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灵异故事>内容详情页~

起鬼

更新于 2015-03-16_14:48:00  221阅

    这不是故事,这是真事,千真万确的发生在我身上的真事,大过年的我编鬼故事骗你们干嘛。一切都从那天晚上开始,睡觉前与舍友在QQ游戏中打双扣,我们俩打对家相互露着牌骗了他们不少分,心想今晚肯定能做个好梦,乐醒也不一定,谁曾想到没乐醒反而吓醒了,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现在是真的信了,我就玩游戏出老千赢了几个虚拟分就被鬼盯上了,以后得把现世现报当箴言挂自己床头上,还得去哪个庙里请一个开光的玉佩佛珠什么的,人到信时方恨晚,子曰“敬鬼神而远之”,子曰对了。
    那晚上我乐和着躺下,还计算着我一晚上赢了多少分,想着再这么来上几天我就能从翻身农奴成地主了,那真是河西三十年一夜跑步进入共、产了,美滋滋的我就睡着了,睡着睡着觉得有些异样,有什么声响,好像是有人在唱歌,这都几点了怎么还有人闹腾,男生宿舍待三天阳寿折掉好几年这话一点不假,一个个都给打鸡血似的亢奋的半夜不睡觉。当时宿舍中的诸位全都睡了,静的就像小说里描写的那样,寂静中连鬼的脚步声都能听见,我正过身子拿耳朵贴墙上听了一下,心想应该是隔壁宿舍在瞎闹,我也没什么别的意思,知道是他们在闹我也不能做什么,但既然被人吵醒了总得知道是被谁吵醒的吧。我贴过去耳朵,不对,不是他们在闹,但确实是有声音,“咳咳咳”的像无痰有声的咳嗽,还有节奏有韵律。突然一声响,吓了我个半死,他姥姥的,胖子你突然打什么呼噜啊,好不容易吃点东西积累点能量全被他打呼噜消耗掉了,如何长肉啊。算了那边呼噜起了我这觉是无论如何睡不好了,活该我倒霉打牌打到怎么晚早睡的话不早就在他打呼噜前进入深度睡眠了,说不准现在的我都开始眼球乱转做美梦了。
    不管了,我蒙上被子想隔一下噪音,呼噜声是减小了些,可那“咳咳咳”的怪声反而越来越清晰了,似咳嗽又像牙齿相撞,有序不乱。那声音如一根绳子从我左耳朵伸进去又从右耳朵拉出来,锯一般的“啦啦啦”切割着我的脑仁,该不会是我出现幻听了吧。难道是外面起风了,不像啊,要是风声的话那也太吊诡了,是风吹的什么硬东西碰上什么东西发出的撞击声?我只觉得一阵心烦,这声音太恶心了,不让人睡觉算什么事啊。我也没当回事任由那声音在我被窝里来回乱窜,袭击着我的耳膜鼓噪着我的大脑。鬼一定知道当夜我是几点睡着的,没两点也有三点,睡的那几小时还没睡好,夜梦连连,早上被闹钟吵醒后感觉浑身虚脱无神无力,像被抽掉了几分魂魄,晕晕然说不出的难受,你说做梦不耗精是不可能的,我连做一夜梦虚的很。

    起来之后还得去上课,今天这个老师节节课点到,现在我形同行尸,去了也听不进什么,说不准连答到的力气都没有了。老二看见我无精打采晕坐在床上的样子笑问道昨天晚上又干什么了,虚成这样?“干什么,做梦。”“做梦能虚成这样,瞧你两个眼睛骀的,做春梦了吧。”“春你妹,噩梦。”我问他昨天晚上有没有听见什么异常的声音,他说没有,昨天和我打完牌后他就很快睡着了,还问是不是胖子打呼噜。我说不是,打呼噜的声音我还能听不出来吗。这时老大嘴里叼着牙刷不清不楚地说话了,说他昨晚是接近两点睡的觉,他什么声音都没听见就听见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说完昨晚一定不知道干什么了,还说干就干了呗,少给自己找借口。我懒得理他们,托着快散架了的身子爬下床,洗刷完毕答到去。
