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灵异故事>内容详情页~

永宁街4之死鱼腥

更新于 2015-03-16_14:48:00  335阅

    我觉得,夏天最好的消遣,除了游泳,就是钓鱼了。当然,随身携带着一瓶冰镇的啤酒,大汗淋漓时一口气干掉,顿时就会浑身从里到外的清凉。但是白乐在旁边,显然我在做梦。
    我叫陈磊,就读于一所名不经传的大学,还没有毕业就出来打拼开了一间所谓的侦探事务所,而我也只有一个助手,是我的大学同学,白乐,一个开朗漂亮的女孩。
    之前就说过,05年的夏天很热,那种空调都遮掩不住的燥热让人坐立难安。而我的腿伤在除掉血养草之后,愈合的很快,没有了留在屋子里的理由,谁也不愿意呆在烤箱里闻焦糊味的。
    而当我知道在永宁街就有一座湖之后,便再也按捺不住了。
    经过一番简单的准备,我嘱托白乐看好门,结果这丫头却临阵倒戈,前两天还信誓旦旦的说要看家,结果看我不是出去工作而是钓鱼后,便一脸笑容的凑了过来。我当然不能拒绝一位掌管着我“经济命脉”的人。事实上我也不想拒绝,带着一个美女,即使别人羡慕嫉妒的眼光也是享受。
    永宁湖位于永宁街的偏东地区,似乎离那个校服小女孩李月的家不远,我并不清楚是永宁街依湖而建,还是永宁湖为了这条街的存在才修建,但是这座湖确实给整条街带来了不少的人流,游客也有,市里其他区的居民也有。
    当我和白乐穿过整片住宅小区,又走过一道斜坡之后,整个永宁湖便呈现在我们眼前,但是心情激动的我根本就不会仔细注意湖怎么样,目测第一感觉就是很大,而一直缺少欣赏细胞的我,也懒得去仔细观赏,在我看来,欣赏旁边的这位美女,可比看水惬意多了,当然,当下还是先让我过过钓鱼的瘾。
    因为天气热,来湖里游泳的人到不少,但是仅限于在一边,我望了望对面,有零散的几个人却都是坐在岸边,看样子并没有下水的打算,这样也好,人少的地方才适合钓鱼。
    “我们去那边。”我招呼了白乐一声,她正在懊恼忘记带泳衣来好畅游一番。“你可以去街上买一身,嗯,最好是黑色蕾丝花边的,我蛮喜欢那调调。”看到她纠结的样子,我调笑道。“哼,才不会便宜你!”她白了我一眼,提起手里装鱼竿的袋子,率先向对面走去。
    看到她气鼓鼓的样子,我摇摇头,她的身材很不错,真要是穿上了泳装,估计不止便宜我一个人,所有来游泳的男人,都会两眼放光吧。想到这里我竟然莫名的有些吃醋,得,我就是爱幻想,还这么大男子主义,是不是没救了?
    “怎么?生气了?害羞了?”我追上去,看到她脸上有些许红晕,突然又自作多情起来,她不会喜欢上我了吧?随即又摇了摇头,就我这脸普通青年都算不上的,人家凭什么看上我。呃,这就是自卑心理,估计我需要看看厚黑学全集了。
    “去你的,你才害羞,都是天这么热……。”她解释,然后站在草丛里看了看周围。又继续问道:“你觉得这里怎么样?”“可以。”其实对于钓鱼我也纯粹只是爱好,属于半吊子货,只能敷衍道。
    接下来的事情便顺理成章,一番似懂非懂的准备工作后,兴奋好奇的白乐第一个把鱼竿甩了出去,她还是有两下子的,可以通过看电影和小说就可以知道“甩竿”。而我只能安稳的将食饵放进水中,这就证明了,白乐的动手能力是比我要强的,嗯,我琢磨着以后家务都交给她。
    周围的人少的可怜,唯一一对离我们不远的情侣看到我们后便离开了,呃,不如说是因为男的看白乐入神而被那个女孩拧着耳朵拽走的。
    天气很热,不过我的热情很高,所以这些外在因素可以忽略了,今天的手气似乎很好,有时候我觉得钓鱼就像赌博,而我就是一个赌徒,手气好了鱼就多,手气不好就没有,甚至还白白赔上了一下午,不过我也乐意,消遣么。过过瘾就好。
    而相反的,白乐运气就不怎么样了,直到天有些灰蒙蒙的了,依然是一无所获,说她技术生疏吧,可是动作还这么娴熟,要说她技术好吧,可一条都没钓到。
    “算了!”她把鱼竿扔到地上,气呼呼的说道。“呃……别灰心,钓鱼就是个耐力活……。”我一边说着,一边拽起鱼竿,一条不大的小鱼已经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了岸边的草丛里了。“今晚的鱼你来烧!”她白了我一眼。“……不带这么公报私仇的。”对于她的烧菜技术,我还是蛮赞同的,当然,是和我烧的比。“谁钓的多谁就做呀,能者多劳嘛!”她笑咪咪的看着我,可是手却悄悄的绕着我腰间的肉开始转圈。
    这就是典型的羡慕嫉妒恨!
