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第七个秘密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261阅

    1.念荷
    张老太太一边翻阅着家政公司的员工体检资料和工作履历,一边把目光落在念荷身上,念荷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阴冷的气息像一条别有用心的蛇,吐着芯子,在她身上扫来扫去。念荷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直低着头。
    张老太太的身体看起来很硬朗,步伐轻健。她在念荷身前站定,脸上的皱纹堆积起一个微笑。
    她拉起念荷的手,看了看,然后转头对家政公司的经理说:“我看啊,就这个姑娘吧,干干净净的,一看就是个勤快人……”
    念荷并不喜欢这个连笑都阴森森的老太太,只是她现在太需要钱了。
    就这样,念荷像一棵菜市场里的白菜,被看中自己的主人挑回了家。
    只要她不把自己当成白菜做成菜熬成汤就行,念荷偷偷地想。
    2.张老太太
    老人的家似乎很远,一直到傍晚,才到达目的地。
    念荷被带到郊区,繁盛的荒草把城市尽头的山铺得满满的,山脚下有一座寂寞的房子。房子看起来已经很陈旧,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房子里有一条很长的走廊,走廊里有很多门,每扇门看起来都是一样的。张老太太早早就规定了念荷的活动范围,“你别乱跑,要是找不到回去的路……”老太太的眼睛里闪烁着诡异的光芒,显得很兴奋。
    张老太太把念荷带到自己的房间。房间很大,很朴素也很整洁。房间里有两张单人床,一张靠窗,一张被摆在离窗子最远的角落里。角落里的床旁边有张桌子,有些地方的油漆都已经掉了,桌子上放了一个箱子模样的东西,大概有半米见方,只是外面罩了一块黑色的布,看不见里面是什么。
    念荷很好奇,一直盯着箱子看。那箱子似乎有一种魔力,她一步步走过去,茫然地伸出了手……这时候老太太走过来在她耳边说:“我啊,老了,一个人住老胡思乱想,你就和我住在一个房间里,也好有个伴。”
    一股腐朽的气味伴着老太太的声音窜进念荷的鼻腔,念荷收回了手,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老太太“呵呵”地笑:“怎么了,我身上有味道吧?哎,人老了就是这样。什么东西啊,都是里面烂得最快……”
    念荷被安排睡在靠窗的单人床上。夜里,月光从窗子外铺进来,照在念荷身上,周围很静,虽然是夏天,却听不到周围任何昆虫的叫声。
    不久,刚刚睡着的念荷就被一种“咯咯”的声音吵醒了,那声音……她惊恐地睁开眼睛,望着张老太太的方向,那是月光照不到的阴暗角落。然后她感觉张老太太坐了起来,衣服摩擦发出西西帅帅的声音。
    可能因为自己的位置比较明亮,所以看不清黑暗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念荷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她没有勇气走过去看,但是,这样使她更加恐惧。也许,张老太太正坐在床上张大嘴巴无声地笑:也许,她嘴巴里布满了尖锐而细长的牙齿:也许,她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扑过来,也许,现在床上的根本不是张老太太……
    静,还是静,冰冷刺骨的静,床上的人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似乎连呼吸都没有。过了一会儿。“念荷,念荷啊,你过来……”是张老太太的声音,虽然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念荷知道她一定是笑着在喊自己的名字。
    念荷张了张嘴,努力地发出声音:“我……在呢,有什么事吗?”
    “念荷啊,过来……”她似乎能看见黑暗里的张老太太正从枕头下面拿出一把并不锋利但却满是乌黑血迹的刀……
    “念荷啊,你过来……”
    “不要……不要……我不过去……”念荷从梦中惊醒,她看着窗外,月光明亮。
    “你怎么了?嘿嘿……”念荷看见穿着黑衣黑裤的张老太太正坐在她床边,她从她半张的嘴里看到那尖锐而细长的牙齿……
    “做噩梦了吧!”
