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寻宝幽魂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250阅

    序章
    这年头,高中毕业了就意味着人生的重大解放,一个个少男少女们从考场走出来的那一刻,心里就开始盘算着这个漫长的暑假的各种计划,唱K啊、约会啊、聚餐啊等等这些都是小case,三五个人一伙出去旅游,才是大伙真正期待的。这不,正在餐桌上吃着饭的陆小超、王麟、鹿欣和王洁就已经开始商量旅行计划了。然而在他们之中,谁也没有想到,这场本该妙趣横生的旅行,却使他们的人生驶向了另一个终点……
    第一章
    高考结束后的第二天晚上,陆小超正在网上搜索着合适的旅行社,昨晚上经过他们四人一番激烈的争吵,最终将旅行的目的地定在了**。这时,小超的电脑上突然跳出了一个奇怪的窗口,窗口中是一幅奇怪的图案,出于好奇,小超将其保存在了桌面,说来也怪,在保存到桌面的一瞬间,整个浏览器竟然自动退出了,小超再次进入浏览器,打开历史记录,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到刚刚那个奇怪的网页了。“嘿,这真邪门了,好好的网页怎么不见了?难道我的电脑中毒了?”小超自言自语道,“也罢,找不到就找不到了,反正那张奇怪的图片被我保存下来了,我这就来仔细研究研究这张图片。”说着,小超打开了那张图片。图片的底色是土黄色,在某些地方还有些绿色,上面弯弯曲曲的画着一条条灰色的线条,沿着线条看过去,线条通入了一块说不清形状的阴影下面,而在这阴影边上,还有一行奇怪的文字,“天啊,这不是一张藏宝图嘛!”小超这时才恍然大悟,“这一条条的灰线条分明就是路线,而这个线条的终点也许就是宝藏地点吧,不过这行奇怪的文字是什么意思呢?干脆上网百度一下吧。”正当小超准备百度时,桌面右下角闪起了一个小图标,“嘿,是王麟那小子!我怎么把他忘了,他可是精通很多小语种的,与其问度娘,不如问他了。”小超说着打开了王麟的对话框:
    “王麟:‘傻超,在干嘛呢?’
    小超:‘废话少说,我有急事!大急事找你!快帮我翻译一下一个词什么意思!’
    王麟:‘这高考都结束了,你还在这装什么读书人,查什么英语单词啊!’
    小超:‘废话,要是英语单词我还用得着问你嘛。这似乎是个小语种的文字,具体什么意思就靠你了’
    王麟:‘这时候想起我来了,怎么样,承认我比你牛逼了吧?’
    小超:‘是是是,你牛逼,你厉害,快帮我翻译出来!’
    王麟:‘你急什么,我虽然精通小语种,但又不表示我看一个文字就能翻译的出来,不还是得查字典嘛,等我明天白天有空再帮你翻译!’
    小超:‘你丫的给我速度点!我有预感,这个文字翻译出来是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大秘密!’
    王麟:‘哎哟,说的倒是神乎其神的,快发来给我看看’”
    于是,陆小超把刚刚在电脑上发生的奇怪事件连同那张神秘的藏宝图全部告诉了王麟。王麟一听是藏宝图顿时来了兴致,连夜翻遍了家中大大小小的小语种字典,终于查出了那个奇怪文字的意思。
    “王麟:‘小超,我查到那个文字的意思了!’
    小超:‘我就说你最牛逼嘛!快说什么意思!’
    王麟:‘这行文字是阿拉伯语的源头,也就是传说中的古语言闪米特语。’
    小超:‘你丫的别给我整这些,我只想知道它表达的意思!’
    王麟:‘你别急呀,要想理解这个文字的意思,必须理解它的历史。’
    小超:‘快说!快说!’
    王麟:‘阿拉伯语源自古语言闪米特语,公元5世纪前后,在北方方言的基础上形成了统一的阿拉伯语文学语言。公元6世纪开始便有古阿拉伯语的文献,7世纪随着伊斯兰教和阿拉伯帝国的兴起,及阿拉伯人和伊斯兰教传入其他国家,阿拉伯语完全取代了伊拉克、叙利亚、埃及和北非从前使用的语言。
    小超:‘你复制粘贴的本事挺厉害的嘛。这些东西我自己也能百度到,别跟我说这些东西!’
