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民间传说>内容详情页~

夜奔(聊斋鬼故事)

更新于 2015-03-16_14:45:00  171阅

    第一章:惊鸿初现
    莺莺是个没长性的人,无论做什么事,开头总是欢欢喜喜,收场总是没头没脑,红娘与王妈都习惯了。
    “小姐,您想回就回吧,哪年没上元夜呀!”王妈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想“多可惜啊,一年也就一次啊!”
    “小姐,我听说啊,江四大才子也来了,不想见见?”红娘知道小姐的脾气,这句话在小姐那里就变成了挑衅,“勾搭个才子给老太太看看,你敢吗!?”
    “死丫头,想看就直,罗嗦什么!”莺莺一边说一边在红娘肩上狠狠地掐了下。
    红娘高兴地跳起来!王妇还在撇清哩,“你说你说,不就是灯吗,有什么好看的!”
    红娘说:“不爱看您就回吧!”
    王妈的嘴里讥哩呱啦,挤出一大堆不能解读的乱码。
    红娘与王妈站在热闹里:灯山灯海,玉树琼花。
    莺莺站在寂寞里:夜半的烟气上来了,酒店的旗帜斜斜地耷拉在那里,没情没绪的。
    私奔!莺莺在戏词里听到过,私奔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在那里种上多多的菊花,房前屋后都种上,并且都是四季菊,一年四季都有菊花香,“那个人”在妆镜前,替我插上满头的菊花……
    莺莺被自己的想象力弄得面红心跳,嘴里不停地念“罪过罪过!”
    “罪过罪过!”崔老太太最爱说的一句话,莺莺把碗碰到了地上,老太太会念叨,琴弹乱了,老太太也会念叨……莺莺顶讨厌这句话,但十四岁之后,自己也学会了。
    突然,眼前一亮。
    红色宫灯下,出现一个飘逸的身影,白衣飘飘,折扇轻摇,有种气质游离于尘世之外。
    红色灯光照耀下,他面庞显出浅浅的红色,一个浅浅的笑意就凝固在那里,莺莺的心都化了。
    “小姐!小姐!”王妈流连于灯火,偷空看了眼莺莺,便发现了莺莺的异样——双目痴呆,脸露古怪微笑。
    “醒醒啦,别吓我,醒醒啦!”红娘一边动口,一边动手,使劲儿掐小姐的手。
    “你要掐死我啊”,莺莺回过神来,再看宫灯下,空空荡荡。

    第二章:遗失的折扇
    “吓死我了,你搞什么鬼怪,看你花痴样儿!”
    “红娘,别没大没小!”王妈很看不惯红娘的持娇放纵。
    “是,王妈妈,您老人家教训的是。”老顽固,我才懒得跟你罗嗦,转过身,看到莺莺满脸绯红。
    “不会吧,你真的花痴了!”红娘大声嚷道。
    莺莺在红娘手心狠狠地掐了下,红娘便不再多嘴了。
    “妈妈,我有些渴了,帮我卖些水饮之物吧!”莺莺对王妈说。
    王妈对红娘说:“红娘,我脚酸了,你去吧!”
    “小姐,那我去了!”红娘嬉皮笑脸地问莺莺。
    “谁稀罕你去!”说着瞪了红娘一眼,又对王妈说“妈妈还是劳烦您走一趟吧,她哪晓得我爱喝多浓多淡的水饮。”
    “好吧好吧!那老太婆我就跑一趟,红娘,你可别拐带着小姐乱跑啊!”
    “得令~,末将谨记老~妈妈教诲!”红娘用唱戏的声调回答王妈妈。
    “讨人嫌的丫头!”王妈被红娘给逗笑了,乐嘿嘿地走开了。
    莺莺抓住红娘的手,小步流星地飘到宫灯下,“这里、这里,一个书生,神仙模样,你是没见过,你肯定没见过”
    “你花眼了吧,我刚才一直在你前面,人影也没看到啊!”
    “明明就在这里,一手摇扇,一手摸灯!”
    “小姐,你看!”红娘一眼看到地上有一把折扇,捡起来交给莺莺。
    “快、快、藏好!”红娘话音刚落,王妈就端了两杯冰镇糖水过来。
    一杯给小姐,一杯给红娘。
    “有劳妈妈了!”莺莺极力将声音放平,成功了——至少王妈没发现任何异常。
    三人回府时,家人都睡了,崔老太太也睡去了。
    “好了,妈妈您早点回房歇着吧,红娘你伺候我睡觉吧!”
    红娘扶起小姐,端庄优雅地走进莺莺卧房。
    一走进房内,莺莺便像一只跳脚猫般,跳起来、转过身、栓上门。等她回身时,红娘已在欣赏那把折扇了。

