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冥婚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485阅

    楔子
    异世界。
    天道二十五年,十一月初八,袁府家少爷对秀林山庄下聘礼,原定腊月十九上门迎娶。腊月初三,袁府惨招灭门,婚事不了了之。
    天道二十六年,三月初一,秀林山庄收到袁府一份警告书信:
    原定去年腊月十九迎娶林家小姐,腊月十九日上门,却未见山庄挂红灯笼。袁某虽已去世,但魂尚留人间,若是天道二十六年五月初五,未见红灯笼,袁某定将血洗秀林山庄。
    袁弘不是已经死了吗?这封书信是谁在作怪?这是秀林山庄的第一个反应。
    可自收到警告书信当日起,林小姐每日夜里都能见到袁弘的鬼魂,那鬼魂逼真得让她都以为是真人。那日起,林小姐便一病不起。
    秀林山庄寻找过道人除灵,虽未见鬼魂,可林小姐仍不能下床。道人提议,冲喜。
    先人未迎娶林小姐而死不瞑目,若是将林小姐另加他人,便能消除。
    天道二十六年,四月十三,秀林山庄向外发出邀请函。邀请函有二,一是请各位有志青年上门提亲,二是请高手帮忙查出事情的缘由。
    世人自然不会相信什么神鬼之说。
    因此,世俗掀起了一阵热浪。
    第一章、鬼新郎
    夜间。篝火在森林中幽幽的燃烧着,伴随着午夜的寒风左右摆动,偶尔会从远处传来野狼的叫声,听的令人直打寒战。
    柳岚紧紧的抱住树干,这并非她所愿,事实上她是被绑在树干上。美瞳直勾勾的望着不远处的马车,心里更是不舒服。“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大少爷,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我可是个女孩。”她暗自咒骂着马车里的人。
    “喂!我要上茅厕。”柳岚如今是要想办法逃走才是,如今她被捆绑了一天了,浑身酸痛。而且,这荒郊野岭,总给人一种很不干净的感觉。
    忽然,一道黑影闪过,出现在柳岚眼前。“小子,给我安静点,我家少爷在休息。”那个稚嫩的脸上,露出与他年龄不符的成熟。他是马车里那位少爷家的书童,唤作凌童。
    柳岚更是恼怒,“小书童,看清楚我是女人!说话给我温柔一点。”她心里很不爽快,居然被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书童给凶了,心里很是委屈。我……我这只不过是两天没吃饭,想打劫一下你们嘛!把我绑着,至于吗?谁叫你们驾着这么华丽的马车?一看就是有钱人。“这里冷,你总该给我一床被子。”
    凌童双手环抱在胸前,大大的眼睛望着柳岚,然后眨了眨,看上去很是天真无邪。“你不是说要上茅厕吗?”
    “对……对对,我是要上茅厕。”柳岚使劲点头,上茅厕需要把手松开,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就逃跑。
    不知凌童从何处拿出来一条很脏的抹布,一脸坏笑的看着柳岚。“我教你一招,这样就不会想上了。”
    柳岚刚想开口说话,却被那块抹布塞住了嘴。想说却说不出来,憋得满脸通红。死小鬼!你居然敢这样对本小姐。等本小姐逃出来,有你们好看!
