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民间传说>内容详情页~

荷花娘子

更新于 2015-03-16_14:45:00  345阅

    大清天下已定,八旗子弟各有封赏,为满洲争夺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的满桂被封为定王,每天提笼架鸟,四处游逛,勾栏院便成了他经常光顾的地方。
    京城的勾栏院有两个地方最为有名,一个是国色天香园,一个是清水芙蓉苑。两个地方都院如其名,国色天香园富丽堂皇,庸荣华贵,里面的姑娘天香国色,极尽人间富贵之能。清水芙蓉苑隽秀清雅,曲栏灵榭,里面的姑娘清新飘逸,如人间仙境。双方的老鸨福妈妈和仙妈妈都想尽了法子经营,两个地方便成了王公贵族扎堆的去处。满桂对那两个地方更是情有独钟,经常这家三天那家五天地消遣。可时间一长,满桂便被国色天香园所吸引,几乎天天泡在那里,渐渐地把清水芙蓉苑忘到了脑后,直到荷花娘子在清水芙蓉苑里坐牌。
    荷花娘子是如何来到清水芙蓉苑的没人知道,她容貌出众,才艺超群,如月里嫦娥清雅,体秀肤美,如荷花般清秀娇嫩。荷花娘子喜吃鱼,尤其是活生生下锅的鲜鱼伴浓郁的醇酒。更让人叫绝的是,当她吃完鲜鱼饮完醇酒,浑身酒香似醉非醉时,她的身上便会出现一道道细若蚕丝的淡淡金影,正好形成满体的荷花,故而人称荷花娘子。荷花娘子一到清水芙蓉苑,便名震京城,清水芙蓉苑也一跃大大压过了国色天香园。每天要见荷花娘子会她摘她的牌给她送礼品的人不计其数,满桂也不例外,他把目光从国色天香园转到了清水芙蓉苑,专门盯上了荷花娘子。每当他一来,便没人敢请荷花娘子,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满桂不仅武艺超群,功高盖世,而且性情残暴,杀人无数,没有人敢和他去抢女人,于是,满桂便经常到清水芙蓉苑欢聚。
    这天,满桂正在楼上听荷花娘子唱曲,仙妈妈满面笑容地走了进来:“王爷,娘子,今天可是个特别的日子,满京城的人都去看新鲜了,你们怎么还在屋里坐着呀?”
    满桂一愣:“看什么新鲜?我怎么不知道。”
    仙妈妈一笑:“王爷的心里只有荷花娘子,天天守着她都守不够,所以就不太知道外面的新鲜事儿了。今天京城弄个了斗鱼大会,汇集天下渔夫,要比一比谁打的鱼好谁打的鱼绝,王爷和娘子不去看看吗?”
    荷花娘子顿时喜上眉梢:“王爷,咱们去看看嘛!”
    满桂闻听也喜出望外:“这可真是新鲜事儿,我满桂平生最爱吃鱼,荷花也和我一样,这几天京城的鱼都要吃腻了,正好去看看有什么奇鱼鲜货,弄回来后我和娘子一块把酒。”
    满桂说完,命随从满辛备好车辆,带着荷花娘子便去了斗鱼大会。大会上人山人海,奇特鱼类屡见不鲜,可满桂一生征战南北,铁骑踏遍了几乎大满的整个版图,每到一处便首尝鲜鱼,他吃过见过的鱼不计其数,大会上的鱼他基本上全见过。正当他满怀失望地准备离开大会时,一阵震耳欲聋的称奇叫好声猛地传了过来,一个刚刚摆起的鱼场顿时围拢了数不清的人。满桂心头一喜,拉着荷花娘子径直奔了过去。
    分开众人,满桂和荷花娘子走了进去,只见新摆的鱼场前只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他的面前只有一个硕大的鱼盆,鱼盆里只有一条鱼。这条鱼通体洁白,异常活跃,在水里游动时,鳍尾击水都会发出“嗡嗡”之声,细听如同一首舒畅的乐曲。鱼目晶莹,如同两颗珍珠,仿佛会说话一样与人交流。满桂虽然见鱼无数,却不知道这是什么鱼,他一眼便喜欢上了这条奇鱼,他看了看老人:“老家伙,这条鱼叫什么名呀?”
