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民间传说>内容详情页

囚女

更新于 2015-03-16_14:45:00  215阅

    1
    该怎么说下面这个故事呢,或许是一个很久远的故事,比民国的还要早,暂且把它安排到乡间故事吧。
    这是一个发生在明朝时期的故事,明朝时期发生了几次大的案件,这次是发生在洪武年间的大案【空印案】。
    空印案确实是一个冤案,冤到窦娥来到了这里都不敢说话了。
    知府韩卫卿被捕入狱,全家发配云南。故事就从全家发配云南的路程说起吧,主人公出场了——囚女。
    2
    “他妈的,累死老子了。唉,老乔,等等,歇会儿。”衙役孙二把刀放在了自己的身边,大大的躺在了地上,大口的穿着气,水从自己的腰带上,掉了出来,他赶紧的拿起来,放在自己的干涸的嘴唇上,嗓子在咕咕作响。
    老乔也走了过来,他踹了一脚在地上的孙二:“妈的就你毛病多。”于是他也坐了下来,前面的一群穿着囚服的犯人站在那里,一个有十几个,都是女性,奉命押往云南。
    “妈的,押个臭娘们真是费劲。奶奶的钥匙换了老子,一个个的杀掉算了。”孙二埋怨了一句。
    “滚边儿去,妈的,你他娘的真是厉害啊,他们家大小姐昨个不就是被你杀掉的,你怎么现在还想着杀人,真他娘的。”老乔咕噜了一句。
    这句话显然在孙二的眼里是没边了,他甚至不明白孙二是什么意思。于是他笑着说:“这丫头太拧,不给点颜色不知道到厉害。”于是他轻笑了一声,看看周围的那些人:“唉,告诉你们不让你们坐下的时候不能坐下,听见没有。”
    一个刚想要坐下的老妇人,被叫了起来,她显然是累坏了。
    “做人实在点吧,孙二,也算是积点阴德。”说着老乔对着犯人们说:“都坐下吧,坐下吧。”老乔从包裹里拿出了一个羊皮袋子,里面全是鼓鼓囊囊的水,然后扔向她们,当羊皮袋子扔到了人群的时候几乎全都是抢开了。
    “这天,眼看就要黑了,我刚才往前面看了看,好像有个客栈,孙二,咱们赶紧走吧,天黑了我可不想被野兽吃了。”停顿了一段时间,老乔对着孙二说。
    孙二赶紧的站了起来:“也对,好,走吧。”然后走到前面狠狠的踹了犯人们一脚:“妈的,都给老子滚起来,开路。”
    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因为她们都惧怕孙二的鞭子,那个鞭子经常在她们的身上噼啪乱响,于是她们赶紧的站了起来,跟着老乔和孙二往前面的路走去。
    连云客栈是这里最好的客栈了,或许说是这里唯一的客栈,在这里有很多的赶脚的客人,可是周围却没有多少人家,也算是电影里的那个龙门客栈的角色。
    刘算盘是这里的掌柜,人如其名,整天的都拿着一个算盘,笑着脸对着可人,当他的笑脸看到了老乔和孙二的时候停住了,因为他看到他们后面的那一群带着锁链的女人。

    “两位官爷是压差的吧,小店地方小,可容不下这么多……”刘算盘不敢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他知道刚才他的话已经是告诉了眼前的这个两个官差。
    老乔还是一脸和气:“掌柜的放心就是,她们都是些女犯人,没事儿的,您尽管给安排安排,住马棚都没问题啊。”
    “这个……”刘算盘还是一脸犹豫。
    于是孙二出场了,这小子一向是眼里没人:“你他娘的是不是欠抽了,老子是押送犯人的官爷,你奶奶的也干管,赶紧开房间,给老子打盆洗脚水好好伺候着,敢说一个不字,看我不活扒了你的皮。”说着孙二扬了扬手里的鞭子。
    “唉,好,好。”刘算盘不敢说话了,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不好惹,还是赶紧的安排:“小二,给几位爷安排上好的房间。要上好的。”
    小二含糊不清的答应了一句,然后开始准备带着他们上楼。
    孙二一把按住小二的手:“她们不用住上好的房间,安排他们到马棚住。”
    “啊,是,是。”小二答应了一声,先带着孙二和老乔上楼了。
    刘算盘在后面呸的吐了一口,然后拉起了后面犯人的锁链往后面的马棚走去。“也算你们倒霉啊,我也没办法,你们就讲究一宿吧。”刘算盘叹了一口气,带着他们走到了后面的马棚里,然后按照孙二的吩咐,把锁链锁在了柱子上。
    “掌柜的,能给点水吗、”一个中年的女人突然说了一句,把刚要转身离开的刘算盘叫住了。刘算盘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离开了。
    一会儿的功夫,刘算盘拿来了一坛水和几个馒头,放在了马棚里:“吃吧,吃吧。”
    “谢谢了,掌柜的。”刚才的那个女人说。
    “夫人啊,您这是……”刘算盘问。
    “我们是芝罘韩卫卿的家眷,因家夫涉及空印,所以……”女人说着想要哭出来,但是又把泪水给憋回去了。
    “不可议政,不可议政啊。”刘算盘赶紧的说了一句便匆匆走开了,他知道了这些犯人都不是一般人,看来今天要躲着她们点,于是刘算盘拿起了自己的陈年老坛子,赶紧的离开了马棚。

