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民间传说>内容详情页~

血丝带

更新于 2015-03-16_14:45:00  226阅

    第一章:1968年的县城
    小县城里的一切都比大城市慢半拍:在大城市里,交谊舞都流行大半年了,小县城才慢慢地尝试起来;在大城市里,文(革)运动都轰轰烈烈地进行一年多了,小县城里才刚刚吐芽绽放;在大城市里,牛鬼蛇神早被打倒了,在这里,家里有个小病小灾的,人们还都习惯性地来找范志娟。
    范志娟是个神婆,住在县城的东头,那里是传统意义上的富人区,有钱人都住那里,那里干净、整洁、治安好。
    在这小县城里,范志娟是个令人崇敬又令人鄙视的人物。崇敬?是因为她是个神婆,可以替人治病算命去灾;鄙视?也因为她是个神婆,她是个与鬼神打交道的不祥之人。
    谁家小孩生病了,就会想起范爱英:“去看看范婆婆吧!”于是,带着红包及数目不等的红鸡蛋就去了,范婆婆会拿些“仙丹”给孩子吃下;谁家小孩不听话了,也会想起范爱英:“再哭,就把你送给范婆婆”于是,小孩便不再哭了——范婆婆是个神秘又可怕的人物,会拿小孩去喂鬼。
    1968年9月的一个早晨,那是个秋天,但更像冬天。
    范志娟举起三柱香,插在香炉上,跪下去,口中念念有词。“神狐大仙,保佑爱英快回家!”她把两枚铜钱扔在地板上,两面都是“康熙通宝”,很好,是顺告,范志娟高兴地叩下三个头,爬起身,从衣柜里拿出两根红丝带——她决定和女儿和解,这两根红丝带是她献给女儿的礼物—女儿就是忌妒范志娟给孤女们送红丝带而负气出走的。
    大约十二点的时候,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女儿回来,不过不是她一个,而是一群人。
    前面的五六个人举着一个横幅,后面是一群“绿军装”。一边游行,一边喊口号,都是些时髦词汇,范志娟听不太懂,也没当回事儿。
    “老毛子万岁!”
    “万岁万岁万万岁!”
    “打倒牛鬼蛇神!”
    “打倒牛鬼蛇神!”
    ……
    这支红卫兵队伍刚冲进本县最著名的寺院——青岗寺,把里面的神像统统砸烂,又将五六个没来得及逃走的和尚聚到一起,逼他们举起横幅,上面写着“什么佛经,统统狗屁”。
    等看清了横幅上的字,范志娟心里噶噔了一下,“罪过罪过罪过罪过!”口里不停地念着,再近一点,才看清楚,女儿竟然也在“绿军装”中间,范志娟忙颠着小脚跑过去,拉住女儿的胳膊,小声地说:“回家、回家”。

    第二章: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爱英胳膊一划,母亲跌落在地——我做的是“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大事,干么要怕母亲!
    这时候,队伍停了,口号也断了。
    为首的“绿军装”喊到:“老毛子教导我们,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是流血战争!”
    举旗的一个小和尚也喊到:“我们是牛鬼蛇神,她就不是吗?”县城小得很,算起恩来,谁都是亲戚,同样,算起仇来,全是仇人。
    范爱英感觉到所有目光都聚在自己身上,激动、紧张——该是向党表决心的时候了。
    范志娟想,女儿大了,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她举起两根红丝带,讨好地说:“小英,妈给你买的,漂亮吗?”
    老太婆太不识时务了。
    爱英夺过红丝带,“干什么!你想用这个腐化革命小将?无耻!”
    “腐化”“革命小将”“无耻”。这三个词,现学不久,爱英担心自己不熟练,但一说完,就知道自己是多心了,革命自信一下子涨起来。
    “老毛子教导我们,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是新事物压倒旧事物,流血,必不可少!今天,我就要大义灭亲!”
    爱英说完,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口号响砌云宵:
    “老毛子万岁”
    “革命小将万岁!”
    在革命激情的荡漾下,爱英朝着自己母亲胸口就是一脚,范志娟本能地躲过去,爱英一脚落空,为首的革命小将一脚跺过去,稳稳地落在神婆的背上。范志娟前扑下去,满嘴啃泥,革命小将们爽朗地大笑起来,笑得大地一起震颤。
    老和尚法能看不过去,用身体紧紧地盖住范志娟。法能感觉到身下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堆软软的肉了。
    之前起哄的小和尚,大喊了一声:“让我们砸了神婆的老巢,不让她再害人!”这一喊救了法能与范志娟的命。随着这声喊叫,革命小将们蜂涌进入范志娟的家中,将神像香炉统统砸碎,砸到无可再砸时,这群人又冲出门去,再去别处“革命”。
    尾随在队伍里的爱英偷扫了一眼母亲,像一块破布盖在地上,眼神空洞绝望,爱英心里一惊,但转瞬即逝,当时,她心中是饱满的革命热情。
    两根红艳艳的丝带在风中飞舞。

