以感受到那种热度,于是我决定拿着它。”孙祖庭拿着剪子笑眯眯的这边看,那边看。嘴里也不闲着:“你看看,这个上面还刻着字呢,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字,钥匙知道的话,我就发财了。”
    “少爷果然是英明,这样的好东西都让您给拿来了,花了多少钱。”孙福弯着腰说。
    “呸,花钱,你看我这样像是花钱买来的吗,还记得那个乔治文吗,今天死了,几年前,他闺女借了我两块大洋说只治她那个死鬼老爹的命,但是没办法,今天就死了,所以我去讨债,要了点利息,直接把这个做抵押了。”
    “好,少爷,您真是厉害。”孙福竖起了大拇指。
    孙祖庭没有理会孙福了,他赶紧的拿着剪子钻进了自己的屋子开始使劲的研究起这个剪子了。

    2
    夜深的更大了,孙祖庭放下了手中剪子,慢慢的入睡过去。桌子上的蜡烛还在滴着红泪,可是时间睡的时间还没有多长,外面的吵嚷声突然的吵闹起来。灯火通明的在窗外来回穿梭。
    孙祖庭一下子爬了起来,他的搓了搓自己的眼睛,然后下了床,他直觉性的看向了自己的桌子。天,剪子不见了。
    孙祖庭几乎懵了,他在想一定是家里进来了小偷,偷去了自己的剪子,然后外面才是这么吵得。
    孙祖庭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衣服,他大跨步的走出了屋子。
    孙家的大院是很大的,到处都是花园,孙祖庭走了很长的时间终于看到了那些在自己门口走动的,一群人站在周围,且是议论纷纷,孙家的老爷和夫人都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哥哥孙祖辉也在那里。众多的人把中间围了一个圈,里面是什么并不知道。
    孙祖庭大叫着跑了过去,他拨开了周围的人,看到了地上的人。
    一个下人在地上躺着,身边有一根棍子躺在他的旁边,下人的身上全是血,在流血的地方看到了那把红色的剪子。
    剪子静静的坐在下人的身上,深深的扎进了下人的胸口,只有剪子的把,还在外面裸露着。孙祖庭看到那个剪子的时候几乎要晕过去了,他不知道自己放在桌子上的剪子怎么会奇怪的跑到这个下人的身上。
    孙福偷偷的在人群里看了孙祖庭一眼,孙祖庭没有看到孙福在看他,他还是沉浸在这个剪子的恐惧当中。这个时候孙祖辉走到了他的面前,一脸严肃:“祖庭,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衣服都没穿,你让下人们怎么看,赶紧滚回去。”
    听到后面的话的时候,孙祖庭才反应过来,对啊,自己是没有穿衣服,于是他赶紧回答了一声“哦”就准备回去。
    “你等等,穿上了衣服上我房里去一趟。”说着孙祖辉就走进了自己的屋子。时间过的不长,很快的孙祖庭就穿好了衣服走进了孙祖辉的屋子里,低着头不说话,但是眼睛还是瞄着这个坐在前面的哥哥。
    孙祖辉一直是一脸的严肃,他无奈的看了看面前的孙祖庭,然后把桌子上的剪子一下子扔到了孙祖庭的面前:“我今天就看到了你和孙福在拿着这个剪子,说说吧,为什么要把他杀了。”
    孙祖庭的眼睛一下子瞪了起来:“哥,不是我,我没杀人,那把剪子,在我睡觉的时候就放在了我的桌子上,我也不知道怎么一转眼就扎到了这个下人的身上了。”
    “嗯,还好是个下人,你以后注意点,我看这个剪子不是什么好东西,扔掉了吧,不行的话,就找个买家卖掉,这个能卖个好价钱。”说着孙祖辉站了起来,走到了孙祖庭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该成个家了。”
