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民间传说>内容详情页~

封楼

更新于 2015-03-16_14:45:00  230阅

    陕北延州因其地理位置三山鼎峙,二水交汇,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从宋朝抵御西夏起历代均兵祸甚多,至明朝改设延安府,一直沿用到清朝,这府署之地自宋到清几乎没变,所历几个朝代的镇守官员均在此办理公事,因此这建筑也一直维持着当年的格局。中间是栋三楹小楼,为官员办公居住之地;小楼的对面是回廊,西边还有一个小院,院中也有一楼,只是这西边小院从不开启,历任官员一到任便在此门上贴一个封条,历经多年积累,门上的封条已厚约一寸多了,至于为何要封掉此门,却因为年代久远已经没人说得清了。
    到了乾隆年间,延安府新来了一个镇守官员,名叫熊勇。他一到任下面的小吏便对他说了西院的惯例,他虽感奇怪,但想历代官员均是如此,必然就有他的道理,自己也犯不着去打破旧例,于是便按小吏所言照样新加了一个封条贴了上去。过了月余,他听说当地有一个大儒姓徐名宏亮,此人饱读诗书博学多才,在当地很有名望,熊勇刚刚上任身边正缺人才,于是便派人将他请到府上。只见此人年约二十多岁,长的是玉树临风相貌英俊,不仅才思敏捷能够出口成章,而且谈吐之间也是风趣儒雅。熊勇一见十分钦佩,于是便请徐宏亮做他的幕僚,徐宏亮倒也并不推辞,当即便应允下来。自此以后每天白日他便协助熊勇处理公文,到了晚上两人又聚在一起谈古论今把酒言欢,一月下来均有相见恨晚之意。
    此时正当七月酷暑,他们每次对面相谈都是在办公署地,只觉房间狭小,炎热难耐,于是便想找一个清凉之地。这天早晨徐宏亮闲来无事正在府署散步,忽见西边的院子里枝繁叶茂一片郁郁葱葱,他心里觉得这地方恐怕很能消暑,于是便想进去看看。可是走到门口却见铁锁把门,不仅如此门上还贴着厚厚的封条,只是历经风吹雨打底下的封条已看不清楚,唯独上面的数张一看就是近朝所贴。见此情形他心中不由大惑不解,转身便到府署中找到熊勇问道:“我看这西院倒是比较宽敞,且树木茂盛必然阴凉,我们何不在西院树下饮酒为乐?”熊勇道:“我一到此地有人就对我说过,此门历朝历代均贴上封条锁闭至今,前人不敢入此院必有缘故,与其进去碰到什么不好的事情,还不如依循旧例相安无事啊。”
    徐宏亮平日经常自诩胆略过人,此时一听却不以为然。他对熊勇说道:“房子就是应该给人居住的,既然有人能将此门关闭,那么以前必然有人将此门打开,所以依我看不如揭掉封条开锁进去看看,这样方能一探究竟。再说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之下,就算碰见有什么不洁之物也没什么好怕的。”熊勇听他此言本不同意,但见他坚执不可,加之自己心中也有几分好奇,于是便同意了他的请求,当即命人揭下封条开锁进去。只是这铁锁经过长时间的风吹雨打已然锈死,几个仆人费了很大的劲才将锁砸开。众人推门进去一看,只见满园的枯枝败叶堆满了阶梯庭院,足足有一尺多厚,地下的鸟毛鼠粪多得几乎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院中小路杂草丛生已然没腰,回廊之上更是蛛网密布落满尘埃,唯独院中小楼的门依然被一把大锁锁住,楼上的窗户也是紧紧关闭。

