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灵异故事>内容详情页~

一个难逃雷劈的家族

更新于 2015-03-16_14:48:00  182阅

    劳赫尔是德国纳粹的一名军医,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不知有多少关押集中营的犹太人、以及盟军战俘,惨遭这个恶魔的解剖和杀害,成为纳粹秘密研制细菌战的“试验品”。
    战争刚一结束,劳赫尔被列入盟军缉拿的战犯大名单。然而多年过去了,追随希特勒的许多战犯,都受到了应有惩罚,狡滑的劳赫尔却漏网了,一直下落不明。
    盟军为抓获他,还专门成立了一个抓捕小组,由马维鲁上校负责。1946年秋,在比利时边境上,土兵在对一辆客车上的乘客例行检查中,抓到了欲逃回家乡的劳赫尔。这个恶魔头发褐黄、身穿散乱的深灰衬衫与长长的西装裤。并且从他携带的手提箱内,搜出一包金牙和戒指。检查的士兵叫了起来,因为这包金饰中,有很多有被熏黑的痕迹,显然是从焚尸炉拣出来的。更巧的是有一个士兵,认出其中一枚戒指上镌刻的名字,竟然是他惨死集中营的父亲……
    马维鲁带着抓捕小组赶往比利时边境。
    可是当马维鲁匆匆赶到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场罕见的飓风席卷边境,道路和桥梁被毁坏,边境站的房屋也被掀翻了!趁一片混乱之机,劳赫尔仓惶夺路而逃,还没等看守的士兵举起枪,天空猛然一声炸雷,只见刺眼的闪电下,劳赫尔发出一声惨叫,跟跄中歪倒在地,紧接着,一股强劲的飓风卷起这家伙……
    劳赫尔遭受雷劈传开之后,很多报纸电台都作了报道,包括许多受害者的亲属都认为,这是上帝对这个恶魔的惩罚。但是,马维鲁并不相信,因为没有寻找到劳赫尔的尸体。冥冥之中,他总感觉劳赫尔还活在世上,一个迟早会发现其踪迹的角落。
    果然,三年后的一天,在意大利维苏威火山附近的小城发现了劳赫尔的行踪,马维鲁又立即带着抓捕小组赶去。这次提供线索的是一个从集中营死里逃生的妇女,她叫黛雅,父亲是犹太人,当年她是和父亲一起被抓进集中营的。黛雅是无意中发现劳赫尔的。那天在街上,她提着菜篮被一个匆匆走着的男人撞了。那男人边帮她收拾滚落地下的西红柿、马铃薯,边抬头对她道歉,她却一下惊愣住了,差点喊叫起来。等那男人走远了,她才像从一场恶梦中清醒过来……
    “你能确定那家伙就是劳赫尔吗?”马维鲁沉吟着问。
    “不错!哪怕这个恶魔烧成了灰,我也能辩认出来。”黛雅满脸悲痛,啜泣道,“在暗无天日的集中营,他多次审讯和强奸我,他那褐黄的头发,一双阴冷的眼睛,此生都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我相信,他绝对是恶魔劳赫尔!”
    马维鲁便带着抓捕小组,直奔雅斯特切尼大街。当地警方巳封锁了这一带的居民区,盘查来往的嫌疑人。根据警方监视的情况,劳赫尔一直呆在他所租住的老公寓没有出来,这家伙的外貌特征与黛雅说的一样,褐黄的头发,一双阴冷的眼睛,从不跟任何人交往。马维鲁一听大喜,认为劳赫尔这回是瓮中之鳖,想逃也逃不了。
    马维鲁和持枪的众警察扑过去时,正午阳光照射下,有一个头戴帽子的男子,歪靠在门旁,浑身像打摆似的不停地颤抖着,发出微弱的呻吟声。一警察揭开他头上的帽子,原来这个男子满脸皱纹,目光呆滞,蓬乱着黑里掺白的头发。马维鲁就没理会他,径直冲进去抓捕藏匿的劳赫尔。
    谁知踢开劳赫尔的房门,马维鲁不禁大吃一惊,劳赫尔竟然不见了,难道被他查觉到了吗?不可能,因为火炉上还煮着咖啡,还卟卟冒着热气。这家伙一定是刚离开房间,就是逃跑也没多远,马维鲁马上又带众警察追了出来。
    公寓外面仍静悄悄的,只有那个黑发掺白的男子,仍歪躺在那里呻吟,嘴里还像螃蟹似地吐着白沫……