    一上午过的浑浑噩噩,什么都不知道,到了教室就趴桌上呼呼大睡,也没睡着。我听见老师当我睡着了打趣我说什么这位同学好悠闲啊,过的是颠倒的生物钟,以后一定能成大器。下面一阵笑,我不理他,理他干什么,继续装睡。就这样熬了一上午,心里盘算着中午回去说什么也得好好补上一觉,争取一口气睡到明天天亮。中午去食堂吃饭,碰上了一奇人,钟基,他和我不一院系,我也是通过朋友认识他的,一起玩过几次,因为我们两个院的男生住一栋宿舍楼,见面都打个招呼,彼此还算熟。这小子看见我后直接跑过来说我脸色不对,我说是个人都能看出我脸色不对,您给我调理调理?他似乎没听见我说的话,依旧自言自语似的说我什么胎光不正。胎光不正,胎光是个嘛玩意?钟基是个奇人,据朋友讲这哥们天生阳气弱的近乎没有,能看见不该看见的听见不该听见的,所以从小拜过几位很有些道行的人学过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讲鬼故事一流,我陪着朋友和他一起吃饭时就听他讲鬼故事了,说什么学校里的那个人工湖里有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湖边上的教学楼一直空着学校也不安排人搬进去,还说那教学楼里有件靠湖的教室每天晚上里面的灯都会亮起来,但只要有人一走进去灯就会主动熄灭,想人为的打开也是妄想,可是只要人一出去那灯就会自己再亮起来。他说的神乎其神,我们几个也听的不亦乐乎,可听归听谁也没当回事,这些事你不知道该不该当真,钟基自己也知道我们都不信,他也从小习惯别人不信,所以哥几个玩的都还算好,只不过他身那些神符脖子上腰带上钥匙扣上琅琅铛铛挂了一身不免让人瞧见不舒服。他有一次还问到我的生日,我告诉他后他自己低头算了一会说你的名字起得好啊,你八字里缺水木,你这名字了有水有木,说看来给我起名字的这个人也是懂行高人。我才不理他说的什么,对他道他命里一定缺土,要不然不会叫做基,而且他们一家都缺金,要不然不会都姓钟。他哈哈一笑没当什么。

    这天他又遇见我还一脸奇怪的盯着我看,瞅的我发麻脸上的肉一抖一抖的,我说大哥,我现在急的去吃饭然后抓紧回去补觉,困死我了。他说好啊,咱们边吃边聊。奇了,今天他怎么看上我了,要推销什么祛邪的符给我不成。他听我说要去吃饭,说一起去吃啊。敢情你今天是来蹭我饭吃的。没法子,吃吧,他吃的东西仔细的很,都按节气来,打春那天一定吃芽类的东西,说主生发,大暑有大暑的东西,大寒还有大寒的东西,可我瞧他吃的这么仔细也没见他身体养的有多好,一天到晚魂不守神的样子,他说没办法,先天太虚了,补什么都只是漏,可不补也不能光让它漏啊,漏光他就玩完了。饭间他又问我昨晚是不是碰到什么东西了,我一想奇了,他怎么知道,不会是那奇怪的声音,再一想不对,一定是我现在眼圈发黑眼袋下垂任谁都知道我昨晚没睡好,他就是在瞎掰扯淡。我告诉他说就是打牌打兴奋了没睡好觉而已,哪有那么多东西让我碰。他笑了一下,知道我不信以为他在玩我,又问昨晚是不是有鬼在我耳边叫。我一愣,鬼叫?切,鬼在我床边叫什么,莫非看上我了不成。我说没有,什么声音都没有,做了几个梦而已。他见我不信,说今晚可能那鬼还去找你,叫我小心点。嗨,我不信你还吓我,有你这样的吗,这不咒我吗?他说你别气,就算今晚有鬼去找你也绝对没什么大事,只是要是真有什么事得话让我去找他。他怎么信誓旦旦的说出来我还真有点发憷,宁信有不信无嘛,我说要不你把你身上的那些祛邪去鬼的道道借我一两件的我今天晚上先用用。他说不行,要是他借了我今晚没东西去找我那我一准认定他骗我玩了,再说他那些都是祭过拜过的古物,可不舍得也不敢随便给人,降不住反受其害。我们又随便扯了点,这小子现在吓我,可我不会随便就被他唬住。吃饱喝足就一起回宿舍楼了,楼里分了手他又一脸正经的告诫我今晚小心,这小子装的真像,到现在还不忘继续演。我朝他摆摆手心说您就别费劲唬我了,干点正经的吓唬一下小女生说不定还能骗两个。