    第三章:1975年的秋天
    1975的秋天,油菜花遍地都是,金灿灿的,一直铺到天边。
    县革委会主任范爱英双手插腰,站在吉普车顶篷上,检阅着这片“无产阶级”丰收前景。广播里播放着热火朝天的《老毛子就是好》:
    马列主义大普及,
    上层建筑红旗飘。
    革命大字报(嘿),
    烈火遍地烧。
    胜利凯歌冲云霄。
    七亿人民团结战斗,
    红色江山牢又牢。
    无产阶级老毛子就是好,
    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
    范爱英伸出右手,面对着大好前景,在虚空中划了条弧线,“同志们,你们看,这是无产阶级老毛子光辉的有力象征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合万岁”随行的一名记者,忙从口袋中拿出《语录》小红本,用右手高高举过头顶“无产阶级老毛子万岁,伟大领袖老毛子万岁万岁万万岁!”身后的“革命群众”也条件反射似的效仿起来。
    范爱英伸出双手,高高举起,示意人群安静下来,人们立即安静下来,听范主任发表革命心声。
    “伟大的同志们,在传大领袖老毛子的光辉照耀下,革命生产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一些牛鬼蛇神胆敢大放厥词,说什么‘两星相克、今年必荒年’蛊惑人心!可笑”说完,发出样板戏中李铁梅英雄式的笑声。台下的“革命群众”也如法炮制地笑起来,一时间,满天下都是李铁梅般的英雄儿女。
    “把老和尚带上来!”范爱英右手一挥,一个老和尚就被带了上来。
    “臭和尚一条道走到黑,不肯还俗,蔑视无产阶级老毛子!对待这种顽固份子,绝不能手软!”说着示意革命小将把老和尚架在一堆碎玻璃上,逼着老和尚在碎玻璃上转圈,鲜血从他的脚下一点一点地淌出。
    “你们看他想不想只砣罗,哈哈哈!”
    “哈哈哈!”
    突然,从人群中走出一名小将,对范爱英耳语了几句,范爱英说:“好了,今天的革命活动就到这里,明天继续!”
    老和尚知道,一定是有外国的佛教徒来参观,请他去谈禅,否则不会这么快就结束这场折磨。

    第四章:第三根血丝带
    范爱英回家时,佣人革红正在扫地,女儿卫红串联未回。她感到有些累了,洗过澡后就在床上背主席语录,没背几句,突然感觉到什么东西从天花板上掉在了头上,顺手一摸,是一根红丝带,红艳艳明亮亮,一下子困意全无,范爱英想起母亲那空洞的眼神。
    那天就在他们去别处“革命”时,老和尚将范志娟抬到寺庙中,但范志娟始终不配合救治,第二天便死去了,临死前,手里紧紧地握着红丝带。
    范爱英一下子将红丝带远远地抛开——这已经是她第三次在自己的家中看到红丝带了,她真的慌了。她想叫佣人革红来陪陪自己,但是又不敢,她怎么说哩?难道说:“我死去的妈妈要来找我报仇?”第二天她就会被举报出去。如今,只有一个人可以帮她,就是那个老和尚——法能。
    她找好手电筒,悄悄地走下楼去——她要去找法能——只有这样才能避开别人耳目。
    法能的寺院在郊外,一大片田野的后面。
    七月的夜晚,竟然有点冷,爱英打了个哆嗦。
    田野中是莫名其妙的声响,青蛙的、野狗的、各种小虫的叫声与风声混在一起,听起来更像是古怪的哭声,月亮惨白地挂在空中。
    爱英快速地走着,露水打在脚上,湿湿的。这时候,如果母亲在就好了,小时候她们一起赶黑路,母亲会把她的刘海拂起,用手指在额头上画“天眼”,母亲说,其实,每个人都有天眼,只是一经世俗,就被蒙蔽住了,只要拂去尘俗,天眼就开了,只要天眼一开,什么鬼神都得让道走。母亲会一边走,一边讲着有趣的故事。范爱英摇了摇头,她要摆脱这些胡思乱想——太不革命了,这不是一个革委会主任该有的想法。
    突然,一只手落在她的肩上,那个声音说:“该死的贼,稻子还没熟哩,就来偷!”
    范爱英紧张的心,一下子松下去——不是鬼!但接着又紧张起来——是人更危险呀,要是让人知道她这个革委会主任半夜来找和尚抓鬼,那她不是完了!
    “别怕,大妹子,我不是坏人,只要你听话,我就什么都没看见!”
    范爱英闻出来了,这个人是莲塘生产队的饲养员,满身都是猪臭,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怎么这么嚣张!人心难测啊!
    范爱英点了点头,只求不要被认出。
    这个男人一看范爱英点头,就开始喘起来——慌乱地退去自己的裤子,再扒掉范爱英的裤子……