    凌童拍了拍手,“搞定,想不到这婴儿的尿布还有这样的用处。”随后便跳到马车上,继续坐在车夫的位置闭目养生。
    回来!死小鬼,你给我回来!柳岚想要呐喊,却没办法出声。奈何她不停的挣扎,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森林再一次安静下来,诡异的是,之前的狼叫声渐渐离去。
    阵阵寒风吹过,柳岚浑身打哆嗦,那股寒气甚至感觉从脚底下散发出来。森林中忽然升起白雾,柳岚感觉那白雾像是冲着她而来,周围越来越冷,越来越潮湿。冷得柳岚浑身发抖,嘴唇发紫。
    白雾弥漫着整片森林,那近在眼前的华丽马车渐渐的消失在柳岚的视线中。四周的树木也慢慢消失,最后,她感觉自己似乎陷入了白色的混沌之中。啊!这是怎么回事?柳岚心中开始不安。

    那种不安的心情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岚忽然听到唢呐声,那唢呐听起来很奇怪,犹如从九幽地狱中传来。虽然吹的曲调是那喜庆的曲调,但在柳岚听来,却给她一种无边伤感的感觉。
    唢呐声中,还掺杂着均匀的马蹄声,马蹄声时远时近,柳岚也是无法判断出声音的方向。她眺望着四周,白雾蒙蒙的一片,看不到任何的东西。而那唢呐声听起来越来越近,白雾中逐渐显现出了红色的身影。
    马蹄声也越来越近,柳岚看清楚了,距离她不远的地方有一支迎亲队伍正路过。领头的是一位骑白马的新郎官,新郎官坐姿端正,路过柳岚眼前时,他拉了拉胸前的那大红花。虽然看不清新郎官的面孔,单看那身段子,柳岚猜想这新郎官定是非同一般。
    新郎官身后跟着的便是那吹唢呐的两人,只是,那吹唢呐的姿势很是特别。柳岚不知道那是什么特别,总觉得很不协调。
    白雾中穿出了一个巨大的红影,柳岚眨了眨眼睛,才发现,原来那是一台花轿。大半夜去接亲?好奇怪的迎亲队伍。更奇怪的是那轿夫,四位轿夫抬轿的姿势比吹唢呐的还要奇怪,四位轿夫单手抬轿,而另外一只空闲的手向前伸得笔直,还是不是左右晃动着。柳岚倒吸一口凉气,嗅到了一股腐朽的味道,浑身直打寒战。
    她不敢再看下去,心中已经猜想到了是怎么回事。柳岚使劲的将自己的脖子扭到另外一边,可当她转头到另一边时,白雾忽然快速散开,眼前一花,那迎亲队伍一瞬间闪到她眼前。啊!鬼啊啊——
    如不是她嘴被封住了,定会大叫出来。森林忽然刮起大风,地上的树叶被风卷了起来,树叶快速飞过,叶子将柳岚的俏脸刮伤了。脸上火辣的感觉,让柳岚此时变得异常清醒。白马忽然停了下来,唢呐声也随之消失。就在大风停下的那一刻,新郎身后的一切,都在柳岚眼前迅速消失了。
    柳岚想要惊呼,可是她叫不出来。新郎的白马开始躁动不安,似乎想要将新郎官从它背上甩下来,它不停地甩动着身子。
    马背上的新郎官此时慌了,他紧紧的抱住马脖子。可是,他仍然奈何不了。白马突然抬起双蹄,嘶叫着。新郎官瞬间被他的白马摔倒在地,他胸前的那朵大红花被地面上的泥土弄脏了,红色的新衣也有些零乱。又是一阵大风吹过,新郎官头上的帽子被吹掉在地上,向着远处打滚,滚进了那团团的白雾当中。白马也追随者那帽子,跑入白雾中,消失了。
    新郎官似乎摔伤了,他瘫坐在地上,望着四周,忽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柳岚的方向。当注意到新郎官的目光时柳岚浑身抽动了一下,一股凉气从背袭来。而此时,新郎官正向着柳岚爬过去,那动作很迟缓,很艰难。
    “救我——”一个幽幽的声音从新郎官口里发出,柳岚听得心里直打寒战,这分明就不是一个正常人发出的声音。
    “救我——救我——”新郎官爬动得越来越快,他的身体压着地面的树叶吱吱作响,向着柳岚而去。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柳岚冒着冷汗,鬼,这分明就是鬼。
    新郎官爬到了柳岚脚下,猛一抬头,一张吓人的面孔对着柳岚。
    顿时,柳岚吓傻了。鬼……鬼新郎!
    吓人的事还没有有完全结束,忽然一道银光闪过,那鬼新郎的头当着柳岚的面掉在了地上。奈何她柳岚胆子超过一般的女子,可面对此情形,仍是被吓昏了。

    第二章、冲突
    天道二十六年,四月二十七,阴雨绵绵。秀林山庄热闹非凡,张灯结彩,为迎接世俗人士。
    山庄门外迎客的是一老一少,这一老一少笑容满面,一一迎接着到庄的客人们。老者,年过半百,面相慈祥,让人很难产生陌生感。少年约莫十七八岁,脸上的笑容也很亲近,相当有亲和力。
    少年抬头望向空中,那晚霞中,忽然出现了几个点,然后点越来越大。他脸上一喜,对着身边的老者说道:“穆管家,有客人快到了。”
    穆楚早已发现了来人,他理了理衣裳,提神望向那几人。他笑容满面,拱手对着天空道:“翠云派孤云溪上真人,好久不见啊!”
