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民间传说>内容详情页

水鬼陨落

更新于 2015-03-16_14:45:00  214阅

    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的巢湖响塘村。
    夏季的一个傍晚,村里的壮丁在池塘边捞淤泥,李大福无意中发现了一块竖立着的像墓碑一样的石块,他收起了锄头顿了顿,凑上前,用手抹掉了石块上的一些淤泥,“大家快来看,这里好像是一块墓碑。”李鹏喊了一声,村长蹒跚着走过来一看,微笑着说:“是块墓碑而已,既然不知道是谁的祖坟,那就得罪一下这个主人,这块墓碑挡住了后面的淤泥,来来来,李鹏,张顺,李大富你们三个壮汉把这块墓碑搬开,拿到村子小路上垫脚,天快黑了,同志们抓紧时间干活啊。”李鹏,张顺,李大富三个人花了好些力气才把墓碑挪开,张顺发现了墓碑下边有个小洞,顺手抹了一把泥。抬走墓碑后,墓碑后面还有一个罐子,李鹏转身捧罐子的时候居然被藏在罐子后面的大鳝鱼咬了一口,鲜血直流,罐子也掉在地上,鳝鱼马上扭动着身躯借助淤泥遁形了。这时大家的眼光聚集在掉落的罐子上,因为罐子里居然装满了袁大头!村民们顾不上李鹏的伤势,一窝蜂拾起淤泥里的银元,纷纷拭净泥巴,各种诧异声不绝于耳。
    李大富捡了几个银元装进口袋后,他现在的心思并不是挖淤泥,他招呼老弟李大贵照看李鹏的伤势,摩拳擦掌举起锄头继续挖掘墓碑后面的泥巴,由于用力过猛,挖到一块磐石,把锄头的把都给弄断了,他悻悻地收好工具。天色终于黑下来,村长便招呼大家回去歇息,明天继续干活。
    第二天下起了大雨,天上电闪雷鸣,原本坚固的堤坝也被冲垮,池塘的水都快满了。雨小一点的时候,打理好各自的庄稼后,村民们穿着蓑衣拿着锄头站在池塘边看到这场景也直摇头,王大妈说:“这场大雨要是晚来几天该多好。”,李大爷接过话茬:“可不是嘛,还捞一点淤泥上来就好啊,庄稼正等得泥巴肥田呢。”张顺冷冷地笑了一下,“天气这么热,也是该下一场雨凉快凉快了,说完一个纵身跃进池塘,过了一会儿,张顺突然大声呼救,这时候的他好像是被水鬼附体一样,他身边飘起了一团杂乱的黑色长发,周围出现了好几个漩涡,只见一双瘦骨嶙峋的手抓着他的裤子,拖着他上下浮沉,不时地按住他的身子,张顺大口喘着粗气,拼命挣扎,身体开始抽搐,他发疯似的拍打着水面,周围的水都被染红了,围观的村民谁也不敢跳下水,只好一边往往池塘丢东西一边大声呵斥,他呻吟着用尽全身力气大叫要村民丢下一根竹竿,李大贵取下晾衣的竹竿,一路小跑到离张顺最近的地方,竹竿刚好够着张顺,张顺死死抓住竹竿,水鬼见拉不住张顺,马上潜入水里,水面很快平静下来。张顺爬上岸边时,已经昏迷,只见他衣服全被抓烂,血淋淋的身子,相当恐怖,他很快被送往家里。他家人叫来了医生,医生看了看张顺,认为张顺只是收惊吓和皮外伤,简单开了点中药就匆匆走了,但张顺的家人不敢怠慢,轮流陪护在张顺的身边。说来也怪,李鹏探望张顺以后在家里就精神恍惚,口里念念有词,时常大喊大叫。这个晚上,村子里又多了一丝恐怖。

