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第四封遗书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266阅

    隐秘
    寂静的夜晚,陈雷一个人无聊地躺在床上看书。前不久陈雷出了一场车祸,受了伤在家休养。看着窗外朦胧的月色,陈雷又想起了学校里那两个兄弟。
    上个学期发生的事真多,谁都想象不到一向和蔼可亲的林教授会被人谋杀,陈雷掀开被角,看着那张还沾着血迹的遗嘱,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平静的气氛,陈雷接起电话一听原来是老大。
    “老三,最近还好吗?”老大声音很低,让人感觉到有些颓废。
    从暑假开始陈雷就再也没见过老大老二,平日里兄弟三个感情很不错,打架斗殴,喝酒泡吧三个人都是形影不离。
    “老大,好久不见了,最近忙什么呢?有空过来玩啊!”
    “玩,就你还有心思玩,我死的心都有了。”
    “怎么了老大,出什么事了吗?”
    “还不是女人,素雅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非要和我分手。”
    “老大,别多想了,既然她都说要分手了再留恋下去也没意思,分就分吧,以后我给你介绍个更好的。”陈雷说。
    “老三,你不懂,我对她的感情是真的。”
    “但她不爱你啊,还想她干嘛?还是有空来找我喝酒吧。”
    老大没有回话,就像是自言自语地说:“我爱她,我可以为她付出生命,如果我为她死了她会感动吗?”
    陈雷一惊,老大的话中竟然透着些许凄凉。
    “老大,别乱想,为了一个女人,不值!”
    “没有素雅,我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老大声音中有些幽怨。陈雷怎么也想不到,刚说几句话老大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陈雷咬着牙,决定骂骂老大,或许还可以把老大骂醒:“哎,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是男人,感情就要拿得起放得下,为了一个女人而颓废,你值得吗?如果你真的想不通,就尽管为她死好了,为了一个女人变成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等你死了就知道她到底有多在乎你了!”
    “没错,老三你说得对,没有了素雅我确实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老三,再见。”
    “老大,你……”陈雷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已经被挂掉了。
    老大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不会真的去做傻事吧?陈雷想了想又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今天老大发什么疯,平常换女朋友最勤的就是他了,现在倒成痴情种了。
    挂掉电话的陈雷心情竟然有些忐忑起来,老大一直是陈雷兄弟几个中最开朗活泼的一个,按理说老大不会想不通去做傻事,但陈雷的心中竟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正在胡思乱想着,突然电话又响了,一看号码竟然是老二。
    今天真是怪事,平日里一个都不见踪影,今天老大老二都来找自己,陈雷也没多想,一把抓起电话:“二哥,好久不见。”
    电话那端传来老二熟悉的声音:“老三,出事了!”

    谎言
    陈雷的心猛然一跳。
    “怎么了?”陈雷连忙问道。
    “我说了你可别紧张。”
    “别啰嗦了,快说。”
    “老大跳楼死了!”
    “什么?”陈雷暴跳起来。
    “他怎么会这样,刚才我只是随便说说的……”
    顿时,陈雷的心像裂开一样,只觉得天旋地转,老大虽然只是同学,但三个人就像亲兄弟一样。强烈的自责感捶打着陈雷的胸口,陈雷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老大是被自己害死的!
    “你刚才说什么?”老二有些疑惑地反问道。
    “老大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也没想到会这么糟……”
    陈雷有些紧张,陈雷知道二哥一定会发火,平日里他和老大最好了,如果知道老大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跳楼的,他一定会跑来拼命的。但陈雷觉得自己很无辜,当时只是随便说说啊,他的目的也是为了老大好啊!
    “老三,我说的不是这个,你是说他刚刚给你打电话了?”老二话语中带着深深的疑问。
    “嗯。”陈雷轻应了一声,“就在刚刚,还不到十分钟。”
    “你确定刚刚给你打电话的是老大?”老二再一次反问道。
    “是啊,咱们这么多年的感情,老大的声音我还能听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吗?”陈雷被老二搞得有些不知所措,为什么老二一次次地反问这个问题?
    “老三,你听我说,你别紧张,老大是早上跳的楼,刚刚他的父亲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去参加葬礼。”
    “什么?老大早上就死了?”
    “是的,老三,这么说给你打电话的就不是老大了,或者说不是老大的人,而是老大的鬼魂了。”
    陈雷战战兢兢地问道:“那他找我干什么?”
    老二叹了口气,“听说有种鬼死后是需要替身的,我想老大有可能要找你做替身,你千万别离开家里,等着我,我开车去接你。”
    陈雷挂掉电话,垂着头,大脑中一阵迷茫,他向来是不信鬼神的,难道真的是老大的鬼魂回来了?老大早上死了,而电话里明明就是他的声音。
    如果老大在打完电话后自杀的,老二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接到消息,那么只有一个原因,刚才打来电话的不是老大,也可以说不是活着的老大。
    陈雷并没有多少时间思考,那让人毛骨悚然的铃声再次响起,铃声响得很快很急,像催命一样。
    盯着那个陌生多号码良久,陈雷终于接了起来。
    “喂?”
    “老三,不好了!”

