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轮回之战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255阅

    乌鸦的征兆
    华灯初上,星星在天空中诡异地眨着眼,像是静候着好戏的上演。
    此时,徐锦正倚在窗前默默地等待着,等待着工作的开始。没错,她只在夜晚工作,在太阳照不到的地方工作。哦,不要误会,徐锦可不是什么形迹可疑的人。只不过,她是一个课外辅导老师,专门辅导那些上高三的孩子,孩子们白天的学习计划都排得满满的,所以也只有晚上才能来。徐锦没有正规的老师编制,但是她教学水平非常高,许多孩子都在她的辅导之下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因此,虽然家长们对徐锦的真实教学身份有怀疑,还是不惜重金把孩子送到徐锦这里。
    今天晚上,徐锦要等的是一个叫欧阳姗的女孩。
    晚八点,徐锦远远地听到门外有一个女孩子的尖叫:“徐锦老师!你来接我一下啊!我会被吓死的!”
    徐锦苦笑了一下,走出房间,然后远远地看着欧阳姗穿过长廊。徐锦的生活习惯很奇怪,她很少迈出房间,学生要自己穿过幽暗而狭长的走廊。最怪异的是,走廊里点满了香,那种迷离的气味让一般人都会望而却步。
    “真吓人!”欧阳姗一边嚼着牛奶糖一边说,“刚刚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在走廊里。哇塞,有裸女,我自然要多看两眼啦!谁知道……哎呀,那个女人两眼没有眼珠子,身子还悬空着……”
    “你一定是花眼了。”徐锦无奈地笑笑,“你就是喜欢搞恶作剧,无非是想找个借口不用学习。”
    欧阳姗大大咧咧地笑了笑,再没有争辩。本来,她就是一个开朗的女生,轻易不会生气,也不在乎什么。这种不在乎是建立在她优越的家庭环境的基础上的。欧阳姗家里的条件非常好,爸爸是公安局长。这种生活养成了欧阳姗吃穿不愁的乐天性格,当然同时也培养了一些小毛病。比如,欧阳姗的成绩非常差,差到让徐锦头痛。此时,徐锦正在给欧阳姗讲一道最简单的物理受力分析题,但是欧阳姗的心思根本不在书上,她盯着徐锦的脸不停地傻笑。
    “你看我干什么?”徐锦皱着眉头问,她想用自己的严肃吓吓欧阳姗,但是欧阳姗显然不吃这一套。因为她知道,这位年纪与自己相仿的老师是不会发脾气的。
    果然,欧阳姗用戏谑的语气说道:“徐锦老师,我发现你除了脸太白了之外,其实你很漂亮啊。”
    “谢谢夸奖,但是你别想借讨好我而不学习,我才不会上当!”徐锦又摆出严师的模样。
    谁知,欧阳姗长叹一声:“唉,你不知道我多羡慕你。如果我长得像你这么漂亮就好了,那样的话,他一定会喜欢我的。”
    “谁?”徐锦追问。

    “没谁。”欧阳姗又丢了一块糖在嘴里,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看来,物理是学不去下了,徐锦又掏出了语文书。欧阳姗翻开自己的语文书,一张淡蓝色的书签裹着一缕馨香出现了。书签上是她细心地画了许多个小小的心,这些心组成了一个更大的心形,看上去精美极了。
    “哟,你几何学得不怎么样,画心形倒是挺在行的。”徐锦饶有兴趣地说。
    欧阳姗的脸一下子红了,然后她用一种推心置腹的口气对徐锦说:“老师,我把这个书签送给他,他会不会喜欢呢?我要不要在书签上署名?或者我应当匿名送,然后让他猜出是我送的?这样很默契,是不是?”
    恋爱中的女生真可爱。徐锦没有追问那个男生是谁,她只是爱抚地摸了摸欧阳姗的头发。
    就这样,补课的时间飞快地过去了。欧阳姗又要独自穿过那长长的走廊回去,小女孩明显有点害怕。走到门口的时候,欧阳姗突然回头说:“徐锦老师,刚刚我看到的鬼影是真的,不是骗你的。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可要小心啊!”
