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死神的诱惑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462阅

    1、葬礼之上
    童心的葬礼很简单,只是在黑白相问的世界里,那张彩色遗像显得格格不入,死亡仿佛与童心无关,她依旧笑得一脸天真烂漫。
    当穿着北陵高中校服的丽娜和付俊捧着鲜花出现时,所有人都惊讶地望着他们。童心的母亲擦了擦眼泪,匆匆迎上前来,接过鲜花欣慰地感叹:“太好了,童心有你们这样的好朋友真是太幸福了。”
    付俊和丽娜环颐灵堂,出席葬礼的除了童心母亲也就零星几个长辈,他们聚在一起低声议论:“想不到童心也有那么要好的朋友呢。”窃窃私语巾还夹杂着笑声。
    童心在他们眼里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呢?付俊和丽娜都很好奇。因为童心有那么多不同的模样,在老师和大部分同学面前扮演着受欺负的柔弱女生,在付俊和丽娜面前却性格暴躁,像是随时会撕咬他们的狮子。
    “童心从来没对我笑过,见面也不打招呼的。”一个中年妇女对旁边的男人抱怨着,男人点头附和:“总是一张苦瓜脸,真不晓得还有一张这样的遗照。”
    遗照里的童心努力地笑着,似乎正感受着抵达自由天堂的幸福。
    童心母亲捧着鲜花提议:“你们和童心见最后一面,好好道别吧。”付俊望着哭丧脸,浑身发抖,不敢向前的丽娜,深呼吸一口气走向童心的遗体。童心是从学校最高的实验楼天台摔下来的,当时她的脸部重重撞击在粗糙的水泥地面上,支离破碎。
    童心的脸刑白布仔细包裹着,像木乃伊一样静静躺在鲜花之中。付俊松口气,双手合十,默念着什么。丽娜悲凄的哭声传来,付俊皱皱眉头,柔声对童心的尸体说道:“永别了,亲爱的童心。”
    丽娜跪倒在童心遗照前,哭得比在场任何人都伤心,连童心母亲都愣住了,她手足失措地劝说:“傻孩子,别太伤心了,别哭坏身体啊。”那些趁着气氛稍微放松开始交淡,嘴角笑容还没完全收敛起来的长辈们也纷纷围在丽娜身边热心安慰:“童心她知道的,别伤心了,你一哭她会不合得上路的。”说着,他们恐惧、嫌弃的目光不约而同飘向童心的尸体。
    付俊知道,他们和自己一样,在这里等待的不过是童心的火化,只要尸体火化,一切就结束了。当童心完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他们都能长长舒口气,逃出阴霾了。而童心,终于能够实现她的梦想,飞向纯净的天空。
    付俊挤进人群,把丽娜搀扶起来,指着童心的遗照说:“别哭了。看看,童心她笑着呢,以后她会在天堂一直这样开心地笑着。”
    丽娜抬起水灵灵的眼睛,咬了咬嘴唇,会意地点头,使劲擦拭泪水,直视童心的遗照,一遍遍重复着:“从今以后,童心只会这样对我微笑,微笑……”
    一想到童心再也不会一次次恐吓、逼迫自己,可怕的童心永远从牛活中消失了,丽娜就高兴得抑制不住泪水。

    2、坠灭的记忆
    见丽娜平静下来,童心母亲轻松地笑起来:“送童心去火化的车要午后才过来,我们先到里面喝点茶水吧。”大家对童心母亲的提议感到非常满意,低声讨论茶点的内容,纷纷走向内章。付俊和丽娜正想随大家一起进去,却被人喊住了。
    “北陵高中的两位同学请留步!”一个蓄着胡须的警察大声喊道。
    付俊和丽娜停下了脚步,却不敢马上回头,怕苍白的脸色和颤抖的嘴唇泄露他们心里的秘密。
    童心母亲快步来到警察面前,微微欠身,指了指内堂提出邀请:“警察先生真有心,还来送童心一程,请到内堂用茶点吧。”
    胡须警察皱起眉头,粗声说道:“我们今天是来带走尸体的。”
    童心母亲愣了愣,反应过来便拼命摇头:“不可以,绝对不可以。下午童心就会被送去火化,你们怎么能把尸体带走?那葬礼不是没法进行了?”
