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幽冥来信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270阅

    1、新邻居
    我是一个邮递员。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骑着那台绿色二八自行车,在分担区内挨家挨户送信、送杂志、送报纸。工作虽然枯燥,但相对还比较自由。
    这天下班,我慢悠悠地住家走。到了三号楼,从楼里传出的香味让我倍加饥饿。我加快脚步上了楼,楼道里不知哪家做的小鸡炖蘑菇,香味四溢。
    我掏出钥匙开门时,身后传来开门声,回头一看,从201那间许久没人住的房子里,走出来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
    老太太说:“小伙子,我是新搬来的,家里的抽油烟机不太好使,你能来帮忙看看吗?”
    新邻居开口,再加上是个老人家,当然义不容辞,我痛快地答应了。老太太热情地招呼我进了她家。
    所幸我对电器还懂一些,抽油烟机的小毛病被我三两下就搞定了。老太太非要留我吃饭,我客气了几句,半推半就地答应下来。
    饭桌上,老太太端上来一盆菜,止是小鸡炖蘑菇。那小鸡炖蘑菇软烂香浓,馋得我口中顿时分泌了人量唾液。
    老太太上完菜转身走向了内室,我正奇怪,却看她搀着一个哆哆嗦嗦的老头走出来。
    “这是我老伴,姓王。”老太太解释道。
    “王大爷……怎么了?”
    “他很久以前就得了脑血栓。”王大娘神情有些黯淡。
    吃完饭我就回家了,走之前王大娘热情地邀请我再去她家玩。我既为王大爷感到惋惜,义为有这样的邻居而高兴。城市里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太淡薄了,就算住得近在咫尺,却可以一辈子互不相识。

    2、遭遇神婆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和王大娘渐渐熟络起来。她对王人爷很好,每天早上都会搀着他到小区花园里晒太阳,然后回家忙完家务再将王大爷搀回去。除了那短暂的两小时,他们几乎形影不离。
    我对王大娘的举动有些不解,因为我知道脑血栓患者多运动对病情更好。王大娘说,王大爷不仅是脑血栓,他的视力和听力也都衰竭了。
    我发现异常,只是一个偶然。
    那天我忙到很晚才回家。到了楼下,正看到一个老太太仰着头瞅着二楼。看那方位,她瞅的应该是王大娘家。她看得很认真,眉头都拢了起来。接着,她的眼睛又瞟向了我家。
    我心中顿时不快,就算是乱瞅不犯法,但是自己家被人这样看着总感觉别扭。
    “你看什么呢?”我气哼哼道。
    老太太转过头来,我一看,认识,她是和我同一个单元四楼的住户。听说她早年是在农村跳大神的,还有些名气,后来她儿子在城里买了房子,就把她接过来同住了。
    我向来不相信怪力乱神之类,所以我更加不喜欢这个装神弄鬼的老太太。
    神婆慢吞吞地扭过头,冲我一笑。
    那笑就像是扯线木偶的笑,只是僵硬地牵动了一下嘴角,那时我看见,她的眼神里分明隐藏了什么。
    第二次看见神婆也是黄昏。她还是站在那个位置,定定地瞅着王大娘家,之后又看向我家。于是我心头火起,站在她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神婆这次没走,她牵动嘴角笑了一下,说道:“你住二楼?”
    “嗯!”我愣愣地看着她。
    “那地方不好啊。”她又转身走了。
    我愤怒地喊道:“你什么意思?”
    她没理我。我的心被神婆弄得起了疙瘩。
    我每天还像以前一样送信,偶尔去王大娘家串门,但是我心中总回旋着那句话,她说的到底是我家还是王大娘家?
    第三次相遇还是在楼下,神婆慢吞吞地走着。我劈头就问:“你那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今天必须说清楚!”