    3
    孙二走进了房间,他赶紧的把自己的包裹卸了下来,然后躺在了床上,准备好好的来几个美梦,这几天太累了。
    灯在灯笼里闪了两下,孙二赶紧的爬了起来,看了看周围,门窗都是紧闭的,难道刚才有一阵风,不会吧,看了看门,已经是锁上了,没问题的。
    孙二爬了起来,打开了窗户,外面也是没有一点风,看来天气不错。灯光已经很暗淡了,蜡烛燃烧的痕迹从灯罩里面流了出来,地道了地上,但是却没有一点响声,孙二好奇的顺着灯油滴下的样子看了过去,发现……地上竟然不知是什么时候多了一件囚服。
    白色的衣服上有了一个大大的囚字在上面挂着,衣服很小,知道应该是一个女子穿的,可是这个客栈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
    孙二的脑子开始迷糊了,他深信这个东西绝对不可能是自己带来的,所有的囚服都是穿在犯人身上的,但是这件囚服怎么会……啊,难道真的是那件。
    于是孙二赶紧的去翻开自己的包裹,果然那件囚服真的不在了,应该就是地上的那件了,怎么会这样,囚服会掉在地上?
    孙二没有考虑太多的东西,他赶紧的把那件囚服收拾了起来,放进了自己的包裹里,他准备吹灯,但是发现好像多出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他感觉自己的脖子竟然有些冰凉,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划过了他的脖子。他赶紧的抬头看去——一条赤色的锁链就挂在了屋子的房梁上,那条锁链就在那里不断的摇晃着。
    “啊!”孙二惊呆了,他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那条锁链竟然挂在了他的头顶上,他赶紧的往后面退了一下,他知道那条锁链他已经埋了,可是现在……
    他慢慢的往后退着,终于坐在了床上,眼前的一个东西晃过了他的眼睛,终于落在了地上,一个金色的钗子出现在了孙二的面前。
    “是她,真的是她——韩瑛,是你!”孙二惊叫了起来,他的睡衣已经被浸透了,终于他爬了起来,刚才竟然是个梦。
    灯在房间里烧的正旺,屋子里照的很亮,孙二看到房梁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锁链,也没有那件囚服,一切都只是个梦。
    孙二笑了一下,伸手去找桌子上的茶碗,喝完了杯子里的茶,感觉整个的身体都好多了,于是他继续准备睡觉。
    就在他躺下的时候,他竟然一下子又坐了起来,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床,拿出了一个东西。
    那个东西被拿到了孙二的面前,孙二看清了那个东西的样子,嘴巴立刻的张大起来,他看到了那个东西——金钗。
    “呀!!”孙二赶紧的扔掉了那个钗子,然后蜷缩在了床头上,他摸了摸自己的身边,那个床单变成了一件囚服,鞋子上是一条满是铁锈的锁链。
    原来刚才的不仅仅是一个梦,它才仅仅是个开始。

