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纸人咒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476阅

    这是一个名叫“玄异堂”的网络聊天室,聚集在里面的人,都是一些对恐怖传说兴趣非常的网友。
    现在,斑竹“摇魂铃”正在给聊天室里所有人讲鬼故事,为了渲染气氛,聊天室里还放了一个低沉的背景音乐。
    “玄异堂”是周远自己开通的一个论坛,最开始没几个人,后来越聚越多。虽然面对那些职业不明,男女不明的网友,可是,周远的心一直都是积极向上的。每次的恐怖故事讲完后,周远都会让大家发表自己的言论,然后,自己再总结一下,告诉别人,事实上,所有的恐怖故事都来自于人的内心。
    因为,周远是一名警察。
    滴,滴。突然,一条私下聊天的消息发了过来。
    周远点开看了看,是一个网名为“血色纸人”的网友发来的。
    “你听说过纸人咒吗?”
    纸人咒?什么意思?关于诅咒,周远知道很多,苗族的蛊咒,南洋的邪术降咒,以及一些偏远地区流行的诡咒。可是,从来没听过什么纸人咒。
    “纸人咒是什么呀?”周远的兴趣来了。
    “三年前的碟仙招魂案,就是纸人咒。”对方很快回复了过来。
    看到这句话,周远像听到一个晴天霹雳,登时呆住了。
    三年前的旧案
    三年前的碟仙招魂案,周远是当时侦破案件的负责警官。
    案情说起来很简单,三个学生,在一个小木屋里请碟仙,结果蜡烛倒地失火,全部被烧死。
    法医的鉴定和刑侦科的勘察,证实那是一件意外。
    当然,争议还是有的。特别是,周远对这些碟仙之类的游戏非常了解。既然是玩碟仙,现场并没有找到一切关于碟仙游戏的东西,比如玩碟仙时需要的碟子。
    刑侦科分析可能是因为火势的缘故,会让一些东西变质或者融于其他东西里面。
    这个理由有些牵强。不过,周远还是结了案。
    现在,对方突然提到那件案子,周远有些意外。这让他本来对那个案子就有疑惑的念头,更加强烈了。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些的?”周远慌忙问道。
    “当初请碟仙的人并不是三个,而是四个。逃脱的那个人,就是我。这三年来,我一直在调查那件事情,终于,我知道那不是一次意外,而是,纸人咒。”
    屏幕上,对方回复过来的消息上,“纸人咒”三个字是血红色的粗体字,血一样立在屏幕上。
    周远看着屏幕,停顿了半天,他打出了一句话,“我们见个面吧!”
    片刻后,“血色纸人”回复了,“好,明天晚上九点,半岛酒吧!”
    周远又问,“到时候,我怎么联系你?”
    可是,回复迟迟没来。周远点开聊天室看了一下,才发现“血色纸人”已经下线了。
    晚上,周远做了个梦。
    在梦里,他看见那三个烧焦的学生向他走来。他们手拉着手,干焦的嘴唇上下蠕动着。在他们身后,站着一个一尺多高的白色纸人。
    那个纸人的脸和真人一样逼真,猩红的嘴唇,仿佛是一个女人一样妩媚异常。风吹着纸人的身体,呼啦作响。
    慢慢的,纸人的身体着了。黄色的火焰一点一点把纸人的身体吞噬。
    “冤,冤,冤。”三个烧焦的学生,同时喊出了三个字。
    周远惊声坐了起来,冷汗把睡衣浸透,他抿了抿嘴唇,心里第一次有一些毛毛的感觉。