    诈尸
    陈雷的手像触电一样,立刻把电话扔在了桌子上。就像看到了魔鬼一样。如果在几分钟前接到这个电话,陈雷会和他聊得热火朝天,但现在不同,因为打来电话的是……
    老大!
    老大不是死了吗?
    老二不是说老大已经从楼上跳下去,摔得血肉模糊了吗?
    他为什么要来缠着我?
    一连串的疑问摆在陈雷面前,而答案就在这个电话里。
    陈雷犹豫了一下,终于把电话拿了起来,刚拿起电话就听到老大焦急的声音:“老三,老二是不是给你打电话了?”
    “是啊。”陈雷低声应着,刚说了一句便开始抽泣起来,“老大,你安息吧,逢年过节我会给你上香的。”
    老大没有理会陈雷:“老二是不是说我已经跳楼死了?”
    “是啊,难道你没有死吗?”陈雷疑惑了。
    “废话,我当然没死,我要是死了给你打电话的是谁?老三,你要相信我,凭我们这么多年感情你是了解我的,你知道,我不是一个悲观的人,更不会那么容易想不开的。”
    陈雷想了想,也对啊,心目中的老大确实不是那样的人。
    “老三你听我说,刚刚老二家里给我打来电话,说前几天老二出车祸死了,今天正要出殡却发现尸体不见了!”
    “什么?你说二哥死了?”
    陈雷听得头有些发大,老二说老大死了,老大说老二死了,到底死的是谁?
    “没错,老二死了,他父母给我打来电话就是告诉我老二可能尸变了。人在死后如果有未完成的心愿就会聚集大量怨气,形成尸变。尸变后很有可能去找他曾经熟悉的人做替身,比如说朋友,就像我们,所以现在我很害怕,我现在就去找你。”
    挂掉电话后陈雷彻底糊涂了,两个人肯定有一个人在说谎,说谎的那一个就是鬼。
    突然陈雷想到了素雅,那个老大为了爱而“跳楼”的女人。
    陈雷认识素雅,他听说素雅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平常话不多,总是冷冰冰的样子,对于素雅陈雷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陈雷打了电话过去。
    “嫂子,最近见到我大哥了吗?”
    素雅有些惊讶,顿了顿说:“我们刚刚分手,一个小时前还在门外求我,现在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你是替他当说客的吗?”
    听到了素雅的话,陈雷连忙说:“不是,不是,我……我.祝你们分手快乐。”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陈雷匆匆挂掉了电话。
    素雅一个多小时前见过老大,那么老大就一定没有骗人,看来骗人的就是老二了。
    老二为什么要骗我,难道真的像老大说的一样来找替身吗?
    不知过了多久,夜色已经完全吞噬了大地,无尽的天空黑得那么深邃,屋外安静得要死。陈雷伏在窗口向外看去只能看见一片黑暗,深沉的黑暗,仿佛黑暗中隐藏着一个魔鬼,它能看清人类,却没有人能看得清它!
    一道亮光从远方射来,如同一把利剑斩断黑暗,在黑暗中延伸出一条金光大道。
    是车的灯光,等车开近了,陈雷看见坐在车里的人正是老大。
    陈雷想起,刚才老大说过要来找他,但这也来得太快了吧!要知道老大的家离这里足足有一百公里。
    怎么办,该不该上老大的车?
    是信老大还是该信任老二?
    楼下汽车的喇叭一声声响起,像是在催促陈雷。
    陈雷稳了稳心神,向下看去,老大向陈雷摆着手,喊道:“老三,快下来,老二的车来了,就在后面。”
    老二真的找来了!
    陈雷慌忙地起身向楼下跑去,当然,临走时没忘记把床下那张遗书带在身上。
    “快,上车!”老大看到陈雷也没多话,陈雷稍犹豫了一下就上了车。

