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大全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搞笑糗事
快递趣事 神回复集 王者段子 幽默签名 美女图片

医院惊魂夜

更新于 2015-03-16_14:37:00  91阅

    鬼影
    这两天王二总对我说,感觉医院最近有些不正常,可又说不出来是哪里的问题。
    我和王二是医院的保安,虽然工资低微,但工作比较清闲。每天只是看看监控录像,走走逛逛到处巡查一下就行了。
    可就在昨晚,王二发现了一件怪事:半夜十二点的时候,电梯竟然从地下二层上未了!
    要知道,地下二层可是停尸间,别说晚上,白天也很少有人过去。就连我们保安自己也从来不去巡查,因为那里躺着的都是死人,没什么好查的。即便是小偷,也不会去那里。
    王二去检查了一次,并没有检查出什么,很快就回来了。
    可就在刚刚,监控上的电梯再次动了,王二清晰地看见,一个全身裹着白衣的人从一楼电梯门口出去,走出医院大门,很快就离开了监控区域。
    虽然王二看不清那人的相貌,但从监控上显示,电梯绝对是从地下二层上去的。
    王二说:“我去看看吧。”
    “小心点。”
    王二冲着我一笑:“没事的,我很快回来。”说完王二走出了监控室,背影很快消失在了走廊里。
    王二离开后,我紧张地盯着监控画面。监控里王二进入了电梯,电梯指示灯在下降。可是等了好久,早应该到地下二层了,可是地下二层的电梯门口却是异常的平静。我又注意到其余的监控画面,全都没一点动静。
    也就是说王二没有走出电梯。难道是电梯坏了?我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又等了许久,眼看快一个小时了,还是没有王二的影子,我终于坐不住了,拿起手电出了监控室。
    深夜,医院走廊的电灯关闭了一半,仅剩一半的白炽灯散发着淡淡的幽光,每走出一步走廊里都会传来一连串的回音,回音越来越小,渐渐地消失在走廊尽头。
    不知道为什么,我昕着这个脚步的回音是那么有节奏,由近至远。我突然觉得害怕,这个回音有问题!
    我停住了脚步,而那个回音好像冷不防似的又迈出了沉重的一脚,紧接着回音越来越小,渐渐地归于一片宁静。
    太静了,太静了!我不敢回头,怕回过头去会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我感到后背一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朝着自己脖子吹冷气一样。
    我不能想下去了,顿时脚下的步骤乱了起来,伴着“咚咚咚”的声音朝电梯门口跑去,我按下了按钮,电梯的大门如一张巨嘴缓缓地打开了。
    回声最终归于平静,消失在走廊里。

    太平间内
    电梯内我紧张地喘着粗气,关上门的电梯形成一个封闭的空间,我突然想起来,王二进的就是这个电梯,可电梯里根本没有人。王二也没出去,难不成他人闻蒸发了?
    我再一想,或许趁自己出来这一会儿王二已经到了地下二层,于是我立刻按了地下二层的按钮。电梯缓缓下降。
    门开了,我一脚踏出电梯,立刻感觉到了这个空间的不同。
    “王二,王二!”我小声呼唤着,可传来的除了自己的回音什么都没有了。
    走近了太平间的门,我犹豫起来,开还是不开?
    我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下去了,这关系到王二的安危!
    我轻轻地推开大门,伴着低低的摩擦声我看到了里面的世界。微弱的灯光下一张张尸床整齐地排列着……
    我匆匆打量了一眼就要转身,我可不想在这鬼地方多待一会儿。我刚要关门,里面传来个微弱的声音,虽然很低,但确确实实存在。
    我回头在太平间里扫过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我刚要转身,那个声音又出现了,这次我听得更加真切,那个声音就像是被人捂住了嘴,从鼻腔里发出的声音一样。
    “王二?”我小声地呼唤着。
    我顺着声音看去,什么动静也没有。
    “救命!”
    这次我不再怀疑自己的耳朵了,确实有人在喊救命,而且那个声音我熟悉,就是王二。
    我连忙冲进了太平间,大声呼喊着:“王二,你在哪儿?”
    我突然注意到,一张盖着白布的尸床下好像有什么在微微地颤抖着。我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轻轻撩起白布。白布掀起了,我顿时一惊,下面的人正是王二。
    但王二的嘴上捂着一只手,而那只手并不是王二的!
    我连忙伸出手抓向王二,要把他从床下拉出来。
    正在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王二嘴上的那只手离开了王二的脸,而手下面的王二却是高翘着嘴角,形成一种诡异的狞笑。
    我一慌:“王二,你这是怎么了,还不快跑!”
    王二没有答话,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向里拖。我连忙挣脱王二的手转身就跑,可刚转身后,我就知道,自己完了!
    我的身后站着两个人,从面色上不难看得出他们绝对不是活人,脸色如同白纸,散发着死亡味道的身体正机械式地走向我。我又是后退一步,可另一边也是同样的两具尸体!
    我彻底慌了,因为我看见自己的前后左右都站满了“人”。还有些尸体正僵硬地从床上坐起来,朝着这边靠拢。
    我,已无退路,或许下一刻就会被尸体所淹没。
    王二也从床下钻了出来,站在一张尸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嘴上还是那种狰狞的诡笑。
    眼看尸体越来越近了,我突然敞开衣服,从衣服内抽出一把桃木剑朝着尸床上的王二飞奔过去。
    “哼,我一定要抓到你!”我大嘁着。