    女人,纸人
    夜色阑珊,喧哗的城市恢复了宁静。马路的对面有闪烁的灯光传来,走近,耳边有刺耳的音乐声传来。
    推开半岛酒吧的门,周远走了进去。酒吧里人不多,三三两两的分布在整个大厅里。
    周远很快将目标锁定在吧台上坐着的那个年轻女人。当年的案子里是两男一女,如果按照正常推理的话,那么,“血色纸人”应该是个女孩子。一般女孩儿去玩游戏什么的,肯定会找个同伴。
    这时服务生迎了过来。
    “你好,那位小姐是一个人来的吗?”周远低声问道。
    “这?”服务生看了看周远,脸上露出了一丝狐疑。
    “我是警察,请你配合我的工作。”周远亮出了自己的警官证。
    “是,她是一个人来的。好像在等人。”服务生点点头。
    周远确定,那个女孩儿应该就是“血色纸人”。他走向了吧台。
    “你好,你在等人?”周远坐到了那个女孩儿面前。
    女孩儿转过头看了看周远,脸上有些漠然,似乎没听见周远的搭讪。
    “我是……”周远刚想介绍自己,身后有人拍了他一下,回过头,一名保安站在他背后。
    “先生,如果找乐子,请去其他地方。”保安有些蔑视地看着周远,很显然,他把周远当成了那种乱搭女人的男人。
    “不好意思,我是警察。”周远不知道除了用这种办法,还能怎么做。他又一次亮出了自己的警官证。
    保安呆了几秒,讪笑了一下,转身走了。
    周远转过头才发现,旁边的那个女孩儿竟然不见了。抬眼,周远看见,那个女孩儿走进了旁边的休息室里。
    旁边坐着的人看见周远亮出警官证,纷纷离开了吧台。这让周远有些无措。他看了看吧台里面的服务生说:“给我来杯啤酒吧!”
    一杯啤酒下去,那个女孩儿还没过来。
    周远有些疑惑,这时,服务生走了过来,“先生,那个女孩儿让你去休息室,说有话和你单独说。”
    周远放下啤酒杯,慌忙向休息室走去。
    休息室,是酒吧为一些喝醉酒的客人准备的。里面灯光有些暗,周远往里看了看,看见那个女孩儿坐在前面的沙发上。
    “我是摇魂铃,你是血色纸人吗?”周远走进去说道。
    那个女孩儿没有说话,静静地坐在那里。
    “你是血色纸人吗?”周远又问了一遍。
    女孩儿还是没有说话,周远这才发现女孩儿有些奇怪。她的脸有些白,是白得瘆人的那种。借着微弱的光亮,周远伸手碰了女孩儿一下。
    哗啦,女孩儿整个身体倒在了地上。
    周远清楚地看到,倒在地上的女孩儿竟然是个纸人,惨白的脸猩红的唇,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
    周远头皮发麻,瘫坐到了沙发上。

    白灵
    酒吧老板战战兢兢地坐到了周远的对面。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到了那个纸人身上,仿佛那是一具被人杀死的尸体一样。
    “刚才真是那个女人让我喊的,怎么她变成了纸人?”那个叫小红的服务生脸色刷白地辩解着。
    “你认识那个女的吗?”周远想了想,问道。
    “不太熟,她也算是这里的老顾客了。我只知道她叫白灵,住在民生大道23号。”小红眼睛闪了闪,说道。
    白灵,周远念了念这个名字,片刻后,提步走出了半岛酒吧。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周远打开电脑,登陆进了“玄异堂”。
    聊天室里,网友们正在火热地聊着关于招魂的话题。周远看了看,“血色纸人”没有上线。
    周远点了一下“血色纸人”的头像,在消息框上输入了几个字,“你是白灵吗?”
    “血色纸人”寂寂不动,没有任何回复。看来,她真的没在线。
    这个时候,聊天室里有人发来了一则消息。
    “今天,我们酒吧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一个女人变成了纸人,真是吓人。”
    发消息的是一个网名为“红秀”的网友,周远第一个想到了那个叫小红的服务生。
    很快,“红秀”的消息引来了其他人的争相问话。
    周远点开了“红秀”的聊天窗口,“你是半岛酒吧的服务生小红吗?”
    片刻后,“红秀”回复了,“你是哪位?怎么知道的呀!”
    “我是今天去你们酒吧的那名警察,事情还没调查清楚,请不要随便乱说。否则,出了问题,要负责任的。”
    “啊,是真的吗?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要抓我,好吗?”
    看到小红的回复,周远不禁哑然失笑。
    整个晚上,“血色纸人”没有出现。

    陈法医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灿烂,天空碧蓝如洗。
    陈中收拾好一切,出门了。像往常一样,他打开车门,然后拧开了钥匙。
    车子开了一半,陈中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有人在后面盯着自己一样。他看了看后视镜,镜子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陈中做法医做了有八年,再恐怖的画面也见过。可以说,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是恐怖。可是,今天,他觉得有些森森然。
    他停下车,回身望了后面一下。
    陈中的目光呆住了。
    车后面的座位上,躺着一个洋娃娃般大小的纸人,白色的宣纸上,两只眼睛好像被人戳破了一样,就是这两个窟窿,让陈中浑身不自在。
    “这是谁搞的恶作剧?”陈中铁青着脸骂了句,拎起那个纸人,扔到了车外面的垃圾筒里。
    纸人的身体有些大,被卡在了垃圾筒上,脸上的两只窟窿像两只被人挖掉眼珠子的眼眶一样,哀伤地看着陈中。
    陈中一加油,车子迅速向前冲去。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前还是闪烁着那个纸人的样子。
    纸人,是他的一个噩梦。噩梦,源于三年前的那个晚上。
    推开办公室门,陈中看见周远正在说着什么。
    “正好,陈法医你来了。”周远把一个文件放到了桌子上。是三年前碟仙招魂案的现场照片以及处理记录。
    “怎么了?”陈中心里咯噔一下,有些慌了。
    “我最近接到了一个消息。当初,碟仙招魂案并不是三个学生,而是四个。另一个逃脱了,并且,那个学生这三年来一直在调查这个案子。她说,当年的案子并不是意外。所以,我才来问问你。陈法医,当初,你验尸时,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发现?”周远问道。
    “没有,所有发现都记在了记录本上。”陈中摇了摇头,坚定地说道。