    追逐
    刚一上车陈雷就发现车里并不是只有自己和老大,还有一个女人,素雅。
    “我担心她的安全,就一起带上了。”
    陈雷刚要说话,一道光线从后面射了过来,陈雷回头一看,竟是一辆车飞快地驶向这边,老大毫不犹豫发动了汽车,一踩油门汽车就蹿了出去。
    “那是老二,我在来的路上碰到了他,差点把我杀死。”
    “二哥为什么向我们下手?”
    老大摇了摇头。
    “不,我不相信二哥会这样,即使他变成了鬼我也不相信他会向曾经的好兄弟下手,我要下车找他去问问!”
    “你疯了!老三,要知道他现在已经死了,他是鬼,和我们不一样,他早已经没有感情,你下去他会杀了你的。”
    “就是,听你大哥的吧,外面现在很危险。”
    陈雷慢慢地冷静下来,一言不发,坐在车上看着一点点倒退的夜色,自己也像这窗外黑漆漆的夜幕一样渐渐地退出世界。
    老二的车子越来越快,像一头凶猛的野兽盯准了一只弱小的羔羊紧追不舍,只是片刻的功夫就已经追了上来。两辆车子在宽阔的马路上并驾齐驱,陈雷甚至透过车窗看得见车子里的老二。老二的表情有些焦急,嘴唇在动,像是在说着什么,只是距离比较远,加上汽车马达的声音一个字也听不清楚。
    老大加快了速度,而老二则一直保持着这个距离。
    老二的车离得越来越近,陈雷隐约听到老二嘴里喊出的几个音符,但只是听了几个字就足够让陈雷脸色变白了。
    陈雷听到老二在说:老大……素雅……死了……都是……鬼!
    陈雷战战兢兢地回头望着老大,老大只是一脸专注地开车,好像没听到老二的话。而素雅……这个该死的女人,从陈雷上车的时候就一直垂着头。
    之前陈雷没想什么,但听了老二的话,再看着一反常态的两人脸色瞬间变成一张白纸!自己凭什么信任老大?还不是素雅的那句话,素雅说的一个小时前还见过老大。但如果连素雅都是鬼的话……
    “下车!我要下车!”眼看着汽车已经驶向郊外,陈雷再也忍受不住大声地喊着。
    老大还是在专注地开车,素雅还是什么都不关心一样。
    老二的汽车速度渐渐地慢了下去,慢慢地消失在陈雷的视线里。
    这一刻就好像世界已经完全把自己抛弃,陈雷再也忍受不住了,伸手去抢老大手里的方向盘,而老大的手像铁钳子一样牢牢地把方向盘锁住,任凭陈雷再怎么用力也撼动不了分毫。
    终于,汽车停了,是老大自己刹的车。
    车子停在了一个水塘旁边,陈雷认得这里,因为水塘的那一边正是自己的学校。
    见车停了陈雷不顾一切地跳下车,老大还是坐在车上,也不追赶。
    陈雷下了车便飞速地跑着,跑了一段距离后他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了一个身影,那个身影正在自己的对面朝自己走来。

    假相
    “二哥,你怎么在这儿?”
    “别问这么多,快跟我走,素雅和老大都已经死了!”
    陈雷跟着老二钻进了树林,正向树林深处走着,头顶不时传出几声乌鸦的惨叫。
    “我从上车开始就发现他们不对,可是已经晚了。”陈雷说。
    走到了一片空地老二停了下来,眼睛直直地望着陈雷,“老三,现在大哥已经死了,那份遗书是不祥的东西,把它交给我吧。”
    陈雷愣愣地站在那里,他注意到树林的中间有一个大坑。
    片刻陈雷摇了摇头:“什么遗书?”
    老二晃了晃陈雷的肩膀:“老三,我们是好兄弟,你就把他交给我吧。”
    “好吧,遗书我给你,从前的事都过去了,就这么算了吧。”
    “好,这才是我的好兄弟!”老二拍了拍陈雷的肩膀。
    陈雷从下衣口袋里摸出那张沾满血的遗书,递给了老二。
    老二接过遗书仔细地看了一眼,露出一个邪邪的笑容:“多谢了老三!”
    老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已经得手了。”
    还没等陈雷反应过来,远处就跑过来两个人影,仔细一看正是老大和素雅。
    “你们……”陈雷指着跑过来的老大。
    “不好意思老三,为了得到它,我们只能用这个办法了,这张遗书在你的手上我们没有安全感。”
    原来这是老大和老二精心策划的一场骗局,两个人利用人类心理上对于未知的恐惧给陈雷制造出无法信任的一方和可以信任的一方。有了这样的对比陈雷就会把遗书交给信任的一方。
    老大冷笑:“你小子太不仗义了,抓住兄弟的把柄就来敲诈,枉我们还曾把你当做好兄弟。”
    陈雷不服气:“你们不也是一样,为了拿到那张遗书竟然开车撞我!你们这样就是好兄弟吗?”
    “现在遗书给你们了,我们的事可以一笔勾销了吧?”
    “一笔勾销?这样就想一笔勾销?哼哼,今天你别想活着离开这里!”老大凶狠地说:“看见那个坑了吗?那是为你准备的。”他的手里多了把刀子……

