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棺方网站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231阅

    请人送棺
    李登北正发愁在网上找不到合适的兼职的时候,QQ响了,一个同学给他发了一个链接。
    李登北点开一看,原来是一个箱包类的网购网站正在发布任务,任务内容为:
    招聘临时快递员:只要您按时将商品送到卖家手中,就可免费在本网站选购一种商品。多送多选哦!
    “咦,还有这种好事?”李登北大眼一扫,发现这个网站上卖的都是名牌箱包。正好女友悠悠这几天跟自己闹别扭,不如选一对情侣包送给她,她肯定就能原谅自己。
    李登北赶紧点了“确定”,最后选择了一对看起来很fashion的情侣包,点击了“提交”。
    这时,一个暗红色窗口跳了出来:
    感谢您参与本网站活动,只要您完成任务,您选购的情侣棺材就将送出,赶快行动吧!
    棺材?李登北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恐惧感就像一把尖刀瞬间直插心底。他颤抖着重新浏览了一遍这个网站,一个个地点开商品的大图仔细看,终于发现这些箱包样式的商品竟然全都是棺材。
    李登北心跳都快爆掉了,冷汗一个劲儿地往外冒。
    他慌忙关掉网页,惊疑地环顾四周,然后只感到心脏猛地一紧,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一双隐藏在黑暗中的眼睛正在静静地注视着他。没有头,没有脸,没有身子,只有一双眼睛。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李登北条件反射地喊出一句:“谁?”
    没人回答,敲门声戛然而止,那双黑暗中的眼睛也不见了。
    李登北鼓起勇气,慢慢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咬着牙猛地一下拉开门。
    门外没人,只有一个很大的包裹。李登北把包裹拆开一看,发现是一个样式和大小都酷似皮箱的棺材。棺材上面还有一张快递单,收货人姓名写着:吴景明。
    “叮咚……”又是一声短信提示铃声,李登北神经又是一紧,打开手机。信息内容为:
    快递员李登北,你要送的货物已经到了,现在你要找出这个收货人。
    李登北看了看短信,又看了着眼前这口小棺材,颓然地坐在了地上。

    诡影重重
    次日清晨,刘晨看着近乎发疯的李登北,悄悄地对王子山说:“昨晚咱们在网吧通宵的时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你看李登北现在这样子……”
    王子山叹了口气说:“从早上我们见到他时起,他就一直在找各种人问同样一个问题‘你认识吴景明吗?’。吴景明是谁?”
    问完这个问题他俩面面相觑,异口同声道:“不知道。”
    忽然,李登北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那个人揉着脑袋,疑惑地问:“李登北,你干什么呢?”
    “你怎么来了?”李登北这才发现眼前的人是悠悠。
    悠悠撅着嘴不满地说:“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我就来找你了啊。你怎么了啊?”
    悠悠这一问,李登北更着急了,他一脸惊恐地对着悠悠说:“我被鬼缠上了,只有找到一个人我才能得救,快点找到他!”
    悠悠皱起眉头正要再问,刘晨和王子山跑了过来。刘晨说:“你不用再问他了,你来看看吧。”
    于是他们几个一起来到寝室,刘展一指:“李登北好像就是因为这个箱子变成这样的。”
    “那不是箱子,那是棺材!”李登北凄厉地大喊道。
    刘晨他们齐齐地打个寒战,王子山走过去细细端详,道:“还真是一口棺材。收件人姓名——吴景明。”
    悠悠的脸色骤变,失声喊道:“吴景明?”
    “怎么了,你认识?”李登北急忙问道。
    悠悠摇了摇头,仿佛这件事太难以接受,良久,她才慢慢地说出一件事:
    吴景明是悠悠的前男友,他和另一个叫冯毅的人一起开了一个网店,专门销售箱包。可是吴景明逐渐地发现一些名贵的手提包莫名其妙地消失,问冯毅怎么回事,冯毅却支支吾吾,不正面回答。
    有一天,两人酒后再度提到这个问题,冯毅依然不给出明确答复。吴景明一冲动就上去和冯毅扭打了起来,在厮打中冯毅一个失手竟然把吴景明打死了。冯毅酒醒后后悔不已,为了掩盖罪行,他就把吴景明碎尸后装到一个编织袋里,偷偷地埋在了乱坟岗。
    悠悠说完这件事众人都惊呆了,刘晨忍不住地问:“后来呢?”