    4
    “下雨了。”老乔嘀咕了一声,看了看身边的孙二:“你小子怎么了,一起床就变成了这个模样了。
    孙二没有回答老乔的话。
    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老乔看到了外面阴雨的天气,叹了口气,一下雨又是不能赶路了,山路不好走,钥匙这样出去话,定是要被石头压死的。
    孙二的神情像是变了一个人,他静静的坐在客栈的凳子上,眼睛看着前面的雨丝。表情黯然。
    “我说,你有事说事儿,别他娘的给老子添堵,怎么了这是。“老乔又问了一句。
    终于孙二的头太了起来:“韩瑛来了。“他淡淡的说。
    “韩瑛?那个丫头,怎么可能,他不是被咱们……”老乔没有说出后面的话。在这个时候说出来的话,孙二会吓死的。
    “她把她身上的东西都放到了我的房里了,那个金钗子,还有条锁链,囚服,都在。”孙二还是没有表情的说。
    “那现在还在吗?”老乔赶紧看看孙二的脸,除了木纳,什么也没有了。
    “没了,都没了,老乔。”孙二赶紧的转过身来:“你说我该怎么办,她是要杀了我的。”
    “这个,这个我怎么知道。”老乔想要回避这件事。
    “老乔,人是咱们一起杀掉的,你是不能推卸这个责任的。她就是要杀人也是要把咱们两个一起杀掉的,你也跑不了。”孙二的脸扭曲起来。
    “好好好,你随便说你的,跟你没法说道理,你也不知道什么是道理。”老乔把自己的烟袋往底下一嗑,直接走到了刘算盘的面前:“掌柜的,今天不走了,续费一天。”
    “唉,唉,好。”刘算盘的手里永远拿这个算盘,他赶紧的低三下四的接过了老乔手里的钱,然后放在了自己的怀里。
    “哦,对了。”老乔接着说道:“那马棚里漏雨吗?”
    “怎么不漏啊,那个马棚本来就是为了拴马的,压根不是住人的地方,那要是等他个三五天的,人还不死了。”刘算盘说。
    “掌柜的,你们这儿有什么便宜点的房间,来他两间房吧。”老乔说。
    “唉,唉,唉,谁说的要两间房,她们这些个人也想要住房子,门都没有,老乔你他娘的是不是疯了,上面给咱的银子可都要用完了。”话让孙二听去了,他赶紧的抢先说道。
    “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人死了咱们怎么交差,你我的命还要不要了。”老乔的眼睛瞪的老大,只要老乔一生气,孙二还是害怕的,于是他赶紧的闭上了他的臭臭的嘴巴,躲到一边去喝酒去了。

    酒在孙二的嘴角处流了出来,那个样子即肮脏又恶心,他大把的摸了一把自己的胡子,嘴巴一阵的咀嚼,当他的酒碗再度举到自己的嘴边的时候,他的手突然停住了,然后他赶紧的站了起来,四处的在闻着空气中的味道:“老乔,老乔。”孙二赶紧的过来叫老乔。
    “你又怎么了。”老乔不耐烦了。
    “你闻没闻见一种胭脂的味道,是一种淡淡的栀子花香的味道。”孙二开始四处的打量着房间里的味道,他仔细的品味着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对,味道很浓,老乔你闻到没有。”
    老乔无奈的走到了孙二的面前,随便的在空气当中嗅了嗅:“我就闻到你小子身上的那股酒味还有,你小子一个月没洗澡了。”老乔哈哈的笑着。
    “不对,真的有一种栀子花的香味,怎么好像忽远忽近的。”他赶紧的转过头来看向刘算盘:“掌柜的,你们这里有没有栀子花。”
    “没有。”刘算盘一边算着账一边说。
    “那你们这里一共住着多少女人。”孙二说。
    “很多啊,都在马棚呢。”
    “老子问你其他的。”孙二的脸都白了。
    “啊!”刘算盘这才反应过来,他知道孙二是火了,于是他赶紧的陪着笑脸说:“哪里有什么妇道人家来这个客栈的,都是行走赶脚的路人来这里,根本就没有女人。”
    孙二的脑袋全是汗水,他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然后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是她,她真的来了。”
    “你奶奶的又怎么了,神经了。”当说道一半的时候,老乔突然不说话了,他想到了那件事,那个女孩,对,真的是她,韩瑛。韩瑛的身上总是有一种淡淡的栀子花的香味,这个香味是老乔永远也不能忘怀的。
    在其他的女犯人的身上,总是能闻到汗臭的味道,但是在韩瑛的身上却是一种淡淡的花香。
    老乔的脸也变得苍白了,他没想到孙二真的遇到了一些鬼怪的事情,他总是以为孙二整天的神神叨叨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老乔咱们该怎么办,咱们该怎么办。“孙二像是要哭了。
    “没……没事儿,怎么可能呢,你见过鬼吗,不可能有鬼的,你放心好了。”老乔的嘴都不直了,但是他还想要努力去劝孙二。
    “老乔扶我去房里,我走不动了。”孙二的声音有些缓慢。
    老乔赶紧的走过去搀着孙二,一步步的往楼上走。
    一旁的刘算盘看到了他们走了,便赶紧的走到了马棚,他看到了一群可怜的女人正围坐在一起躲着雨点,身边都已经湿透了。
    一个个的黑色的囚字在她们的身上格外显眼。刘算盘赶紧的招呼着自己的伙计拿着些雨伞把人接了出来。

