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长篇故事>内容详情页~

不可撤销的遗嘱

更新于 2015-03-16_14:55:00  469阅

    一、催眠师
    卡尔德隆是有名的大富翁,和财富同样有名的是他的脾气。他脾气暴躁而刚硬,不但生意伙伴对他敬畏,仆人对他惧怕,甚至连两个儿子在他面前也不敢高声说话。
    说起这两个儿子,卡尔德隆颇有些为难之处。大儿子卢克很有心计,商场上是一把好手,但卡尔德隆总觉得他心术不正,因此把他控制得紧紧的;二儿子帕克老实本分,尽心尽力的做卡尔德隆交代的每一件事。可惜他才华有限,对家族生意打理得不够出色。像一切强悍的人一样,卡尔德隆虽然已经六十岁,但仍然大权独揽。他不是不想放手,是两个儿子没有一个能让他真正满意的。因此他宁可自己冲锋陷阵,等真干不动了再说吧。
    最近卡尔德隆有些心烦,觉得卢克有事瞒着自己。这是一种感觉,没有证据。卢克就像年轻时的卡尔德隆一样精明,他把自己的秘密隐藏得太好了。
    然而姜毕竟是老的辣,卡尔德隆的私家侦探还是帮他查到了一些端倪。最近卢克和一个从国外留学回来的男人过从甚密。仔细调查才知道这个叫迈尔斯的男人原来是卢克的大学同学。卡尔德隆轻松了一些:儿子和久未见面的大学同学亲密一点并不奇怪。唯一让他疑惑的是,为什么卢克要瞒着自己呢?
    卡尔德隆决定去巡视一下卢克负责的公司,只要卢克的工作没什么纰漏,私人的事自己就没必要管了,毕竟卢克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巡视令人有些失望,卢克不像平时那样对答如流,显然近一段时间没集中精力在工作上,卡尔德隆不满的回到卢克的办公室,卢克战战兢兢的跟着。
    卡尔德隆正想怎么教训卢克,忽然发现卢克的桌子上面立着一幅画。卡尔德隆很喜欢画,忍不住看了两眼,却发现这画看上去是风景,但风景中似乎又隐藏着什么奇怪的物体影像。然而仔细看时,又什么都看不到了,似乎就是一副普通的风景画。卢克赶紧解释:“这是朋友送的。是个大学同学,从国外带回来的。”卡尔德隆不动神色的说:“我渴了,出去给我倒杯水。”卢克出去了。卡尔德隆拿起画来仔细端详,越看越觉得不舒服,似乎在那画上的丛林里藏着一种未知的恐怖生物,随时可能跳出来。但那东西就如同大脑里杂乱的念头一样,你精神涣散时,它飞速从脑子里溜过,当你集中精神时,却越聚精会神越毫无感觉。
    卡尔德隆拿起相机对着画拍了一张,等卢克拿水进来,他有尺度的发了点脾气,教训卢克要好好做事。但当他坐进车里,立刻拨打了一个电话给私家侦探。
    当天晚上,私家侦探把一本书交到了卡尔德隆的手上,书的封面看起来很诡异,一个人直愣愣的看着前面,带着一种白痴般的笑容。不知为什么,卡尔德隆觉得后脊梁凉飕飕的。他翻了一页,看见扉页上写着《魔鬼之手——终极催眠术》——作者理查德•迈尔斯。书中有一页的插图就是卡尔德隆今天拍下的照片。侦探告诉卡尔德隆:“按你的推测,我潜入迈尔斯的家里,翻找了一些资料,发现了这本书。”
    卡尔德隆越看眉头皱得越紧,他问私家侦探:“这种号称可以完全控制别人的催眠术,有可能吗?”私家侦探迟疑的说:“我以前也接触过催眠术犯罪,一般来说催眠大师在一些道具的配合下,在短时间内完全控制受害人是有可能的,但像这本书上所说的经过长时间的准备可以永远控制别人,我还真没见过。”
    卡尔德隆问:“这本书在书店里能看到吗?”私家侦探说:“从书的印刷上看,估计是迈尔斯自己印的。这类书不太可能通过审查,如果这里面说的有可能实现,无疑会引起骚乱。”
