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婚纱奇闻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196阅

    脱不下来的婚纱
    晚上十点,蝶梦婚纱影楼。
    赵秀琴她们三个人都看傻了,在影楼的特效灯光下,曲环随便转了一个圈,就有了赵飞燕掌上舞一般的轻盈。真没有想到,一百五十斤的胖妞穿上这套红色蓬裙婚纱,竟然瞬间变得袅娜多姿起来。
    “太美了!怪不得这家影楼的生意这么好,原来他们的婚纱竟然能穿出这样神奇的效果!”宋思影嚷道,“曲环快脱下来,我也要试试!”
    曲环飞了一个白眼:“看你猴急的,好吧好吧,让你试试。哎呀……这,这脱不下来了!”
    “能穿上就能脱下来啊。”赵秀琴笑着走上前帮忙。可是刚一用力,曲环就大叫起来:“别碰我,疼、疼啊!”
    打开了影楼的大灯,三个人围上来细看,婚纱贴肉的地方,就像是用强力胶粘在曲环的皮肤上一样,怎么也脱不下来了!
    “怎么会这样?”曲环带着哭腔问,苗佳佳和宋思影也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赵秀琴。
    四个女孩都是艺校学生,赵秀琴利用课余时间在这家影楼里打工。影楼老板杜梦和她男友的婚期就在明天,这两天正忙得焦头烂额不知今夕何夕。所以暂停了营业,让秀琴照看影楼三天。昨晚一个人看店太寂寞,今晚,赵秀琴便邀请了同寝室的三个好友来陪自己。
    怎么会这样呢?秀琴也想不明白。她看看曲环,又环顾四周,突然指着门后一个赤裸的塑料模特大叫一声:“完了!这件婚纱,是不是从那个模特身下脱下来的?”
    “是啊,你刚才上楼的时候,我在大厅无聊,看那件婚纱好看,就脱下来试了一试。”曲环说。
    “那是一套鬼婚纱!杜姐临走时交代过我,不能让任何顾客试那套婚纱的,唉!”赵秀琴跺着脚说。
    “鬼婚纱?”曲环三人都紧张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秀琴咬了咬嘴唇:“其实,关于这件婚纱,有一个恐怖的故事……”
    “那我会不会死?”秀琴刚一张口,曲环惊叫起来,浑身颤抖。苗佳佳和宋思影赶紧搀住了她,“曲环你冷静点,听秀琴把话说完。”
    秀琴点点头,示意大家安静,继续说起了关于婚纱的事。

    婚杀
    “杜梦的姐姐杜小蝶是这件婚纱的主人。三年前,被男友抛弃的小蝶万念俱灰,穿着这件婚纱割脉自杀了。伤心的杜梦,把这件婚纱留了下来,穿在这个塑料模特的身上,摆在影楼里,睹物恩人,寄托哀思。直到有一天,有个顾客看上了这件婚纱,坚持试穿以后,才发现了诡异。”
    曲环又颤抖起来:“什么诡异?”
    “顾客试穿拍照以后,她的男友帮她脱下婚纱,却发现她的后肩上印着两个血红的大字:婚杀。结婚的婚,杀人的杀。”
    “啊?”曲环三人同时一声惊呼。
    “是的,婚杀。而且那两个字深入肌肤,洗不掉,抠不掉,激光治疗都没办法去除。最后那个女人也死在新婚的宴席上。这样的怪事,出现过三次。每个试穿的顾客肩上都会出现“婚杀”两个字,最后也都死在婚礼上。杜梦想烧了这件婚纱,可是它摆在店里是那样的好看,那样的夺人眼球,又是她姐姐生前的最爱之物,她最后还是没有舍得。”
    曲环猛地扑了过来,摇着秀琴的双肩:“秀琴,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说,我会不会死?”
    “你不会死的!”佳佳拉开了曲环,“我有一个办法,可以保证你不会死。”
    “什么办法?”
    “这辈子不结婚!”
    “啊?可是问题是,现在这件婚纱脱不下来了。一个不敢结婚的人,却要穿着婚纱过一辈子。这是多么狗血的人生啊!”曲环一脸的悲催和悲愤。
    “别急,大家都想想办法。”秀琴一边安慰曲环,一边踱来踱去地寻找办法。佳佳和宋思影也没闲着,走到那具赤裸的塑料模特面前,前前后后仔细地打量着。
    佳佳突然一声惊呼:“快看,模特背后有字!”
    众人立刻围了过去,一看模特后背的字,集体傻眼了。模特后背的中心位置上,八个小字排成竖行——欲脱婚纱,必先自杀!

