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灵异故事>内容详情页~

灵异随笔录

更新于 2015-03-16_14:48:00  198阅

    不知为什么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心里面并没有一种畅快的感觉,因为现在已是科技发达的21世纪了,谈这种灵异的话题不知道是否合乎时宜?最怕是势得其反地落了个哗众取宠的非议。但既便是这样,我还是忍不住提起笔来,因为这个故事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深处,总让我有一总不吐不快的感觉,而且故事的主人公王女士也会不时地问起我到底写了没有?
    故事要从一个沙龙聚会说起,而这种沙龙本归属于我不常去的。之所以说我不常去,是因为出席这种沙龙会议的人物,都是一些获得过国际或国家级成果奖的大学教授和科研部门的学者。而我,这个即年青又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能参加这种沙龙活动,确实是既感到荣幸又感到惶恐。这主要得益于这期沙龙的招集人,全国青年委员、发明家、省管专家夏先生,是我的一位望年之交。
    沙龙里的讨论,一开始就非常激烈,各位专家学者从社会科学谈到自然科学,从世界经济谈到古代文明的发展。因为这一期是无主题讨论,也算是夏先生特意为照顾我这个青年人而安排的。但我一直保持着良好的聆听姿态,尽量做到多听少说,因为有机会能聆听到众多专家学者的教诲,对我来说已是一种极高的精神享受了!在本次沙龙中,认真充当聆听者的还有一位,就是我将要在故事中提到的王女士,她是作为一名文化艺术界的代表来参加这次沙龙的。可能是专家学者们对科技领域的话题,谈得比较多的原因吧!我们两位科学的“门外汉”都尽量“争取”不发言,认真做个良好的听众。
    不知是受哪位教授话题的延展,接下来的话题居然转到到人类生存、思维、以及人是否有超能力的这一主题上来了。我一向对此类话题比较感兴趣的,所以精神也就从被动茫然之中提了起来,而且还很自然地融入到大家的讨论之中去,在我无意中我也发现王女士对此话题是非常的感兴趣。
    当话题谈到世间上是否有鬼神灵异等话题上来的时候,大家的探索欲望就越来越强了,甚至有位学者说,要是有一个实例来分析就好了,这样免得有纸上谈兵之嫌。就在这个时候,王女士突然冒出一句问话:“请问在座的各位,有谁见过鬼吗?”
    大家被王女士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弄得瞠目结舌,因为在座的各位专家学者大都是搞科学研究的无神论者,所以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弄得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最后大家都以摇头或默不作声来表示自己从没见过。而我为了打破这种僵硬的气氛,就开口说道:“我曾听人说过是有人见过鬼的......!”
    王女士看大家都一副闻所未闻的样子,就不慌不忙地说道:“我想告诉大家,我见过鬼,而且不仅仅是我一个人见道的……”她刚把这话说完,专家学者们都不约而同地把自己的身子转朝了她的方向,但眼中都流露出一种不可信的神态来。
    “我首先向大家说明,我是一位拥有20年党龄的文艺干部,在没有发生我看到过的一系列情况之前,我和大家一样,是一位坚定的唯物主义无神论者,但自从发生了一连串不可思意的事情后,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就产生了巨大的转变……”
    当王女士说完这一番话后,大家都不得不放下,不信任的眼光,而转为一种期待、分析、研究的神态。
    王女士继续说道:“我所遇到的这件事和即将讲述的内容,我也只曾对一两个至亲的人说过,因为在这个科技发达的数字化信息社会,谈这种话题可能会被人罩上封建迷信或者宣传异端邪说的帽子,今天我之所以想把这件事讲出来,主要是因为各位专家都是在社会上非常活跃的学者和科研人员,我想把这件事说出来,请大家帮我分析一下。并且,我希望大家能严肃地带着研究的态度来对待这件事情,在没有得到一个充分可信的解释之前,我希望大家都能为我保守这个秘密,至少不要随便透露我个人的真实身份,以免给我的生活和家庭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大家都向她默默地点头示意,表示接受了她的请求。

    “虽然我过去是位无神论者,但自从在我身边发生了这样一件难以让人理解的事,我就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阅读佛经和其它宗教的书籍中去了。我想从中找到一个解答的理论或方法,但直到现在为止,我都还没有找到。”
    大家听王女士说得那么认真严肃,一个个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就连刚才那几位讨论得比较激烈的老专家们,此时也都在静静地听。我则更是睁大了并不算太的眼睛,因为我对关于人类生存方面的事件或者灵异方面的话题是最为感兴趣的。