    华医生
    王二见到了桃木剑顿时脸色一变,紧接着一个影子从王二的身体里逃了出去,王二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一具具尸体也如同王二一样,顿时没了气力七扭八歪地倒了一地。
    我迅速地跑过去扶起王二,把王二搀了回去。
    保安室内王二一脸不可思议地听着我的讲述,他怎么也想不到就在刚刚自己竟然被凶灵附了身。
    其实几天前我就发现了太平间的异样,每晚都会看见一个人从地下二层走出去。于是我把发现报告给了医院领导,可领导并没当回事,说一个太平闻也没什么好偷的,不用管它。
    我也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就在昨晚,我和王二一起值班,我知道王二也发现了异样出去探查便悄悄地跟在了后面。一直跟到停尸间门口,我注意到一个淡淡的影子钻进了王二的体内,紧接着王二走进停尸间,嘴上好像念叨着什么语言,尸床上的尸体一个个都爬了起来。我明白,那种咒语可以控制尸体,现在的王二已经不是王二了。
    回去后我没有透露风声,自己悄悄地准备着。我从一本书上看到尸体一般都怕桃木剑的,我就买了一把放在身上,今天果然用到了,还破了那凶灵的咒语。
    王二说:“这地方这么邪,咱们别干了吧!”
    我说:“那怎么行,找份工作那么不容易,丢了这份工作拿什么养家啊?”
    “可、这……”王二不知道怎么办了。
    “没事的,等天亮了咱告诉队长,让他上报院里,好好整治一下就没事了。”
    监控室内再次安静下来,经过刚才一番折腾现在已经两点多钟了,再熬几个小时天就亮了。
    “啊——”
    我和王二对视一下,我们都听到了外面传来的一声惨叫!
    我们这并不是什么大型医院,晚上人不多。监控室所在的楼层是四层,这个时候只有五楼的住院部有人,一楼的急诊室留着一个医生,护士房还有两个护士值班。
    我俩迅速地跑到五楼,检查一下发现并没有异样。
    我俩又迅速地上了电梯来到一楼,护士房内两个年轻的小护士颤抖着抱在一起,看到王二和我两个未了又是两声尖叫,朝我们扑来。
    “先别急,到底怎么了?”王二问着。
    “华医生他……杀人了!”其中一个小护士颤抖着说。
    这个华医生是剐来不久的,很年轻,却很有能力,刚来没多长时间就已经成功地进行了很多次心脏手术。而且他的手术做得都很完美,得到了患者与医院的一致好评。职位也不可思议地从实习医生升职到了专科主任,听小护士这么说现在急诊部值班的就是华医生了。
    “在哪儿?”我急忙问。
    “就在他的办公室里。”
    原来两个小护士闲着无聊,想起了今天是华医生值班,华医生人长得挺帅,两个小护士都对他有那么点儿心思。今晚两人打算去华医生办公室沟通一下感情,可两个小护士没看见华医生,却看到了一具尸体躺在华医生办公室内的病床上,吓得两人就要往外跑。刚转身就迎上了一脸诡笑的华医生,两人尖叫着跑了出来。
    “走,去看看!”我拉着王二,两个小护士也跟在了身后。