    王麟:‘好!那我就长话短说,其实很简单,闪米特语发展成了阿拉伯语,而阿拉伯语又被多钟语言吸收成为了自己的语言,比如波斯语、土耳其语等等。像我国维吾尔族的语言也在采用这种字母拼写。’
    小超:‘so……’
    王麟:‘因此按照不同的预言翻译出来的单词意思是不同的!’
    小超:‘额……那这藏宝图到底是哪个国家的?’
    王麟:‘不过我利用了枚举法,列出了所有的可能性,最终总结了这个单词的意思有三个!’
    小超:‘哪三个?’
    王麟:‘第一是按照阿拉伯语的拼写,意思是永生的;第二是按照维吾尔族语言拼写,意思是宝藏。’
    小超:‘嘿嘿,那肯定就是宝藏的意思啦!我猜的果然没错,果然这是一张藏宝图’
    王麟:‘别急,还有第三个意思呢!’
    小超:‘快说是啥!’
    王麟:‘它的第三个意思是按照古语闪米特语拼写,但虽然有这个词,却始终查不出它的意思。’
    小超:‘额……好吧,竟然还有这种词。’
    王麟:‘是啊,毕竟闪米特语是古语言了,现在早就失传了,能查处这个词已经很不容易了,更别说翻译了。’
    小超:‘哈哈,好吧,那咱们也别管它的意思了,既然维吾尔族语言的意思是宝藏,那咱们这次暑假的旅行不如就来个刺激的,咱们去寻宝吧!’
    王麟:‘这个不太好吧,你这张藏宝图来历不明的,冒冒失失地去寻宝,我总觉得有些危险。’
    小超:‘你懂啥,自古以来,多少藏宝图不都是来历不明的嘛,最终只有那些敢于去尝试的人才能获得珍宝,反正咱们也要去旅行,你不是一直吵着要自驾游嘛,这回去寻宝,肯定没有旅行团啊,正好自驾游!’
    王麟:‘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我总感觉这件事有点危险,而且父母要是知道我们去寻宝,肯定不同意,再说了,你光有这张藏宝图也没用啊,你又不知道它画的是什么地方。’
    小超:‘这就不劳您操心了,我有个小学同学的爸爸在地质局工作,找他帮忙肯定能查处这张藏宝图的准确地址,到时候我们只要跟父母说我们去那里旅行不就行了。’
    王麟:‘嗯,你这套理由倒是不错,那这张藏宝图的准确位置就靠你小学同学的爸爸啦。’
    小超:‘嘿嘿,那是必须的,不过接下来有件事还得麻烦你。’
    王麟:‘啥事?’
    小超:‘鹿欣和王洁那里就拜托你来通知和解释了,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煽动她们俩参加这次寻宝。’
    王麟:‘怎么又是我?’
    小超:‘哎呀你懂的,我和鹿欣有些那啥,不方便,反正你通知一个也是通知,通知两个也是通知,所以买一送一,她们俩都交给你了!’
    王麟:‘好吧好吧。那藏宝图那里就交给你了。’
    小超:‘OK!OK!就这样!记住,这件事千万要保密啊!’
    王麟:‘那必须的!’”