    几人中,一长须老者忽加快飞行,瞬间便来到秀林山庄门前。
    穆楚向前迈开步伐,对身边的少年道:“子服,这些普通客人,交给你来接待,我上前会会那孤云溪。”说罢,他便飞身,向那一行人走去。
    孤云溪到山庄门前后,他身后的四人也都依次到来。
    翠云派有三剑。一剑灵剑付云翔,翠云派的开山掌门,修为已达另一阶层;二剑飞剑孤云溪,他付云翔的师弟,向来来无影去无踪;三剑水剑紫云霞,小师妹,便是上一代世俗之花。三人同出一师门,但三人却从未透露出其师傅的名讳,只知其师修为至仙级。翠云派创派三十余年,门上弟子却也有上千人。
    “穆管家,有些时日不见了。”孤云溪灰色袖袍一抖,脚下的飞剑便消失不见。他见穆楚上前迎接,脸上挂着笑容对穆楚拱手。
    穆楚迎上笑脸,拱手道:“孤上真人客气了。”他瞟了一眼孤云溪身后的四人,三男一女,年纪均在二十五六左右。其中,那三名青年,身着相同的藏青色长袍,女子则是一身粉衣,气质均非同一般。
    “沐儿,青云,青玄,青藏,你们还不快来拜见穆管家。”孤云溪笑了笑,一一介绍着自己身后的四位。“穆管家,这是我师妹的女儿,紫矜沐。这三位,是我的弟子,青云,青玄和青藏。”
    “见过穆管家。”四人一一上前拜见。
    穆楚虽是这秀林山庄的管家,可他在年轻时,那威风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而秀林山庄在这世俗中,虽不及那传说中的八大奇迹,但也算得上是名门正派。就单是这秀林山庄的三宝,皆让天下人仰慕。一宝,便是当今世俗七大丽人之一的秀林山庄小姐林美玉。二宝,要数秀林山庄的好茶金龙翔。三宝,则是那隐藏在那密密麻麻竹林中的秘法。最让人仰慕的便是那竹林中的秘法,据说,竹林中竹的种植隐藏了这天地间的玄机。
    “不必多礼。”穆楚见四人上前拜见,手中推出一股暖流,将四人同时扶起。“好了,各位请随我来吧!”说完,他便侧身,打算领着众人,进山庄。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另一处却发生了冲突。穆楚抱歉的笑了笑,“孤上真人,请稍等片刻,穆某去探探怎么回事。”说完,便立刻抽身而去。
    穆子服此时板着一张脸,心情特别不好,毕竟两方他都不太喜欢。一方是富贵娇贵的公子哥,另一方则是两位大老粗,这两位年纪也不算太大,刚过三十,只是长得有些黑而已。
    “喂,我说接客的,你这是什么意思?”粗老大横眉瞪眼的看着穆子服,口气好是凶狠。“老子今天就是要住他那间。”说着,粗糙的手指着停在旁边的豪华马车。
    豪华马车上坐着两个人,一书童打扮的十五六岁少年,另一位有些奇怪,双手双脚绑在马车上,看上去不像是丫鬟,倒是像犯了错的小姐。

    书童收起马鞭,身子一跃,便跳到了那两位粗汉面前。一双大大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二人一番,微微皱眉。“两位大猩猩,再吵,小爷我把你们给阉了。”他做了一个刀手,稚嫩的脸上露出一丝愤怒。“都给我说话小声点,我家少爷在休息。”
    “哈哈,你这娃,有意思啊!”粗老二听到后抱着肚子大笑起来,“我说小书童,你也不看看这现在是什么时候,你家少爷休息得还真早哇!”他瞥了一眼那豪华马车,“啧啧,真是尊贵啊!”
    凌童没有说话,眼中散发出冷淡的光,时间似乎被忽然冷冻了一般。忽然一道蓝光在那粗老大和粗老二眼前闪过,二人完全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感觉脖子瞬间热了一下。二人不约而同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结果发现流血了!