    “是,这个还要让大哥帮忙寻思着。”孙祖庭赶紧的说。
    “这个我自然知道,好了回去吧。”
    孙祖庭赶紧的拿着剪子,匆匆的走出了屋子。当他走出屋子的时候,看到孙福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孙福是第一次装作是胆小的样子看着孙祖庭,这让孙祖庭有些怀疑,于是他赶紧的走到了孙福的面前小声的说道:“什么事。”
    孙福不敢隐瞒:“少爷,出事了,我今天看到了不寻常的事儿。那把剪子真的有问题,我看少爷还是趁早把它卖了吧,这个剪子有邪气。”
    “啊,”孙祖庭张大了嘴巴,“你说吧。”
    “少爷,今天晚上,我看到……”

    3
    说着孙福看了看四周,然后小声的说:“少爷,咱们还是会房间里说吧。”
    孙祖庭也感觉到这是件大事,也就没说什么,只是自己一个人先往自己的走去,孙福还是不放心的看了看四周,然后才跟了上去。
    孙祖庭的房间里的门,被关上了,里面亮起了一盏灯。
    “说吧。”孙祖庭坐了下来,喝着茶水。
    “少爷,其实这个事情真是让我没法开口,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要知道这个事情确实是奇怪的很。今天晚上,少爷您也是很高兴的拿着那个剪子看来看去的,很快的您就睡了。”
    “拣重要的说。”孙祖庭最不愿意的就是听别人在他的烟枪唠叨个没玩,他喜欢把事情直接化。
    “是,是。”孙福连忙点头:“少爷,您睡着了以后,我来吩咐人进来给您盖被子呢,我也进来,当时我还看见那把剪子就放在您的桌子上,于是我只是吩咐人去做他们的事情,可是没有想到,当我回过头再看那把剪子的时候,竟然发现,那个剪子竟然不见了。”
    “不见了?”孙祖庭一下子站了起来。
    “是啊,不见了,当时我还在纳闷呢,怎么好端端的剪子说不见就不见了呢,我问下人们他们看没看见,哪里知道,他们也是看到剪子原来就在桌子上的,但是现在就是不见了。可是当我在看您的时候我看到……”
    “看到什么了,你倒是说啊。”孙祖庭着急了。
    “我看到,那把剪子就在您的手上呢。”孙福的眼睛都瞪大了,因为他看到,孙祖庭的手里真的就真的有一把剪子。
    孙祖庭也看到了自己手上的剪子,于是他赶紧的把它放下了:“这是大哥给我的,我忘记放下了,你接着说,后来呢。”
    孙福的神经稍微的放松了一下:“我赶紧的把您手里的剪子拿开了,我也是只当您是喜欢那剪子,在睡着的时候也忍不住要拿着,只是刚才我们都没看见罢了,于是我们都退了出去,可是我们刚刚出来就看到了咱们家的佣人阿财从西跨院跑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喊。”
    “他喊什么了。”
    “他在喊,他在喊——剪子。”
    “啊,他喊剪子干什么。”孙祖庭赶紧的问道。
    “起初我也不知道,于是就赶紧和人追了过去,我看到阿财正在拿着棍子在半空里舞着,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是我总是感觉,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西在跟阿财打架似的,但是毕竟谁也没看见过怪事,我还以为阿财疯了呢,于是赶紧想何人把他按住,谁知道那小子的劲儿竟然一下子变得那么大,三四个人都没把他按住,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红色的光。”
    “红色的光?”

