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生死门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256阅

    五脉封魂针
    月圆之夜,皓月洒下一片银白光辉。
    刘金坐在窗户边,抬头看着天空的月光,眉头微微皱起,一种不详的预感笼罩心头。他家祖上是天星派的除妖密宗,专门铲除危害社会的妖魔鬼怪,而且行踪神秘,不为世人所知。作为这种特殊家族的后人,他身怀绝顶奇术,却不能宣扬。导致了还在上学的他,被迫搬出学校寝室,住在这种荒郊野外,主要是为了方便行动。
    今晚为满月,刘金深知,灵异邪秽之物最喜欢吸取月光精华,也就注定了今夜有事发生。虽然现在还没有任何异常,但他不能睡觉,要保持百分之百的清醒,时刻准备出击。
    与此同时,房门被敲响。刘金打开门一看,竟然是同寝室好哥们儿陈风顺,随口问道:“你大半夜的不在寝室睡觉,来我这儿干什么?”
    陈风顺单手扶着门框,大口喘着粗气:“你这什么破地方?不好找不说,进来以后感觉后背发凉,整个房间阴森森的。如果不是你在这儿住着,我一定以为这是一栋鬼楼。”
    “你说对了,这栋房子的确是鬼楼,所以才没人来收房租。”刘金满不在乎地给陈风顺倒了杯水。
    陈风顺身子抖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是鬼楼?”
    刘金笑着说:“建房之前,这儿是一片荒坟。房子建好之后,原主人接二连三离奇死去,鬼气充盈,不是鬼楼是什么?”
    陈风顺脸色明显一变:“那你还敢住?”
    刘金说:“我不是普通人,说了你也不懂。我说你大半夜跑来不会就为了找我聊天吧?”
    陈风顺犹豫了一会儿,才心有余悸地说:“我女朋友冯鸽最近很奇怪,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双目无神,也不说话,连我都不认识了。我怀疑是鬼附身,想找你帮我分析一下。”
    刘金一愣:“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陈风顺想了想:“大约是从上个星期三开始的。当时我给她打电话她不接,后来我偷偷溜进了她的寝室,才发现她变成了这个样子。起初还以为是得了什么病,不过医生并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所以我怀疑她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刘金诧异了,他在屋内来回踱步,似乎要想出事情的关键。当他走到窗户边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月亮,马上想到了最担心的事,忙说:“事不宜迟,我们得赶快找到冯鸽,她还在女生寝室吗?”
    “我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子,把她安顿在那里,这样我就能每天照顾她。”陈风顺疑惑地说,“难道你知道她变成这样的原因了?”
    “先去看看。”刘金说完,将床头一个单肩背包背在身上,和陈风顺离开了这座阴森森的二层小楼。背包里是他常用的工具,主要对付比较常见的妖魔鬼怪。但今天,他还准备了一种特殊的法器——几瓶柳树叶榨的汁。柳树是阴邪灵异之物所惧怕的树种,有驱邪功效,茅山派常用带叶的柳树枝,而刘金祖上的天星派则用无枝的柳树叶。

    二人走了没多久,刘金就看到了陈风顺说的那间出租屋,就是一栋平房而已。进屋之后,他看到了异样的冯鸽。这个长得挺漂亮的女孩现在真的像变了一个人,皮肤惨白,双眼布满红血丝,她平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很大,直视天棚,样子看起来很恐怖。如果有人误入这里,一定会以为冯鸽是具尸体。
    “她会动吗?”刘金转头问。
    陈风顺无奈地摇了摇头:“基本不动,连嘴都不动。为了保住她的命,平时我把小米粥之类的食物捣成糊状,强行给她喂进去。”
    刘金伸出一根手指,在冯鸽脸上按了一下,皮肤绷得很紧。他又扒开冯鸽的嘴,在看到牙齿的那一刻他赫然一惊,忙问:“你女友的虎牙很尖吗?”