    念荷紧张地看着她点点头。
    “呵呵,没事,刚来这里,做噩梦也正常……”说完,张老太太走回自己的床,拖鞋在地上摩擦的声音在夜里格外的清晰。

    3.金蚕蛊
    念荷的工作内容并不复杂,像普通的保姆一样,主要是打扫,做饭。
    第二天,张老太太吩咐念荷做好了早饭端到她房间来。
    很快,念荷一手端着粥,一手推开了张老太太的房门……
    张老太太手拿着一只只剩半截的老鼠,老鼠正一边“吱吱”地哀号一边痉挛着。
    念荷被眼前的情景吓得目瞪口呆,手里的碗“咣当”一声落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呻吟,碎了,和黄澄澄的粥混在一起,有一种尸横遍野的惨烈。
    念荷定定地站在那一动也不能动。
    这时候张老太太走过来:“呵呵,别怕!”念荷看见她手里的老鼠的血在地上一滴一滴连成一条线,一直延伸到自己脚下。
    张老太太继续说着:“这老鼠是用来喂我的金蚕蛊的。”
    这时候,念荷看见笼子上的黑布被掀开了,里面是一条浑身金黄的蛇。蛇似乎听到了主人的呼唤,骄傲地昂起头,扭动着身体,吐着芯子发出“沙沙”的声音,嘴边的血迹顺着金黄色的身体流了下来。
    念荷默默地念着:“金蚕蛊……这分明是条蛇,怎么叫……”
    张老太太笑了起来:“在我的家乡,它就叫金蚕蛊。”然后她用眼睛斜了一眼念荷,“别随便碰它啊,它要是咬你一口……嘿嘿。”
    说话间,只见那条金蚕蛊示威似的张大嘴巴,里面的牙齿尖锐而细长……
    张老太太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满是灰尘的白色的布袋子,缓声说道:“对了,七天之后就是十五了吧?明天开始,每天都吃点水果吧!我自己种的,拿去洗洗放在果盘里。”
    念荷到厨房把袋子打开,里面竟是娇艳欲滴的樱桃,每个都是深紫色,都有一角硬币那么大,很饱满,但是这樱桃散发出来的却不是鲜果的香味,而是一种酸酸的腥味。

    4.秦帅
    晚上,张老太太让念荷坐到自己身边来,昏暗的黄色的灯泡像被吊起来的死人的眼。
    灯光打在老人的脸上,使所有的皱纹看起来像刀刻的一样。她张着嘴对着念荷“嘿嘿”地笑,黑色衣服下面的身体隐匿在阴暗的角落里,似有似无。
    念荷迟疑地走过来,望了望罩着黑布的笼子,下意识地把脚挪了挪。
    老太太一把拉过念荷让她坐到自己身边,从果盘里拿了一个樱桃:“来吧,吃一个,我自己种的,没有农药。”然后尽量调整自己的目光和表情,让自己显得很慈祥。
    念荷接过来,看了看樱桃,又看了看张老太太。
    “吃啊,很好吃的!”张老太太说着自己拿起一个放进嘴里。破碎的樱桃流出鲜红的汁液,香味四溢。
    念荷看着张老太太把樱桃吃完,也把樱桃放到嘴边,但那挥之不去的腥味让她没有食欲。张老太太的目光却像两把刀子插到自己手上,念荷闭上眼睛咬了一口——那是一种清新而且散发着妖冶香甜的味道。自己的味蕾被这种感觉深深地吸引,很快就把一个樱桃吃完了。念荷仍然盯着果盘,张老太太兴奋地把果盘推到她面前:“来吧!喜欢就多吃点。”
    就在念荷津津有味地吃着第二个樱桃的时候,张老太太说:“念荷啊,你有秘密吗?”
    念荷愣了一下,茫然地看着老太太,摇摇头。
    “怎么会有人没有秘密呢?呵呵,年龄越大啊秘密越多!”
    “您的意思是您有很多秘密喽?”
