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最后的传说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265阅

    旅途
    车到山前必有路,然而车子偏偏坏在了上山的路上。眼看着一条路弯弯地绕上青山,这辆小客车却始终无法再动一下。
    车子周围渐渐出现了四个年轻男人。其中一个高高瘦瘦的,叫欧阳峰,一脸的淡定,似乎并不在意车子坏了。从车子里硬挤下来的胖子叫杜康,他满面愁容,用手狠狠地抹了把脸,然而他的脸上并没有汗水,难道是有些紧张?再后面跳出来一个叫李晓磊的学生模样的男孩,很沉不住气的样子,东张西望的。最后缓缓走出来的男人相貌略有不善,他叫孟志程,眼睛里隐隐泛着凶光。
    怎么办?这四个男人彼此并不认识,但此时此刻只能互相商议。天,马上就要黑了,车子既然好不了,那么结伴步行翻山是最好的选择。
    “那就上山吧!”高个子欧阳峰叫道,“反正咱们四个男人,也不怕匪徒,一边聊天一边上山,也是个乐子。”
    “我不太同意上山,我觉得从山边绕过去比较好。马上就要天黑了,上山很危险。”胖子杜康补充道,他看了一眼黑洞洞的山,眼里闪烁着恐惧的光。
    欧阳峰不乐意了,他指了指山上的路:“如果不从这里走,而是选择绕路的话。那么明天早晨你也别想到达目的地。再说,绕路难道就很安全吗?绕路太长,咱们没吃没喝,说不定半路上就完蛋了。”
    欧阳峰的话很有说服力,李晓磊和杜康犹豫了一下,也都决定上山了。
    突然,一直沉默的孟志程抬起他阴郁的眼睛:“这时候上山,你们真的不怕?”
    其他三个男人都一愣,诧异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孟志程。然而,孟志程没有多做解释,他冷冷地笑了一下,然后背起自己的行装:“那么,走吧。”
    于是,当黄昏时分,这四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因为意外而凑到了一起,在暮色中,他们向着深山进发了。
    山路并不崎岖,但是很窄,四个人必须排成一纵队才能向前。夜色开始笼罩山林,那些参天的古木透出黑气,像一只只巨怪立在路旁,间或有乌鸦的声音传来,刺得人心里直发怵。
    于是,在这种阴森恐怖的氛围里,谁打头走在前面呢?这成了一个不好解决的问题,虽然四个男人都不愿意认怂,但是谁也不想走在前面冒险,你推我让,误了很多时间。终于,高个子的欧阳峰发话了:“咱们别让了,再让一会儿天就更黑了,我胆子大,不怕鬼。有鬼啊神啊都冲着我来好了,我走在前面。”
    欧阳峰的声音洪亮,豪气满满,令其他三个人佩服不已。然而正在此时,林子深处传来了幽幽的声音:“救命啊……救命啊……”
    这声音从远到近,似乎马上就要飘过来了。四人周围的树木瑟瑟地颤动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正隐藏在林子深处,很快就要窜出来了。
    “妈啊!”胖子杜康虽然体形大,但是胆子并不大,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上气不接下气地猛喘。
    然而,那幽幽的呼救声转换成了“嘻嘻”的笑声,随着风飘过他们头顶,之后消失不见了。
    欧阳峰看到坐在地上的胖子不禁乐了起来:“杜康,你也太不行了,你看我,我才是纯爷们儿,我敢走在最前头,我不怕鬼。”
    杜康站了起来,满面通红地跟着大家走。他心里很为刚刚的表现而羞愧,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他喃喃地说:“其实,我不是胆子非常小。跟你们说句实在话吧,敢出声的人不一定胆子最大,我有故事为证。”

    于是,胖子一边走一边讲了个故事:
    这故事很巧,就发生在这座山上。一年前,有一个剧组到这片山林里拍电视剧,一个导演带着一队人进了山。然而一进山,他们就感觉到不对劲儿了,这山上处处有种诡异的气氛,那种阴森的感觉让他们觉得是到了地府。
    山路很窄,一队人不能并肩而行。那么,谁走在头一个呢?