    纸人讲的故事
    “血色纸人”又一次出现了。
    这一次,她给聊天室的人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关于纸人咒的故事。
    在苗族一个隐秘的寨子里,流传着一种神秘的巫术。传说,只要用一种特殊的宣纸和竹蔑扎一个纸人。然后,在纸人上写上诅咒人的生辰八字,在夜里点燃,便可以将诅咒之人杀死于无形中。
    小九是一个从苗族来到外地上大学的学生。面对苗寨以外的世界,他感到万分好奇。他真诚热情地对待着每一位同学,他的眼里流淌的是苗族人的纯真与善良。
    像其他学生一样,小九联系了一份家教的职业。
    这个晚上,月亮很暗,几乎没有月光。小九像往常一样从学生的家里走出来,往学校返回。
    经过学校后面的小巷时,小九看见了四个人。两男两女,他们当时正在翻什么东西。其中有一个人,小九认识,他是隔壁班的王浩。
    小九热情地冲他打了个招呼。
    没想到,小九换来的不是王浩的回应,而是一顿毒打。王浩临走时,还对他说,今天的事情如果说出去,便杀了他。
    那是小九人生中第一次挨打。回到宿舍,他看着身上的淤青和伤口,眼泪无声地流了出来。
    可是,事情并没有结束。
    一周后,学校通报了一件事情。原来,那天王浩和其他三名同学偷了一个包,当时,小九发现他们时,他们正在查看赃物。
    学校在大会上说,考虑到他们认错态度好,所以给予他们一次警告处分。并且,将对举报他们的人给予一定的奖励。
    当天晚上,四个人找到了小九。他们认为,告密的人一定是他。
    从那开始,小九没有再安生过一天。不是自己的衣服丢了,就是上课的时候被莫名的东西砸到。可是,小九没有在意,他觉得王浩他们受了警告,心里肯定不舒服。他选择了承受与默认。这也造就了后面悲剧的发生。
    月底的时候,小九拿到了自己做家教挣的钱。看着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小九压抑不住心里的兴奋。他心里盘算着给自己买一件外套,给妈妈买一瓶大宝SOD蜜,还有,给上中学的妹妹买个好看的头花。
    这一切设想,在他走到小巷子里后,彻底粉碎了。王浩带着三个人,拦住了小九。
    小九的钱被四个人抢走了,并且又一次挨了打。
    小九抚摸着浑身的伤口,他的眼里闪出了愤怒的光芒。他想起了去世的爷爷曾经同他讲过的纸人咒,最后,他擦了擦嘴角的血,站了起来。
    王浩和其他人拿着小九的钱,一起去了学校的后山。在守林员的小木屋里,他们又吃又喝,开心地笑着,分享着胜利的喜悦。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一场没来由的火,悄然着了起来。等他们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愤怒的火光如同小九眼里的悲痛,一点一点将整个小屋吞噬。
    与此同时,在学校的操场上,小九眼前的一个纸人也化为了灰烬,随之成为一捧纸灰,随风飘远……
    周远怔怔地望着屏幕上的故事,他知道,这就是碟仙招魂案的真相。只是,真相的背后还有很多疑点。
    这些疑点,看来只有一个人知道。

