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血霓裳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234阅

    1、
    一脚踏空,一声惊呼,李雯就这样倒在了血泊中。
    陈婷看着她从三米高的升降台摔落下去。周围一片惊叫声,不少人已经围了上去。陈婷却迟迟挪动不了脚步,她在发抖,手和脚,甚至连内心都在颤抖——就迟了那么几秒钟,差一点,那个摔落下去的人就是自己!
    原本模特表演的走位是这样的:陈婷压轴走台,她走到舞台前端,而后会有一个升降台升起。她站在台上,微笑地向人们展示霓裳的华丽,紧接着她继续往前走,她将沿着另一个阶梯状的升降台走向地面。但是,因为整理发型的缘故,她在后台拖延了时间。舞台上每分每秒都是计算好的,领队的唐老师一看时间来不及了,于是就叫了李雯上场,替补陈婷。
    陈婷眼睁睁地看着李雯走向舞台,走在众人瞩目的眼光中。她高昂着头,挺起了胸脯,可是,就在表演的最高潮,她往前走了一步,但阶梯升降台却没有及时升起。于是,她高高坠落,粉身碎骨。
    陈婷被人群簇拥着来到了李雯的面前。她仰面躺在地上,百褶裙像鲜花一样怒放。一股鲜血从她的后脑勺溢出,穿过她的卷发,最终止步于陈婷的脚尖前。陈婷仿佛看见了一尾花蛇,它吐着蛇信子,阴冷地要朝自己爬来。
    “啊!”陈婷忍不住一声惊呼。
    “你怎么啦?”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一旁响起,是曹青。她把陈婷从人群中拉了出来,“你的脸,白得怕人!”
    “差一点,就差一点,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就会是我……”陈婷还沉浸在刚才的惊魂一幕中。不过,现在有最好的朋友在身旁,她觉得心里稍微安定了些。
    “别想那么多了,是升降台出了问题吧。”曹青推了推厚重的黑框眼镜,“不过,话说这种‘意外’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陈婷听了心里又“咯噔”了一下。可是,上次那个意外,李雯真的是冲自己来的吗?陈婷心中也没底。
    “海城大学迎新晚会,一名学生模特失足落台,当场身亡。”一名现场民警向刚刚调任为刑侦队长的柳浩然介绍案情。李雯的尸体已经被送走了,只在地上留下了一个人形的白画线。
    柳浩然站在晚会舞台上,默默地打量着还没降下的升降台。
    “为了演出效果,舞台准备了两个升降机,一个将模特升起,另一个则是阶梯升降台,模特能够像走阶梯一样,慢慢地走到地面。”民警向柳浩然说道。
    “这是谁的主意?”柳浩然问道,“模特事前没有走位彩排吗?阶梯升降台没升起,她不会停下脚步吗?”
    “这是我的主意。”民警拉来了有些发懵的唐老师,他说道,“往年的模特表演都太传统了,我向学校申请了一笔专项资金,从外面租来了升降台……”
    柳浩然盯着唐老师,追问道:“那第二个问题呢?”
