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墓城攻略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239阅

    数字
    我去湖南凤凰山游玩,手机放在家里,结果刚回到家打开手机,短信铃声就响个没完。
    我看了几眼,都是朋友发的无聊短信。我懒得理睬,正要放下,手机又响了。
    33666。我打开短信,上面是一堆数字,发信人是杨绍,他想表达什么?
    这时又收到一条新的短信:闵吴,我在荆州发现了一座古墓,大体年代应该是秦汉。本想找你一起去,没想到你不在家,手机又关机。发个短信,跟你说一声。
    紧接着又来了第三条短信:完蛋了!闵吴,是火……
    短信只有三条,第二条是打招呼,其它两条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第一条是数字,第三条肯定没说完,而且最糟糕的是两条短信因延时而顺序错乱了。
    我赶紧打电话给杨绍,那头是一阵忙音。
    出事了!
    我赶紧拿起衣服和隐藏在隔墙板里的盗墓工具,开车去荆州。
    一路上我边打电话边整合已知的信息:首先,我是三天前去的凤凰山,那么他的短信最早也只能是三天前发的。他本打算找我倒斗,但我不在,那他估计会找别人。这中间的时间至少也要一天,再加上开车和挖盗洞的时间,林林总总的也要两天,所以大致判断出出事时间差不多是一天前。其次,他给的地点是荆州,可具体是哪里却没说。最后,那组数字是什么意思?“火”字后面应该还有什么没写,难道他是想说“火墓”?最古怪的是,深埋在地底的墓穴怎么可能还有手机信号?
    来到荆州时.已经是深夜了,我随便找了个宾馆,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杨绍到底去哪里盗墓了?荆州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要找一伙经过伪装的盗墓贼很难。
    这时晌起敲门声,应该是服务员吧。我打开门,门外不见人影,地上只有一张纸条:笔架山
    纸是普通的A4纸,字也是打印上去的,看不出什么线索。
    我用宾馆的电脑搜索,荆州还真有个地方叫笔架山。我再看地图,不禁心惊:那地方是三条小龙脉汇聚,前方有水潭,是“龙含水而吐珠”,典型的“前有照,后有靠”。如果水潭有泉眼,那更是天大的吉穴,俗称“内藏眢”,最适合埋女子……
    我高兴得跳起来,眼睛看向窗外,窗户外面也有一双眼睛盯着我,我们隔着玻璃两眼相对。那是个长发披肩的女人,身穿绣着菱纹罗的象曲裾式丝绵袍。她一脸茫然地看着我,面色苍白,嘴唇腥红,宽大的汉服在风中抖动,像是招魂幡。
    我如芒在背,一边告诫自己不能慌,一边抓起椅子向窗外砸去。
    椅子破窗而出,可那个女人却消失不见了。

    发丘中郎将
    经过昨夜的离奇事件,我一早就驱车来到笔架山。幸亏县城不算大,我问了一些酒店客服,再加上风水判断,已经大致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我来到笔架山东北边的一个小村庄,村民看我的目光很是奇怪。但时间紧迫不容我多想,我便逮住路过我身旁的一位老太太询问。
    “老人家,您见过一伙来旅游的人吗?”盗墓贼常装扮成游客,故有此问。
    “啥?我们村的男人都外出打工了,只剩下我们这些不中用的老人和小娃子了。”
    答非所问,我只能自己去找了。
    我一边观察地形,一边想着昨天的事儿。旧的问题还未解决新的问题又来了:那晚敲门的人是谁,他怎么知道我的住所以及杨绍去的地方?还有那个汉服打扮的女鬼又是怎么回事儿?现在已经过去两天了,人最多可以三天不喝水,一周不进食,杨绍他们入墓绝对会带些食物,可即使这样也坚持不了多久。
    我来到后山,山上多是松柏。我抬头望天,正午的阳光正好照射到这里。我低头看土,是干净疏松的红土,再用GPS定位,这里与笔架山前面的大湖遥遥相对,正是墓葬的吉穴。
    我四周搜寻,终于在草丛里找到他们之前挖的一尺见宽的盗洞。
    拿上工具包,穿上水火鞋,我从口袋中拿出刻有“天官赐福”的印章系在腰间。是的,我就是发丘中郎将的后人。据说这发丘印里藏着一个秘密,只是我师傅没来得及细说便死了。
    我顺着盗洞往下深入八米左右,终于到底了。这个盗洞是“L”形的,前面还有一段路。这时,头顶的光线消失了,我抬头向上望去,看见有一个人趴在洞口看着我。
    洞底阴暗,我看不清那人的面目,心里却有种感觉:那人在阴笑。
    我眯起眼睛,想要看清楚。是她,是我早上询问的那位有些耳聋的老婆婆!
