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那是谁的眼睛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274阅

    在一个充满霉味且杂乱无章的狭小仓库里,林浩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电脑。此时的他已经完全融入了二次元的世界之中,心中充满着对于动漫游戏的狂热,不时还可听见从他嘴里传出喃喃地自言自语。
    “叮咚”一声清脆的响声回响在电脑里。林浩瞬间从烂泥似的姿势调整到了端正地坐姿,咦,信息,是谁呢?心中疑惑的同时,林浩轻巧地将鼠标点向了刚才发来的信息。
    一个名叫‘士兵’的人发了一个网址过来,林浩看着发来的网址皱了皱眉,然后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开了。
    一个人形骷髅突然从网页顶掉落,吓了林浩一大跳,然后随着骷髅地掉落,网页内容完全映入他的眼帘:
    在这一个月中,A市已经发生2起杀人事件,每个死者都被犯人残忍的肢解后装在一个箱子中。第一个死者是一个高中男生,据说是一名不良少年,经常勒索威吓别人。第二个死者是一名初中少女,但是腹中怀有胎儿,胎儿连同其母亲一起被肢解。这2起事件发生的地方总是有用血写成的一个词语‘New Word’。
    看完了网址上的内容后,林浩轻轻吐出了一口气,心里因为刚才所看的恶心尸体而产生了一种呕吐感。刚疲倦地把头放在椅背上时,他突然感觉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看着他,他猛地抬起头来往回看去,什么都没有,他又将僵硬的脖子四处转动了一下,除了仿佛要被吞噬一般的来自地狱的黑暗以外,真的什么也没有,刚才的那种感觉似乎都是他的心理作用,只有耳边传来了电脑主机的“嗡嗡”声代表着此时他没有来到地狱。
    “那双眼,是谁的眼?”林浩脑海中突然闪现过这句话,随即呆呆的对着身后的黑暗念了出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当林浩一个人独处时,总会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一开始,他总会感到害怕和恐惧,但是每当他在黑暗中寻找却又一无所获之后,他总会想那可能是自己的错觉,久而久之,便也渐渐习惯,只有当那种被谁看着时的感觉出现后的一瞬间,他会有着一种打从心底油然而生的刻骨的恐惧,以及不知为何会突然出现在他脑海里奇妙的话语。
    “叮咚”,再次而来的信息声打断了林浩的回想。林浩再次将鼠标点向了信息,屏幕里跳出了一个图片的链接。
    看着这个链接,林浩心底渐渐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如猫爪般的难耐之感,他感觉一旦打开了这个链接,今后的生活将不再安宁。此时,对面的那人发来了信息。
    士兵:你点进去看看。
    司令:什么?我为什么要点这个?林浩看着这个名叫“士兵”的不明人士,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士兵:不好意思吓到你了。
    “什么啊,别吓我啊,这个家伙…。。”林浩自言自语了一声,随即马上把手伸向键盘。
    司令:你从哪儿冒出来的?没见过你。
    士兵:我常常思考一些事情。
    司令:什么?。
    士兵:呵呵,A市最近好像发生了不少事,事情绝不会停止的。林浩看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耳朵里传来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像打鼓一般回响在脑海之中,那声音大得仿佛他的心随时都会从他的身上蹦出一般。
    士兵:这个世界的可能性,你想看看吗?
