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灵异故事>内容详情页~

空屋

更新于 2015-03-16_14:48:00  266阅

    记得搬家的时候我是在念高二,那个年纪充满了热血,对任何事情都怀抱着巨大的好奇。现在想想,或许就是因为那时候的好奇,才让我们犯下了不可挽回的错误。
    这么多年来我和胖子一直保守者那个秘密,伴随着悲剧的发生彷佛所有的东西都已近被埋入了岁月的尘土之中。
    但是我却怎么也无法忘却那个事件。至今的每一个夜晚我任然会把所有的房间开着“灯”,蜷缩在床脚,裹着被子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失去意识,恢复意识,失去意识,再次恢复。每一晚重复着同样的举动,那东西如同几年前那样,每晚出现在我的梦中折磨着我的精神。直到天明我才能安下心来,真真切切的小憩一会。长期的失眠症和睡眠不足让我的精神愈加脆弱,所以我想倘若我能勇敢的面对或许会发生一线转机。
    为此我决定花上一番功夫将那件事情完完本本的写出来,我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但是无论如何,我都有一种想要一吐为快的感觉。秘密这东系在在心中越久,要不是渐渐忘却,要不就是越发明朗,很不幸我是属于后者。
    与其憋在心里难受得紧,还不如用写的方式表达出来。反正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了,那东西一直未打算放过我,可能也算得上是罪有应得吧。
    下面请容许我以我的视角来为诸位叙述那件黑暗无比的经历。
    11月的天气已是冷得有些不像话了,在这种天气下大多数人喜欢做的事便是同那些年长的老人躲在热乎乎的被窝之中,感受着棉被的厚实与温暖,欣赏着窗外的初冬之景,这样会让人有一种满怀得意的感觉,外面如何的冷冽,被窝里却温暖如春,相信这种感觉大多数人都有过的,在难得的休息日里这种感觉更让人珍惜。
    但是今天却事宜愿为,大冬天的,特别还是休息日,遇到搬家这种事情,无论是谁可能都会大声抱怨的。
    好吧,也许不是人人都这样,比如说我的父母。他们的脸上完全看不出搬家的烦恼,满脸都是兴奋的表情。
    全家除了我之外,对于搬家的事情都是相当期待。由于父亲工作的缘故,我们家一直处于一种“颠沛流离”的状态之中,对此父母一直不大在意,每次搬家他们多少都会有所期待,比如新的邻居,新的小区设施,新的房子的外观造型,总之他们总是能够找到新的兴奋点。来点燃他们的兴奋之情.http:

    托父亲的福我从初中就因为搬家的事情一直交不到什么朋友,每次身边的家伙也只是泛泛之交,谁知到那天我又要离开呢?上次搬家时我曾向父亲严肃的抱怨这件事情。父亲满脸认真的看着我许久说了声:“好的,我明白了。”是的,就是这短短的一句话,看他认真的样子我当时是相信了,因此在高中时期我也交上了几个不错的朋友,但是现在发生的事情却让我背上了要失去朋友的包袱。
    父亲上身穿着灰蓝色的衬衫,套着一层浅色的薄毛衣,双臂的长袖一直卷到了肘部的关节。他一边指挥着搬家公司的人员搬运家具,一边同身边的母亲说着什么,母亲的听着父亲的话一会摇头一会点头。
    我今天有点不大舒服,一是因为搬家,又是因为昨晚由于空调已经被搬家公司提前拆除了,所以我的房间冷的紧。我这人睡觉一向睡姿不好,登了被子,多少可能受了点风寒,早上一起来便是头痛得厉害,身上也使不出什么劲。
    父亲走进了门栋,看样子是上楼来了,我透过玻璃看着窗外面。
    要说我在看什么我也不大知道,只是做着这个动作罢了。随着门被推开的声音,父亲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知道由于我工作的原因给你多多少少带来了不好的影响。”父亲认真的说着,“没有稳定的家庭环境让你的社交一直处在一个很不好的状态。”
    “没…没什么。”纵然心里很是赞同,但是我知道不能将其表现出来,父亲是在为着这个家而努力而我的这种不满无疑十分不妥。