    徐锦感激地点点头。
    事实上,虽然欧阳姗骄傲、偷懒、马虎,但是徐锦非常喜欢这个女孩子。她知道欧阳姗是非常善良的。就在欧阳姗刚刚到徐锦这里补课的时候,有一天出门,一只黑色的东西猛地扑到了她的头上,她尖叫着把东西从头上取下来,却发现是一只受伤的小乌鸦。按理说,女生都会害怕乌鸦这样的动物,但是她却很小心地把乌鸦送进了徐锦的房间,然后哀求徐锦把乌鸦治好。
    徐锦当然同意了。后来的日子,欧阳姗每次来上课都会仔细地看看小乌鸦的伤势,直到乌鸦养好伤飞走了。欧阳姗在这期间对徐锦说:“老师,我爸爸当警察,见过很多死人。他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轮回、真的有报应,我们要珍惜每个生命,不要做坏事。否则……不会有好下场的,我坚信这一点。”
    徐锦站在一旁,突然为这些话落下泪来。
    不过,也就在那一天,欧阳姗突然问徐锦:“老师,城市里极少见到乌鸦,只有处罚犯人的刑场上才会看到。有一次,有个犯人等待着枪决,枪虽没响,可是许多只乌鸦像黑云般向着他压下来。然后,那个人没有中枪就倒下去了。爸爸说是乌鸦闻到了他将死的气息,把他的灵魂带走了。吓人吧?可是我发现,老师你的房子周围有许多乌鸦。那些东西黑压压的,徘徊不去。”

    送灵人的悲哀
    此时,徐锦依旧凝望着满天的星光,等待着第二个来补习的孩子。
    今天要来的孩子叫段海展,与欧阳姗有天壤之别。他的家境很不好,因此学习格外刻苦,对老师也非常尊敬。
    看,段海晨进来了。他也要穿过那长长的走廊,在那些弥漫的香气之中数着自己的脚步。可是段海晨从来不抱怨,也从来不多说什么,他只是走进来给徐锦行个礼,然后主动地拿出书来。
    今天的课程进行得很快,几乎段海晨所有的疑问都已经解答了。段海晨长长地吐了口气,很轻松的样子。不过徐锦觉得,这个男生的眉眼里总是有一种与年龄不相衬的哀愁。
    “段海晨,你是我教过的最优秀最用功的学生。”徐锦希望用这句话来使段海晨高兴一些。
    段海晨笑了一下,然而是苦笑,他说:“徐锦老师,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用功吗?因为我要报答我的母亲,或者说,是为自己赎罪。”
    之后,段海晨居然把自己的身世向徐锦和盘托出:
    原来,段海晨生活在郊区的小镇子上,他家里的条件并不好,但是母亲一定要把他送到市区的学校,为的就是让他得到最好的教育。然而,为了支付市区的开支,他的母亲做了一个谁都不愿意做的工作——送灵。
    所谓送灵,是小镇子上一个愚昧的规矩。当地人认为,家里的至亲死去之后,家里所有人都不能把骨灰送到坟地去,因为死者可能会舍不得自己的家里人,从而把他们带到阴间去。于是,这就需要有一个胆大或者说是无所忌讳的人,把每个死者的骨灰送到坟地,这就是送灵。在段海晨的家乡,送灵是最被歧视的工作,很多人即使穷得去偷去抢也不会去做这个。然而,段海晨的母亲为了儿子,做了让大家不齿的工作,而且一年一年地做下去。
    段海晨不是不体谅母亲的苦心,但是每当和伙伴们在一起的时候,他都要受到无尽地嘲笑,这让段海晨抬不起头来,同时也滋生了对母亲的嫌弃。终于有一天,当大家拼命地说着难听的话时,段海晨为了表示自己和母亲并不站在同样的立场上,居然和小朋友们出了一个戏弄自己母亲的馊主意:“咱们去吓吓她啊?”
