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闹鬼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232阅

    一
    女人洗好澡的样子很慵懒,白色松软的罩袍,披散着乌黑长发,她悠然地叼起一根香烟。
    “同你老婆谈的怎么样了?我可等不及了。”她眯着眼睛轻吐一口烟雾,语气中有些不耐烦。
    “谈差不多了,放心吧,很快就离,估计两月后咱俩就能结婚……”黑暗中一肥胖男人赤裸上身躺在床上,也默默吸着烟,他的回话和他的表情一样很淡定,在昏暗的灯光下也能看出那张胖脸上自有一种特别的威严。
    不过这种威严对这女人是无效的,因为她很清楚这种虚假的外表下是个什么货色,她轻蔑一笑:“我不信,那么剽悍的刘姐就那么好说话?”
    “宝贝儿,任何人只要给予足够诱惑的条件,都会妥协的……”床上的胖子得意的笑了笑。
    “这我信,就象你,也是个当地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平时看起来道貌岸然的,此时不过就是个猥琐的禽兽……”女人撇撇嘴。
    “过来,禽兽要吃你……”胖子有意露出了饥渴神态。
    女人笑了,她灭掉香烟,走过来躺到了他怀里。
    “这次你可别再骗我了,我这人有时嘴巴也不太严……我发现有时在网上晒晒东西也挺有意思……难怪那个叫郭美美的喜欢……”她虽然说话的样子象是自言自语,但话里有话。
    “怎么会宝贝……”,男人伸手揉捏着她的RF,一幅陶醉的样子。
    “快点上吧,你那个脏东西,也不知它今天行不行?”女人有点轻蔑地闭上眼睛。
    他摸她RF的手慢慢向上移动,突然卡住了她的脖子!
    她惊恐地睁大眼睛,却发不出声,因为他手上用的力道很大。
    她图劳地挣扎踢打了一会儿,慢慢地昏了过去,
    他从容地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一头绑在房粱上一头套到了她细细的脖颈……
    二
    一天早上,老王头象往常一样来到小区中心公园,想找那几个晨练的老头老太聊聊,几个穿裙子上班女士从路边走过,老王头色迷迷的盯着她们的大腿。
    他刚从乡下来城里没几天,儿子王二做食品批发生意的,他卖的食品搞不清来路,所以很便宜,销路很好,虽然质量很可疑,但也没吃死人,或者死了人也想不到同他有关,所以也没人查他,这两年发了财,刚买了一别墅,老王头听说了就一定要来住几天。
    老王头一辈子生活在乡下,这次到城里来,看什么都新鲜,他很快发现儿子住的别墅同小区里大部份的高楼不同,那鸽子楼似的一小间一小间的的楼房里,住得能舒服?
    小区里有几个住鸽子楼的老头老太听说他住在别墅里,开始都恭维他儿子有钱,他好福气,老王头不禁有些得意忘形。
    “我在乡下房子住的房子比我儿子这房子还大,房子太小我住不惯!”他慢慢讲话气也粗了,嗓门儿也高了,眼睛没事也喜欢朝天翻着,他有点瞧不上这些邻居了,嫌他们小市民味太浓。
    那天听他们聊得那些婆婆妈妈的鸡毛小事,什么粮价贵了几分了,什么青菜便宜几毛了什么的,他便忍不住嘲笑他们小家子气。
    那些老头老太的老脸有些挂不住了,他们怎么能忍受一个乡巴佬的嘲弄?
    其实他们老早在心底就对老王头有看法了。
    “你以为你什么大户人家啊?不过一个乡下老头,牛B什么啊,瞧你一幅暴发户嘴脸……”有一老头年轻时就是个不能吃亏的狠角色,年纪大了身体不行了嘴巴依然凶狠。
    “不就造假货发了点财吗,净干缺德事,当心不得好死……”有一老太轻轻嘀咕一句,好象不想让他听见,也好象正好让他听见。
    “到底住小房的,心眼也窄!”乡下老王头拼不过城里人的灵牙利齿,只好拿房子说事。
    那嘴巴凶狠的老头突然叫道:“你住那大房,你知道那里面发生过什么事吗?”
    “什么事?”
    “你那大房里吊死过一女人,你知道不,当心夜里有吊死鬼显灵!”