    神婆笑了,仍然像扯线木偶一般地笑,她用一种很神秘的语气跟我说:“他们家……有东两。”
    神婆所指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我心中拼命地为她这句话寻找各种解释,但是我明白,神婆所说的东西,只有一个解释。
    从那天起,我不由自主地开始观察王大娘:一有空闲我就站在阳台上盯着他们家的阳台看,夜里我会把耳朵贴在墙上,尽管什么都听不到。我下班的时候会站在楼下看他们家的窗子。上他们家吃饭的机会更不会错过。
    但是我什么都没发现。王大娘还是那个和蔼热情的王人娘,她偶尔会上街买东西,搀着王大爷散步。王大爷虽然患了脑血栓,行动迟缓,面部僵硬,但是他的眼神并不邪恶,偶尔也能哆嗦着说一句话,但我听不明白。
    这天我休假,天气格外晴朗,我在小区的花园内溜达,凑巧王大爷就坐在花园里的长凳上。
    “王大爷,您好。”出于礼貌,我上前打了个招呼。
    王大爷没理我,我知道他听不见,也看不清我,王大娘的顾虑果真是对的。我坐到了王大爷身边,这时我突然发现他的嘴在轻轻蠕动,似乎轻声念叨着什么。我好奇心大起,将耳朵凑了过去。
    “南风……六四……二六……”
    王大爷的声音很含糊,我听不太明白。什么“南风、六四、二六”的,完全没有含义,难道是王大爷糊涂了?
    我站起身走到王大爷对面,他的嘴一直在蠕动,看嘴型,还是在重复那几个字。这时王大娘匆匆走了过来。
    看到我,她的脸色微微一变,但马上就恢复了常态,令我觉得刚才那一瞬只是我的错觉。
    “小郑,今天没上班啊?”
    “是啊,大娘,我今天休息。”
    “那今天中午就到大娘家吃饭吧,再帮大娘干点活。”
    “行啊。”我痛快地答应了。
    说起来,我从没见过王大娘的儿女,不知道是离家在外,还是……

    3、“皮球真美丽”
    从王大娘家吃完饭,我决定出去走走。独自一人走在街上很无聊,看着周围熙攘的人群,心里不禁感到些许落寞。
    这时,在我的左前方有不少人正在围观什么,好奇心促使我也挤了过去。原来他们正在围观一家电器商场的橱窗,确切地说是在看橱窗内电视里插播的一条新闻。
    “快讯新闻播报:今天上午十点三十分,在我市南风路发生一起持枪抢劫案。歹徒手持六四式手枪抢劫一家珠宝店,一名店员身亡,两人重伤……该歹徒被警方当场击毙……”
    随着播报员的声音,电视里出现了当时珠宝店内的监控画面:黑白画面里,一个女子倒在地上,她的周围尽是黑色的液体……一个头带面具的人以诡异的姿势站着,看样子很惊慌,也许他本来也不想杀人吧。
    我转身离开人群,脑中回想着刚刚看到的画面。此时,这件事在我的生命里还只是街边听到的一桩新闻,我对此并没有产生任何联想。
    第二天我仍然休息,于是我再一次来到了小区花园。
    花园里几个小孩子正在嬉戏。王大爷一如既往地坐在长凳上,嘴里含糊地念叨着什么,我想起他昨天念叨的“南风、六四、二六”不禁失笑,今天他说的还是这个?
    我堂而皇之地坐到了王大爷的旁边,听他说道:“皮球真美丽,五三四零一。”原来这次他换了说法,可是“皮球真美丽”?这个也太可爱了,像是我小时候学的儿歌。
    听王大爷反复地说着,我禁不住笑出声来,王大爷这是童心未泯呐。我坐在王大爷身边很惬意地闭上了眼睛,阳光很暧,小孩子的嬉戏声很欢快……
    突然耳边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我猛然张开眼睛,原来是王大娘来了。她的脸色很不好,瞥向我的眼神充满了戒备。
    这是怎么了?难道我无意中得罪了她?也许是我惶惑的眼神让她觉察到自己的失态,她的脸色瞬间缓和起来:“小郑,你今天还没上班啊?”
    “是,大娘,我连休两天。我看您脸色不太好……”
    王大娘打断了我:“没事,人老了难免有些小毛病。”接着她有些迟疑地问道,“小郑啊,你刚才听到什么了?”
    王大娘是指什么?让她如此紧张的只有王大爷,难道她问的是,听没听到王大爷说的话?此时,王大爷的嘴一直在蠕动,我知道他还在说那句话。王大娘有意无意地遮住了他。
    我在心里反复揣测王大娘的意思,最后我说了谎:“这些孩子玩闹的声音太吵了,我什么都没听见。”
    王大娘的脸色缓和:“是啊,孩子玩起来就没边儿。我这就带你王大爷回去,你中午来家吃饭啊。”
    王大娘搀着王大爷走了,一阵风吹过来,细小的声音飘进我耳朵里:“闭嘴,快给我闭嘴!”