    就这样,小超联系了他的小学同学,而王麟开始了煽动鹿欣和王洁寻宝的计划。其这时候两人收手,还是来得及扭转局面的,偏偏小超一心想着去寻宝探险,也许这一行,是一趟不归路。

    第二章
    一切似乎比想象中的顺利很多,小超在他小学同学爸爸的帮助下顺利的查到了藏宝图所指示的地点——新疆H市附近的一个小镇。而王麟那里也成功的煽动了鹿欣和王洁,当这两个姑娘听说是去寻宝时,激动的都快去拆楼房了,果然女人都是见钱眼开的物种。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在收到神秘藏宝图的第三天早上,陆小超、王麟、鹿欣、王洁四人各背着一个大大的旅行包出现在了南**的火车站上。
    “陆小超,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去新疆那么远的地方你竟然坐火车!难道不能坐飞机嘛?”鹿欣又开始对着小超大呼小叫了,“你丫的懂什么?你想想我们的包里都装着些什么东西,你丫的敢背着这些东西上飞机?到时候过安检不直接给你扣下来送到警察局都算抬举你的了!”小超反驳道,“谁让你在南**就把这些装备全买好了?你不能等到了新疆再买么?”鹿欣振振有词的问道,“废话!你丫的会说新疆语?新疆那地方本来就够乱的,你冒冒失失地去那里买一些铁锹、铲子之类的东西,别人肯定觉得奇怪!”小超再次反驳,这时王麟突然走到小超身边耳语道:“铁锹和铲子是同一种东西。”“额……”小超顿时语塞了,“好啦好啦,你们两个欢喜冤家就别吵了,大家开开心心地出来,管这是寻宝还是什么,当成旅行不就行了嘛。”王洁最怕看到小超和鹿欣吵起来,因为他们两要是一吵架,整个旅行都是闷声闷气的,所以趁着鹿欣还没说话,就赶忙上来打了圆场,“哼!好女不跟男斗!”鹿欣说完就挽着王洁的胳臂向候车大厅走去,“切!就你这样还算女人!你这样要是……”小超还不死心,继续朝着鹿欣吼道,“你给我闭嘴!你们两个就不能好好说话嘛,三句话不合就开始吵,整天吵来吵去烦不烦,你是个男人,就不能让着点她嘛!”王麟打断了小超的话,“好好好,我知道啦,我让着她就是啦,咱们男人有气量,不跟她一般见识哈!来来来,我们快去候车大厅吧!”说完,小超便向候车大厅走去,王麟看着前方小超的背影,嘴角似乎扬起了一丝匪夷所思的笑,但这表情转瞬即逝,而后便也向候车大厅走去。
    陆小超他们此次寻宝之旅的行程是首先从南**坐41个小时的火车去新疆的乌鲁木齐,接着在乌鲁木齐转车去博乐市,到了博乐市之后再坐固定的班车前往H市,而到了H市之后的行程暂未知晓,因为H市在新疆是一个很少被别人知道的城市,在地图上也基本上查不到这个城市,所以如何从H市去那个小镇目前还是个未知数,幸亏小超的小学同学的爸爸是在地质局工作,要不然估计找死也找不到这个H市。
    刚上火车的时候大伙还很兴奋,在座位玩着各种桌游,什么三国杀、英雄杀、海贼杀、狼人杀等等,翻来覆去玩了七八遍都不止,后来小超他们发现狼人杀人太少不好玩,又叫来了旁边四个不认识的大叔一起参加,就这样过了差不多四五个小时,大家都累了,在火车上简单的吃了点东西,便躺在火车的卧铺上睡觉了。等他们四人从床上饿醒,火车外已经一片漆黑了,王麟看了看手表,晚上9点半了,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在火车上待了差不多12个小时了,大家又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便坐在下铺的位子上各自玩着各自的手机。
    突然,陆小超大叫一声,大伙忙问他怎么了,小超哭丧着脸说:“我的iPhone没电了……”“滚!”其他三人异口同声地骂道,
    “怎么办啊?iPhone没电我就发不了微博了!iPhone没电我就拍不了照片了!iPhone没电我就上不了**了!怎么办?怎么办?”
    “老天,你竟然还发微博?你是怕别人不知道你此行的目的吗?”王洁反问道,
    “不是啊,我对外都说我去新疆旅行了,怎么能不拍些照片发些微博表示表示呐。”小超回答,
    “你少发几天微博又没啥关系咯,现在也没法充电,我看你啊就老老实实的上床睡觉吧,等到了乌鲁木齐地我们再找旅馆充电吧。”
    “可是……关于这次旅行的所有方案路线以及那张地图我全部都存在手机上了,如果手机没电,我们到了乌鲁木齐也只能两眼一抹黑了。”
    “什么?这种东西你怎么不打印出来带在身上呢?”鹿欣听见小超上句说的话,顿时气不打一出来。
    “我还不是怕被别人发现吗,而且我想iPhone的功能不就是彻底解放纸张的时代嘛。”小超觉得自己说的似乎很有道理。
    “我去!你少在这里找借口了!现在好了,纸张时代确实解放了,可是迎来了没电的时代了!”
    小超心想:看来这次真的阴沟里帆船了,好不容易整理的详细的旅行方案在第一站还没到就泡汤了。
    这时,王麟说话了:“咳咳,所以说幸好我早有了准备,我也准备了一份详细的旅行方案,并且我这份是打印出来的。”
    王麟的这句话似乎有了兴奋剂的作用,小超、鹿欣、王洁都抬起头来盯着他看,王麟微微一笑,故作神秘的拿出了包中夹层里装着的一叠白纸,打开后展示在大伙面前。

    “哈哈,我就说还是王麟你最靠谱,关键时刻还是得靠你!”王洁边说边从王麟手中拿过旅行方案,而鹿欣也激动的凑过去看着。王麟将剩下的一张纸交到小超手里,小超一看是那张藏宝图,赶紧叠好收在怀里,紧张的对王麟说:“这东西你也能打印?万一被别人发现了我们的计划不就泡汤了?”
