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民间传说>内容详情页~

白衣僵尸

更新于 2015-03-16_14:45:00  295阅

    同治初年,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运动刚刚失败,被攻陷后的天京(南京)一片腥风血雨,期间死伤无数,难言凄凉。大乱初定后,人们逐渐回到家园,重新开始屯田耕织。在金陵小仓山背后有一座寺庙名曰大悲庵,动乱之前原本香火鼎旺佛音悠远,只是经历了兵火之灾后原本雄伟的数间殿阁如今也只余前殿和后楼这两处建筑了,里面的僧侣更是死的死,逃的逃,不复再有人迹。这附近本来居住着一个姓吴名涛的书生,他自幼出身书香门第,本打算用功读书博取一个功名,不料刚及弱冠之年却遇上了这场兵灾。当初他在太平军攻陷南京的时候只身逃了出去,此刻回来却发现全家老小都死在这次劫难中,只余下他孤身一人。不仅如此,连家里的几间故居也毁于战火当中,此刻早已是家破人亡无依无靠。无奈之下他看大悲庵虽然已经破败不堪,但是好歹还能遮风避雨,于是便暂时住在大悲庵的后楼里。平时无事就在前殿开了个私塾,日常给七八个童子教书授业用以糊口。他的学生都是附近村里的儿童,家中以务农为生,也没什么余钱,所以不交学费,只是轮流每天由一个学生管饭,虽说是粗茶淡饭,但也总比活活饿死强。大悲庵经历数年战乱,早已没有僧人,除了他们师徒几人之外再无旁人,寺庙前后左右都是青山,山上荒坟丛立,还有很多来不及掩埋的棺木就暴露在野外。
    一日黄昏时分,几个学生已经下学回家。吴生闲来无事,于是出了寺外站在山坡上远眺风景。此刻夕阳西下,晚霞似火,重峦叠嶂,暮色苍茫,好一幅如画美景。吴涛正看的心旷神怡如痴如醉,忽然发现后山山坡上有一个身穿白衣之人在匆匆行走。吴涛见此情形心中不仅有些纳闷,因为此时眼看天色将暗,后山之上又素来无人居住,怎会有人在这荒郊野岭行走?就算偶有人至此,难道他不怕山上的财狼猛兽么?吴涛心中疑惑便一直紧盯着这白衣人,想看看他要到哪里去。只见此人行走如风脚步飘忽,走到一棵松树下就一闪而没了。吴生见状大为讶异,以为自己一时眼花,想要仔细再看却又因为天色已晚看不甚清,于是只好满腹狐疑的回到后楼休息了。第二日夕阳斜下,吴生依然站在寺外远眺群山,没想到天色渐暗之时又见昨日那个白影在林间迅疾行走,这次仍是径直到那棵松树下就消失不见了。吴生见见状心中大惑不解,心想这荒山野岭之上,寻常之人晚上连门都不敢出,可是又有什么人晚上还在这里行走,莫不是强盗贼人之流?他素来胆大,于是有心想去看个究竟,只是抬头一看天黑路暗乌云遮月,心中只好作罢,转身回到后楼早早休息。