    脱下婚纱
    “嘿嘿,嘿嘿嘿嘿……”也不知过了多久,死一般的寂静中,曲环突然阴森森地一笑。秀琴三人齐刷刷地打了一个冷战,同时开口问道:“曲环你笑什么?”
    曲环不紧不慢地说:“我知道了这几个字的意思了,也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这里说的自杀,不是真的自杀,而是假死!”
    “你确定是这意思?”秀琴迟疑着问,“再说,怎么个假死法?”
    曲环不再说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伸双臂,在原地转了起来。秀琴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曲环在大厅里旋转,蓬裙婚纱的下摆展开,翩跹起舞,在灯光下梦幻一般的浪漫。”’
    曲环越转越快,越转越快,突然脚下一歪,扑倒在地毯上。
    佳佳惊呼一声抢上前去,但是曲环翻了翻白眼,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便昏了过去。
    “快掐人中!”宋思影说。
    “人中在哪儿?太阳穴还是肚脐眼?”佳佳挥舞双手,弹钢琴似的在曲环身上乱戳。
    “还脚后跟呢,笨蛋!”秀琴冲上来,气急败坏地将佳佳推到了一边,“别乱来,先给她脱婚纱。”
    佳佳摸了摸摔痛的屁股又拍了拍脑袋:“呃,明白了,原来这就叫假死。”宋思影这时也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上去帮忙。
    真的很奇怪,这次不费吹灰之力,就脱下了婚纱。看着只剩下内衣的曲环,像一只被剥光的肥鹅一样躺在地毯上,秀琴三人都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宋思影蹲下身,在曲环的人中上摁了几下。曲环呻吟一声,悠悠地醒转过来。佳佳倒来一杯水,宋思影在帮曲环穿衣服。秀琴看看,没自己的事儿了,便从地上拾起婚纱,向模特走去。这套见鬼的婚纱,得赶紧把它穿回去。
    婚纱穿到一半,一个声音蓦然响起:“别动我的婚纱!”秀琴吓得一哆嗦,指甲在模特身上划过。然后竟然发现,模特后背上有字的地方,那一块皮肤已经被指甲刮破了。
    “别动我的婚纱!”秀琴正要看个仔细,那个声音又说话了。

    别动我的婚纱
    抬头看向对面的沙发,原来是曲环在说话,可是这声音,却似乎有些变化。佳佳和宋思影一左一右夹住了曲环,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她。曲环目光呆滞,机械地开合着嘴唇,重复着那句话:“别动我的婚纱!”语速缓慢低沉,毫无感情。
    三人眼神交流了一下,秀琴在破皮的地方轻轻一撕,却随手揭下来一张小纸条。原来,“欲脱婚纱,必先自杀!”这几个字,是写在纸上,然后贴上去的。
    “谁贴了这个纸条?”秀琴走向沙发,喃喃自语。宋思影松开曲环,接过纸条反复一看,立刻惊叫起来,“反面也有字!”
    反面果真有字,也排成了竖行:动我婚纱,天诛地杀!
    除了神志不清叨叨不休的曲环,秀琴三人都被纸条背面的字吓傻了。显然,这不是一句好话。意思明摆着,穿过这套婚纱的人,都难逃一死。三人无语对视,心里都在思考着同一个问题:曲环,还能活多久?
    “别动我的婚纱!别动我的婚纱!”曲环还在念叨。
    “动我婚纱,天诛地杀。动我婚纱,天诛地杀!这究竟是恐吓,还是诅咒?”宋思影也在念叨。墙上的挂钟指针滴滴答答地转动,午夜的蝶梦影楼,陷入了一片诡异之中。
    佳佳夺过纸条,眯着眼盯着纸条看了半天,突然甩了甩头发:“我看啊,也不要大惊小怪。估计也就是个恶作剧。秀琴,你看着曲环,我去楼上卫生间。”
    佳佳起身的时候,看了宋思影一眼。宋思影也站了起来,跟着佳佳上了二楼。秀琴坐到曲环身边,一边安抚着曲环,一边还在思考着那个纸条的玄机。
    宋思影跟着佳佳上到二楼的时候,佳佳突然把手指竖到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嘘!思影,影楼有鬼!”
    宋思影神色一变,四处张望了一圈:“鬼,在哪儿?”
    “秀琴就是鬼!”
    “什么,你有什么证据吗?”
    “你看,这纸条上的字,是谁的笔迹?”佳佳把手里的纸条递了过来。
    “果然是秀琴的笔迹。”宋思影皱起眉毛,“可是她想干什么?我们现在怎么办?曲环似乎已经神志不清了,秀琴下一步会不会对付我们?她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依我看,我们要先下手为强!控制住秀琴,再想办法。”佳佳冷静地说。
    “那……好吧!”
    正在商量的时候,却听到楼下传来清晰地叫门声:“开门,开门!”
    都十二点了,会是谁?佳佳和宋思影对视了一眼,转身下了楼梯。