    “怕什么呀,我这张地图是在我家的打印机里打印的,没有给外人看见,而且打印好后我就藏在包中的夹层里,根本不会让别人知道的嘛!”王麟说完便从小超手里拿回了藏宝图,然后放进了包里。
    鹿欣和王洁两人在一旁看着旅行方案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什么,小超出于好奇凑过去拿起了旅行方案看着,顿时有些疑惑的问王麟:“王麟,你的这份旅行方案怎么和我的那么像?”
    “嗯?是嘛?这个可能是英雄所见略同嘛。我也是在百度上搜索整理出来的呀。”王麟回答。
    “可是包括这车次、路线、旅馆地址什么的都和我的一模一样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小超越发感觉疑惑了。
    “咱俩是好兄弟,在一起这么久了肯定有心电感应嘛,所以你想的也正是我所想的啦!”王麟说完便拍了拍小超的肩膀。
    “你别骗我了!什么心电感应啊,你是不是偷偷潜入了我的电脑里偷看了我的旅行方案?”小超说完便甩开了王麟的手。
    “喂,陆小超,不就是份旅行计划嘛,何必那么较真,好朋友之间犯得着用偷这个字嘛?”王洁又一次充当了老好人的角色。
    “这不一样!我在这份方案中还计划了……”小超说了一半又转口说道,“总之,这份方案是我精心为大家准备的,我想给大家一个惊喜的!”
    “好吧,既然你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我就告诉你吧。”王麟一本正经的说道。鹿欣和王洁吃惊的看着王麟,心想难不成真的是王麟潜入了小超的电脑?
    “我知道你想为大家精心准备一次旅行方案,你想我也想,所以我在指定旅行方案的时候专门从你的角度出发,按照你的习惯指定了这个方案,当时制作的时候我还在想,要是小超发现了这次的方案如此合他的胃口,会不会很兴奋呢?可是我没想到的是,我真是太了解你了,制定出来的方案竟然真的和你的一样,实在是不好意思。”王麟说道,这时轮到小超尴尬了,他不曾想到自己的朋友原来如此的照顾他,而他还竟然错怪了自己的朋友,一时之间,小超又沉默了。
    “哇,王麟你真是小超的好基友啊,竟然如此的了解!小超你看看你,把好心当驴肝肺,竟然还说是王麟偷你的方案。”鹿欣数落着小超,
    “好啦小欣,你也少说两句啦,小超现在心里肯定也听内疚的,大家都是朋友,就把不愉快的事情翻过去吧,好在现在旅行的方案也有了,一切都安排的稳稳当当的,大家都睡觉去吧,睡一觉什么事都没了。”王洁害怕鹿欣一再的数落小超最后使得两人又吵起来,赶紧打断了她的话。
    之后的事情也算一切太平,大家各自上了床睡觉,等到第二天早上醒来,四个人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开开心心的玩起来。就这样四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渡过了漫长的火车上的时间,在上车后的第三天凌晨四点,火车成功抵达新疆的乌鲁木齐。

    第三章
    小超一行四人下了火车之后直奔的第一个地点便是旅馆。根据王麟的旅行方案,他们很快在火车站旁边找到了一间价廉物美的旅馆,虽说不是非常的豪华,但对于已经在火车上睡上下铺睡的要吐的小超来说,这已经是人间天堂了,最主要的是这间旅馆24小时供应热水,这也是小超选择旅馆的第一个标准。
    进了旅馆以后,办理完相关的入住手续,很快他们便拿到了房卡,一路上的舟车劳顿使他们都累坏了,大家洗完澡便各自上床睡觉了。临睡前,小超打开了充上电的手机,打开了自己的旅行方案,发现其实自己的方案和王麟的方案还是有些不同的,看来自己真的是想多了,于是关了手机,很快也入睡了。在大家休息完毕之后,一行四人稍作整理便从乌鲁木齐转车前往博乐市。
    大约又过了六七个小时,长途汽车终于到达了博乐市。博乐市位于新疆的西北部,这里的气候与小超他们生活的江南地带有很大的不同,从地图上看,几乎压着中国的国界线了,所以发展的也并不是非常的迅速,经济条件不是非常好,想找间符合小超标准的的旅馆也根本找不到,因此在旅行方案中也没有在博乐市停留的计划,所以即便大伙都已经累的和狗一样了,还是选择了趁早坐上去H市的班车,打算到了H市再一边休息一边计划下一步的行程。