    她拎起一个桶往洞里倒液体,我一闻,是汽油!
    她倒完后,举起火把往洞里一丢,火舌瞬间袭来。
    我赶紧猫着腰往前面狂奔。
    那个女人决不是老太婆,老人哪有那么大的力气?那么她到底是谁?
    我拿着手电筒,顺着墓道向斜下方走去,地下越来越阴森、幽静,甚至可以昕到自己的心跳声。
    我看着前方的影子,总觉得奇怪。
    光源在前面,影子应该在后面,怎么会在前面?
    我揉了揉眼睛再看时,影子又正常了,难道之前看到的是幻觉?
    随着我不断地深入,一股刺鼻的腥昧越来越浓。不多久便到了尽头,前方似有墓门,我举起狼眼手电筒往前照去。
    天啊!木质的门上挂着三个人,木桩插在他们的胸膛里,他们面目狰狞,死前肯定遭受了极大的痛苦。地上的血液已经凝固,墓门上却仍有血液顺着尸体滴落,声音在墓道里异常疹人。
    我走上前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盗墓这几年,我见过不少诡异场面,却从没见过如此惨状。他们是血液流干而死,这要忍受多久的痛苦,杀人者又该有多大的仇恨?更有甚者竟被剥了皮,那块连着头发的人皮就挂在青铜拉环上。

    魔鬼
    我忍着恶心抓住拉环,不小心碰到那张依然湿滑的人皮,手上顿时沾满了血液。我轻拉拉环,木门发出“嘎嘎”的声响,听起来像是恶鬼发出的磨牙声。
    鬼?
    我似乎明白了那条数字短信的意思。我拿出手机,用拼音输入“33666”,屏幕显示“粉末”。不对,我切换成英文,这次显示demon。
    Demon,魔鬼!
    如果我没猜错,杨绍之所以用数字,一方面是因为数字输入比汉字输入快,另一方面是因为杨绍怕被别人看到。
    为什么怕被别人看到?难道杨绍遇到了那个“剥皮人”?而这与“火”又有什么关系?这座汉墓显然不是马王堆辛追的“火墓”。至于那个“老婆婆”倒汽油引火,杨绍绝对不会因为这个给我发短信。
    穿过木门,通过甬道,来到外藏椁,我见到了“黄肠题凑”,不由得佩服古人技艺的奇巧。见到旁边还有侧室,要是以前我肯定会进去取明器。可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先找到自己的拜把子兄弟杨绍,他其实是摸金校尉。
    陆续通过前室和回廊来到内椁,我终于在内室里见到了棺材。
    可为什么还不见杨绍,他在哪里?
    丝绸棺罩已经不见了,鎏金也已经脱落,但仍隐约可见棺面上的神兽祥瑞。我戴上橡胶手套,想要打开棺盖看个究竟。但轻触棺木,棺木上突然浮现出一张人脸,就是那夜窗外的女人的脸。她双目慢慢地睁开,我吓得连连倒退,后背撞到了什么东西。
    “怎么了?”是杨绍的声音。
    “杨绍你……”我高兴地转过头,但下一刻笑容却僵在了脸上。那人不是杨绍,而是那晚的女人!
    “你……”我昏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还在荆州的小宾馆里,之前的事那么真实,浑然不似梦境。
    我走到卫生间洗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现自己已是一脸的疲倦。我想,等事情结束后,就把发丘印收起来,再也不“淘沙”了。
    我突然倒退,因为那镜中的脸不再是我的,而是那个女人的!
    那个身穿汉服的女子,她在镜中对着我媚笑。
    我想要跑开,但水龙头里喷出的水却突然增多,像是消防水柱般直接把我压到墙壁上。
    不知过了多久,水龙头终于停止喷水。我抹掉眼角的水珠,却发现那水竟然是红色的,还有一股腥昧儿。这不是水,是血啊,满满一屋子的血!
    血泊里浮现出层层叠叠的人脸,全是那个女人的。她们齐声尖叫,我捂着耳朵冲到门口,打开门,门口站着个身穿白衣的服务员。
    “先生,您怎么了,需要什么服务吗?”
    “没事儿,我想出去一下,你让让。”
    “先生,真的没事吗?”女服务员慢慢地抬起头,又是那个女人!