    “这个,李雯没有走过位,她是临时顶上去的……本来在台上的不是李雯,而是她。”唐老师指了指不远处的陈婷。她正抱膝坐在舞台一侧,脸上是漠然的表情。曹青陪在她的身旁。
    柳浩然朝陈婷走过去。待看清她的脸,他忽然觉得似乎曾经见过她,但再一想,却又是一片空白。“原本安排的是你,为什么你没在升降台上?”他问道。
    “原因我都向警察说过了。”陈婷实在太累了,“警官,没事的话我想回家了。”
    柳浩然看着民警递来的笔录,忽然觉得这个女孩子真是幸运。虽然她曾经彩排过,但不排除她不会下意识地抬脚往前走。但是,如果升降台不是机械故障,而是人为破坏呢?那凶手的目标,岂不是对准了陈婷——李雯就成了替死鬼了?当然,现在勘查结果还没出来,不能妄下结论。
    “你先回家吧。”柳浩然说道。陈婷毕竟还只是个学生,队友突然死亡,她的惊吓可想而知。“有需要的时候,我们还会再找你。”
    “警官,这次事件是意外吧?”走的时候,一旁的曹青忍不住问道。
    “不一定。”柳浩然只能这样回答。
    曹青听完还想说些什么,但陈婷忽然轻轻咳嗽了一声,于是她张了张口只好话咽了下去。陈婷虽然故作随意,但柳浩然还是看出了异样。他不动声色地看着她俩离开,轻轻地出了一口气。

    2、
    市公安局,案情分析室。
    “提供升降台的是一家专门从事舞台设备租赁的公司,”一名侦办民警说道,“事发后,公司派技术人员进行检查,发现阶梯升降台的自动控制系统坏了。也就是说,升降台无法按照事先设定的程序,自动下降。”
    “是机械故障还是人为破坏?”柳浩然问道。
    “公司技术人员认为是人为破坏,因为有更改程序的痕迹。”侦办民警继续解释,“升降台是晚会当天下午运到现场的。彩排时曾经用过一次,经测试没有问题。彩排后恰好到了晚饭时间,公司操作人员就离开了,直到吃完饭后回来。”
    柳浩然闻言点了点头。这就意味着,在操作人员不在现场的这段时间里,很有可能有人接近了升降台,并搞破坏。但他忽然有了疑问,“现场有没有目击者,看见凶手接近了升降台?凶手破坏了升降台的自控系统,说明他了解机械构造,比如说海城大学里的理工科学生。”
    “柳队,我们走访了舞台现场的相关人员,因为升降台的控制系统是在舞台底下,所以很少会有人进去。再加上是晚饭时间,没有人注意到是否有异常。”另一名办案民警说道,“至于凶手身份的问题,我们会对相关专业科系的大学生进行调查。”
    “嗯,目前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吧。”柳浩然点点头,“另外再组织一些人手,查清死者李雯的所有社会关系,同时对她的队友陈婷,加以密切的关注。”
    办案民警听完安排,陆续离开了会议室。柳浩然起身看着身后的白板,上面贴着的李雯的照片。忽然他的脑子里闪过了陈婷那张小脸蛋儿,李雯和陈婷的美丽是如此的不同,一个飞扬,一个则是内敛。他把两个人的脸放在一起,隐约又觉得似乎都曾见到过她俩,可认真一想,又仍然是空白。
    他摇了摇头,打开“初步侦查报告”,在上面写道:
    “升降台有人为破坏痕迹,排除机械故障,案件侦破方向定性为蓄意谋杀”
    柳浩然写到这里停了下来。蓄意谋杀有特定的谋杀对象,如果表演按既定计划进行的话,那死的就不是李雯,也就是说凶手谋杀的对象应该是陈婷。可是,慢着,柳浩然心中忽然有了个大胆的假设,如果陈婷整理发型延误时间是她有意而为呢?也就是说,陈婷很可能设计,故意让李雯踏上了死亡之路?想到这里,他戛然而止,似乎很难将清纯的陈婷想象成杀人凶手。
    可是,外表往往很容易迷惑人,总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本质?柳浩然忽然眼睛一亮,高空坠亡的本质是什么?死者真的会这么容易掉下来?他急忙走到证物箱前,里面装的是李雯的遗物。他从箱子里拿出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柳浩然看着高跟鞋,眼神开始有些迷惑。
    陈婷一进排练厅,就听到了窃窃私语的议论声。模特队的队友们都知道,原本站在升降台上的,应该是她,而李雯是替她而死的。
    “这下好了,陈婷真的成为‘台柱子’了,”一名队友不屑地说,“李雯不在了,再也不会有人和她争了。”
    “就是就是。”不少人附和着说道。
    陈婷听了,心里一阵苦笑。她对于是否成为“台柱子”,根本毫无兴趣。她的人生向来是如此的,她从不刻意地去追求什么东西,可是上苍好像特别垂爱她,总是给予她很多。为此,她刻意低调,却又常常被人说成“装得很”。她很无奈,就像李雯一直认为自己是在抢她的风头,可实际上她只是听从唐老师的安排。

    议论声仍在继续。陈婷只好装作没听见,对着镜子正要下腰压腿,此时有人叫了她的名字,“陈婷,你出来一下。”
    陈婷转过身,是唐老师在叫她。她点了点头,跟着老师走出了排练厅门口。门口的小草坪上,穿着便服的柳浩然正等着她。
    “柳警官有话想问你。”唐老师苦着一张脸,说完就走了。
    “一年前你刚进大学就入了模特队,现在又是队里的‘当红明星’,”柳浩然尽量用聊天的语气对陈婷说,“心情应该不错吧?”