    我诧异地看向王大娘二人的背影,难道这句话是王大娘说的吗?孩子们的吵闹声更大了,我闭上了眼睛享受阳光。

    朦胧中,吵闹声变成了一声声的哭喊,我一个激灵蹦了起来!小孩子稀稀拉拉地围在不远处的秋千旁,我看到了什么?
    一个沾满血迹的皮球!
    我快速跑向孩子们,秋千架下,一个满头是血的小女孩倒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是这里唯一的成年人,我命令自己马上冷静下来。
    我让一个人孩子去找小女孩的家长;我打电话给医院让他们派救护车来;我蹲下检查小女孩的伤口试着帮她止血;我安抚孩子们让他们不要哭泣,等在原地,直到人人来……
    “丽丽!丽丽!”一声尖叫伴随着一个连鞋都来不及穿的女人来到跟前,她脸色苍白地抱着小女孩上了救护车。
    我心中凄然,看着满手的鲜血,我不知道那个小女孩还能不能活。一个女孩子在我旁边小声地啜泣着,一看就是那个受伤女孩的好朋友。
    “她是怎么受伤的?”
    女孩睁着哭红的眼睛看着我:“是大头,非得在美丽玩秋千的时候拿她的球,美丽一着急就掉下来了……”
    我无从理解,为什么一个皮球在孩子的心里会如此重要?但是这个女孩的话却让我得到了一个很惊人的信息。“那个孩子……叫什么?”
    “她叫甄美丽,她家是五号楼的。”女孩抽噎着答道。
    那女孩又说了些什么我没听见,我的耳中只余无尽的“嗡嗡”声。王大爷说:“皮球真美丽,五三四零一。”
    “皮球真美丽”,难道是皮球会害甄美丽的意思吗?
    我的手脚逐渐冰冷,我听见自己的声音问:“甄美丽是住在五栋三单元401吗?”
    “是啊,叔叔你认识美丽吗?”
    我僵硬地摇摇头,魂不守合地回家了。
    我躺在家中的单人床上,像煎咸鱼似的翻腾了很久。冷静之后,我觉得王大爷的话只是一个巧合。这世上到处都是巧合,我的恐惧只是庸人自扰。
    神婆的话从脑中冒出来,她说:“他们家……有东西。”
    真的,只是巧合吗?

    4、死亡谶语
    休息了两天我又开始上班了,由于昨晚没睡好,所以有些无精打采。
    下班后我满怀心事往家走,后面有对中年妇女在聊天。
    “哎,你听没听说前几天那件抢劫案?”
    “珠宝店的?我当然知道了,那个被杀的女人还跟我住同一个小区呢。”
    “是吗?那你可得小心点,说不定她半夜要回来……”
    “呸呸,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我听说那个女人还没结婚呢。”
    “是啊,才26岁,听说年底就准备结婚了。她男朋友天天在六楼哭,说不准想要跳楼……”
    她们的话我不想再听下去,于是我跑了起来。一口气跑到小区楼下,正好碰到了三楼的邻居,是个四十多岁的职业妇女,她神神秘秘地揪住我:“小郑,你听说了吗?”
    “什么?”
    “就是昨天啊,五栋有个小姑娘摔死了。”
    “死……死了?”
    “听说那小姑娘才八岁,抢救了一天一夜无效,她妈当时就疯了……”
    死亡,为什么无处不在?
    我看着双手,上面仿佛还残存着昨天沾染的鲜血,它们的颜色是那样的殷红。王大娘在楼上看到了我,喊我晚上到她家吃饭。
    我去了,可是今晚我总觉得王大爷的眼神很怪异,他的嘴除了费力地咀嚼着碗里的饭菜,没发出过其他的声音。我几次瞟向他,他总是那样麻木地盯着饭菜,眼神里透出妖异的光。因为人过失神,我竟然打翻了桌上的碗,就在我弯腰的同时,停电了。
    王大娘先是惊呼了一声,接着就嘟囔着要去拿蜡烛。我帮不上忙,只好坐在原位。
    王大娘摸索着走出了客厅,屋里静了下来。我觉得这样的静默让我不自在,于是我轻轻咳了一声。
    突然,一个很轻的声音响了起来:“咯咯……”就像是一个孩子的笑声,轻快而甜美。
    我颤抖着问道:“王大爷,是你吗?”