    熊勇一见这地方若是不加清扫根本就无法落脚,于是赶紧命几个仆人拿来扫帚铁锨一起铲除枯叶败草,扫掉各处污垢。众人从早晨日上三竿一直热火朝天的干到斜阳西下,连中午饭都来不及吃,总算是将院落回廊打扫得干干净净。此时天近黄昏月上东墙,两人又饥又累,于是命人搬来桌几放在回廊之下,铺上席子相对而坐,将酒肉瓜果都端了上来,一边觥筹交错一边纳凉赏月,真是别有一种情致。饮到二鼓时分,两人均有些许醉意,仍是喋喋不休,谈笑风生。徐宏亮借着酒意对熊勇道:“你看这清风徐徐明月当空,如此良辰美景怎能虚度?这院子比起你那府署却不知强过百倍,若不是我的话现在哪还能这么惬意?”熊勇听得此言含笑不语,双手一举便请他与自己同饮以示谢意。
    正在说话间忽听旁边侍立的仆人“咦”了一声,将熊勇吓了一跳。他正待大声呵斥,不料抬头一看,几个仆人均满面惊恐之色,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对面楼上,个个张口结舌一声不发。熊勇心中大奇,于是便顺着仆人的目光向上看去,只见二楼上原先紧闭的窗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打开,一个身着紫衣的年轻女子背对众人站在窗口,只见她杨柳细腰身姿曼妙,一头长长的乌发披散下来在风中随风飘舞。熊勇见状全身不由一震,急忙揉揉眼睛正待细看,忽见女子将双手缓缓抬起至脖间,猛然用力一旋,将自己的头取了下来。众人一时间猝不及防,忽见此恐怖之状不由毛发竖立面如土色,连熊勇满身的酒意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他正待张口惊呼,又见女子转过身来,将头放在窗台上,然后拿出一把梳子梳起自己的一头乌发来,而脖颈之中同时喷出一股血雾,足有三尺之高,随风纷纷扬扬的飘洒下来,一旦沾染上众人的衣衫便觉全身冰冷彻骨,犹如秋霜寒露一般。此时几个仆人已是咬牙击齿,双腿发颤,熊勇更是毛骨悚然,心中惧怕至极再也忍耐不住,大叫一声便跳起向门外奔去。几个仆人听他喊声也醒了过来,于是也争先恐后的随之奔出,众人一出门便扑倒在地,躺在地上全身打颤胡言乱语,一个个都狼狈不堪。
    等到喘息半响方才回过神来,熊勇忽然发现徐宏亮居然没有跟着他们逃出来,他心中不由赞道:“徐先生真是好胆量,当初他就说过,就算遇见妖怪他也不怕,不想果真如此。”于是他便在门外大声喊着徐宏亮的名字让他出来,可是等得半天却不见院内有任何响动,他心中不禁有些害怕起来,担心徐先生会有什么不测,于是立即召集了十几个家丁,手持棍棒点上火把进院查看。待这十几人战战兢兢的进了院子,高举着火把四处查看,只见回廊下桌翻酒洒,瓜果食物扔了一地,唯独徐宏亮却踪影全无。
    眼见他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熊勇心中大急,便吩咐家丁在院中四处找寻,一定要将徐先生找到。于是十几个人便三人一组两人一对前后搜寻起来。过得片刻,忽听有人喊道:“快来人啊,徐先生在这里。”熊勇闻听心中大喜,与众家丁循声赶了过去,原是在楼后一个厕所之中。只见徐宏亮倒在地下,双目紧闭不知死活。一人伸出两指一探,鼻间尚有微弱呼吸,于是熊勇赶紧命人将许宏亮抬了出去,一直将他抬至卧室之中,然后又迅即找来大夫让人熬好草药给其灌下,许宏亮这才悠然醒转,看见自己身在床榻之上,不由脸上一片迷茫之色。熊勇问他怎么回事,他也说不清楚。原来当时他已喝的半醉,加上又是背对小楼,所以什么都没看见,眼见众人狼狈而逃,正待回头想看,忽觉一阵天旋地转,双眼一黑便晕厥过去了,待得醒转自己已在房中,什么都不知道。熊勇见状便对他讲述了刚才所发生之事,最后对他说道:“这还是因为先生不相信我的话,以至才会遭到鬼神的戏弄啊。”接着下令仍然关闭西院大门,任何人不得再进去。