    “没有,她两边的虎牙很平,怎么了?”陈风顺似乎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时愣住了。
    刘金叹了口气:“那没办法了,看来得脱她衣服了。”
    “干什么?”陈风顺完全不明白。
    “你来脱,帮我查看这几个地方。”刘金说完,把身子转了过去,背对着冯鸽,“看她双肩、双腿内侧和后颈有没有异常。”
    陈风顺照做了,看完之后他一脸不解:“也没什么不同,就是有小红点。”
    闻听此言的刘金也顾不上什么“非礼勿视”了,直接转身查看。果然如陈风顺所说,在冯鸽双肩、双腿内侧和后颈共有五个小红点。刘金的脸色很难看,他轻轻碰了碰其中一个红点,然后沉声说:“红点之中必有金针。”
    “什么?”陈风顺被吓了一跳,低头仔细查看,真的看到红点中有一根细小的金针,他本能地要往出拔。可是刚一碰到金针,床上的冯鸽就动了。她的手不停地颤抖,继而全身颤抖,仿佛痉挛一样。
    刘金见状大惊,忙对陈风顺喊:“别动那针,快拿红色的绳子把你女朋友绑在床上,要不然就出大事了!”
    陈风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来不及多想,直接照办。他绑完之后,刘金从口袋里掏出六枚铜钱,五枚放在红点之上,一枚塞进了冯鸽嘴里。然后他嘴里念叨着一些听不懂的口诀,一拍冯鸽脑门。冯鸽不再动弹,眼睛也闭上了。
    做完这一切,刘金额角已经冒出冷汗,他沉声说:“五脉封魂针,看来我们遇到高手了!”
    陈风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直接栽倒在墙角,不知所措。

    御鬼符
    陈风顺休息了一会儿,从地上站起来,仔细打量了一下床上的冯鸽。从外表上看,她除了脸色苍白以外,和睡着了无异。陈风顺茫然地对在屋里来回踱步的刘金说:“现在怎么办?”
    “施术的这家伙精通奇门法术,却不择手段,咱们一定得把事情调查清楚。另外,我有感觉,受害的绝对不止你女友一人。”刘金深吸一口气,“现在看来,只能从你女朋友的行踪上人手了。你说她是上周开始变奇怪的,那上周三你最后~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
    “我记得是上周三的晚上。”陈风顺边回忆边说,“当时我和冯鸽一起吃饭,然后我把她送回寝室。那个时候她还很正常,起码我没感觉到有任何不妥。”
    刘金继续问:“那你把她送回去之后,她有没有出去过?我认为对她下手的人不可能在学校里面,起码不在她们寝室。”
    陈风顺一拍脑门:“对了,她回到寝室后给我发过一条短信,说她们寝室的李芳华失恋了,要出去玩通宵。我当时认为那是女生之间关乎友情的事,我不好参与,也就没阻止。现在看来,李芳华的嫌疑最大。”
    “没错,我也是这样想的。”刘金看了一下手机,“现在十点多了,李芳华能在寝室不?”
    陈风顺说:“去看看就知道了。”
    两个人的想法一致,就不再耽搁,离开了这间平房出租屋,直奔学校而去。可是走了大约一半路的时候,陈风顺突然停住了,他若有所思地说:“不对,李芳华不在寝室住!”
    “什么意思?”刘金不解地问。
    陈风顺的脸色很难看:“我想起来了,李芳华的家就在学校旁边,走两条街就到了,她从来不在学校住。我怎么这么笨,既然不在学校住,也就不可能是冯鸽的室友。看来是她用特殊手段把冯鸽骗出学校,然后用冯鸽的手机给我发的短信。”
    “去李芳华的家。”刘金说。
    就这样,二人又改了路线。李芳华的家并不难找,所以很快就到了。这是一栋普通的住宅楼,李芳华家在五单元七楼。然而在进单元门之前,刘金迟迟不动,像是对进入单元门里面有顾虑似的。
    “你怎么了?”陈风顺不明所以。
    刘金先转头左右看了看,然后又凝神聆听了一会儿,这才指着门旁边的一张黄符说:“我想我们没必要进去了,李芳华绝对不在家。在我们来之前,她就被带走了。”
    陈风顺好奇地注视着黄符:“这是什么符?”
