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灵异故事>内容详情页~

灵异野菊花

更新于 2015-03-16_14:48:00  374阅

    编者按:来生再见,今生相遇的太晚了,终究是人鬼殊途,纵使有爱也是枉然。小说开头简而得当,情节饱满精彩,人物心理描绘到位,内容详略得当!
    明天我要出差,这是我来到公司一年多以后第一次出差,听说出差的人都很牛B,特别是那些出差谈业务的人,人家经常说他们市场广阔单子都铺到了外地,能得到公司允许出差说明老板对你信任。
    没什么值得兴奋的,对我来说,也就外地跑一趟而已,但老总说了,这一次派个搭档和我一起去,而且是个女的。
    早上7点钟,有人敲响了我出租房的门,声音比较轻巧。
    “谁啊?”
    外头传来一个女声,那声音玲珑剔透,“我叫李玲玉,老总派来的搭档。”
    我慌忙翻身下床,边喊着等一下,边穿着衣服和裤子。
    打开门,一位娇小的女孩子出现在我面前,浅蓝色外套,20岁左右。
    “你好,我们可以出发了吗?”她问我。
    我看了看表,“好早哦,现在才7点钟。”
    “我订了7点30分的票。”
    老总说他会派个搭档来找我,没想到安排的时间还真早,这一去又不是当天去当天回,用得着那么早吗。
    我拉了个行李箱和她走了出去。
    天色阴沉沉的,在这凉秋,已经一个周没有下过雨了,空气很干燥,我的皮肤由于没有擦护肤皮而开始有些裂开。一路上,玲玉告诉我她是S镇的人,从小在那里长大,但是已经6年没有回家了,这也许也是老总派她来的原因吧。毕竟,有个熟人带着好认路。
    5个小时的车程,一路上车子颠簸得像游乐园里的海盗船,我是颠了5个小时后像是被人抛死猪一样抛到车下的。
    下了车已经是中午12点,玲玉带我到S镇的一所旅馆安排住宿。
    “要个单人间吧!”玲玉说。
    “你回家住吗?”我问。
    “回家?呵呵,我家还要坐3个小时的车子到附近的一个村子里呢。”
    “我们不会一起睡吧。”
    “没事的,这样我们就可以多拿些剩下的回扣嘛。今晚你睡床上,我睡地板。”
    “哟……看你们小两口的,还害羞个啥。”旅店老板打岔道,“还开两个房间哦,你想让我多挣一笔也好啊。”
    我看了看玲玉,她无所谓的样子,我说,“难道你就这样放心我?”其实我心里乐得像奔跑在原野上的骏马一样。
    她点了点头。
    我没在说下去,掏了身份证登记拿了钥匙,上宿舍。
    一路从一楼走到3楼,这旅馆散发着一股很难闻的气味好像是苔藓的味道,我问老板你这是不是很少有人来住。
    老板说,谁说的,我这里是外地人出差必来的地方,你们是N城来的吧。
    我点了点头。