    卡尔德隆奇怪的说:“为什么卢克会对这样的人感兴趣呢?我觉得他更像个江湖骗子。我不能放任我的儿子被骗,你去深入调查一下这个迈尔斯,他在国外呆了好多年了,也许我儿子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大学时期。”

    二、罪犯
    卡尔德隆一面等着私家侦探的消息,一面考虑如何劝说卢克和迈尔斯断绝关系。在他看来,和这种江湖骗子混在一起太糊涂。然而私家侦探从国外给他带来了令人震惊的消息。
    迈尔斯在他留学的国家居然很有名气,可惜这名气不太光彩——他曾利用深奥的催眠术**过几个女同学,还曾利用催眠术诈骗过钱财。最让人感到震惊的是,这些受害人被警察发现时都不肯承认,甚至都不上法庭作证。迈尔斯逃脱了法律的制裁。但由于名声已臭,他不得不逃回国来,开了一家心理诊所为业。
    卡尔德隆惊讶的说:“想不到他还有两下子,倒不完全是江湖骗子。”侦探点点头:“我有个同行在那个国家。通过他我了解到,迈尔斯的催眠术是绝对的大师级别。曾经有过一个催眠师们私下的聚会,我这个朋友有幸参加了,当时世界著名催眠大师里德尔刚好在该国做巡回访问,也被请去参加了。在会上迈尔斯因为见解不同和里德尔发生了争执,双方当场进行了决斗。”
    卡尔德隆不解的问:“催眠师怎么决斗?用枪吗?”侦探摇摇头:“他们的决斗是相互催眠。双方各自提一些问题,发出一些声音,也可以利用道具,争取催眠对方。这种决斗很危险,失败的一方甚至有发疯的可能。两人在选定的一间黑屋子里较量了三个小时,具体都用了什么绝招不得而知,但两人出来时都虚弱到极点。这场较量没有进行到底,但能和里德尔过招,足以证明迈尔斯的功力之深。”
    卡尔德隆忽然打了个冷战:“这么说,他写的那本鬼书也可能是真的?他真的能通过长时间的潜移默化,最终永远控制某个人?”侦探点点头:“我想是真的。我问过催眠界的人,他们说催眠理论上是没有时间长短之分的,催眠师的功力越深,做的准备工作越足,被催眠者受控制的时间就越长。按迈尔斯书里所写,对一个人形影不离的进行一年的催眠,恐怕永远控制对方也不是不可能的。”
    卡尔德隆咬牙切齿的说:“我明白了,这个混蛋利用大学同学的关系接近我的儿子,又套近乎形影不离,就是想慢慢的催眠卢克,让卢克受他的控制。这样他就一辈子都有钱花了!也许他还有更大的野心,比如等卢克继承我的部分财产后占为己有!”
    私家侦探耸耸肩:“很可能。迈尔斯从国外回来后,诊所的生意并不好,他又习惯了花天酒地的生活,一直入不敷出。他这两个月基本都和令郎混在一起。”
    卡尔德隆说:“我能不能告他企图催眠我儿子?”侦探摇摇头:“很难,对催眠犯罪,一定要有明显的犯罪事实才能认定。现在他并没有对令郎做什么事,单凭这本书和画,是很难告他的。”
    卡尔德隆叹口气:“既然这样,我找卢克谈谈好了,我相信,只要卢克知道迈尔斯是什么人,他会保护自己的。”侦探笑了笑:“我潜入迈尔斯家时,已经在他的房间里装了窃听器,也许我们能搜集到一些有利的证据。”卡尔德隆点点头。
    私家侦探走后,卡尔德隆打了电话给卢克,让他回家来吃饭。他很少让儿子回家里住,而卢克因为害怕父亲的严厉,能不回家就不回家。卡尔德隆喜欢画,两个儿子也经常给他搜集一些,但卢克都是让弟弟帕克捎给父亲,自己尽量不和父亲见面。卡尔德隆看着卢克和帕克送给自己的画,也感觉自己平时对他们过于严厉了。
    晚餐很丰盛,但卢克明显有些拘谨,太长时间没和父亲独处了。卡尔德隆尽量温和的把自己让侦探查的结果告诉他,并把那本书拿出来给卢克看。卢克倒吸了一口凉气:“天啊,他上大学时不是这样的。那时他就醉心于催眠术,但他的理想是当一名出色的心理医生。想不到这么多年不见,他变成了这样的人!”
