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民间传说>内容详情页~

人鬼奇缘

更新于 2015-03-16_14:45:00  229阅

    一、路遇仁鬼
    南宋时期,皇帝偏安一隅,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老百姓却挣扎在水深火热之中,日子过得十分艰辛。
    这一天,中州卫辉人氏张进到邻县去进货,中午碰到老友,贪喝了几杯,耽误了行程,回来的时候,天已蒙蒙黑了。今晚无论如何是到不了家了,但一想到妻儿老小还在家惦念着自己,张进心里不禁懊悔起来,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天已渐黑,路上没有了行人,除了小虫发出微弱的声音,四周静悄悄的,张进只听得到自己的脚步声。
    这时,后面悄无声息地跟上来一个中年人,步履匆匆,像是急着赶路的样子。他猛一拍张进的肩膀,说道:“老弟,这么晚了,要往哪里去啊?”张进心里猛然一惊,差点没有瘫下去,回头一看,见是个同路人,便笑说:“你吓了我一大跳,我正赶路回家。老兄这么急,是要往哪里去啊?”中年人自称姓李名辉,明天要到卫辉办事,因出发晚了点,赶路便急了些。两个人搭伴走路,说说笑笑,倒也消解了不少寂寞。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一家客栈。此时,天已完全黑了下来,四周除了虫鸣,再无其他声音。李辉就说:“老弟,天色已晚,今晚不如住在这里,明天再赶路。”张进一想也是,便答应了。
    客栈里一根蜡烛释放着微弱的光芒,隐隐约约地照射出店里的家什。客人早已休息了,只有店伙计在慵懒地收拾桌凳。李辉进门就大声安排:“店家,打二斤上等的女儿红,切三斤牛肉,再烧几个拿手好菜,我要和张老弟好好喝一杯。”“好嘞,马上就来,客官请坐!”店小二高声应着。
    不一会儿,酒菜就上来了。酒过三巡之后,李辉斟满一杯酒,高举过头说:“老弟,我敬你一杯酒,以后说不定要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对不起我?老兄说笑了,你我只是萍水相逢,哪里来的对不起啊?”李辉笑了笑,没有说话。酒已喝得不少了,张进有点迷糊,也没有坚持再问。
    吃完饭之后,李辉先去房间了,张进去了趟厕所,回来时,店老板从一扇门后闪出来拉住他,神秘地问:“客官,与你同来的那个人,你很熟悉吗?”张进感到很奇怪:“怎么了?不是很熟悉,我们是路上遇到的。”“那不是人,是个鬼啊!”“啊,鬼?你不要吓我啊!”“我吓你干什么,刚才你们进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他走路时,脚根本就没有挨地,另外,你们吃饭时,我在暗处观察,他没有影子,不是鬼又是什么?”
    张进一听着实吓坏了,该怎么办啊。店老板说:“看来,这个鬼也不是恶煞鬼,不然早就害你了,哪会到现在还留着你的性命呢?不如现在你一走了之,别再跟他住一起了。”张进一时也想不出其他办法,谢过店老板后,就赶紧离开了。

    二、妻死家破
    夜风乍起,吹得树叶飒飒作响,不时有不知名的小动物从前面跑过,张进心里一阵阵害怕,一路狂奔,还总怕李辉赶上来。
    “老弟,不辞而别,怕是不礼貌吧!”突然一个声音在前面响起。张进一听,不是李辉又是谁,真是怕鬼撞到鬼。张进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再也不敢抬头。李辉缓缓地来到了张进的面前:“老弟,我并无害你之心,你却有躲我之意。”张进哆哆嗦嗦地说道:“老兄,你我人鬼殊途,我并不是躲你,我是害怕啊!”
    李辉笑了笑,伸手把张进拉了起来:“你怕什么呢,鬼也有好坏之分,我不会害你的。”
    张进定了定神,仔细打量了一下李辉,看他与活人并无异样,便问道:“老兄,你到底要干什么呢?我跟你又没有什么关系,为何非要跟我一起走?”
    听到如此一问,李辉的神情黯淡下来:“老弟啊,为兄要做之事,正是与你有关啊,明天就要做对不起兄弟的事了。”
    张进一听很是纳闷,忙问:“明天?到底是什么事呢?”
    “弟妹的阳寿明天午时就到了……唉,我本是阎王爷手下的勾命鬼,这是最后一趟差事,只要圆满完成了,我就可以升任海州府的土地。”
    “这,这……”张进紧张得说话都发颤了,“老兄,没有弥补的办法吗?”
    李辉轻轻地叹了口气:“兄弟,每个人的寿命都是上天定好的,不是你我能够改变的啊。”
    张进一时呆住了,不知如何是好。过了一会儿,心想,明天我让妻子躲起来,不让李辉见到就是了。如此一想,心里不觉轻松起来,也没有了害怕的感觉。
    两个人赶到卫辉时已近午时了,一到家中,张进就对老婆吴氏说:“邻居捎来信说内弟得了急症,让你赶快回去一趟,你收拾一下,赶紧走吧!”吴氏一听自家兄弟得了急病,心急得不得了,没有来得及与李辉打招呼就匆匆地走了。李辉看着吴氏渐渐远去的背影,微微笑了一下。
    看着老婆已经离开了,李辉也没有阻拦,张进好不高兴,连忙安排了一桌子好酒好菜,与李辉对饮起来。两人喝得正兴的时候,一个邻居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张进,不好了,你老婆刚才掉进了路边的水坑,你赶快去看看吧!”张进一听大吃一惊,赶忙放下酒杯,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到了水坑边,妻子已经咽气了,不少人围在四周,都在议论:“真是奇了怪了,吴氏刚刚还走得好好的,不知怎么就掉进坑里了。”张进叹了口气,心想这就是在劫难逃吧。
    把妻子运回家,张进带着一肚子气去找李辉,才发现李辉已经走了,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老弟,请原谅为兄的不辞而别,以后有什么事,请到海州府找我,为兄一定会好好招待你。”
    妻子死后,张进很是悲伤,也不好好做生意了,还染上了赌博的恶习,不出几年,整个家底就输了个精光。眼见日子过不下去了,他只得把孩子送到岳父家里,借了点盘缠去海州府找李辉。

