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民间传说>内容详情页~

楼下的女人

更新于 2015-03-16_14:45:00  312阅

    那一年,军阀混战,民不聊生。也许只有S省尚能享受一丝宁静,而S省是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天堂,只能是在S省的郊区。
    我来到黑水寨的时候,已经是黄昏。黑水寨的人,肮脏,一身戾气,仿佛彼此欠了几辈子的血债一样。在当时那种混乱的时局,这些人又生活在周围,令我感到危机四伏。
    我到黑水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楼下的那个女人。她区别这里形形色色的人。她梳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头倚着窗户,正在翻阅一本书,或许是张爱玲的,或许是张恨水的,但愿别是什么“激进派”人物的著作,那样会与她此刻的形象南辕北辙。
    我的房东是个酒鬼,他给我第一印象是,这个世界上除了酒,他再没有第二个亲人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房东是有亲人的。他有一个女儿,叫小水,长得很可爱。看得出来,这里很多闲汉在打她的主意。因为当她出现的时候,他们那贼兮兮的眼睛告诉了我。
    小水许是见惯这种场面了,她多一眼都懒得看他们,但是,她却看了我一眼。
    “先生是读书的?”她显得不好意思的问我。
    “是的。”我回答她。不难否认,她对我这样的人很感兴趣。
    夜晚,我躺在这间潮湿的屋子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我的隔壁也就是小水的房间里,响起了悠扬婉转的笛声。这种声音一定不是那个醉鬼可以演奏出来的。
    我起身踱了出来。天空中满是繁星,在观察人间众生的一举一动。我想到了我的小时候,我的祖父告诉我,天上如果有一颗星闪过,就代表着有一个人死了。如今战火纷飞,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丧生在战争之中,可是天上为什么没有成群的星星划过?祖父是不会骗我的,但事实告诉我,他说得话不对,也许,他也不知道这是迷信。所以如果一旦有一天,你发现你受骗了,也许那个骗你的人,不是存心的。
    “先生在看什么呢?”小水从隔壁里走出来问。
    “看星星。”我微笑着回答。这时候,我想到了楼下的女人。于是我问:“小水,我想向你打听一件事。”
    “说吧,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会告诉你。”小水说。
    “你们楼下的房租是多少钱?‘我问。
    小水的脸色立刻显出了很不好看的样子,她问:“我看你不是在问楼下的房租,而是关心楼下的人,是不是?”
    我没有话说了。http:

    小水接着说:“先生,我奉劝你一句,你不要打楼下房子的主意,更不要打楼下的人的主意。”
    天空一道闪电划过,雨就这样下了。很大。
    我站在了某商行的屋檐下,望着眼前的雨帘,街上的行人渐渐稀少了。
    这个时候,她出现了。那个楼下的女人。
    我清晰地记得,那天她穿着青蓝底碎花旗袍,打着一把青色的洋伞,宛若一朵雨中绽放的百合花。
    她冲着我一笑,我也冲着她一笑。她就那样站在雨中,仿佛是在等着我。
    我没有经过她的邀请,情不自禁的就走到了她的洋伞下。
    那天,我知道她的名字叫王婉芸。
    之后的每天,我都习惯性的经过她的窗下,然后往窗里瞥一眼,我们不约而同的彼此笑了笑。
    小水一块一块的撕着一张旧报纸,说:“先生,你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她的男人很厉害,知道万升财行的公子吗?所以我劝你,最好收手。”
    我和王婉芸的事儿,败露了。是的,这样的事儿,纸里包不住火。

