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民间传说>内容详情页~

索魂

更新于 2015-03-16_14:45:00  224阅

    清朝乾隆年间,在山东省莒州【今日照市五莲县】城最北部,有一个小山村,村名叫李家岙,村庄不大,有一百来户人家,以李王二姓俱多,和平年间,百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丰衣足食,其乐盈盈。
    却说村里有一户人家,姓李,名李老馆,年刚40岁,以贩卖牛驴牲口,当经纪人为生。家有良田8亩,由妻子秋菊带着一双儿女耕种。
    李老馆在村里是精明之人,一年下来,贩牛卖马,牵驴赶羊,走南闯北,奔波在各个集市间,到年底倒也赚个百十吊钱,按现在来说也可以顶3个棒劳力的工资。当然,李老馆也免不了耍点小聪明,蒙骗一些老实人,赚一点不义之财,但也无大恶。因此,李家在村里属富裕户。
    却说这天,李老馆在临近的官帅大集上,买了一头小毛驴,白头心,额前有一撮白毛,按老话说这个驴,有毛病,彷主,迷信就是说,养这条驴主人有灾难。李老馆不信,他是驴贩子,专门靠这个挣钱,他跟卖驴的老客,把价压了又压,老客要了十八吊钱,李老馆给了十吊,二人反复撮合,捞啃子【一种用手指暗中比划谈价的名称】,说黑话,几个回合下来,李老馆以十二吊钱拿下,赚了个大大的便宜,按当时的行情,十八吊就不贵。
    李老馆牵着驴,唱着小曲,兴冲冲的回到家,把驴栓在槽上,喂上草料,李老馆顾不得休息,又找出剃头刀子,将驴头前额上的白毛刮去,直将驴皮刮破,流出血才行,又在伤口上按了一把土,止住血才好,一切收拾好,待明天到鲁北重镇——招贤大集上卖个好价钱。
    妻子秋菊看到老伴高兴,赶紧炒了二个好菜,汤了二两老酒,陪李老馆美美的喝一气,李老馆毕竟累了一天,酒饭用完,又喝了壶花茶,然后上炕就睡。
    却说李老馆迷迷糊糊也不知睡了多久,作了一个好梦,梦中他牵驴来到招贤大集,刚把驴栓好,从南来了一位小伙子,到老馆的毛驴前,围着驴转了三圈,嘴里说:“好毛驴,真精神的毛驴,几岁口【牲口行话】。”李老馆说:“刚长出四颗牙,还没有长大驴驹子。”“好,好”小伙子夸奖说。“要多钱?”小伙问。李老馆伸出食指和中指,转了二转,说:“一大一小。”意思是说:二十二吊钱。小伙说:“齐着,卖不?”小伙意思是说二十吊钱买。李老馆心里暗喜,今天可发财了,碰上个毛头愣,不懂行的小子,但李老馆还装作不情愿的样子,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小伙子,再加加,添个零,咋样?”意思是说,二十一吊钱,小伙这时看到驴头上破了块皮,说:“这咋有伤呢?”老馆说:“这驴太顽皮,抢料吃,给儿子用石头砸了块皮去,没事的。”小伙也信了,说:“不碍事,过几天就好了,钱不加了,老哥卖了吧。”
    李老馆看再拉纲怕拉断了,说:“好,家里等钱使,二十吊钱成交。”
    梦中的李老馆笑出声来,妻子一把掌把他胡醒,看看天已快亮,李老馆夫妻赶紧起来,给驴又添了瓢草料,妻子连忙打了个荷包蛋,老馆三口二口的喝完,草草吃了点饭,背上妻子秋菊亲自缝制的褡裢【一种旧时代,装钱.物的布口袋,前后二个兜,非常实用方便】。牵上毛驴,心里回味着晚上的美梦,兴冲冲的奔-------招贤大集去了。
    鲁北重镇------招贤,在莒州城北40里,是清代著名的商品集散地,也是牛驴大牲口的交易市场,而李家岙离招贤集北30里,李老馆需要走30里的山路,所以起得早,天刚蒙蒙亮,赶闲集的还没有走的,秋后的天气,拾掇完场,不冷也不热,正是庄户人农闲休养生息的时节,按说应该有赶集的,李老馆想找个作伴的,因为今天到招贤必须经过村西王家祖父,传说王家祖坟有妖气,半夜有美女喊怨,------李老馆不信这些,他是就跑夜路的人,所以他牵着驴,大胆的往前走。
    这王家是李家岙的老户,祖上是土匪,在外地发了一笔横财,来到这个地方,隐居下来,传宗接代,繁衍生息,业已几百年,祖坟松柏根深叶茂,树高参天,一条山路从林边经过,平时少有人来,李老馆牵着驴,经过王家祖坟,一阵妖风飞起,伴有几声奇怪的鸟叫,阴深深的可怕,只吓的李老馆身上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浑身打了个寒战,头皮一瞻一瞻的,头发直立,这是李老馆以前没有遇到过的,也就是说头一次知道什么是害怕,李老馆急急忙忙牵着驴,人走的急,驴跟的快,过了这吓人的地方。越往前走,赶集的人也越多,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刚才的害怕也随即消失。