    王女士看了一下在座各位,那充满着期待而认真的目光,就慢慢地开始讲述起来:“我要说的这件怪异的事情,其实是和我的丈夫有关。我这样说的目的,是向大家表明这件事并不是离我太远,更不是我天马行空、胡思乱想编造出来的聊斋。”
    “我的丈夫是一位高级工程师,共产党员。之所以要这样介绍他,是想向大家表明他也是个地地道道的无神论者。由于他的专业技术比较过硬,组织上就派他到西藏支边工作,帮助那些贫困地区的人民建设家园。在他临走之前,我还专门叮嘱他要注意身体,因为常听人说,内地人进西藏,身体都会出状况、吃不消的,因为那里的气侯和空气都比较恶劣,不适合内地人过去工作和生活。”
    “好在他过去是大学篮球校队的主力队员,因此身体基础比较好,刚到西藏没多久,就适应了那里的生活,我一颗牵挂的心也就稍稍放了下来。就这样,在担心和牵挂的岁月中我和女儿天天数着时间,盼望着三年的时间快点过去。想想看,一个女人和一个正在读初中的女儿要全凭自己渡过这漫长的时间,是多么的不容易啊!”说到这里,我看见王女士的眼圈红了起来,我悄悄地递了一张纸巾给她。
    她停下来话来,重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又继续说道:“终于这让人期待的、难熬的三年过去了,我的丈夫从西藏带着丰厚的成果回到家来。我们一家三口每天都沉浸在离别团聚的欢歌笑语中,他把这三年来的所见所闻,讲给我和女儿听,让我们和他共同分享这三年来,他在西藏的各种感受和生活体验,我和女儿听得一会哭一会笑的,当时的那种感觉是非常真实而动情的。”
    “但是这种快乐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在他回来后的第三个月,他就出现了低烧和咳嗽的症状,开始我们都没有太在意,只认为他是感冒了,就拿了些治感冒的药给他吃。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症状就越来越厉害,直到有一天他两只鼻孔里不住地流出血来,我才感觉到事态的严重,马上把他送往省城的大医院。没想到检查完,医生就严肃地告诉我立即送入重号病房进行住院治疗。当时,我一听这话腿就吓软了,心中好像突然空落了下来,我一摇一晃地跑到他们单位开了张住院支票就急忙往医院跑去。”
    他看见我满头大汗,满眼是泪的样子,就心痛地握着我的手说道:“没事的,可能是回来后不适应,我身体好着呢!在西藏的这三年,我都没事,现在回到家门口了,就更不可能有事了!”说完他还朝着我做了一个鬼脸,我看他满脸轻松的样子,忍不住破啼为笑,心中悬起的心也稍稍放了下来。
    “因为送他住院,来得匆忙,天气又热,我就到医院的小卖部给他买了一身条格状的薄纱睡衣让他换上,这样他躺在床上的话也能舒服一些。为什么我会在这儿突然提到这件睡衣呢?等一会儿你们就明白了,它和后面发生的一些怪异现象是有关联的……”
    参加沙龙的人,已被她所说的事件完全吸引住了,所以一直没有人愿意打断她的话,她看了看大家好奇而期待的眼神,笑了一下说道:“嘴都说干了,让我先喝口水吧!”在她喝水的那一极其短小的时间里,我们每个人都抓紧时间活动了一下身体,因为大家都知道精彩的内容,马上就要登台亮相了。
    喝完水后,王女士清了清噪音,接着说了起来:“由于他住院的那段时间,女儿也正忙着准备高考,我就让女儿住到外婆家去,我把家里的门窗都锁好后,就搬到医院来陪他。那时我的工作也比较清闲,没有太多的闲杂事务。”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他好像慢慢好了起来,正当我们商量着准备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他的病情又突然加重了。那是他住院有两个月左右的时候,他突然出现了间歇性的昏迷状态,一会儿清醒地和我说话,一会儿又人事不知地昏睡过去。医生也弄不清是怎么一回事?只是说可能是他的大脑供氧出现了异常,并且还下了一张病危通知书给我。当时,我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记得自己全身酸软地爬在他的病床边动弹不得。”
    “不过该发生的事情,终究是阻挡不了的,我的丈夫在最后一次长时间的昏迷中,再也没能够醒来。当时看着一群医生拖着氧气瓶围着他病床的时候,我就预感到事情不妙,那个时候我反而觉得异常地清醒,我拿出手机平静地通知家里人,让他们快来医院看他最后一眼。但我没让通知我的女儿,因为她现处于最紧要关头的考试时期,我怕会影响了她的学习。”
    “他平静地走了,没有留下什么话。他走的时候,也没有像过去人们传说中的那样,有任何痛苦的表情和无奈,他走得非常的安祥,就像睡着了一样。”说到这里,王女士若有所思地朝着窗外望去。
    听到这里,大家也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王女士。

    “没想到第二天,女儿终于从亲人们的神色中,发现并知道了他父亲去世的事情,哭喊着要和他爸爸见面。当我们两母子相见的时候,情不自禁地相互拥抱着痛哭起来。女儿说她不住外婆家了,她要搬回来陪我住。看着女儿坚定的目光,我就告诉她,等我把家里收拾一下你再回来住吧!”