    “什么什么?什么吊死鬼?”老王头有点吃惊,他们乡下可是很信这些东西的。
    “夜里会有一个穿白衣的长头发女鬼出来,撕掉自己的脸皮,露出血淋淋的肉和骨头……”那老头讲得绘声绘色。
    “胡说八道,信你才怪!”老王头虽一脸不信,却慌忙掉头走了。

    三
    王二夫妇今天好象特别忙,一天也没看到,生意火爆啊,下午王二来了个电话,说晚上生意场上还有应酬,让老王头自己吃晚饭。
    老王头也懒得弄饭菜,口袋里有儿子给的零用钱,他到小区门口小饭店里点了几样小菜,几瓶啤酒,美滋滋地吃喝着。
    店里不远处有一穿白衣美貌女子一个人在坐着喝茶,老王头醉熏熏的眼睛不时向她瞟着,他发现她眼睛好象也在往这边看。
    她在看我吗?老王头有点激动,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这时有一个光头大汉走过去坐在女子身边,女的同他悄悄说了句什么,两人的目光同时向老王头斜过来。
    那男子的目光挺凶狠,老王头慌忙低下头又将杯中啤酒一口喝光……
    房子里有吊死鬼,这可要赶快同王二两口子说说呢,几点了,他们该回来了吧?老王头醉眼朦胧地看着桌上堆满的空啤酒瓶。
    老王头摇摇晃晃走到家,发现王二两口子还没回来,他有些失望,爬到自己床上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老王头被尿憋醒,他迷迷糊糊爬起,走向卫生间。
    突然前方闪过一个白色的影子。
    酒醉的老王头虽然目光有些呆滞,视野有些模糊,他揉了揉眼睛还是看清了。
    白色的罩袍,披散的头发,走起路来无声无息,一个女人模样的白影子在黑暗中忽隐忽现。
    这个莫非就是……。老王头有些惊慌,他想起白天那老头关于女鬼的描述。
    她走到一个镜子前,撩开头发,昏暗的灯光下镜子中模糊出现一灰白的脸,无一点表情,看不清眼鼻子嘴,只感觉那有几处黑洞。
    夜已很深了,周围静的出奇,老王头好象能听到自己咚咚咚的不规则心跳,他心脏不禁痛了起来,人也变得口干舌燥,呼吸短促,突然那女鬼一个举动令他几乎窒息。
    她在镜子前端详了自己一会儿,突然手伸到头皮处,慢慢把脸皮撕了下来……
    啊!真是这样!老王头惊恐得想要大喊,却发不出声音,想要转身逃避,却无法动弹,眼前突然一阵发黑,很快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四
    老王头死了,第二天早晨王二发现的,死在房间过道里,身体没有伤,但死时样子却很恐怖,眼睛瞪得很大,嘴巴张开,面目扭曲变形。
    象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王二又悲伤又惊恐:在这屋里能被什么东西吓着?
    他不禁又环顾了下室内陈设,突然觉得有些阴森可怕。
    他在犹豫这事要不要报警。
    他觉得也许夜里家里进了人了,是不是小偷抢劫还不好说,因为家里倒没丢什么东西。
    他还是报了警,因为他觉得这不象正常死亡,况且他老爷子才五十出头,应还不到衰老死亡的时候。
    来现场的是年轻的张警官,虽然王二同他诉说了他的疑虑,但张警官好象并不以为然,既没象电影里那样勘察足印,也没检查指纹什么的,王二有些失望:他好象没什么经验。
    张警官询问了王二老爷子情况,包括身体状况什么的,王二说老爷子一直生活在农村,最近刚来城里住,平时身体还不错,最近一两年心脏不太好,但也不是非常严重。
    张警官又问当天家里有什么特别的响动,有没有感觉有小偷进来,有没有丢东西。
    王二说没有听到,也没丢什么东西,他们两口子昨天晚上出去应酬的,回家已很晚了,因为酒喝多了,回来后也没注意家里的情况,迷迷糊糊就睡了,感觉老爷子早就在自己房间睡了,但不知第二天怎么会死在过道里……
    张警官又询问了周围的邻居,那些老头老太听说老王头死了很惊讶,因为他们一直觉得这乡下老头身体挺硬实。
    “他有没得罪过什么人没有?”张警官问。
    “这老王头很讨厌,人品很差,得罪人不少,但不至于要害他死。”
    “他喜欢炫富,向我们炫耀儿子买了别墅,嘲笑我们住在鸽子楼里。”
    “他是个老色鬼,喜欢盯着年轻女人看,有时还居然同人家搭话,这里人都讨厌他。”
    “他同他子女关系怎么样?”张警官又问。
    “其实不怎么样,来城里住是他自己硬要来的,儿子媳妇并不欢迎他,他喜欢喝酒,喝多了就同别人吵架,还好色,他那儿媳妇都很讨厌他的。”
    当他们听说他好象是受惊吓致死的,都很吃惊。
    “不会是真的有鬼吧,难道老赵头说的是真的?”一老太惊奇地说道。
    “怎么回事?”张警官忙问。
    “上次老王头同老赵头吵嘴,老赵头说他那别墅里吊死过个女人,夜里会有白衣女鬼出没的,我们当时以为开玩笑的,也没当真……”
    张警官又找来老赵头:“你对老王头说这房子里有女鬼?”