    我又昏了过去。

    神秘女子
    我不得不承认,有时候人对现实的恐惧大过诡异的梦境。当我醒来,发现自己仍身处墓穴中时,我却笑不出来,因为我被吊挂在棺木上方,全身都是血。
    我两眼微睁,看清那个坐在椅子上的人,竟然就是之前那个“老太婆”。
    女子拿着手电筒指着我道:“快把发丘印给我。”
    女子声音清脆,看来她不想再伪装了。不出所料,她把人皮面具扯了下来。是个未曾见过的女子,她从旁边的桶里舀出一勺液体,泼了过来:“这是人血和汽油混合而成的液体,不想死就快点儿说!我心情不好,也许一不小心就把你烤了。”
    “发丘印我没带在身上,如果你真的想要,请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当然你可以烧死我,只是我死之后这世间再无发丘中郎将,再无人知道发丘印在哪里。”
    “我现在心情好,你可以问三个问题。如果我回答完你再不说出来,你就和木门上的那些人永远待在一起吧。”那女子懒洋洋地靠着椅子说。
    我心里一惊,那些人还真是被她剥皮的,不禁问道:“你是不是见过一个中等身材、板寸头、左脸长了一颗黑痣的男的?你把他怎样了?”
    “见过,把他杀了,尸体在偏房。已经两个问题了。”
    “你……”我挣扎着,却无济于事,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最后一个问题容我想想再问。”
    墓穴又安静下来,静得只能听见手表的嘀嗒声。我见那个女人显得不耐烦了,在把玩着打火机,赶紧咽下一口唾沫,说:“最后一个问题我想好了,你是谁?”
    “这个问题……你问得可真有趣。我是谁?我就是我自己啊!好了,你的三个问题问完了,现在快告诉我发丘印在哪里?如果你说谎,哼哼……”
    她站起来,拿着打火机放在我脚下:“说吧,说完我就把你烧死。你看我对你多仁慈,那些人可是被我活生生剥皮的。”
    “好,我告诉你。它就在我……”绳子终于被我解开,我掉了下来。还好墓室不高,我借势滚到一边。作为发丘中郎将,食指和中指天生就比其他人长,这也是师傅选中我的原因。发丘中郎将论风水秘术并不比摸金校尉出色,但胜在这两根灵活的手指。只要绳子不是死结,我都能解开,这也是我拖延时间的原因。
    我和那个女子隔着棺材互相看着对方,我从腰间的棉裤夹层里取出发丘印说:“别装了,杨绍!”

    第三条短信的秘密
    早在商朝时期盗墓活动就已经很猖獗,但真正把盗墓官方化的第一人非曹操莫属。他设有两个盗墓官职,一个是发丘中郎将,一个是摸金校尉,分别赐予发丘印和摸金符,而曹操墓穴的位置据传就藏在这里面。
    “你怎么看出来我是杨绍的?”他又扯下一层人皮面具,这次的确是杨绍的面容,“既然你知道我是杨绍,我也懒得再说什么了,快把发丘印交出来吧。”
    “真恶心,亏我还担心你出事,立马赶来救你。”我慢慢地往后退,生怕他把打火机扔过来,“你脸上那颗痣那么明显,又岂是人皮面具可以遮盖的?”
    杨绍不说话,只是对着我干笑。
    我抬头看了杨绍几眼,之前的那种眩晕感再次袭来。我看见杨绍身后的墙壁上浮现出苍白的人脸,又是那个女人!她张开大嘴,嘴巴像水龙头般喷出鲜血,蔓延到杨绍的脚下。
    “杨绍小心!”我赶紧跑过去,抓住杨绍的手,欲往另一头跑。
    可是,杨绍突然拔出匕首架在我的脖子上,笑道:“终于抓到你了。”
    再看脚下,那些血液和鬼脸竟然不见了。我看着他,之前一直以为他是开玩笑,不会真的杀我。可现在我明白了,他真起了杀心。
    他从我手中夺过发丘印,看了一眼,就举起匕首朝我脖子划来。
    就在这时,棺材里发出“嗡嗡”声,棺盖被挪开了。
    我看向那里,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爬了出来。
    那人叫道:“放开他,我给你摸金符。”
    那人一瘸一拐地走过来,我越看越觉得熟悉。因为墓穴黑暗,再加上那人满脸鲜血,我看得并不真切。
    杨绍看了他几眼,也不回话,举起匕首又要刺来,我想要躲开却被他抓得死死的。正当我绝望之际,那人猛地跑过来把我撞开。
    “闵吴,你没事吧?”
    我睁开眼,这人和我一样浑身是血,不过我是被浇上去的,他倒像是受了重伤。我看着那人的脸,愣了几秒,惊叫道:“你是杨绍?”
    他点了点头。
    我望向另一个“杨绍”,他手拿匕首,又对我露出诡异的笑容。
    “快闭眼,不能看它。”
    我们二人退到一间侧室里,他问我:“闵吴,我都叫你别来了,你还来千吗?”