    “把医院的手续和丈夫的后事处理完毕,我怀着深重的心情和怅然失落,朝着两个多月都没有回过的家走去。”
    “正当我拿着钥匙往门锁里插弄的时候,住在对门的老李夫妇走了出来。他们用一种关心的语气和一种诧异的眼神对我说道:“你们家最近是怎么了?两个多月都没看见个人影,前几天虽然看见你们家那口子回来过一趟,但他人好像怪怪的……”
    “我听他们突然提起前几天见过我丈夫,心中不觉一紧。忙轻声回问道:‘你们不会看错了吧?我家那口子最近都没回来过啊?你们怎么可能看见他呢?’”张女士说到这儿,停下话语向我们望了一眼。我们一个个都表现出极其不可思议的表情,但有一种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我们不愿打断王女士的话。张女士继续说道:“开始我一听也觉得不可思议,我丈夫从住院到去世都从没踏出过病房的大门过,怎么会回到家里来呢?”
    但王女士没想到的是,老李马上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道:“虽然是晚上,但我从身形一看就知道是你们家那口子,我看见他在你家门口走来走去的又不进屋,就问了一声,是不是钥匙忘带了进不了家门了?就让他到我家来坐坐。但他好像没听见似的,根本不回答我的话。我发觉不对劲,就返回家中,叫我老婆出来看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没想到等我们再出来的时候,你家那口子就不见了,我们想可能他是进家了吧?但我们感到奇怪的是,怎么就没有听到他开门和关门的声音呢?……”
    老李的老婆忙接着说:“是啊,是啊!我开始也认为是我们家老李看错人了,但他说绝不会错的,而且他看见你们家那口子身上穿的是件条格状的睡衣……”
    一听老李两口子提到的那件条格睡衣,张女的心中不禁打了一个悸凌,她忙问道:“是不是上下都有条纹的那种,带一点浅蓝色的?”
    老李马上点头,然后对他老婆说:“我说我没看错吧!就是穿的那件衣服。”
    老李他老婆又接着说:“本来我都不信的,谁知道半夜我听到从你们家那边传来了洗衣服的水声,我才相信真是你们家那口子回来了。因为自从你们家那口子从西藏回来后,我就经常看见他自己洗衣服,我还常对我们家老李说,让他学着点呢!”
    听完王女士陈述完老李两口子的讲话,我们在座各位的头顿时嗡地响了一下。王女士接着说,当时她听老李夫妇说完,就追问老李两口子:“你们还记得是哪一天晚上吗?”
    没想到他们两口子异口同声地说道:“就是前天。”
    “前天不正好就是我丈夫走的日子吗?而且他是下午走的呀?”张女士情不自禁地在嘴里喃喃地念叨着。老李两口子一听,王女士说什么丈夫走了,就热心地问道:“你们家那口子又出差了吗?”
