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灵异故事>内容详情页~

幽灵古船

更新于 2015-03-16_14:48:00  228阅

    史密斯船长正呆在驾驶舱内,目光炯炯地注视着前方时,雅格夫人敲开舱门走了进来,她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如此令人恐慌:“船长,我能求您帮个忙吗,我的孩子保罗,他不知疯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他一天,也没找到。”
    史密斯船长脑海中立即闪现出保罗的样子。保罗,那是一个十多岁的可爱男孩,金色的卷发,一双调皮的眼睛,他成天有着问不完的问题,到驾驶舱来的时候,总爱摸摸这,再摸摸那的。
    “好的,我马上叫船员帮你去找,相信他们都认识这个孩子,你放心吧。”史密斯温和地说道。雅格夫人听了这话,点了点头,从驾驶舱内走了出去,她的姿式是那样的优雅,连合上舱门时,门似乎也没有发出什么声响。她去的方向,是头等舱的大厅。大厅里,正演奏着管弦乐,雅格夫人的小腿旋即有了反应,她的步子也越发轻盈起来,仿佛和那曲《梦中情人》和上了拍子。
    数十对情侣正缠绕在一起,跳着这个时代正流行的舞蹈。他们的面部贴得是如此之近,彼此都能感觉对方粗重的呼吸了。尽管他们各自都有家室,来这里跳舞,为的只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放纵,这是公开的放纵。有暧昧的灯光为证,他们只是跳了几曲,什么都没有做过。旁观的人们,包括雅格夫人,全部跃跃欲试,正用他们温柔的目光,四处搜寻着合适的人选,准备跳下一曲。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下一曲是狂野奔放的《清香爱人》。
    然而,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喝,打断了大厅里的音乐之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船上开始用海水煮咖啡了吗?怎么这么咸涩?船长呢?船长!我付的可是头等舱的钱,要的是享受,不是苦差使,真是的!”顺着那声音的方向,雅格夫人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估计是朋克。那个靠养殖业起家的暴发户,始终改不了那种牛烘烘的样子,仿佛他就是农场里的种牛。
    两名服务生马上向朋克走了过去,她们当中一个向朋克低声道歉,另一个,则速度极快地端来了又一杯咖啡。朋克的火气慢慢地消退了,他伸出粗壮的右手,拧了拧服务生秀美的脸蛋,说了句粗话,服务生乖巧地让开了,脸红成了一块布。朋克哈哈大笑,又喝了一大口咖啡:“混蛋,这杯还是那个味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朋克再也不顾服务生的阻拦,跳了起来,就要冲向外面,显然,他是冲着驾驶舱去的。
    靠门边儿上坐着的两位绅士站起身来,拦住了朋克的去路。“这又是何必呢?咖啡就是这个味儿啊,我们一直喝到现在呢。不信的话,你喝喝我这一壶里的。”他们劝说道,“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待会儿船长和我们一起就餐,你再发发牢骚也不迟啊。”
    另一个则说:“是啊,现在天气很冷,不要动不动发火,会伤身体的。”说这话的是个医生,叫鲁比,是英国有名的个体医生,据说对疑难杂症很有一套。当然,他获得的报酬也很是可观。这不,他放下手中的业务,坐着船,出来进行环球旅游了。
    鲁比的话,不但没有打消朋克心中的怒火,反而使他想起了什么似的,更加恼怒起来,“对,对,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这里怎么这么冷?为什么?暖气呢?这船上的暖气也舍不得开啦?我的天,这到底是来享乐,还是活受罪的?”
    在大厅的这帮人眼里,朋克一直是无理取闹。可他这一番话说出来,更多的人开始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了。是的,这11月份的天气,是够冷的了。本来头等舱一直供着暖气,所以他们西装革履,旗袍绸衫的,可现在,寒冷伴随着音乐,一点一点地散发开来,渐渐地渗透到他们的心中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冷气呢?”人们纷纷叫嚷起来,就连雅格夫人,也想起什么似的,开始记挂起自己的儿子保罗来,史密斯答应派人去替她找孩子,到现在,也没有见到回音。
    大厅里的这番喧闹,对乐队没有影响。自始至终,音乐还是按着固有的节奏,时疾时缓地进行着,那一对对开始跳起贴面舞的男女们,也没有放过这巧妙的恰到好处的纷乱。然而,舞池中一声尖叫划破了他们中间的和谐。“老鼠,好大的老鼠!”
    叫嚷的那个女人刚颤声说了这一句,她的舞伴就很不高兴了,不过,随着那女人纤细的手指指向,那个男人也吃了一惊,丢开了舞伴,也顾不上自己的绅士形象了,狂奔到了门口,看也没看还在吵闹的朋克,没命地跑开了。紧随他的身后,又有几个人跑了过来。那些女宾,胆小的开始哭泣了。
    这个场面,倒是朋克始未及料,等到大厅里的人们一个个鱼贯而出,朋克的眼睛仿佛被定住了似的,那些是什么呀?一个个硕大的犹如狸猫大小的老鼠,正疯狂地咬啮着舱里的一切,家具、桌几,乐队指挥强作镇定,他的手脚却不争气地打着颤,音乐声也明显地弱了下去。