    陈婷眨了眨眼睛,她实在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柳浩然见她不说话,于是决定开门见山,“你自称因为发型乱了要整理,所以拖延了上场时间——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柳浩然的言外之意,陈婷自然听出来了。她睁大了眼睛,正在想着要如何反驳,但突然出现的曹青已先帮她解了围,“警官,那天可是户外演出啊,模特表演的时候风大得很,陈婷的发型早就被弄乱了,她整理头发不是很正常的吗?”
    曹青是来给陈婷送珍珠奶茶的。陈婷接过奶茶,脸上充满了感激。
    “你又出现了。你是谁啊?”柳浩然疑惑地问道。
    “我叫曹青,我和陈婷是从小学就开始的好朋友,演出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后台陪着她。”曹青显然以是陈婷的好友为荣,“陈婷在舞台上演出,一定是要求最完美的,发型不做好她怎么会匆匆上台呢?”
    曹青讲得振振有辞,柳浩然一时难以找出疑点。陈婷似乎对曹青的解释很是认同,笑着点了点头。
    “那么,如果高空坠落不是意外,如果是有人蓄意而为呢?”柳浩然盯着陈婷问道,“你曾和什么人结过怨吗?”出于案件侦破的需要,警方还没有对外宣称这是一起谋杀案。
    “啊,不是意外啊?”曹青忍不住惊呼。
    “我是说如果,”柳浩然尽量用轻松的语气,“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嘛。”
    “这个……”曹青看了陈婷一眼,不知道是否该说。
    “没有!”陈婷迎着柳浩然的目光,“我从不和人结怨,我问心无愧。”
    陈婷这次的回答,态度坚决得让柳浩然有些意外。“仇人躲在暗处,你也不一定知道。但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柳浩然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如果这次事件不是意外,那说明有人想在暗中对你下毒手。李雯做了你的替死鬼,你一天不死,凶手一天不会放过你!”
    陈婷听了心中一惊,但她的脸上还是波澜不惊,“警官,没什么事的话我进去了。”说完陈婷就向排练厅走去。
    曹青看了看陈婷,又看了看柳浩然,一幅欲言又止的表情。柳浩然看着这个黑框眼镜女生,心想也许她会是一个突破口?

    3、
    “呼——”,地铁呼啸而来。
    车厢门打开,陈婷站在门口,却止步不前。
    “滴滴滴”,安全警报声响起,地铁关上门,又快速地离去。陈婷看着远去的地铁,心中满是复杂的心情。自从一个月前的那次意外发生之后,她现在似乎对地铁产生了恐惧感。她实在想不通,李雯会在地铁将要到站时,将自己推入坑道内?如果那次曹青没有抓住,自己的肉身是否已经被地铁撞得支离破碎?
    陈婷不敢往深了去想,因为这也只能是自己的猜测。模特队集体外出参加演出,李雯站在自己身后,这是很正常的事。可是,那时她分明感觉到有人在背后撞了自己一下,就在她要摔落之际,两只手一前一后抓住了自己。她回头,原来是曹青抓住了自己。
    那究竟是不是李雯故意撞的自己呢?陈婷朝站台四周看了起来,两侧墙上都装有摄像头,如果调出监控录像,应该可以查明事情真相吧。可是,如今李雯都已经死了,再去追究这些有什么意义呢?