    卡尔德隆很高兴:“那你打算怎么办?”卢克坚决的摇摇头:“我以后不会再见他了。前段时间他说要和我合伙开诊所,我资助了他一些钱,但我不会再和他合作了。”
    卡尔德隆很高兴,多喝了几杯,醉醺醺的睡下了。卢克则连夜赶回了公司,明天他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三、深陷噩梦
    卡尔德隆走在一条浓雾弥漫的街上,一个看不清面目的人在他身后紧跟着。他转过头却什么都看不见。他继续走,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只是本能的知道,如果他不走,就会被身后的人赶上。一旦被赶上,最会有最恐怖的事发生。
    身后的人越来越近,卡尔德隆的腿却像陷进了泥潭,软绵绵的一点劲都使不上。他感到冰冷的呼吸已经喷到自己的脖子上了,拼劲力气转过头来,却看到一只无比恐怖的怪物向自己扑来。
    卡尔德隆惊叫一声,醒了过来,他的惊恐却更重了。他这个梦做一段时间了,却从没像今天这样惊恐,因为以前他认为那个恐怖的怪物只存在于噩梦中,然而现在忽然发现噩梦已经和现实连在一起了。从感觉上他知道,梦里的怪物就是卢克那幅画里隐藏的怪物!
    如果卡尔德隆今天晚上刚做的噩梦,他可以解释为白天看那幅画后受了影响。可这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那幅画他却昨天第一次看见!
    卡尔德隆决定把那幅画拿回来研究,也许能破解噩梦之谜。他给卢克打了个电话,但电话却一直提示语音留言。他留言说他对桌子上的画很感兴趣,一会儿就去取。
    当卡尔德隆到卢克办公室时,卢克不在,那幅画也不在。卢克的女秘书告诉卡尔德隆,他刚带着那幅画走的,说要去还给一个朋友。卡尔德隆觉得这样也好,他忽然想起上次私家侦探交给他的一个耳机,侦探说通过这个耳机可以窃听到迈尔斯房间和客厅里的对话。
    卡尔德隆带上耳机,只有一些轻微的沙沙声,就在卡尔德隆有些不耐烦的时候,耳机中传来了清晰的开门声,然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你也太不小心了,怎么能被他看见那幅画呢?”声音阴冷飘渺,让人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不舒服,就像毒蛇一样让人心里发毛。接下来的声音他很熟悉,是卢克的:“我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去我办公室,本来我也打算像以前一样,刷上一层清漆,然后骗帕克交给他。没想到他提前就看到了。”
    卡尔德隆心生疑惑,他知道这两人在说那幅画,但不明白他们说的意思,只是隐约感觉不对。那个男人——应该是迈尔斯说:“他对其他画没产生怀疑吧?”卢克说:“没有。他现在只认为你想对我下手,昨天还嘱咐我离你远点,说你是危险人物。对了,你在国外的案底他也都查出来了。他那个私家侦探很厉害。”迈尔斯不屑的说:“查出来又怎么样,被我催眠过的人,不会有举证的能力,警察都拿我没办法。现在关键是不能让他怀疑到你,否则我们的计划就全完了!”卢克说:“这个我明白。他一直偏爱帕克,将来财产十有八九留给帕克,我不能坐以待毙。问题是,你真有把握永久性的催眠他吗?”迈尔斯笑笑:“那些画在他身边有一年了吧,他一定作了很长时间噩梦了。只要我选准时机,对他进行催眠,他以后一切就都听我们指挥了。”
    卢克担心的说:“可他对你已经有防备了,你还有机会催眠他吗?”迈尔斯得意的一笑:“你不懂。催眠的关键在于准备工作,至于真正催眠的机会,就像按一下按钮那样简单。就算他全神戒备的站在我面前,我也一样能催眠他。因为准备工作留在他脑子里的印象已经不能磨灭了。换句话说,即使他提前布置下应对之法,我一样能让他乖乖的讲出来,并且自己解除。”
    两人的笑声像利剑一样刺着卡尔德隆的心脏。他痛心卢克变得如此凶残险恶,没错,他是偏爱帕克,但他怎么能这样对付自己的父亲?他恐惧那个毒蛇一样的迈尔斯,如果他说得是真的,那么自己怎么办?