    王女士心想,事情既然这么怪异也就不好再瞒隔壁邻居了,她就如实地告诉老李夫妇,这段时间之所以家里没有人,是因为她丈夫生病住院了,现在他已不治去世了。而且两位根本不可能在那天晚上看见自己的丈夫,因为他就是在那天下午过世的。
    没想到王女士刚把话说完,老李家两口子,就啊……地叫了一声,连声说道:撞鬼了,撞鬼了,连招呼都没有打,就转身跑回家去了。据王女士后来说,老李家两口子,因为撞邪的这件事,还连续在家门口烧了一个多月的钱纸。
    王女士心想,如果老李两口子说的这件事,是真的,那她自己也一定能看见。所以她赶快进家,四处查找,看有什么异样的地方没有?她想,如果丈夫真的变成了“鬼”,她也要和他说说知心话,因为她们相聚的日子太短暂了。
    王女士把家里所有的灯都全部打开,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的地方。她只是看见丈夫生前的衣柜门好像被打开过,她走过去看了看也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由于这两个月来,王女士在医院里没日没夜的进行护理,身体感到异常的疲惫,她就匆匆地洗刷完毕上床睡觉了。
    在睡梦中她好像看见丈夫向自己走来,而且脸上带着怒容。她依稀听见丈夫对她说:“你是怎么搞的啊?我要出远门了,你连一件像样点的干净衣服也没给我准备?你是怎么做妻子的?害得我晚上回来自己洗了一件干净的衬衣穿上。”王女士说到这儿的时候,脸上带着一种歉意的表情,向在座的各位说道:“他去世的那天,大家都忙昏了头,确实没有什么准备,而且大家都在悲痛之中,也根本没有想到要给他换件干净的衣服,就让他穿着那件条格状的浅蓝色睡衣入的火葬场。所以他在梦中说我不是个好妻子,我也没有丝毫的怨言。”
    在座的各位专家学者,听王女士这么一说,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觉得这件事越听越不可思议了。但谁都没有开口提问,因为每个人都想继续把这件事听完。

    王女士继续说道,第二天她去整理衣柜,却发现丈夫平常最爱穿的那件白衬衣,真的没在柜子里,她把家中都找遍了也没找到这件衬衣。正当她感到非常奇怪的时候,女儿从外婆家回来了,王女士就把这件怪异的事情,说给女儿听。她本以为女儿听了后会害怕的,没想到她女儿说,这世间上如果真的有灵魂这种事情的话,她到是很想和自己的父亲沟通一下,毕竟她父亲走的时候,她没能守候在自己父亲的身边。说完这番话后,母女俩又触动了伤心事一起哭了起来。
    但就这样子过了好几天,她们两母子在家里什么也没发现什么也没看见,就当她们要淡忘这件事的一天中午,她们两人分别走进了自己的卧室进行午睡。据王女士事后回忆,那天她和女儿不知怎么搞的,眼皮子直打架,眼睛想睁都睁不开,一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正如王女士所说,她也不知道是真睡着了,还是产生出来的幻觉,就在她躺上床没多久,她就看见自己的丈夫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而且身上穿的就是那件洗得白净的衬衣。当时她丈夫一句话也没有说,就直直地走过来躺在了她的身边。而当时她也实实在在地感觉到是有个人躺在她的旁边,而这个人就是她的丈夫。她还听见了自己丈夫的微微叹息声,但据王女士说,当时她被吓得动也不敢动。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看见丈夫又、从床上起来,推开门走了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听到隔壁房间里女儿的一声惊叫声,王女士一惊,顿时从昏昏沉沉中清醒了过来,往女儿的房间跑去。当她推开女儿的房门时,看见女儿正坐在床上哭。她忙问女儿怎么了?女儿一边抽泣一边说道:“刚才爸爸来找我了,他问我为什么不来送他?说完他就坐在我的床边直直地盯着我看。我就被吓醒了!”
    听到这里,大家都隐隐感到自己的头皮一阵发麻。特别是我,听到这儿后,心扑通、扑通地跳得特别厉害。说句实话,我虽然喜欢听这些玄异的鬼怪故事,但过去听的这些故事,通常都是在人云亦云的传话中听来的,不像今天听得这么真实,这么让人心惊动魄。所以我在听王女士讲述的过程中,不停地喝着水,而放在我身边的好几瓶矿泉水,都被我不知不觉地喝干了。
    虽然在座的的人,都比我年长许多,而且还都是具备很高专业水平的专家、学者、教授。但我发现他们的脸上也挂着和我一样的不可思议和令人费解的表情。并且我也看见他们中的好几位也和我一样在脸上散发出火辣辣的红晕。
    王女士可能也发现了我们情绪上的变化,就主动停了下来,喝起了手上的水。
    我看了一下众位专家的神色,明白他们非常想听王女士继续说下去,但又怕此时的唯心论,让他们失去了在心中坚定了一辈子的唯物主义理念。于是我这个在众人中最年青,最普通的成员,只好开口向王女士问一个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那就是这件事后,她们母女是否还看见过自己的丈夫和父亲呢?