    第二日清晨天刚发亮,吴生趁着学生们还没来上课,匆匆直奔后山而去。他气喘吁吁披荆斩棘的走了一盏茶的时刻,终于来到后山山坡上。放眼望去此地除了茂密的树林和十数个荒坟之外却并无什么异常,待他走到白衣人消失的那颗松树下一看,却见一具黑色的棺木正停放在地上,周围的野草已有齐膝深了,看样子已经停放了一段时间,但是经历风吹雨打却并没有腐朽。吴生看见棺木不由心中寻思到:这作怪的莫非是它?可是他围着棺材仔细看了一圈却并未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他不仅又想起那个身着白衣之人,心里更是疑窦丛生,百思不得其解。正琢磨着要不要先回去再说,突然见脑子灵光一闪:“易经上说:白者金象也,莫不是强盗贼人将偷抢来的金银藏在这个棺材之中用以掩人耳目?若是果真如此的话,这可是上天垂怜我贫困潦倒要让我发一笔横财了?”心下越想越真越想越喜,不由心痒难搔跃跃欲试,迫不及待的想要上前打开棺盖。结果伸出双臂使劲推得几下,棺盖却纹丝不动。他仔细查看四周却并无钉隼的痕迹,心中难免有点沮丧。抬头看去此刻已经日上竿头,学生门马上就要来上课了,无奈之下只好悻悻而归。这走了一路却想了一路,最终决定待晚上带上一把斧头再来,用斧将棺木劈开,那时金银财宝尽归我有,岂不快哉?心中想法已定,当下脚步如飞回到殿中,给几个学生草草上完功课。等用过学生送来的晚饭,他就站在寺外山坡上观看,待到天色擦黑,那白衣人果然又象前晚一般一闪即没。他眼中看得真切,心中暗喜道时机到了,于是带上斧头直奔后山而去。
    当夜皓月当空,清风徐徐。吴涛趁着月光如镜,一路如同脚下带风,顺着山间小径片刻之间即来到了后山松树下。他先是坐在地下背靠松树喘了会气,待养足精神后方才站起,手拿斧头走到棺前,使足全身气力照着棺盖便砍了下去。只听“哐”的一声,震得山谷嗡嗡作响,棺盖上随之裂开了一条寸许长的缝隙。吴生见状更是来了精神,当下双手不停,连续砍了下去。只听“匡匡”沉闷之声不绝,在周围山中回响,惊起四周飞禽无数。他连砍得十数下,眼见缝隙越来越大,终于在棺盖上砍开了一个直径约一尺的大洞。吴涛见这个洞口大小足以伸进双手取出里面的东西,于是扔下斧头,急不可耐的走到棺前从洞口看了下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将他吓了一跳。只见头顶明亮的月光从洞口照下,正照在一张绿莹莹的脸上,这张怪脸肌肤干涩唇无胡须,双眼紧闭口齿微张,正是一具身着白衣的年轻男性死尸,而最诡异的是这身白衣和吴涛前几晚看到之人所穿的白衣依稀相似,这一下登时让他的后背出了一身冷汗,双腿一软蹬蹬两步就坐在了地下。片刻之后他发现棺中并无动静,这才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想着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原以为棺材里是金银财宝,没想到却真是一具尸体,莫不是上天在戏弄他不成?可是转念一想,也许棺中这具死尸入殓的时候有很多金银财宝陪葬也未可知,反正来也来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豁出去了,将手神进去摸索一下,或者有什么钱财宝贝也未可知。想到此处,他咬紧牙关站起身来,走到棺前俯身下去,几乎和尸体脸对脸,战战兢兢的将双手伸了进去,想摸摸看尸体旁边可有什么值钱的物事。