    老赵头叹口气:“我是说可能有鬼,因为原来这房子里吊死过一个女人,有鬼是我瞎猜的,主要是老王头太可气,太嚣张,我想吓吓他,煞煞他的气焰。”
    “这房子以前真吊死过女人?怎么回事?”张警官惊奇地问。
    “说是自杀的,那女的看上了一有妇之夫,因为一些情感纠葛一时想不开,咦!你们公安应该懂的,这事好象还是你们处理的,那女人的老妈不承认自杀,来闹过,你们警察把她带走了,据说公安做了调解工作而且那男的赔了她一大笔钱,她才不闹了。”
    “噢,是这样……。这房子里有鬼是你猜测的,可人家说你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就象亲眼看到一样,你说有一个穿白衣的长头发女人,撕掉脸皮,露出血淋淋的肉和骨头……”张警官认真看了看老赵头又问。
    老赵头笑了:“嘿嘿,那是我才看完电影画皮的,电影里的情节,现买现卖,没想到这乡下老头还真信。”
    “那死去的女子她妈,她现在的情况你了解吗?”
    “挺可怜的,她现在就一个人,老伴死了。”
    “她住在哪啊?”
    “就住在小区附近不远的民房里,她时不时还经过这里呢。”

    五
    王二的老婆李春一回家就拉着王二不放:“我刚刚听到邻居们在悄悄说这房子闹鬼的,前房主的情妇吊死在里面,你知不知道?”
    王二吓一跳:“我不知道啊,真的假的?中介他妈的也没说嘛,我说这房子怎么这么便宜,我找他去!”
    王二路上碰到几个邻居,忙上前打听,一老太说她也只是听说的,好象是有一女的在房子里上吊的,但谁也没见到,只是听说。
    “听说原来住的是一个大佬儿包的小三,小三要转正房,大佬儿不肯,小三一气之下上吊了。”
    “据说小三的妈妈来哭过,说她女儿死的冤,要变成鬼来闹的,但很快被警察劝走,再也没来过。”
    “那个房子空了几年呢,可能是有问题,不然房主怎么也不敢来住呢?后来卖了,卖给一大款了,噢,对了,就是你,嘿嘿……”邻居对着王二怪怪一笑。
    王二明白了,他冷汗直冒,直奔房屋中介。
    中介陈三很奇怪:“没听说有这个说法,传说而已,不要相信。”
    “没这说法?那我老爷子怎么死了?我问你!他为什么这么便宜卖这房子?”
    陈三笑笑,低声说:“听说要征房产税,他房子多所以要赶紧处理一些……你小子就捡了便宜。”
    王二还是不踏实,他很害怕,要退房,陈三不肯:“这怎么行,已经过户了……”
    王二急了:“妈的你之前不告诉我真实情况,过户不算!我一定要退,不然我们就打打官司!”
    陈三默默看他离去,他想了一会儿,拨通了一个电话:“刘姐……”
    王二两口子别墅不敢住了,当天住在旅馆里。
    王二老爷子被吓死的事传开了,于是大家又开始谈论这房子闹鬼的事:
    “听说就是上吊死的那个女的,夜里显灵了出来乱走,把老爷子吓死了,王二两口子也不敢住了,要退房……”
    六
    张警官回到警局,询问当年的情况,有一老警察说好象几年前是有个女子因情感问题在房中上吊自杀,这案子当时就很快了结了。
    “确实是自杀?”张警官问道
    “当时调查的结果是自杀,她同一有妇之夫有情感纠葛,那男的不肯离婚娶她,她一时想不开就……”
    “那男人是什么人?”
    “好象是一有钱的老板吧……”那老警察回答有点含糊。
    “听说那女的老妈来闹过,不承认自杀?”张警官又问。
    “是的,那老太有点神经,也可能是想诈几个钱吧,当时我们做调解的,好容易才把老太说通,当然那男的也给了老太不少钱。”
    “他给了多少钱啊?”