    胡须警察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手令,上面鲜红的印章让童心母亲说不出话来。她跑向女儿的尸体,哭喊起来:“童心啊,可怜的孩子,脸都摔坏了,现在还要被切割身体!”被耽误了享用茶点的长辈们也抱怨起来:“既然已经判断是自杀,还做这种多余的事情干吗?”
    一个年轻的警察忙向不满的死者亲友解释:“我们怀疑童心坠楼前,天台上还有其他人。童心也许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童心不是因为在学校被欺负自杀的吗?”童心母亲脸色惨白,激动地抓住年轻警察追问,“是谁杀死童心?是谁杀了我的女儿?”
    “在现场找到的遗书确实是童心留下的,根据北陵高中学生们的供词,我们也曾经以为童心是因为受欺负而选择自杀。”胡须警察说着,目光转向付俊和丽娜,似笑非笑地凑近两人没有血色的脸,“那些学生也许对童心不够了解,你们两个既然来参加葬礼,一定比任何人都了解童心。能仔细回忆一下,详细告诉我童心生前在学校发生的所有事情吗?”
    胡须警察让年轻警察把童心的尸体送去解剖检验,自己则大摇大摆走进内堂,边享用茶点边听付俊和丽娜回顾童心在学校的事情。
    付俊、丽娜先后在高一和高二认识的童心。付俊抓抓脑袋,无奈地笑道:“高一时的事记不清楚了,反正童心一直被人家排斥吧。”
    “哦?你为什么不保护她,当她的骑士呢?”胡须警察把一整块糕点塞进嘴巴,边咀嚼边发出不清晰的声音。

    付俊不快地挑了下眉毛,瞟了一眼忙于招待其他宾客的童心母亲,压低声音解释:“我和丽娜是出于同情才来参加葬礼的,为了不让那位母亲伤心,才顺应她的愿望,自称是童心最好的朋友。”
    “那关于童心的记忆,你们和其他学生半斤八两而已?不对,如果你们没有参与欺负童心的事件,说不定对于童心的事比其他学生知道得更少,对吧?”胡须警察喝下一大口绿茶,清晰地发声,却把丽娜吓了一跳,他敏锐地转向丽娜,“丽娜同学呢,和童心聊过天吗?女生之间不都喜欢聊聊喜欢的男孩、喜欢的食物这种话题吗?”见丽娜神色慌张,脸色越来越难看,胡须警察收起笑容,严肃逼问道,“童心坠楼那晚的七点到七点半,你在哪里,做什么事?”
    丽娜惊恐地瞪着眼睛,张大嘴巴却无法发出声音,付俊焦急地提醒:“怎么那么没记性呢,我们不是去了一品蛋糕店吗?那里有你最喜欢的蓝莓蛋糕啊。”然后他镇定地迎接胡须警察犀利的目光,“是想要不在场证明吗?一品店店员应该记得我们,因为蓝莓蛋糕刚好售完,我们就在那里等蛋糕师傅现场制作。买到蛋糕离开的时候,大慨七点。”
    蓝莓蛋糕?丽娜脑海里浮现出那天傍晚的情景,童心像往常一样发脾气,任性地提出要吃一品店的蓝莓蛋糕。蛋糕上的蓝莓掉落一地,鲜血滴落在光滑的奶油上,月光把童心的笑脸映衬得格外可怕,仿佛魔鬼般步步逼近。蓝莓蛋糕和血液的香甜气息交融弥漫着,允斥全部记忆,丽娜难受地揪着头发,拼命摇头:“我想不起来,什么都想不起来,关于童心的事情,关于那晚的事情。”
    童心母亲端着刚切好的蛋糕过来,把蛋糕放在胡须警察面前,在丽娜身旁坐下,伸手环抱着她,用不满的口吻捉醒胡须警察:“这两个孩子作为童心的朋友,现在已经很痛苦,请你不要再刺激他们,勉强他们回忆童心的事情。”
    “那就请您说说,童心到底是个怎样的孩子。”胡须警察大口吃着蛋糕,奶油沾满胡须,他边吃边对童心母亲提出问题。
    童心母亲尴尬地笑笑:“我也不清楚,那孩子从不告诉我任何事情。”
    胡须警察点点头,没有继续追问,站起来径直走到童心的遗照前,久久注视着照片中的女孩,自言自语似的说:“笑得那么幸福,像看到了天堂一样呢。”说完转身对着童心母亲,“明天我会带着搜查令来拿走童心的遗物,尤其是书本、笔记本、日记之类的东两。”
    望着胡须警察远去的背影,付俊和丽娜不确定他究竟察觉了什么,而遗照中的童心,正得意地笑着。她消失了,她的愿望终于实现,却在所有人心里留下永难磨灭的记忆之伤。

    3、甜腻的血腥
    从灵堂离开时,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即使距离那么近,丽娜却能感受到付俊的冷漠。
    丽娜曾心跳加速地以为,邂逅付俊是最幸福的事情。如果没有同一天在同一地点遇见童心,被她拉入黑暗的漩涡,事情就不会变得如此糟糕。现在童心消失了,她灰暗的身影也该从自己和付俊的世界里消逝吧?丽娜加快脚步,挽住付俊手臂提议:“我们一起去吃蛋糕吧。我最喜欢的是草莓蛋糕,你呢?”