    通往H市的班车很少,一天只有一辆,上了车后才发现,车上非常破旧,似乎很久没有人乘坐了,开车的司机是一个长的不错的帅小伙,应该和小超的年龄相差不太大,小超试着和他搭讪,可司机似乎听不懂汉语,两人沟通起来非常困难,小超所幸不再与司机说话,一个人又低头玩起了手机。王麟一个人坐在车上听歌,眼睛一直盯着车窗外,似乎在想着什么。而王洁和鹿欣两个人也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头靠着头又睡着了。
    当夜幕降临时,班车抵达了传说中的H市。如果说博乐市已经几乎压着国界线,那么H市几乎就是在国界线上的城市,但与其说它是城市,不如说它是小镇了。小超四人站在破旧的站台上望着远去的那列班车,身旁只有一根古老的路灯亮着昏黄的灯光。
    “这就是H市?也太坑爹了吧?”小超感叹道,“是啊,大晚上的路上一个人都没有,而且方圆百里似乎都没啥路灯,这让我们怎么走。”鹿欣也非常无语的说道,“咱们根据旅行方案下一步应该去哪里?”王洁问,“之前在火车上不都跟你说了嘛,我最多只能在网上查到H市这个地方,H市详细的情况根本不知道。”小超回答,“什么?那难道今晚我们就要露宿街头?还是这么破旧的一个地方?”鹿欣非常吃惊的问道。
    “这倒不必!”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回答了鹿欣的话,四人被吓了一条,赶紧转头向声音的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昏黄的路灯下站着一个身材苗条的女人,女人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她的脸因为光线原因看不清楚,但就论这身材,也一定是个背影杀手。“几位是刚下班车的客人吧?听几位的口音似乎来自江南一带,不知来到我们这个小地方有何贵干啊?”女人一边说一边向小超他们走来,
    “啊!姐姐你好,我们是从南**来的学生,学校让我们来这里搜集有关的历史资料,准备回去做演讲的。”小超随口编了个谎回答,
    “你叫我姐姐?我真的有那么年轻么?”女人说完笑了笑,
    “是啊,姐姐看上去不过才二十出头呢。”小超回答,
    “呵呵”女人又笑了,“小弟弟你的嘴真会说话呀,其实我今年都快三十了。”
    “什么?都快奔三了?为什么这么年轻?”鹿欣看着面前这个体态婀娜的女人小声嘀咕道,
    “不过既然你叫我姐姐,那我还是非常喜欢这个称呼的,这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这小地方也没什么好的旅馆,若是四位不嫌弃就去我家住吧。”女人说完又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这怎么好意思呢。”小超说完立刻转过脸对其余三人说,“走吧!”
    于是,小超四人跟着这个女人向远处的一幢建筑物走去。这期间通过交谈,小超了解到这个女人名叫泰维斯亚,是维吾尔族人,丈夫去乌鲁木齐工作了,很少回家,家里有一个十四岁的儿子和一个快八十岁的婆婆。因为家中人少,房子又大,泰维斯亚为了减轻丈夫在外的工作压力,经常去车站接一些远道而来的外地人来家里住下,这样多少也能赚一些房费贴补家用。

    很快小超他们便来到了泰维斯亚的家门口,屋子的建筑风格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泰维斯亚简单的收拾收拾后便让小超他们住下了。小超和王麟的房间在二楼,隔壁住着的是泰维斯亚的儿子,王洁和鹿欣住三楼,隔壁都是空着的客房。当小超问有没有热水洗澡时,泰维斯亚无奈的摇了摇头,小超只好回到房间简单的洗漱了。
    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小超打开门发现是王洁和鹿欣,王洁手里拿着一台拍立得相机笑嘻嘻的看着小超,“你从哪里弄来的相机?”小超问。
    “泰维斯亚姐姐的呀,她知道很多来这里的人都喜欢拍照,但是这附近又没有照片冲洗店,所以就专门买了这个放家里供客人们拍照留念。”王洁回答,
    “大晚上的拍什么照呀,再说我刚刚洗过脸,双眼皮胶都洗掉了,现在大小眼,拍照不好看!”小超说完又拿出了手机照了照自己的左右眼,
    “哎呀,就拍一张嘛,拍一张留作纪念呗,而且我看这院子里的光线还是挺好的,晚上拍照多有意境啊。”王洁还是不死心,
    “要拍明天早上拍,反正我现在不会去拍的!”