    恐惧中,他听到迈尔斯说:“如果你不信。我可以让你放心。你不是早就看上你的秘书了吗?还记得我让你在每份给她的文件里加上水印吧,那就是准备工作。今晚我就让你见识一下,顺便让你美梦成真。”两个人又淫笑了起来。

    四、罪恶魔法
    卡尔德隆回到家里,把挂在卧室和书房里的画全部摘了下来,用药剂将上面的清漆全部洗掉。他发现,凡是帕克和他自己买来的画,没有任何变化。而卢克给他买的画洗掉清漆后立刻发生了变化,就像在卢克办公室里看过的那幅画一样,画面里隐藏着看不清却恐怖的怪物。他多少猜到了里面的玄机,怪物一定是迈尔斯用某种颜料涂在画上的,用清漆覆盖后变得不明显。由于清漆是常用的保存画的东西,自己也不会产生怀疑,太阴险了。
    卡尔德隆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一直在噩梦里见到这个怪物了。他惊恐的喘着粗气,一时竟不知该做什么好。但他毕竟是个坚强有决断的人,他给私家侦探打电话,让他想办法查到卢克女秘书的行踪。这正是卡尔德隆的过人之处,他知道卢克和迈尔斯晚上要对那个女秘书催眠,却不知道要在哪里进行。如果追查卢克的行踪太难,但只要知道女秘书的行踪,同样可以达到目的。
    私家侦探假借一个不存在的先生送花给卢克的女秘书,并邀请她共进晚餐。但女秘书说老板让她晚上在公司加班整理一份重要资料。卡尔德隆明白了,卢克和迈尔斯选择在公司,这的确是个最安全的地方。但尔德隆笑了,那栋大厦是他的财产,安保系统的设计图也在他手里。
    晚上,私家侦探和卡尔德隆小心的顺着天花板上的空调系统爬行着。虽然私家侦探劝他不用亲自来,他可以把过程录下来。但卡尔德隆告诉侦探,第一是他必须亲眼所见,第二总经理办公室有电子设备监控仪,如果侦探用摄像机,一定会被发现的。
    两人没等多久,卢克和迈尔斯就走进了办公室。两人交头接耳一阵,然后卢克给单独在外面整理资料的女秘书打了个电话,让她到办公室来。
    女秘书拿着资料进来了,她看到房间里有两个人有点意外,迈尔斯轻轻的对她说了一句话,说的声音很轻,卡尔德隆没听清,然而这句话犹如魔咒一样,女秘书身体立刻僵直了,她手里的文件飘落到了地上。迈尔斯用一种梦呓般的声音说:“你是古代的王妃,眼前的就是你的王。解开你的衣服吧,把你献给你的王。”
    随着他的语音,女秘书如同梦游一样躺到了桌子上。卢克咽了口唾沫:“她明天说出去怎么办?”迈尔斯微笑着说:“放心吧。只要我不解除对她的催眠,她这辈子都是你的奴隶了,永远别想有清醒的那一天。”卢克说:“可是,她这样不自然,会被人发现的吧。”迈尔斯自信的说:“等到明天早上,她就和正常人一样了。别人不会看出来她处在催眠状态,而她会死心踏地的为你做任何事。”
    为了不被发现,直到卢克他们全都离开后,卡尔德隆和私家侦探才从原路爬回去。一路上卡尔德隆什么也没说,身体控制不住的瑟瑟发抖。
    回到家里后,卡尔德隆仔细回想目睹的整个催眠过程,却始终无法找到对付的办法。迈尔斯只说一句话就能催眠,确实防不胜防。他又翻出了那本书,想尽量知己知彼。书里写的各种催眠方式让卡尔德隆更加茫然无措,甚至连一个手势一张塔罗牌都可以当成催眠的导火索,无可防范。
    第二天,卡尔德隆派给卢克一个工作,让他去接待一个国外来的客户。因此他赶到卢克的公司时,卢克还没回来。卡尔德隆将卢克的女秘书叫进办公室,边问她一些工作上的事边观察她。女秘书看起来没什么不正常的,但卡尔德隆敏锐的感觉到她的目光有些呆滞,不仔细看很难发现。他试探着问昨天晚上她都做了什么,女秘书肯定的说自己整理完文件就回家睡觉了。
    卡尔德隆压低声音说:“你被人催眠了!”他希望自己能惊醒这个可怜的女孩,这样他就可以找到破解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的钥匙。然而女孩对他的话毫无反应,只是目光忽然更呆滞了一下,接着说工作的事,似乎什么也没听见。卡尔德隆又说了一遍,女孩的反应一模一样。他沮丧的让女孩离开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被催眠的人无法指证迈尔斯了。