    老板说,那就对了,N城来这的人都挺多的,都来我这里住,听说你们那边开什么项目,天天有人来出差。
    打开3楼的门,一股气流猛地扑了过来,这……显然是很久没有住过的样子。我刚想让老板换房间,他说了句,记得打开窗户,这里通风不是很好,然后就走了。
    关了门,我说,“玲玉,今晚我睡地板吧,你睡床上,总不能委屈了女生。”
    她说,“都行。”然后开始收拾行李。
    我看了看那些放在茶几上的牙膏和梳子,天啊,都过期很久了,我说,“这旅店也真是的,牙膏过期都舍不得换。”
    玲玉笑笑说,“现在生意也难做嘛,算了,我下去买吧。顺便买点吃的上来,你在这里等着。”
    我打开行李箱,把两件在家懒得洗的衣服拿出来洗(其实是拿出来过水),然后晾起来。打开我的笔记本电脑上网会会网友。我一接通网线,敲门声就响了。我以为是李玲玉,原来是旅店老板,老板说,上网啊,上网多收5元网费。
    我说,你太坑了吧,哪里有这样收钱的,我去网吧蹭条网线都不到2元。
    老板说,我刚才是收的房钱我又没说这里有网线可以上网你上网我肯定要收钱啊。
    我很恼火,丢了张5元给他,用力关上了门。
    门外传出他用本地话骂我的几句脏话。
    这里的网速超慢,登个QQ都要2分钟。我点开好友栏,找到一个比较土的名字,叫做“白色野菊花”我的一个网友,确切的说是网恋的一个朋友,从来没见过面,视频也没看过,每次想开视频她都是拒绝。我说,我不会嫌你难看的,我们都在网络上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了你还这么遮遮掩掩干嘛。她却用不习惯视频聊天来搪塞我。交往了大半年我也没见过此人长什么样。
    我打开聊天窗口,她的头像是灰色的。我发了个亲吻的表情过去,她也没有回,一般她全天都在线的。她说过,即使是半夜,我睡不着她都会陪我聊天,聊多久都行。我也不知道我对她的感觉算不算喜欢,或者是爱,因为觉得她这个人比较真实,说话掏心掏肺,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会在网上发一个晚上的表情不说话,我就这么一直看着,看到天亮。我很想她,特别是此刻,身在异乡,听她说她取这个老土的名字是因为她喜欢野菊花,那种开满田野的一大片一大片黄色白色的野菊花让她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大概半个小时过去了,李玲玉竟然没有回来,买个东西不至于那么久吧,楼下的便利店就有卖呢。可能是玩去了吧。肚子已经在叫了,我只好上上网页看看新闻。网上的新闻几乎我都看过了,也没什么新颖的,雷同的比较多,有一则女生奸杀案已经是上个周的事情了,我倒是没看过,索性看看,就当恐怖小说消遣,可是也是雷同得枯燥无味。
    我插上耳塞,打开千千静听,躺在了床上。睡觉也许可以减少我肚子饿的感觉,说实在我还真的懒得下去走。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千千静听里依旧播放着那首林忆莲的《听说爱情回来过》,听得人想哭。房间里依旧如故,刚才晾起来的衣服在眼前滴着水滴。李玲玉还没有回来,她如果回来至少牙膏和牙刷都是新的。我有些着急,拿起电话拨通了她的号码。
    电话那头失望地传来语音提示,你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我连续拨了几次都是无法接通。不是吧,难道她回家了?
    我实在顶不住了,穿了衣服,自己下楼去找吃的。
    9点多的S镇,除了零零星星的几盏昏暗的路灯外就是几个即将打烊的商店。马路宽大空旷,远处有风穿过来,看不到一个人影,我在想这黑灯瞎火的上哪去找吃的啊,可是说来也怪,怎么才9点多,夜生活还没开始呢人就已经看不到几个。我将外套拉起了拉链向前走去,拿出手机继续拨李玲玉的电话,可是还是无法接通。我有些担心,虽然李玲玉不是小孩子但是毕竟是在这么人烟稀少又黑灯瞎火的晚上,一个女孩子家在外头,万一遇到色狼怎么办?
    我的肚子感觉不到太饿了,我还是先去找找她才好,但是……上哪里找呢?
    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是李玲玉!
    “喂……李玲玉,你现在在哪里呀,那么晚了还不回来,玩也应该玩够了吧。”
    电话那头停顿了2秒钟,才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
    “熊斌(我爸爸不知道为什么给我起这样一个没头没脑的名字),我现在在城阳路,你过来好吗?”
    “我过去?我不熟路啊,你还是赶快回来吧,不要玩了。”
    “你来接我回去。我在这里等你,快来。”
    说完她就啪地一声挂了电话,我再拨过去的时候又是语音提示,我骂了一句,什么破信号!
    天越来越晚了,街道一个人也没有,我一个陌生人怎么找城阳路。
    我朝前继续走了大概100米,想看看到底有没有什么人还在外面晃悠,结果越走越黑越走越远,我回头望了望后面——我住的地方已经看不到那扇亮着灯光的门——我走得远了。
    就在我有些茫然的时候,眼前路灯下好像有火光,一闪一闪地,光源非常朦胧,我加快脚步走了过去。是一个老头子在抽烟,诶呀,这下子总算找到希望了。
    “大爷,我问一下,城阳路怎么走?”我的声音尽量放大,我怕他耳背。
    大爷一直抽着手里的烟斗,双眼像死鱼一样盯着地板,烟斗里的烟灰忽闪忽闪的随着他的呼吸而律动。
    “大爷,我问一下,城阳路怎么走?”
    他还是没有回答,一直盯着地板。
    “这大爷……好奇怪,怎么不说话呢。”我心里开始有些发毛,这里的一切给我感觉怪怪的。
    “大爷!”我用力再叫了一声。他还是没有反映,依旧抽着烟,脸色很难看,皮肤在他那烟斗的火光里显得像树皮一样。
    一直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背后惊出一大串鸡皮疙瘩,猛地转过身。是一个青年。
    20岁的样子背着一个箩筐,平头。他说,“小伙子,你外地来的吧。”
    我点点头。
    “你好,我像问一下,城阳路怎么走?”
    “城阳路?”他皱起眉头,“我们这里没有城阳路啊。”
    “我一个同事和我来出差她是这里的人,她说她在城阳路要我去接她。”
    那青年笑笑,“我在这里生活了20年了,从小在这里长大,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城阳路。”
    “可是,我朋友说她是本地人诶……”
    “你还是回去吧。”他拉了拉身后的箩筐,好像里面装着重物,“S镇很危险,晚上最好不要出来走,还是回你住的地方睡觉吧。”
    “可是,我的同伴还在外面……”
    这时,电话响了,是李玲玉打来的。