    我回去朝床上一趟就睡着了,一觉迷迷糊糊的睡到四点多,醒来后头疼的要命,睡晕了的表现,不过身上还是很舒服的,这一觉果然有效,爬起来给老大打电话让他晚上约会回来后随便给我弄俩饼来吃,我是打算不出门蒙头睡到明天天亮了。就这样我迷迷糊糊地又睡了过去,现在上帝来喊我起床都别想把我喊起来。我又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听见有人叫我,声音怪怪的,我眼睛费力眯出一条缝,宿舍里的灯一亮一灭,就在我脑袋顶上闪烁,那个声音又传了过来,我凝神一听,声音忽长忽短忽聚忽散,在宿舍里回声不断,靠,妈的,真有鬼来找我,我打了个激灵几乎是跳着坐了起来,立即想站起来,头一下子撞到天花板,疼的我大喊了一声,接着就听见一阵狂笑,老大站在我床前笑的腰都直不起来,老二笑着站在灯开关处还在一开一关,胖子就坐我斜对过他自己的床下桌上看着我们在这玩呵呵傻笑。靠,混蛋们,吓死老子了,我一看见他们这样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平时吓吓我开玩笑就算了,我也不会怎么样,现在是特殊时期,中午刚被一神神叨叨的人灌了一通鬼话现在你来吓我,太应景了点吧。看出我生气了,老大终于忍住笑说没想到真会吓着你,你今天怎么了,见鬼了?我憋着气不理他,摸着我头上被撞到的地方,他妈真疼,“我的饼呢?”我没好气地问他。他把饼扔了上来,看着我摸着脑袋一脸苦逼相,好像意识到玩过头了,说没碰疼吧,饼我请你了,赔礼道歉。我坐床上摇了摇脑袋,想看看有没有脑震荡什么的,还好,意识清醒,看在饼的面子上,饶了你们了,唉,我还能翻脸不成?

    我坐在床上吃着饼生闷气,一看表将近八点了,今天是睡够本了。吃完饼下去洗了把脸,他们刚才这一吓把我弄清醒了,老二看完下来,对我道没事吧刚才。我说没事。他又问今天晚上还打牌吗?我说不打了。今晚得捉鬼,我得养精蓄锐想想明天见了钟基怎么讽他一顿。洗了把脸我就又爬上床了,还得睡,这身子是越睡越懒什么都不想干,这睡眠的惯性太大。
    不知不觉中我又睡到自然醒了,一看手机十点半了,宿舍里的其他三位还都没睡躺在各自床上怀抱各自电脑做着各自的事意淫着各自的意淫。我摸了下脑袋上被碰到的地方,一按还有点疼,没大碍,睡一觉明天应该就好差不多了。十点半,玩会手机吧,看见一条未读短信,未保存的号码,不知道是谁,打开一看,“今晚切勿喝水,小心。”什么鬼短信,我回了一条问“你是谁啊,什么意思?”对方立即回过来说他是钟基,我没这小子的号,因为我们的关系还没硬到要通过手机联系的程度,他可能是从我们那共同的朋友要来的我的号码。他短信里说水主阴,要我晚上别喝水要不身体太寒,加上什么这两天天不利西北,我们学校这西北地本来就阴气重,外加这阴气一起阴上加阴,近几日肯定鬼气上溢,我碰见鬼不稀奇。我说你什么稀奇古怪的理论,我哪里遇鬼了,这戏演的投入过头了吧,物极必反懂不懂,你随便开我点玩笑我当你hi幽默,你要是没完没了那就是有病了。我回短信说钟半仙你就别吓我了好吧。他回了句你自己注意,说到点了他该睡觉了。我正不想理他,刷开空间看见老大把今天我的糗事发说说了,还加了句道歉的话。没一个好人,你这哪是道歉分明是故意损我。后面还跟了一大串回复,一群人一起损我,倒霉天天有今日特别多。不管了,反正过两天就全都忘了。