    五、不可撤销的遗嘱
    卡尔德隆召集了全市最有威望的律师,宣布自己将立下遗嘱。有钱人提前立遗嘱的很多,但当卡尔德隆详细解释后,律师们却都觉得不可思议。
    遗嘱内容有两点让人不可思议:第一是遗嘱马上生效。一般来说遗嘱只有在立嘱人死后才生效,但卡尔德隆要求马上生效。当然,一些大富豪也会在生前将财产赠与别人。
    真正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第二点:遗嘱不可更改、不可撤销!众所周知,生前立下的遗嘱,立遗嘱的人是有权随时修改和撤销的。因为情况是在不断变化的,遗嘱当然也是可以更改的。古代的君主立了太子,还可能发现不合适而撤换;富豪的财产分割也是如此,会不断根据新情况而修改当初的决定。只有当立遗嘱的人死了,遗嘱才真正不变了。像卡尔德隆这样要求遗嘱绝不可改变的,律师们还从没听说过。
    一个资深律师提醒他:“卡尔德隆先生,我想您最好还是保留更改遗嘱的权利,这是很必要的。不用担心这个权利会造成漏洞,要知道,只有您本人和超过三分之二律师在场,才能修改遗嘱。”卡尔德隆惨笑一下:“多谢您的好意,只怕过些日子,我连自己都不能做自己的主了。”律师们面面相觑。卡尔德隆解释说:“我的家族有一种罕见的精神疾病,往往在六十岁左右发作。发作后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样,但心智已失,做的事自己都不清楚。我就怕到时出现这种后果,才提前立遗嘱,并且声明不可修改和撤销!”律师们这才恍然大悟。
    虽然从没有过先例,但由于不违反法律,律师们只能按照卡尔德隆的心愿来证明此遗嘱有效。当两个儿子气喘吁吁的赶到时,都被遗嘱的内容惊呆了。
    卡尔德隆将所有财产都交给了小儿子帕克,一分钱都没留给自己,更不用说给大儿子了。当然,遗嘱中有一条,帕克继承财产的条件是他必须对自己尽赡养义务。最后一条就是那不可思议的条款:包括卡尔德隆本人在内的任何人,都不能再修改这份遗嘱。无论任何人以任何理由,都不可以。
    帕克惶恐的问:“父亲,您还很健康,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卢克则气急败坏的喊:“你太偏心了,我比帕克能干,我也是你儿子,你竟然一分钱都不留给我!”卡尔德隆让律师们离开,然后鄙夷的对卢克说:“我为什么没有留给你财产,你应该很清楚。我不希望自己变成你女秘书那样。”卢克像被打了一掌,他吃惊的说:“你都知道了?”卡尔德隆点点头:“没错。现在尽管让迈尔斯来催眠我好了,但你已经无法从我手中得到一分钱了。”他转向帕克:“孩子,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在那之后,你就明白我的苦心了。从今天起,这个混账再也不是我的儿子。”
    当晚卡尔德隆的遗嘱随着各大报纸的头版全城皆知。卢克垂头丧气的搬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他被帕克解雇了。帕克全面接管了卡尔德隆名下的生意。卡尔德隆过上了真正的退休生活,每天看看画,喝喝酒,过得轻松自在。虽然卡尔德隆自己的账户已经一分钱都没有了,但帕克对他赡养得很好。
    帕克已经从卡尔德隆口中得知了迈尔斯和卢克的阴谋,他通过各种渠道向卫生部门施压,最终卫生部门取消了迈尔斯的营业执照,迈尔斯被迫又出国了。这一切终于都结束了。