    见是她打来电话我就放心的和那个青年道别,边接着电话边往前走。
    “喂……李玲玉,城阳路怎么走啊?”
    “你还没到啊,你现在在哪条路?”
    我看了看路牌,“我在明山路。”
    “那快到了,你看到前面有一个大榕树吗。”
    “有啊。”
    “在大榕树那里往前走有个路口,在路口向左走50米,右拐就到了。”
    “李玲玉,你先别挂电话,我怕找不到……”
    没等我说完,电话啪地又挂了。我向前走,走到一棵大榕树,向左……光线越来越少,路灯到这里就没有了,眼前是一片黑暗,这里的居民房都是关着灯的,这里的人早早就休息了吗?我打开手机照着路往前走。左拐50米,有个岔路,我再向右,向右……
    可是前面没路了,路到这里就没了,前面是一片广阔的荒地,有一个一个小土堆立在荒地里。我感觉到我汗毛都竖了起来,心里念着两个字,“坟地”。
    电话在这个时候在我手里震颤,我摁下接听键。
    “熊斌!”是老板,“你Y的跑哪里去了,我派人去你家找你找了三次你都不在。”
    “我现在在S镇啊。”
    “你那么快就到了,我不是和你说安排的今晚的车子吗?”
    “今晚的车子?可是你派来的搭档今天早上就来找过我了还买好票过来了。”
    “谁啊?今晚我才叫她过去找你的,你和谁去了S镇啊,我和你说,你提前到了也好不过今天的差旅费我不报销,你明天早上到车站接人吧。”
    电话啪地挂掉,怎么这些人都喜欢挂我电话挂那么快。
    一阵冷风呼呼地吹来,吹着站在一大片乱坟地的我,吹得我皮肤麻木已经感觉不到天气的寒冷。我脑海里有一个念头,我到底和谁来了S镇?
    一个声音从远传传来,忽远忽近地塞进我的耳朵,她对我耳语,“熊斌,是我,我是李玲玉,也是你的野菊花,白色的野菊花是我,我就是一直深爱着你的人。”
    我全身无法动弹,像是有一股气流包围住我的身体,我用我唯一是自己支配的意识说,“你……你、你是白色的野菊花?”
    “呵呵,”她笑了笑,声音空洞却带着玲珑,“谢谢你带我回家。”
    “回家?”
    “其实,我早就已经死了,那是20几年前的事情,我死于一次车祸,可是肇事者却逃跑了,找不到肇事者我的灵魂只能在N城飘荡,永远都回不了家。”
    “所以,你……”
    “是的,我回来了,孤魂野鬼是没有家的,但是我们S镇有个传说,传说野菊花会把一个人的灵魂带回家,但是需要你心爱的人一起才能回家。你看看那,你的眼前,这里并不是坟茔,这里原本是一大片野菊花,这里叫城阳路,在20几年前一次火灾烧掉了这里所有的植物,由于死得人太多,政府索性就将这里变成了坟地。熊斌,请你闭上眼睛,看一看,你眼前这一片野菊花,金黄色的野菊花在阳光下是多么艳丽,多么温馨。”
    我闭上了眼睛,仿佛有一股暖流串如我的心头,眼前真的有一大片黄色的野菊花,阳光的照耀下撒发着它自然的味道,心中默念着,“玲玉,我们来生再见。”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