    “以后再也不需婴为童心买蓝莓蛋糕了,她也不需要再拼命吃蓝莓蛋糕了。”付俊答非所问,嘴角淡淡的笑容看起来有些悲伤。
    第一次在天台遇见付俊和童心的场景,丽娜还记得很清楚。满满的疑问像虫子般在脑子里蠕动,她犹豫了半晌,还是开口问道:“那时候,你就想杀死童心了吧?”
    付俊停下脚步,目光迷茫地望着丽娜。
    一阵刺耳的汽车喇叭声传来,人行道上一片混乱。汽车司机从驾驶座里跳出来,望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少女,慌张地对围观的人大喊大叫道:“是她自己突然跑出来!你们都看到的吧?现在人行道还是红灯呢!”
    “赶紧叫救护车吧。我刚想拉住她的,这孩子就一头冲出去了。”
    “刚才我看她哭得很伤心呢。”
    围观的人纷纷猜测,少女是看见汽车飞驰而来,故意违反交通规则冲出人行道的。
    汽车司机边往医院和交通局打电话,边跺脚气愤道:“想死也别跑到马路上来吓人啊,真倒霉。”
    从围聚的人群缝隙问察看少女的情况,只有鲜红刺眼的颜色不断晃动,付俊拉起丽娜,大步往前走,直到远离事故现场才放慢脚步,他调整着紊乱的呼吸,低声说道:“当生存成为折磨和痛苦时,即使是坠入地狱而不是飞入天堂,对她来说也是幸福的。”

    丽娜不知道付俊口中的“她”是童心还是闯红灯的少女,但她想起来了,第一次在天台上遇见付俊和童心时,他的神情也像现在这样悲伤绝望。当时,他的手颤抖地落在眺望远处风景的童心背上,童心转过脸来,露出灿烂的笑容,一如灵堂里那张遗照。然后,她发现了跑上天台的丽娜,嘴角的笑容渐渐变得狰狞。
    从那时起,丽娜才知道,在其他学生面前柔弱,总是受到欺负和嘲笑的童心,在付俊和自己面前,会变成可怕的魔鬼。丽娜没有逃离童心的黑包地狱,因为她只有跳下去,才能拯救付俊。
    一品店里,蓝莓蛋糕剩下很多,丽娜厌恶地瞟一眼,径直走向摆放草莓蛋糕的冰柜。付俊却取出一块,送到嘴边一口咬下去,津津有味地吃起来。丽娜惊恐地尖叫着,一下拍掉了付俊手中的蛋糕。
    “其实,喜欢蓝莓蛋糕的人是我。”付俊轻声说道。
    蓝莓蛋糕香甜的气息弥漫,让丽娜感到晕眩。童心把最丑陋的秘密展现在自己面前,付俊却恰恰相反,把秘密藏在谁也看不见的黑暗中。
    不等丽娜开口追问,付俊走向收银台付账,熟悉的店员往精致的蛋糕盒里装着草莓蛋糕,笑容甜美地说道:“终于换了口味,其实草莓蛋糕也很甜美。说起来,今天一位蓄着胡须的警察先生买了好多蓝莓蛋糕,还问是否有两位北陵高中学生常常光顺购买,我想大概是指你们吧。”
    付俊笑笑,接过蛋糕盒,什么也没说,拉着丽娜离开一品店。
    送丽娜回家的路上,付俊一直沉默,直到分开的路口,他把装着草莓蛋糕的盒子递到丽娜手里,才说:“明天上午我在这里等你,我们再去童心家一趟,童心的日记里也许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丽娜虽然不情愿,还是点头答应。

