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浅咖啡的浪漫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307阅

    一
    她挺着七个月大的肚子,顶着灼热的阳光在繁忙的街道上走着,一双焦虑无助的眼睛含着快要掉下的泪水,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着自己的丈夫,薛墨。突然人群中有人挤了她一下,她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上。她的肚子剧烈地痛了起来,殷红的血顺着她的大腿流了下来。她吓得尖叫着。
    她尖叫着从这个恶梦里醒来,浑身是汗,身体不住地颤抖着。她掀开被子,见自己的肚子完好无损,松了口气。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自言自语道:“宝贝,不要再吓妈妈了好不好?”
    “砰”地一声,有人重重地关了房间的门。
    “谁啊?难道是薛墨回来了?”她心里一阵欢喜,打开了门,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两层楼的别墅,空荡荡的只剩下冰冷的墙壁和充满金钱味道的空气。她赤脚在客厅的地板上来回走着,只有脚掌摩擦地板发出的寂寞声响。他又好几天没有回家了,一个电话没有。她苍白地笑着,笑自己是傻瓜,以为可以用怀孕来留住他。当一个男人不爱你的时候,无论你做什么,你在他的眼里都只是隔夜的荣,即使反反复复热了好几遍,还是让他没有胃口。更何况想为他生孩子的女人太多了,他根本不会在乎。
    她的脑海里又开始浮现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她想象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缠绵的情景,心里有一种揪心的痛。
    门铃响了。打开门,外面站着的是薛墨的妈妈。薛墨的妈妈一看上去就是有钱人家的太太。身体微微发福,烫染成深棕色的一头短卷发,皮肤很白,五官很细腻,化了淡妆。年轻时绝对是那个年代的美女。
    薛墨的妈妈看着她又赤着脚站在地上,马上皱起眉头说:“我跟你说过几次了,不要赤脚站着,对胎儿不好。我说的话你是听不懂还是故意不听啊?”薛墨的妈妈说着走了,进来。
    她穿好鞋袜,在薛墨的妈妈对面坐下,有点拘谨。她不太会和她打交道,更不知道如何去讨好她。
    “钟点工还是11点来?”
    “嗯。”
    “再过半个月就把她辞了,我会找全职保姆来。”
    “嗯。”
    “下次做胎心检查是什么时候?”
    “下个星期一。”
    薛墨的妈妈问了很多问题,都是和胎儿有关的,而对她却一句问寒问暖的话也没有。
    薛墨的妈妈走了,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着呆。
    她突然觉得这里根本不是她的家,是一间粉饰得漂亮的监狱。囚禁了她的人,她的心,她的青春和她的快乐。
    家里的电话响了,响了很久她才将电话拿起。她沉默着没有讲话。
    “叶子,是你吗?”电话里传来她很熟悉的声音,这是她大学里最好的朋友言思萌。去年大学毕业后言思萌就离开上海回了杭州,她们差不多快一年没见了。
    听到好朋友的声音,她失声痛哭起来。

    二
    一个星期后,言思萌向公司请了长假来上海陪叶子。看到叶子的时候,言思萌有点惊讶,才一年没见,叶子已经憔悴了很多,她差点没认出来当初那个被别人叫做“白雪公主”的叶子。
    “叶子”,言思萌坐在沙发上,用手拨弄着叶子散落在额头的乱发,心疼地说,“你太憔悴了,女人要懂得注意保养自己。”
    “我现在真是羡慕你,自由自在,还是像以前那么灵气。”叶子说。
    言思萌将头靠在沙发上,拨弄了两下自己的短发,说:“也不是你想的这么好。到了这个年龄,每个人都有自己烦心的事。”
    “再烦也没有我烦。我真后悔大学还没有上完就闹着要结婚。现在我除了婚姻,什么都没有了。”叶子说。
    “薛墨对你不好吗?”