    林浩奇怪地看着士兵发来了一长串和刚才一样的图片链接,那个链接布满了整个屏幕,而且还在不停增加,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死亡短信般令人感到冰冷的恐惧。
    林浩颤抖了起来,他用抖动得的手紧紧地握住鼠标,想要关掉这个网页,但是鬼使神差,不知为何他的手一滑,鼠标点开了那个如病毒般的图片链接。

    阴暗的街道,满眼的血色,似乎有一个箱子,浸在血泊中的红箱子,箱子里是被肢解的尸体,眼睛鼓鼓的瞪着看着屏幕的林浩,勉强看的出这是一个中年男人,旁边是死亡使者留下的留言‘New Word’。
    “啊~~~!”林浩看着刚刚打开的图片惨叫了一声,猛地站了起来,强烈的冲击将椅子翻倒在地,地上激起一层灰尘。
    “不…不要…看着我。”林浩不受控制地一步一步后退着,他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恐怖的图片,于是,他一回头冲出了这个狭小的仓库,向他觉得安全的地方飞奔了过去。
    “都怪那个什么士兵的,连呆在家也安静不了。这个时候,果然还是这里最能让我安心啊。”几个小时后,林浩坐在他常来的网吧、常来的房间里,一边在电脑里的游戏中追杀着一个怪物一边如此自言自语。不知不觉,夕阳西下,黑暗即将侵袭。
    玩尽兴后,林浩走出了这个名为‘深海’网吧的45号包间。他刚刚走出来,不禁意间往旁边的包间一看,一个新潮的青蛙样式的包放在一旁,“哇,这个包不是去年老妈送给我的那款吗?到底还有谁喜欢这种恶心的包啊。”突然一晃眼,看见了这个包间里电脑的屏幕上显示着关于红箱子事件的报道。
    好不容易心情变好了…。真讨厌,林浩皱了皱眉,然后一甩自己的背包,走出了这里。
    “啪嗒啪嗒”寂静黑暗的小路上回荡着只属于林浩一个人的脚步声,孤寂慢慢包围了林浩的心,他很害怕那黑暗的角落,不,应该是可能潜藏在黑暗角落里的某样东西,带给人无限恐惧的…某样东西。突然,小路深处传来了一种奇妙的声音,“咔咔咔”、“咔咔咔”,像是失去了下半身的尸体在地上攀爬的声音,如恶魔的呢喃一般窜进了林浩的耳神经。那种感觉又来了,没错,那种被谁的眼睛看着的感觉,伴随着那恐怖的声音,令人窒息的恐惧感和压迫感就像一只无名大手在挤压着林浩的心脏,在这小路的黑暗里,究竟有着谁的眼睛,究竟是人,还是别的东西?
    林浩往前快速奔走着,此时的他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千万不能回头!千万不能停!他总感觉一回头就会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一停下来就会被什么东西给抓住,所以,他不敢回头,更不敢停下来。但是,他还是错了,当他转过一个街角的时候,他看见了更为恐怖的东西。一个人的背影,可怕的是那个人的手中拿着一把锯子,被血浸染过的锯子,隐约可见锯子上似乎还挂着某个尸体破碎的一部分,而那个人的身旁,是一个红色的箱子,箱子里是一个人,一个破碎不堪的中年男人,赫然是士兵发来的图片上的那个人。
    林浩看到这一幕,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但是,天不遂人愿,他由于太过紧张,没有看见脚下有着一根枯木,林浩一脚踩到了这根带着血的枯木,枯木“咔擦“一声折断了。林浩此时觉得这声音就像是来自地狱的传唤声,因为那个恐怖的凶手已经慢慢的回过了头来。没有脸,一个没有脸的人,一个握着滴血的锯子的没有脸的人,更恐怖的是那个人的喉咙里居然还传出了“咯咯、咯咯”的响声,寂静的街道里这个响声再清晰不过,背上冷汗直流的林浩不禁屏住了自己的呼吸,然后下意识的转头就跑。
    不久后,林浩跑进了自己的小仓库,使劲把门给关上,然后将书架搬到门边堵住了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摇摇头,林浩脱下鞋,小心擦着踩到血的鞋底,直到现在,他全身还布满了鸡皮疙瘩。
    擦好鞋后,林浩翻身上了自己的床,紧紧闭上双眼企图忘掉这所有的一切进入梦乡。
    一夜无眠。
    第二天,林浩走在上学的路上还在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他总觉得昨天的事就像一场梦一样,梦醒了就没事了,也对,正常人怎么会没有脸呢?肯定是做梦。
    正当林浩思考着的时候,一双手突然搭上了他的肩膀,他一惊,急忙回头一看,一个长相清秀的男生闯入他的视野之中,这个男生看似爽朗可爱,不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那双眼睛,深邃的仿佛会将人吸入的眼睛,幽黑的瞳孔就如黑宝石般闪耀着光芒。这双眼睛,很熟悉,但是林浩却不知道到底在哪里见过这双眼睛。
    “林浩!想什么呢?”原来是同班的高新,不过自己好像跟他没怎么说过话吧?林浩楞楞地看着眼前笑嘻嘻地高新。

    “你真冷漠啊!”高新一脸委屈,然后他彷如下定决心一般一把搂过林浩的肩膀:“为了增进我们的同学友谊,今天我们就一起回家吧!”这样说着,他不顾林浩的惊愕,将他拽向了教室。
    一天辛苦的课程结束后,林浩懒洋洋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正准备扛上自己的背包回家时,背包突然被谁拉住了。回过头,面前是高新笑得春光灿烂的嘴脸,林浩突然想起早上高新的话语,他突然后悔刚才自己没有强硬地拒绝掉高新,默默哀悼一下,可怜的自己现在只能再次不由分说的被高新拖走了,。
    刚进门的高新就仿佛一个初到人世的小孩一般,对一切都觉得新奇不已,一会儿拿着这个看看,一会儿又摸摸那个,想起刚才一路上的喋喋不休,林浩只感觉头痛不已,对于像他这样阴沉孤僻的人来说,如太阳般耀眼的高新简直就会将他融化掉。
    无奈之余,林浩对高新喜欢自己的宝贝却也感到十分诧异,不禁开口说道:“你喜欢这些吗?干嘛这么热衷?”