    “此鱼是老朽一年前偶然从一株百年荷花下钓得,老朽虽然祖上三代都是渔夫,却不识此鱼,老朽只好叫它荷花鱼,此鱼还有一个奇异之处。”老渔夫说着用手里的小棍探进水中轻轻碰了一下鱼腹,只见水花一动,一股水浪猛地激了上来,随着水浪,荷花鱼头尾着水,支撑着身子远离水面,形成了一座鱼拱“桥”。
    “好!”众人拼命叫起好来。
    老渔夫笑着捋了捋胡须:“不瞒众位,我曾经想炖吃此鱼,可每次连鳞都刮不下,而且荷花鱼还会崩碎锅盆,所以这个荷花鱼又是一条不死亡神鱼。”
    “好鱼!”荷花娘子拉了拉满桂的胳膊,“王爷,我想要这条鱼!”
    “好!”满桂点了点头,看看老渔夫,“老家伙,你这条鱼要多少银子?我买了。”
    老渔夫上下打量了打量满桂,一笑:“这位爷,我刚才说过,这是条不死神鱼,既是神鱼,岂能买卖?老朽此次前来,就是想让天下人见识见识神鱼,随后我要把它放归水国。”
    满桂从怀里掏出一把银票:“这是三十万两银子,够你老家伙子孙几辈子吃香喝辣的了,鱼打了就是卖的,还说什么废话,这条鱼我买了。”说着扔下银票,命满辛取鱼。
    老渔夫一急忙用身子扶住鱼盆:“我说过我不卖,别说三十万两,你就是给我三百万三千万两我也不卖!”
    “你个老家伙,还给脸不要脸呢!”满桂一把扯起老渔夫,抡圆了胳膊就是几个大耳光。

    老渔夫满口的牙全被打掉,胡子上都沾满了血,他挣扎着扯住满桂的袖子:“光天化日,天子脚下,还有没有王法,我去告你!”
    “告我?”满桂一听勃然大怒,一把扯起老渔夫,“那我就告诉你,你家满王爷就是王法!”说着,当胸狠狠两拳,又是一个窝心脚,老渔夫被踹出两丈多远,摔倒在地,气绝身亡。
    满桂看了一眼早逃得远远的冷眼观瞧的众人,向着满辛一挥手:“把荷花鱼带回清水芙蓉苑。”说完,搂着吓得差点儿瘫在地上的荷花娘子,出了大会钻进马车,扬长而去。
    回到清水芙蓉苑后,满桂派人四下打点,又叫满辛出面担下杀人之责,最后被官府判了满辛一个“因鱼价高低相争,最后失手误伤人命”的轻罪,关了几天就放了出来,此事也不了了之。满桂仍然在清水芙蓉苑和荷花娘子共同赏鱼,过着神仙一样的日子。
    过了几天,荷花娘子对荷花鱼渐渐失去了兴趣,而满桂更是早就对荷花鱼垂涎三尺,于是满桂大手一挥:“把荷花鱼拿到厨房做好,我要和娘子共同尝鱼品酒。”
    清水芙蓉苑的下人急忙过来把荷花鱼拿到厨房,可过了能有三炷香的功夫,下人苦着脸跑了进来,“扑通”跪倒在地:“王爷,求王爷饶小的一命。”
    满桂一把扯起下人:“难道你们把荷花鱼弄丢了?”
    “没有!王爷就给借给小的三个胆子小的也不敢把荷花鱼弄丢,只是那荷花鱼不好退鳞,我们的刀还没等到它的身上,它尾巴一甩,那刀就像长了眼睛似的竟然反切我们的手。我们七个人都受伤了,一人断了一根手指。”下人说着举起了断了中指了右手。
    “真是废物!”满桂一撒开下人,起身直接奔向了厨房。只见六个下人正呲牙咧嘴地捂着手蹲在角落里,案板上放着那条荷花鱼,仍然活生生的像在水中一样。
    “看我的!”满桂说着抢步上前,一把按住荷花鱼,操起厨刀就去刮鳞。只见荷花鱼尾巴一动,一股凉风直击厨刀。满桂一用力,死死握住厨刀,厨刀没有撒手。只听“咔嚓”一声,厨刀竟然从中间齐齐断成两截。
    “嘿,还真有两下子!”满桂撒手扔掉厨刀,一伸手从腰里拔出佩剑,“这把剑自打从满洲起兵就跟着我,从北到南四方征战,杀人无数,就连赫赫有名的战将也都死在它的刃下,我看你一条鱼能翻起多大风浪!”说着挥剑去刮鱼鳞。
    真是一物降一物,剑锋所到之处,荷花鱼竟然抬不起尾巴,满身的鳞片被活活刮去。满桂收拾好荷花鱼,微微一笑:“这鱼还真不是一般人能降得了,看来俺满王爷要亲自动手做鱼了。”
    “怎么敢劳烦王爷,还是小奴家为王爷做鱼吧。”随着话音,荷花娘子走进了厨房。
    “也好,那我就尝尝娘子的厨艺。”满桂大笑说让到一旁。