    “小超,你就顺着王洁一次呗,咱们拍一张吧,到时候你稍微侧点脸,不就看不出你的大小眼了嘛。”王麟上前劝道,
    “是啊是啊,而且我们拍的是远景,不仔细看看不见你的大小眼的呀,放心吧!再说了,我都和泰维斯亚姐姐说好了,她正在院子里等着咱们呢。”王洁说完便拉着小超向楼下走去,小超没办法,只好跟着他们来到了院子里。
    泰维斯亚从王洁手里拿过照相机,等小超摆好了造型,“喀嚓”一声拍出了这张照片,没等多久,照片上便浮现出了他们四个人歪瓜裂枣的表情。小超看了看照片,感觉还算满意,把照片还给了王洁,便和王麟回房睡觉了。
    这一觉睡的真舒服,连一向不睡懒觉的王麟都睡到差不多12点才起床。大伙洗漱完毕来到一楼餐厅的时,发现泰维斯亚已经为他们准备好香喷喷的饭菜。不过这些菜似乎都是羊肉,真可谓羊肉全席。
    大伙饱餐一顿后,便向泰维斯亚打听起了H市附近的小镇,泰维斯亚一听便疑惑了,告诉他们H市附近并没有什么小镇,因为H市已经在国界线上了,要是还有什么小镇,那估计都要出国了。这下轮到小超他们犯难了,四人随便敷衍了泰维斯亚几句便回到了小超和王麟的房间,开始了他们的讨论。
    “喂,小超,这是怎么回事,连泰维斯亚姐姐都不知道这附近有小镇,你那同学怎么说藏宝图的地址是在H市附近的小镇的?”鹿欣问道,“我就是把那张藏宝图上的路线还有奇怪的单词全部P掉之后发给了我的同学,让他帮我查找这是中国的什么地方。”小超回答,“后来我同学的爸爸通过很多地图的对比研究得出了这个位置就是H市附近的小镇啊。”
    “天啊,那万一你同学的爸爸弄错了,那我们不就白来一趟了。”鹿欣有些丧气了。
    “这倒不会。”王麟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了那张藏宝图,“因为后来根据我对藏宝图的研究,发现了这个,你们看。”只间王麟手指着藏宝图边上一行很不起眼的数字,似乎是个年份。
    “1912?难道是说这张藏宝图是民国的?”小超问,
    “不,这还不可以妄加定论,只能说明一种可能,也许这个小镇在1912年的时候还存在,只是现在不在了。”王麟回答,
    “所以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泰维斯亚不知道这附近有小镇了。”王洁跟了一句,
    “是的,所以我们应该去问泰维斯亚的婆婆,她说不定知道那个小镇的一些事情。”王麟又说,
    “但是我们总得想一个合适的理由吧,万一被别人发现了我们的此行的目的,这人生地不熟,万一把我们杀了怎么办?”小超又开始了杞人忧天,
    “你当初不是对泰维斯亚说我们是来搜集H市的历史资料的嘛,历史这种东西要问老人才有用呀,这不正好顺水推舟了嘛。”鹿欣说道,
    “你不说我都快忘了我当初撒的这个谎了,幸好你提醒了我。”
    “你这人真是撒谎都不带过脑子的,真是谎话大王呀。”
    “嘿嘿!承让承让!”小超说完调皮的笑了笑。
    “好了,那我们就赶快开始行动吧,去问问泰维斯亚的婆婆吧。”王麟说完又收起了藏宝图。
    于是,四个人带上笔记本向泰维斯亚婆婆的房间走去。然而就在他们下楼的时候,一个神秘的身影偷偷的走进了小超和王麟的房间。

    第四章
    原本以为从泰维斯亚的婆婆那里打探消息很容易,毕竟有鹿欣和王洁这两个一个会卖萌一个会耍宝的姑娘,一般的老年人都对抵挡不了她们。可是,泰维斯亚的婆婆不会汉语,小超四人指手画脚的折腾了半天,老太太还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于是王麟找来了泰维斯亚做翻译,这才解决了语言上的困难。
    果然历史这东西还是问老年人好,老年人自己本身就是一本历史书,老太太告诉小超他们,H市附近是不可能再有别的小镇了,因此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要找的小镇其实就是H市。因为在很多很多年以前,老H市位于现在的H市东边,后来因为战乱,老H市已经一片废墟,而那些老H市的难民逃到了一个叫天羽镇的小镇子里避难,为了重建家园,他们将天羽镇完全按照老H市的格局来建造,后来久而久之,天羽镇也就改名为新的H市,也就是小超他们现在所在的城市。不过这些东西也是老太太小时候听长辈们说的,具体是真是假,如今也无从考证了。小超听后在一边非常的激动,握着老太太的手说:“老奶奶,我们从大老远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寻找这段失去的历史啊!你这一番话对于你来说是一小步,但对于整个人类历史而言是一个巨大的飞跃啊!”泰维斯亚对于小超这番行为非常惊讶,竟然忘了帮忙翻译,老太太看见小超这样,吓得差点晕过去。
