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灵异故事>内容详情页~

上坟

更新于 2015-03-16_14:48:00  261阅

    我带着女友沈小蕾回到乡下探望爷爷奶奶,打算把沈小蕾介绍给他们,让他们高兴高兴。
    乡村的空气就是新鲜,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到处一片宁静祥和,刚进了村子就让人神清气爽,一路上的旅途劳累也烟消云散。
    爷爷奶奶是江南一带的农村人,老两口天生乐观,年近八十身体倒还硬朗,闲来无事听听越剧,听听当地特色的唱词,或是跟老人们一起打打小牌生活过的倒也惬意。
    村子三面环山,依山傍水,风景很美。山上郁郁葱葱的林木中隐隐能看见许多竹椅靠背式的山坟。
    “山上这么多坟哇!”沈小蕾惊叹道,对一个城里的女孩来说,许多事情都让她觉得新鲜。
    “村子祖祖辈辈的人都葬在山上呢,我小时候回来过暑假的时候,还跟邻家的小孩一起跑到山上捉迷藏,山上还有打鬼子牺牲的解放军叔叔的坟呢。”我回想着儿时的事情说道“不过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坟了,现在都实行火葬了,都葬在县城的公墓里了,这样的山坟以后很难看到了,爷爷奶奶的山坟也在上面呢。”
    “人都没死都有坟了?”沈小蕾好奇地看着我。
    “你不知道,这里的习俗就是这样,有的人只有三十几岁都给自己准备了坟了,等到百岁以后有个好的归宿。”(百岁是当地的语言,相当于过世)
    沈小蕾听得直咂舌。
    此时迎面走来了一个跟我差不多岁数的人了,只见他眯着眼睛望着我,接着与我擦身而过,这张脸好熟悉!
    我猛得转过头来,那人在走出了三五米的时候突然也转过身来用手指着我,一脸的惊讶“小石头!”
    我也认出了对方好像叫“黑人!”,应该是的,大家相互喊着对方儿时的绰号。
    其实眼前的“黑人”并不黑,相反居然比我还白,只不过我不记得他的真名了,所以只能以儿时的绰号称呼他了。(后来问过我老爹才知道“黑人”名叫苏三胜,我老爹叫苏三忠,按照村子里的辈分我得喊这个同龄人一声叔叔。)
    黑人大笑着走了过来和我拥抱“你小子,多少年没回来了?呦这身板没以前结实了呀,你小子以前就是石头,那一拳打下来比石头砸中还疼?”
    我“呵呵”的傻笑了两声回道“男大十八变。”
    “我好像只听说女大十八变,还没听说……”沈小蕾插话道。
    “呦这是侄媳妇吧?”黑人咧开嘴笑了笑“嗯,不错,挺水灵。”
    “呵呵谢谢,没有啦,一般一般。”沈小蕾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谦虚的说道。
    黑人手中提了一个黑色塑料袋,看上去鼓鼓胀胀,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
    “这是要去哪?”我指了指黑色的塑料袋好奇地问道。
    “上山去!”黑人干脆的回答。
    “上山去干什么呀?”沈小蕾也有点好奇。