    三、奇遇女鬼
    这一天,张进走到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眼见着天已黑了下来,不由得着急起来,这时,他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处亮光,隐隐约约好像是一户人家。
    张进心中一喜,赶快奔过去,轻轻敲门:“家里有人吗?过路之人,借宿一晚,不知可否?”
    “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手里拿着针线站在门口,冲他微微笑了笑:“快请进。”张进进屋以后才发现,房间里别无他人,便问:“家里只有姑娘一人么?”,
    姑娘没有搭话,只是神情有些黯淡:“随便坐吧。”
    “那我今晚就睡在门口吧!也好给姑娘看个门。”张进说。
    姑娘略显羞涩,说:“那好吧,行李就放在屋里吧,免得被露水弄湿了。”
    张进接连几天赶路,早已身心疲惫,躺在门口,不一会儿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他发现自己睡在一个新起的坟旁,吓得一骨碌爬了起来,敢情昨天晚上的姑娘是个鬼呀。
    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张进想,我的行李还在里面呢,那可是我的全部家当啊。也不知是什么力量,使他忘记了害怕,竟然动手扒起坟来。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叫喊声:“谁在那扒坟?抓住他,别让他跑了!”张进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一帮人已跑到了他跟前,揪住他就要打。
    原来这是王家庄王小姐的坟墓。前几天,不知什么原因,王小姐突然得了急病,没来得及救治就去世了。今天早晨,早起的人看见有人在扒坟,便赶紧告诉了王老爷,于是王老爷带领一干家丁急匆匆地赶来了。
    “且慢,我有话说。”张进赶忙拦住众人,将昨天晚上的经历说了一遍。大家一听都将信将疑。王老爷说:“照你的说法,你的包裹还在里面?”
    “正是!”张进肯定地说。
    “那好,为了不冤枉你,我们现在就把坟扒开,倘若没有你的包裹,别怪我不客气。”王老爷生气地说。
    扒开之后,里面果真有一个包裹,而且里面的东西跟张进说的一模一样,这一下,王老爷没有话说了,心里只是纳闷,这怎么可能呢?
    有人说:“王老爷,小姐刚刚去世,魂魄可能还没有散开,又幻化成人,与此人待了一晚,传出去,恐怕名声不好。”
    王老爷想,是啊,小姐生前还没有出嫁,一个姑娘家的魂魄与一个男子待在一起,这算什么事啊?就对张进说:“既然小女与你有缘,那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今天你得把她带走。”
    张进活了半辈子,也没见过活人要跟死人结婚的,但迫于王家的势力,也只好答应了,不管怎么说自己不能坏了王小姐生前死后的名声。王家将小姐的尸骨火化后,装在一个小坛子里,和张进举行了婚礼。
    张进拱手与岳丈道别,背着骨灰坛上路了。