    我就躺床上慢腾腾的玩着手机,这玩意消耗时间真的很快,一小会的功夫你感觉没多少时间可半小时一小时就过去了,胖子这时艰难的爬下了床,这哥们体积太过庞大,下床那真正叫一个爬,人家先踏上梯子再踩着凳子一步一步笨拙的挪了下来,要不是我们这床是钉在墙上的我都怀疑他会不会一下子就把床整个掀翻,到时候一张床压着一个不能翻身的胖子那才叫一个趣味十足。胖子爬下来后走到我床边见我醒着就呵呵傻笑着问我睡醒了?我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这胖子眼圈怎么一圈黑脸上也冒着青色,他昨晚也没睡好觉,不会啊,他睡眠不好没人信的。我看要是钟基认识他绝对也得给他讲些什么注意鬼神的鬼话,他才是一脸鬼气。一看手机,十一点半了,又该睡觉了,呵呵呵呵。
    躺床上睡不着,白天睡太多了,现在睡不着也正常。只是心里还有丝丝不安,总有一种今晚会出什么事的感觉,我承认我是被钟基那小子的话吓到了,任是谁听到那些危言耸听的话都得被吓着吧,这小子难怪一身病,干这缺德事没报应才天理不容。我躺床上睁着两只眼睛,想着今晚会不会还有那种怪声,要是还有的话可能是真有什么古怪了,还是小心点为妙。我胡思乱想着眼瞅这另外三位一个个睡了,灯也被老二关了,我本来真心想说开个灯过会我关,可是没抹得开脸,灯关了,漆黑一片,有少许的光通过门上的磨砂玻璃从走廊上透进来,映在屋里的白墙面上泛出浅蓝色,路由没关,滴滴滴闪着,他们三人都睡了,不一会胖子那传出了呼噜声,他这呼噜鬼都能被吵醒。口突然好渴,一想从中午吃完饭就喝了一杯水,可是钟基那说少喝水,靠,去他奶奶的,被那病秧子半仙吓着才丢人呢,我麻利的下了床火速倒了杯水和老二桌上他冷凉的半杯水兑上一大杯就咕嘟咕嘟一气灌了下去,那水在我喉头的汩汩声惹得我一阵鸡皮疙瘩,靠,我这不是真的被吓着了吧,大冬天的下面太冷我得快些进被窝要不然为了喝杯水被冻感冒就划算不来了。

    喝完水自是一阵舒畅,我急忙爬进被窝,缩在里面怎么也睡不着,我叫了声老大,没人应,又大声叫了声老二,也没人答,这两位今天怎么睡的这么熟,从前可没这么快就睡着的时候啊。我蜷在被子里,越睡不着就越觉得不对劲,你越想鬼鬼越来,人就会自己吓自己。我长呼了两口气,心房里还是蹦蹦蹦跳个不停,几点了,看来白天真睡多了,真不该睡这么猛的,活该现在受罪。没法子,躺着数羊吧,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慢羊羊软棉棉红太狼灰太狼……什么玩意?又是谁啊?摸我的手,手还这么凉,靠,那俩货有意思吗,我刚才叫你们不答应现在装神弄鬼来一天连着吓我两次,当我白痴啊,你以为你不说话装模作样的过来握着我的手我就会被你吓着,一天被你们吓到两次,从床上跳下去摔死我得了。不对,我怎么动不了。
    一瞬间我发觉自己果真动不了了,一动动不了,躺一天了,该不会是身体睡瘫痪了还是睡着做梦呢还是……我现在全身好像什么都不能动,连眼睑都不能眨,全身的肌肉完全不受我控制,可是所有的感觉都在啊,那只冰凉的伸进我被中手依然握着我的手,质感像一块在外面冻久了的金属,但百分之百是一只手,拇指与食指握着我手腕,其余三指搭在我手背上,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我的脉搏在那拇指处突突跳动。忽然,我的脖子不自觉的歪向手被握住的方向,我看到了我永生都不愿再见的景象,一个黑影露出半个头出来抵在我的床沿上,瞪着两只没有瞳仁只有眼白空洞无底的眼睛,仿佛要把我吸进去,毫无疑问,鬼啊!我想叫可是叫不出来,想把那只手抽回来可是无论如何使劲就是纹丝不动,我被鬼压床了。那只鬼就这样让我看着它它也毫无其他表示,我们俩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僵着,它想干什么?我身上冷汗汩汩的往外流,胃里翻江倒海只想吐,心跳到前所未有的速度,快崩出来了,身体各处肌肉无一不充血发热,什么情况,做梦了吧,我还真能见鬼啊,日思夜梦,我白天念叨鬼念叨多了。绝对不是梦啊,这是个什么鬼,什么不做只是握着我手瞪着我脸,它有什么企图干就是了,目前的我是一点反手之力没有啊。钟基,既然你怎么清楚未来要发生什么快来救我啊,混账东西。