    “那还用说?当然喜欢!!!”高新回头对着林浩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然后继续研究手办。
    哦?原来他也喜欢这些?林浩看着高新的背影突然感觉心里有了点点暖意,好似有了一种找到了知己的感觉啊……
    “哇~~痛…。”林浩正发呆时,高新似乎被什么绊倒在地了。“你把什么东西放在这里啦,这个包的严严实实的东西是什么啊?这么大…咦,旁边的是血吗?。”
    林浩顺着高新的目光看去,是包好的凉席,而一旁的地上是一个浅浅的血脚印,似乎是昨天没有清洗干净的血印!林浩心里一紧,暗叫糟糕,但是他马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啊,那个是凉席,这个嘛…这个肯定是昨天不知道在哪里踩回来的颜料,你看那个哪里像血啦!”说罢,他急忙拿起一旁的抹布一边胡乱地擦着地,一边用余光看着高新的反应。
    高新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表示明白了,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玩弄起一个模型。
    林浩偷偷在心里吁了一口气,要是被他看出这是血的话,自己就算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楚了。等擦完地上的血迹后,林浩放松下来,慢慢移动身体坐在了高新身旁。
    “唔。。你到底在哪里买的这些东西啊?呐,下次也带我去吧!我啊,超级喜欢手办,可是总是找不到买的地方呢!”高新将视线从面前的手办移到林浩的脸上。
    “哦,是呢,在A市这些东西是很少卖,我是在一个只有动漫爱好者知道的街上买的,你肯定不知道的。”
    “哇哇,厉害,那一定要带我去啊!嗯…。就这周星期天吧!说好了哦,唔,我也得走了,那就这样决定啦!哼哼哼。”高新一边说着一边拿上书包快速地走出了林浩的家,嘴里还不忘一直哼唱着愉快的不知名的歌曲。
    林浩就这样看着高新走出了他家,然后此时此刻,迟钝的大脑才终于将刚才高新的话语传达到了。
    “咦?!!”