    “御鬼符。是一种邪术,用至阴的处女经血掺朱砂猫尿画的符,可以用这种符指引方向,让鬼魂来抓人。”刘金苦笑一下,“李芳华被鬼带走了,不信你上去问问李芳华的家人。”
    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陈风顺实在无法相信,于是他真的上了楼。良久之后,他下来了,满脸沮丧地说:“他妹的,真邪门了!李芳华她爸说九点多钟的时候,李芳华就从家里出来了。是一个人出来的。”
    “因为带走她的是鬼,她爸看不见。”刘金耸了耸肩,“现在可真完蛋了,线索全断。”
    “连鬼都用上了,这个幕后凶手到底要干什么啊?”陈风顺气得咬着牙,直接把那黄符从门上扯了下来,瞬间撕成碎片。
    “你别激动,我是开玩笑的。幕后凶手自作聪明,以为用‘御鬼符’抓人能瞒天过海,其实这是他最大的败笔。人难追踪,鬼却容易追踪,我能找到李芳华。”刘金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八角指鬼盘。此物通体漆黑,上面用红字刻着符号,大约有网球那么大,从上面刻的符号来看,绝对不是风水师用的罗盘。指针在转动,似乎在搜寻鬼魂留下的微弱气息。不一会儿,指针停了,指着一个方向。刘金按着指针所指的方向追了出去,陈风顺则紧跟其后。

    鬼妖
    刘金和陈风顺一直追到了学校正门,继续往前走可就是西郊树林了,难道那里有古怪?二人正要继续追的时候,学校看门的王大爷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因为都熟悉,所以刘金和陈风顺认为王大爷一定有事相求。果然,王大爷把他们带到了门卫室,满脸惊恐地说:“我正要出去找人,就看到了你们。来帮我看看,这是怎么回事?都快吓死我了。”
    在门卫室里,有一只大狗,那是王大爷养的爱犬。可是现在那只狗死了,脖子被咬烂,鲜血和伤口周围的灰毛混成一团,看上去既恶心又恐怖。
    “狗咬狗,一嘴毛。”陈风顺没心情在这儿眈搁,索性瞎说一句。
    刘金则郑重其事地走过去查看大狗的伤口,他表情严肃地说:“伤口上的齿痕不是狗或者其他犬科动物的,牙齿之间的间距很短,应该是类人动物,或者……就是人。”
    “这怎么可能?”王大爷和陈风顺异口同声地惊呼。
    刘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叮嘱王大爷这事儿别告诉外人,否则会有危险。王大爷知道刘金不是普通人,拍拍胸脯保证这事儿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刘金点了点头,然后带着陈风顺离开了学校。但他们没有继续去追李芳华,而是向平房出租屋走去。
    陈风顺疑惑地问:“回去干什么?不是得找到李芳华才能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你女朋友出事了,我怀疑那只狗的死和她有关。”刘金说完这话,就什么都不说了。陈风顺闻言身体明显一抖,同时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的工夫,他们就回到了平房出租屋。屋内的大床还在,可惜绳子已经断了,六枚铜钱散落一地。窗户破了,冯鸽不知去向。
    刘金摇了摇头,走到窗户边,抬头望着天上皎洁的皓月,自言自语说:“月圆之夜,鬼妖成形。我就知道今天晚上肯定会有异常!”
    陈风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皱着眉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五脉封魂针,是用人体中五个特殊的穴道脉络封住灵魂,金针经过特殊毒药淬炼,所以可以令魂魄变态,以一种人与鬼之间的妖体存在,称为鬼妖。鬼妖牙尖脸白嘴红,以撕皎为本性,善于攻击,却不以血肉为食。月圆之夜,月光精华让鬼妖变态成功。”刘金也不想再瞒着陈风顺,索性将知道的事说了出来,“你要有心理准备,你的女朋友冯鸽,可能已经变成鬼妖了。”
    陈风顺如遭雷击,上去抓着刘金的衣领大吼:“你为什么不早说,她还有救吗?”
    “你冷静点儿!”刘金挣脱掉陈风顺的撕扯,“我们要找到炼制鬼妖的人,说不定他能有办法。不过你也不要抱太大希望,万一他宁死不说,我也没办法。”
    陈风顺无力地说:“那你知道去哪儿找吗?”
    “我当然知道。”刘金拿出一碟朱砂和一支毛笔,在墙上画满了奇怪的符号,看上去犹如喷溅出来的鲜血,诡异而阴森。最中间写着三个字:生死门。
    刘金把朱砂毛笔放好,可就在这一刹那,他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儿。没错,门口多了一个人。一直都是他和陈风顺二人,而现在房间内明显是三个人。或许不止,还有些看不到的非人类。刘金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站在门口的人是李芳华。
    刘金冷冷地说:“你终于出现了?”
    陈风顺看到李芳华出现,顿时失去了理智。他冲上去抓住李芳华的手臂,猛地一甩,把她甩到了墙边,然后就是一顿暴打,并怒吼着说:“快告诉我怎么救冯鸽,否则我杀了你!”
