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婴

更新于 2015-03-16_14:37:00  65阅

    1
    “苏小姐,对不起,我们无能为力,您的儿子得了一种我们也叫不上来的疾病,很严重,真的,我们不敢骗人,他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任何知觉,不不不,可能我说的严重了,是触觉,比如说,他已经不知道任何疼痛了,不管是你如何打他,甚至砸断了他的腿,他也不会有一点疼痛感。”何医生表情凝重的跟眼前的这个病人家属说。
    这个被叫做是苏小姐的姑娘赶紧的说:“这不是很好吗,一个人不知道疼痛,不是很好吗,至少他不知道什么是痛苦。”
    “不不不,很糟糕,因为他失去了痛觉,所以当他得了什么病的时候,我们就没办法检查出来,因为他说不清楚他到底得了什么病,还有您的儿子已经得病了,但是他不知道痛觉,我们就没办法知道他的病什么时候发作。”何医生难过的跟苏小姐说着。
    “那……我该怎么办?”苏小姐几乎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但是她还是坚持着说出了那句话。
    “没办法。”医生也没有看办法,他只能朝着苏小姐鞠了个躬悄悄的走掉了。
    苏小姐瘫坐在地上,她的手扶着墙壁脸上流出了泪水……
    2
    医院里,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远,在这样的夜晚显得静悄悄的,或许,到了晚上都是这样吧。
    但是因为医院里的传说让很多人都不敢在晚上出病房了,一年前的那个碎婴,让很多人都感到了毛骨悚然。情况是这样的……
    “蒋医生,蒋医生。”一个甜脆的生在在这个时候变得有些惶恐,护士丽兰赶紧的从前面跑了过来。
    蒋医生赶紧的转过头来:“怎么,他又……”
    丽兰点了点头。
    蒋医生没敢犹豫,赶紧的走到了六楼最里面的病房里,尽管蒋医生把自己的心压得死死的,但是当打开门的瞬间,他还是忍不住吐了出来。
    蒋医生是外科医生,做外科手术是他的专长,虽然他见过的血腥场面很多,可是面对这样的情景,他真的没有办法。
    病房里面再次到处是血,到处都是,一块块的碎肉躺在地上,床上的婴孩血肉模糊的躺在那儿,他还在用自己的嘴使劲啃噬着自己的胳膊,嘴角的血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样子极为恐怖。

    “蒋医生,您怎么样了?”丽兰赶紧的用手拍打蒋医生的后背。
    “我看这个孩子是没救了,他完全没有痛苦的表情,好像啃食他的胳膊还是件很快乐的事情,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怪病。”
    丽兰赶紧的去松开了孩子的手,这孩子还是很听话,把他的手松开了以后他也没有再拿上去,但是他的眼睛确实透着一种让人看不出来的迷离,但是却让丽兰看出来了,她拿着的婴孩的手突然松落了,孩子的笑容也在这个时候突然笑了,伴着他的眼睛,样子很是诡异。
    蒋医生赶紧的检查了孩子的身体状况,每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蒋医生都是这样检查的,但是每一天婴孩的身体都是极度下降,他现在已经经受不住这样的长期流血了。
    但是就是这样,孩子依然每天都啃食自己的身体。
    “他已经快不行了,要是还这样的话,咱们最好给他来个安乐死得了。”蒋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不行,苏小姐走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她想让咱们尽量保住孩子的命,她会给我们按时寄钱的。”丽兰惊讶的看着蒋医生,蒋医生的人很好,也乐的助人,但是今天却实在不知道是怎么了。
    “算了,我是不想让孩子遭罪,虽然他本来就没有什么痛苦,但是……”蒋医生没有说话,他走出了医院的房门,门关上了,就在这个时候丽兰转身看到了正在床上的婴孩,她看到那婴孩再次举起了被自己啃食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胳膊,嘴角的血迹再次流出来,滴到了自己的小肚皮上,缓缓地他的脸竟然蠕动了一下,露出惨淡的笑。
    丽兰一阵的发冷,她没敢在这里待下去,赶紧的关上门走了出去。
    门里面传来了一阵的咯咯声,不是笑,而是骨碎的声音。

