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凶宅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262阅

    1
    午夜,楼上再次传来‘咚咚’的脚步声,声音很重,像是穿着一双硬硬的皮鞋故意跺着地面,每次听到这个声音,我的脑袋都嗡嗡作响,恨不得就这样失去听觉。
    我把电视的音量放大想要掩盖这噪音,却发现那沉重的脚步声也随之放大,‘咚咚’的声音空旷虚灵,令人毛骨悚然,我按下遥控器减小了电视的音量,楼上的脚步声也渐渐变小了。
    搬进来三天了,没有一天是安静的,就一直听到那诡异的脚步声,虽然是老房子也不止于闹鬼吧?我曾问对门的姐姐打听过,晚上会不会有人去楼上,她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不可理解的答道,‘这么冷的天,谁会去上面?’我只是尴尬的苦笑一声,想要再开口却实在不知道该从何问起了,难道我问她每天午夜你听没听到楼上的脚步声?那这位漂亮的姐姐也只会同我一样苦笑了。
    谁都不会相信,有人会在每天12点以后再楼顶散步半个小时吧?我自己都不相信,所以决定今夜去看个究竟。
    11点50,我悄悄的走了出来,钥匙虽然就放在我的口袋里,但我还是将门敞开着,屋里的灯也全部点亮,这样做也许是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看着通向楼顶的梯子已经生锈掉渣了,应该是很久没有人使用过了,不然怎么会有种一碰就会散架的感觉,可惜了我新买的卡通手套,我小心翼翼的爬到最上面,手用力推了推头上的木门,一阵冷风顺着门缝挤了进来,直接钻进了我的脖领里,仿若一把冰冷的匕首**了我的胸前,我深吸一口气,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已经12点整,我静静的等待着,果然那沉沉的脚步声再次浮现了,‘咚-咚-咚’一脚一脚的跺着,我与楼顶的距离不到半尺,可是那声音却模糊不清不像在家里听的那般清晰,推开头顶上的木门,我的脑袋也随之钻了上去,瑟瑟的寒风卷起地上的尘土吹打在我的脸上,被刮的很痛,楼顶漆黑一片,只有几个坐落无序的太阳能,风声回荡在耳边更像是鬼魂哭泣的哀声,我此时有些迷惑,明明脚步声是在楼顶传来,可我现在处身楼顶却听不到一点点声响,难道……
    我吐着白色的哈气,小心翼翼的缩回到楼道,正在关闭木门的时候,左脚突然被一只手拉了一下,我猛然看去,左脚悬浮在半空,却没见到那只手,我惊慌的喊了一声‘谁啊?’回音在楼道里荡漾几下,感应灯顿时亮了,突然一声巨响继续在楼道中回荡开来。

    “你干什么呢?”原来是对门的姐姐似乎还没有睡觉,带着一个白色的面膜打开了门,这张脸把我的冷汗全部逼了出来,我哆嗦了一下,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我,有点热,去上面透透风,呵呵。”
    “你可真有意思,大半夜不睡觉,跑楼顶吹风去了。”对门姐姐抱着双臂靠在门口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我一步一步走下了生锈的梯子,快步回到了门口拿出了钥匙打开了家门,回头向她尴尬的一笑:“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没事闲的!”她白了我一眼,随手带上了门。
    我关好门后,叹了口长气,突然想到,我是自己是开门进来的,可是我出去时并没有关门,难道是那只手关上了门?或许是对门的姐姐?