    大家都不敢逞能走在最前面,你推我我推你。最后,还是导演不耐烦了,他大声说:“你们都不是纯爷们儿!我不怕鬼,让我走在最前面吧。”于是,导演在众人的赞美声中走在了最前面,后面的人依次排列。这细长的队伍,踩着沙沙响的荒草,渐渐深入了山林。
    天越来越黑了,已经快要看不清彼此的脸。这个时候导演提议,为了防止有人掉队,每过半个小时就应当依次报数。
    “报数太搞笑了,每过半个小时,大家回头看看队友就行了。”副导演说。
    导演很严肃地说:“这你就是外行了。你没有听说过吗,人身上有三盏灯,保护着我们不受鬼的侵犯。这三盏灯分别位于头顶和两肩,如果回头望,鼻息就会吹灭肩膀上的灯,那么就不能保护自己了。”
    导演的话说得大家毛骨悚然,众人同意报数。队里一共12个人,从导演开始:“1、2、3……12。”
    半个小时之后,天更黑了,又一轮报数开始了:“1、2、3……11。”
    第12个人不见了!
    大家心里都有些发毛,可是因为导演的话,谁也不敢回头看。
    又过了半个小时,继续报数:“1、2、3……10。”
    又少了一个人!
    诡异的气氛越来越浓了,几乎所有人的身上都渗出了冷汗。大家拼命地叫着后面两个人的名字,可是他们一点声音也没有。看来,走在最后的两个人真的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又是半个小时,再一次报数:“1,2,3……9。”
    恐惧让众人的腿都软了,大家几乎都明白了,这林子里有什么怪东西,正从队伍的尾部一点点地吞噬着他们。而且,这怪东西行动得太神秘,几乎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这只有鬼才能做得到。
    谁的脚步都不敢停,只能机械地走着,然而大家心里都在担忧:不知道哪一步,自己就会消失不见了。
    这个时候,导演的声音颤抖着传来:“其实,来这片山林之前,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了。我的胆子并不大,所以我故意走在了最前面,这样的话,即使遇见了鬼,我也是最后一个被抓走。”
    “听明白了吗?”杜康说,“叫得最大声的人,反而不一定是胆子最大的。”
    “啊!”杜康的话音刚落,学生模样的李晓磊就尖叫起来,他猛地从队伍中冲了出去,想往旁边跑。因为在这个队伍当中,他正好走在最后一个。
    大家好不容易拦住了李晓磊,让这个年轻的男孩子冷静下来。欧阳峰嘲笑着说:“你怕什么啊?其实杜康那个故事是为了讽刺我的,你不要害怕。到了这片山林,咱们自己先不能乱。只有心齐,才不会有危险。”
    李晓磊终于冷静下来了,他很气愤地质问杜康:“你这人怎么这样呢?讲这么恐怖的故事,要吓死人吗?”