    “久等了吧。”曹青带了两杯外带奶茶而来,“还在想上次发生的事情吗?”
    陈婷喝了口奶茶,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又一班地铁到来。陈婷拿着奶茶正要往前走,忽然觉得头有些晕眩。她想起来了,上次似乎也是这样的:迷糊之间身后有人撞了自己一下,力道虽然不大,但她当时却收不住脚,忍不住要往前扑。为什么会这样?
    “车厢门要关了,还不进去?”曹青轻轻拉了下陈婷的手。
    陈婷擦去额头的冷汗,和曹青牵着手进了车厢。
    柳浩然光着脚站在升降台上,机器转动,慢慢地将他升起。
    当到达三米高时,升降台停了下来。除了空气,四周没有任何可支撑的物体,柳浩然向下看了一眼,心中猛地一惊,那种晕眩感好像在百米高空一样。
    这是柳浩然要求的现场重演。他让公司重新将升降台放在了学校的大操场上,也就是迎新晚会举办的地方。现在,他慢慢拿起脚边放着的一双红色高跟鞋,然后小心地穿上,尽量保持身体的平衡。他朝前方看了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接着伸脚向前迈出了一小步。脚忽然失去重心,悬在半空中,柳浩然晃动了下身子,而后急忙往回收脚。他的脸颊滚落几滴冷汗。
    “柳警官!你找我来,不是为了看你表演杂技的吧?”
    柳浩然看见是曹青来了,于是示意操作人员将他降了下来。
    “柳警官,在上面是不是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曹青推了推黑框眼镜问道。
    柳浩然认真看了她一眼,觉得她有着超过年龄的成熟。他笑了笑,说道:“咱们边走边说吧。”两人默默走了一段路后,柳浩然先开口了,“我问过唐老师,他说你的学习很好,陈婷要参加模特训练花的时间多,你经常给她补课,看来你俩的感情真是好呐。”

    曹青闻言并没有什么表示。柳浩然斟酌了一下,说道:“我觉得在周雯死这件事上,你们隐瞒了一些东西。我可以向你坦白,周雯的死,目前看来应该是一起人为事件……你和陈婷是好朋友,你也不愿看到她受到伤害吧?”
    听到这句话,曹青停住了脚步。她直视着柳浩然,冷静地问道:“也就是说周雯不是死于意外,而陈婷才是凶手的目标?”
    “有可能,但现在还只是推测,一切都需要证据说话。所以,现在我很想你能向我坦白,比如陈婷之前有遇到过什么离奇的‘意外’事件吗……”
    “你说的意外,是指可能导致死亡的事件吗?”曹青突然发问。柳浩然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目光。曹青想了片刻,而后将陈婷在地铁站的遭遇说了出来。“因为没亲眼看见李雯动手,所以陈婷一直当它只是意外,她不想和李雯之间有误会。但我认为到了这个时候,不能不说了。”
    曹青说的话让柳浩然有些吃惊。据他的了解,在模特队中李雯和陈婷之间是有竞争的,李雯作为老队员,似乎更介意自己的低位受到陈婷的挑战。难道李雯会因为嫉妒心理,而走上杀人这条极端之路吗?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李雯也就有破坏升降台,杀害陈婷的动机。可问题是,晚会死的是李雯自己啊,她总不可能明知升降台是个杀人机器,还站在上面吧。那难道是……
    “地铁站的事发生后,陈婷有没有流露出对李雯的愤怒吗?”柳浩然忽然问曹青,“她有没有在你面前,有意或无意地说李雯的坏话。”
    “没有。”曹青坚决地摇头。但过了一阵,她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忙大声地质问,“柳警官,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指陈婷有杀李雯的动机?陈婷要报复李雯,所以故意破坏了升降台?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可是,你知道陈婷的真实想法吗?你知道她做的所有事吗?”