    没想到王女士的回答,让我们在座的各位都大吃了一惊。王女士说她不仅能经常看到自己的丈夫,而且她们之间还能经常对话、交流。说到此处,王女士的脸上还散发出女人特有的红晕,我虽说没有听懂她说的意思,但我相信在坐的就除了我没懂之外,其它人都明白了王女士所说的“交流”二字的真实含义。
    听到这里,我突然向王女士问道:“那么现在呢?你们是否还经常交流联络呢?”当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思维有点问题了?居然问出这么个愚蠢得不可思议的问题来。但我转脸看了一下周围的专家们,丝毫没有显露出对我所提问题的反感和不快,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因为我发现他们比我更感兴趣这个话题。
    王女士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我们已经没有联系了,要是再能见到他的话,我还有好多不解的事情,想问问他,也就不会劳烦各位帮我分析研究这么怪异的事了!现在我就把我们之间的最后两次见面情形,给大家说一下吧!”
    “那一次他又来见我,我正想把心中的一些疑问向他倾诉。我问他那边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没想到他说和这边的世界是一样的,只是这个世界的是活生生的人,而那个世界的是已离开人世的“人”。我听他这么一说,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就说那边的也叫“人”吗?他认真地说是啊!也叫“人”。我说,那么你在那边寂寞吗?他先是欲言又止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就说道:‘我早就想和你说这件事了,你知道我在那边一个人好寂寞的,所以……我就在那边找了个伴……’说完这番话,他还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我。”王女士说到儿,突然插了句题外话,她说:“当时,不知为什么,一听他说在那边又找了一个,一种女人天生的醋意就生了起来。我不高兴地问道,那她年青吗?漂亮吗?但是他没有正面回答我这个问题,只是说,改天我带她来见你。然后我就出于女人那种,不依不饶的心理继续追问道,她是哪的啊?叫什么名字啊?听我这么没完没了的问,他好像也有点不高兴了,就说,她是矿山机械厂的,叫张XX你自己去打听吧!(由于不想让读者有对号入座、打探消息的想法,所以我也隐去了这位张女士的真实姓名。)说完转身就走了。”

    我们听到这儿,不约而同地向王女士问道:“那你去矿山机械厂问了没有?是不是真有这么一个人呢?”
    王女士听大家都开口提问了,就说道:“我没有亲自去问过,但我曾打电话到矿山机械厂的厂办问过,接电话的人说,矿山机械厂有几千名职工,上百个科室,而且我又说不清楚要找的人是哪个部门的,所以无法查找。”
    大家听了王女士的回答,又都异口同声地发出一声遗憾地,“哦”声!
    王女士又接着说:“不过,后来我亲眼看见这个女人了!”当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明显地发现大家的眼睛睁得是又圆又大!我不失时机地忙追问到:“那你看清了她的样子没有?是不是你丈夫带她来的?”
    王女士慢慢地摇了摇头:“我当时没有看得太清楚,但我从她的外形判断,她比我年轻得多,而且身材也不错,她一直躲在我丈夫的身后,不肯出来见我。”
    我们听得连眼都不敢眨了!生怕错过了精彩的片段。
    有位从事人体工程学的专家终于打破了专家不敢提问的局面,他认真地问道:“你所说的这些事,都是你亲眼所看到的吗?不会是梦中的幻觉或者是……?”
    “绝对是我亲眼见到的,而且其中的一些情景,我女儿也都看见了,就算我们母女俩是白日做梦的话,那老李夫妇,是绝不会在做梦的吧!?”王女士打断了专家的疑问,脸上显现出认真而严肃的表情。
    专家红着脸讪讪地说道:“那他们这次双前来,你丈夫又对你说了些什么话呢?”