    3
    夜晚往往在这个时段来的很快,不时的还传来了外面的钟声告诉你现在的时间。丽兰是在今天值班的,她本来想请假回去休息的,因为那个孩子的缘故,她还是留了下来。
    病房里面没人愿意和婴儿同住在一个房间里,他们都是相信这个孩子是一个恶灵,因为他不知道什么叫做痛苦。
    何医生在和蒋医生说着今天的事情,他们想找这方面的专家好好的研究一下,这或许是一个医学上的奇迹,但是碍于院长的脸色,他们一直不敢和有关的专家研究。
    半夜里的钟声再次响起,在寂静的夜晚静静的敲响了十二下,终于咯咯的声音再度响起,或许这样的声音的确很有穿透力,在经过很多堵墙的情况下依旧传到了丽兰的耳边,丽兰猛地打了一个寒颤,她赶紧站了起来往孩子的病房里奔去,虽然她对那个孩子还是怀着一种恐惧的心态,但是出于良心,她还是没有考虑的就去了。
    蒋医生和何医生此时也到了病房的门口,他们没有勇气敢打开那扇门,咯咯的声音一直在响着,丽兰走到了门口她的手也僵住了。
    “怎么办?”蒋医生看着何医生的眼睛。
    “我,我,丽兰,开门,不管怎么说,救人要紧。”何医生说。
    丽兰点了下头,终于拧动了门把手,当她刚打开一个门缝的时候,突然一个尖利的声音穿了出来,这,这竟然是孩子的哭声,在医院里很少有听到孩子的哭声了,尤其是这个哭声来自于这个病房,他为什么哭了,他不是没有痛苦吗,既然这样他为什么哭了,丽兰没有勇气推开门,她的手再次僵住了。
    这时也没有说话了,相信很多人都听到了哭声,但是没有人干进去,因为哭声的惨淡很难用言语来表达,终于慢慢的声音消失在了病房里,丽兰的心才放了下去,她当然希望是孩子害了才会哭的,门被轻轻的推开了,终于她看到了那个血的场面,这个场面并不惊奇,她自然而然的打开了灯,当灯扫开了一片的黑暗之后,丽兰突然惊叫了起来。
    蒋医生和何医生也赶紧走了进来,同时他们的眼睛瞪得很大,因为他们看到了病房里面竟然是一堆堆的烂肉,不光这样,骨头也随处了扔在了墙壁的夹角,这个婴儿难道碎了?

    4
    “怎么办?咱们医院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对我们医院的影响也是不可忽视的。”院长面对着当时看到情况的三个人说:“现在只有咱们四个人知道,我不希望这件事情传出去,到时候我会给大家相应的好处,丽兰你现在就是护士长了,蒋医生和何医生也会变成主任医师,大家皆大欢喜,这件不愉快的事情就请各位忘掉吧。”
    丽兰想要说什么,但是她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只能把肚子里面的话憋了回去,因为他看到了蒋医生的奇怪的眼神。
    虽然院长在医院里这样说了,但是这里的很多人依然知道了,具体是因为什么知道的,这个就不清楚了,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没人再敢在半夜里走到那个病房了,因为他们一直感觉一个婴儿浑身是血的站在那里,或许是一个幻觉吧。
    丽兰并不相信鬼神的言论,她依旧在晚上值班,依旧还是那个样子,直到在某个夜里值班的时候收到了一个礼品盒。
    礼品盒包装的很好,丽兰仔细的回想着自己的那几个好朋友们,但是谁也没有这样送东西的习惯,都是直接给了她,面对着包装精美的礼品盒,丽兰动心了,她轻轻的解开了礼品盒的带子,然后打开了礼品盒,准备享受惊喜的瞬间。
    “啊!!”一阵的惊叫忽然响起,丽兰惊恐的看着礼品盒里的礼品,那个血糊糊的东西正静静地躺在里面,一些蛆虫在里面蠕动着,还有白花花的骨头,小小的,烂肉糊在上面。礼品盒里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具体也会明白点,那个样子很像是肺管。
    在同一个时间何医生也收到了一个礼品盒,他小心的把他打开了,里面是一个精美的蛋糕,上面写着祝你生日快乐。
    何医生仔细的想了一下,突然觉得今天好像不是自己的生日,他仔细的看了看蛋糕,不禁下出了一身的冷汗,因为蛋糕上根本就不是生日快乐,而是“祭日快乐”
    楼道里此时已经没有人了,丽兰静静的抓着塑料袋的一头往垃圾箱走去,她不想让人看到这样的东西在医院出现,如果出现了,后果不堪设想。
    垃圾箱在打开的顺价冒出了很多的苍蝇,林岚堵住了自己的鼻子,随手将东西扔了进去,转身要走,可是当她转过身的时候,忽然他看到走廊正对的尽头,那个原本是婴孩的病房,这个时候的灯却亮着,里面已经没有人住了,现在那个房间的灯怎么会亮呢?
    林岚原本打算走过去看看,但是刚想过去,腿却不听使唤了,既然这样,她也没必要去了,于是转身进了值班室。
    值班室的门在关闭的瞬间,她似乎是听到了一声不大的尖叫,但有好像是门在关闭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因为那个尖叫很粗,像是个男人的。
    何医生赶紧的把礼品盒放回了抽屉里,然后不再想这个是谁送来的,他只当是一个不恰当的恶作剧。
    他坐在了沙发上,准备拿起报纸看看今天的新闻,当报纸拿上眼前的时候他突然感觉一个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声音很熟悉,但是一时间却分辨不出来。
    他只是感觉拿着报纸的手越来越颤抖,眼皮也想快点闭合,终于他沉睡了过去。
    医院一角的地方,在月光的照耀下露出了一个人的影子,这个人的脸色似乎永远都是一种苍白无力,这是一个不太平静的夜晚,过了很长的时间,终于这个惨白的脸上露出了意思不易察觉的笑容,在这个角落里,发出了咯咯的声音,不是笑声,是骨碎的声音。