    我急忙在走进卧室,没有别人,又在洗手间厨房客厅到处寻找一番,家里只有我自己,没有手之类的诡异东西,我不禁有些慌张了,楼顶的风再大也不会把门关上,而且我并没有听到关门的声音。
    脚步声再次传来,就像在猛力的跺着地板,楼顶并没有木地板,我家反而铺着,我抬起脚狠狠的跺了一下,声音一摸一样,这样清楚的声音既然不是楼顶,会不会就是对门传来的?他们也没有早睡的习惯,我走到门前透过猫眼紧紧的看着对面的门,脚步声依旧在耳边响起,楼道一片漆黑,看不到一点光亮,我习惯的跺了一下脚,感应灯突然亮了起来,楼道里空无一人,只有横在墙上的暖气管子,我的冷汗从汗毛孔里冒了出来,脚步声真实清晰,这么重的声响,感应灯却没有感应,如果是对面传来那透过楼道感应灯也会一直亮着,可是为什么谁都听不到,只有我可以,而且,更像是身临其境……

    2
    “小张,你怎么一点精神都没有,脸色也不好看,瘦了不少啊。”一大早我便来到了当初购买这套老房的房屋中介,徐阿姨看我的样子十分憔悴,黑眼圈都快要侵蚀掉两只眼睛了,不禁有些心疼。
    “自从我搬进去就没有一天睡好觉的。”我的脸委屈的像个苦瓜,一点甜味都没有,皱着眉接过徐阿姨递来的热茶轻轻吹了吹。
    “换了新家不适应吗?”
    “不是,是……”我不知道该如何说起,这种诡异的事情不会有几个人相信的,就算要去证实,他们也不会听得到。
    “呵呵,一个女孩子自己住肯定会害怕,听阿姨的尽快找个男朋友吧,阿姨也给你物色物色。”
    我苦笑一声,继续吹着手中的热茶,试探的问道:“阿姨,那房子以前的房主是做什么的?”
    “哦,是个老头,他老伴很多年前就去世了,一直一个人住,古板的厉害,脾气也古怪,这个小区没人搭理他。”
    “没有儿女吗?”
    “好像有一个女儿,咱也不知道他家的破事,只是听说断绝父女关系了,你想想自己女儿都无法与他沟通更别提外人了。”
    我点了点头,看着漂浮在杯中的茶叶小声的问道:“他喜欢跺脚吗?”
    “什么?”徐阿姨似乎没有听到。
    “他喜欢跺脚吗?”我稍稍放大了声音。
    “跺脚?不知道,他跺他也麻吖,哈哈。”徐阿姨很风趣,笑起来大大咧咧的,做房屋中间就需要这样性格开朗的人,我第一次决定委托她办理的时候也是因为她的风趣,只是今天就算再多的笑话,也不会逗笑我了,随意聊了几句后,我便离开了。
    我也不知道今天来找她有什么目的,我早就知道房主已经去世了,当初就是因为便宜所以才执意要买,要是运气好等到了拆迁,这老房子很有可能变成平米更大的,比起新房子的过户费也便宜了不是一星半点,本以为自己很精明,谁想到却买到了一套一文不值的凶宅。

    几天没有安稳的睡过觉了,天气虽然很冷,但我的状态也是浑浑噩噩的,一点精神没有,楼道很旧更不会有电梯这样方便的设施,只能一步一个台阶的走上去,我气喘吁吁的停在四楼,上气不接下气,弯着腰不禁淡淡的笑了,当初还想着就当是锻炼身体了,可是现在却像一个年近半百的老太太就算勉强的抬起了脚也是颤抖的,扶着贴满广告的墙,坐在了楼地上,脑袋趴在自己的膝盖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喂,你怎么睡在这儿啊?”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我揉揉眼睛,对门姐姐清秀的面孔展现眼中,她依然露出莫名其妙的神情看着我,再次说道:“会感冒的,这多冷啊。”
    “恩,睡着了。”我缓缓站了起来,头依然晕晕的似乎刚才睡的太熟了,身体的冷都叫不醒我了,对门姐姐很不情愿的缠着我,一口气走到了七楼,气喘吁吁的说:“开门吧,回家喝点热水。”
    “恩。”我很感激的笑着,右手摸去口袋然后左手摸去口袋,顿时愣在了原地。
    “怎么了?”对门姐姐再细浮现不解的表情,突然她也惊醒了:“你不会忘记带钥匙了吧?”