    “前面是柴房,你们先在那里讲究一宿,明天一早你们就又该出发了。”刘算盘一边走着,一边带着她们打开了柴房的门。
    瞬间一股霉味冲鼻而来,看来这间柴房已经很多年没放东西了,只有一些的腐烂的味道还残留其中,可以知道这是那些的小动物死去的后的味道,那些长着细小尾巴,身子沿着墙走的小动物可能不知道死了多久了。
    这些女人显然很长时间没住过房间了,她们赶紧的钻了进去,随便的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刘算盘叹了口气,随便的招呼着几个伙计,送了点饭来,就关门走人了。
    老乔和孙二缓慢的爬上了楼,孙二的脑袋在轰轰作响,他的腿已经很软了,以至于老乔扶着他都感觉很累,根部走不动。
    刘算盘出来的时候还看到老乔和孙二走到了最顶上的那层楼,于是他也不再理会这两个人,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他只顾自己在算着今天的账。
    老乔和孙二终于来到了房间的门口,可是这个时候孙二的精神突然上来了,他大声的说:“老乔,你闻见了吧,这个香味更重了,你闻到了吗?”
    老乔把鼻子擦了擦,使劲的吸了口气,终于摇了摇头:“没有,我什么也没闻见,孙二你真的确定闻到了吗?”
    “嗯。”孙二使劲的点了一下头,他知道老乔是真的没有闻见,因为她知道,老乔这个人从来不会开玩笑。
    “这里的味道很重,我知道,她可能真的就在这里,我已经闻见了她身上的味道了,这就是她独特的味道,谁也改变不了的味道。”孙二的眼睛瞪的很圆,把老乔都吓住了。
    “孙二没事的,人死如灯灭,死了的人怎么可能回来,不要紧的,都是你的幻觉,把她忘记了吧。”老乔扶着孙二说。
    “哎呀,我的头好痛,老乔赶紧开门,我要进去躺着。”孙二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哦哦哦。”老乔赶紧的答应着,然后把他扶到了一边自己打开了门。
    门被老乔打开了,当门开了的瞬间,老乔的眼睛突然变大了,他赶紧的按住孙二:“孙二,你还是上我房间躺着吧。”
    “怎么了,她来了是吧,我就知道她一定会来的,我要看看,看看她能有什么花样。”说着孙二就要站起来。
    “别,你还是上我的房里躺着吧,没事儿,没事儿啊。咱们走吧。”老乔说着就要把孙二抬走。
    但是孙二一把推开了老乔,使劲的爬到了门口:“啊!!她真的来了……”
    屋子还是原来的屋子,孙二看到了满地都是映红的殷虹的血迹,只是一件囚服还整整齐齐的放在桌子上,一条锁链在摇摇晃晃。就在这个时候,花的香味再度飘到了孙二的鼻子里,这回连老乔也闻见了。

    “不!”老乔大声的喊道:“他不会死的,他不会死的,我知道,你根本就杀不了他,因为我会救他的。”说着老乔不顾大火的猛烈,直接的冲了出去。
    刘算盘瘫坐在外面的地上,满脸灰尘,他大声的嘶喊,在此时间却显得那么无力,沙哑的嗓子和浑浊的泪水,让这个本来就是年过半百的人显得更加的苍老。
    老乔放下了孙二,他庆幸自己终于还是把孙二救了出来,可是当他的手指触摸在孙二的鼻息的时候,他再也不会动弹了,因为他感觉到了,孙二没了呼吸。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老乔大声的喊着:“韩瑛,你还是杀了他!!”
    “他是被烟呛死了。”一个人走过了他的身边。
    “呛死了,是呼吸出了毛病,那么就是说。”老乔终于想到了:“其实韩瑛不用勒死孙二,因为韩瑛死的时候呼吸就已经出现了毛病,他清楚的看到韩瑛的脸被憋得通红,显然她呼吸沉重了。只要是呼吸不畅就可以了,只要是这样就可以,啊!!”老乔再度的喊叫了。
    远处的一个角落里,一个人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她笑了,很开心的笑了,因为她是胜利者,忽然她的头转向了那个柴房,那里开始冒着大火。
    曾经也是这样,韩瑛在等待家人求助的时候,她们并没有管她,其实只要他们一起上的话,或许孙二和老乔早就已经死了,但是她们没有,所以现在她们也尝到了那个滋味,无助的滋味,大火正在柴房里烧着,她要看到她们被活活烧死,那些路过的人一定不会去救她们的,因为没有人愿意冒着生命的危险。
    她笑了,可是这个笑容并没有持续多长的时间,他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他冲进了那个火堆,一脚踢开了柴房的门,于是突然啊冲进去了,一个个的把她们背了出来,她们一个人也没少,都活着。
    是老乔,他进去了,他救出了所有人。
    韩瑛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因为她知道,自己是一个失败者,老乔赢了,用他的人品赢了。
    于是在一阵的仓促中她听到了老乔胜利的呼喊:“韩瑛,你看到了,我把她们救出来了,她们还活着,你失败了,失败了!!”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民间传说]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353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