    了解到了这样一段历史,小超四人非常兴奋,因为这样结果已经很显而易见了,他们现在所在的城市就是藏宝图指示的地点,只要根据藏宝图的路线,就可以很容易找到宝藏地点了。于是四人从老太太房间里出来就各自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收拾装备,准备根据藏宝图上的路线,到城区里逛逛,以此来确定宝藏的地点。
    王洁和鹿欣正在房间里整理着装备,突然,王洁大叫一声跌坐在地上,她的手指着昨晚拍的照片颤抖不已,鹿欣赶忙问她怎么了,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鹿欣看后也是一声大叫,闻声赶来的小超和王麟打开了房门,看见两个姑娘坐在地上吓得都快哭了,“你们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小超一边扶起鹿欣一边问道,“照……照片……”鹿欣吓得艰难的从嘴里挤出两个字,小超觉得莫名其妙的向照片看去,只见昨晚四个人的合影中消失了一个人,而消失的那个人正是王洁!“老天!这算什么事?你们就因为一张照片吓成这样?”小超满脸惊讶的问,“我……。我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今早……起来告诉了小欣,没……没想到这一切竟然……竟然是真的!”王洁断断续续的说道,小欣在一旁连连点头,王麟给王洁倒了杯热水,让她稳定一下情绪以后再慢慢说到底是什么梦,王洁喝了口热水,开始讲述起了昨天的梦境:
    “昨晚我梦见自己身处一片荒凉至极的小镇上,似乎就是我们在寻宝的旅途上,只是你们都不见了,于是我沿着小镇的石子路向镇子里走着,希望能找打你们的踪影。走着走着,我来到了一幢奇怪的建筑物前面,建筑物门口站了个哑巴,一直‘阿巴阿巴’的对我说着些什么,我停下来望着他,他好像很紧张,不停地挥着手,好像是让我赶快离开这里,我和他僵持了好久,忽然,从建筑物里走出一个老人,老人披着大大的斗篷,看不见他的脸,老人一出来,哑巴就吓的跪了下来,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然后老人看着我,虽然我看不见他的脸,但我能感觉此时他在盯着我看,之后老人说话了:‘小姑娘,你快走吧,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我回答:‘我只是来找我的朋友,我和他们一起出来,然后他们就不见了。’老人又说:‘你找不到他们的,还是快走吧!’‘你怎么知道我找不到他们?是不是你把他们抓起来了?’我反问道,‘哼!既然你不听我的话,那我就随便你了。我只能告诉你,你们这一趟旅行是条不归路,如果你执意去寻找那样东西的话,最后必须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老人的语气里有些火了,‘你到底是谁?什么执意寻找?什么惨痛的代价?’我有点害怕了,虽然想假装语气很强硬,可明显底气不足了,‘代价就是被我带到另一个世界去!每当我带走一个人之前,就会抹除他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印记!’说完,那老人就消失了,但在地上留下了一张照片,就是我们四人的合影照片,只是照片上只剩我一个人了……”
    “小洁醒后就把这个梦告诉了我,于是我看了看我们的合影,还是昨晚的样子,就安慰她说一定是平时恐怖小说看多了,今天出来寻宝肯定会产生联想的。但是……但是没想到现在照片上真的少了一个人……而这个人还是她自己……”鹿欣说完又差点哭了,王麟赶紧走过去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让她别哭了,此时小超正仔细地看着那张照片,若有所思地想着什么。忽然眼前一亮,转身说道:“王洁、鹿欣你们俩别害怕,这不过就是个梦嘛,没必要当真!”