    两人双腿一软,跪在了凌童面前,哭爹喊娘起来。“大爷,大爷饶命,小的,小的该死!小的该死!”这两人原以为那豪华马车的少爷好欺负,于是便依仗着自己有点入道的修为去找点事,谁知道,对方的一个书童就把自己给吓破胆了。
    “还不快给我滚!”凌童冷哼一声,一股强大的气劲散发出来,让周围人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他故意而为之,虽然不明白自己家少爷这一次要让他在别人面前做得强势一点,少爷的话,自然有他的道理。
    周围的人则是被凌童那突如其来的一下给怔住了,那个年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小书童,刚刚出手相当快,没有一定修为的人,难以看见。
    孤云溪身后的四人则是一点也不明白怎么回事,没看见那小书童带武器,却莫名其妙的让那两个人受了伤。“你们注意点,别去惹了那少爷。”他好声提醒这自己的弟子们。
    这样的小小插曲,一天中发生的次数有许多,如今也是小小的插曲。穆楚赶过去的时候,那两位粗汉连滚带爬的逃走了,也不再敢进山庄。穆楚倒是觉得,向那两个人走了反而会省事不少。“子服,刚刚怎么回事?”
    “爹,一点小事,客人对厢房不满意而已。”穆子服见穆楚到来,立刻退到穆楚身后,简单交代了一下。
    “穆管家,刚才稍有得罪,请见谅。”凌童见穆楚到来于是拱手上前,虽然按照他个人性格不喜欢与人打交道,可跟了少爷,有些礼数不得不注意,这是关系到自家少爷面子的问题。
    “呵呵,这位公子客气了。”穆楚见那豪华马车,想来定是富家子弟,倒是如果取了自己家小姐,也还不错。何况,他刚才也见识到小书童的实力,估计已到入真的修为。“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可以跟老夫提便是。”
    凌童那张可爱的脸露出天真灿烂的笑容,“恩,如果有问题,我们会向你提的。刚才我家公子说了,如果穆管家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找我家公子帮忙。”
    “那老夫先谢谢了。”
    凌童忽然想起之前少爷交代过他的事情,于是问道:“穆管家,想请问一下……”
    “哈哈!想不到,又遇上你了。”凌童刚开口,却听到远处传来了笑声,随后又是一辆豪华马车达到山庄前,不过这辆马车比凌童驾驶的要稍稍逊一点。“我说,凌大少爷,你还没睡够啊?”
    “乖乖,又遇上那煞星了。”凌童嘴角抽了抽,目光投向自家的马车,少爷也该醒来了。
    柳岚听到背后传来一个哈欠声,这才确定马车里的确是有人,心中有些郁闷,这少爷还真能睡,从她被抓,三天里没听到一点声音从马车里发出来。她怀疑,里面根本就没人,如果不是她双手双脚绑在还真想拉开布帘进去瞧瞧。
    “北宫臣,为何,你老是要打扰本少休息?”马车里传出一个慵懒的声音,听声音柳岚觉得这位少爷年纪不算太大,随后,她见到那布帘动了。

    第三章、齐聚一堂
    后来的那辆豪华马车稳稳的停下来,赶车的是一位紫衣少女,少女收好马鞭,跳下车。“宫主,到了。”
    接着,马车里出来一位与紫衣少女长得一模一样的蓝衣少女,蓝衣少女拉开布帘。一位样貌英俊气宇轩昂的白衣公子跟着跳下了马车,此人正是那前面一辆豪华马车主人口中的北宫臣。
    北宫臣的一出现,山庄门前顿时让人目瞪口呆,有人为他的气度及深不可测的修为惊讶。从外表上看,北宫臣年纪顶多二十五岁,可是修为却让人叹服,竟然能够与孤云溪相平。而之前认识他的人则知道,他便是那八大奇迹之一,老牌势力百叶宫的第二十六代宫主。
    百叶宫的宫主来了,这说明了什么?秀林山庄的事情不简单。
    凌童听到自家少爷发出声音之后,快速来到马车前,立刻将布帘掀开。“少爷,小心点。”他说话的声音很轻,似乎怕声音大了,吓到马车里的少爷。而他的态度也是与之前面对那两大粗完全不同,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恭恭敬敬的样子。
    对于凌童的态度,在场的人除了北宫臣外,都觉得有些厌恶。想来,修炼者,都是一身傲骨,却如此卑微在别人之下,作何感想?