    不过我还是呲牙忍着,这样亲昵地动作,她以前在学校可不会给别人做,这可是特殊待遇,虽然有点被虐。
 “天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我看了看桶里不少的鱼,和湖边已经零星的几个人,一边收拾鱼竿一边说道,其实我是打定注意要回去了,一是钓到的鱼已经够我们吃好几顿,二是保不准继续待下去会不会被白乐拧青半边身体。
    “哦。”她应了一声,显然是为自己的一无所获而闷闷不乐。
    “呃……好重啊。”白乐拿起鱼竿的时候忽然叫了一声,然后很配合的,湖面溅起了很大的水花。
    傻子也看出来了,鱼上钩了,还是个大家伙。而且我还比傻子强点,赶快招呼“使劲拉,慢慢的拖住,我去拿抄网……。”可是话说到一半我就说不出来了。不是语穷词亏,是因为震撼。
    是的,震撼,饶是这几天被一些离奇古怪的事情搞得心里承受能力变得极强的我,也彻底被震撼住了。天哪,白乐这丫头到底钓上来的是什么?!
    那确实是一条鱼,一条大的离谱的鱼,都快赶上白乐的身高一般的大!当然,仅仅如此也不会让我感到震撼,顶多是新奇兴奋而已,可并不是仅仅如此,首先,破开湖面的是一个硕大的鱼头,大的就像电影里演的基因突变的怪物一样!
    其实大鱼倒也没什么,关键是白乐低着头猛拽鱼竿。当我看到它的整个身体的时候,才真正的呆立当场。恐怖鬼故事
    此时的天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整个永宁湖上似乎都起了一层薄薄的雾,远处星光的灯火映射在粼粼的湖面上,出奇的,怪鱼的翻腾竟然没有一丝声响,就是溅起的水花,也是轻飘飘的散落水里。怪鱼的下身……分明是四条巨大的腿!是的,更加怪异的是,鱼的腹部却是一张人脸,一张有空洞的眼眶,嘴部张大露出整齐牙齿的人脸,而白乐的鱼钩,正是钩在这张苍白的脸上!

    “日!白乐快松手!”我张口吐出了一个脏字,准备抢下鱼竿扔进水里。
    可是似乎一切都已经晚了,怪鱼已经脱离鱼钩的束缚,可是它并没有沉入水里,而是快速的向岸边游过来!然后浓重的鱼腥味迎面扑来,天生爱吃鱼却极其厌恶鱼腥味的我,几欲作呕。
    我张大嘴深吸一口气,然后拽着已经呆住的白乐反身朝着永宁街的斜坡上跑去,可是我完全低估了这个该死的怪玩意儿的速度,我们两条腿再加上白乐已经吓得双腿发软,没一会浓烈的腥味再度弥漫在我们周围。
 这是一种死掉的鱼漂浮到水面被烈日炙烤的腥味,我很难比喻那是怎样的味道,可是身后的“啪嗒啪嗒”的响声已经容不得我在这样的事情上计较。稍有不慎我和白乐这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就会葬身鱼口。
    哦,应该说是这个鱼人的口中。
    我幻想过自己老死饿死甚至是犯下穷凶恶极的大罪被一枪崩了,万万没有想到会死的这么窝囊,让条鱼给吞了。
    万分不甘心的我倔劲一上来,就像吃了枪药一样变得勇猛无比,我左右看了看,不远处那座废弃的家属路让我灵光一闪,“走,去那里!”我喊了一声,然后就是一阵狂奔。
    幸好这座陈旧废弃的楼房离我们并不远,再加上生命边缘的威胁让我爆发了小宇宙,速度不是一般的快,竟然在怪鱼追到我们之前就躲进了楼里,我的算盘打得很好,楼栋的入口很小,仅容两个人并排进入,可是身后的怪物身体这么庞大,想进来可没有那么容易。而且这样也暂时的解除了我和白乐的危机。
    虽然这危机来的莫名其妙。
    “呼……那,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白乐脸色苍白,声音或许是累的,或许是恐惧而显得细不可闻,“我怎么知道,这条街处处透着古怪,