    曹青忽然语塞,她确实没法回答“YES”。
    “不过,这只是一种毫无证据的猜测。”柳浩然耸耸肩,似乎在否定自己,“第一,陈婷的杀人动机太单薄,报复一说经不起推敲;第二,凶手要破坏升降台,只有晚饭那段时间,可陈婷有不在场证明,因为你说一直和她在一起;第三,也是最让我迷惑的地方……”
    柳浩然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曹青的表情越来越纠结。
    “那个,陈婷的不在场证明,”曹青忽然支吾起来,“其实晚饭前有段时间我并没和她在一起……她表演前都不吃东西,所以我去给她买了珍珠奶茶……”
    “这么重要的情况你怎么没有早说!”
    “这个重要吗?”曹青无奈地把手一摊,“陈婷怎么可能会杀李雯呢?”
    怎么可能?!柳浩然听到这句话,像是触电般惊醒。他突然想起来了,原来自己在一年前就曾见过了陈婷和李雯!

    4、
    搞错了吧,这一切都搞错了吧!
    陈婷坐在审讯室里,心中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柳浩然坐在桌子的另一头,表情严肃地审问着她。
    “曹青替你去买珍珠奶茶那段时间,你在做什么,有人能证明吗?”
    “我在操场的一处角落休息,周围没有人。”陈婷摇了摇头。
    “那就是说没人能证明咯。”柳浩然敲着桌子,“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合理地怀疑,你在那段时间趁人不备,偷偷进了舞台底下,并靠近了升降台!”
    “不,不可能。”陈婷急忙说道。她想申辩,可是刚张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柳浩然说得没错,她没有不在场的目击证人。而曹青说的也是实情,去买奶茶那段时间自己确实没和她在一起。
    “柳警官,你难道是怀疑我有意害死李雯的吗?”陈婷只能无力地反驳,“我和李雯根本没有仇恨,我没有任何杀她的动机啊。”
    “是吗?”柳浩然眉头一展,似乎在等着猎物上钩,“那地铁站台的那次意外怎么解释?还有,一年前,你和李雯争着要出演电影的事,又怎么解释?”
    柳浩然抛出了重磅炸弹,陈婷有些哑口无言。一年前她得到唐老师的推荐,要参演女明星周文娜主演的一部电影。她都已经拍了定妆照了,可最后这个角色却被李雯抢走了。她对李雯不满过吗?闹情绪肯定是有的,可是当时发生了另外一件事,她早就将这个不愉快抛到九霄云外了——
    “太荒唐了,我怎么可能因为没有演电影而杀了李雯呢?”陈婷反问道。可话一出口,她自己都觉得苍白无力。
    “哦,如果这还不算的话,那我再给你看两样东西。”柳浩然说着拿出两个证物袋,里面分别是一双镶水钻的手套和一盒“白+黑”感冒片。“经过民警的数次检查,他们在升降台上找到一些织物纤维,而我们在你的书桌里找到的这幅手套,经对比证实,织物纤维与手套材质高度吻合!”
    陈婷看着手套,心中一惊。这是她最钟爱的手套,原本是放在曹青那里的。她本来想在晚会表演时戴的,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曹青并没有带来。因为时间紧,她也没来得及细问。没想到,警察竟然在自己的书桌里找到了它。难道是曹青放进去的?陈婷想到这里,心里忽然乱了起来。
    “至于这个感冒片,”柳浩然晃了晃证物袋,“我不说你也清楚了吧。这是事发当晚你给李雯的……”
    “她那天感冒了,头疼。我那段时间感冒刚好,包里还备着‘白+黑’,所以就给她了。我们是一个模特队的,我不想看到她演出失常而破坏了我们队的形象。这有什么问题吗?”陈婷大为不解。
    “嘿嘿,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柳浩然猛地站了起来,“之前我有一个最为困惑的地方,那就是一个专业的模特,穿着高跟鞋,当她在高空一脚踏空时,下意识作用下她应当往回收脚,身子向后倾。而不是像死者那样,一点下意识的反应都没有,就这样掉了下去。”
    陈婷露出困惑的表情。柳浩然颇为自得地笑了,“为了证实我的推测,我还原了案发现场,站在升降台上并重演了一遍,结果证实我的推测是正确的——也就是说死者应当有个下意识的回收动作,可现场她为什么没有呢?就是因为这盒感冒片,你让她吃了黑片!”