    被绑在一旁的柳岚更是厌恶至极,瞪着眼睛看着马车里,她倒是要悄悄,这少爷到底有多尊贵。只是,里面竟然会是漆黑一片,这马车很是诡异。其他人也是因凌童的态度,而对马车里的这位少爷感到好奇。
    只见,马车里出来了一位白衣少年。少年白衣洁白如雪,手持折扇,有点儿书生气。虽然样貌英俊,但白皙的皮肤却让他显得有些柔弱,看他年纪,应该是十七八岁左右。柳岚顿时僵住了,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里反应,这个少爷与她想象的差别太大了。
    少年那双漂亮的眼睛淡淡的看了柳岚一眼,没说什么,随后,目光则头像不远处的北宫臣。在抬头看了看这秀林山庄的大门,脸上浮出一丝淡淡的笑。而少年的笑容,正好化解了众人心中的一丝丝怨气,他笑起来很有亲和力。
    “少爷,你慢点。”凌童伸手扶住少年,轻声道。他的动作很小心,生怕让自家少爷受伤。
    少年点了点头,在凌童的搀扶下,下了马车。随后,他从怀里取出一张红色的请柬,走到穆楚前,双手递上。“晚辈凌玉枫,见过穆管家。”他说话少了一丝慵懒气息,却很是柔和。
    对于这个名字,穆楚不熟悉,可是当他打开请柬看到上面时。他先是一愣,然后便是惊讶,最后满脸笑容。“呵呵,想不到,原来是第一钱庄的凌大少爷。”
    “难怪如此嚣张。”穆子服嘀咕了一句,有钱人,就喜欢装逼。
    “姓穆的,你说话给我小心点。”凌童立刻爆发出强大的气息,“你再胡说,小爷把你舌头割了。”
    “凌童,休得无礼!”凌玉枫用折扇轻轻敲了一下凌童的肩膀,“我们是客人,不得如此放肆。”他微笑着,对穆子服道:“穆兄,凌某生在富贵家庭,自小娇惯,难免有些地方会不经意冒犯,还请直言。”
    听到凌玉枫的话,穆子服紧握拳头,有一种想要揍人的冲动。“子服,你去迎接其他客人,这里交给我。”见状,穆楚立刻阻止了自己的儿子,话语中还带有一丝劲力。穆子服无奈,只好到一旁迎接其他客人。
    穆楚陪笑着,“凌少爷,小儿性子直,有冒犯之处请谅解。凌少爷随老夫入庄吧!”然后又对着孤云溪及北宫臣等人道:“孤上真人,北宫宫主,请你们也一同随老夫入庄。”
    凌玉枫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其他人也同样点头,跟随这穆楚入庄。

    “把柳姑娘放了吧!”凌玉枫回头望了柳岚一眼,对凌童小说说道,“此次可能会有危险,让她进庄不好。”
    “是,少爷。”凌童应道,接着手一挥,打出两粒石子。绑住柳岚手脚的绳子瞬间被那两粒石子隔开,凌童的这一手,更是让众人惊叹。无疑再一次让众人震惊,琢磨着他修为估计要高出孤云溪了,他似乎才十五六岁。
    柳岚第一个反应就是——逃!她不愿意停留一刻,立刻闪人。
    “哼,嚣张。”凌童出手后,北宫臣身旁的蓝衣少女嘀咕着,“那点修为就来显摆。”
    “哈哈,凌大少爷,你家小书童,被我这侍女小看了。”北宫臣听到后,大笑起来。
    凌玉枫打开折扇,不紧不慢的跟在穆楚身后,脸上只是挂着笑容,什么都没说。他这态度,则让北宫臣很没面子。世俗八大奇迹之一百叶宫,居然斗不过一个钱庄?虽然这个钱庄不是一般的大。
    “喂,我说,凌大少爷,你还真是高人一等啊!我……”北宫臣追上前,与凌玉枫并排而行,可身边去突然**来一个黑色的影子。
    “让一让,让一让啊!”凌童挡在了两人中间,“北宫臣,你别跟我们家少爷拉关系。我们家少爷的金口,可不是随便开的。”他咧嘴笑了笑,“你呀,只能看我们家少爷,不能碰。”
    “我说,你一个臭小孩,在这里瞎搅和什么?”蓝衣少女嘟了嘟嘴,不满的看着凌童。“宫主,让我把他给教训一顿。”
    “什么?”凌童听到蓝衣少女的话,心中欢喜,但脸上却表现得怒意。“北宫宫主,你家的小侍女还什么都不懂啊!居然说小爷我是孩子?你也不瞪大眼睛看看,小爷我是何等本事。”
    “听你家少爷叫你凌童是吧!小鬼,让你尝尝姐姐我的厉害。”说完,蓝衣少女手一挥,手中出现了一把蓝色的短剑。
    “哼,谁怕谁?”凌童卷起袖子,准备出拳。
    北宫臣见状,立刻上前阻止,他可害怕自己的侍女受伤。“哈哈,别跟小孩子较劲,一把年纪了,收敛一点。”
    “北宫臣,你说话什么意思?”