    第三天一大早,各个生产队的队长齐聚村长家,他们强烈要求村长请隔壁村的法师来响塘村来驱鬼。村长虽然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但也碍于情面只好请了两位法师在池塘边做法,法师们在池塘边摆了祭台,要求村民往池塘扔了各种肉类和粮食外加断断续续的鞭炮声,一个法师宰了一只小狗,念叨着咒语,点着香烛和纸钱,持着宝剑翩翩起舞,法师踩到了松土,脚一滑,一个趔趄,掉进池塘,法师不会水,一阵狂呼,还呛了几口水,一村民丢下绳子拉了法师上岸,法师崴了脚,他惊慌失措地拿了些东西,一拐一拐地走了。另一个法师见状拿着村民给他的酬劳,收拾好道具也夺路而逃。众人追着法师问:“法师,这是什么情况啊?”法师头也不回地说:“妖气太重,你们还是另请高人驱鬼吧!”法师走后,村子里人人自危,晚上都没人敢出门。
    第四天,天气开始转好,村长来看望张顺,路上碰到了几家村民收拾好了细软准备搬家,村长好奇地拦住李秀丽问:“你们孤儿寡母的这是要背井离乡吗?”李秀丽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摸着两个孩子的头说:“村长你还不知道吗?村子里有传言说前天村民们挖了水鬼守护的坟墓,现在池塘的水鬼显灵了,要找整个村子里的人来陪葬,你看,昨天张顺还差点做了水鬼的替身,李鹏被鳝鱼咬了,到现在还精神失常,法师都不能奈何水鬼,这不就是应验了水鬼的报复吗?我的两个孩子还很小,他们经常到池塘边玩,我当家的死得早,我不想失去任何一个孩子,从此求个平安,随遇而安,我去意已决,你也不要再说什么了,村长你多保重。”说完,李秀丽转身就拉着两个孩子走开了。村长无可奈何摇了摇头,径直朝张顺家走去,村长进屋后,发现张顺不在,他接了张顺妻子林芳的茶环顾了一下房间,好奇地问:“你家的狗晶晶哪去了呀?怎么张顺也不见了?”林芳淡淡地说:“狗吃错了东西,死了,那个张顺上厕所去了。”村长呷了口茶:“你要张顺好好养好身子,县里来了专家,准备把村口这口池塘抽干,到时候还要集合村里几位壮汉,把池塘弄个底朝天,我就不信那水鬼会飞。”林芳忙陪着笑:“村长说的是,张顺还算幸运的,村子好几家人都搬出去了,我们不会放弃祖宗留下来的土地。”村长站起来说:“说得好,说得好啊,这两天他娘的发生了这么多事,就是这口池塘惹的祸,好吧,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自求多福。”
    村长从张顺家出来踩着石板回家,在离池塘不到二十公分的样子,突然被东西绊住,一脚滑进了池塘,这时候水鬼伸出两只长长的手不断扯拉着村长的衣服,村民还没反应过来,村长就被一个巨浪打进水里,村长整个人消失在池塘里。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村长的尸体浮上来了,满脸的淤泥,衣衫褴褛,身上有好几条血痕,像是和水鬼经过剧烈的搏斗。村长一家人闻讯赶来,众人抬走了村长的尸首。人群中不断有声音发出:“多好的村长,还是被水鬼给找了替身。”“我们家穷,没地方搬,每天都在上香,希望水鬼找了替身就罢休啊”,“就是,我都一把老骨头了,反正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在这响塘村,水鬼早来迟来都无所谓了。”

    两天后,警察们终于来了,他们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决定先着手从源头处理——调来了一辆抽水车,几个小时就把村口这口池塘的水全部抽干。在墓地的位置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不过他们在池塘里仔细查找发现了一具绑了大石头被浸泡得像包子一样的男尸,经确认,死者正是失踪的李大福,另外在角落里还找到了几个滑轮。他们带来的法医检查了村长和李大富的尸体,检查了他们的致命伤,他们推测凶器像是一把类似菜刀一样的东西,这根本不是水鬼作怪,这应该是一例典型的连环谋杀案!陈警官在村长出事的地方勘探了一遍,有了重大发现,村长走过的那块石板是人为挪开的,因为一小段绳子绑在了石板上面!陈警官马上通过这段绳子展开调查,但这绳子在村里来说是相当普遍,还是村长在农忙时发给各家各户的,这条线索显然断了。
    警察们晚上在队长家里歇脚,通过走访得知,村长平时平易近人,在小小的响塘村享有很高的声誉,平时几乎不可能与村子里的人结仇。方锦警官说:“你们想想看,我们是不是还遗漏了一个重要的细节,李大福去看望张顺后就失踪,村长看望张顺后就被杀,张顺在这里是不是扮演了一个重要线索的角色。”众人恍然大悟,陈警官拍了一下桌子说:“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要队长带路去拜访张顺。”当他们敲开张顺家时,林芳看见警察们来了,吓得后退了一步,警察们注意到林芳的眼睛红了,警察尾随着林芳来到卧室,陈警官盯着林芳问:“林女士,你的丈夫张顺哪里去了?”林芳带着警察来到后院,指着长凳上的张顺说:“我丈夫被女鬼抓了以后身体一直不舒服,请了医生来了很多次一直不见效,花光了我们一家所有的积蓄,后来他想不开喝农药自杀了,我也筹不到钱为他下葬,决定明天安顿好我家丈夫和李鹏一起去县城打工,再也不回这个村子了。”陈警官问林芳:“李鹏不是被鳝鱼咬了以后出现了精神恍惚的症状吗?”林芳眼睛发亮,微笑着说:“后来他不知道吃了什么偏方,感觉好多了,现在看起来像一个正常人。”方锦问:“那这样,林芳,你介意我们检查一下你丈夫的身体吗?”林芳睁大了眼睛,半响才说:“好吧,不过,请你们动作快点,我等下就要睡觉了。”警察们安排法医检查了张顺的身体以后,确认张顺是喝农药致死的。警察们毫无所获,匆匆地告别了林芳。
    回到小队长家,警察坐在一起一言不发,方锦率先说:“不对,我总觉得林芳言行举止很不太正常。”陈警官捋了捋胡须说:“我也这么觉得,从一进门我就感觉到了,林芳好像一直在隐藏什么,当提到李鹏的时候,她的心情似乎还变愉悦了,试想一个死了丈夫的女人怎么有这样的反应,我认为李鹏和林芳一定有秘密。锦子,你怎么看?”陈警官问了问方锦,方锦说:“不对,这根本不正常,我直觉告诉我,林芳肯定和这件案子有关,好吧,我们现在就一起去监视林芳。”他们来到林芳的家里时,发现窗户里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成人一样的影子,陈警官和方锦警官尽可能地耳朵贴在墙壁上偷听,但是听不太清楚,依稀出现了“金条”,“我们得快点走”,“警察都找上门来了的字眼。”两位警察迅速地踢开门。冲进了屋子,发现林芳和李鹏正在收拾东西,发现警察来了,包袱里的金条撒落了一地。“举起双手,都不许动!”两警察一边举起手枪,一边给他们戴上手铐。
    很快,林芳和李鹏被押进了队长家的会议室,陈警官和方锦负责审问他们。方锦拍了一下桌子,跳了起来:“林芳和李鹏,你们为了这些金条,涉嫌杀害了村长和李大福,你们可认罪!”林芳大惊失色,她尖叫了起来:“警察同志,我说,我都说。”李鹏低着头,叹了口气说:“完了,这下全完了。”