    马维鲁摇摇头,就带着众警察到别的地方搜查去了。
    从那以后,恶魔劳赫尔就像在这世上蒸发了。抓捕小组也解散了,马维鲁却不甘心,继续明查暗访劳赫尔的下落。这期间,有一件事触动了马维鲁,原来他有一个战友,自从在战场大脑负伤以后,就变成了不睡觉的“怪人”,精力却如常人一样旺盛,医生对此无法解释。马维鲁也百思不解,但也启发了他,决定换一种方式去寻找劳赫尔的线索。
    这年九月,马维鲁到劳赫尔的家乡,查阅劳赫尔家族的有关档案,让他十分震惊而激动的是,劳赫尔家族的人竟然与雷电有不解之缘。
    劳赫尔的曾祖父,一个吝啬出名的农庄主,60年前在风雨之中的院内被雷电击毙。20年后,同样是在院内,劳赫尔的祖父又遭雷击身亡。更不可思议的是,劳赫尔的父亲——一个旧政府的军官,他第一次负伤虽然在战场上,但不是敌人的子弹,而是雷电,他被雷电击中摔下了马来。第二次是他退役回到家乡,正遇到雷电大作,结果他的右半身偏瘫了。两年以后,劳赫尔的父亲稍有康复,便拄着拐杖出外散步,没想到意外地遇到大雷雨,闪电两次击中了他,这一回全身瘫痪,没多久就死了。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就在劳赫尔投靠希特勒的那一年,大雷雨袭击了他的家乡,闪电击中一座坟墓,把墓打得粉碎,而这正是劳赫尔父亲的坟墓。
    阅完有关劳赫尔家族与雷电的记载后,马维鲁联想到劳赫尔,这家伙在离家乡不远的边境遭受雷电袭击,又被罕见的飓风席卷而走,三年之后,竟然像幽灵似在意大利维苏威火山附近的小城出现,在这家伙的身上是否有一种无法解释的东西在作“崇”呢?如果真有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那么,马维鲁完全有理由相信,当年歪躺在公寓门前的那个男子,一定是恶魔劳赫尔,遗憾的是,将这个家伙轻易放掉了。
    时间又过去了七年,也是马维鲁最后一次去劳赫尔的家乡查访。那天刚下过雨,河塘里有很多鹅在觅食,马维鲁看见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男子走过来,突然“哗啦——”一声水响,塘中所有的鹅猛然扑上岸,愤怒中对那男子群起而攻之,用长长的尖嘴向他乱啄。这男子猝不及防,一边高声呼救,一边极力反抗。当马维鲁赶过去时,首先闻到这男子身体散发的一股鱼臭味,已经被群鹅啄得血肉模糊。
    此刻,阳光分外强烈而耀眼,马维鲁端详着奄奄一息的男子面容,忽然“啊”了一声,惊骇之中一下睁大了眼睛——原来这男子的头发渐渐泛出褐黄的光泽,而他那张丑陋的脸孔,也在一阵痉挛中恢复了原有的真面目,尤其是一双阴冷的眼睛……
    “劳赫尔,你是恶魔劳赫尔!”马维鲁抓起断了气的死者,用力摇晃了起来。“知道吗,你这个该死的家伙,让我苦苦寻找了15年!”
    马维鲁又像想起什么,扯开死者的内衣,搜索了一遍,除了一点钞票外,还有一份早巳褪色的委任书,上面有希特勒的亲笔签署,而受任者正是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鱼臭味、被群鹅啄死的恶魔劳赫尔。
    那一刻,马维鲁也似乎解开了心里的疑团:劳赫尔自遭受雷电袭击之后,虽然没有像他的父辈毙命,侥幸地活了下来,但雷电使他成为“异类人”,在一定的时间内,尤其是在阳光的照射下,劳赫尔就会改变面孔和头发的颜色,而且,他身体染上一种强烈的鱼臭味,永远无法消除。正因为如此,7年来这个恶魔能躲过警方的追捕,最终却没有逃脱上帝的惩罚,死于家乡塘鹅的乱啄之下……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