    一座湖也这么不安生……。”我弯着腰,豆大的汗珠落下来,夏天的天气晚上也不会多么凉爽,今天更是闷热无比,我的身上早已湿透。“我……我们怎么出去?”犹豫了一下,白乐问道。“你真当我是救世主,现在我可真是没办法,走一步看一步吧,暂时先别出去,实在不行就在这将就一晚。”我喘着粗气说道。“什么?不要不要,这里这么黑,晚上虫子蚊子,会被咬死的!”白乐尖叫起来。我翻翻白眼:“那你就自己出去喂鱼吧!”结果我一句话就把大小姐堵得沉默下来。
    等平静下来,我才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我和白乐逃进这座楼里已经有不短时间了,可是偏偏那只怪鱼没有任何动作,我可不相信追了我们这么远的鬼东西就这么容易放弃,而这个时候竟然没有任何的动静,显然是等待着什么,我的脑子里忽然蹦出一个毛骨悚然的想法:这条怪鱼有智慧!
    是的,这不由得我不去怀疑,这条该死的东西是不是有着人类一样的思想,现在按兵不动正是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这座废弃的家属楼顶部被破坏的很严重,只有上下两层了,而且墙壁也出现了大面积的裂痕,地下到处都是碎砖断瓦,还有无数的蚊虫在耳边哼哼着,而就在刚才为了体现我的绅士风度吧自己的衬衣脱下来给白乐披上了,我为刚才的冲动有些后悔,因为此刻我的身上已经被咬了好几个疙瘩,痒得出奇。妈的,等明天出去肯定买杀虫气把你们统统杀光!我暗自诅咒着,借以寻找心理平衡。
    整个废楼里安静的出奇,甚至我和白乐的喘息声都听得一清二楚,这显然是不正常的,但是并没有听到外面有任何响动,这让我更加不安起来,显然,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可是下面的情况确实大大出乎我的预料。
    就在我们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忽然一声轰响,似乎整个楼房都颤抖起来!然后便是嘶哑的嚎叫与作呕的鱼腥味迎面扑来!紧接着墙面的裂缝渐渐变大,地面也微微的隆起,然后这么个庞然大物,就硬生生的从地下钻了出来!
    这他妈拍魔幻片么?!当时我真的很想这样大吼一声,然后找到导演,给他一顿胖揍。
    但是这显然不是,因为那个鬼东西鱼腹的的嘴已经张开了,从里面发出了低哑却清晰的“咯咯,咯咯”声,这是一张仿佛被水泡了无数天而发胀泛着惨白的脸,模糊的分不清是男是女,可是空洞漆黑的眼眶和同样长大的空洞的嘴,很容易分辨出这就是一张人脸。    四肢粗壮的大腿支撑着整个鱼身,上面布满的细密的鱼鳞的粘稠的液体。就这样一个怪异丑陋的东西,活生生的站在我们面前,而且还要要我们的命!
    它碰碰的跌撞过来,可是由于身高的关系,我们从它的胯下躲了过去,然后迎面掉下来的墙灰撒了我们一身,我望着不断裂开的墙缝,忽然灵机一动,二话不说拽着白乐往楼外跑去。
    怪鱼似乎已经气急了,使劲得撞着墙壁,发出了鱼咯咯声完全相反的嘶吼!
    然后,废楼轰然倒塌。 鬼故事大全
    巨大的砖块掩埋了怪鱼诡异的身躯,似乎就这样一切结束在了尘烟废墟之中。
    我和白乐跑出去好远,望着已经不复存在的废楼,相对无言。
    “完了……”我吐出一口气。“真刺激!”白乐两眼放光,让我差点背过气去,大姐,别这么大条好不,我们可是差点丢了命啊……。
    可是那个时候的我们谁也没有察觉到,在我们不远处,一抹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灵异故事]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655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