    杜康尴尬地笑了笑:“我是个公交车司机,平时走南闯北,听到的怪事很多,所以不自主地就讲了一个。其实刚刚我讲的是真事,只是讲的时候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真是对不起啊。不过,这个世界上诡事是真有的,我开夜车的时候,经常从后视镜里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在我的车厢里游走。这个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回头,这可是经验之谈。”
    听了这话,李晓磊很不服气地说:“我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的,但是你知道如何识别鬼吗?从后视镜看,不灵:报数来确定,也不灵。要想识别鬼,还是得用手摸。”
    于是,李晓磊一边跟着走,一边讲起了另一个传说:
    这个传说的主角还是刚刚那个剧组,一行12个人,到了山里的时候只剩下了4个。这真是惨烈的旅行,但是他们没有放弃,决心在这里待下去。他们白天拍戏,晚上就躲在帐篷里,点起电子灯,四个人凑在一起打牌。他们相信,四个人在一起绝对不会有危险的。
    然而,他们想错了。打牌到了午夜,帐篷里的电子灯突然灭了。顿时,浓重的夜色包围了他们,帐篷笼罩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恐怖。正在大家惊惶着要把电子灯修好的时候,帐篷外远远地传来了一声惨叫。
    众人心里不约而同地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有人出事了!而且这出事的人,就在他们四人当中。
    导演立即下令:“把手机掏出来照着自己的脸,我要看看你们现在是不是平安的。”
    于是,四个人都掏出了手机。屏幕发出了蓝幽幽的光,光线里映出的脸都发出青紫色,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每个人的眼睛都因为光线的问题而发出了呆滞的光,这根本就识别不出来是人是鬼。
    导演想到了另外一个法子:“把手机关掉,然后手拉着手。能摸到手的,自然是人。”
    然后,导演带头握住了副导演的手,副导演握住了摄影师的手,摄影师去摸主演的手……
    主演的手,不见了。然而,主演的声音还空荡荡地在帐篷里响的:“怎么……没有人拉住我的手……怎么……”
    这个故事比刚刚的还要恐怖,一半是因为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同行的四个人也已经无法分辨出对方的身影。这个故事让大家心里更加没有底,杜康突然叫了起来:“咱们在一起走了这么久,到底是人是鬼部分不清,倒不如咱们也拉拉手,拉不到手的就是鬼!”
    四个人都准备伸出手来。
    正在这个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了谈笑声。大家顺着声音看去,只看到前方不远处,几个人围着一堆篝火,正在说说笑笑取暖。然而,这场景丝毫不让人感觉到温暖,因为,那团火并不是金黄色的,反而发出了幽幽的绿光。
    正在此时,火旁的几个人抬起头来,他们的脸上一片苍白,没有五官。那些苍白的脸呆呆地对着前来的欧阳峰等人。
    “妈啊!”四个男人大叫起来,他们扭过头拼命地往回跑。刚刚跑了几步,那团火和没有面目的鬼又出现在他们的前方了。
    “这是‘鬼打墙’!”欧阳峰叫了起来,“应付这种事情我有法子!大家闭着眼睛,都朝着一个方向跑,准能跑出去。我数一二三,大家一起跟着我往左跑啊!”
    事到如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至少闭起眼睛大家都觉得不那么害怕了。四个人闭起了眼睛,在欧阳峰的口令下一齐向着左跑。风在他们的耳边呼呼地吹过,使得身体像叶子一样瑟瑟地发抖。
    不知道跑了多久,欧阳峰叫了一声:“睁开眼睛吧。”

    四周,已经是另外一番模样。原来的小路已经不见了,他们钻进了一片没有路的荒林里,野草没了他们的脚。
    “欧阳峰!你带的这是什么地方!没有路了!”杜康大骂道。
    李晓磊绝望地蹲了下来,他哭道:“怎么办?怎么办?我们会死的……欧阳峰,都怪你!”
    正在杜康和李晓磊埋怨的时候,久久不说话的孟志程突然开口了:“不能怪欧阳峰。刚刚那真是鬼打墙。如果不是欧阳峰带着我们跑开的话,现在我们早就已经死了。”
    听了这话之后,杜康和李晓磊都闭嘴了。欧阳峰独自站在一边,阴沉地发着冷笑。
    孟志程接着说:“其实我们刚刚看到的那些没有面目的人,就是这片林子里的恶鬼。这片林子是很不太平的,我相信你们大家都知道。刚刚杜康讲的故事,李晓磊讲的故事,都是真的。而我下面要讲的故事,也是真的。”之后,孟志程用哑着的嗓子说了又一个传说:
    传说的主角,还是刚刚提到的那个剧组。只不过,他们根本不是来拍戏的。没有人会为了拍戏而冒这么大的险,刺激着大家的只有一个字:钱。
    原来,这片林子里有一座古坟。坟主虽然不是达官贵人名流居士,却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盗墓者。这盗墓者平生掘墓无数,看到前代官宦墓中的华丽奢侈,自己心里也陡升了莫名的羡慕。他有了这样一个愿望:希望自己死后也像那些达官贵人一样,拥着宝贝入眠,千秋万代不朽。
    盗墓者选择了这片林子作为自己的葬身之所,并且在墓里放了无数的奇珍异宝。由于这盗墓者算不上什么名人,也没有浩大的墓葬群,所以并没有被考古学者发现。直到前几年,才有人隐隐知道这件事。由于古玩正热,便有人不惜性命前来盗墓。
    刚刚提到的那个剧组,实际上就是掩人耳目前来盗墓的。也正是因为有巨大的利益诱惑着他们,所以他们明明身临险境却迟迟不愿意离开。
    刚刚李晓磊的故事提到了:帐篷事件之后,队里只有三个人了。为了度过漫漫长夜,三个人决定轮流站岗。一个人醒着,另外两个睡觉。一个小时之后再换人。
    摄影师先站岗,他呆呆地站在帐篷里,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然而,剩下的导演副导演,其实也睡不着,他们迷迷糊糊地等着,一个小时过去了,摄影师却并不叫醒副导演接着站岗。
    副导演有些过意不去,他问摄影师:“你怎么不叫我?”