    “我也不知道。结婚之后没两个月,他突然变了。对我的态度很冷,经常好几天不回家。我要是多问几句,他就会嫌我烦,对我发脾气。”
    言思萌看到了叶子左脚腕上几条很深的伤疤。
    “这些伤还痛吗?”言思萌问。
    “不痛了。”叶子抚摸着这些伤疤。这些伤疤曾经是她和薛墨的缘分。
    一年多前的那个夜晚,她参加完朋友的生日聚会后悄悄溜回学校。在学校附近她从一辆开着前灯停在路边的红色宝马旁边走过。走过后她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忍不住停下来回头看着那辆红色的宝马。她看到里面有一个黑色的影子晃动着,突然那个影子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她。她很害怕,转过头准备过马路。
    那辆车一下子开动引擎,猛地向后倒车往她撞去。她匆忙闪开后摔倒在路边,左脚的脚踝被扎进了一些玻璃碎片。她已经顾不上疼痛,拼命大叫着救命。那辆红色的宝马迅速地开走了,开走的时候碾过了,她掉在路上的背包。
    她无法再站起来,忍着痛爬到路上从包里拿出手机,手机已经被碾烂了。这个时候已经快凌晨一点了,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她只好一点一点向学校爬去。她的左脚一直在流血,渐渐地她的身体越来越软,越来越没有力气,她的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
    这个时候有一辆黑色的A6在她旁边停了下来,从车里走下来的人就是薛墨。薛墨将她抱上车,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说有一辆红色的宝马撞倒她。
    “你看清车牌了吗?”薛墨问。
    “没有。”
    “为什么要撞你?你知道里面的人长什么样吗?”
    “没有。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撞我。”
    薛墨还在问着她问题,她已经慢慢地听不清了。等她醒来后,她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爸爸妈妈都担心地看着她,薛墨也担心地看着她。
    “谢谢你。”她对他说。
    看着她醒了,薛墨放心地笑了。薛墨虽然长得不很帅,但却有一种让女人心动的气质。一米八的身高,轮廓分明的脸庞,高挺的鼻子,还有那双浅咖啡色的眼睛,总是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她。
    “你是混血吗?”叶子问他。

    “不是。”薛墨说。
    “那你的眼睛怎么是咖啡色的?”
    “你特别爱吃糖吗?”薛墨反问她。
    “还可以,怎么了?”叶子很好奇。
    “怪不得你笑起来会这么甜。”薛墨说。
    她醒来以后,薛墨每天晚上都会来看她,每次都会给她带她最爱吃的提拉米酥。
    “我每天都吃这么甜的,以后要胖死。”叶子笑着说。
    “我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你笑的这么甜。”薛墨说。
    叶子看着他高挺的鼻子,忍不住摸了一下。他抓住她的手,那双浅咖啡色的眼睛变得那么的深邃。叶子心跳的厉害,脸颊通红。他亲了一下她的脸。
    他们成为了所有人眼里最完美的情侣。薛墨不仅人有魅力,家庭背景也相当好。他从英国读完工商管理课程后回到爸爸公司,他爸爸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叶子被身边的人羡慕和嫉妒着,而她也开始享受起这种优越感,有一天薛墨告诉她,他的父母很喜欢小孩,希望他能尽快结婚生子。叶子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学业,为薛墨披上了洁白的婚纱。
    那段日子,是叶子最幸福的回忆。突然她觉得有点冷,身体打了个寒颤。她转头看言思萌,只见言思萌满脸浑身都是血地斜靠在沙发上,正歪着头冷漠地看着她。
    她吓得尖叫起来。言思萌从沙发上爬过来拉她,她闭着眼睛胡乱地打着言思萌。
    “你怎么了叶子?”言思萌将她的手紧紧抓住。
    她睁开眼睛,发现言思萌好好地。
    “我……我刚刚看见……”她没有说下去。
    “看见什么了?”言思萌不解地问。
    她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大概是累了。”