    可哆哆嗦嗦摸了一遍,却发现这棺中却无什么陪葬物品,显是一口薄棺,更不会是强人藏宝之所。吴涛大失所望,心中不由沮丧万分,正想将手取出,忽感觉尸体的左手紧紧握成一个拳头,似乎握着什么东西。他心里不禁一阵窃喜,这手中握得不是珍珠就是黄金,运气好的话若是夜明珠之类的宝贝,那我岂不就发了。当下双手用力,想要掰开死尸的手指。没想到死人的手握的很紧,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掰开一根指头,感觉这根手指枯细,指端尖锐,似乎还有长长的指甲。吴涛心下有点纳闷,没听说人死后还会长这么长的指甲的,正待用力掰开第二根手指,忽然发现身下的尸体全身一震,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就看见一双赤红的的眼睛已经睁了开来,黄色的瞳仁缩成绿豆大小,正死死的盯著自己。他顿感头皮发麻骨寒毛竖,张口便欲喊叫,可嘴张了半天也叫不出来。再看尸体一张嘴唇猩红,露出两颗尖利的獠牙,恍惚间似乎还听见“嘿嘿”两声冷笑,犹如夜枭啼空一般。吴生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更是魂飞魄散肝胆俱裂,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大喊一声从破洞中抽出双手,转身便跌跌撞撞的直奔来路而去。耳听的身后“砰”的一声,棺盖飞了出来,心下更是惊恐至极,也不敢再回头去看,脚下连滚带爬的向寺庙飞奔而去。
    只见棺中僵尸跳出之后双臂横张,向着吴涛便直扑过来。吴涛在前面一边拼命逃跑一边听的身后草声簌簌,不由心中暗暗叫苦,想这荒山野岭本无人烟,此时又是三更时分,纵是拼命呼叫也是无济于事,加之方才砍棺盖时用力过猛有些脱力,再加上受了如此惊吓,以至于气力渐尽犹如强弩之末,不仅口中气喘如牛,脚下也象灌铅似的越跑越慢。耳听得身后的披荆分棘之声离自己渐渐逼近,他心下焦急万分。正跑着跑着他忽的想起以前听老人说过僵尸双腿僵硬,不能跃过沟坎,想至此处他边跑边留意看着,专向坎坷的小沟小渠跑去。不料僵尸在身后追来如履平地,速度丝毫不减,这下吴生更是心惊胆战,暗道我命休矣。好在这段山路并不算多长,不多一会已经远远望见寺庙就在几十步外。吴涛心中大喜,顿时抖擞精神,脚下加快,穿过破败的庙门直奔后楼而去。僵尸跟在身后更不停歇,口中“呵呵”做声,紧追不舍。吴涛前脚跑进楼门,刚想转身关门却发现僵尸已至,好在后楼还有上下两层,他就住在楼上。大骇之下他迅即手脚并用的爬上楼梯逃向二层,刚奔上二楼就体力耗尽惊恐交加,再也支撑不住,一头就栽倒在自己的床前。

    待第二日天明,几个童子按时来到前殿等待先生上课。平日此时先生早已在这等候,可是今天却一直没见踪影。眼见日上三竿,几位童子再也等待不住,担心老师是不是得了什么疾病起不了床,于是商量着一起到后楼来看看。可走到后楼刚待上楼,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白衣人披头散发,两手高举双腿微曲站在楼梯中间,背向他们一动不动。几位童子喊了几声也不见应答,心下又不知此人死活,见此诡异的情形几位童子大为惊惧,口中大呼小叫的四散而逃,分别跑回自己家中对父母说了方才所见,于是几家大人急忙聚集在一起赶了过来,这一看才知道是僵尸扑人。于是众人又找来长笤帚,让一个最胆大的村民登上楼梯轻轻一扫,僵尸应声而倒滚下楼梯。
    待众人上前细细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僵尸不仅面目狰狞,而且手心和脚心已经长出几寸长的白毛来,众人连忙找来几个秤锤压在它胸口上,以防备它再暴起伤人,然后方才走上楼去。一上二楼就看见吴先生口吐白沫倒在床边,摸了一下还有微弱呼吸,赶紧让人就近烧来热汤灌下去,吴涛这才呻吟一声,慢慢醒转过来。一见众人相问,他就把昨晚的一切如实道来,众人听罢这才明白过来。其中一个年长的村民对他说道:“你真算幸运啊,想必僵尸上楼梯很不容易,所以直到天明才竭蹶到楼梯中间,不想天亮之后阳气大盛,它被阳气所制,所以才僵立不能行动了,我们来的时候它还保持向上跳跃的姿势呢。”吴生于是带着他们来到后山松树下,指引他们看那口棺材,发现棺材里空空如也,什么东西也没有。村民一见就说道:“这是前村一对夫妇的儿子。老两口年已六十就这一个独子,没想到去年秋天病亡了,想到以后他们去世再也没人给他们送葬,于是下葬的时候预先给他穿上白色的衣服,结果还没来得及下葬夫妻俩就被乱兵杀了,以至于棺木一直停放在这里,没想到最后居然变成了僵尸。”于是众人回到后楼,一起绑住僵尸抬回棺木中,架上柴堆一把火将它烧了个干净,烧的时候晴空万里,刚烧完就下起暴雨,足足下了三天才晴。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