    经过几日调养徐宏亮身体即恢复了健康,这天中午熊勇又来看他,徐宏亮对熊勇道:“我听说妖由人兴,如果人能立心正直,那么对鬼物就没有什么可惧怕的了。这几日我思来想去,终得一法,可以制之,你信是不信?”熊勇一听大为好奇,忙道:“愿闻其详。”徐宏亮不慌不忙道:“明日一早日上三竿,趁着阳气旺盛,买来爆竹火药围楼点燃,当能避邪除妖。”熊勇一听此法闻所未闻,不由半信半疑。许宏亮眼见他面有疑色,当即又说道:“古人在《神异经》里就早已说过,”庭前爆竹可辟山臊恶鬼”,你就只管放心好了。”熊勇听罢这才勉强点头同意了,当即吩咐仆人去集市买来数十挂千响鞭炮,只待明日一早就去西院楼下燃放。
    第二天早晨艳阳高照,徐宏亮和熊勇带人早早来到西院门口,命人重新打开大门,将数十挂爆竹围绕小楼堆放一圈,然后将其点燃。一时之间只见火光翻腾,硝烟四起,发出的声音是震耳欲聋,待得燃放完毕,只见徐宏亮大手一挥,早已在门外等候的十数个家丁仆人手持枪棒一涌而上。此时硝烟尚未散尽,呛的人咳嗽不已,众人也不管不顾,个个奋勇当先。只是楼下的门锁已然锈死,急切之间难以打开,熊勇眼见如此,便让几人从院外抬来长梯,架在二楼窗台之上。徐宏亮身先士卒,手无寸铁就爬了上去,众人也紧随其后,鱼贯登梯。待爬到二楼窗前,许宏亮飞起一脚踹开窗户,随即纵身跳了进去,熊勇等人紧随其后,也都跳了进去。
    待得众人双脚落地四处一看,不由大感诧异。原来这竟然是一间女子的闺房,只见正中墙上挂着一幅古画,房内陈设虽然简陋,但也摆放整洁,屋内还有一个梳妆台,一个箱子和一张床,均是古色古香不染半点尘埃。徐宏亮大着胆子走近床边一看,发现床顶珠帘依然半垂,床上还铺着一床翠绿色的棉被,被中高高隆起,似有一人正在酣睡。徐宏亮见状不敢怠慢,先让众人散开,自己再慢慢走至床边,猛然伸手想将被子掀起,没想到右手刚一碰到被子表面,就见瞬间便腾起一股尘烟,原来因为年代久远,这棉被已然化成灰烬了。众人见状不由诧异不已,待得灰尘散尽又是一声惊呼,只见原先铺着棉被的地方躺着一个身着紫衣的无头女子,看样子正是那晚窗台梳头之人,奇异的是这女子的身体历经数百年却保持完好,只是头颅却找寻不见。众人又四处查看,更无其他异常,于是熊勇便命人将这女子尸体抬走,自己掏钱买来棺材葬在了山下。
    徐宏亮下得楼来却是左思右想,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于是回去便向熊勇请求查阅延安府的所有史料。熊勇点头同意之后许宏亮命人将延安府现存所有史料县志都拿出来,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在其中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在宋代的一本官文中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原来延安府署建立之前,此地原是民居,在一次战乱之中,党项族攻陷了这里,闯到这家大肆掳掠,看到这女子生的美丽便想淫辱于她,女子誓死不从,于是便被割去头颅惨遭杀害。乱定之后当地官府见此家房屋甚多,于是便想改建为府署,改建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当时的官员并没有将此女埋葬,而是原封不动的将楼院紧锁,然后再贴上封条,不让外人进入。人死之后本应入土为安,长久不葬必有异象,所以才会发生许多怪异之事。而后来的续任者在此当官不过三年五载,所以只求避凶,每任都只是加贴一个封条。直到今天才被熊勇和许宏亮两人破楼而入,女子的尸体也终于可以入土为安了。许宏亮读毕记载,对女子大感敬佩,惊叹着说道:“这真是贞烈之女啊。”当即又买来香烛,到女子墓前焚香祷告之后才打道而回。自此以后延安府署再无怪事发生,西院也被拆掉重起了府邸,贴封条之例到熊勇这任便也寿终正寝了。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