    张老太太停顿了一下说:“我有七个秘密,每天给你讲一个……好不好,就当帮帮我这个老太太了。已经好久没有人听我说话了,那些秘密像条蛇在我肚子里让我不得安生。”
    念荷点了点头。
    “但是,你一定要守住这些秘密,谁也不能说,否则……”张老太太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念荷。
    念荷手一抖,樱桃掉在地上,红色的汁液喷溅出来。
    她惊恐地看着老太太:“好,好,我不说,我谁也不说……”
    张老太太伸出手,轻轻抚摸念荷的头发:“真听话,我就喜欢听话的孩子,那我就先给你讲我的第一个秘密吧。”
    “哎,当年啊,我和我妹妹桂香也是靠当保姆才把自己留在这个城市里的。后来我遇到了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他叫秦帅,人如其名,很帅气的,身材高大,又很温柔体贴。他的左眼下面有颗小小的痣,我妹妹跟我说这样的男人会克死自己的老婆。我不相信,执意要嫁给他。虽然婚后很幸福,可是,我一直都没有怀孕。但他还是对我很好,我很爱他,真的爱他。因为孩子的事情,我一直觉得愧对于他。这样相敬如宾的日子一直过了两年。直到有一天,我的妹妹带了一个小孩子到我家里,她说孩子是秦帅的,而且现在她又怀孕了,这是秦帅的第二个孩子……我什么也没说,开了门就往外走,就像丢了魂一样。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我在地上看见有条一尺不到的小蛇,金黄色,在我的家乡人们都叫它金蚕蛊。我知道它有剧毒,于是走过去,对它伸出手,只要一下,就什么痛苦都没有了。它抬起头游走过来,缠到我的手臂上,却没有伤害我。我很奇怪,但是当时我突然清醒了,我不能就这样算了!于是,我把它带回了家,秦帅当时就睡在床上,睡得很安稳,我的离开似乎没有让他感到一丝担忧。以前对他所有的感激和爱在那一瞬间变成了难以抑制的恨,从我的身体里爆发出来。我把金蚕蛊放到他身上,一下,只有一下,秦帅甚至还来不及呼叫,就昏迷过去了。没一会儿,他的身体就开始慢慢变冷……”
    张老太太讲到这里,眼睛里有了得意的神色,她看着念荷颤抖不已的身体,说:“马上就要说到重点了,一定要认真听啊。”
    “然后我把他的尸体放在房后的地窖里……”她说着一把揭开黑布,金蚕蛊警觉而灵敏地拾起头,张老太太的眼睛闪耀着墨绿的光芒,表情狰狞,“它,就是用我丈夫的肉喂养大的。”

    5。第二个秘密
    夜里,月光仍然明亮,仍然听不到任何声音。
    念荷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原来张老太太是个变态杀人犯,自己一直觉得家乡的人很野蛮,但是也不至于杀人来养蛇啊!
    今天是到张老太太家的第三天,早上念荷问张老太太要吃什么。也许是昨天念荷听了她的秘密让她心情很好,她塞给念荷二百块钱说,你喜欢吃什么就买什么。
    念荷正在想要不要就这样拿着钱逃走,张老太太又说:“一定要早点回来啊!”然后别有用心地笑了笑,“这周围不是很安全。我这个老太太腿脚又不是很利索,万一你出了事,我只能让金蚕蛊帮我去找你了。”
    一想到那条蛇,念荷的心重重地颤了一下,她权衡了一会儿,把钱塞进衣服最里面的口袋里,走出房子。山上长满了可爱的相思豆,她拿着装过樱桃的白布袋子,上了一座离房子不远的山……
    天快黑了,念荷带着战利品回到了张老太太的房子,径直来到厨房。她晃了晃袋子,发现自己的食物一动不动,居然像全都死掉了一样。她小心地打开一点袋口,果然……
    “哎!活的时候才最好吃。”她失望地叹了口气。
    念荷不再多想,她很快做好了‘自己的菜,又给张老太太炒了个蔬菜,然后端进她房间里。
    “念荷啊,过来和我一起吃吧。”
    念荷摇了摇头:“我吃的东西,恐怕您不会喜欢。”