    这种平静的生活过了两年。直到有一天,卡尔德隆从电视上看到有报道称帕克名下的企业涉嫌非法军火生意,他忍不住把帕克叫会来询问。帕克向他保证这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是商业对手的诽谤。卡尔德隆才放心,他郑重的说:“我知道你是个稳重的人,记住,我们绝不碰军火和毒品这类的生意。”帕克连连点头。
    虽然相信帕克的为人,但卡尔德隆心里还是不踏实,他打电话找那个私家侦探,希望他能帮自己查查看是谁在捣鬼。没想到私家侦探的侦探所已经关了,变成模特公司了。他想想两年没联系过了,也难怪,于是打听四家侦探新的联系方式,接电话的女孩说:“听说他发财了,已经住到别墅区去了。”放下电话,卡尔德隆有些茫然,两年时间,变化竟然这么大。

    六、惊人内幕
    卡尔德隆又做噩梦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这个噩梦了。但这次当他转过头来时,那恐怖的怪物竟然有了一张清晰的脸——那是卢克的脸。他猛然惊醒,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惊恐的想为什么自己还会做噩梦。那些画他已经全部扔掉了……然后他发现了异样之处。一种窃窃私语般的声音从他的保险柜里发出来。他的保险柜里早就没有值钱的东西了,只有一些私人物品。他拉开保险柜,发现了一件他忘记已久的物品——私家侦探留给他的窃听耳机。里面装的锂电池经过两年仍没有停止工作,但迈尔斯的房子查封已久,什么人进去了,莫非是贼?
    不知为什么,卡尔德隆忽然很好奇,他把耳机戴上,想听听小偷们在偷东西时会说点什么。果然,他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虽然时隔两年,他还是一下就听出了卢克和迈尔斯的声音。
    卢克说:“听说你最近过得也不怎么样?”迈尔斯干笑一声:“老毛病,最近认识的小妞花钱多了点。”卢克烦躁的说:“我也是,露丝和我离婚了,分走了我一半的钱。妈的,你要真能把她催眠就好了。”迈尔斯嘿嘿一笑:“哪有那种好事。”
    卡尔德隆愣了一会儿,露丝这个名字他有印象,却想不出究竟是谁。就在他拼命回忆的时候,卢克小声说:“他来了。”然后是开门的声音,卢克和迈尔斯站起来的声音,看得出来,他们俩挺怕这个人。
    这个人冷冷的说:“你们还回来干什么?”卡尔德隆一下跳了起来!虽然不可能,但他不会听错,这是帕克的声音。他愣了几秒钟,没想明白为什么帕克也会在那里。一瞬间,他的坚强决断似乎又回到了身上,他披上大衣冲下楼,在街上找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曾经的迈尔斯诊所。他自己保留了一辆车,但理智告诉他不能开那辆车。
    迈尔斯诊所的门前站着四个穿西装的人,那是帕克的保镖,他告诉出租司机,不要停车,直接过去后绕路回到出发的地方。一路上,耳机里仍然不停传来对话声。
    卢克讨好的说:“是这样,我和迈尔斯过得很窘迫,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就只好回来找你。”帕克冷笑一声:“你们的日子窘迫,和我有什么关系,该给你们的早就给完了,咱们两清了。”迈尔斯阴冷的声音:“话不能这么说。如果没有我们帮忙,你能骗得了那老头子?你给我们的那点钱不过是你的九牛一毛。就算我没权利要求更多,可卢克呢,他如果不帮你骗老头子,分得的财产也不一定这么少。”
    帕克蔑视的说:“是吗?卢克,你也这么想吗?你我都知道,如果不骗老头子,那么你很可能只能得到养家糊口的钱。可我却给了你五百万,你还想要求什么?”卢克鼓起勇气:“可如果我不帮忙,你能这么快就掌握所有财产吗?恐怕要等到老头子去世吧。他再活二十年恐怕也没事,你等得起吗?再说,就算老头子把企业交给你,你做的那些非法生意一旦让他知道,他肯定会全收回去。没有我的帮忙,你能想出催眠的注意吗?没有我们提供的3D特效立体画和催眠录音,你能让他做恶梦?你能骗他签下那种不可撤销的遗嘱吗?”