    真相
    两个人一拥而上,将陈雷制住,陈雷不断挣扎却只是徒劳。
    老大一拳下去打得陈雷眼冒金星,两个人把陈雷扔进大坑正准备填土,陈雷连忙招手:“等一下!”
    两个人停了下来,老大问:“怎么,还想耍什么花招?”
    “不是。”陈雷答道,“我想有一样东西你们会感兴趣的。”
    “什么?”两人问。
    “其实林教授的遗书一共有两张,而另一张就是关于我们那个实验的。”
    老大和老二一听来了兴趣:“你知道那项实验的资料在哪儿?”
    “我知道。”陈雷答。
    原来几个月前陈雷和老大老二发现了一项重要的科学实验数据,只是资金和设备不足无法完成实验,于是他们把这项实验的全部数据交给了林教授。林教授说拿回去仔细研究一下,可过了几个礼拜林教授却说那项实验在进行当中有一定危险,不能立项。
    可几个人却听说林教授自己正在偷偷进行着实验,他们明白,那是林教授的借口,林教授是想把他们的发现占为己有。
    于是三个人找到林教授,据理力争想要回实验数据,可林教授却矢口否认,三个人一时着急和林教授吵了起来,事后林教授报复他们,对学校说他们品德不良,要学校开除他们三个。
    他们对林教授恨之入骨,不仅私吞了他们的发现还打算开除他们,对他们来说那项重大的发现不仅是实实在在的利益,还关系着自己的名声。于是他们精心布置一场谋杀,林教授死了!
    可谁也没想到林教授就像很早之前就知道会被他们杀死一样,留下了一封遗书。那封遗书上写着他是被他们老大和老二杀的,不知道为什么上面并没有提陈雷。而那封遗书恰好落到了陈雷的手中,于是陈雷拿出那封遗书敲诈老大和老二。
    一开始两个人有把柄落在陈雷的手上,无奈只能屈服于陈雷,可是时间久了两个人不甘心了,准备除掉陈雷。
    于是老大和老二密谋一场车祸,但他们却没想到陈雷还没死,于是想出了这个计划把陈雷手里的遗书骗到手,这样就后顾无忧了。
    林教授死了,可实验数据却还没有找到,拿到那份实验数据才是他们的初衷,现在陈雷能交出实验数据老大老二当然愿意。
    车子发动了,老大开车,陈雷和老二坐在后面,而素雅还是坐在一旁垂着头一言不发。
    按着陈雷的指引车子开到郊区的一处庭院,那是一座很大的房子,陈雷在前面带路,几个人七绕八绕来到了一个房间,看见屋子里摆满了实验用的器皿设备。
    “这里是林教授专用的实验场地,设备很齐全,我们的那份实验数据就在那里。”陈雷指着桌子上一个厚厚的档案袋。
    老大老二看到这些双眼冒出了精光,连忙打开档案袋检查,确实是他们那份实验的数据,只不过比原来更精密了许多,想来应该是林教授下工夫完善的。
    陈雷看着聚精会神的二人不经意地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随即叹息道:“可惜啊,这样重要的实验竟然还没做完,真是太可惜了。”
    老大老二这才注意到这项事业果然进行到了一半,就已经终止了。
    “我们把它完成吧,然后就可以申报了!”老大兴奋地说。
    老二也同意了,他们不屑的看了陈雷一眼:“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可以走了。”
    陈雷微笑着走出了房子。

    尾声
    第二天傍晚陈雷依旧躺在床上,只不过今天陈雷看的不是书,而是一份报纸。上面一个标题赫然写着:两大学生进行实验,气体泄漏当场身亡!
    陈雷嘴角阴笑着,老大老二到死都不知道,林教授其实还留下了第三张遗书,那张遗书上写着的正是关于那项试验,林教授发现那项实验确实具有很大的危险,甚至致命。
    陈雷拨通了一个号码:“现在你可以跟我在一起了吧?”
    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今晚八点,六楼天文台见。”对于从前,陈雷不喜欢这个声音,因为这个声音不属于他,而现在不一样了。
    夜晚的微风透着丝丝寒意,素雅背对着陈雷站在栏杆边上,陈雷从后面扑了过去准备拥抱,可他没想到抱上的是一把冰冷的刀子!
    “这……这……这是为什么?”陈雷捂着肚子,断断续续地说了几个字就倒下了。
    素雅冷笑着对着地上的尸体说道:“我只告诉你杀了老大我就会跟你在一起,却没告诉你,你也只不过是我的一颗棋子,为了利益你们不择手段地强占去我的实验发明,又谋杀了我爸,这是你们的报应!”
    素雅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那是林教授留下的第四封遗书,留给他女儿的遗书。
    原来林教授发现他已经被试验中的气体侵害,命不久矣,而那三个学生还不依不饶地讨要着那份实验数据,当林教授告诉他们试验有害不能进行时,他们也不相信,于是林教授写下了四封不同的遗书。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长篇故事]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680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