    小孩子们的心理有的时候是很可怕的,在段海晨的带领下,这些孩子潜入到他家中,然后装作各种可怕的鬼魂,等段海晨的母亲送灵归来的时候,一起跑出来吓人。
    段海晨觉得很刺激,觉得从此以后可以在伙伴当中抬起头来了,他没有想到的是,母亲居然受刺激过度,从此发了疯。
    “原来,母亲一直都很害怕,她很害怕。”说到这里的时候,段海晨的表情很痛苦,“我真不是东西!居然忽视了母亲的感受!从那之后,我就立志要好好学习,将来有了出息,给母亲找最好的医院,让她过最幸福的生活,让她在全镇人当中抬起头来。”
    徐锦被这个故事震撼了,她能够体会到这个少年心中的痛苦与悔恨。
    “徐锦老师,对于我来说,成绩不仅仅是成绩,它象征着母亲的幸福,是我赎罪的标志。所以,我必须用功!”
    这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夜晚,段海晨对徐锦讲了如此推心置腹的话。当徐锦把段海晨送到走廊口的时候,段海晨突然回头说:“老师,因为我母亲以前送过灵,所以我对灵异的事情是很敏感的。就在刚刚我穿过走廊的时候,我感觉到有许多鬼魂跟着我,是的,他们一直跟着我。鬼魂和人是不一样的,他们虽然在我的身后,但是我感觉不到人气。我不怕,我是男人,可是徐锦老师,你自己要小心啊。”
    徐锦感激地点点头。

    不公平的往事
    又是一个宁静的夜晚,徐锦再一次倚在窗前,等待着另外一个孩子。然而这个晚上徐锦的心情不太好,因为接下来要上课的孩子,徐锦不是很喜欢。
    李晓明来了,他穿过了长长的走廊,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然而他并没有提到走廊里的事情。他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发卡,是那种进口的,闪着粉紫色的珍珠光。
    “徐锦老师,这是学生的一点心意。”李晓明弯着腰说,他的动作语气甚至表情都非常老练。
    徐锦笑着道谢。李晓明经常会送给徐锦各种小礼物,说白了就是希望讨徐锦的欢心然后让徐锦给自己多开小灶。礼物并不代表亲密,徐锦能够分辨得出。李晓明对自己的感情远远不及另外两个孩子,但是李晓明是最会利用老师的一个。
    这个孩子不真诚,徐锦暗暗地说。
    不过,补课依旧进行得很顺利,虽然李晓明的成绩远远比不上段海晨,但是考取名校也还是有希望的。这一天,李晓明已经补得非常疲惫了,他突然把书拍到了桌子上,然后很生气地说:“我不想学了。”
    “怎么了?”徐锦微笑着问。
    “我……”李晓明犹豫了一下,然后脸上现出了狡黠的表情,“其实,学习好不一定就能上名校。相反,学习不好,也很有可能上名校。”
    “这是什么逻辑?”徐锦追问。
    李晓明的脸上现出了得意,是那种与年龄不相符的得意,他说:“老师,五年前有件事,你不知道吧?”
    于是,李晓明讲了一个关于高考的冤案:
    从前,有A、B、C三个学生,姑且这样代替,因为这种字母的排序恰好可以代表三个孩子的学习成绩。三个孩子都是女生,A成绩最好;B成绩次之;C成绩最差。这三个孩子平时经常在一起玩,关系非常好,谁也不提成绩的事情。
    高考结束之后,大家都觉得发挥出了最高的水平,便安心地等待成绩。然而,公布分数的那一天,学习最好的A意外地发现,自己的成绩连三本的分数线都没有过。
    这不可能!A无法接受这种现实,前不久她还估过分数,咬定自己可以考上北大呢。
    就在A心痛欲裂的时候,B敲开了她的门,B焦急地说:“你被暗算了!前不久在一起玩的时候,咱们三个人各自把自己的考号和身份证号说出来了。但是你知道吗?C的爸爸势力很大,他利用了你的考号和身份证号,把你和C的成绩转换了!”