    王女士听专家发问,一下子变得郁闷起来:“他们这次是来向我道别辞行的……”
    大家一听这话,心中又是一惊,“道别辞行!?”
    “他们都成鬼了!又要到哪里去呢?”我又脱口而出的问了这句我到今天也不能理解的话。但在当时,这句话,绝对是在座各位专家学者都想问,又不好意思放下面子来问的。
    “他们要去投胎转世!”王女士果断地回答道。
    大家听王女士这么一说,更觉得离奇、不可思议了!不禁在心中同时都隐现出一个疑问:难道世间上真有鬼魂,真有投胎转世这种玄疑的事情吗?心中的疑问虽然提出来了,但我想,至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做出一个真实的、具体的、科学的、值得信赖的回答。
    还是让我们继续听王女士的陈述吧!王女士显然看出了在座各位的惊异表情,她缓缓地说道:“我当时听他说要去投胎转世的这件事后,心中和大家一样感到吃惊。我就问,原来阴间真有这种事存在啊?”她丈夫就对王女士说,这是真的,而且这次他们去了,就不会再回来了,以后他们之间,再也不会阴阳相隔的见面了。他让王女士自己好好的过日子!”王女士说,当她听到丈夫这番离别之话的时候,心里面特别的难受,心里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但她说,当时有那个姓张的女人在场,她就忍住没哭出来。
    然后另一个研究体育的教授问道:“你没有问他们往哪里投胎吗?”
    王女士说,她问了,她丈夫告诉她,会到湖南的一个小县城中重新投胎转世。当王女士再问起那个小县城叫什么名字?他们会投胎在哪一家时,她丈夫就不再说一句话了。不过,王女士说,当时她看见丈夫的眼中流露出一种依依不舍的神情。后来王女士看见,躲在她丈夫身后的张姓女人,好像对她丈夫说了些什么?她丈夫就带着这个女人告辞了。据王女士说,她女儿也看见了父亲来向她告别时的场景,但王女士的女儿并没有看见那个姓张的女人。王女士把与丈夫鬼魂最后两次见面的情形说完之后,脸上挂起一种无奈而神伤的表情。

    故事讲到这里,此件怪异之事就算到此结束了。因为据王女士说,自从他丈夫向她们母女俩做最后地道别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鬼魂出现过。有时她们两母女想早早的睡觉,在梦中与他相会,但事隔两年了,她们至今也没有再看见他回来过。话说到这里,我想插一句闲话,在这件怪异事件之后,王女士也重新找了位男伴,但就在她们准备酬办结婚事宜的时候,王女士家突然发生了因煤气泄漏而引发的火灾。当时王女士和她的这位未婚夫正在卧室里休息,直到王女士被消防队员抢救出来并苏醒后,她才知道家里失火的事,而她的这位未婚夫却不幸葬身火海。但奇怪的是,同在一间房,而且靠睡在一起的王女士只是轻度烧伤,没有任何生命的危险,这不知是一种奇迹还是一种冥冥中的安排?
    当我写完这个故事之后,心中稍微感到放松了一些,因为这个故事在我的心中也积压了有大半年之久,直到最近王女士通过别人传话过来,要我有空再去聚聚之时,我才觉得应该把这件事记录下来。不过我想说的是,写这个故事的目的,并不是要向大家宣传灵异或者鬼神之类的异端邪说。我只是想把自己和众位专家教授亲耳听到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再叙述一便,由于当事人和听众都是在当地以及全国都有一定知名度的人物。所以我就不便把她们的名字一一说出来,但我可以保证文中提到的人物姓氏是绝对真实的。
    不管这篇文章,最终是否能在报刊上发表,又或者是通过其它的另一种叙述方式以及文本体载传达给大家,我都想真诚地向各位说一声:世间万物确确实实存在着许多我们不能够理解的现象和事件,而我们人类需要开启的智慧大门还有很多很多!我们如何运用自己的智慧,去探索那些令人迷惑,令人匪益所思的事与物呢?这确实是值得任何一个追求唯物主义真理的人士所应该好好思考和探索的。
    最后,我想对各位读者说的是:不管你对上面所说的事件,持何种看法与态度,你完全有权保留自己的观点和意见。我只是作为一个转述人,向你转诉这样一件令人无法理解的事情。也许在未来科技高速发展,人类智慧高度提高的某一天,你我都会找到能解释它的标准答案!……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