    “我就收到你的三条短信,你看。”我把手机递给他,“对了,那个‘火’的短信是什么意思?”
    “不是‘火’,是‘活’。那家伙不是人,是‘活尸’!其他人统统被它杀死了,它把那些人的皮剥下来做面具!”
    就在这时,不知从何处传来声音:“我的小宝贝,我发现你们咯!”

    曹操留下的两件珍宝
    我们看向四周,空荡荡的,不见它的踪影。
    我小声对杨绍道:“那个活尸到底在哪里,怎么没见到?”
    “在找我吗?我就在你的背上。”一双手从我背后伸出来,捂住了我的嘴巴。它把脸贴在我的脸上,低声道,“小帅哥,快叫他把摸金符拿过来,不然这次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你放了他,我把摸金符放在地上,你自己来拿。”
    那个活尸倒是真放开了我。我回头看那个活尸,只觉得恶心:那张“杨绍”的人皮面具已经被它磨破,裸露出森森白骨,借着灯光还可以看到蛆虫在蠕动。
    活尸不是真的尸体,有些类似于“植物人”。医学上判断一个人是否活着,不是依据心跳,而是依据脑电波。有些人虽然死去了,但是脑电波并没有消失。有些活人碰到尸体,如果脑电波波频契合,就会产生共振,类似于附身。其实以上的猜想也只是我和一位医生朋友做出的猜测。他还说,脑电波其实用“灵魂”来解释会更好。同理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会有“粽子”(僵尸)、“弱郎”、“诈尸”……而黑驴蹄子可以干扰那种电波,这使它成为了盗墓贼的杀手锏。
    既然黑驴蹄子可以克“粽子”,也许就可以克活尸,我怎么没想到!
    这时,活尸拿起摸金符和发丘印,张嘴大笑道:“我终于拿到了,哈哈!”
    好机会!
    我从背包里摸出黑驴蹄子,正好塞进它嘴里。
    活尸浑身抽搐、面目扭曲,不消片刻,便不再动弹了。
    我和杨绍对视一眼,都笑了。
    之后我们逃出汉墓,坐在大树下休息。
    “杨绍,你是怎么在墓里把短信发给我的?”
    “不知道,这座墓很奇怪,竟然可以收得到信号。对了,很有可能是因为手机信号才让它起尸的。算了,这世间未解之谜那么多,我们又岂能全知晓?”他一脸惘怅地道。
    “做完这一笔,我就金盆洗手不干了,这次差点儿死在里面。”我折了~根枯草叼在嘴里,想要转移话题。
    “兄弟,这可不行,你要最后帮哥哥一下。”
    “说吧,我能帮你的尽量帮。”
    “行,那你先听一个故事。”
    许多年前,一个男孩被一个乞丐看中。那个乞丐自称摸金校尉,传了他风水秘术,还把摸金符给了他,并告诉他,摸金符和发丘印里藏着曹操墓穴的真正位置。
    后来男孩长大了,便四处游玩,并在一次盗墓中结识了一个人。后来得知那人竟是发丘中郎将的传人,二人很投缘便结拜成兄弟。前不久,那个男孩在一座汉墓中发现了一些简牍,上面说曹操的墓穴里可能埋葬着不死的秘密。
    那个男孩得知后,内心十分挣扎。他知道这世间的不死传说大多是虚构的,但此时他母亲已是耄耋之年。他怕母亲离他而去,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最终还是骗了他兄弟。
    正好那时那个男孩的手下发现了一座汉墓,打算约他兄弟一起进去,因为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入墓一定会佩戴各自的信物。可谁知那时他兄弟恰巧不在,手下又催得急,他只能先入墓。
    他在荆州城安排了人,只要他兄弟一进城,就会有人把墓穴的地址告诉他兄弟。以他兄弟的头脑一定可以找到。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的人马入墓之后,一个女子碰触尸体后竟然成了活尸,几乎是不死之身。最可怕的是那个女子与男孩私下有些关系,男孩无意中向女子透露过有关曹操墓的信息。那个女子即使成了活尸,仍留存着这个记忆,并继续算计着他的兄弟。
    这时杨绍站了起来:“阗吴,我知道自己错了,你可以原谅我吗,可以帮我吗?”
    “我早就原谅你了,在你从躲藏的棺材里跳出来救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原谅你了。至于长生这种事儿,谁不愿意去试一试昵?哪怕是假的。”
    尾声
    20008年6月的某天,两男子一身泥土,刚从地下爬出来。两人对视一眼后仰天大笑,一男子道:“长生终究只是个传说啊!”
    同年,考古人员对一处古墓进行了抢救性挖掘。
    2009年12月,曹操高陵墓在河南安阳得到考古确认。
    但是,那是真的吗?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