    听到这里,A气愤得五脏欲裂,她无法相信是C这个好姐妹欺骗了自己,但是C这次高考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于是,A找了个机会把C约了出来,争吵之中,两个女生谁也不让着谁,居然在愤怒中同归于尽了。
    就在两家无比悲痛的时候,传来了B考上北大的消息。那一天,B来到了A的墓前,她快活地说:“A,其实真正欺骗你的人,是我。C的爸爸确实帮她暗箱操作了,但是C觉得你是她的好朋友,不愿意暗算你,所以用了其他的方法。我家里没有这么强的后台,只能借用你啦。现在C死了,阴错阳差地落在了我的头上。哈哈,谢谢你,你既给了我成绩,又帮我除掉了C。”
    “这个故事很给力吧?”李晓明用兴奋地语气说,“高考从总体来说很公平,但是也不能够排除很多其他的因素。也就是说,学习好的人不一定上名校。”
    “你怎么会对这样的故事感兴趣?”徐锦很愤怒地问,“你不觉得这个故事很悲惨吗?你不觉得故事里的B很过分吗?”
    李晓明摇摇头:“徐锦老师,你还这么天真吗?在这个世界上,只要能够保全自己,那么就算是强者。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没有什么是过分的。”
    徐锦再也忍不下去了,她帮忙把书收进了李晓明的包里,然后催道:“到时间了,你应当回去了。”
    李晓明看出了徐锦的不满,他再一次恢复了原来的圆滑,很礼貌地离开。只是,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说:“徐锦老师,有件事我早就想和你说了。你这个点满了香的走廊是要招鬼的啊,我无数次走到这里的时候,感觉到背后有脚步声,可是一回头又什么都没有。”
    “哦?那你害怕了吗?”徐锦戏谑地问。
    李晓明得意地摇摇头:“我不怕鬼。这个世界上,人才是最可怕的。”

    轮回的悲剧
    天气渐渐地热了,那种燥热代表的不仅仅是天气,还有学生们的心。每一个高三的学生都知道那热度意味着什么:高考,就要来临了。
    徐锦终于给欧阳姗、段海晨、李晓明三个孩子上完了最后的课,然后徐锦一一送走他们,等待着高考的好消息。
    实际上,作为老师,徐锦心里已经清楚会是什么结果了:
    段海展的基础扎实而且心态平稳,考上名校不成问题,即将得到回报母亲的机会了。
    李晓明虽然不太用功,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孩子很聪明,依他的实力,也可以考个不错的学校。
    欧阳姗,虽然徐锦很喜欢这个大大咧咧的女孩,但是她的成绩实在让人不乐观。最近一段时间,欧阳姗完全沉浸在对那个“他”的无比爱恋当中,她只想吸引“他”的注意,心思全然不在学习上。徐锦觉得,欧阳姗可能连本科也上不了。
    不过,事情真的会像徐锦想的那样吗?
    也许不是,在命运的轮回里,谁又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呢?果然,发榜三天后的午夜,徐锦听到了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她推开门,居然看到了段海晨——段海晨一向步子平稳。
    “段海晨,怎么样了?”徐锦问道,但是她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老师,我是来向你道谢的。高考的题目你也看了吧?上面有许多题居然是你考前预测过的。真的谢谢你,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老师。”段海晨深深地鞠躬,然后转身就走。
    “段海展!”徐锦叫了起来,她看到这个男生的身上穿过了一缕缕走廊里的香烟,像是云上的天使。
    段海展转过头来,对着徐锦微微地一笑,然后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过了一会儿,徐锦又听到了脚步声,她知道一定又是自己的学生,别人是不会知道这里的。
    果然,欧阳姗来了,她的嘴里不再嚼着那不礼貌的糖果,此时她的脸上居然有了一种女人的成熟和哀愁。
    “欧阳姗,怎么样?”徐锦问道。
    两行清泪突然夺眶而出,一向乐观的欧阳姗第一次哭成这个样子,她颤抖着说:“徐锦老师,您是了解我的。我根本不在意成绩,我最在意的是他—一段海晨!”