    “但是爸爸。”我说道“这次我希望真的是最后一次搬家了。”
    “不是不是。”父亲微笑着摇了摇头打断了我的话,“这次不是你最后一次搬家。”
    “什么?”
    “这次要搬的只是我们,宗仁。”
    “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可以不用搬家啦,小子。”父亲摸了摸我的脑袋。
    “哎!?”我有点不知所措“这是什么意思?”
    “我和你妈妈决定让你先寄居在枫叶镇的叔叔家中。”
    “这样我就不必转学了?”听到后我兴奋极了。
    “除非你想和我们一起去大同市”门外传来了母亲的声音。“你爸爸和我说了好久我才同意的。”母亲的话语里带着一点埋怨的味道,不过也可以理解,没有个当妈妈的愿意儿子离开自己。
    “那么你也收拾一下,下午整备搬到叔叔家吧。”父亲拍了拍我的肩膀,“男孩子是要独自在外面闯闯的”
    就这样我开始了寄居在叔叔家的生活。
    下午的天气显得有些阴沉,厚重的乌云垂于天际,空中竟淅淅沥沥的飘起了小雨。拖着黑色的背包走在镇上的石板路上,鞋子,水,石头有节凑般的相互碰撞着,在这镇上我也算住了一阵子。今天上午刚刚定下移居的事情便同好友秦晖(胖子)李志河(狗头)联系了一下,相互约定下午陪同我一起处理移居的事宜。
    我现在正走的是一条被称作棕榈街的大道,说是大道其实也就是由石板相互拼接而成的一条石路罢了。路边种着参差不齐叫不上名字的植物,时不时的路边会出现一座颇为老旧的建筑,这些建筑看上去有些许时间了,房子的种类我叫不上来,但是能看得出的是这一路上西洋建筑颇多。
    终于在一家名为milkcup的咖啡店前我遇到了正在等我的二人,李志河这家伙老远的就瞧见了我,挥手向我执意。
    “决定不搬走了?”秦晖像是自己遇到了什么开心事似的,“这下我们三个又可以一起玩乐啦”他的样子很是兴奋。
    “是的呢。”我也同样开心,这下子我终于也有长久的朋友了。
    “现在时间不早啦,我们先帮你把东西拖回家吧。”李志河接过我手上的包袱说道。
    “嗯”http:

    三个少年漫步在棕榈街的石板路上,鞋底碰着潮湿的地面发出爽脆的声音。街上的人不是很多,天气阴沉是这条街多少看上去有些荒凉。
    细雨依然下个不停,当我们来到叔叔家的时候身上早已是落下了一层淡淡的露珠。
    叔叔的房子是一所老式的西洋风格的木质建筑,上下两层的独立房看上去很有味道,屋内是典型的十九世纪维多利亚风格的英式布局。柔软的地毯虽然是纤维的但是踩在脚下依旧很是舒服。
    外面下着小雨,叔叔热情的邀请了我的朋友一同进去坐坐,由于叔叔是单身,所以家里很少有人,这次我去他家暂住看得出来他也很是高兴。
    “这下太好了,要知道一个人在这老房子里呆久了可会是憋出病来的。”
    “现在您可以不用担心生病啦。”我道.
    “这房子看上去真棒!”李志河兴奋的拍了拍沙发的扶手,这家伙自从进门就一直东张西望,看得出他对这种复古的西洋建筑好像很是喜欢。
    “马上有什么打算?”秦晖没有在意李志河的兴奋之意,他更在乎等会我们能做些什么有趣的事儿。

    “先喝上一杯热乎的红茶,吃上一块乳酪蛋糕,在考虑吧孩子们。”叔叔手里里的托盘里放着三杯红茶,“这蛋糕是我从milkcup买回来的,听说是那店里的人气产品呢。”
    “看上去味道很好呀。”秦晖这家伙只要看见食物就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外面还在飘着小雨,先歇息一会是个好主意。”李志河看上去对这样的午茶也颇为动心。
    喝着温润的红茶,吃着美味的蛋糕,叔叔和我们三个竟愉快的聊了起来,年龄的代沟似乎并不存在。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流逝,会客室的那个古老落地摆钟发出了铛…铛….铛的声音,这声音一直持续了六下。
    “诶呀,时间已近那么晚了吗?”叔叔看着那口老式的落地摆钟,猛地拍了一下腿,“看我这记性,你们的父母怕是要着急了吧,把电话号码给我,让我给你们的父母打通电话,今天是星期六,不如你们两今晚就先住着,一会咱们出去好好吃一顿怎么样?”
    “诶呀!这样真是太棒了,可以在这么棒的房子里住上一夜一直是我的梦想呢。”李志河说道。
    “今晚咱们一定要玩个通宵。”秦晖也很兴奋,通常男孩子在朋友家过夜晚上才是最为精彩的。
    “那么我先去打电话了啦。”叔叔记过了号码朝着门口走廊的电话走去,秦晖和李志河则跟着叔叔向父母保平安去了,房间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呆呆的望着窗户(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养成了对着窗户发呆的习惯)
    老屋(我为叔叔的房子取的名字)的旁边是一道整齐的柏树组成的植物墙,看上去也不是很高差不多到我的颈部左右。植物墙的外围是整齐的人行走道,隔着一条马路的则是一座看上去比叔叔的屋子年代更为久远的屋子。
    时下已是黄昏,附近住房都已打开了电灯,不知为何这座房子从窗户看任是黑漆漆的一片。房子是以砖块为主的石制结构,只是好像长年无人打扫,房子的墙上爬满了我不知道的紫绿色植物,说实话这看上着实让人渗的慌。
    在阴沉的乌云下,屋子彷佛一个黑色的黑子,看不出任何生气,院子里杂草纵生,或许都能淹过膝盖。几棵枯死的树木为这房子更是增添了几分荒凉的味道。整座房子看上去不知为何总是有一股不大真切的感觉,如同在雾中之花,总是给人一种不详而迷乱的感觉,彷佛是被这房子所迷惑住了,隐隐约约总觉得有一股淡淡的黑暗在这房子周围飘荡。
    我的心脏不禁的紧张起来,一股恶寒爬上了我的脊梁,如同有百只蚂蚁在背上攀爬一样,我竟不知怎么的害怕起来,猛地站了起来,离开了沙发,向叔叔他们的所在跑去。这事儿让我觉得有些疑惑,同时又很是不安。就像是海里的小鱼看见了灯笼鱼的灯笼一般,迷惑,兴奋,同时又带着一点恐惧。
    晚餐我们是在社区内的一家名为骑士桥的餐厅吃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不禁再次赞叹那家店的招牌菜炖牛肉的美味,叔叔走在我的身边,同我介绍着这个社区,在整个枫叶镇叔叔所在的这个社区可称得上是有着极具历史气息的地区了,社区的全名叫做胡桃核社区,据说在枫叶镇建立的时候,胡桃核社区是枫叶镇的创始者们一开始所聚集的地方。随着镇子的发展规模越来越大,这个小小的聚集地也逐渐成为了人们定居的地区,由于当时的创立者,也就是枫叶镇的第一任镇长对胡桃有特别的喜爱,于是自然而然的把这座社区命名为了胡桃核社区。
    叔叔一路上为我讲解着胡桃核社区的历史,李志河好像对此很感兴趣,一路上听的很是认真,秦晖边走边四处张望,他对这个社区很好奇的样子,这家伙没事喜欢看一些灵异小说,面对着一个有着如此历史背景的社区,这家伙一定想找出一间古老且闹鬼的房子,来场午夜时分探鬼屋的活动。
    对于这种事情我一向嗤之以鼻,这种连小孩子都不玩的游戏,如果几名高中生再去玩的话绝对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当我们快回到家的时候无可避免的路过了那道植物墙,自然而然那座奇怪的屋子也出现在了我们的旁边,说句实话。就当我走在植物墙的一边的时候不知为何竟没有注意到那座房子,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早已是站在那房子的面前,这种情况无论是谁都会感到惊慌吧
    我努力冷静下来,左右望了一番,叔叔他们早就不在我的身边了。看来我一定是在什么时候不知不觉的同他们走散了。
    在这种城镇都能和家人走散的确令人难以相信,莫不是这房子有着莫种魔力?我很快而坚决的否定了这个疯狂而可笑的想法。