    血泪
    敲门的是影楼老板杜梦。
    “杜姐,明天就是你的大好日子,你怎么这时候还来店里?”秀琴疑惑地问道。
    杜梦一脸无奈地说:“别提了!我刚才检查婚纱的时候,发现我要穿的那件婚纱莫名其妙地破了几个大洞!只好来店里重选一套了。”
    “原来是这样啊?呵,”秀琴呵呵一笑,“店里婚纱倒是很多,就怕没有你选定的那套漂亮。”
    “唉,凑合着吧。”杜梦走到那具模特前,伸手就要来脱那件鬼婚纱。
    “杜姐,这件婚纱不能穿!”除了曲环,秀琴和佳佳、宋思影齐声大叫起来!
    杜梦停下动作,转回身看着她们:“为什么不能穿?”
    “杜、杜姐,不是你说的吗?这件婚纱有、有诡异……”秀琴期期艾艾地说。
    “哈哈!这世上哪有那么多诡异?”杜姐捂嘴一笑,“秀琴,实话告诉你吧。关于那些诡异故事,是我编来骗你的。我怕别人试来试去,把这件婚纱试脏了。很早,我就中意这件红色蓬裙婚纱,可惜我男友不喜欢,执意让我穿另一件进行婚礼。我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选择,但是也不想让男友不开心。所以,我偷偷地在原来的婚纱上剪了几个洞,男友没办法,只好同意我临时换婚纱了,哈哈。”
    “可是……?”
    “别可是了,我一定要穿着这件婚纱,接受大家的祝福!”杜姐一边说,一边取下了那套婚纱。
    “别动我的婚纱!”一直靠在沙发上的曲环猛地站了起来,大喊着,“别动我的婚纱!”
    杜梦看着秀琴:“这位是……?”
    “哦,她、她是我的同学,有点发烧,胡言乱语的。”秀琴赶忙和稀泥,一边连连给佳佳和宋思影使眼色。
    “是啊是啊,她有些发烧……”佳佳两人左右搀扶着曲环,随声附和。
    “烧成这样,该去医院看看。我去楼上换衣服了。”杜梦撇撇嘴,拿着婚纱“噔噔噔”地上了楼。
    看着杜梦的背影,又看看那个模特,佳佳说:“秀琴,这个裸模摆这儿也太难看了吧?你把它放到隐蔽的地方去,看着怪别扭的。”
    “好的。”秀琴答应一声走向模特,一弯腰想把模特抱起来,谁知却用力不当,扑通一声和模特一起摔倒在地上。
    “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小姐,连个塑料模特都搬不动。”佳佳嘲笑一声,走上前去,弯下腰来一看,却脸色大变,一声惊呼,“啊!”
    那个模特的双眼里竟然流下两行血泪!