    摄影师不说话,他直挺挺地躺下去睡了。副导演以为摄影师太累了,他也没有多问,自己就去站岗了。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导演发现副导演也没有来叫自己站岗。导演睁开眼睛,看到副导演和摄影师居然都僵直地立在帐篷里,一动也不动。
    “喂!你们两个,不困吗?我来站岗吧。”导演说。
    副导演和摄影师同时说:“我们不困。”
    “胡说,累了这么一天了,怎么会不困?我们要体息好了,才有力气找到宝贝。”导演劝说道。
    副导演和摄影师笑了起来:“我们是真的不困。”
    “是人都会困!”导演生气了,“快睡!”
    “我们不困……因为我们已经不是人了!”
    导演突然间明白了什么,他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副导演和摄影师的脸上有一种活人所不应当有的呆滞的表情。导演终于崩溃了,他猛地冲出了帐篷,像狼一样的嚎叫远远地传了出去。
    “传说的结局就是这样的,”孟志程幽幽地说,“导演活着出去了,但是他疯了。从他的嘴里,大家断断续续地知道了关于这个队伍的故事,同时也知道了两件重要的事情:第一,这里有宝贝。第二,取宝贝是很危险的。”
    说到这里,欧阳峰、李晓磊、杜康,三个人都停了下来,他们的脸上都带着古怪的笑容。

    良久,杜康开口了:“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大家就不要再装了吧。其实,我根本没想到达山的对面,我就是来这里寻找宝贝的。”
    “其实……我也是。我觉得上学没什么意思,也想来弄点钱。”李晓磊不好意思地说。
    孟志程幽幽地说:“大家都是聪明人。传说,想在这里平安地取到宝贝,就一定不能让这里的鬼看出自己是来取宝贝的,要有一个正当的理由上山。所以,我把咱们坐的那辆车子弄坏了,这样才能有正当的理由上山。大家想想看,我们是因为车坏了,不得已而上山的,对不对?”
    “呵呵……”李晓磊和杜康不好意思地笑了。
    欧阳峰并没有笑,他有些尴尬地说:“那么我怎么办昵?我没有正当理由上山……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吗?我并不是从那辆坏了的车子里下来的,我是从附近赶来的,想上山却没有胆量。当时你们见车子坏了都很紧张,没有注意到我,我就装作是同行的,和你们结伴上山。”
    听了欧阳峰的话,孟志程的眼里露出了凶光:“你有问题呀?居然敢坏老子的好事。快滚!如果你和我们在一起,迟早会给我们带来祸事。”
    欧阳峰当然不会滚,他苦苦哀求道:“你们行行好吧,已经到了这个地方了,我自己走一定会遇见鬼的,你们就收容我吧!”