    无处可逃
    我们很快就到了华医生的办公室,门是虚掩着的。我摸出了怀里的桃木剑,我有种想法,华医生也被凶灵附体了。
    轻轻推开门,里面很静,看不到有人的样子,我深吸了口气喊了一声:“华医生,你还好吧?”
    没有人答话,里间传来沙沙的声音。
    我把桃木剑挡在前面,四个人朝着里间走去,刚走到门口华医生就从里面出来了。他一脸笑容:“你们来有事吗?”
    我看到华医生笑得那么和蔼,感觉自己未免想多了,这么温和的人怎么可能会杀人?
    “有、有人举报说你杀人。”
    “我杀人?哈哈……”华医生大笑一声,“你仔细想想,除了五楼住院部我们医院还有几个人?”
    我一愣,顿时想了起来,没错,值班的就这五个人,现在全在这里,华医生又会杀了谁呢?
    我回头看着两个小护士,一笑说:“应该是你们看花眼了吧。”
    小护士没有说话。
    我又一想,还是仔细点儿好,什么事都怕个万一。
    “华医生,不好意思,能不能让我们检查下里面?”
    华医生一笑,笑容又添了几分神秘:“你要是真想看就看吧,看到什么可别怪我哦。”
    我向里间走去,里面很黑,但我还是能看得出里面躺着两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我走出来问:“华医生,里面是……”
    “你猜?”此时华医生笑得更加诡异了,这个笑容就是不久前出现在王二脸上的那个!
    “既然你来了就不要走了!”华医生向我伸出了双手。
    我转过身后退了两步,手中的桃木剑刺向华医生。
    可我没有想到,这次桃木剑好像失灵了一般,被华医生攥在了手里动弹不得。
    我连忙丢下桃木剑转身就跑,身后的两个小护士见我想跑,立刻机械地走过来拦我,这一刻我真的明白了里面房间的那两个黑影是谁。小护士说进来后见到尸体跑了出去,原来她们根本就没有跑出去,她们现在已经变成了华医生的傀儡!
    “王二快跑!”我急忙喊着王二,可王二也是一脸诡笑,伸手拦着我。
    我想通了,王二就是两个护士看见的那具尸体!怪不得那一个多小时王二无影无踪。
    我不敢多想,奋力推开拦着的人就向外跑去,此时四个人都是一脸狰狞,追着我跑了出去。
    走廊里空荡荡的,我朝着大门的方向奋力地跑着,后面的四个人紧迫不舍,等我跑到大门时才发现大门已经被锁上了。
    后面的四个人马上就追到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用尽全力对着大门玻璃踹了一脚,“哗啦”一声,钢化玻璃散落一地,我连忙从门框中钴了出去。
    一步之隔便像隔了一个世界,我终于跑出来了,吸了一日新鲜空气我又连忙朝外跑去。
    华医生带着王二还有两个护士可没给我喘息的时间,四个“人”像不知疲倦似的对我紧迫不舍。
    大门不远处传达室灯还亮着,我想起了今天在里面值班的是陈伯。我想去叫陈伯一起跑,可转念一想怕陈伯也变成了他们的傀儡,自己要是去了岂不又是自投罗网。
    我连忙朝着院子的大门奔去,到了大门口我立刻后悔了,因为这扇大门也被锁上了,而且这是一扇铁门,很高,根本翻不过去,也就是说前面是死路一条!