    “后来冯毅杀人的事情曝光了,冯毅也得到了应有的下场。不过奇怪的是,虽然冯毅交代了埋尸地点,却怎么也挖不到吴景明的尸体。”
    听到这里,众人心里都升起一阵寒意。李登北瞪大双眼,问道:“那这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我又没有惹到他们。”
    王子山小声嘀咕一句:“该不会是因为你和他女友好了吧,死人也会吃醋?”
    悠悠吼道:“说什么昵你?”
    李登北打个寒战,颤颤地说:“不然会是因为什么呢?”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
    这件事越来越诡异了……

    幽灵来胁
    许久,悠悠问李登北:“你是怎么收到这个东西的?”
    李登北打开电脑,点击那个网址,说:“你们看,就是这个网址,我参加了这个活动才收到这个的。”
    悠悠上前一看,只见是一个网店页面,上面的商品都是各种箱包样式的棺材。
    悠悠慢慢地浏览着,忽然屏幕里冒出一张极其恐怖的脸:白森森的牙齿,眼眶里淌着血,整张脸的皮肤都腐烂掉了,爬满了蛆虫。一个空洞的声音凄厉地对着他们说:“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大家都吓得连声尖叫,慌忙后退。尤其是悠悠,已经吓哭了,跌坐在地上。李登北赶紧过去扶起悠悠。
    “这、这个网站是我做的,但是我也不知道这个网站上怎么会出现鬼的。”刘晨脸色苍白地说。
    “什么?”大家都面色各异地看着刘晨。
    刘晨急忙说:“这次期末大作业不是要求两人一组完成一项产品设计吗?这就是我跟马元耀的设计,主意是马元耀出的。他建议把棺材设计成各种名牌箱包的样子,这样也算弥补咱老百姓生前用不起名牌包的遗憾。他负责设计,我负责制作网站。”
    “对了!”李登北一拍大腿,“差点忘了这个网站就是马元耀用QQ给我发的,他去哪儿了?”
    “马元耀昨晚跟我们一起网吧通宵来着,不过今早回学校时他说他还有事就自个儿走了,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刘晨耸耸肩。
    “算了,不用找了。事情很清楚了,估计是马元耀的恶作剧,用这个网站吓唬你。”王子山安慰道。
    “那、那这口棺材是谁送来的?还有收货人为什么要写吴景明?”李登北仍然不放心地问。
    “这个,……你还是等马元耀回来问问他吧。”王子山不确定地说。
    可是一直到晚上,马元耀都没有回来。
    李登北在床上翻来覆去,按说知道这是马元耀的恶作剧他应该就放宽心了,可是不知怎的,他仍然觉得这事充满着诡异。
    “桀桀桀……”一阵诡笑声响起。李登北一惊,从床上坐起来。寝室里没开灯,惨白的月光从窗外映进来,墙角的那口棺材在暗影里发着幽幽的光。他看得清楚,这口棺材居然在微微晃动。同时更加恐怖的是,棺材上面竟然布满了诡异的笑脸,仿佛无数的亡魂围绕着它飞舞,发出得意而邪恶的笑。
    突然,无数个幽幽发光的笑脸向李登北扑来。恐惧到极点的李登北慌忙地拉开灯,鬼脸消失了,棺材静静地躺在墙角。
    “叮咚……”手机又响了,李登北浑身一颤,只见是一条信息:
    快递员李登北,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收货人是谁,那就赶快去送。不按时送到者死!