    “对啊,那个光,竟然一下子打在了阿财的身上,阿财就这样不会动弹了,我还走过去拍了他一下呢,他竟然倒在了地上,我看到阿财的身上竟然全是血,血是胸口上流下来的,那把红剪子就在上面立着,我当时的冷汗都出来了,于是赶紧的跑到您的房间里去看,果然那把红剪子就真的没了。”
    “你,你是说这是,这是这个红剪子在作怪。”孙祖庭的手已经在颤抖了。
    “少爷您还是小心点吧,要不要今天先不要碰这个剪子。”
    “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孙祖庭淡淡的说。
    “是,少爷。”孙福说着走出了房门。孙祖庭一宿没有睡觉,他只想盯着这个剪子,看看她今天还能去哪里,终于是四更了,孙祖庭没有忍得住终于还沉沉的睡了过去,早晨的阳光依旧灿烂,没有任何的异样,剪子还在上面躺着,也没有出去,外面依旧美好,只是阿财的尸体正在准备搬出去,血液在他的身上竟然变得干涸了,是啊,一夜的时间,也该是这样了。
    在大户人家的家里死个人几乎是没什么问题,他们也从不担心自己的人死了该怎么办,反正是一个下人,最卑微的人物,死就死了,只是在孙家留下的恐惧永远的渗透在了这个大院里,让人不能忘记。
    管家孙福准备把人抬走,却让老爷孙国兴看到了,他连忙叫住了孙福:“我说,孙福啊。”
    孙福赶紧的回应道:“是,老爷。”
    “这阿财死了,你准备抬到哪里去啊。”
    “回老爷话,准备抬到咱们家祖坟里,这是咱们自古来的规矩。”孙福弯着腰不敢抬头的说。
    “哼,祖坟里也是他能去的吗,随便找个咱们家的地,埋了去,这样的死的不干净的人,咱们是绝对不能要的,知道了吗。”孙国兴说。
    “是,老爷。”孙福刚想准备把人抬走,却看到了阿财的死不瞑目的眼神,于是孙福只好准备把他的眼睛强行闭上,但是试了几次也没有成功,孙福也慌乱了,按理说,人的手一盖上眼睛,眼睛就会自动闭上的,但是现在真是怎么了,怎么眼睛就是不闭上。孙福无奈的只好把一块大的白布直接的盖在了阿财的身上,终于看不见他的眼神了。
    孙国兴没有时间看这个死人,今天他还约定了和马家的老爷去遛鸟呢,可没工夫处理这些的烦心的事情。
    孙祖庭也起来了,他看到了孙国兴的背影却没有上千去说话,他最惧怕的就是这个父亲,于是便赶紧的躲藏了起来,他在园子里四处的闲逛着,这里的空气确实很好,不像是昨天刚发生命案的样子。
    当他走到他大哥孙祖辉的门口。孙祖辉其实也没有成家,一直在家里呆着,用今天的话说,这个叫做宅男。可是孙宅男真的就在屋子里没有出来。
    往常的时候孙祖辉总是第一个出来锻炼的,但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是没有看到他的影子,怎么了这是。
    孙祖庭刚想推开门进去,但是有害怕惊扰了这个哥哥,就没敢去开门,但是毕竟这个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当他想要附耳听听里面声音的时候,孙祖辉的屋子里突然传出了孙祖辉的惨叫。

    4
    “大哥!”孙祖庭来不及想什么了,他赶紧的踹开了孙祖辉的大门,于是一个惨烈的场面出现在了眼前。
    只见孙祖庭的屋子里一片凌乱,他的被子已经到处都是,而且床也几乎被弄的塌陷下来,孙祖辉没了声音,他躺在地上被子在他的身上缠绕了一圈,白色的被单子染成了红色,相信他白色的睡衣也是这个颜色的吧,孙祖庭不敢靠近这个哥哥,因为孙祖庭也是个胆小的人。
    他此时竟然连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他慢慢的走到了孙祖辉的面前,掀开了他的被子:“啊!”孙祖庭叫了起来,他看到,孙祖庭的衣服上没有什么血,但是他的裤子上却已经是鲜血不止了,红色的裤裆,是红色的。
    他向里面看去,那个血糊糊的东西正在地上躺着,血色的筋暴露在外面,整个全是血红,一股早上的茶水想要涌上孙祖庭的喉管,又被他咽了下去。他歇斯底里的大喊了起来:“啊,来……来人啊。”
    孙福是第一个赶来的,他看到了那个血腥的场面,但是他不敢声张,于是小心的叫来了两个人吩咐着把孙祖辉抬了出去,然后走到了孙祖庭的面前:“少爷,这……这怎么办啊。”