    荷花娘子接过厨具,一番摆弄后,把荷花鱼放进了厨锅。谁知荷花鱼身子一拱,形成了鱼桥,整个鱼身拱出汤面,紧接着尾巴一甩,只听一声脆响,鱼锅破裂,满锅的汤全漏到灶下,红红的柴火顿时熄灭。
    “这鱼怎么这么厉害?”荷花娘子吓得花容失色。
    “我让你拱!”满桂一把抓起荷花鱼,猛地摔到案板上,拔剑斩去,一道寒光,荷花鱼头被齐齐剁下,鱼身动了几动,最后恢复了平静。
    “娘子,”满桂看了看荷花娘子,“委屈你了,现在只能是无头死鱼下锅了。”
    “没什么,只要王爷能吃上鱼就好。”荷花娘子说着换过一个锅灶,摆弄一番后把荷花鱼下了锅。
    鱼下汤锅,灶下慢火,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便从锅里飘了出来,让人闻一闻便难以忘怀。虽然差不多吃尽了天下的鱼,可满桂却觉得荷花鱼香是他这辈子都没有闻到的,好不容易等到鱼熟,而此时已是整个清水芙蓉苑都能闻到了仙味一样的鱼香,满桂快步抢上去,他要亲自开锅。
    就在满桂的手刚刚触及锅盖,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锅盖飞起,鱼锅炸碎,整锅的荷花鱼全部喷在了满桂的脸上、身上。
    满桂一声惨叫,倒在地上,众人愣了半天才缓过神儿来,急忙过来抢救王爷,可此时满桂已是沾满鱼肉,不醒人世。清水芙蓉苑的老鸨仙妈妈急忙四下求郎中抢救满柱,又到王府送信,王府急忙派人接回王爷进行抢救,最后又奏请皇上请来了宫里的御医,可满桂依然是不醒人世。

    正当大家都乱作一团的时候,国色天皇园的老鸨福妈妈来到王府,跟随她的还有一个仙风道骨鹤发童颜的道长。福妈妈向王府福晋介绍那位道长名叫济世子,在钟南山修炼,专门救治世上疑难病症。这些日子她的国色天香园非常萧条,她便到城外庙里上香,求神佛保佑她的国色天香园再振昔日辉煌,正好碰上到此访友的济世子。而她也听说满桂王爷被荷花鱼所伤的消息,所以便把济世子请到了王府。王府福晋一听,急忙求济世子施妙术救救王爷,济世子来到满桂的病榻前,仔细看过,又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转了好几圈,不由皱起了眉头:“夫人,恕贫道直言,王爷是被神鱼所伤。”
    福晋一愣:“请道长明示。”
    济世子:“王爷所伤之鱼,乃是鱼中之王,生于荷花之下,长于芙蓉根旁,久而久之,便成荷花鱼王。因违反鱼规,触怒龙王,被判入俗世遭受世人戏弄之苦一年,如今一年已满,理应归还水国,谁知却恰恰巧遇王爷。王爷是王,鱼王同样是王,虽然王爷势威均在鱼王之上,可王爷不该强夺鱼王之命,而且在夺鱼王之时又伤把鱼王带入俗世也要送回水国的有缘人渔夫,所以鱼王要夺走王爷之命。”
    福晋满脸惊慌:“那该如何是好?”
    济世子一笑:“不过王爷终究是人世之王,它一条鱼王还要不了王爷的命。不过必须要斩根清源,了却冤孽,这样才能救得王爷。”
    福晋:“道长请讲,只要能救了王爷,王府在所不惜。”
    济世子摆摆手:“也不是要王府做什么过分的举动,有缘人被杀,必须要有人为其抵命,官府所判之人,即是抵命之人。鱼王落入王爷之手,皆因有人告知王爷鱼会大开,此人即是此祸之源。夫人若清除此二人,王爷即可清醒。”
    福晋点了点头:“来人呀,把满辛和清水芙蓉苑的老鸨仙妈妈捉来,用他们的命救王爷。”
    王府的人很快把满辛和仙妈妈捉来,随便安了个罪名便将二人的人头砍下。济世子又在王府摆下灵坛,用两个人的人头祭奠起了鱼王和老渔夫。果然,当晚三更,满桂浑身的鱼肉脱落,人也睁开了眼睛。济世子又为满桂开了方子,满桂的身体也一天天好转。
    转眼过了七天,满桂恢复如初,济世子也准备前来告辞。满桂一把拉住济世子:“道长莫走,我还有事相求。”
    济世子一愣:“王爷还有什么事儿?”