    原来在发现墓地的那天晚上,张顺和妻子来到池塘,张顺身高比较高,自然手也长,林芳负责灯光,张顺把那个他用泥巴遮盖了的洞给挖出来,用锄头挖到了一块石板,他抬起了石板,石板下面一个箱子,他们发现四周没人,赶紧掩了洞口,还原了现场。这时候下起了大雨,张顺抱着箱子就往家里跑,后来到家才发现,没有工具可以将箱子打开,他按捺不住兴奋,冒雨跑到隔壁的村子去借撬棍。这时候林芳的奸夫李鹏又来找林芳,李鹏知道情况后用斧头劈开了箱子。这时候恰好张顺回来了,他看到李鹏深夜来到自己家又想起原先村民议论林芳和李鹏通奸的事情,这时,李鹏居然晚上跑到自己家里来了,便和李鹏打了一架。李鹏怀恨在心为了和林芳在一起还有分那些金条,决定除掉张顺。他猜到喜欢游泳的张顺明天肯定会去游泳解暑。一方面他趁夜色打开堤坝,在张顺游泳的必经之路设置好滑轮。另一方面他借着自己被鳝鱼咬了的事实,胡言乱语,散布谣言,说池塘的水鬼显灵,要找替身,第二天傍晚提前从林芳口中得知张顺即将要下水游泳消暑,便准备好一切作案的道具,含着稻草潜到张顺的身边,用自己连夜制作的假发和水鬼的铁手套开始作案,用绳子挂上铁钩顺势勾住了张顺的上身,用手抓住双脚,把张顺当做皮影人使唤,一拉一扯,打算就此折腾死张顺,想不到张顺力气太大,手里的刀具掉进水里,还是没能给张顺致命一击。后来有人用竹竿拖张顺,此时李鹏体力不支,也就就此作罢。张顺被捞上来后没什么大碍,但是为了避免被怀疑偷了金条,就在床上装昏迷,等待时机和林芳远走高飞,永远离开村子也离开李鹏。张顺被“水鬼”附身的那天晚上,李大福来拜访张顺,在门后面偷听到了林芳和张顺的对话,知道他们偷了金条,他不动声色地进门后就开始调戏林芳,他威胁躺在床上的张顺,如果不分他一些金条,他就将他们的事情抖露出去,张顺稳住李大福,分给了他一些金条,趁他出门不注意时,用菜刀杀了李大福,凌晨三点多的时候,他们用石头绑在李大福身上,冒雨抛尸池塘。村长来看望张顺时对林芳说,上面会来人调查。其实这个时候,李鹏大老远就看见村长来张顺家,已经做好一切准备,为了金条随时除掉村长这颗眼中钉,果然村长踩中了那块被绑了绳子的石板,他在水下一拉,村长就失足了池塘,他把村长拖进水里,身材弱小的村长经不起各种折磨,李鹏用张顺曾经杀李大福的菜刀捅了村长一刀,村长马上就死了。村长死的这晚上,李鹏下了狠心,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把张顺除掉永远占有林芳。三更时分,林芳和李鹏顺利接头,李鹏之前用张顺留下来的“安乐死”做实验毒死了自家的小狗,他决定也用“安乐死”毒死在睡梦中张顺,李鹏曾唆使林芳毒死张顺,但她下不了手,李鹏就送了张顺去了西天。张顺原来想用“安乐死”威胁林芳离开李鹏,但自己却被毒死了,不得而知的是张顺从哪个地方弄来的“安乐死”,因为这毒药毒死人后的症状看起来和喝农药自杀的症状差不多。林芳有点舍不得张顺还哭了许久,这就是为什么林芳眼睛会发红的原因。林芳和李鹏就要逃走的时候,还是被警察截住了。至于那两个法师看起来应该像是骗子,只是由于巧合才掉进了池塘。
    警察们知道真相后,追回了金条,还妥善发掘出那个古墓的许多文物。林芳和李鹏也得到了法律的严惩,村民在得知真相后一片唏嘘。响塘村终于恢复了久违的宁静。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民间传说]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372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