    离着这么近的距离,我终于清楚的看见了整座房子的去全貌,这是一座石制的双层建筑,通体黑灰的颜色,由于长时间无人打理房子的外壁上爬满类似爬山虎的植物。房子分为上下两层,窗户看上去从里面被锁死,窗内黑漆漆的一片,整个房子外部造型简洁且大气,呈现出一股几何之美。
    庭院的杂草差不多到小腿附近,枯树在黑暗之中只能看个大概的影子,不知是因为好奇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我竟然走近了几分,立刻便有一项重大的发现。原来在房子的庭院里竟还有几座破损的雕像,由于破损严重依稀只能看得出可能是某种动物的雕像,在这个地区庭院里会有这种雕像也着实有些奇怪。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再次飘起了细雨,感到些许冷意,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但是第一次的那种恶寒并未出现。屋子周围好像渐渐的起了一层淡淡的薄雾,整座房子在雾中极为会给人一种迷幻的感觉,配合着杂乱的庭院,奇怪的雕像,这座破旧的空屋子呈现出一种废墟之美,淡淡的散发着一股迷惑人心的妖娆。
    当我到家的时候叔叔和秦晖,李志河正穿着雨衣打算出门找我。
    “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啦。”我嬉笑着跑上去向他们打了个招呼。
    “你到底去哪里了?明明好好的说着话,你却突然的落在了后面,当我们沿着植物墙,过弯回到家的时候就看不见你的人了。”叔叔的话颇有责备的语气。
    “我们正打算去找你,没想到你就回来了。”李志河的身上穿着深绿色的雨衣,雨滴打在他的脸上
    “你这到底是到哪了,怎么突然就走散了?”
    “是啊,是啊。”秦晖也在一边附和。
    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走丢了?不行不行,这种话简直太不责任了,我立马否决了这个想法。
    “其实刚才回来的时候,我看见了一座旧房子,看上去很特别的样子,所以我就去看看了,没有打招呼实在抱歉。”我一边说一边指向那座房子。
    “咦?”叔叔顺着我指的方向,脸上露出了疑问的表情。
    “那边只是一座空房子,长年失修,而且脏乱的紧,没什么好看的。”
    “哦…”http:

    “好了,好了,下次不要在去那种脏乱的地方了,”叔叔将我们三人推进了屋中,进房前他想空屋的方向瞟了一眼,那一瞬间恰好被我逮了个正着。
    奇怪极了,我竟然从叔叔的眼中察觉到了一丝恐惧之意。
    当我坐在沙发的时候,屋外已经下起了雨,而且雨势好像还不小呢,叔叔因为工作的事情先进了书房,嘱咐我们要早点休息后,会客室就剩下我们三个了。我是最后一个洗完澡的,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温暖舒适的沙发上,我下意识的向窗外望去,又是那座房子,紧接着便又是那股难以言喻的恶寒。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股迷雾彷佛在我的周边逐渐飘散开来。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灵异故事]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588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