    “杀人杀个死,救人救个活,道长既然救了我命,就应该彻底治好我的病呀!”满桂说着掀起了衣服,只见他的身上竟然长满了鱼鳞一样的鳞片,“我现在浑身长鳞,腥味难闻,就像黑鱼一样,而且动一动这鳞片都刺骨的疼呀,求道长救我。”
    济世子叹了口气:“这是鱼王的毒咒哇,贫道早就知道,也有破解之法,可就怕王爷不忍呀!”
    “说,只要是能治我这怪病,就是让我再杀五万人我都不会眨一眨眼。”
    济世子看了看满桂:“我跟夫人说过,要想救王爷,必须斩根清源,满辛和仙妈妈是源,已清去,可根却未除。迷王爷要鱼王吃鱼肉煮鱼身者,皆因何人?此人即是祸根,此人不除,鱼王怨恨不解呀!”
    “荷花娘子?!”满桂一下子愣在了那,说实话,要杀掉荷花娘子,他真的有些不忍。
    “王爷,道长说的对,那**就是祸根呀。如今王府一身鱼鳞,往后却怎么与同朝大人和皇上来往呀?除此一人可保王爷和王府荣华,王爷三思呀!”
    满桂想了半天,一跺脚:“道长,我这就派人去把她杀了。”http:

    济世子摇了摇头:“不,王爷应把荷花娘子请到府上,和她一起饮酒。众人皆知荷花娘子酒后体生荷花,其实荷花花瓣也可视为鱼鳞,王爷待她酒后荷花生出之时,命人把她剐了,让其血流至王爷身上,王爷的鱼鳞之病可解。”
    “好!”满桂狠狠地点了点头,“来人,到清水芙蓉苑把荷花娘子请来。”
    很快,荷花娘子便被请进了王府,当晚便被剐身亡,满桂涂上荷花娘子的血,满身的鱼鳞也竟然奇迹般的消失了。
    送走了济世子,满桂很快又恢复原来的老样子,如今清水芙蓉苑的老鸨、头牌皆死于非命,虽然有人接手,声望已一败涂地,满桂也没有兴趣再去那里,他的目光又转向了国色天香园,经常到那里去寻欢。这天晚上,满桂在王府睡到半夜,突然惊醒,仿佛有人带着他悄无声息地离开王府,直接进了国色天香园。园中竟然也出奇的鸦雀无声,全部进入了梦乡,只有老鸨的屋里还亮着灯光。满桂蹑手蹑脚地摸到老鸨门外,屋里传出了一阵笑声。
    “怎么样,福姐姐,我这一招一石二鸟厉害吧?”说话的竟然是济世子。

    “厉害,你还真厉害!”福妈妈眉开眼笑地说着,“在庙里碰到你,竟然稀里糊涂地听了你的话,你说按你的计谋一定能除掉仙妈妈和那个荷花娘子,京城的勾栏院就没人能跟我争了,如今一看你真没有骗人,借着王爷的手除掉了仙妈妈和荷花娘子,那个清水芙蓉苑也完了,这可都是你的功劳呀。我也话复前言,这国色天香的收入每年都分你一半。”
    满桂一听,原来是这两个恶人联合设计让他杀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他大吼一声,一脚踹开房门冲了进来,正喝得兴高采烈的福妈妈和济世子一下子就吓得瘫在了地上。满柱拔出宝剑,一下架到福妈妈的脖子上:“说,这是怎么回事儿?”
    福妈妈吓得浑身发抖,说出了实话。原来,自打荷花娘子进了清水芙蓉苑,国色天香园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福妈妈便去庙里求神拜佛保佑她的园子再振声威,后来就碰到了这个走江湖弄鬼把戏骗人的济世子,被济世子点破心思后两个人共同合谋要除掉荷花娘子和仙妈妈。正巧满桂被荷花鱼所伤,济世子便定好了这条毒计,结果满桂真的上了当,清水芙蓉苑也一蹶不振。
    “真是最毒妇人心!”满桂听完怒吼一声,一剑砍掉了福妈妈的脑袋,随后一把抓过济世子,挥剑破成了两截。
    杀完二人,满桂狠狠吐了口唾沫,转身要走。突然,身后一道白烟腾起,被砍成两截的济世子爬了起来,两截身体合为一处,竟然成了荷花娘子。
    满桂浑身一抖:“你……你是人是鬼?……”
    荷花娘子一笑:“我既非人也非鬼,我是鱼。”说着,轻扭身躯,身上又开始出现道道细若蚕丝的淡淡金影,正好形成满体的荷花,可仔细看去,哪里是什么荷花,正是满身晶莹的鳞片。
    满桂瞪大了惊恐的眼睛:“你……你怎么会是鱼?”