    我转过头了尴尬的苦笑着:“恩。好像是,忘了。”
    “你这孩子也太缺心眼了,没事就瞎折腾,折腾的自己半死不活的,算了算了,来我家吧。”她向一个怨妇一样数叨着我,我却一句话都不敢反驳了,因为只有她这根救命稻草了,不仅没带钥匙,钱包也没拿出来……
    “换鞋!”对门姐姐打开了家门,一股浓浓的香味拂面而来,我问得出来这是檀香,没想到她还信佛。
    我换上了拖鞋,脱掉了羽绒大衣挂在衣架上,她家光线很暗,也许是不朝阳的原因,家具虽是现代风格,但是墙壁上贴着很大的佛像,我虽然不认识是哪位菩萨或者佛祖,但是那慈祥的神态却十分亲切,客厅里摆放着十分讲究的佛堂,香炉里的檀香也快要燃尽,佛堂大概有两米左右,供奉着各式各样的铜质佛像,我自然也能认出几位,如来佛祖,观音娘娘,还有弥勒佛,我站在佛堂前心里的惊慌顿时消散,更觉得安心许多。
    “姐,我上柱香行吗?”我问道。
    “诚心。”
    我应了一声,拿起旁边的三只香在手中履平,双手上下持着在旁边荷花形状的蜡烛里点燃,两臂举平闭上了眼睛,祈求一切恶鬼消散怨念,早日去往西方极乐世界。然后双手过头,躬身礼拜三次,将手中三只香小心的插入香炉之中。
    “喝点热水。”对门姐姐递来一杯热乎乎的红茶,我接过来捂在手中,笑嘻嘻的问道:“姐,我还不知道你叫啥呢。”
    “我姓苏,苏玲,你呢。”
    “张玲,嘿嘿,咱俩姓不一样但是名一样,真是有缘。”
    苏玲笑了,两个酒窝凹在嘴角,微微上挑的眼睛,十分迷人,更有种可以魅惑众生的灵气。总觉得她似曾相识,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3
    “你不用上班么?”苏玲抿口红茶,翘起的兰花指格外诱惑,举止也像是古装剧中的大小姐,只是抽烟的样子却像是红尘之中的女子。
    “还没找到工作,我来个城市不久。”
    “哦?家人在这?或者是男朋友?”她疑惑的问。
    “都不是,我没有男朋友,父母很早就离婚了,我跟着妈妈住,我爸他,他有自己的家庭……”
    “所以,你妈妈去世后,你便卖掉了原来的房子,来到了这里,因为这里没有你爸爸的存在,是吗?”我顿时一惊,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她笑嘻嘻的突出一口浓浓的烟,继续说道:“猜的准吗?”
    “太,太准了!”我放下手中的茶杯,坐到离她更进的地方,非常崇拜的看着她,“姐,你是做什么的?”
    “我啊,是吗都不做,就是在家坐着,呵呵。”
    “你是算命的吗?”
    “什么叫算命的,我才不会为了赚钱而泄露天机,那只会让我折阳寿,我还想好好活着呢。”她捻灭了手中的烟头,看了看我刚才上的三只香,眉头突然皱的紧紧的。
    ‘当当当’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一声呼喊:“喂,是你家要开锁吗?”
    苏玲紧忙起身打开了门,没好气的说道:“别瞎开锁,我家有人,是对门。”
    开锁的工人应了一声,在工具箱里拿出专业的工具,在锁眼里拧了几下,防盗门就开了,苏玲阴阳怪气的玩笑着:“做什么开锁的吖,直接做小偷多好,你这身手盗个故宫啥的都没问题吧?”