    看着叶子吓得苍白的脸,言思萌不禁责怪起薛墨。都是因为他才让叶子变成这样,连精神都出了问题。
    “离婚吧,叶子。”言思萌说。
    言思萌的话让叶子吓了一跳,她坚决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言思萌问。
    “我不能没有他。”叶子流下了眼泪,“我相信他是爱我的,也许我和他之间有什么误会。”
    言思萌将她抱入怀里,安慰地拍了拍她。“有机会我帮你跟他谈一谈。感情这种事,局外人可能更容易说话。”
    “嗯。”叶子感激地点了点头。

    三
    下午4点的时候,薛墨破天荒地打电话回家说他今天回来吃饭。
    叶子拿着电话惊讶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她高兴地问他想吃什么,他说想吃红萝卜牛肉粥。
    叶子兴高采烈地准备出门买做粥的材料,言思萌拉住她说:“你挺着这么大的肚子怎么出去买菜?我去吧,你在家里先把粥做起来。”
    叶子告诉她要买的材料,还悄悄将做红萝卜牛肉粥的秘方告诉了她。言思萌听了有点皱眉头:“你确定要买这个吗?感觉这样味道会很怪。”
    “相信我,这就是为什么他只喜欢我做的红萝卜牛肉粥的原因。”叶子笑着说。
    言思萌将材料买回来后,一直在旁边帮着叶子。叶子一边做着,一边告诉她怎样将这道粥做得好吃。叶子说做的时候,最关键的就是要将牛肉末炒得很细致,味道要够入味,牛肉末味道的好坏是牛肉粥取胜的关键。
    叶子不停地搅拌着粥,叶子说放了小米的粥很容易粘锅,要不停地搅拌,要用小火慢慢地煮,一定要让米和水两者合一粥的口感才会好。
    叶子忙得满头是汗,言思萌拿纸巾帮她擦着汗。
    7点的时候,叶子终于将粥做好了,她已经觉得身体吃不消了。言思萌帮她洗了脸,还为她画了淡妆,她整个人看起来比原先精神了很多。
    7点半的时候,薛墨回到了家里。他看见言思萌的时候并没有显得很惊讶,只是笑着打了招呼:“你来了。”
    “嗯,好久不见。”言思萌淡淡地笑了一下。
    三个人喝粥的时候有点安静,彼此都没有太多的话。后来言思萌和薛墨的话多了起来,气氛才好了很多。喝完粥后,薛墨去看电视,言思萌帮叶子将碗拿进厨房。
    “我来洗吧,你这个孕妇就歇着。”言思萌抢着洗碗。
    叶子靠着墙,看着言思萌说:“今天还好有你,之前和他吃饭的时候,根本就没话讲。”
    “你们两个人都太拘谨了,像刚认识一样。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让你们变成这样?我知道肯定是他的原因,放心吧,我会帮你问他的。”青思萌笑着说。
    叶子笑了笑:“思萌,你真好。”
    叶子不经意地看了一眼窗户,窗户上反射的言思萌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看着她。
    “思萌,你怎么了?”叶子问。
    碗从言思萌的手里滑落。她转身看着叶子,脸色变得刹白,手里拿着一片碗的碎片向叶子慢慢走过来。
    叶子吓得倒吸了一口气,“你干什么?”
    “杀了他。”言思萌冷冷地对她说,“否则你会害死你自己,你的朋友和你的孩子。”
    “你说谁?杀了薛墨?”叶子惊讶地看着言思荫,“你疯了吗?”
    “杀了他。”言思萌向她逼近。
    叶子摇了摇头。
    言思萌的双眼立刻变得凶狠,她左手掐住叶子的脖子,右手拿着碗的碎片向她的脖子割去。
    “啊——”叶子发出一声惨叫。
    “怎么了?”言思萌转头奇怪地看着她。
    叶子回过神来,她看见言思萌拿着碗正在洗着,没有一丝异常。她摸了摸脖子,完好无损,但是却有点隐隐作痛。她回想了刚刚那一幕,仿佛做了一场梦。
    “没什么。”叶子摇了摇头,“我……有点累了”
    “那你早点休息吧。”言思萌笑了笑。

    叶子早早上了床,薛墨还在客厅看电视。她听见言思萌让薛墨把电视机声音开小点,说叶子睡觉了。
    叶子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时不时的想着刚刚在厨房发生的一幕,心里有一种后怕。怎么会这样的呢?她深深叹了口气。
    外面突然变得很静,电视机的声音没有了。有人轻轻打开了房门,慢慢走了进来。应该是薛墨,叶子赶紧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薛墨还没有上床。叶子觉得有点奇怪,她睁开眼睛,看见一个黑影低着头坐在床角哭泣。叶子看不出她是谁,只是听见是一个女人的哭声。
    她有点害怕,问:“谁啊?言思萌?”