    欧阳峰的苦求声催人泪下,但并不能打动杜康、李晓磊和孟志程。这三个人现在想到的只是如何能弄到宝贝,才不会管欧阳峰的死活。他们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让欧阳峰快点滚开,不要让欧阳峰引来恶鬼。”
    胖子杜康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惊人的霸气,他大叫道:“你小子快点滚!否则的话,我们在这里杀了你也不会有人发现的l”
    李晓磊也不再害怕了,他装出与年龄不符的凶相:“快滚!别误了我们发财!”而孟志程更进一步,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刀,明晃晃地对着欧阳峰比划道:“你快点走。我数三个数,再不走我就不客气了……”
    “你们真的不管我吗?”欧阳峰叫了起来,“进山的时候,是我鼓起勇气走在前方给你们带路。刚刚鬼打墙的时候,也是我救了你们。你们明明知道丢我自己在这里,我就是死路一条,但是你们还这么狠心?”
    “兄弟,人为财死。”孟志程冷冷地说,他手里的刀光比笑容更冷。
    “好吧!”欧阳峰突然像是丢掉了所有的希望,长叹了一口气,“事已如此,我也不求你们了。只是刚刚进山的时候,你们每个人都讲了一个传说,可不可以让我也讲一个?”
    其他三个人明显不耐烦了,但是欧阳峰还是坚持讲了最后一个传说:
    这个传说,依旧是关于那支可怜的队伍的,但是和你们所说的却有些不一样。他们进山的时候,并没有遇见鬼,更没有发生什么人死了却依旧混在帐篷里的事件。只是,一进山的时候大家都很兴奋,一边走一边讨论着得到宝贝之后如何瓜分。分赃不均,向来是最忌讳的事情,但是贪欲满心的人又怎么可能愿意平均分配呢?在去往山顶的路上,这12个人打了起来,他们下手都很重,只有4个人活了下来。
    呜呜的风声吹过,让人不禁打了个冷战。

    欧阳峰接着说道:
    死了8个兄弟,导演等人却很开心,因为他们明白,活着的人越少,分到的宝贝就越多。几个人凑在帐篷里等着天明,一边打牌一边在心里打着小算盘。想着想着,那个伪装成主演的男人不服气了,这个4人队伍里他的地位最低,分到的也越少,那么为什么不……于是,主演不知天高地厚,弄坏了电子灯,想对其他三个人下手。结果显而易见,他被杀死了。
    主演死后,导演力劝大家不要再起内讧了,副导演和摄影师也都作出了保证,并且定下了“一人站岗,两人睡觉”的规矩。摄影师站岗一个小时之后,副导演自动醒了过来,他很诧异摄影师为什么没有叫醒他,于是推了推摄影师——摄影师应声倒地,他已经死了!
    副导演一下子就明白了,一定是导演刚刚下手弄死了摄影师!正在副导演出神儿的时候,导演猛地爬了起来,把刀狠狠地扎向了副导演……
    说到这里,欧阳峰停住了,而杜康急切地追问道:“然后呢?导演为什么会疯了?”
    欧阳峰幽幽地说:“死去的11个兄弟化成了冤魂,在导演归去的路上,把他吓成了那个样子。我们都不是好人,都应该死,导演也不应该活着。我们最恨的就是你们这样的人,为了钱,什么都可以不顾。刚刚我哀求你们,就是为了给你们一个机会,可是你们如此狠心,一点都不顾惜我。”
    孟志程大吃一惊:“你,到底是什么人?”
    欧阳峰狂笑起来:“你还不明白吗?我早就说过,我不怕鬼。为什么我不怕呢,因为我就是。我就是当年的副导演啊!”
    这就是最后一个传说。
    尾声
    杜康,李晓磊,孟志程,三个人都没有再回来。小客车司机只知道,这三个男人在车坏后就独自上了山,像彼此约好了一样。
    这起失踪事件传了一阵子就冷了下来,再没有人提起。
    只是,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有人以各种理由上山。他们几乎都在山下遇见了一个叫欧阳峰的高高瘦瘦的男人,欧阳峰很勇敢也很和气,带着他们上山,却没有把他们带下来。
    当欧阳峰独自从山林走出来的时候,他总是自言自语道:“我最恨你们这种人。你们和我一样,都应当得到报应。”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