    万升财行的大公子整天派人监视她,我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
    那天,我远远地看到有好几辆黑色的车停在了楼下。三五个身穿黑衣的人将她从屋里拉了出来,拳打脚踢。
    我第一次看到了那个万升财行的公子,身材瘦高,脸色苍白,长得就是一副冷血动物的样子。王婉芸被打得连声求饶,他仍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像一尊雕塑。
    我承认我是个懦夫,尽管我心如刀绞,但我始终没敢冲出去,冲到那个冷血动物面前。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冲到他面前,我必死无疑。
    突然,我的身后有人拍了我一下,我吓得差点叫出声来。我承认,我是个理智的人,我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尤其是在关键的时候。
    拍我的人,是小水。
    小水拉着我,转身就跑。
    小水在别的地方,也有一间屋子。
    当天晚上,小水交付给了我。这是一个女孩最宝贵的第一次。
    “现在我和她,你选谁?”小水躺在我的怀里,忧伤的问我。
    “王婉芸。”我毫不犹豫的回答。
    “我想你也会这样回答。”小水说。
    “那你为什么还要对我这样好?”我问。
    “因为我喜欢你。”小水流着眼泪说,“但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我而喜欢她?”
    “因为钱。”我点了一支烟说。
    那天夜晚,王婉芸和我躺在床上,她告诉我,万升财行的公子会给她一笔钱,如果这笔钱到手了,她将和我一起私奔。我们会跑到一个人烟罕至的地方,过属于我们的幸福生活,一直到老。
    小水抹了一把眼泪,说:“我懂了,我不会破坏你未来的幸福的。”
    小水死了,被万升财行的公子活活打死的。
    听别人说,那天她被那帮人拖到河边,被足足打了一个时辰,那些人好像是要向她逼问什么,可是她一直闭口不答,后来,她实在受不了了,就一头扎进河里。
    小水的尸体被打捞上来之后,整个人的面色都铁青了。
    我知道,他们是向她在逼问我在什么地方。小水只要说出来,她就能活命。可是她始终没说出来,宁愿死,她也不愿意我有任何危险。
    小水的命很苦,她的父亲是一个酒鬼,从来没有关心过她。她又爱上了一个我这样的男人,又因为我,断送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我很想知道小水现在埋在什么地方,但我却不能去祭拜。我知道万升财团的公子一定派人在她的坟左右守株待兔。
    夜晚,凉风袭来,我坐在河边,也就是小水出事的地点,给她烧了些纸。我突然觉得,我永远的失去了一件最宝贵的东西。

    王婉芸也失踪了。
    据别人说,她离开黑水寨的时候,可谓风风光光。
    她终于熬到头了。万升财行的少奶奶一夜之间,暴病身亡。她理所当然的接替了少奶奶的位置。
    我有种被骗的感觉。但我心里清楚,像我这样的男人,理应受到这样的报应。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大概就是说我这样的人吧。
    天又下起了雨,这场景令我似曾相识。
    是的,我和王婉芸第一次接触也是在雨中,只是如今物是人非,回忆仅仅只是增加一个人的伤痛罢了。
    我又来到了那家商行的屋檐下,望着眼前的雨帘和行人匆忙的身影,和当初毫无二致。
    这时,我又看到了王婉芸,她仍然穿着那身青蓝底碎花旗袍,打着一把青色的洋伞,宛若雨中绽开的百合花。
    她冲着我微微的一笑,我便毫不思索的冲着她奔去。
    我们相拥在一起,我们互相吻了起来。我们忘记了雨声,雷声,忘记了周围行人的目光,甚至,我们忘记了我们还在雨中。
    我拉住她的手,说:“跟我走吧。”
    “不行。”她眼含热泪委屈的说,“这样我会死的,你也会死的!”
    “我不怕!”我斩钉截铁的说。
    “你真的不怕?”她的语调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我猛然感到我手上的感觉不对。她的皮肤,渐渐地变得粗糙起来。我仔细朝她的脸上看去,原来眉清目秀的王婉芸依然不复存在,此时的王婉芸的面目,就像是一块被火烧焦的木炭。
    我“啊”的一声落荒而逃,我甚至能清晰地听到我周围的人在嘲笑我的声音,我撕心裂肺的在雨中喊着,我不知道我到底在追求什么,又得到了什么。
    事后,我听有的人在谈论那晚的事情。http:

    他们说有个人在雨中,突然冲着一棵大树狂奔而去,然后,抱着大树狂吻不已。
    我知道,他们口中的那个人,就是我。
    我离开了黑水寨。
    现在的王婉芸,非常幸福的做着万升财行的少奶奶,而小水,孤苦的被埋在一座连她那醉鬼父亲都记不起来的山头。
    而我,永远只能被痛苦和悔恨煎熬,永远,永远……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