    荷花娘子冷冷地盯着满桂:“其实我本就是鱼,幻化成人形,成为荷花娘子进入清水芙蓉苑,就为取你性命。那条荷花鱼是我的同类,那个老渔夫也是我指点同类所化。我本想只除掉你,可一见两个勾栏院的老鸨坑害女人,不如畜牲,所以我又变为济世子,借你手除掉这两个害人精。”
    满桂:“你为什么要杀我?就因为你是鱼我吃鱼?可人吃鱼是天经地义的事呀!”
    荷花娘子看了看满桂:“我杀你是为鱼,还是为人!你还记得当年扬州吗?”
    当年清兵入关,打到了扬州,满桂带着清兵拼命屠城,扬州城血流成河。晚上,满桂突然想吃鱼,可满城的百姓已几乎被杀尽,上哪儿能找到鱼呀!满桂便带着兵到城外四处寻找,每到一个村庄便朝百姓要鱼,如果没有便杀光全村老少。最后天光快亮他们杀到了荷花庵。在荷花庵的放生池里,满桂看到了金色鲤鱼,庵主妙静师太跪在马前苦苦求满桂不要杀生。满桂命令妙静师太必须亲自为她打鱼亲自做好,否则他不但要吃光放生池中所有鲤鱼,还要杀掉庵中所有尼姑以及附近村庄的百姓。妙静师太为救众生,在放生池前流泪磕头,要求一鱼渡世救生。当妙静师太磕头流血时,一条鲤鱼突然从池中跃出,那就是荷花娘子,她要用自己的命换来同类和从生的命。妙静师太拜祭荷花娘子,亲手把鱼做好送到了满桂的面前。谁知满桂却突起色心,在庵堂上奸污了妙静师太,又纵容清兵**了庵内的其他尼姑。妙静师太和众尼姑一番诅咒后碰壁而死,鲜血染到了做好的鱼上。恼羞成怒的满桂将一盘鱼全部投进放生池,然后命人把放生池中的鱼全部打上做熟吃下,随后又杀光了附近村落的人,这才又纵马南下。妙静师太的血溅到了荷花娘子的身上,荷花娘子一魂发誓要杀死满桂报仇,后来她幻化成人形来到京城,成为荷花娘子,专门等满桂上门。她每天要吃鱼而且是活鱼下锅,就是为了积攒鱼类的怨恨来增加自己的威力,最后她终于供斗鱼大会和两个老鸨实施了计划。http:

    说完原因和经过,荷花娘子盯着满桂:“你吃鱼类无可厚非,可你不该毁鱼灭种。你夺江山我也不阻拦,可你不该滥杀平民百姓。在劝人为善的庵堂里,你竟然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畜牲尚且知道廉耻,不杀同类,可你却滥杀无辜,连畜牲都不如!”
    满桂一阵狂笑:“天下就是强者的天下,我想杀谁就杀谁!”说着,举剑直劈荷花娘子。
    荷花娘子一张嘴,一股清水喷到满桂的身上,满桂“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不醒人世。荷花娘子微微一笑,飘然而逝。
    第二天一大早,清醒后的满桂回到家中便病倒在炕上,浑身又起了鱼鳞一样的鳞片,其腥无比,三天后,满桂浑身的肉像鳞片一样一块一块掉下,一直掉到森森的白骨。满桂惨叫声声,最后竟然拼命起身,抡起剑,满府杀人,吓得全府上下逃了个精光。
    七天后,满桂在自己的书房死去。皇上闻报来到府上,只见满桂浑身的肉早已掉光,只剩下一具白骨,王府内一共被他杀了二十三口,竟然全是当年在荷花庵为恶的兵丁。满桂书房的墙壁上竟然题有一行字:民贵君轻,万物有灵,生灵涂炭,不如畜牲。每一个字上仿佛都在往下流着血。皇上伸出手来,轻轻去摸那一行字,谁知那些字却突然从墙上脱落下来,变成了一片片腥红的鱼鳞。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民间传说]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414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