    “把孩子还给我。”
    “你说什么?”叶子不明白她的意思。
    “把孩子还给我。你丈夫是厉鬼投胎,我拿他没有办法。你把孩子还给我吧。”
    “你到底在说什么?”叶子很害怕。
    黑影突然消失,叶子小心翼翼地坐起来,看着四周。
    一个人突然从背后紧紧抱住她,冰冷的脸蹭到她的耳边,悄悄地对她说:“我说,把孩子还给我。”
    叶子睁开眼睛,什么人也没有,又是做梦。叶子察了擦汗,心脏跳动得很厉害。
    外面传来一些笑声,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笑声,特别的刺耳。她用双手紧紧抓了抓被子。
    叶子打开房门走了出去,走到客厅的时候看见言思萌和薛墨两个人一边看着电影,一边开心地说笑着。
    言思萌回头看见叶子,笑着说:“怎么起来了?被我们吵醒了吧。”
    “睡不着,起来喝点牛奶。”叶子的态度很冷淡。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薛墨已经去公司了,家里只有叶子和言思萌两个吃早餐。叶子一直低着头,没有看言思萌一眼。
    “后来睡得好吗?”言思萌关心地问。
    叶子沉默了一会儿,淡淡地说:“还可以。”
    看见叶子这样,言思萌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叶子生气地看着言思萌。
    “我笑你啊,还是像以前那样脑子里只有一根筋。你肯定是吃我和薛墨的醋了吧?怎么,以为我喜欢你老公啊?”言思萌笑嘻嘻地说。
    她这么一说,叶子倒反不好意思起来。
    “昨天我和他看电影,说笑得很开心,都是为了你啊,我跟他不是很熟,贸然地问他你们之间的事,你觉得他会跟我说吗?大家关系近一点,这样要问他什么他才会开口啊。”言思萌说。
    听了言思萌的这番话,叶子又感激又惭愧。“对不起啊思萌,是我想太多了,我是真的太在乎他了,我不想失去他。”
    “我明白的,叶子。我一定会帮你的。”言思萌按了按叶子的手。
    下午薛墨打电话回来说还想吃叶子做的胡萝卜牛肉粥。叶子做了一会儿,就觉得天旋地转,有点站不稳了。
    “你太累了,去休息会儿吧,我来帮你做。我昨天看过你怎么做的,我都记住了。”言思萌说。
    叶子摇了摇头。
    言思萌说:“那要不然你去睡半小时,我到时候叫醒你。”
    叶子是真的累了,一倒在床上就睡着了。她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听见从外而传来言思萌的笑声。
    她走到客厅的时候,看见言思萌坐在薛墨的对面,笑吟吟地对薛墨说:“怎么样,好吃吧?”
    “不错哎,我还以为是叶子做的。”薛墨说。

    叶子有点不高兴,但很快就平息了下来,她想言思萌这样做都是为了帮她。言思萌看见她后热情地为她在薛墨的旁边拉了椅子盛了粥。
    言思萌和薛墨两个人一直在谈笑风生,叶子一句也插不进去。她微笑着看着他们两个人,笑得有点僵硬。除了笑以外,她不知道她还能做些什么。言思萌滔滔不绝地说话的时候,叶子看着她,突然间觉得青思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无论是从外貌还是谈吐气质。言思萌拨弄着她俏丽的短发,举手投足都散发着高级白领特有的自信。
    “我去一下洗手间。”叶子离开了餐桌。
    她关上厕所门,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不停地用水洗着脸,一遍一遍地洗着。脸还是那样,有一层洗不干净的暗黄。她低着头,看着水池里流下去的水,突然那些水变成了血水。
    她猛地抬起头,看见镜子里的女人不是自己,一个长发的女人低头站着,身上全是血。
    她吓得倒退了一步。镜子里的女人慢慢抬起手,沾满血的手指开始在镜子里面写字:小心你的
    她还没有写完,厕所的门被打开,言思萌把头伸进来问:“怎么这么久?”