    “救……救我……”李芳华脸色苍白,有气无力地喊出这两个字。
    “什么?”陈风顺愣住了。
    刘金有心过去阻止陈风顺,也阻止将要发生的变故。只可惜,他被拦住了。虽然一般人察觉不到,可他明显能感觉到身边有几个看不见的东西在围着他转悠。这种感觉是如此熟悉,以前他经常陷入这种危险之中。

    生死门
    刘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李芳华也在变态。她的脸色越发苍白,皮肤越发绷紧,牙齿已经长到了嘴外边。可是陈风顺没有被她袭击,源于李芳华变态成功之前,他就被抓走了。而抓他的正是成为鬼妖的冯鸽。冯鸽是从窗户跳进来的,速度很快,抓起陈风顺就又跳了出去,瞬间消失在黑暗之中。
    “糟了!”刘金顾不了太多了,他拿出一沓纸钱扔到空中,然后抽出一根红色绳子,以最快的速度在屋内的桌椅板凳柱子等地方绕了几圈,布置出一个六芒星将周围的鬼魂困在其中。
    这种红绳是在黑狗血中浸泡过的,虽然不能除掉鬼魂,但将其困在其中还不在话下。只要困住一个小时,“御鬼符”就失效了,鬼魂自然会消失。做完这一切,刘金抓着还在挣扎的未形成鬼妖的李芳华,夺门而出。
    外面也是黑暗,月亮不巧地被云彩遮住了。刘金趁这个机会,伸出右手中食两指分别蘸些朱砂、鸡冠血和柳叶汁,用力摁在李芳华的额头上,并大喊:“有本事你现身,咱们一对一斗法!”
    李芳华双眼上翻,一副死人的样子,嘴却在说话,声音粗矿还阴森森地:“那就看你能不能找到我了。”
    刘金怒吼:“生死门在哪儿?我去破了你的法。”
    “就在西郊树林,真希望与你相见。只可惜,生死门法阵中鬼妖很多,其中还有你的朋友,你可别死在里面,哈哈……”一阵得意狂傲的笑声过后,李芳华瘫倒在地上了,不知是死是活。
    刘金伸手叹了叹李芳华的鼻息,然后又扒开双眼看了看,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柳叶汁给她灌下,询问说:“你还有意识吗?”
    李芳华剧烈咳嗽了一阵儿,她睁开了眼睛,有气无力地说:“死不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觉得从家里出来以后,就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控制了。”
    刘金犹豫了一阵儿,含糊不清地说:“那个……情非得已,我可能得把你的衣服脱掉。”
    李芳华脸色一红,随后点了点头:“我明白,那几根针很邪门,被扎入的地方不痛不痒,就是感觉身体不受控制。你不用顾虑太多,我知道你是为了帮助我。”
    刘金不再说话,小心翼翼将李芳华的衣服脱掉,先用铜钱放在有红点的地方,从铜钱孔洞中将金针抽出。这个时候,李芳华和之前的冯鸽反应一样,浑身抽搐。刘金早有准备,蹲在地上,将李芳华抱在怀中,咬破右手中指塞进李芳华嘴里,叮嘱说:“快吸我的血,直到我把金针全都拔出。”
    李芳华照做了,刘金用左手以最快的速度把金针逐个拔出。看到李芳华的脸上有了些血色,他才把手指抽出,安慰说:“你先休息一下,我还有事,一会儿回来找你。”说完,他就向西郊跑去。

    李芳华疲惫地躺在地上,看着刘金走远,嘴角挂着幸福的笑容,缓缓闭上了眼。
    刚才幕后凶手借着李芳华的嘴,和刘金对话提到了“朋友”,也就是说陈风顺被冯鸽抓走不是为了救他。也对,冯鸽已经不是人了。那么就延伸出来另外一件恐怖的事,陈风顺凶多吉少了。
    时间紧迫,再有两个多小时天就亮了。这时鬼妖会隐匿起来,等到下个月的月圆之时再出现。如果那个时候找到冯鸽和陈风顺,就没有挽救余地了,只能直接千掉。所以刘金跑的速度更快了一些,很快就来到了西郊的小树林。这里的树不是很密,看上去也不是很恐怖,倒是静得诡异。
    刘金丝毫不敢掉以轻心,生死门法阵能影响五感,把人困在里面,绝不容忽视。而且鬼妖有可能从任何地方出现,这种敌暗我明的局势对他很不利。即使小心谨慎地前行,最后他还是迷路了。不论用什么办法,都在同一个地方转悠。
    到底往哪个方向走?生死门有三门,天门、地门、和人门,也称三才法阵。但通常进去者九死一生,就改叫“生死门”了。鬼妖必须在生死门里才能更好地吸收月光精华,吸收七次之后,鬼妖就不食自饱,刀枪不入了。
    在刘金愣神的瞬间,一条黑影闪过。由于是被偷袭,他没有看到来者何人,只觉得右臂火辣辣的疼,仔细一看,发现三道抓痕,皮肉外翻,鲜血淋淋。无庸鼍疑,这是鬼妖的爪子抓的。这一次遇袭使他小心了许多,他将外衣撕碎绑住伤口,然后拿出一瓶柳叶汁和一根红绳,准备随时反击。
    另一条黑影刚来,刘金就迅速地用红绳套住了他的脖子,用力一拉,直接将其摔倒在地。刘金用脚踩着他的脖子,大喊:“还敢偷袭?”