    终于,星期天在林浩的期盼?中来到了。
    到了动漫街后,高新马上后悔了。人,到处是人,除了人还是人,动漫街上人山人海,大多都是来这里寻找自己喜欢的动漫周边的动漫爱好者。
    林浩看着为难的高新,提出了一个在现在最明智的提议,那就是先去休息,等人少再来买,高新点点头,乖乖服从命令。
    但是碍于人实在太多,而高新又一直大步流星地一直往前冲,林浩终于再也跟不上高新了。不久后,高新脱离了林浩的视野之中,实在没办法的林浩只能到处找他,好不容易穿越人群来到了一个空荡荡的小巷子里,他眼尖地瞥见了高新的衣角消失在了前面小巷的角落,于是急急忙忙地追了上去。
    “啊!~~~~~~~~”

    突然,一声惨叫划破长空,林浩心突然紧了一下,这个,好像是高新的声音?一股眩晕感袭来,他猛地用手撑住了墙壁,然后慢慢用手支撑着向小巷深处移动着,当他转过前面的角落,他看见自己的友人瘫倒在地上,前方是一个刻有New Word的文字的红箱子,里面什么都没有,但是箱子旁边是一截断指,然后林浩慢慢把目光向旁看去,一堆血泊上的断臂残肢和一颗头颅,女人的头颅,正是那张纸上的女人,头颅已经脑浆迸裂,破碎不堪,而应有眼睛的部位只剩下空空的黑洞,林浩下意识的低了头不想再去看,但是他低头后的一刹那,看见了自己脚边的东西,赫然是圆圆的2颗眼球,眼球的黑眼珠正对着林浩的方向,好似在死死地瞪着他一般,他不明白为什么眼球离开人体竟然会如此恐怖,令人感到汗毛竖立,鸡皮疙瘩都从手臂上冒了出来。
    “那双眼,是谁的眼?”心里一个声音轻轻问着,林浩喉头上下翻动,将心中之声从干涩的喉咙里挤了出来,然后眼前之物开始旋转,支撑不住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向地上倒去。
    醒来后的林浩发现自己在医院的病床上,旁边坐着高新和几个不认识的人。
    刚清醒过来的林浩就看见自己床边站了好几个警察,问了高新才知道是刚才这几个警察将他和高新送来的医院,林浩便对警察们点点头,表示了谢意。
    “不用客气,只是我们需要问你们几个问题。”其中一个高个子的警察对着他们两人开口了。
    林浩跟高新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终于,几个小时后,审问结束了,高个子警察使了一个眼色给他的同伴,然后他们就都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出了门外。
    林浩心里松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嘿,你要是好点了的话,我们就回去吧,医院可不是那么舒服得地方啊!”高新从一旁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呃…不好意思,高新,你先回去吧,我好像还有点头晕的样子”林浩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脑中似乎还残有刚才的恐怖影像。
    “哦,那好吧,你自己好好保重,要是好点了就马上回家吧!”高新说着就走出了病房。在高新走远后,一个身影又进入了林浩的病房。
    等林浩身体好点后,他就回到了自己的小仓库,躺在自己的床上静静思考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林浩再次想起每次看到杀人现场时那奇异的、像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的感觉,一想到那双眼睛,那双来自地狱的双瞳就像此时此刻也在看不见的黑暗里注视着自己一般,林浩的心里再次升起异样的感觉,皮肤上也出现了一粒粒的鸡皮疙瘩,不不不,别再想那双不知道是谁的眼睛了,林浩翻了一个身,又想起了高新,自从跟高新一起看到杀人现场以后,越来越觉得高新很熟悉,感觉在哪里见过,特别是那双眼睛,但是又在哪里见过呢?就这样想着,林浩陷入了沉眠之中。
    “嘀铃铃”一阵闹铃声吵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林浩,林浩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突然想起来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上过网了,于是他来到电脑前打开了电脑。
    “咦?这是什么?犯人自己拍摄的杀人现场?!呃?从士兵那里发布的?”林浩猛地从电脑椅上弹了起来,然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坐下了。
    不可能吧?犯人自己拍摄的杀人现场?杀人现场秀吗?难道是第一次给自己发来迷之邮件的那个士兵?林浩用颤抖着的握着鼠标的右手打开了视频,画面里是一个人的背影,黑乎乎的什么都辨别不出,他手里正拿着一把尖利的锯子正在使劲将一个已经面目全非的人给解剖着。而后,这个可怜的已死之人被锯齿锯成了两截,他的脚仍然在抽搐着,而他的脑袋“啪”一声从上半身上掉了下来,滚了几转后终于停下来了,但是他那双血红的眼睛依然紧紧的盯着屏幕外的林浩,好似在诉说着自己的不甘。