    诡夜
    此时我只能盼望陈伯还是正常的人,我迅速地朝陈伯的传达室跑去,透过窗户我可以看到陈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陈伯快起来,有鬼,开大门,快跑!”我焦急地喊着。
    陈伯迷迷糊糊地从桌子上爬起来,像是没听到一样问道:“什么?”
    “快,钥匙,我要开大门!”
    陈伯摸了摸,拿出一串钥匙扔给我:“用完拿回来。”说着趴在桌子上又睡着了。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拿起钥匙就往外跑,可这时传达室的门已经被堵上了,华医生一脸诡笑地说:“你跑不了的!”
    我想往外冲,可根本冲不出去,反而被王二抓住。两个小护士再加上华医生四个人七手八脚就把我制伏了,四个“人”抬着我走回医院。
    我被抬到了华医生的手术室,华医生拿出一个针筒扎在我身上,我挣扎了两下便不动了。
    虽然动不了,但我意识却是清醒的,华医生很快拿出那套手术工具。我一看完了,难道是要给我动手术,我可没什么病。
    华医生阴阴地一笑:“你的心不好,我给你换颗心脏。”
    我一听傻了,想挣扎还是一动也动不了。
    华医生却像是很轻松似的说道:“你们的心都不好了,还是换一颗吧。你看,他们换了心之后多好!”
    说着王二还有两个护士嘴角又变成了那种诡笑,紧接着他们拉开衣服,我大吃一惊,因为他们的心脏部位是一个窟窿。透过窟窿竟然能看到里面的心脏正在“扑通扑通”地跳着。
    华医生一摆手,手术室的大门打开了,走进一个人,我感觉到那个人肯定不是活人。王二和那两个护士被控制了但他们行动还是灵活的,而刚进来这个人四肢僵硬,走起路来如机械一般,简直就是一具尸体!
    进来的人乖乖地走到华医生身边就停了下来,华医生熟练地拿起手术刀,拉开那人的衣服,沿着那人的胸口划了下去,顿时刀子切开的地方皮肉外翻,华医生把手伸进那人胸膛,一掏,一颗心脏就掏了出来。
    护士端来盘子,华医生把心脏放进盘子里,然后摆了摆手,那具尸体就转身离开了。
    此时我终于明白了,每天地下二层出来的人是谁,到哪里去。只要那些尸体原路回去,根本看不出少了一颗心脏。
    华医生拿起刀,在我的胸膛上用力划了下去,虽然没感到疼痛,但是我知道这是麻药的作用。可是等会儿如果把我的心脏拿出来,我还能活吗?
    华医生像是看出了我的恐惧,淡淡地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听完你就不害怕了。”
    此时我哪还有心思听故事,但却又无可奈何,只有听下去。

    两个护士在一旁给华医生递着各种工具,华医生双手不断地忙乎着,可嘴上却丝毫没停顿。
    “你以为我是鬼吧?告诉你,我和你一样,也是人,不过等一下就不一样了,因为你就不是人了。”
    华医生讲起了他的故事,原来几年前华医生的父亲得了心脏病,来到医院后就是因为没有及时交上药费,医院给停药了,华医生眼睁睁地看着老父在断药后痛苦地呻吟。他哭、他喊,他不管怎么求医院里的医生得到的都是一个回答,交不上钱就不给用药,最后华医生只能无奈地看着父亲闭上眼睛。老父亲死了,留给华医生的只剩下了报复!他在古书上学到了这种操控尸体的方法,他要把医院那些黑心的医生全部变成他的傀儡,取出他们的心脏换给病人。
    故事讲完了,我的心也换好了,很快我感觉自己可以动了,华医生笑呵呵地看着我说:“天快亮了。”
    尾声
    第二天一早,我跑到了院长办公室,一进去就大声喊着:“不好了,不好了!”
    院长正悠闲地坐在椅子上,训斥着我:“慌什么,有什么事慢慢说。”
    我说:“那个华医生是鬼,是恶魔!”
    “开什么玩笑,再胡乱造谣我把你开除了。”
    “真的!”我连忙解释道,“您跟我来看看就知道了。”
    院长一愣,跟着我走出了门,来到华医生办公室门口,我指着里面:“您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02
 相关推荐(灵异医院
偷尸
医院采访惊魂夜
医学院的解剖楼
停尸房的女鬼
整形的故事
肚子痛
某医院的离奇怪异事件
冤魂的报复
阴鬼的复仇
闹鬼的医院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需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