    四、喜结疯女
    经过几天的跋涉,海州府就在眼前了。
    这一天,张进背着骨灰坛踽踽独行,穿过一个镇子的时候,天突降大雨,张进来不及躲避,不一会儿,已变成一只落汤鸡。情急之下,看到一个大户人家,门楼甚高,便匆忙跑过去避雨。
    眼见雨越下越大,且伴着隐隐的雷声,张进不由发了愁。正在此时,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女子的叫喊声:“我相公在外面淋雨,你们却不叫他进来,我要死!”接着就是一个女子的哭声。
    “哎呀,女儿啊,你这是怎么了?什么相公不相公的,你还没有定亲啊!”一个老者的声音愁苦地说。
    “我不管,反正我相公就在外面,你赶快叫他进来。”
    “管家,到外面去看一看有没有人,快点!”老人急道。
    张进想,这一家是不是在闹别扭啊,这么热闹。正想着,“吱呀”一声门开了。
    “老爷,门外果真有一个中年汉子。”管家激动地大声喊道。
    “快叫他进来!”不由分说,管家一把拉住张进就往里走。“你要干什么?”张进大惑不解。
    “我家小姐找你,你赶快进去吧!”
    堂屋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正在哭泣,一见张进进来,立即眉开眼笑,款款地走上前去,柔柔地说:“相公,你受惊了!”
    张进大吃一惊,忙问:“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成了她的相公?”正疑惑间,站在旁边的一个老者说:“这位小伙子,老夫戴英杰,前几天小女突然得了一种疯病,整天叫嚷着说这几天我相公就来了,弄得家人不知所措。吃了很多药也不管用,真愁煞老头子了。没想到刚才又突然发病,说她相公就在门外,这不,就把你请了进来。”
    这时,女子已没有了疯样,正含情脉脉地看着张进。
    “看来你们两个还是有缘分的。”管家笑着说。
    张进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这怎么可能呢?我一个背井离乡的落魄之人怎可高攀戴小姐?”
    一听此话,戴小姐又要发癫,把家里人都吓坏了,连忙上前安抚。
    戴员外恳求说:“小伙子,你就不要推辞了,你一拒绝,小女就要发疯,看来真是离不开你啊!”
    张进一看这情形,心想这一路上遇到的都是什么事,先是跟一个死人结婚,又要个跟一个疯女结婚,怎么了这是?又想,戴小姐跟我在一起就好好的没有什么事,就当救人一命,只得答应了下来。
    见张进答应了,戴小姐自然是欢天喜地,戴员外更是喜不自禁。当下决定,第二天便给他们完婚。
    完婚以后,张进在戴府又住了十几日,戴小姐再也没有疯过,小两口甜甜蜜蜜,甚是幸福。这一天,张进提起寻找李辉之事,戴小姐问:“李辉是何人?”张进怕说出真相吓着了妻子,言语间便有些闪烁其辞。戴小姐察言观色,心知丈夫一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见丈夫不愿说,也就不再问。
    看着妻子关切的神情,张进有些于心不忍,于是将过去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她。妻子十分惊异,不敢相信世上竟有这等奇事,一时激起了好奇之心,就说:“我跟你一起去找他吧!”“为夫怎能忍心让你受累,还是我一个人去吧,你在家等我。”“没什么,你既去得我也去得,我们既是夫妻,自当共同进退。”

    五、真相大白
    这一天,张进和妻子来到海州府时,李辉早已等在路旁。
    李辉笑道:“兄弟,早知你要来啊!酒席已备好,你我今日一定痛饮几杯,不醉不休。”
    张进一把抱住李辉说:“老兄,想煞小弟了。”张进连忙介绍妻子。李辉看了看戴小姐,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说话间来到土地府,分宾主坐下。李辉说:“兄弟这几年过得怕是不易吧?”张进一听连连叹气,说:“自从妻子死后,我再也无心生意,家道慢慢衰落,如今实在过不下去了,这才来投奔你啊!”接着,向李辉讲述了一路奇遇。
    张进笑道,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啊。张进一听,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戴氏在旁边也是目瞪口呆。
    原来,自从勾走张进老婆的魂魄之后,李辉一直感到很愧疚,觉得张进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本分地做一些生意,一家人过得和和睦睦,只因自己的所作所为人亡家破。
    由于王小姐死去没有多少时日,魂魄还没有消散,碰巧戴小姐又发癫症,李辉就把王小姐的魂魄移到了戴小姐身上,成就了一段姻缘。
    张进笑着说:“原来如此,多谢老兄!”戴小姐在一旁也是感激涕零。
    李辉说:“老弟啊,戴小姐可是一个勤俭持家的好姑娘,你一定要好好待她,以后你们的日子必定幸福美满。”
    “不消说,”张进说,“我会珍惜这段姻缘的,请大哥放心。”
    后来,张进带着媳妇戴氏回到家中,向岳父道明原委,接回儿子,一家人过得甚是红火。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民间传说]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387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