    林浩看着那双眼睛就感觉那眼睛正在自己的背后看着自己一般,没由来的心猛地一惊,耳边传来这个犯人的恐怖笑声,伴随着这阴霾的笑声,林浩眼睛一瞬间瞟到一个东西上,但是下一瞬间,这个视频就已经结束了。

    刚刚那是什么?林浩突然反应过来,刚才自己似乎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东西,虽然会看见恶心的一幕,但是还是再看一遍刚才的视频吧,林浩在心里这般想着,然后再次打开了那个视频。这次林浩在视频一开始播放的时候就按下了快进按钮,然后,在那个人说话的时候按下了暂停。
    果然,这个包!林浩紧紧盯着屏幕的一角,一个新潮的青蛙样式的包静静的放在那里,虽然只露出了一点点,但是林浩就是知道这个是什么。‘深海’的网吧里,自己曾经看见过这个包,那么!嗯,肯定没错,有这个包的人就是犯人了。林浩心扑扑的跳得飞快,他为自己发现了犯人而激动万分着。要不要去报案呢?不过仅凭这一点点证据能抓住犯人呢?怎么办呢?要不要告诉别人呢?对了,给高新说说看吧,说不定他能帮我找到更多证据的。
    林浩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马上打开了手机将高新邀了出来,打通电话后,两人约在学校旁边的公园里见面,林浩马上拿上自己的外套走出了家门,心里期待着与高新的见面。
    到了公园,两人就这么并肩坐在了长椅上,正当林浩要说出自己的发现时,刚坐下没多久的高新马上就站起来朝湖边走了过去,然后转过脸来对着林浩笑了笑。阳光洒在高新的肩膀上,让他看上去就像一尊佛像般庄严耀眼,林浩就这么呆呆地看着高新那宛如暗夜星辰的双眸,突然他眼前一黑,周围的世界开始模糊了,高新的身影却仍清晰如常,但那双眼眸却感觉越加黝黑深沉,仿佛将林浩深深地吸了进去,林浩连忙眨了眨眼睛,一切恢复如初,刚才那一切仿佛只是幻觉,早已不复存在。
    林浩皱了皱眉,正当他准备要开口叫高新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东西,咦?青蛙的…包?一模一样的,跟犯人一模一样的包…。
    他抬起头来望着高新,突然觉得他的笑容仿佛嘲讽般刺眼,不,怎么能凭一个包就认定他是犯人呢?不能这样的,但是…心中的疑惑却怎么也挥之不去,“你这个包很…新潮呢…”林浩脸色苍白地说出违心的话语。
    高新好似觉察出林浩内心的紧张一样,向林浩走过去。
    “!”林浩的瞳孔中高新的身影正向他渐渐逼近,他心里下意识一紧张,“腾”地就站了起来,由于大力的冲击而使长椅都翻倒在地,那个青蛙款式的包也随着椅子翻倒了,许多纸张从包里散落出来。
    飘落的纸张上印刷着血红的几个大字,醒目地提醒着林浩,“红箱子……New Word的报导……你……”林浩后退了几步,死死盯着眼前这个熟悉但此刻确又如此陌生的人。
    “啊,暴露了。”高新低着头看着自己翻倒的背包和地面上的纸张,缓缓吐露宛如僵尸般冷淡的话语,但是听在林浩耳朵里,那就是被背叛的证据,就是对他敲响的警钟。此时的林浩全身不住颤抖着,脑海中仅有的只言片语也早已化作尘埃消散胸中,仅仅只充满了不知道是因为对凶手就在自己身旁的恐惧还是因为好友的隐瞒的悲戚。是啊,早该想到的,从来没有朋友的自己怎么可能在那么一瞬间就交上朋友呢,肯定是因为自己早在收到第一封邮件的时候就已经成为高新的目标了,怪不得自己常去的那个网吧会有这个包。突然,林浩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马上又回想起了那个视频,那个高度,那个视角,不就是高新那整整180的个头才拍的出来的嘛,自己真是笨蛋啊。脑中飞快闪现许多记忆的碎片,要逃,必须逃走!思及此处,马上林浩就一个快速转身向着公园的出口跑了出去。
    他的身后紧紧地跟着那个人的身影。
    “救命…救命…”林浩没命似的在街道上飞奔着,喉头抖动着发出求救信号,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听见,他又能跑去哪里呢?去哪里…。。对,回家吧,家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啊。这么想着,林浩头也不回地跑向家的方向,而他身后的影子形影不离。
    一回到家的,林浩马上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想要远离这个地方。呆在这里迟早会被找到的,必须去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才行,不然…糟糕!高新来过这里的,他肯定知道我会回家,林浩一想到这里,不禁汗毛竖立起来,刚才…自己好像还没有关门…

    “你想逃到哪里去?林浩!”