    “这事具体是局长办的,当时他是队长,专门处理这事的,我们只是听说,你要想了解细节,要找他……”老警察冲他眨了眨眼。
    原来办案的警察已升职,当领导了,小警察张警官也就不敢再问什么。
    但没想到他不敢问领导,领导来问他了,一天他突然接到局长的电话,询问这案子的情况。
    自己还没汇报呢,也不知他怎么知道的。
    局长口气挺严厉::“你是怎么办案的,怎么封建迷信都出来了,房子里还闹鬼了?搞得人心惶惶,清平世界,那来的鬼?要有也肯定是人扮的,要么是入室小偷,要么就是老头自己有毛病,很简单的案子嘛,你要做好当事人王二和周边群众的工作,让他们不要有迷信思想,不要有思想顾虑……”
    看来闹鬼的传言传得还挺快,都在社会上产生不良影响了,难怪领导要发火,张警官莫名其妙挨了顿克,心情郁闷。

    七
    王二晚上同生意伙伴喝完酒,突然想回别墅看看,几天没回去了,有点不放心,毕竟是自己几百万的资产,不能不当回事儿。
    李春不敢来,他仗着酒胆一人回来了,老远就看到别墅里面黑通通的,等走近了突然看到里面好象有微弱的亮光一闪。
    王二开始以为是窗玻璃的反光,但他看了看四周,也没什么光源,夜已深了,四周都很黑很安静。
    好象有一阵阴风吹过,王二浑身发麻,鸡皮疙瘩都起了。
    到底喝了不少酒,还有点胆气,再加上好奇心理作怪,王二还是战战兢兢走进了别墅。
    一楼很安静,没什么特别,不过楼上好象有点闪动的微光,忽明忽暗。
    他顺着楼梯慢慢向上,心已跳到了嗓子眼,突然眼前亮闪了一下,只见一团手持蜡烛白影冲了过来,烛光背后的巨大暗影象座黑山一样压向王二……。
    王二惊得一屁股坐在楼梯上,这白影在冲向王二的过程中,发出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是你吗?可怜的孩子,你来了?”
    听声音象一年老的妇人,其中好象也饱含惊喜。
    那白影冲到王二跟前,烛光下看清了王二,好象很失望。
    “你是谁?……你们骗我……”她惊恐地瞪着王二。
    王二看清了,这是一个陌生的老太婆,身着白衣,头发凌乱,面如死灰,在微弱的烛光照映下双眼如洞,显得格外恐怖。
    她就是那个女鬼!就是她吓死了我爹!王二又惊恐又愤怒,他本能地抄起墙边摆放的一个铜雕塑,对着老妇人的头砸去。
    扑!老妇人头被击中,她顺着楼梯滚下。
    她死了,脑浆迸裂,血流满地,这说明她不是鬼,只是一个被当做鬼的人。
    “这不是那吊死的女孩儿的妈妈吗?”早上尸体抬出时,有看热闹的人惊呼。
    “她就是女鬼?也是,哪有什么鬼,都是人扮的……”
    “她会不会是听说他女儿显灵,特地来找她的?”看热闹的人七嘴八舌。
    八
    “女鬼”死了,王二也被关押了,张警官松一口气,对局长有个交待了,最近局长对这事很关心,一天好几个电话。
    局长面无表情听着汇报,听到老太婆已死,王二被关押,局长点了点头,说小张办案辛苦,好象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
    “这么说,这老太婆就是那个女鬼了?就是吓死老王头的凶手喽?可惜她已经死了,被王二失手打死了……”局长沉吟着。
    “是啊,她死了,没死的话还可以问问她装鬼吓人的动机。”张警官叹口气。
    “动机嘛,我分析是这样的,”局长思索了一下说“这老太婆女儿自杀死在这别墅里,她认为她女儿的死那个男房主有很大责任,她就一直想报复他,但那房主因这事好久没敢住了,她也一直没找到机会,现在突然有人住了,老太以为还是原房主,就想来吓吓他,没想到房主已换人了,老王头当了替死鬼。”
    局长分析的挺有道理,张警官只是觉得有一处有点牵强:她就住在附近,还经常从那里经过,难道不知这房主已换了?