    “你喜欢的人,就是段海晨?”徐锦吃了一惊。
    欧阳姗哭得更厉害了:“可是您知道吗?段海晨的成绩被我爸爸给改了,爸爸弄到了他的档案,把他的成绩换成了我的,然后……我考上了,他完了!当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我急忙赶去向他道歉,可是就在刚才,段海晨和他的妈妈,双双自杀了!”

    徐锦全身一个激灵,向后退了一步。
    “怎么会这样?我那么爱他,却成了害他的人!”欧阳姗的声音已经呜咽得不像人声了,她顾不上再理徐锦,转身要走。
    突然,徐锦看到,走廊里的香烟也穿过了欧阳姗的身体。徐锦尖叫道:“欧阳姗!你还好吗?”
    欧阳姗吃了一惊,她回过头来呆呆地想了一会儿,然后破涕为笑:“对了,老师,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见到段海晨的尸体之后,我跳进了他家门前的井里,井水真冷……”
    徐锦眼见着,这个如花的女孩消失了。
    如果事情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那么,徐锦相信,还会有第三个来的。
    果然,李晓明欢快的脚步声传来了。进门之后他已经不再向徐锦行礼,因为对于他来说,徐锦已经是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老师了。
    “李晓明,你考得怎么样?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当是考得最好的人。”徐锦冷冷地说。
    李晓明狂笑起来:“徐锦,你果然非常聪明!还记得我给你讲过的那个关于ABC的故事吗?我让它重演了一次。段海晨的成绩其实非常好,他考上了北大,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他的成绩被我替换了。”
    “可是,欧阳姗刚刚说是被她替换的。”
    “欧阳姗是个傻子!”李晓明冷笑道,“我早就知道那个丫头喜欢段海晨。于是我故意把假消息传给了段海晨和欧阳姗。他们两个互相喜欢已经很久了,知道这个造化弄人的消息之后都崩溃了,然后……哈哈哈!现在这个名额是我的了!”
    徐锦全身都在颤抖,她痛惜于两个可爱的孩子冤死于阴谋当中。高考,原本是一个实现梦想的地方,却成了一场不见血的战场,那么残酷,又那么悲哀。这一切,只是因为世事太复杂,人性太狡诈。
    徐锦突然笑了起来:“李晓明,我恭喜你,但是你觉得你已经完全胜利了吗?”
    “是啊。”李晓明完全没有体会徐锦这句话背后的意思。
    徐锦微笑着把李晓明送了出去,在那里,有鬼影憧憧地在香烟里穿棱着。

    她,在与轮回为战
    今天是入学报道的日子,李晓明穿着名牌的衬衫,拖着高档的皮箱,得意地来到了报到处。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无论手段多么令人不齿。
    “我叫李晓明,是生物工程系的,以后请您多关照。这是一点小心意。”李晓明摆出了他的圆滑和世故。
    然而,办事员却不吃这一套,他对着电脑查找了许久,然后诧异地说:“同学,你的身份证是真的吗?你的录取通知书也是真的吗?”
    “当然!”李晓明吃了一惊。
    “对不起,系统显示并没有你的录取记录。而且……户籍上也没有你这个人,你的身份证也是假的。”
    李晓明感觉到整个世界天崩地裂。突然间,他仿佛什么都不是了,他活着,却没有什么可以证明他这个人的存在。
    他是谁?
    就在同一天,夜晚来临的时候,徐锦依旧望着星光等待着新的学生的到来。此时,她的心里还弥漫着喜悦:就在昨晚,她做了点小手脚,把李晓明这个人,彻底地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这件事,人做不了。能做的,只有鬼。她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可爱的段海晨和欧阳姗,也是为了自己。还记得五年前那个高考的故事吗?那个被利用的成绩优异的A,其实就是徐锦自己,而她所处的房子,不过是一片荒坟,这里鬼魅丛生,全都是生前心愿未了而不愿离开的亡灵。
    一年又一年的高考,像是轮回的故事。徐锦只是希望,自己的努力可以让当年那场冤屈的轮回不再重演。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长篇故事]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690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