    李登北心里“咯瞪”一下,牙齿不住地打颤。

    送棺惊魂
    夜深人静,阴风瑟瑟,李登北吃力地蹬着自行车,自行车的后座上绑着那口棺材。
    李登北刚出来就后悔了,阴沉的夜空,刺骨的寒风,斑驳树影妖冶地摆动着,犹如一群鬼魅乱舞。也不知骑了多长时间,等到李登北到了乱坟岗,寒风刮得更加凛冽了,发出“呜呜”的声音。
    乱坟岗杂草丛生,李登北不得不下车抱起棺材一步步地往前走,没走多远他就吓得冷汗淋漓。当他把棺材放下准备休息一会时,一只手从后面搭了过来。
    李登北倒吸一口气,猛地退了几步。这只手的后面没有身体,只是一条孤零零的手臂,在微弱的月光下摇动着……
    “你是来送棺材的吗?太好了,我在这个编织袋里憋得快爆炸了,终于能换个大点的棺材了!”这只断臂发出凄厉的声音。
    李登北恐慌地大叫一声,拔腿就跑。那只断臂就如蛇一般蜿蜒前进,紧紧地跟着李登北:“别跑!站住……”一声声阴森的咆哮喊得李登北耳膜都要震破了。
    眼看着就要跑出这个乱坟岗了,李登北却绊到了一块石头,重重地跌在地上,顿时不省人事。
    等李登北再次清醒时,一阵刺鼻的消毒水刺激着他的嗅觉,眼中所见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我在哪儿?”李登北的视界渐渐清晰,刺眼的阳光,白色的窗帘,手臂上还插着点滴。
    “你在医院啊,你忘了?”身旁的人说。
    “医院,为什么我在医院?”李登北的脑袋又是一阵疼痛。这时他看清楚身边的人是悠悠、刘晨、王子山还有一脸愧疚的马元耀。
    “清早起来不见你,悠悠猜到你肯定去乱坟岗了,没想到你还真的在那里。”王子山见他醒了,松了一口气说。
    “是啊,我们都很担心你。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啊?”刘展也说。
    李登北不答,挣扎着起身一把抓住马元耀的领子,愤怒地说:“都是你干的好事!说,你为什么要害我?”
    马元耀任他抓着,也不反抗,然后低声开始讲述:
    那天他正在自习室研究产品设计,刘晨把他制作好的网址发了过来。他看了很满意,然后灵机一动。李登北经常做兼职赚了不少钱,却都拿来给悠悠买礼物而不请他们这些室友吃饭,不如把这个网址修改成招聘兼职任务的网站来戏弄一下李登北。
    马元耀说干就干,当下就将网页修改好了,打开QQ对话框正准备发送。这时,一个黑影忽然出现在他面前,那个黑影阴森地说:“你的创意很不错,我要拿来用。”
    “你、你是谁?”马元耀惊恐地说,因为他看到这个黑影下面没有脚,是飘在他面前的。
    这个黑影说他叫冯毅,因为不小心杀死了一个朋友,为了逃避罪行又把朋友碎尸塞到了一个编织袋里。虽然他已经伏法但那个朋友依然不放过他,要求换个好点的棺材这样才能入土为安,而他连续找了好多棺材那个朋友都不满意,最终他选上了马元耀这个创意。
    马元耀正要说什么,冯毅一挥手一股阴风吹过来,马元耀就昏了过去。临失去意识前,他隐约听到冯毅说必须要找个人自愿去换棺材。
    “李登北,对不起。一定是冯毅看到我已经把网址复制到对话框上准备给你发过去,他才点击了确定,要不然我QQ好友那么多他不会单单选择你。”马元耀愧疚地低着头说。
    昕完这段话,李登北余怒未消:“那你为什么不早对我说,还把那个棺材放到寝室门口吓唬我。你为了自己保命就把我出卖了?你这小人!”
    “没有,”马元耀拼命地摇头,“那件事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冯毅了,至于你说的棺材我完全不知道。”他情急之下对王子山一指,“王子山,那天晚上我们都在通宵,你中间说要去厕所却足足去了半个多小时。你当时去哪儿了?”

    最后通牒
    大家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了王子山的身上,王子山面红耳赤,他恨恨地瞪了马元耀一眼,不情愿地讲了起来:
    其实冯毅是王子山的表哥。王子山的女朋友小美,家里有钱有势,像王子山这样的穷学生怎么配得上?当时冯毅在做箱包的网店生意,王子山就不断缠着他要名牌包好送给小美,连续送了好几个名牌包后小美终于答应了王子山的追求。王子山原本以为就此结束了,可是确立恋爱关系后小美三天两头就缠着他给她买包,他也只有硬着头皮问表哥要。没想到因为这件事冯毅跟他的合作伙伴吴景明吵了起来,还失手把吴景明杀了。
    最近几天冯毅的鬼魂找上王子山,说他的死大半都是王子山造成的。现在王子山必须帮他做一件事情,然后他拿出了一张设计图让王子山去做出实物来偷偷放在寝室的门口。王子山当时不知道什么意思只有照做了,没想到居然事情会变成这样。
    李登北呆呆地听完,不知要说什么好,这时病房门“砰”地一声关上,窗帘也一下子拉起。顿时病房里灰蒙蒙一片,影影绰绰,让人感到惊悸。
    众人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只见从门缝里源源不断地渗出血来,渗血面积迅速扩大,从门两侧开始流淌,很快在地面上积了一摊,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昧。
    一张披头散发七窍流血的扭曲面孔骤然出现,双手成爪状,嘴里喊着:“我的棺材呢?我要杀了你们!”说完朝他们扑了过去。
    众人都慌忙闪躲,可是过了一会儿他们惊魂未定地睁开眼,房门大开着,窗帘也没有拉上,地上没有血迹,难道大家出现了同样的幻觉?