    张老太太忽然“嘿嘿”地笑起来:“没关系,拿过来一起吃好了。”
    念荷还是摇摇头,很倔强的样子。
    张老太太似乎生气了,表情冰冷,她似乎在思考什么,但又立刻换上了一副慈祥的表情:“你看吧,我昨天问你有没有秘密,你还说没有。这个,不就是秘密吗?嘿嘿……”
    念荷低着头不说话。
    “好了好了,年轻人哪,都会有点秘密的,去吃饭吧。”张老太太对她挥了挥手。
    念荷来到厨房,插好了门,津津有味地享用自己的家乡菜。可能是因为不是活的做出来的,所以不如想像中好吃。她只吃了一半,把剩下的放在一个小饭盒里塞进橱柜最里面。
    收拾好了张老太太的桌子,昏暗的灯光又笼罩了房间。老人一动不动地坐在那等着念荷。她的眼睛已经浑浊,可是瞳孔仍然明亮。她兴奋地等待着,像是面对满汉全席的乞丐。
    念荷认命地坐到老太太的身边。
    “今天该讲我第二个秘密了吧。哈哈。这个秘密啊,就是我的身体。”说着那老人从褥子下面拿出一张已经发黄的纸,递给念荷。念荷打开后发现这是两张权威医院的诊断书,其中一张年代似乎已经很久远了,字迹已经模糊,但还是能勉强看出,患者的名字叫张桂莲,诊断书的日期是1987年的8月18日,里面的内容让念荷大吃一惊……而第二张诊断书同样是张桂莲的,不过日期是2007年6月10日,看完诊断结果之后,念荷整个人更是呆住了……
    夜里,念荷翻来覆去地睡不着,难道张老太太不是人?还是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就在念荷朦朦胧胧要睡着的时候,她听见了“沙沙”的声音,那正是金蚕蛊在地上游走的声音。门“嘎吱”响了一下,金蚕蛊用头把门顶开一条缝然后钻了出去。念荷竖起耳朵听了很久,金蚕蛊似乎在厨房里找什么,可是浓浓的困意让念荷不得不闭上眼睛。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天亮了,张老太太正坐在床上,摆弄着什么东西。
    念荷起来,走过去。张老太太床边的桌子上整齐地摆着二十对蝴蝶翅膀,那是同一个品种的蝴蝶,灰红色翅膀上面有无数的纯黑色圆点,像无数恶毒的眼睛。
    念荷的心提了起来,她努力地平复自己的紧张。
    张老太太抬眼看了看她,“嘿嘿”地笑:“原来这就是你最喜欢吃的家乡菜啊!”
    念荷没有回答。
    “据我所知,这种蝴蝶以相思树的叶子为食,相思树是有毒的,所以蝴蝶也有毒,尤其是翅膀,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原来这种蝴蝶的身子是可以吃的。我很想尝尝啊!”张老太太说着嘴角勾起,看着念荷。
    念荷说:“我已经吃完了,要是你喜欢,我可以再捉些来。”
    “嗯,你有这个心就行。”张老太太对念荷的回答似乎很满意。她的满意中流露出揭开别人秘密的兴奋。

    6.抗癌药物
    这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张桂莲是个不可思议的老太太,而念荷已经掉进了张老太太的秘密中不能自拔,人类的好奇心是一根缰绳,可以把你带向一个目的,或者一个阴谋……
    念荷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盼望夜晚的到来,她渴望倾听张老太太的秘密,这个秘密似乎很诱人。
    “你一定想知道,为什么我一九八七年就被诊断为胃癌晚期,没有做手术却能活到二零零七年,而且复查的时候居然已经差不多痊愈了。”
    念荷点了点头。
    老人指着金蚕蛊说:“全靠它了,你不知道吧?它虽然有剧毒,可是它的毒是可以抑制肿瘤生长的。近年来有很多人都用蛇毒来研究抗癌药物。”然后张老太太摇了摇头,“他们都不知道我们家乡的金蚕蛊的毒才是最好的抗癌药物。”
    “那您的家乡在哪里啊?”