    如此爽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但是听在林浩的耳朵里,这便如来自地狱的歌谣、幽灵的歌声一般。林浩缓缓转过身,紧紧的抵着身后的书桌,绝望开始在他心房蔓延,“你想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高新反问一句,然后转过身拿起放在角落里的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凉席将外面的包裹一扯,就像‘聊斋’里画皮终究被卸下般,露出的核心赫然是一把锯子,如莲藕般的红血丝还缠绕在锯齿之上,想要迸落在地。
    林浩瞬间呆住,自己的凉席怎么会变成了锯子?心,坠入冰天雪地之中,渐渐冷却,失去热度。
    “这把锯子,你知道的吧?没错哦,就是杀掉那些人的凶器啊!就是红箱子事件的犯人使用的凶器!而且。。上次我看到的那个脚印,肯定就是血吧,林浩,你要怎么解释你居然有这个呢?”高新手里拿着锯子冷冷的看着林浩。
    “什…。。。么?不,不是这样的,这个根本就不是东西,这里面装的本来只是凉席而已,这种东西,我根本不知道!!”林浩拨浪鼓般摇着自己的脑袋,他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凉席会成了锯子,这…简直就像自己是凶手一样。
    高新扔掉手中的锯子,从随身背着青蛙包里拿出一叠资料,“是吗?那这个你又要如何解释呢?”
    林浩看着高新娴熟的翻阅着刚才那叠资料,然后拿出一张图片,很眼熟。
    “这个,是第三、四起事件的现场图片吧?你电脑上这个第三起事件的发出时间,为什么会是案发的前一天呢?这个怎么想都很奇怪吧?不是你有预知能力,那就是…你就是凶手!模拟出案发现场,然后就在第二天去实施,没错吧?”
    “不。。这个图片是一个叫‘士兵’的家伙给我的,而且,这个‘士兵’不就是你吗?你…你想陷害我吗?高新!!”林浩皱起了眉头,悄悄拿起了身后书桌上的刻刀紧攥手中。
    “这个照片,是在一间名叫‘深海’的网吧45号包间的电脑缓存里查到的。”高新静静地吐出了令林浩心惊的话语。
    “‘深海’45号包间?”
    “没错,已经确认是你在前天的去的那个网吧包间了,”高新又将手伸进自己的包中拿出了一个文件夹,“这个,你自己看看吧。”
    林浩小心翼翼地伸手接过高新递过来的文件夹,屏住呼吸翻开了第一页。咦?
    “这篇打印的聊天记录很奇怪吧?名为‘士兵’的和名为‘司令’的两个人的发言时间完全对不上,但是他们发言的内容看来却就像是在对话一样,‘司令’…。想必就是你吧,发言时间是9月26日晚上8点多,而就在这天凌晨你去了‘深海’的网吧,刚好跟这个‘士兵’的发言时间凌晨12点是一致的。”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林浩颤抖着将自己的提问抛出,但是声音已经开始发抖,自己的认知已经完全在高新的话语下崩塌了。高新用那黑夜星辰般幽深的双眸死死盯着林浩闪烁的双眼,那目光能让人沉入地狱的彼岸再也找不到归来之路。
    不要看我。
    “所以,从这点便可以得知…。”
    不要看我,不要用那双眼睛看我。
    “这个全是你自己一个人的自导自演。”
    不,不是的,不要,不要那样看着我,不要看我。
    “所谓的‘司令’,还有‘士兵’,全部都是你自己!”