    帕克沉默了几分钟:“你很聪明,这次你也说对了。关键就在这里,他太迂腐了。我不是他那种挣点钱就能满足的人,我要当首富,要当最有势力的人。”卢克恨恨的说:“我哪有你聪明。实话说,你找到我让我和你合作的时候,我吓了一跳,这是我那老实本分的弟弟吗?直到那时我才明白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已经暗中买通了所有人,我想不干也不行了。别的不说,你暗中买下这房子让迈尔斯开诊所,然后借警察的手查封后改成地下工厂,这么深谋远虑,我自愧不如。”
    帕克笑笑:“不管怎么说,你和迈尔斯的表演很成功,包括你那个小情妇,她简直能当影后了。冲这一点,我再给你们五百万,不能再多了。”卡尔德隆忽然想起来了,卢克当年被催眠的女秘书就叫露丝!
    迈尔斯不满意的哼了一声:“只有五百万。”帕克的声音变得很残酷:“如果你想要五颗子弹,我也可以满足你。”卢克赶紧说:“就五百万拿了钱,我们就走人。”迈尔斯也没有再吭声,显然他也惧怕帕克的势力。
    卡尔德隆的耳机里终于没有声音了,他已经上了楼,脱下大衣,呆呆的跌坐在床上。

    八、最后结局
    当帕克装好箱子刚打开房门,他愣住了。几个警察正好把他堵在了门里。一个警察冲过去打开箱子,卢克的尸体滚了出来。帕克眼睛一转:“我是来偷东西的,以为这箱子里有值钱的东西,我真不知道是什么啊。”一个警察从他身上搜出了手枪,对比了卢克身上的弹孔后讥笑的说:“大富豪帕克先生怎么会到这种旅馆来偷东西,还带着枪?”