    “是一个很小的村子,在广西。我们村前有一棵很大但不知名的树。那树上的叶子一年四季都是金黄色的,树干上盘满了金灿灿的金蚕蛊。后来我们给那棵树起了个名字叫金丝树。我们村子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在这好几百年里,我们研究出一套古老的炼制方法,用金蚕蛊的皮、胆、毒等做成各种药物。呵呵,当然,这是用很多条人命换来的,我们那里的人大部分都不大相信科学,宁可吃药师炼的药也不会去医院看病。金蚕蛊是我们家乡特有的,但是那年我却在这里遇到了它,真是天意啊!”张老太太摩挲着金蚕蛊的笼子说。
    “即使它可以治疗癌症,可金蚕蛊是有剧毒的……”
    这时候张老太太表情神秘地看着念荷:“问得好,这就是我第三个秘密的关键。”
    “在我的家乡,我们的药师找到了一种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那就是——用人血。”
    念荷的身体重重地颤抖了一下,张老太太把满是皱纹的脸凑过来,露出细长的牙齿,说:“必须是活人的血。”
    “那怎么用人血……”念荷非常想知道这个,也许,自己马上就要被用来做药了
    “很简单,把做药引子的人让我的金蚕蛊咬一下,在他昏迷五分钟的时候在脖子的动脉上划一刀,蛇毒经过人血的稀释然后再加入其他药材一起熬,这样就不会致命。
    “你不知道,人的血喷出来的样子很漂亮的,就像以前秦帅带我去看的烟花一样……”
    “那……你的身体里也一定有残存的蛇毒吧!”念荷问。
    张老太太“哈哈”地笑:“没错。”说着她解开了衣服,只见她胸口上的皮肤铺满了细腻的鳞片,呈现一种金黄色….
    念荷惊讶地看着她,很久没有说话。
    “每隔七年我就要用一次药,已经用过三次了……”张老太太直直地看着念荷,忽然目光呆滞,胸前的鳞片和金蚕蛊在昏暗的灯光下都闪耀着莹莹的光泽。她张了张嘴说,“不过算算日子,又要到用药的时候了.…,.”
    这时候,笼子里的金蚕蛊不安地发出“咝咝”的声音,碧绿的眼睛异常明亮。它兴奋地看着念荷,用打量的目光。

    7.黑夜
    深夜,念荷很久都睡不着,不祥的预感在她心里堆积。她知道自己早晚会变成张老太太的药引子,唯一的出路就是逃走。她摸了摸贴身衣服里的两百块钱,也够撑一阵子,出去了再找个工作吧。打定主意后,念荷轻轻地坐起来。张老太太在黑暗的角落里发出沉闷的鼾声,现在不走可能就走不了了。念荷轻轻地穿好衣服,悄悄地下了床,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张老太太的方向,虽然看不清什么,但是这样让念荷有一点安全感。那鼾声依旧很沉,念荷把门打开了个缝,自己从门缝里挤了出去。
    走廊里很黑,她转身关好门,没敢开灯。
    自己的鞋子在地上摩擦发出轻微的声响,那声音,像极了金蚕蛊游走时发出的声音。她走了几步,停下来,仔细听了听周围的动静,没发现什么问题。她又轻轻地迈了一步,可脚还没落地,她又听到“沙沙”的声音,她的身体僵在那里。
    这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甚至又闻到了那腐朽的味道。
    “念荷,你要去哪里啊?”