    叶子回过头再看镜子的时候,镜子里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你没什么事吧?”
    “没有。”
    “那快点出来吧。”言思萌把她拉了出去。
    “思萌,你之前怎么没有叫醒我?”
    言思萌诧异地看着叶子,“我有叫过你啊,你不是说你好累,想再睡会儿吗?”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
    “你一定是睡得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回到餐桌的时候,叶子看见薛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她有点奇怪,问:“你怎么会坐在我的位置上?”
    薛墨抬头看了看叶子,低下头说:“我习惯坐这个位置。”
    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叶子看着薛墨冷冰冰的背说:“墨,你还爱我吗?”
    “嗯?你说什么?”薛墨动了一下。
    “你为什么不理我了?”叶子又问。
    “我很累,明天有很多事要做,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好吗?”薛墨没好气地说。
    “你到底还爱不爱我?当初是你要孩子的,我怀了孩子之后,你有关心过我和孩子吗?”叶子委屈地说。
    “不要烦了,我要睡了。”薛墨已经很不耐烦。
    “到底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到底还爱不爱我?你告诉我!”叶子突然咆哮起来。
    薛墨从床上坐起来,凶狠地盯着她,邢双浅咖啡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变得可怕。他冷冷地说:“不要逼我。我告诉你,我最讨厌别人逼我。再逼我的话,就给我滚出去!”薛墨说完以后,重新躺下睡好,不再说一句话。
    叶子躲在被子里抽泣着,她真的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让薛墨这么讨厌她。
    不知道哭了多久,叶子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一滴水落在她的脸上。她摸了摸脸上的水,觉得不对劲,她闻了闻,有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她听见从外而传来若即若离的女人的哭声。她悄悄下了床,打开门走了出去,哭声是从厕所里传出来的。
    “是思萌吗?”叶子有点害怕。
    哭声停止了,一个声音说:“是叶子吗?”
    这并不是言思萌的声音,那会是谁?叶子小心翼翼地推开门,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她走了进去,听见镜子里面发出一点声响。她走到镜子面前,没有看见任何东西。
    突然镜子动了一下,镜子的边缘被撬开了,从镜子和墙壁的缝中伸出一只手来。叶子吓了一跳,厕所的门“砰”地一声被关上了。她拼命叫着救命,却没有人过来。另一只手又爬了出来,她吓得瘫倒在地……

    她扫到书架的最底下一层的时候,看见右边角落有一个方格,里面有一些厚厚的精装的书。这些书是横着放的,她好奇地走过去,想看看那些是什么书。她拿出一本,发现原来这些不是书,而是精美的相片册。她捧了三四本坐在沙发上看,大部分都是薛墨的照片,从小宝宝到长大,从小学到初中,高中,最后再到大学。薛墨的妈妈很细心,在每张有特别意义的照片下而都记下了当时的情况。她笑着看着照片,她发现了很多薛墨以前有趣的事情。
    突然她的神色大变,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张照片。
    “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入神?”薛墨笑吟吟地站在门口说。
    她抬起头看着薛墨,她勉强地挤出笑容:“看你以前的照片,很有意思。”
    薛墨伸出手说:“我要出去陪我父母散步,你一起来吧。”
    “不要了,我还是有点累。我就在这里看看电视和照片,等你们回来。”
    “好吧,再看会儿就休息,别累坏眼睛。还有,有事打我手机。”
    薛墨走了以后,叶子又盯着那张照片,她真的不敢相信她的眼睛。
    薛墨陪父母散了一会儿步,他心里老是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他不放心,自己又跑回家里,发现叶子已经不在了,他看见一本相片册摊放在地上。他走过去拿在手里看,他看见一张照片里的他站在一辆红色的宝马旁边开心地笑着,照片的下面写着“小墨24岁的生日礼物”。他笑了一下,没想到细心的自己竟然会忽略了这个细节。他处理了那辆车,怎么就忘记了这张照片呢?