    “咯咯……咯咯……”
    “王大爷,你别跟我开玩笑……”
    “咯咯……咯咯……咯咯……”
    我的头皮发炸,禁不住用手中的筷子对准黑暗中的声音扔了过去!一声脆响,筷子似乎落了空。
    “咯……”
    这次是嘲笑的笑声,我绝对没有听错!
    王大爷是个视力、听力衰竭的老人,他就算是诡异也不会这样。我想起了神婆口中的“东西”,难道这诡异的笑声是“东西”发出来的?我怕极了,双腿打颤,一声尖叫就酝酿在我的嗓子里。
    这时,一点亮光慢慢接近饭桌,黑暗中的笑声消失了。
    王大娘拿着烛火埋怨道:“怎么总在吃饭的时候停电?”
    我勉强笑了一下,借着烛光看向王大爷,他仍然木木地坐在那儿,好像光明和黑暗对他没有区别。
    我回家了,但是心里就像是揣了一个铁疙瘩,硌得浑身难受。
    躺在床上,我想起了黑暗中的笑声,想起了死去的小女孩,想起我满手的鲜血……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那个小女孩正在荡秋千,她笑得好甜,“咯咯,咯咯……”突然,她从空中跌落!就在我的眼前,她的头爆炸了,炸得我满身鲜血……我转身要跑,那个在黑白画面里被枪杀的女人突然出现!她周围黑色的液体涌向了我……
    我狂叫着醒来。我为什么会梦到被枪杀的女人?我知道很多梦都不是凭空而来的,难道我在潜意识里想要暗示自己什么?思前想后,我第二天一早请了病假,因为我有事要求证。

    7、来信
    王大娘去世后的第三天我被调了分担区,很巧,我居住的这个小区也包括在内。
    我掏出准备送出的信件,大概瞄了一眼,突然我愣住了,其中一封信的地址写的是王大娘家。
    我看了一下发信地址,是另一座城市,离这里很远。照理说王大爷和王大娘都去世了,这封信没有收件人就应该原地址返回。但是,我应该把信返回去吗?我双手颤抖,心中激烈地交战着,最后我违背了一个邮递员的职业道德,打开了这封信。信上用很工整的字迹写着:
    “爸、妈:你们好!
    多年未曾联系,我不知道你们是否在心底憎恨我这个不孝的儿子。其实我很惦记你们,每每想起都会泪流满面,但是心底的恐惧让我不敢再回那个家,再听到爸口中吐出的话——那是我整个少年时期,白天黑夜都不能摆脱的噩梦。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外面闯荡,凭着能力和运气,现在小有资产。我娶了个贤惠的妻子,五年前妻子给我生了个儿子,就是你们的孙子,他叫小东。
    有了孩子,我突然明白了为人父母的辛苦,也明白了你们的痛苦。
    现在我要请求你们的原谅,因为我已经遭到报应了。
    小东半个月前突然告诉我,他能听到很多古怪的声音,这些声音来自空中。我让他把听到的声音说出来再加以求证,结果我惧怕的事终于发生,他果然拥有了和爸一样的能力。
    我无法治好他,但是他始终是我的孩子,我无法抛弃他。
    我偶然得知了你们的地址,就写下了这封信。如果你们能原谅我,就联系我吧,我将颐养二老天年。
    不孝子王愈顿首。”
    一个月后我辞掉了邮局的工作,来到了信件上所写的地址处,那是一幢独栋洋房,环境很好。
    我按响了门铃,一个很秀气的女人给我开了门,我将手上的信交给了她。
    信里面写着:“小愈,我和你爸现在挺好的。我们和小区里的人相处得像是一家人,大家也没在意你爸的胡言乱语,所以你也别害怕小东会怎样,他肯定会健康长大。
    现在我和你爸年纪都大了,不想再搬到陌生的城市去,就在这个地方养老挺好。
    你爸和我都已经不再生你的气,希望你以后好好生活。
    爱你的父母。”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长篇故事]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798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