    “叮咚……”短信提示铃再度响起,李登北颤颤地拿出手机查看,内容为:
    快递员李登北,你今晚必须把棺材送到,不然性命难保!
    李登北看完急得都要哭了,刘晨安慰他说:“别担心,我们跟你一起去,一定能赶在晚上之前完成。”
    “是啊,咱拿上工具现在就去。”王子山也说。
    李登北一阵感动,他哽咽着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谁的阴谋
    空气沉重得令人窒息,李登北一行人缓缓地走到路上。路上没有人说话,平添了几分诡异。
    乱坟岗里杂草丛生,众人对望一眼就各自拿起工具挖了起来。
    一直挖到太阳下山,李登北终于挖到了一个腥臭的编织袋,对其他人说道:“找到了!”
    大家都惊奇地围上来看,李登北忍着恶心把编织袋拿出来,里面只剩白森森的骨头。他把骨头倒到那个黑色皮箱样式的棺材里,然后把棺材埋好,说了句:“这下可以了吧?”
    “应该可以了。”刘晨说着朝王子山使了一个眼色,后者会意,拿起一根棍子在马元耀的头上重重一击,马元耀闷哼一声晕倒在地。
    “你干什么?”李登北惊呆了。
    刘晨诡笑着还没回答,悠悠却已经控制不住痛哭失声:“登北我对不起你,其实吴景明早就通过托梦一直缠着我对我说棺材的事,我当时吓怕了,可是我没对你说……”
    “为什么?”李登北顿时没有反应过来。
    “因为她当时在考虑和你分手的事情,所以对我说了。”刘晨把悠悠抱到怀里,“我听了之后想出一个计划。正好我和马元耀的设计就是棺材,肯定可以吸引吴景明和冯毅。所以我找到冯毅,对他说了我的创意,并且推荐你去送棺材。现在你知道怎么回事了吧?”
    与此同时,王子山搬过来一个大纸箱拆开,里面正是李登北那天选的情侣包——不,是情侣棺材。
    王子山低声说道:“李登北你不要怪我,你知道小美一直缠着我买包,我买不起。而刘晨家有钱,他愿意给我,所以我就听他的话按照设计图照做了这几个棺材。”
    “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把马元耀抬走,剩下的事情你不用管了。”刘晨命令道。
    眼看着王子山抬着马元耀走远,李登北愤恨地大喊:“刘晨你这个混蛋!你想把我怎么样?”
    “不是我想把你怎么样,而是……”刘晨阴笑一声,“冯毅,事情办好了!”
    刘晨话音刚落,一个黑影就冒了出来,阴森地说:“不错,做得很好!你要的情侣棺材已经送到了,你躺进去吧!”
    李登北眼睛瞪得死死的,他意识到自己完蛋了。
    结尾
    “等等!”正当李登北绝望地瘫在地上时,又一个黑影冒了出来,“别以为给我换了棺材,我就可以原谅你了。”
    悠悠昕到熟悉的声音,顿时惊恐万分,连连退后,颤颤地问:“是景明吗?”
    黑影愤恨地说:“你当初背着我和冯毅好,还要一起吞掉我的网店。这个情侣棺材本该你俩躺进去,但是现在冯毅已经死了。现在刘晨成了你的男朋友,所以,刘晨、悠悠,不要耽误时间,你们俩躺进去吧!”
    话音刚落,周围马上一片死寂。刘展得意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悠悠惊恐地看着这一切,而李登北抬起了头,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两个人……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长篇故事]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720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