    我们就怎么僵持着,我可算是知道时间停止是怎么一回事了,我觉得从小到大活的时间加一起都没它现在瞪我的这段时间长。慢慢的我的紧张感也过了,反而油生了种英勇赴死的豪情,你他妈的想干什么快些来啊,一动不动算什么。我还是僵着瞪它它瞪我,鬼大爷你不会就打算这样瞪我一晚上吧,你想把我吓死好来占我的身体或者想把我吓个半死来取我阳气,还是打算玩够我上来一口把我咬死,说句话啊您,要烧纸吗,我烧点天地银行的后面缀十个零外加二次方的给您寄过去,把您老人家的账户留给我,底下房价贵的话要烧栋别墅什么苹果三件套也可啊,您要什么我给啊,那天的“咳咳咳”声是您吧,抱歉我不知道您来了没理您,还把您当北风吹了,您倒是支应一声啊,我要是能动早就吓哭了。

    我只知道时间这样的一分一秒的绕着我的床一圈一圈流过,这种情况我困意竟然还能袭来,想睡不敢睡啊。我一辈子就没怎么苦过,生死边缘徘徊往复痛苦不堪,不对,钟基好像给我说今夜我有事但事不大,这还叫事不大,鬼都亲自找上门来了。莫非这只不过是一只小鬼,就是来制住我不让我动等它大王驾到再吃我。靠,我要是能活过今晚我一定把钟基拜过的师父全拜一遍,我得去请尊佛供着,以后天天我吃多少他吃多少有我一顿绝不缺他的没我一顿也缺不了他的。唉,谁让你不听钟基的话喝这么多水的,尿急了吧,鬼大爷,你倒是先放我一会我去小个便先,回来您继续这样压着我,我不敢骗鬼的,尿急还不能动,要是我过会憋不住放了出来滋您身上就不好了。尿憋得我更是想睡不敢睡了,双重打击,旁边站着一痴呆了的鬼一动不动,我这膀胱内存还不足随时可能强制格式化清空,天快亮吧,天亮了鬼大爷您就该回家了吧。我一想刚才鬼出现的时候我居然没被吓得大小便失禁还真佩服我自己,不是,那时我刚喝下去没多久还没消化,膀胱是空的,要是那时我膀胱里有存货真不晓得会发生什么。
    我现在最痛苦的已经不是鬼了,我看它也习惯了,这造型大眼睛没瞳仁还挺可爱的,比那大头ET可爱多了。现在最痛苦的是憋尿,话说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憋尿没厕所,最畅快的事情莫过于憋了半天的尿眼看憋不住了突然绝处逢生给平安放了出来。我小时有一玩伴,我听他妈给我妈说那时他们一家去逛商场,那小朋友憋尿没憋住,在购物大厅里当场脱了裤子就地尿了,也不害臊。事后我问他当时什么感觉,他说一丁点害羞的感觉都没有,有的只是说不出的舒服,进天堂一样。唉,人生活着不就求得无忌惮的撒泡尿吗。(这哪跟哪啊,话说这鬼故事写的越来越不像鬼故事了,我一点敬业精神都没有。)
    我只知道我憋尿没三小时也有四小时了,憋不住了,钟基那小子告诫我不要喝水是不是就想着这一步呢。不是,我现在全身肌肉都不归我管,所以说控制尿道的括约肌也还在那个小鬼的掌控之内,只要它不走不放我动我就不会尿出来,莫非它的目的就是把我憋死,这样我的死因就是憋尿而亡,谁也不会怀疑到鬼身上,这鬼果然鬼阴鬼阴的。憋尿而亡?我这死法忒丢人了点吧,身前英明毁于一旦,算了,死定了今天。忽然,些许晨光透了进来,太阳露出点来了。我看着那鬼把头转到窗边看了一下有阳光,消失不见了,我身体也重获自由,可是,您老人家要撒手提前给我道一声啊,我也提前准备准备紧紧,它这一松,我也一松,下面决口了,爽!