    随着高新最后一句话音的消失,林浩眼前突然时而一片雪白,时而又是漆黑一片,曾经的世界顷刻间碎成了记忆的碎片,仿佛有什么记忆翻涌而出,如鲜血般的烙印刻在心间。是…这样的吗?那些人。。原来全部…。都是我杀的?我原来就是凶手?是啊,我不是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背包吗?我的身高不是也是180吗?我自己不就是…。凶手吗?我是凶手…我杀了那么多人…怎么办?怎么办?我杀了人了,爸爸妈妈,救救我…。耳边似乎又想起了另一种声音,必须要赎罪,是啊,必须要洗清我的罪孽才行啊!!!林浩一瞬间头脑空白,他目光呆滞地举起自己手中的刻刀向自己的胸口刺去…

    “死了?算了,这倒也很省事了。”恍惚中,仿佛从黄泉碧海之间传来了幽幽的声音,高新看着倒在地上的林浩慢慢裂开了嘴角,爽朗的笑声再次飘荡在空气之中,不过这次却令人感到心底发寒。
    “唔,林浩,虽然迟早会解决你,但是都怪你太聪明,还是说太笨?总之,一个好好的傀儡就这么被我毁掉真是有点可惜了。”高新笑嘻嘻地蹲在林浩的尸体旁,用手抚摸着林浩的脸庞,“呵呵,你真以为自己就是凶手了?让我告诉你吧,其实啊,New Word的真正犯人是我哦!只不过由你之手代劳而已,是不是觉得我的眼睛,很熟悉?当然啊,不盯着我的眼睛我要怎么催眠你啊?不过放心吧,你杀的人都是坏人哦,大家都是应该受到惩罚的,因为要创造出新的世界可不能有那些垃圾的存在啊,哈哈哈哈”狂妄地笑着,此时的高新再也不是那个倜傥风趣的爽朗青年了,而是一个来自黄泉地狱的恶魔使者,他就慢慢站了起来,低下头冷笑着看着林浩,“拜拜,我的小笨蛋,我会去找下一个能为我效命的笨蛋的,呵呵。”
    正当高新走出这个破旧的仓库的时候,突然,他感到自己的后脑勺被什么抵住了。
    “不许动,警察。”
    高新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数名警察,“怎么会?这……”
    一个高个子的警察拿出自己的手机,目光看向了林浩的书桌,书桌上是林浩的手机,但是那个手机虽然是盖着的,但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其实手机并没有被盖上,而是夹了一个挂饰在其中,而这两个手机正在通话中!
    “手机?不可能,林浩明明就被我控制了!”高新尖声质问着警察,试图反驳眼前的事实,但是当他一回过头,瞬间愣住了。
    本来应该已经前往黄泉的林浩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上丝毫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
    “你!!你居然没死?不可能,你中了我的催眠,怎么可能呢!!到底怎么回事啊?”高新歇斯底里地朝着林浩发泄自己的怒火,由于愤怒而使得那张清秀帅气的面容极度扭曲,真的就像是来自地狱的使者一般狰狞可怕。
    “高新…。枉我一直真心当你是朋友,你居然一直催眠我,怪不得我总会觉得有谁的眼睛在看着我,原来就是你!幸好杨警官一直在背后帮助我,不然这次我肯定逃不过。”林浩感激地看了高个警察一眼,然后又看着高新正色道:“自从上次跟你去动漫街,然后晕倒去了医院以后,就遇到了杨警官,你一定还有印象吧?在你回去以后,杨警官又来找过我了,他怀疑你跟红箱子事件有关,我也跟他们讲述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所以我就开始协助他们,而且在那之后我就一直接受心理医生的辅导,已经对你的催眠免疫了。”
    “刚才是演戏?你演技可真不错,你究竟是什么时候察觉到的?”高新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冰冷的双眸怒视着眼前之人。
    “觉察?不,直到今天早上我还是把你当做我的朋友的,直到…刚才你对我说催眠,以及你所说的真相,我才真正意识到…你真的就是幕后黑手。不是吗?那些图片本来就是你的犯罪预告,而且,说到底,你才是真正的‘士兵’吧?为了让我以为我真的自己就是犯人,你才用那种伪造的聊天记录来加深对我的催眠效果的吧?虽然是你指使我的…。。但是真正的犯人就是你!!”
    高新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林浩一眼,并不反驳刚才他所说的,然后他看了看周围一圈的警察,静静垂下头放弃了挣扎,就像一个失了魂魄的人偶一般安静地站在那个地方,等待着末日的审判。
    一旁的高个警察冲他的下属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一个警察就动作迅速地把高新的双手拷上了手铐,将他押解着走出这个像装满水的水桶般的小仓库。
    “呐!”高新突然给押解他的警察说了些什么,然后那个警察点了点头,守在了门外,等到所有警察都走出去以后,走在最后的高新突然停住脚步,然后回头看了林浩一眼,“林浩,我并没有伪造聊天记录。”高新就这么留下了一句神秘莫测的话语消失在了林浩的视线中。
    “我知道。”低语从仓库中传来,随即便随着秋风消散在了空中,无影无踪……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长篇故事]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763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