    黑人神秘的看了看我们,然后小声说道“昨天晚上大牙托梦给我,说自己在下面被小鬼追债,所以今天我准备上山去他的坟钱烧点纸钱,诺,这里全是元宝、纸钱。”黑人小心翼翼地将塑料袋打开给我们看了看。
    里面果然全是装的纸钱。
    “大牙?是哪个大牙?”我一时回想不起来。
    “就是以前我们在山上捉迷藏掉进山洞的那个,还是你指挥我们回家拿绳子、被单绑在一起才把他救出来的呢,但是没多久他就死了,你都忘了?”黑人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
    “没忘!只是时间太长了,记忆多少有些模糊了,对了他是怎么死的?”我皱了皱眉疑惑地问道。
    “我记得是那年的暑假过完之后,当时好像快要开学了,你都已经回城里了,大牙自从掉进洞里被救出来以后,回来就病了,接着就一病不起了。”黑人略有所思的回忆道。
    “掉进洞以后?”沈小蕾轻声地呢喃道。
    我拍了拍黑人的肩膀说“走,我陪你一起上山祭拜一下大牙。”我们三人沿着陡峭的山路盘旋而上,渐渐快到了后山。小蕾实在走不动的时候,我们就停下来休息一下,黑人回过头来望着我们憨厚的一笑“没走过山路吧,看把你们累的。”黑人说着话的时候居然连气都不喘下,黑人伸出手来拉了我一把。
    “你的手真凉,你是怎么练得走山路怎么不流汗,还脸也不红,真牛掰。哈哈”我笑着打趣道。
    黑人也咧开嘴笑笑,一路上不时经过一座座破旧的山坟,黑人一边指出当年我们几个喜欢躲在哪个山坟背后,一边与我一起回忆儿时上山偷地瓜、捉迷藏等一些事情。
    大约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见到了大牙的坟了,只是我和小蕾的双腿都已经疲软无力了。
    坟?这真是大牙的坟?我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看到的。眼前的坟只不过是一个小山包,小土堆!在山包的的顶端用小石块压着几张已经褪色的冥纸。
    我心中忽然一阵难过“为什么这么简陋?”
    黑人也有些哽咽了“你在城里当然有所不知了,大牙死的时候是九十年代初期,那个时候条件哪有现在这么好,而且大牙家庭条件本来就差,他的父母好不容易找亲戚朋友借了点钱给他打了一口棺材,这才将他葬了,只是这坟实在没钱再修了,所以直能如此。”黑人说道忍不住潸然泪下。
    沈小蕾背过身去擦拭泪痕,接着回头对我说道“大牙真可怜。”
    我抿了抿嘴皱眉问道“小蕾,你手头上有多少钱?”
    沈小蕾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慌忙开始在自己的包包里翻找现金。我们两人大概凑了六千块递给了黑人,黑人摇了摇脑袋说道“你还是拿去给启叔和三婶吧,他们更需要这些。我明白你的好意,哎,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已经习惯了,就算现在在修葺坟墓,兴许大牙还不高兴咧。你们先下山吧,天色暗了山里会更难走。”
    “那你呢?”沈小蕾问道。

    “我摸黑也能下山,你们不用担心我。”黑人说道。
    我望了望天空,果然阴黑的黑快,山上渐渐起了一些风,吹得山路两侧半人多高的杂草呼呼作响。
    黑人点起蜡烛,在地上画了个圈,然后拿出塑料袋里的纸钱,仔细嗅了一嗅笑道“大牙这下可不用被小鬼追债了,这么多钱。”
    天色黑的很快,就像是舞台的幕布突然拉上了一般,我很小蕾匆匆别过黑人,就开始往下走去,身后隐隐传来了黑人的哽咽哭泣声。
    “你们之间的感情很好吧?”小蕾问道。
    “儿时的伙伴是最真的。”我皱着眉头说“快下去了,看样子马上要下雨了。”
    “那黑人怎么办啊?难道把他一人留在那?”小蕾说。
    “我们下去找几件雨衣在上山送给他。”就在我话音刚落,天空中忽然划过一道闪亮的电龙,紧接着云层中雷声滚滚……
    “夸察~~轰隆。”
    豆大的雨很快如倾盆泄了下来,我和小蕾总算赶在下雨之前走到了山下,远远看见一间房子,于是赶紧跑过去避雨。
    屋檐下站着一个人年轻人,这人长的很黑,只见他焦急左顾右盼,他的眼睛和我对视了一会。过了好一会,他靠了过来好奇地问道“请问……你是叫苏锦吗?”
    忽然听见有人喊我名字我,我更是奇怪了回头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人,但还是没认出他是谁“请问……你是哪位?”
    “真是苏锦啊!小石头我是黑人啊!”那名男子说道。
    我和小蕾都愣了一愣,有些发蒙。小蕾缓缓转过头来问我“你到底有几个叫黑人的儿时伙伴?”
    眼前这个自称也叫黑人的,我在记忆当中隐隐约约感觉还是比较像的,首先他的皮肤就比较像了,这么黑。
    “怎么了,难道还有第二个叫黑人的?”男子好奇地问道。
    于是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三下五除二的说给眼前的男子听,眼前的男子听完后一声不吭,让我和沈小蕾感觉到空气很冷。
    “你们说的可是真的?”眼前的男子好像怎么也不相信。
    “难道这事骗你有意思吗?”沈小蕾应道。然而眼前的男人说出的话,令我和沈小蕾当场就脊背发凉愣在那了。
    “按你们描叙的样貌来看,那人才是大牙!他已经死了好多年了,今天是他的死祭!我在他家的神主牌位前烧了点纸钱给他,他是回来拿纸钱的,你们真碰上了?我这不是还没出门就遇见暴雨了!诺,我们后面的房子就是大牙父母的。”
    我的脑袋一下子好像爆炸了,里面一阵嗡嗡声,雷电交加声仿佛根本听不见,我机械地转过脑袋。在神主牌位后面有一张黑白大照片,是个十来岁的小孩,他的音容笑貌忽然间在我脑海里,和刚才在山上见过的大牙诡异的重叠。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