    “哎,大姐,你可别瞎说,我们可是有职业道德的,做这样的工作派出所都会有备案的,警察都知道我们。”开锁工人抱委屈一样收拾了工具箱,苏玲替我给了他50块钱,他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可见是有点气着了。
    家门敞开着,虽然是白天我的脚却一步也挪不进去,真想就这么关上门一辈子都不开,永远不进去,免得在听到那‘咚咚咚’的脚步声。
    苏玲见我在她家一直没有出来,露出依依不舍的表情却没有一丝的怜悯,说道:“赶紧回家睡觉吧,都成熊毛了。”

    我垂着脑袋换好了鞋,原本几步就能走到我家,可是此时步伐腼腆的想一个小脚老太太,苏玲干脆的说了一句拜拜,便关上了家门,也不知哪来的冷风再次吹打在我的脸上,看着家里熟悉的摆设,却有种陌生的感觉,就算是凶宅也是花了钱买的,也是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进家后看着地下的拖鞋却没有要换上的念头,看着敞开的大门,也没有想要关上的想法,尽管是在自己家里,也想要给自己留条活路,因为自己这几天心情一直处在慌张与恐惧之中,所以只想用一墙之隔来拉近我与救命草的距离,关上了门就会变成两墙之隔了。
    穿着鞋子躺在自己的床上,也没有脱掉一件衣服甚至羽绒大衣,我过着厚厚的棉被闭上了眼睛,可是耳朵也一直没有闭上,有种寻找却又不想找到的念头,那个声音到底还在不在,为什么白天却听不到了,想着想着沉睡了。
    这一觉睡的很香甜,醒过来的时候耳边清楚听到‘咚咚咚’的声音,我缓缓坐起身来,看到大门依然敞开着,心里仿佛有些欣慰,家里的灯只开了客厅的一盏,我起身走到卧室的电门前,打开了灯,突然一个头影在眼前一晃而过,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却看清了那影像的脸上布满了皱纹,我的心被吓的嘭嘭乱跳,一股寒气有背后袭来顿时惊慌不已。
    “苏姐!”我按了对门家的门铃,时不时的回头看向自己的家里,心里的胆怯仿佛被架在案上的猪,只怕眨一下眼睛,自己的肠子就会从刀口流出肚子。
    “恩?还没睡?”苏玲打开了门,脸上的面膜变成了绿色的,比起昨晚的更加慎人。
    没待回答,我急忙换上拖鞋闯进了她家的洗手间,真的憋坏了,在家里犹豫许久也没有勇气打开洗手间的灯,生怕再次看到那张满是皱纹的脸。
    苏玲也没有多问,看了看依旧敞开着的我家,再次紧了紧眉头,她抱着暖水袋渐渐走到了门口,向里面打量着。
    “苏姐,我今天在你家住行吗?”我走出洗手间,可怜巴巴的望着苏玲,本以为她会拒绝,谁知她却非常干脆的点了下头,一脚踹上了我家的门,楼道的感应灯也随之亮了起来。

    8
    第二天一早,单元门口摆设起老人的灵堂,哀乐在小区里回荡,人们露出疑惑的神情看着灵堂里老人的遗照,他女儿跪在灵堂前大声的哭喊着,直到哭的筋疲力尽晕倒在堂前……
    守夜时,他女儿擦拭着老人的相片,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如何也擦不净照片上的泪痕,她哽咽着:“爸,我错了,我真错了,你要是不能原谅我,就带我一起走吧,让我从新进一次孝道,我也活不了多久了,只求你能让你的外孙好好的生活下去……”
    我穿着一身红色大衣站在苏玲家的窗前,朦胧之中看到了老人的影像,那影像渐渐漂浮了起来,空洞的双眼不知何时长出了眼球,他站在女儿的身后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露出了慈祥的笑容,他微笑着漂浮到上空,我满含泪水的眼睛一直望着他飞向了月亮,直到无影无踪……
    那天失眠的夜里,我来到楼下敲开了老人女儿家的门,她开门的时候焦脆的样子更像是已经死去的人,我说出了一切,她的泪水早已淹没了眼眶,她说:“我得到报应了,拿到了那些钱,我就得了和父亲一样的癌症,病痛一直折磨着我,我去了医院,医生说可以治疗,我现在就在治疗中但却不见任何起色,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如果当初我带着父亲去了医院他也许会治好,而像我这种不孝的人就算花再多的钱,也买不回命……”
    回到家后,我看着母亲的遗像,哭了,我把房子委托给了中介,回到了老家,在与母亲一起生活的小区门口摆上了灵堂,‘妈妈,如果当初我也带你去了医院,也许可以治好的会是你,而我这种不孝的人,无论躲去哪里,报应也会跟随着我……’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长篇故事]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764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