    回过神来的朋克也急速地跑到舱外,他感觉自己还拉着一个人的手,那双小手汗涔涔的。好色的朋克竟然没有回头看,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在漫漫无际的大海中,在巍峨如宫殿般的大船中,竟然会有老鼠这样的东西出现。那些老鼠,足足有数千只,密密麻麻地在大厅里游移。他们所到之处,都用着尖嘴利牙,一刻不停地噬啮着,转眼之间,大厅里的木质家具被吞噬殆尽。有几只,已跃上了乐队那几个演奏人员的脖子。
    一声凄厉的惨叫传入朋克的耳朵,朋克再也忍不住了,他没命地挣脱开紧缠着自己的那只手,一路飞奔到驾驶舱附近,正要进去,迎面和史密斯船长撞了个满怀。“你怎么了?先生?”史密斯和蔼地看着朋克问道。
    “你,你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老鼠?还有,还有……”朋克结结巴巴地说着,史密斯却不满地看着他:“老鼠?哪里有什么老鼠,先生,我们这可是在大海之上啊。”
    “真的,真的有,在头等舱的大厅里,”朋克牙齿不停地打着架,“你跟我来看,不,你自己去看!”史密斯船长摇着头,不慌不忙地走在了前面。朋克大着胆子紧跟在后面,一双眼睛警惕地看着前方,准备一旦有风吹草动,他就丢下史密斯逃窜,就像刚才撇开那双女人的手一样。
    两人迎面碰上了雅格夫人,史密斯微微地向雅格夫人点了点头,笑道:“我刚才已派了四名船员帮你找孩子去了。相信我,他不会走远的,待会儿一定会来吃饭。对了,这位先生说见到了老鼠,你见到了吗?”
    雅格夫人很有礼貌地向史密斯船长表达了谢意,然后愕然地摇头说:“头等舱的大厅里有老鼠?没有啊,我刚从那里出来呢。”说着,雅格夫人在前面带着路,来到大厅后,朋克傻眼了,那里,乐队还在不知疲倦地演奏着《梦中情人》。只是,大厅里弥漫着一种奇怪的香味。
    朋克使劲地摇着头,他努力地回想刚才的一切,难道真是他产生了幻觉?不会的,还有一个医生劝过他呢,那个医生他认识,是鲁比。如果刚才是他的幻觉,那鲁比现在何处?
    史密斯先生像是看出了朋克的心思,他宽慰道:“有时,压力过大,会让人产生各种各样奇异的感觉。在茫茫的大海中,航行久了,人更加会被自己的情绪所左右。别急,我们先去用餐,在那里,和你的朋友聊聊天,会好许多的。”
    朋克一行三人走进了餐厅,令朋克吃惊的事终于发生了,鲁比竟然正在用餐,他正和身边的朋友有说有笑,手里还握着瓶香槟酒。见到朋克,鲁比主动地打了个招呼,“我的朋友,你还好吧?刚才攥紧了舞伴的手,可为什么又跑开了?对女人要温柔,切不可像对你的牧场上的母牛那样。”鲁比的话,引得周围的人们哈哈大笑,朋克羞惭地挠了挠头,在鲁比身边坐下了。
    “你觉得那位夫人怎么样?”鲁比凑到朋克的耳边问道。顺着鲁比的视线,朋克看到了美丽的雅格夫人,她的目光也正向自己看来。“别胡说,人家都有孩子了。”
    “你是说她丈夫?没事,乔依安是个书呆子,他如果把做设计的劲头用在太太身上,相信他会有更加美满的生活。”鲁比继续嬉皮笑脸地说着,“刚才,你可是一个劲儿地攥着人家的小手呢。相信我,她对你也有意思,要不,她准会翻脸的。”
    朋克没来由地脸上一红,因为他看到了雅格夫人向他丢过一个媚眼来,而且,她还端着盘子向这边的桌子走了过来。“吃过饭,陪我去找孩子,行吗?”雅格夫人的声音柔柔的,像是糯米糖一样。
    “我说先生们,女士们,我照常要宣布自己的观点的。”餐厅里,有人站起身来,朗声说道。
    那人一开口,雅格夫人就慌慌张张地离开了朋克这里,加入到一帮女宾那里去了。“那就是雅格夫人的丈夫乔依安。他准会说出一大堆谬论来的。”
    朋克来到餐厅也不是第一次了,自从半个月前他从利物浦上了这艘船之后,每天中午和晚上,他都在这里用餐。不过,今晚的种种始终让他奇怪。餐厅的气氛似乎也比往常显得诡异。
    乔依安开始叙述了:“史密斯先生,我想知道,你究竟清不清楚这艘船上发生了什么?我实话告诉你,这30年来,我每天都看同一天报纸,都是1969年11月15日的晚报,你说,我烦不烦?”
    朋克张大了嘴巴看着乔依安,根本没有听明白他的话意,然而,其他人对乔依安的话都付之以哈哈大笑。“你现在明白为什么雅格夫人不喜欢他了吧?这人明显地是疯了。”
    史密斯皱着眉头反问道:“乔依安,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不能说点别的?在这大洋之上,你究竟想做什么?”