    今天的招贤大集牲口市,牛驴马羊有序的排列着,上了个大市,李老馆在驴市上找了颗树,将驴刚栓好,又从褡裢里拿出一把木梳,梳理着毛驴的皮毛,心里想起昨晚的好梦。
    这时,从南来了一位小伙子,到老馆的毛驴前,围着驴转了三圈,嘴里说:“好毛驴,真精神的毛驴,几岁口,【牲口行话】。”李老馆说:“刚长出四颗牙,还没有长大。”“好,好”小伙子夸奖说,“要多钱?”小伙问,李老馆伸出食指和中指,转了二转,说:“一大一小。”意思是说,二十二吊钱,小伙说“齐着,卖不?”小伙意思是说二十吊钱买。李老馆心里暗喜,今天可发财了,碰上个毛头愣,不懂行的小子,但李老馆还装作不情愿的样子,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小伙子,再加加,添个零,咋样?”意思是说,二十一吊钱,小伙这时看到驴头上破了块皮,说:“这咋有伤呢?”老馆说:“这驴太顽皮,抢料吃,给儿子用石头打了块皮去,没事的。”小伙也信了,说:“不碍事,过几天就好了,钱不加了,老哥卖了吧。”
    李老馆看再拉纲怕拉断了,说:“好,家里等钱使,二十吊钱成交。”小伙子从怀里掏出二十吊钱,递给李老馆,老馆细细查验,钱色很正,没有错,将钱用布腰带包好,放入身前的褡裢,小伙接过毛驴缰绳,奔西南方向去了。
    看到身前沉甸甸的铜钱,老倌心中高兴,没想到一头毛驴赚了整八吊钱,平日里一天也不过赚十几个铜子而已,今天可是发了一笔小财,按现在来说能顶一个壮劳力三个月的工资。真怪,跟梦中一样,好梦呀好梦。
    这李老馆喜欢逛集,到牛马市又看了行情,到处看看有没有便宜货,再捎点,逛了半天,也没有什么中意的货,看看已到中午,老馆来到老汤锅上,要了半斤猪头肉,二两老酒,一斤大饼,美美的边吃边喝,吃饱喝好后,又割了十个铜板的生猪肉,足足二斤,准备回家让妻子包饺子。
    今天的买卖顺,老倌的脚步轻松,回家的也格外快,转眼又到了王家祖坟,突然看到小路边有一只野兔,趴在草丛中,老倌一看好事呀,他将褡裢轻轻放下,将猪肉挂在道边的小树上,蹑手蹑脚的来到野兔后边,一个饿虎扑食,抓住了野兔的耳朵,没有想到,一只足有七八斤的野兔,被老倌活生生抓住了,看到手中的猎物,老倌不舍得摔死,他用包钱的布腰带,捆住野兔的一条后腿,一头是铜钱,一头是野兔,今天真是好日子,楼草打兔子,一举二得。
    由于今天在猪肉汤锅上吃的多,老倌有些内急,便在道边解个手,将褡裢放在身前地上,没想到野兔从褡裢里爬出来,拖着铜钱一步步的走,二十吊铜钱,足有四斤重,兔子拖着很吃力,老倌想反正你也跑不了,索性看个热闹,也有趣。等老倌解完手,野兔也就是跑出四五米,老倌上前抓,兔子往前跑,李老倌跑的快,兔子跑的更快,老倌慢跑,兔子也慢跑,兔子一下子跑进了王家孤坟,且说王家祖坟有一座孤坟,长满荒草,坟前有一个大洞,那只兔子一下子钻进孤坟,那二十吊钱也被带进去了,李老倌一下子瞎了眼,好像掉进冰窟窿里,苦笑不得,他往坟洞里一看,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到,李老倌找了块大石头,将坟洞堵死,回家再想办法,将钱取出吧。