    孙祖庭几乎是没了一点力气了,他躺在了地上然后小声的说:“剪子……那个剪子,快……扔了它。”
    “少爷,我知道,但是剪子……不见了。”孙福的声音比孙祖庭的还要小。
    “你说什么,不见了?”孙祖庭似乎又来了力气,他赶紧的站了起来:“它……它是来复仇的啊,这是复仇啊,那个剪子,它断了大哥的命根子,你知道吗……这是命根子啊。”孙祖庭哭了,是胆小,但是并不是一个关心自己哥哥的人,他只是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他马上想到了今天阿财的模样,他知道这两天的事情绝不是偶然,他在想为什么那把剪子会带来这么大的灾难,阿财那个兔崽子死就死了,但是大哥,他怎么绝后了,剪子,是剪子干的。
    “少爷。”孙福的说话打断了孙祖庭的胡思乱想:“少爷,咱们是不是应该告诉一下老爷,免得事情在传出去不好。”
    “你去办吧。”孙祖庭不想管什么了,他走出了大哥的屋子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当他走到了门口的时候,那脑门子上的汗珠马上的走了下来,他看到了前面的桌子上赫然的放着一把红色的剪子,那个剪子尽然就跟自己走出房间的门的时候放的一样,一点也没挪地方。
    孙祖庭定定神,当然他没忘记看看四周,看看有没有人,他看到了四周真的一个人也没有,于是他放心的走了过去,他看到剪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几天光看这个剪子的好看了,没看见剪子到底是什么秘密,于是他走到了桌子的面前,把它拿了起来。
    这也是很奇怪的,这个剪子上,竟然没有血迹,按理说这个红色的剪子把柄上,应该有血迹的,因为是红色的布条缠上去的,应该会有血迹的,但是很奇怪,没有,什么也没有。
    剪子上面的字他依旧没弄明白,于是他轻轻的准备打开那个缠绕在剪子上的布条,可是颤抖的手却是怎么也不听使唤了,他狠狠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手,终于打开了那个布条。
    布条被一点点的打开了,他看到了剪子里面的模样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一个普通的剪子的样子,什么也没有,但是唯一不同的是,剪子的把柄上竟然是一行行的字,这个字竟然还是看不懂。不是现代的文字,也不是什么远古文,但是具体是什么呢。
    红色的布条在他的手里发热,热得发烫,他想要拿下这个布条,但是发现布条竟然死死的缠绕在手上,拿不下来,他看到自己的手里的剪子正在一滴滴的滴着血,一滴滴的。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可以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脑子了,他在想着,想着一些和自己永远不相干的事情,他想摇晃脑子让自己清醒一下,但是发现,没用的,这个思绪已经站满他的脑子,让他无法自拔。

    5
    那个思绪是这样的:几年前的一个夜晚,或者是几十年前抑或是几百年前,总之是个夜晚,因为那个时候的人,还穿着与时代不同的衣服,他可以知道这个衣服绝不是一个现代的民国人士所穿着的服装。
    一个昏暗的房间里面,似乎亮着一盏煤油灯,那个灯真的是很暗,让人的心里都感觉到了压抑,但是虽然这样,还是有一个老婆子舞弄着什么。
    孙祖庭赶紧的拨开了自己的思绪,想要看看这是怎么回事,于是思绪真的被他拨开了。
    老婆子拿着手里的针在缝着一把剪子,应该就是这把剪子了,剪子的把柄是红色的,看来并没什么两样,只是这个剪子上没有字,他看到这个老婆子正在拿着针将一条整个的布条缝了起来。
    突然间,那个老婆子哦笑了一下,她隐约的看到了一群人在外面举起了灯火,外面开始吵嚷起来,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外面的人就已经冲了进来,看样子是一群的士兵,他们闯了进去,拿走了那把剪子。