    我长出了一口气,全部神经终于在崩断的边缘又弹回来了,我看我能动了连忙爬起来,也顾不上湿了的内裤,湿了总比死了强,穿上裤子披上衣服把被子往那地图上一盖,没人看得出来,不会有人闲着没事掀我的被子。那鬼在我身边握着我的时候除了刚开始之外其余时间真没怎么害怕,可是鬼这一走我立即又惊出了一身冷汗,天都亮了,这不是真的吧,我匆忙朝钟基的宿舍跑去,跑到他们门口就拼命砸门,疯了一样咆哮着钟基的名字,这小哥是夜卧早起,老早就醒了,不慌不忙的给我打开门,诡异的笑了一下朝里一努嘴,说别这么大声,都没醒呢。我把夜里的事大体给钟基说了一遍,尿床的事自然是省略不计了,多大点事跟闹鬼一比屁都不算。钟基听完我慌慌张张的讲完,对我说领我去你们宿舍看看,那我还不跟请大神似的给请回去,他进门一看,看看我的床铺,又看了看其他人的床铺,我就担心他爬上去掀被子,我看他在我们宿舍里走着什么方位,对我的床一点兴趣没有,他像模像样的这儿瞅瞅那儿看看遛了一圈,最后停在胖子的床前不动了,像看什么珍稀动物似的,我这事还真跟胖子有关?他看够了胖子就把我叫了出去,我问他看出什么事了吗,我看你在胖子哪停了这么久难不成跟他有关,真和问半仙时的心情一样。

    钟基不慌不忙的给我说他也没看出什么来,只不过那胖子真是胖啊,我还没见过这么一身肥肉的。敢情您老人家刚才看肥肉呢?我还以为你瞧出什么门道来了呢。他说你别急,那鬼应该不是针对你的,他是不是把你内外关扣住了。内外关?就是手腕中心的穴位。是。那鬼没什么本事也就是能把你扣住让你不能动,我估计他是看中了你的床了。我的床?这小子越说越离谱了。之后他有什么兑艮八卦阴阳爻的说了一通,听的我一头雾水。总之是我那个位置好,斜对着胖子的床,在风水方位上从我那个床上即使没有足够的阴气也能侵入胖子的床,那鬼应该是和胖子有什么仇,想去抱负,只是那小鬼只有晚上入夜才能有些力气对付人,白天他也只能藏着。跟胖子有仇直接搞胖子去啊,跟我闹什么啊。他说胖子阳气重小鬼没本事下手,所以得借你的地利,正巧你阳气比胖子弱所以先想把你吓跑占你的地用一下好对胖子下手。你的意思是我得把床借给它一夜它才肯放过我。差不多这意思吧。可是我要是把床让给它它会把胖子怎么样啊?不会怎么样,也就是吓唬吓唬之类的,那小鬼没什么能耐。好吧,就是我今晚得搬出去,把床空出了,要不然那小鬼还会变着法的整我是吧。我不想害胖子,可是我要是还待那儿就是代人受过啊,这样的傻事我还不想干。可是,我问钟基,问他能直接破了那小鬼吗?他听了一愣,摇头笑道他没那本事,就他那一点阳气还得省着用才好过活,那小鬼不来找他麻烦已经万幸了,他还主动去找麻烦,不想好了他。我一听没辙了,只能这样了,当天晚上给哥几个说编了个慌说我留朋友宿舍里玩晚上不回去了,就出去在网吧蹲了一夜。
    第二天回去一看胖子果然不在了,装样子问老大他去哪了。老大见我回来激动地说你昨晚不在这太他妈巧了,吓死他跟老二了,那胖子半夜发疯大吼大叫的,闹了一晚上,还死活不从床上下来,都报警了,后来学校保安来了四五个人才把他从床上弄了下来直接送医院去了,那晚他妈太刺激了,整个宿舍楼都轰动了一个个挤咱门口看,这下咱出大名了,我现在还精神恍惚呢。我一听胖子进医院了,不知道怎么样,真是我对不起他,是他对不起我,惹到小鬼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真是怨不得别人。
    这时钟基正好也逛了进来,对说我解决了,昨天晚上真刺激,那鬼哭狼嚎的把他都吵醒了。之后他望着胖子的床呆呆的愣了一会,我时刻注意着他,这小子太过古怪,以后真得少和他打交道才安全。我看见他脸朝已经空了的胖子的床,可是嘴唇一动一动的,嘴角还扬起了说不出吊诡的微笑。
    几天之后胖子出院了,只不过搬出去住了,别人问他那天怎么回事他也死活不和别人说。钟基告诉我说那天在我们宿舍里见到那个小鬼了,问我当时是否注意到他用唇语说话了,我装着说当时没在意,钟基说他知道那小鬼跟胖子有什么仇了,又问我胖子是不是天天晚上打呼噜,我说是啊,你怎么知道?他笑着说那小鬼告诉他胖子的呼噜声吵着小鬼睡觉了。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