    4、神秘的诅咒
    半夜下起了雷阵雨,雨点打在玻璃窗上发出烦人的声音,丽娜拼命往被子里缩了缩,蜷成一团,雨声中仿佛夹带着童心的笑声。丽娜清楚记得,童心坠落的时候一直放声大笑,直到“砰”一声巨响从楼下传来,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声还在空中久久不散。
    闹钟响起,丽娜猛然从床匕跳起来,感到脑袋昏昏沉沉。大雨虽然转小,但天空仍像夜晚般灰暗,她实在不想出门,可昨天答应了付俊,只得开始梳洗穿戴。
    抵达童心家时,为丽娜和付俊开门的是年轻警察,胡须警察正在客厅和童心母亲低声说着什么。胡须警察一见到他们,嘴角就露出怪异的笑容。
    “童心呢?”付俊这样提问的时候,大家都愣了,仿佛童心正在房间里睡懒觉,并未死去。
    “哦,你是说童心的尸体吧?法医解剖了,算有点收获吧。”胡须警察纠正付俊,又继续翻看童心的遗物。
    付俊和丽娜心里惶恐不安,见警察不愿意透露他们从童心尸体上发现的新线索,也不敢开口追问。胡须警察正在翻阅童心的那叠日记本,眉头拧成一团,客厅里一片死寂,只有纸张摩擦的声音。许久,他才抬起头:“童心生前每天都有写日记的习惯吗?”童心母亲点点头,抚摸着其中一本日记,表情忧伤:“那孩子一定有很多话想倾诉,却什么也不愿意对我说,对她来说,日记本是她最忠实的听众吧。”胡须警察笑了笑,用手指分开两张日记:“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日记缺失。是被人仔细撕掉了,还是当天童心破例没有写日记呢?”一直淡定自若的童心母亲脸色发青,眼神不自然地游离在满桌日记本上,似乎在寻找一个能够说服胡须警察的理由。童心没有亲手记下那些日子的日记,母亲心里却深深烙印着。丽娜好奇地随手拿起一本日记翻看起来,童心每天的日记,不过是记录生活的流水账,连付俊和自己的名字都没有提及。每灭坚持写这样毫无意义的日记,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正如胡须警察所说,每隔一小段时间,童心的日记就会断开一两天的。丽娜记得,童心偶尔也会缺课一天两天,如果童心缺席的日期跟日记缺失的日期相符,那么,这些日子童心到底在做什么呢?
    一篇用红色笔书写的日记里提到了一个人名,丽娜不禁脱口问道:“寐是谁?”
    胡须警察一把夺走丽娜手里的日记本,仔细阅读这篇日记。
    “寐战胜了一切,来到我面前,向我伸出手。我已经无法拒绝寐了。”胡须警察念着,摸摸胡须猜测起来,“这篇日记是童心最后的日记,难道是寐杀了童心?”
    “可是寐是什么人呢?单凭一个代号,我们离犯人人远了。”年轻警察叹口气,担心案件无法进展。
    付俊也在心里断定,胡须警察无法根据“寐”查出什么东两来。
    胡须警察“啪”一声合上日记本,目光如箭,直射付俊和丽娜:“付俊同学和丽娜同学一定看到了寐吧?”