    “我不想听这些!你快说,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因为你的背弃!”曹青忽然从包里拿出一件衣服,那是陈婷的晚会演出服。“就在这个舞台上,我们说好要一辈子不离不弃。可是,你上大学后进了模特队,你喜欢上了另一个更加炫目的舞台。你向往T型台上的风采,你还要去拍电影,你会越飞越高,而我呢?只能傻傻地呆在原地,看着你骄傲地离开我!”
    曹青的话让陈婷愣住了。就好像在三九严冬里,被人当头浇下了一桶冰水,肌肤四分五裂,肝肠寸断。她忽然觉得眼前的曹青,面目如此令人可憎。
    “说什么霓裳魅影,说什么天桥风采,这些都迷惑了你的心啊!”曹青冷不丁掏出一把匕首,一刀一刀地割在演出服上,“婷,虚荣心会让你膨胀,让你飘飘然,而最后,你就不再是我唯一的朋友了。所以,我只能把你杀了,我要让你在众人瞩目的晚会上,高高得摔下来……”
    “得不到的东西,你就要毁灭吗?”陈婷冷冷地说,“你没在晚会杀死我,你的阴谋终有被揭发的一天……”
    “可你等不到那天了!”曹青忽然目露凶光,猛地扬起匕首,朝她冲来。
    砰!一声沉闷的枪响。曹青手中的匕首被打落,断成两截。她抬眼一看,柳浩然举枪正对着自己。
    “曹青,不要一错再错了。”柳浩然缓缓地放下枪,向她走来。
    “不,柳警官你弄错了,陈婷她想杀我,但匕首被我抢过来了……”曹青发疯了似地大叫。
    “你还想狡辩到什么时候!”柳浩然厉声喝道,“我已经查清事情真相。早在一个月前的地铁站,你就企图杀害陈婷!”
    “什么!”陈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们调阅了监控录像,发现那天是你撞了陈婷,而李雯刚好看在眼里,她及时抓住了陈婷。”柳浩然盯着曹青说道,“而你见势不妙,也赶紧抓住了陈婷,让陈婷误以为是你出手救了她。”
    “这么说来,我在地铁站头晕也是你设计的……”陈婷恍然醒悟,愤怒地说道,“你给我喝的奶茶里,一定掺了迷幻药片。”
    “如果真是我撞的,李雯为什么不说出来?”曹青撇了撇嘴。
    “她说过!”柳浩然继续说道,“我问过了模特队的其他人,她们曾听李雯提起,觉得你有问题,但因为和陈婷的心结,再加上没有证据,她并没有把实情告诉陈婷。”
    “就算这些是真的又如何?”曹青的口吻充满了不屑,“陈婷杀害李雯有确凿证据,她的水钻手套还有感冒片……”
    “错,这恰恰又是你杀人的铁证!你在奶茶店买好奶茶后,因为嫌奶茶太冰,所以转身就穿上了手套。店老板看到了这一幕,印象深刻。至于感冒片,模特队有人听到,陈婷确实交代李雯要吃白片,因此可以推断,早在你给陈婷前就已经给黑白片掉了包!”
    “哦,我想起来了,最近一段时间你还经常借阅机械自动化控制的书籍!”陈婷连声惊叹,“原来你竟然早有准备,策划出了这么周密的谋杀案……”
    “所以你必须要死!”曹青不等陈婷话说完,竟然拾起地上的半截匕首,猛地向她刺来。
    又是一声枪响,曹青身子一软,倒在地上。血从她的胸口涌出,她一下一下地抽搐着。血继续蔓延,爬上了那件躺在地上,已经破烂的霓裳,并将它染红……
    ——完——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长篇故事]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729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