    “可是……可是梦境成了现实啊!”王洁回答,
    “不,这个梦没有成为现实,而是有人知道你的梦之后,故意依据梦中的情节重新PS了这张照片!”小超举起手中的照片非常自信的说,

    转眼间一年过去了,鹿欣此时已经是南**艺术大学的大一学生了。一天在学校上课,她突然接到了警察局打来的电话,说是有重要的东西要转交给她。鹿欣带着一肚子的疑惑来到警察局,警察递给了她一个很奇怪的信封,打开信封,里面出现了一行行熟悉的字迹:
    鹿欣:
    我是王麟,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你一定很想知道整个事情的真相,可是我没脸回来见你们,于是只能通过这封信,告诉你真相。
    在寻宝之前,我真的不知道我的身份是艾尼族的后裔,只是小超发来藏宝图时碰巧被我爸看见,我爸猛然间联想到这很可能是那个神秘的考古队的阴谋,他们依然死心不改的想来夺得法器,于是我爸便将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我,并让我参与这次寻宝,然后顺藤摸瓜,查清事情的真相。
    我之所以不告诉你们宝藏上诅咒,是因为我也害怕小超这张不明不白的寻宝图正是考古队的阴谋,我也不确定你们是不是真的和考古队没有关系,万一告诉了你们,肯定会终止这次寻宝计划,那么我就没法查清真相了。
    也是那一晚,我偷偷的潜入了小超的电脑,想从他那里发现点什么,可是没有任何奇怪的东西,只找到了这次寻宝的方案,我便保存了下来。后来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了。
    直到那一天,我根据穆拉帝力指引我的路线来到了H市里的一个小山坡,因为某种巧合,我触碰了机关,来到了一个刻满了壁画的山洞里,我原以为这就是艾尼克的墓冢,可后来才发现,这只是他的虚冢,真正的陵墓其实还在地下。
    后来我打开了另一个机关,却导致了整个山洞开始坍塌,我原来准备逃出山洞,可不知道是谁割断了我通道地面上的绳子。正当我绝望的时候,神奇的事情出现了,在我的面前竟然出现了通往下一层的洞口。当时我想都没想的就跳了进去,最后竟然落入了水中。等我爬上岸的时候,我看见了艾尼克真正的陵墓。
    我不知道该如何用文字去形容面前的这座陵墓,这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神奇的陵墓了,它庞大、华丽、庄严、唯美,是现在国内外任何一座陵墓都无法比拟的。我打开了陵墓的大门,走了进去,里面的景象更是让我叹为观止。同时我也发现了楼兰古国消失的真正秘密,找到了传说中艾尼族祭祀用的法器。
    可是当我刚刚触碰到法器的时候,一股神秘力量让我昏厥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山脚下。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从艾尼克的墓冢里出来的,我凭借着记忆来到天羽庙的时候,却发现那里已经被查封了,我又来到泰维斯亚的房子那里,却发现那里已经换了主人。通过交谈,我才知道你们都被警方带走了,法院也公开审判了这个案子。
    那时候的我,好害怕坐牢,不敢回去面对法院的审判,心想反正法院因为我的失踪没有追究我的刑事责任,不如就这样在H市偷偷地混过去吧。
    可我渐渐的发现我的身体正在快速的老化,我的一天相当于别人的十几天,如此之快新陈代谢速度使我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或许这就是艾尼克的诅咒吧。
    人到老的时候,便会开始回忆自己的一生,可我的脑海里浮现的全是和你们在一起的高中三年的回忆,感谢你们出现在我生命中最美的年华里,我一直到现在都还把你们当作一辈子的朋友,所以最后我写下了这封信,放在我的房间里,相信等我死了之后,肯定有人能发现并转交给你吧?
    王麟
    鹿欣看到这里,不由得在警察局里痛哭出来,警察赶忙上前稳定住她的情绪。待鹿欣情绪稳定后,又做了相关的笔录……
    后来,政府也派人前往了H市去寻找艾尼克的墓冢,可是一直都没有结果……
    (剧终)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