    “是我,陈风顺!”脚下的人痛苦地呻吟,“你千什么啊?”
    “是你?”刘金有些难以置信,“你是人是妖?”
    “废话,我当然是人。这才一会儿的工夫,我怎么可能变成鬼妖。”陈风顺站起来,用手揉着身体被摔倒的部位。
    “那完了,你我都被困在生死门里了。现在得想办法出去,可惜我不知道该进哪道门。”刘金收起绳子,在树林里来回转悠,时不时停在一个岔路口,然后又走向下一个。其实一共只有三条岔路可选,也就是生死门的三门。但他无法选择,因为一旦错了,也许就永远被困死里面了。但如果不选择,就会被困死在三门入口。
    这是个艰难的抉择。

    结局
    冯鸽是鬼妖,不过和陈风顺一样,她是保留了心智的鬼妖。这种情况其实是随机的,因为只要不在生死门法阵之内炼妖,鬼妖可以出现很多种变故。
    刘银炼制的鬼妖中,有三个是完全听话的,因为这三个自始至终都在生死门之中。而另外三个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异化,因为冯鸽、陈风顺和李芳华变态时都没在生死门里。
    现在刘金虽然制伏了刘银,可鬼妖还是鬼妖,还没有恢复成人类,这让他很为难。
    “怎么了?怎么不救他们?”刘银露出阴险的笑容,“是不是舍不得?哈哈……”
    陈风顺不解地看着刘金:“你早就知道怎么救我们?”
    刘金沉默不语。
    刘银插话说:“他当然知道。这种鬼妖炼法父亲先传的他,后传的我。炼妖是一种邪术,他当然不屑一顾。但凭他的记忆力,绝不会忘记破解之法。我还以为父亲没教过他生死门,显然也错了。”
    “你倒是说话啊?”陈风顺有些急了。
    刘金叹了一口气:“其实解救的方法很简单。仍是月圆之夜,让鬼妖喝下天星派后人的鲜血,同时用五轮铜咒钱取金针,最后喝柳叶汁调理一段时间就行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鬼妖的克星是你们天星派后人的血?”陈风顺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那几个鬼妖挠伤你之后就变慢了。”
    刘金为难地说:“我今晚一直在斗法,现在筋疲力尽,而且也损失了不少血。如果我救你们,我怕我会失血过多而死。”
    “这就是我要的效果。”刘银在一旁得意地笑着:“你可得抓点儿紧了,月亮一会儿可就没了。”
    “有办法了!”刘金居然笑了。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刘银被强行取血。因为他虽然坏,但也是天星派的后人。不算已经喝过血的李芳华,一共还有五个鬼妖。刘银负责四个,好在他今晚没怎么出力,并没因为失血过多而出事。治好大家之后,刘金把他送回到老家父亲那里,看来他以后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这一晚经历了太多生死关头,拆散了一对情侣,也成全了一对情侣。冯鸽和陈风顺成为陌生人,永远不见面。李芳华和刘金在一起了,甜蜜而幸福。
    “我是一个奇怪的人,我有我的特殊使命,你不害怕吗?”
    “害怕,但我知道你会保护我!?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长篇故事]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708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