    孙祖庭也在纳闷,为什么他们这些当兵的回去枪这一把剪子,这没道理啊,那群士兵回到了自己的驻地,找到了官员并亲自给了他。
    官员高兴的喊了一句:“找了你这么长的时间了,终于看到你了,我的红剪子,我的乌金红剪子。”
    啊,这把剪子竟然是纯正的乌金打造,怪不得,他们会去抢呢。
    只是这个官员竟然做出了一个和自己完全相同的样式,他也是看了很长的时间,终于还是睡去了,在当天的晚上他死去了自己家的仆人,于是在第二天,他的哥哥竟然就断子绝孙了,当然他也是在拿着那把剪子纳闷,怎么回事,可是奇怪的事情出现了,这个官员的父亲竟然来了,他认定是他耍的阴谋,使他的哥哥断子绝孙了,最终这个官员还是没有得到老头子的家产。
    记忆回到了现实,孙祖庭立刻认识到,自己可能真的要完事了,那个记忆中的人怎么这么像他自己,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的看到了自己手上的剪子还在滴着血,门被狠狠的撞开了,门的外面站着——孙国兴。

    7
    黑暗的夜里,他听到了一个声音,孙祖庭赶紧的站了起来,他的脑子还在懵懵懂懂,终于他爬了起来,他老师觉得今天的夜晚来的很不正常,但是却又找不到原因。
    走到了外面的屋子,看到了桌子上,天呐,它回来了,剪子,剪子在桌子上。孙祖庭想要大声的喊出来,但是发现没用的,自己的脑子再次处于昏迷的状态当中,他想到了后面的事情,剪子的后续,正在进行着。
    他看到了那把剪子的凶露的目光,虽然它并没有眼睛,但是红色的把柄就像是一团红色的血液在那把剪子上燃烧着,他也看到自己在燃烧,却是撕心裂肺的疼痛,这是从自己的样子里看见的,但是身上却没有感觉,他想到了那把剪子,果然还在那里。
    剪子正对着孙祖庭的心脏,他看到了自己的父母正躺在地上不动弹了,也看到了孙祖辉,他正在诅咒着孙祖庭拿这把剪子回来。
    他看到孙福的样子竟然是如此的狰狞,他正想要拿着剪子杀掉孙祖庭,外面全是一个个的人,他们全都在笑着看孙祖庭的这家人。
    孙福拿着剪子走了过来,终于……
    天呐,思绪停止了,孙祖庭从自己的床上爬了起来,原来是个梦,可是梦这么真实的吗。
    孙祖庭想要喝口水,于是他走到了外面的客厅里,当他走进去的时候,他看到了,桌子上的那把红色的剪子,正在那里放着,不光这样,孙祖庭的眼睛里立即出现了一个人的影子,他想要逃离这个屋子。
    孙祖庭没有想要把这个人放炮跑,处于本能,他很快的追了出去,并不时的大喊:“有贼。”
    孙家的人都惊动了,连那个残废的老大也坚持的爬了出来,孙家上下的人把这个黑影团团的围住了,孙祖庭终于看清了这个人的面孔——孙福。
    “少爷,没想到吧。”孙福的脸在抽搐着。
    “想到了,是这个剪子让我想到了很多的思绪。”孙祖庭淡淡的说。
    “哦?是剪子告诉你的?呵呵,其实是我露出了马脚,你们这些人都该死。”孙福的样子更加可怕了。
    “孙福这是为什么,我们可是对你不薄啊。”孙国兴叹了口气说。
    “不薄,放屁,老子是来拿你们的家产的,现在知道了吧。告诉你们阿财是我杀死的,孙老大的东西是我剪掉的,怎么样,你感觉怎么……”突然他不说话了,他的面容扭曲了起来,“啊!!啊……”终于听到了孙福的惨叫。
    很多人都看到了,孙福的裤裆里,正在喷出一串串的血液,那个东西顺着他裤管里流了出来,就在这个时候,孙福的心脏也在流血,终于躺在地上不起来了。
    孙祖庭知道了终于看到了什么叫做报应,他不敢留住那把剪子了,于是他赶紧的把回到了那个桌子上,看到了剪子已经没有了。
    在一看,那把剪子还在自己的手里,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孙国兴走到了孙祖庭的面前:“好儿子干的好。”
    这是,这是自己做的?孙祖庭不相信这是他干的,但是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抖,也看到了那把剪子在自己的手里。
    血一滴滴的在地上画开了,终于看到了血在地上的模样,那上面竟然是一把剪子,红色的剪子,终于剪子成了真正的红色,真正的——红剪子。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