    他迅速开车回家,果然家里的灯亮着。他走进家,听见二楼的洗手间里有哭声。他走到那里,看见那面镜子被砸碎了,里面除了有一具白骨外,还有言思萌快已经腐烂的尸体。
    他看着坐在地上痛哭的叶子,皱起眉头说:“为什么都要逼我呢?”
    看见薛墨后,叶子从地上站了起来:“开那辆红色宝马撞我的人,是你。”
    “对啊。那天你运气太不好了,怎么会正好看见我呢?”薛墨说。
    “为什么要撞我?”叶子问。
    “那天晚上我和女朋友在一起,我本来是要送她回家的,结果在回家的路上,她突然跟我说她怀孕了。我让她打掉,她不肯,说要和我结婚。真是可笑,就她那种货色,我不过跟她玩玩而已。她发火了,打了我一巴掌,我停了下来,回扇了她一巴掌。她像个疯子一样扑过来打我,还威胁我说要把这件事告诉我父母,还要告诉记者,让我臭名远扬。我最讨厌别人逼我了,一气之下,我就掐死了她。她死了以后,我看看周围有没有人,结果就看见你在后面盯着我。我以为你都看见了,就想开车撞死你,结果没撞到。”薛墨盯着叶子说道。
    “所以你就回去,开了另一辆车来救我?还假装爱上我?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叶子气得发抖。
    “因为我已经确定你没有看见什么,更没有认出我。你连车牌号码都没有记下,我当然不担心了。但我还是不放心,想把你留在我身边,以防万一。那个时候,我父母正好催我结婚,你长得蛮漂亮的,人又干干净净,就娶你了,一举两得。”薛墨说。
    叶子厌恶地看着他。
    “本来你可以舒舒服服地过下去的,谁让你多事呢?还有你那个短命的好朋友,真是没事找事。”薛墨一边说着,一边朝她走去。他伸出手摸着叶子白嫩的脖子,笑着说,“你可以见到你朋友了,开心吗?”
    叶子忍住泪水,她拿着藏在身后的玻璃碎片,用力向他的腹部狠狠地插去。
    薛墨不敢相信地看着叶子,他的表情痛苦地扭曲着,跌倒在地。
    叶子被关进了拘留所,她将以故意杀人罪被起诉。她关了一个月后被临时保释了出来,因为她的孩子快要出生了。她对医生说她不想要这个孩子,薛墨的妈妈跪在她的面前泪流满而地哭着求她,她心软了下来。
    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她没有听见孩子的哭声,她以为孩子死了。她的身体很虚弱,还没有看见孩子就昏迷了过去。
    她躺在病床上醒来的时候,年轻的女护士笑眯眯地把她的孩子抱到她的身边:“是个小王子呢。”
    她小心地接过孩子问:“它生出来的时候,我没有听见他哭,是不是不好?”
    “不会啊,一般的婴儿都会哭,但也有一些是不哭的。你的宝宝很健康很好啊。”护士解释说。
    她看着自己的孩子,整个小人有点红红的,但是她看得出他的鼻子嘴巴都和她长得很像。她欣慰地笑了笑:“我的宝贝,让妈妈亲亲。”她亲了一下宝宝的脸。
    宝宝慢慢睁开了眼睛,一双浅咖啡色的眼睛在明媚的阳光下点点星光般闪烁着,他斜过眼珠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叶子愣了,像触电般地把孩子扔在床上。啊——她发出一声凌厉的尖叫,尖叫声划破了这家医院的上空……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长篇故事]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816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