    念荷觉得头皮都要炸开了,她一边尖叫着一边拔腿就跑。张老太太的眼睛在夜里闪耀着碧绿的光芒。她笑看着念荷的背影说:“可别走不回来啊,嘿嘿。”
    念荷看见走廊里有很多门,她回头看了看,张老太太正不紧不慢地走过来。她慌不择路地打开了一扇门,立刻呆住了,接着又打开一扇……最后她把走廊里所有的门都打开后,她彻底放弃了,双脚一软坐在地上。张老太太走过来,伸出手拉起念荷:“走吧,睡觉去,大晚上折腾什么。”
    两个人的背影消失在黑夜里。
    一扇扇敞开的门像孤独而饥渴的嘴巴,门里面是一面面红色的砖墙。

    11。鲜血满地
    张老太太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还活着,她的金蚕蛊的尸体已经被带走了,她右手的手背上有一个小小的圆孔。
    她努力地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低低响起:“亲爱的,来,我带你去看烟花!”说着张老太太的右手传来刺骨的冰冷,她的身体在地上快速移动,就像有人拉着她的手拖着她走一样。
    张老太太惊恐地奋力挣扎,没想到她的身体居然可以动了。她努力地站起来,茫然地看着周围。“秦帅,是你吗?请你……请你不要伤害我!”
    “可以啊,只不过,就算我可以放过你,她们也不会放过你吧!”
    张老太太觉得伤口像针扎一样疼,黏液缓缓流出,心里一沉,她知道这是中了蛊毒,所以才会产生幻觉,可是虽然明知道是幻觉,还是身不由己。
    随即眼前一晃,一个人站在身前。
    “姐姐,樱桃好吃吗?”张桂香歪着头,一如年轻时的模样,梳着两条清清爽爽的麻花辫子,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站在她面前。张老太太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还记得小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爬樱桃树吗……”张桂香握住她的手,轻轻地讲着。一眨眼的工夫,张老太太发现她居然坐在一棵高大的樱桃树上,周围是低矮的茅草房,远处父亲正弯着腰在田里干活,旁边是桂香,穿着白色的小褂,梳着羊角辫,依然轻轻地拉着自己的手。樱桃清新的香味在空气中飘荡。
    桂香指着远处,撅起小嘴撒娇说:“姐,你看,那个树枝上的樱桃多大!”
    “好的,姐姐摘给你。”张老太太茫然地微笑着,机械地动了动胳膊,慢慢爬向树枝的顶端,随着树枝断裂的声音,张老太太听到父亲撕心裂肺的叫声,她的身体重重地落在地上,耳朵嗡嗡作响,四肢疼痛不已。
    她勉强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居然是自己房子的后院,樱桃树在旁边长得枝繁叶茂。一只干枯的手臂从土里伸出来,狠狠地拽住自己。樱桃树晃了晃,又晃了晃,然后向右边歪成四十五度。一个女人,从土里探出头来。无数的根系从她的脸上穿出来,整张脸看起来像一只诡异的刺猬,血一滴一滴地落在土里。
    张老太太面对这样惨烈的景象,拼命地摇头:“假的!假的!”可看到妹妹因为自己的残忍落到这样的下场,泪水不由得汹涌而出。
    女人机械地歪了歪头,努力地微笑着说:“姐,你看到我的孩子了吗?”
    张老太太一声尖叫醒了过来,衣襟被泪水打湿一大片。她惊恐万状地看了看周围,还是自己的房间,手上的小孔里有一种诡异的冰蓝色。黏液已经流到了地板上。
    她努力地爬到桌子前,打开抽屉,里面是一部家用电话,她拿起听筒慌乱地按着120,可是电话没有什么反应,她拽过电话线,发现已经被人剪断。
    “咯咯,咯咯!”小孩子的笑声清晰地在耳边响起。张老太太回头,两个孩子,长着和秦帅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手里拿着剪刀,站在她身后。一个孩子笑着问:“姨,你渴吗?”说着一手拽住另一个孩子的头发一手举起剪刀。
    张老太太惊恐地叫着:“不要,不要,孩子……”
    孩子微笑了一下,在另一个孩子白皙的脖子上狠狠地划下去,鲜红而黏稠的血喷了张老太太一脸,她惊恐地“啊啊”地叫着。这时一只手扶上她的肩膀,秦帅温柔地问:“亲爱的,这烟花好看吗?”
    张老太太推开他,像野兽一样用尽全身力气发出一声哀嚎。周围的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她仍然在房间里,周围也只有她一个人而已。她手上的伤口变成了黑色,黑色的黏液混合着鲜血从伤口缓缓流出……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长篇故事]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748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