    “凌童,过来!”凌玉枫一声喝道,凌童立刻乖乖的回到了凌玉枫身边,低头认错。
    “呵呵,凌公子,你家书童还真有意思。”在凌童与北宫臣一行人争吵之时,凌玉枫已与孤云溪一行人相互认识,见凌童过来,孤云溪半开玩笑的说着。
    凌玉枫缓缓地扇动着手中的折扇,瞥了凌童一眼笑道:“呵呵,我这书童,本是顽皮得很。不过,这也是他的可爱之处。”
    凌童白了凌玉枫一眼,本想开口说话,却又被凌风给拉住了,让他憋得难受。
    “宫主,你不该拦我的。”蓝衣少女收起手中的短剑,一脸不满。“那个小鬼的嘴太厉害了。”
    北宫臣实在忍不住了,“蓝晶,你要是再说他是小鬼,估计他心里会乐上天去了。而且,连我都打不过凌童,你还想打过他?”
    紫衣少女立刻听出了北宫臣话中的一些门路,“宫主,你这话意思是,他不是一般人?”
    北宫臣示意二女靠近一点,周围人也不知道他对二女说了些什么,只是二女的脸色大变。蓝晶不可思议的望着凌童的背影,自语道:“怎么看,他都只有十五六岁啊!”
    谈话间,穆楚已将众人领到了大堂内,此时大堂内摆满宴席,而且入座的人也不少了。凌玉枫快速扫视着屋内,这到山庄的人还都大有来头。除了自己身边这位翠云派的二剑孤云溪外,还有不少世俗中响当当的人物——灵山派的第一刀狂进真人,奇宗的宗主古兰仙人,空玄寺的住持怀空大师的师兄怀静大师,簇机谭庙的定远师太,坤湖的掌门达拉伊美……
    凌玉枫都觉得自己见识还太少了,除了那些明面上的门派,那些隐士门派也来了不少人。比如说,崔霞谷,流星泉,宫洺厅……等等,前后加起来,足足超过了三十个门派。如今,世俗各大名人名派齐聚一堂,场面非比寻常。

    “你……”穆子服瞪大双眼,“为……为什么……”
    “呵呵,我恨你们林家的血脉。”念儿早已不是那让人觉得温柔贤淑的少女,而是杀人的恶魔,她的手已经抓住了穆子服的心脏。“对不起,我突然不想嫁给你了。而且,亲妹妹是不能嫁给哥哥的,我们的母亲是秀儿。”
    穆子服心不甘,怨气凝聚着,为什么?他原来一直都是棋子。
    尾声
    五月初六,凌童独自一人回到秀林山庄,看着眼前一片狼藉,不禁觉得可惜。“想不到,才过去几日,就变成一片废墟。”
    他飞身赶往紫玉竹林,此时紫玉竹林不同那日,反倒是有一丝阴气在飘荡着。难道是……这世俗中的怨气?“这一次,我又输了。”凌童无奈的摇了摇头,从怀中取出一只凌玉枫交给他的玉瓶,将之打开。
    顿时,那怨气全都向着凌童手中的玉瓶涌来,来势汹汹。凌童感觉胸口有些发闷,差一点就招架不住了,“小爷我居然会被你这怨气给压得死死的,少爷居然让我一个人前来,分明就是还在生气。”
    将所有怨气收走之后,凌童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对着紫玉竹林的那间屋子喊道,“念儿姑娘,我家少爷让我给你带一句话,有些东西不该拿的,就不要拿,会伤了身子。”话已传达,他也无需停留,抽身离去。
    屋子内的念儿冷笑一声,“哼,这个第一钱庄的公子哥还真是个爱多管闲事的少爷,钱多了,就开始喜欢管闲事了。”
    天道二十六年六月初七,电闪雷鸣,忽空将天雷,直接劈向紫玉竹林中的小屋。念儿突然感觉内气混乱,身体不断膨大,“砰”的一声,身体炸裂。
    当日,有人传言,秀林山庄中,紫玉竹林出土了一本武功秘籍。
    (本篇完)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