    帕克知道这次自己在劫难逃了,他面如土色,但却始终弄不明白警察怎么会这么巧赶到这里。他怀疑是不是私家侦探那边出了差错,在杀迈尔斯时失手被抓而供出了一切。
    然而私家侦探否认了一切。他否认曾和帕克有过任何联系,至于帮他杀人更是子虚乌有。警方是通过匿名举报电话抓住的帕克,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私家侦探和帕克有过接触。证据不足,于是认为是帕克为脱罪乱咬的。案情很明显,帕克杀死自己的亲兄弟,肯定是因为兄弟敲诈了他。因为他们找到那封敲诈信。经过调查,迈尔斯也已经死了,就在帕克隔壁的房间里。这也进一步证明了帕克关于私家侦探要在国外杀迈尔斯的说法是撒谎,因为迈尔斯和私家侦探都没有出境记录。
    在帕克上刑场之前,卡尔德隆来探望他。监狱里的人很同情这位富豪,他一下子失去了两个儿子,因此他们给了他更长单独见面的时间。卡尔德隆看着帕克,帕克低着头:“想不到我费尽心机得到一切,却一夜之间都失去了。”卡尔德隆沉重的说:“以前我一直以为你很老实,其实知道我得知真相时还在希望一切都是假的。”帕克抬起头:“你知道什么真相?”卡尔德隆说:“你们合伙骗我的事,我都知道了。”
    帕克愣了一会儿:“难怪你会发现我在做非法生意,我还以为你是从电视报道上起的疑心呢。可你却什么都没做,只想撤销遗嘱,我知道你做不到,也就没在意。”卡尔德隆悲伤的说:“如果能撤销遗嘱,也许你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卢克也不用死。”
    帕克警觉的问:“你什么意思?父亲,难道这些和你有关系?”卡尔德隆点点头:“我给私家侦探打了电话,告诉他我知道了一切。如果他和我合作,我就把所有财产都给他,如果他不合作,我就鱼死网破的把他的事告诉警察。”帕克说:“在催眠这件事上你没有证据能告他啊?”卡尔德隆同情的看着儿子:“你还太年轻。你不想想,他干了这么多年私家侦探,怎么可能没有违法的事?在为我服务的这些年,他违法的事我都留了证据,以防万一。这些事也许不能要他的命,但做几年牢是不成问题的。”
    帕克哆嗦一下:“你……让他干了什么?”卡尔德隆说:“其实卢克不像你想的那么勇敢,他哪敢勒索你两千万?是我模仿他的笔迹给你写的信。然后在机场时侦探偷偷拦住了卢克,告诉他你让他留下,因为当着迈尔斯的面你只能答应给五百万,但你们毕竟是亲兄弟,所以你决定私下再给他两千万,以后一刀两断。卢克自然大喜过望,他和迈尔斯分开,住进了侦探制定的旅馆。当然,他以为那是你的安排。侦探告诉他不要出门,说你会亲自去给他送钱,然后他用同样的方法将迈尔斯骗到卢克的隔壁,并干掉了他。接下来的事,你就都知道了,是我给警察局打的电话报案。”
    帕克愣愣的听着,半天才反应过来:“可你的遗嘱是不可撤销的,你连一分钱都没有,侦探凭什么相信你把所有家产都给他的承诺呢?”卡尔德隆摇摇头:“你忘记了遗嘱里的一个条款,必须在你赡养我的情况下,遗嘱才是有效的。现在你坐了牢,很快就要没命了,当然没法赡养我,遗嘱也就失效了。我当然可以把全部家产送给他。”
    帕克大喊起来:“可这是为什么啊?我承认我骗了你,耍了你,可他也一样啊。我毕竟是你的儿子,你宁肯原谅一个外人,却不肯原谅你的儿子?”卡尔德隆的脸忽然变得无比冰冷:“你错了,只要是骗了我的人,我都不会原谅。为了让侦探放心,我已经又立下了一份不可撤销的遗嘱。不过,他的结局不会比你和卢克好。”
    帕克打了个冷战:“你太可怕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对付他?”卡尔德隆冷笑一声:“这还得感谢你,是你给我留下了对付他的武器。”
    帕克还想再问,卡尔德隆却已经离开了,他知道帕克没法翻案,他说的一切都没有证据。
    尾声
    半年后,曾经是私家侦探的富豪因为被警方查获了曾参与非法军火、毒品等生意而被逮捕,他仗着自己灵活的身手逃跑了。警方悬一千万重赏通缉他,使他成了全国想发财的流氓混混眼中的金娃娃。终于在逃窜了两个月后被当地的几个地头蛇击毙,并抬着尸体领了赏。
    记者采访了卡尔德隆,问他私下里资助警局悬赏出于什么目的,卡尔德隆义正言辞的说:“对付违法犯罪的人,每个人都有责任,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我不过尽一些责任而已。”记者说:“可是你曾经把企业赠与给他过啊。”卡尔德隆说:“是的,对于他的变坏,我很痛心,是我当时选错了人。”
    记者最后问卡尔德隆:“现在你没有继承人了,你的巨额财产有何打算?”他认真的说:“我会找一个慈善机构来管理,为了表示我的决心,我愿意签下不可撤销的遗嘱。”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