    模特
    佳佳心惊胆战地伸出手指,在模特捡上蘸了一点泪水,凑到鼻子下闻了一闻:“有血腥气!还有、还有消毒水的味道!”
    三人大眼瞪小眼,不知所措。宋思影按了按模特的皮肤,触指绵软,竟然有弹性;捏捏模特的指骨,竟然还可以弯曲!
    半响,秀琴壮着胆子将模特立起来:“太诡异了!这个模特这么重,显然不是那种空心塑料壳。你们说,这是什么材料做的?又怎么会流出红色的眼泪?”
    “那不是模特,那是人,是真人,只不过她死了。”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三人猛地回头,却发现曲环不知何时离开沙发走到了身后。此时的曲环目光犀利,面色阴冷,完全不是刚才那副痴痴呆呆的模样。
    “曲环,你、你别吓我们呀……”佳佳几乎哭了起来。
    曲环走上前去,伸手在模特身上抚摸着,从头发到肩膀,再到双臂双腿:“我没有吓你们,这个模特就是一具尸体标本,摆在这里已经三年了。唉,三年了,纵使相逢应不识啊!”
    “可是,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秀琴颤抖着声音问。
    曲环的目光深情地盯着模特,头也不回地说:“因为,我就是她。”
    “什么?”秀琴一愣,正要再问点什么,楼梯上脚步声响,杜梦穿着那件红色的蓬裙婚纱款款地走了下来,手里,还提着一瓶红酒。
    “你们围着模特干什么?”杜梦脸上闪过一抹阴暗。
    秀琴咬了咬嘴唇:“杜姐,这个模特有古怪,刚才竟然流下了血色的眼泪。这,这不像模特,像是……”
    “像什么?”杜梦冷冷地打断了她。
    “像、像一具尸体标本!”秀琴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想说的话。
    四个女生盯着杜梦,杜梦也盯着四个女生,一时间,空气似乎也凝固了。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模特的鼻翼翕动,又流下了两行血泪。

    驱魔
    “杜小蝶,是你?是你附在这个胖妞的身上?”杜梦死死地盯着曲环。
    曲环点了点头:“是的。我在这套婚纱上下了紧身咒,并在昨天晚上催动秀琴梦游,写了纸条贴在我后背上,准备吓吓你,让你自杀而死。可是计划被这胖妞破坏了,紧身咒只能用一次。我只好趁她昏迷之际,附体上身。所以,现在跟你对话的是你姐姐,是我杜小蝶。”
    杜梦的一张俏脸狰狞起来:“杜小蝶,真没想到你还阴魂不散。你说,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你当初对我怎样,我就对你怎样!”曲环举起双手,一步步地逼近。杜梦一步步地后退。
    脊梁上一冷,杜梦发现后背已经抵上了大门,退无可退了。
    就在曲环的指甲要插入杜梦皮肤的时候,一道红光却从杜梦胸前射出,击在曲环的胸前!曲环哀叫一声向后飞去,重重地撞在沙发上。
    杜梦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伸手从内衣里掏出一面小小的铜镜,然后奸笑着走了过来:“姐姐,你忘了我们家乡的风俗吗?做新娘的人,三天前就会戴上这个铜镜,避邪,驱魔,祈福。你忘了吗?这个铜镜也是三年前从你脖子上取下来的,那时,你差点成了新娘。”
    形势急转。
    杜梦举着铜镜朝曲环逼了过去。曲环挣扎着爬起来,往角落里躲去。
    “你怕了吗?哈哈,哈哈哈哈!”
    杜梦手中铜镜一扬,又是一道红光飞出。“啊!”曲环又是一声惨叫,拖着长长的尾音。
    在杜梦接二连三的攻击下,曲环的脸色一片铁青,五官夸张地扭曲着,突然一口血喷了出来,扑倒在地。一道若隐若现的黑烟从她的身上飘出,在屋里转了一圈,忽地一下钻出了窗外,消失在厚重的夜色中……
    杜梦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环视了一下四周,把四个昏迷的女孩搬到了二楼的庥上,关闭门窗,拧开了煤气阀门。
    一切布置好了,杜梦再次走到那具模特面前,带着无限的笑意说道:“姐姐,等我大婚以后,我就……火化了你。再见!”
    然而,她转身的时候,婚纱的下摆却挂在了模特下垂的右手上,模特倒了下来。杜梦听到身后有些响动,一回头,模特平举的左手插向了她的胸膛,尖尖的指甲划出一道幽绿的光芒!
    杜梦手中的铜镜飞了出去,正砸在窗破离上,“瞠啷”一声脆响,一阵冰凉的夜风扑了进来。
    尾声
    四个女生醒过来,发现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杜梦和模特拥抱着躺在地上,模特的左手还插在杜梦的胸膛里,地上的血液早已凝固。警察赶来现场,发现杜梦的肩上印着两个血红的大字:婚杀!
    秀琴四人面面相觑,昨晚的经历,究竟是一场梦呢,还是一场梦?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长篇故事]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711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