    “就算真的是寐杀死童心,童心死亡期间我们在一品店,怎么会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呢?”付俊反驳道。
    “忘记告诉你们,虽然延误了点时间,但法医还是从童心身体里发现了蓝莓蛋糕的成分,是死亡前吃下的。”胡须警察边说边扬了扬手里的验尸报告。
    始终脸色青白、不发一语的童心母亲突然站起来,目光坚定地对胡须警察说:“童心是我杀的,和这两个孩子没有任何关系。”
    客厅里的古老吊钟沉缓敲响,犹如丧曲,童心的遗照挂在吊钟旁边,她满意地笑看着这一切。

    5、谁是凶手
    冰凉的手铐碰到童心母亲瘦得青筋凸现的手,付俊突然过来阻止:“我就是寐,是我一步步把童心逼上绝路,最后亲手把她推_卜高楼的。”
    胡须警察犹豫了下,收起手铐,目光饶有兴致地不断童心母亲、付俊和丽娜身上徘徊,最后索性重新坐在沙发里喝起茶来。“那份验尸报告只是其中之一。”胡须警察从怀里掏出童心的验尸报告,“童心应该常常服用安眠药吧?也曾因为超量服用到医院洗胃吧?还有,虽然用绳子上吊自杀不成,过后脖子上的痕迹会消失,但多次自缢是会导致肺部受伤的。”
    童心母亲开始抽泣,她紧紧抱着日记本,渐渐失控地大哭起来:“童心说只有每灭不断写日记,写重复机械的生活流水账,能让她感受到生存的真实感。但是她看到的‘寐’越来越多,‘寐’拼命缠绕着她。我知道,她已经很努力了。”
    年轻警察恍然大悟:“难道童心有自杀强迫症?”
    胡须警察补充道:“最后的红色日记里提及的‘寐’,恐怕就是童心看到的‘死神’。”
    “那么说,童心真的是自杀的。”年轻警察有点失落地向胡须警察确认。折腾半天,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不,是他杀。”胡须警察口气坚定,转向脸色发白的付俊和丽娜,“童心每次企图吞食安眠药自杀都因为药量不足死不了,每次上吊都失败,学校里有不少学生看过童心伫立在实验楼天台边缘却一次也没有跳下去。她一方面被死神追赶逼迫,一方面又因为内心深处的胆小懦弱而无法成功自杀。”
    “如果你真的爱我,就亲手把我推下去吧。”童心背对付俊,眺望着远方的景色,声音甜美地说着。空空的蛋糕盒子被风吹到童心脚边,她捡起盒子抛向天空,盒子飞了几秒,又摇摇晃晃坠向地面。童心突然哭泣起来,恳求付俊:“求求你,让我飞翔吧,就算只是几秒。死神日夜尾随,活着对我来说,就是地狱。”
    “我真的很爱很爱童心,我告诉童心,每次想自杀,就吃蓝莓蛋糕,那是我失去她以后的心情。童心最讨厌的就是蓝莓蛋糕,但吃着蓝莓蛋糕,她就能感受到她自杀后我的悲痛。我知道,她真的为我努力过了。”付俊回忆着和童心一起度过的时光,转向惊讶的丽娜,“但是那天,你还记得吗?童心她说了,‘蓝莓蛋糕吃着吃着也挺喜欢挺甜美’。”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只有付俊理解,那就是,已经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止童心体内的自杀因子。
    “所以,你借我的手,成全童心?”丽娜惨淡地笑起来。
    丽娜的话让胡须警察和年轻警察眼里同时浮现出惊讶的神色。
    丽娜在天台上看到付俊和童心的时候,付俊伸出手,原来是准备帮助她实现自杀愿望的,可惜因为对童心的爱,最后付俊还是没能下手。
    “我告诉童心,一直被欺负会让人害怕和憎恨。我教她如何残暴地对待你,使唤你,让你厌恶她,让你对她萌生杀意。”
    付俊,童心母亲,还有照片里的童心,他们露出了同样的笑容。
    丽娜终于明白,遇见付俊和童心时,自己就掉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原来“可怕的童心”,只是让自己出手将真止的童心推向死亡的一场表演。死亡,就是童心的天堂。丽娜呆望着自己手上冰冷的手铐,看见在一片漆黑的世界里,童心支离破碎的脸上挂着得意的表情,嘲笑着自己。
    “谢谢你,丽娜,谢谢你替我们杀了童心。”
    丽娜转头望去,付俊和童心母亲正对她露出微笑,他们身后的童心,也幸福地微笑着。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