    乔依安丝毫不为之所动,他愤怒地推开桌上的盘子,狂吼道:“说什么?我没什么好说的!这样吧,我说实话,作为这艘船的设计师,我没有能够说服厂方坚持我的设计,这船的用材不合格,这样的高度,这样的长度,根本不能在大海中航行。虽然我没有拿过他们一分钱的好处,可是,我违心地在验收合同上签了自己的名字。这些年来,每逢月圆之夜,我都会痛苦万分。为什么,为什么悲剧要重复上演这许多次,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朋克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半个月前,他来到码头,正要去购票的时候,一个陌生人转让了一只头等舱的船票给自己,价格低得超乎他的想象。朋克不会拒绝这等好事,就上了这艘船,可现在看来,当时的决定似乎有些仓促了。因为这船显得很怪,怪得令他匪夷所思。
    “还有半个钟头,半个钟头,这船又要触礁沉没,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说实话,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乔依安有些歇斯底里了。
    史密斯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好吧,我来告诉你们。是的,本来跑完这一趟,我就该退休了。可是大家知道,退休金真的少得可怜。这艘船,是处女航,按厂方的意见,必须让我用最精湛的航行经验,顺顺当当地跑完全程。即使遇上危险,也不能停航。我所能得到的好处就是,从厂家那里领到100万英镑。所以,在去阿根廷时,我拒绝了附近几艘船的冰山警告。但是,我能对得起大家,尤其是头等舱的各位乘客。我们一次次重演着过去的悲剧,不断地从利物浦开往阿根廷,为的是什么,为的是让大家都能找到适合的人选,重新开始。比如,今晚……”史密斯的话音渐渐弱了下去,朋克几乎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可是,朋克已经意识到危险即将来临,他猛地跳了起来,撞倒了桌子,坚硬的桌角捅到了朋克的腹部,可他完全没有顾及疼痛,几个箭步,就冲出了餐厅。
    朋克这次逃的方向是甲板,皎洁的圆月高高地悬挂在头顶,越发衬得大海黑暗无比。朋克没命地奔跑着,狂烈的海风在他的耳边呼呼作响,此时,他就是自己农场里发狂的公牛,船的那头,会有一艘艘小艇,只要逃到那里,放下一艘小艇,他就可以在这茫茫大海上找到一线生机。
    有一群人在朋克后面追赶着。领头的,分明就是刚才喋喋不休的乔依安。这人似乎以正直自诩,可如今,他率先充当了刽子手的角色。尖叫声,欢呼声,不断地撞击着朋克的耳膜。朋克越来越跑不动了,但他无论如何,也得跑到船尾处。
    就在朋克亡命般地奔跑时,一根绳索突然绊倒了他。等他挣扎着要爬起来时,雅格夫人那娇喘声已近在耳畔,明亮的月色映照之处,雅格夫人好看的小嘴里,伸出了血红血红的长舌头。
    朋克再不犹豫,他就势一滚,整个人在甲板上打了两个翻滚,然后径直掉进了深海之中。朋克在下坠过程中,依稀能听到雅格夫人失望的诅咒声,还有乔依安那句不满的嘟哝“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
    朋克并没有落入海底,而是掉进了一艘小艇里。驾船的,是个十多岁的孩子,看到朋克惊愕地瞪大了眼睛,那孩子咯咯地笑了起来:“你真是命大啊。这么高,淹不死你也得摔死你。”
    朋克惊疑未定地看着那个孩子,怯怯地问道:“你,你是什么人?”
    那孩子摇着头道:“别问那么多了,你看,那艘船沉了,我们都尽快离开这里。划吧。”朋克点点头,他伸出手来,探入冰冷的海水,奋力地划着。也不知划了多久,朋克听到了一声细微的叹息,“其实,人不要有那么多的利欲之心该有多好啊。要是那样,那艘船也就不会沉没了。”
    朋克沉重地点了点头,他也深深地叹了口气道:“你对那船是不是很了解,你这样的年龄,是不该有这样的感喟的。”
    那孩子又咯咯地笑了起来:“我这样的年龄?其实,我要是活着,也该和你差不多大了。我叫保罗,也是鬼船上的人。据说,他们一直在安排为我找替身!我不想要,因为我不想长大。再见了,我的朋友。”此时,朋克看到曙光微露,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这艘小艇上,原来只有他一个人。
    被途经的一艘海船救上岸后,朋克辗转着回到了苏格兰场。据认识他的人说,朋克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一改往日的粗鲁霸道,变得慈善慷慨。朋克曾让人打听过医生鲁比,打听的人回来告诉他,说鲁比乘船作环球旅行时,突然失踪,半年来一直没有消息。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灵异故事]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564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