    第五章:邪恶的轮回
    半个钟头之后,屈辱感令范爱英哭了起来。
    她一哭,饲养员就慌了“大妹子,我、我不是人,求你别哭,要是让别人听到,我们都得完蛋!”
    范爱英一听,忙止住了哭声,提起裤子快步地跑开。
    范爱英远远地看到寺院的灯亮着,范爱英心里暖暖的。老毛子是人民的大救星,但远在北京,老和尚是个大救星,就在身边。
    寺院的大门没有关,一推就门,老和尚在石阶上打坐:“来了,施主!”
    “你知道我要来?”
    “佛门众生开,该来自会来!”
    范爱英有个错觉,这个老和尚会分身术:白天是狼狈和尚,晚上就是得道高僧。
    “万相由心生,错不在相,在人心!”
    “老法师,你要救我,母亲老是来找我!”
    “鬼神皆因执着而生,令母遗恨人间,自会如此!”
    “那我该怎么办!”
    “你只要收集齐香、烛、纸钱,给令母作法事操渡便可!”
    “老和尚,你要是骗我,就死定了!”范爱英不想在阶级敌人面前落下风。
    “范主任,开光石你拿着吧,避邪之用。”老和尚递过来一块玉石,晶莹放光,范爱英一接到手上,心中就感觉坦然不少。
    范爱英到家时,开已初亮。一觉醒来,太阳已高高地挂在天上。难题来了——这年头到哪里去收集香、烛、纸钱?范爱英突然轻轻地笑了起来——这些东西,当然是要去找牛鬼蛇神了!
    “小诸葛”朱方兵,已经很多天没有出过门了,躺在床上是他保持体力最好的方式。突然,门被推开,一大群“绿军装”冲进来,将家里作法事的物件统统抄走。
    “好你个牛鬼蛇神,还敢用这些东西蛊惑人心,给我把这些东西统统抄走,上报革委会,作为破坏无产阶级老毛子的罪证!”
    范爱英让红卫兵将法事物件统统搬上自己的吉普车,扬长而去。
    半夜时,范爱英悄悄地去通知法能法师。
    法能紧跟着范爱英来到范爱英家里——佣人革红已被范爱英打发走了,女儿卫红不在家,正是作法事驱鬼的最好时机。
    法能将法器摆好,就地坐下,范爱英也在法能对面坐下。
    法能轻轻念道:“万物随缘,缘生则世生,缘尽则世尽,施主请回……”
    范卫红正在革委会睡觉,突然听到一个老妇人的声音说道:“革命小将,你快回家去吧,你的妈妈与牛鬼蛇神搞在一起,要是让别人举报,你就惨了,要是你自己举报,你可就发达了!”
    ……
    突然,范爱英的房门被猛力推开,卫红领着一队红卫兵冲进来。
    “你这个披着革命外衣的牛鬼蛇神,我今天就要大义不亲!”范卫红举起自己的皮带,朝范爱英抽过来!
    ……
    一阵剧痛之后,范爱英突然感觉全身轻松起来,范志娟正冲她轻轻地招手,“小英,你来了,妈妈等你好久了!”
    两根红丝带翩翩地飞过来,像两只美丽的彩蝶……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