    “听说老太婆不承认她女儿是自杀。”张警官又想起那些邻居的话。
    “当时我们调查的结果是自杀,这个结论不会错的,老太婆神经有点问题,她有点胡思乱想……”局长语气很坚定。
    “好象当时结案挺快的,经过充分调查了吧?”张警官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自杀嘛,案情简单,有什么可拖的,当然快!”局长翻了个白眼,张警官尴尬地笑了笑。
    “局长,我倒有个想法,这老太倒不一定是吓死老王头的女鬼,这老太可能有点迷信,听说她女儿显灵,特意晚上赶来想见见她?”张警官鼓起勇气,又说了他的看法。
    “也有可能,这老太脑子本来就有问题,”局长好象有点不耐烦,“不过,你说老王头不是她吓死的是谁吓死的?王二都说了,老太当时的样子好吓人,就象个女鬼,难怪他老爷子被吓死,王二自己都差点被吓死。”
    “不过听王二交待,那天夜里老太婆临死前说的哪两句话……听那意思好象她在等什么人,好象在等她的孩子……可能就是等她女儿吧……”张警官犹豫了一下又说道。
    “她当然在等人喽,她在等受害人出现嘛,等受害人出现她好伺机报复!老太并不傻,并不一定真相信人死后会显灵的,我看你倒好象有点迷信这个了,呵呵,是不是那些侦探小说电影看多了,现实生活中的案件情节其实都是很简单的,不要把简单的事想复杂了,呵呵!”局长脸上宽厚地笑着说道。

    张警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过会说道:“您说的是,我干警察这两年确实没碰到什么复杂的案件,许多案件案情大都很简单,就象这个案子,老太婆装神弄鬼,吓死老王头,在恐吓王二过程中,与他撕打致死,其实也不复杂……”
    “嗯,就是嘛,案情已清楚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另外小张,把这情况同王二和周边群众说明白,让大家都安心,省得闹得人心惶惶的,清平世界,哪有什么鬼?那王二也好笑,家都不敢回了,房子也不想要了,你告诉他,女鬼已找出来了,而且都死了,就没必要吵着闹着要退房了是吧?呵呵……”
    听局长的交待完工作,张警官走了,他要去执行领导的指示。
    办公室里,局长好象想起了什么,他拨了一个手机号码,“……这案子已经解决了,闹鬼的传闻已不攻自破,周边群众的情绪也稳定了,请领导放心吧……呵呵。”
    他毕恭毕敬地汇报事情的进展和处理经过,对方可能挺满意,赞赏了几句,他脸上的笑容扩大了。
    局长放下电话后,脸上的笑容却很快消失,他叹了口气,如释重负。
    王二保释出来了,他现在卖房的意愿不那么强烈了,那警察虽然有点莫名其妙多管闲事,但也说的有道理:房子里的鬼都消除了,就好好住呗,还卖它干啥?中介也说自己刚在房子里打死了人,大家知道的,这房子现在肯定没人要的,要卖过几年再说吧。
    王二自认倒霉,打消了退房念头,中介陈三也松了口气,他对那神秘的原房东也有个交待了,他特意挂了个电话:“是刘姐吗?他不闹了,也不要退房了,本来嘛,他自己在房子里打死了人,还好意思谈退房?呵呵。”
    上次要告诉刘姐得王二闹着要退房,刘姐有点慌,倒不象是怕退钱,倒好象挺怕这事闹大。
    可能怕影响不好,听说她老公在当地可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呢。
    九
    王二不指望能卖房了,反正女鬼也消除了,王二夫妻索性定神住下去了,后来这房里也确实没有任何事发生。
    在殡仪馆里,李春看着老王头的遗体,她并不悲伤,她陪王二回过乡下,对老王头有所了解,老王头在乡下就以好色闻名,经常骚扰村里的妇女,多次被打也不改,老婆被他早早地气死,后来再没人敢嫁给他。
    李春想起在饭桌上喝了几口酒的老王头色迷迷的样子尤其令人恶心,手脚在桌子下面也不老实……
    近两年他查出心脏不太好,人好象老实点了,但有时也会犯色病。
    这次接他来住几天,李春就有些不乐意的,她一进卫生间就感觉老头的眼睛在偷窥。
    不知他是好奇还是变态,有一次,她看到他在拿着她的胸罩在翻来覆去地研究。
    后来她每次换内衣内裤都有种担忧,这有没被那老色鬼的脏手碰过?
    前段时间烦透了,人事鬼事的,人事是老王头这老色鬼,鬼事是房子闹女鬼,现在好了,都没有了,警察说鬼就是那老太婆扮的,她已死,房子鬼事也消除,不会再闹鬼了,不用再担忧了。
    那个老色鬼也不在了,没人偷看自己洗澡了,李春感觉一阵轻松。
    她洗完澡,身着白色的罩袍,披散的头发,光着脚走起路来无声无息,白色的身影黑暗中忽隐忽现。
    她走到一个镜子前,撩开头发,昏暗的灯光下镜子中模糊出现一灰白的脸,无一点表情,看不清眼鼻子嘴,只感觉那有几处黑洞。
    她端详了自己一会,突然手伸到头皮处,慢慢把脸皮揭了下来……
    露出一张白白嫩嫩的脸蛋儿,这种面膜果然不错,连续用了几个晚上效果很好,脸上皮肤有了明显的改善……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