    第三章:扇子的秘密
    【白天,红娘去问了赵家扇店,查了纪录,查到了那把扇子是个姓高的公子定制的——而这个高公子,已死去十多年了。】
    扇面是上好的宣纸,手感柔和而滑腻,扇面上画着简单的枯山水,山不像山,树不像树,都像黄昏时的乌鸦、清冷而悲凉。
    “小姐,上面写的是什么?”
    “你管,睡你的去吧!”这是专属莺莺的诗,不跟别人分享,亲姐妹也不行。
    “又摆小姐的臭架子,我才懒得看哩!”红娘气嘟嘟地走到小偏房,故意将床弄得咯吱咯吱乱响。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每一句、每一字莺莺都读得深情款款,情意绵长,这是莺莺人生里面收到的第一封情诗,也是最致命的一首诗,字字击中心房。
    莺莺躲在床上,不断回味着情诗的味道,那晚莺莺的梦很甜,莺莺是笑醒的,笑了之后又哭——如何才能见到那位书生?
    不知姓名!不知来历!何处去找?
    我跟公子那么有缘,即然有缘就肯定会再相见!
    见一面已是不易,怎么能奢望见第二面!
    一会儿满怀绝望,一会儿心燃希望,得不出个定论。
    “小姐!小姐!”红娘坐过来,轻轻拍了拍莺莺的胸口。
    莺莺醒过来,一下冲进红娘的怀里。“帮我啊,帮我啊!”声音凄怆,红娘也不自觉地鼻子发酸。
    “我帮我帮!小姐,你说!”
    “那位公子,要找他!一定要找到他!”
    “我当什么大不了的哩,包在我身上了。这扇子,做工这么精良、清雅,一定是出自名作坊,逃不出王李赵这三家去,一定是大富人家的定制,查起来容易得很。”
    莺莺停了泪,一边擦鼻涕一边笑。
    第二天一大早红娘就出门了,莺莺坐立不安地等了一天,天黑时,红娘才回屋。
    红娘脸色阴沉沉的,莺莺的心也是一沉。
    “是不是没问出来?”
    摇头。
    “那、那、那就是问出来了?!”
    还是摇头。
    “你要急死我,是不是?到底有没有!给句痛快话不行吗?”莺莺狠狠地坐在太师椅上。
    “小、小姐,你就别问了!”
    “住嘴,把扇子给我!”
    “没了?”
    “别给脸不要脸,快拿出来!”
    “真的没了!”
    莺莺唰的一下站起来,眼里冒火。
    红娘有些怕了,“我、我烧了!”
    “好啊,你敢烧,我叫你烧!”莺莺恨不得将红娘撕成碎片,但又下不了手,不敢声张——怕让崔老太太知道,只好闭上眼,指着小偏房说:“滚、滚,给我滚,别让我看见你。”
    红娘也压抑着哭声,不想让人听见——与小姐的情份就这么完了吗!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半夜,突然莺莺爬起床,见门是开着的,便轻手轻脚地走出去,路过小偏房时,就见红娘睡得像头死猪。走出内花园,进入外院,再走出府门,一个人都没撞上,莺莺心想,肯定是都睡着了。
    莺莺的心上敲着急促而欢快的鼓点,心里是一大堆戏词:“柳梢头,玉钩挂,捱一刻,似一夏,心儿慌,胆儿怯,眼儿穿,玉郎何处惹人骂……”莺莺远远地看到那红通通的宫灯依然亮着——但灯下没有人。

    第四章:死亡链条
    突然,远处出现了一个飘逸的白影,衣袂翻飞,身后是一轮光洁的满月。
    “崔小姐,你可来了!”他轻轻地握住莺莺的手。
    莺莺觉得他的手有些异样,但又不知异样在哪里,随即又陷入私奔成功的喜悦之中。
    “去哪里,小姐?”
    “听公子的定夺!”
    两人穿过街道,来到山上,越走越荒凉:“公子,我们要去哪里?”
    “我的家!”公子回眸一笑,温存依然。
    哪里不对劲,莺莺心上一紧,她还是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走这么远,你怎么一点都不喘气啊,公子!”莺莺已上气不接下气。
    公子不搭话,继续赶路。
    走了几步,莺莺实在坚持不了了,“公子歇歇脚吧!”公子还是不搭话,继续赶路。
    莺莺有些慌了,野草深深,发出呼呼的声响,乌鸦的叫声不时传来,凄惨而不安。
    “停~下~”莺莺有些疯狂了,这时公子停了下来,并回过头来,依然是温存的笑脸,“小姐,我的扇子呢?”
    “没了!我以后赔你!”莺莺一边说一边笑。
    “没——了——”公子的声音突然狂暴起来,“没——了——!”公子一边说,一边无力地跪了下来,脸深深地埋下去。
    “公子,公子!”莺莺有些不知所措,走过去使劲儿摇晃着。
    公子慢慢地抬起头,“没了,真的没了!”表情痛苦至极。脸上的肉一块一块地往下掉,慢慢地溶化,一滴一滴地往下落,一只洁白的小虫从他口中慢慢爬出,在地上蠕动着,爬上莺莺呆立着的腿。
    滑滑的,湿湿的,凉凉的。
    莺莺想挪开,但一点挪不动,这只虫一点一点地爬到莺莺的脸上,莺莺大叫,但就是动不了。这只虫在莺莺的嘴上探路,莺莺紧紧地闭着嘴,虫儿使劲地钻着,钻出了一条血路,和着血,虫子滑至喉咙,冰凉的。
    红娘醒来时,天还未亮,就听莺莺在屋里叫:“红娘,红娘!”
    红娘进屋,就见莺莺痛苦地握住自己的喉咙,仿佛吞下了什么东西,红娘忙跑过去,抱住莺莺。
    “小姐小姐”红娘惊慌失措——莺莺的脸上的肉正一点一点融化……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