    晦气,真晦气,都是那该死的兔子,李老倌提着猪肉,背着空褡裢,闷闷不乐的回到家,妻子秋菊迎上来,接过褡裢,,老倌将猪肉挂在院子里的桃树上,随后坐在树下一块木头墩子上【用木头割成的木块】,秋菊端来一壶热茶,李老倌丧气的喝着,还没有来的及和妻子诉说今天的怪事,一只老鹰在头顶转了三圈,一个俯冲,奔向挂在小树上的猪肉,吊起就飞,李老倌急了,抓起坐下的木墩,向老鹰打去,老鹰被打的掉了几根毛,将肉一松口,飞了,木墩扔出了院墙外。忽听墙外一声尖叫,李老馆跑出去一看,一位五十多岁的老汉,被木墩当头击中,脑浆爆裂,倒在血泊中,已没有气息了。老倌一见,吓的跪倒在地,好事的邻居马上报告庄主,庄主急忙将李老倌捆绑,报送莒州县衙,县令差仵作衙役.地保一干人验明尸身,将李老倌收押入监,改日开庭审理。
    这位老者姓王,叫王大杆,祖上是隐遁的土匪,他这一支也曾经辉煌过,传到他这一代家当败了,父母表面看还算是老城之人,只是这个王大杆,天生是个浪荡公子,不务正业的鸟,吃喝嫖赌,寻花问柳,无恶不作,父母曾给他娶了三房媳妇,也都不长命,莫名其妙的死去,有人说是被王大杆害死的,也有人说王大杆彷老婆,得病死的-------总之没有人知道这个谜。
    再说这村子,有李姓女子名叫李美玉,年方十七,貌若西施,美貌无比,父亲早年去世,和母亲二人艰难度日,这王大杆早对美玉垂蜒三尺,找媒人前去说媒,美玉将媒人王婆赶出门外,这王大杆还不死心,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深夜,王大杆越墙进入李家,潜入美玉的闺房,将美玉强行玷污,然后又托人提亲,软弱的李母迫于王家的淫威,且美玉又失身于他,只得答应,嫁给了王大杆,没过二年,美玉也莫名其妙的死了,不久李母思念女儿,积劳成疾,含恨死去。
    也就是这一年,王家遭了一场天火,王大杆父母被火烧死,家当烧个净光,这王大杆靠卖祖上的几十亩土地混日子,再没有人愿意嫁给这个恶魔,但这个家伙还不老实,整天想着,见不得人的坏主意。
    今天,这个家伙刚从酒馆里出来,从大街走过,被李老倌,误打致死。
    却说莒州县令姓高,名升,是个清官,精明能干,这日升堂问案,李老倌跪倒在大堂,哭诉买驴前后奇遇经过,县令听得目瞪口呆,亲自带领仵作.衙役.地保来到王家祖坟,在李老倌指点下,找来壮汉挖开孤坟,果然如李老倌所述,一只兔子趴在棺椁里,一头拴着二十吊钱,县令命仵作衙役将兔子提出来,没有想到兔子也不跑,也不怕,用前爪紧紧抱着一个人头骨,仵作提到县令眼前一看,只见一颗铁钉深深的锈在头骨中,县令一下子明白了,这是野兔为死去的冤魂伸冤呀,县令问这座孤坟是谁的,地保答曰,是王大杆的亡妻李美玉的,县令又命壮汉挖开王大杆另外三房妻子的坟茔,果然头骨上都有一颗大铁钉,县令既仵作.衙役.地保都明白王家媳妇死亡的原因了,县令气愤之下,当即命令,将王大杆鞭尸一百,仍入荒野,让野狗野狼撕烂吃掉,王家近邻不得将其骨入土安葬。
    县令又将兔子解开,那兔子朝县令,李老倌一干人拜了三拜,奔西南方向,转眼离去。
    县令回衙,当堂将李老倌放出,说王大杆死有余辜,李老倌被李美玉冤魂缠身,情有可原,且没有恶迹,罚金二十吊,以作惩罚。李老倌千恩万谢,回家去了,自此后修心念佛,乐善好施,相信天命。
    现在王家祖坟已平多年,这个故事却一直在我们这里传说着,他告诉人们善恶总有报,不是不报,时机未到,老人说这个故事是真的。(文/葛均贵)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