    咒语再现
    民生街道23号。
    这一带属于政府的拆迁区,很多住户已经搬走。旁边有施工队,正在加班加点地重建新的建筑物。
    周远调查到,三年前的碟仙招魂案发生后,白灵就休学了。后来,她还曾经去明安精神研究院疗养过一段时间。
    走过一条漆黑的走廊,周远看到了23号的楼房。没走几步,周远便找到了白灵的家。
    砰,砰,周远敲了敲门。
    许久,门响了一下,缓缓地开了。里面黑漆漆的,仿佛刚才的门是被风吹开的。
    “有人在吗?”周远试探着喊了一句。
    屋里静静的,似乎没有人。
    “你是谁啊?”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周远悚然一惊,转过头,他看见一个老人站在他身后,一双浑浊的双眼,警惕地在周远身上打量。
    “这是白灵家吗?我是警察,有点事情想找她一下。”周远说着,拿出了自己的警官证。
    “哦,你进去吧!她在家,平常不关门的。附近邻居都知道的。”老人脸色缓了缓,说道。
    周远转身,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很暗,一个女孩呆坐在里面,正是那天在酒吧里见到的女孩。
    “你是白灵吧!”周远说着,走到了女孩儿的面前。
    女孩儿抬头看了看周远,眼神里依然一片漠然,仿佛没有看见他似的。
    “我是玄异堂的斑竹,同时也是一名警察。你是,血色纸人吧!”话说完,周远便有些疑惑,眼前根本就没有电脑,更别说上网了。
    “纸人,纸人。”女孩儿忽然说话了。
    “什么?”周远一愣。
    这个时候,周远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跟着,他发现女孩儿的身上竟然着起了火。周远慌忙拿起桌子上的茶水,泼到了女孩儿的身上,却无济于事。
    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大,被火包围的女孩儿非但没有挣扎,仿佛很享受似的,嘴里竟然发出了轻微的笑声。
    周远顾不得其他,脱掉自己的外套用力裹住了女孩儿的身体。
    火渐渐灭了。白灵昏了过去。
    这个时候,门一下开了。
    周远转头一看,只见门口,放着一个刚刚熄灭的纸人,它的身上冒着白色的烟,如同周远怀里裹着的女孩儿。
    周远身上不禁打了个寒噤。难道又是那个纸人咒?
    走出白灵房门的时候,周远看见一个人急匆匆地赶了过来。看见周远,他有些意外,怔在了原地。
    “你来这里做什么?”周远也呆住了。来的人竟然是陈法医。
    “是我让他来的,他是白灵的医生。刚才看到白灵出事了,所以,我打电话让他来的。”说话的是刚才那个老人。
    “你们,很熟?”周远越发疑惑了。

    真相
    再次来到半岛酒吧,周远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上一次,他应约而来,却没有见到所约之人。这一次,他却直接来了。
    看见周远,小红走了过来,“需要喝点什么?”
    “柠檬水。”周远笑了笑。
    很快,小红端着柠檬水放到了桌子上。
    “你就是血色纸人,对吧!”周远忽然说话了。
    “什么?”小红疑惑地看了看他。
    “你有两个ID号,血色纸人和红秀都是你。我查过了,你的真名叫王红,是王浩的妹妹。”
    小红顿了顿,坐了下来:“既然,你查到了,我也没什么好隐瞒。不错,我是王浩的妹妹。”
    “上次的纸人也是你设计的吧!你这样煞费苦心地编造一个纸人咒的故事,究竟是为了什么?”周远问道。
    “为了揭露真相。我哥哥当年的死不是意外,他是被谋杀的。我知道,我哥哥一直都不好学,不务正业,可是,他罪不至死吧!当年,我从白灵的口里知道,我哥哥他们的死是死于纸人咒。于是,我便去查访了很多地方。无意中,我查到当年验尸的陈法医竟然和白灵是来自一个地方。所以,我怀疑白灵在撒谎,并且很有可能和陈法医串谋。可是,我没想到,后来白灵竟然被自己的罪恶逼疯了。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我遇到了‘玄异堂’,并且知道,‘玄异堂’的斑竹竟然是一名警察。于是,我便策划了这个事情。”
    “白灵自燃的事情也是你做的吧!”周远顿了顿,问道。
    “不错,那天我比你先到一步。我在白灵身上事先洒了一层苗淋粉,那是当年我查访纸人咒事情时从一个苗人手里买的。它可以自燃。现在,我告诉了你一切。你要抓我就抓吧!”说着,王红把手伸了过来。
    周远笑了笑,没有说话,他端起柠檬水轻抿了一口,“我不会抓你,白灵已经被移交到警局医院。事情已经结束了。我还要谢谢你,你再次让我知道,所谓的诅咒不过是人心的罪恶产物。”
    王红呆了呆,周远站起来走了。
    望着周远远去的背影,她的眼泪落了下来。当初,她还怀疑对于深爱玄异之说的周远会不会揭穿纸人咒的画皮,现在,她明白,所有的一切诡异玄乎,到头来终是无法亮于阳光之下的。
    想到这里,她开心地笑了起来。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长篇故事]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858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