    5
    度过了平静的夜晚,但是丽兰的心依旧不平静,因为她在昨天一直认为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等了一个晚上也没有看见,终于当她走出值班室的大门的一刹,他看到了一群人围绕在走廊尽头的那扇门边。
    有医院的工作人员,有患者,也有家属,他们都在那里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丽兰好奇的望着他们,但是她自己却不敢过去,一种东西在莫名的驱使着她,让她的腿迈不开。
    蒋医生走到了她的身边:“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他们怎么都围着那扇门转,走吧过去看看。”
    丽兰无奈的摇了摇头:“您过去吧,我就不过去了。还有点事儿。”
    蒋医生笑着从她的身边走过,径直朝着门走去。
    丽兰转身想要回到值班室,却听到那扇门的四周开始骚动起来,尤其是蒋医生的嗓门最大,他惊恐的叫嚷着跑了过来:“丽兰,丽兰,出事儿了,出事儿!院长他……他……”
    丽兰听到了院长的名字,她赶紧的回过身:“院长怎么了?”
    “院长他……他碎了!”
    当听到蒋医生的话时,丽兰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是否还正常,他推开了蒋医生强壮的身体,跑到了走廊尽头的那件病房,果然院长确实碎了。
    整间病房再次回到了那天的场景,院长身上所有的零件都散落在了病房的四处,尤其是他的一双眼睛,竟然就放在了门口,一夜之间,似乎有无数只苍蝇飞过了这件病房,在病房里面散发出了一种奇怪的味道。
    蒋医生的脸抽搐着,他想要悄悄的走掉,但是却发现后面有个人在看着他,他转过头,看到的是何医生惨白的面孔:“何医生,你,你没事吧。”
    “没有,就是昨天没睡好。”何医生淡淡的说。
    “怪不得脸色这么差,您还是回去休息一下吧,唉,对了,我跟你说,院长他……他碎了。”
    “我知道。”冷峻的面孔让人很不好接近他,蒋医生只好识趣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不再说话。
    看着何医生的背影,蒋医生更加迷惑了,难道刚才的那堆人群里,有何医生的身影吗?
    不绝对没有,蒋医生的脑子很好使,以至于谁的面孔他都能记住,想了很长的时间他再次确定,何医生刚才没在,那么他是怎么知道院长碎了呢?
    警察来调查了一下,发现没有任何线索,说是回去调查一下,但是丽兰和蒋医生何医生,他们都知道,不可能调查好,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场谋杀案,或许这是那个婴儿的报复,报复他的生命如此不值钱,抱怨他们没有在第一时间进门救他,抱怨院长的残忍。于是让院长在这一天便死去。
    蒋医生不再说话,他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走了出去,何医生依旧面无表情,但是他的脸上再次露出了一点惨白的颜色,这回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没有休息好了。
    丽兰走回了值班室,她伸手打开了值班室的门,然后喃喃的小声说道:“下一个会是谁呢?”

    6
    天空中再次落下了雨滴,这已经是这个市区最大的雨了。
    或许没有人注意那个影子在什么时候出现,又会在什么时候消失,因为这个影子本来几乎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这个东西在医院里不断的爬行,嘴里不时的发出了一阵咯咯的声音,不是笑声,而是骨头碎了的声音。
    没有人从医院的走廊里出来,他们应该都听到了那个声音,但是没认出来,在这条走廊里,那个爬行的小东西留下了一行深深的血迹。却终于在走廊最后的那个门的门口停住了。
    丽兰还在那里办公,今天很不幸的再次轮到她值班了,她不清楚今天会不会收到那个令他恶心的礼物,她不想再看到它了。
    何医生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他安静的坐在丽兰的旁边,当然对面也坐着蒋医生。
    蒋医生的眼睛不停的盯着何医生,他突然感觉这个人今天特别的陌生,不,不是今天,而是所有的这几天都是这样,自从院长死了以后,他就一直是这样的表情,让人很难理解。
    忽然他看到对面的何医生一下子站了起来,往前面径直走去,他刚想拉何医生一把,但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何医生,就已经发觉他身上的冰凉了,那种刺骨的感觉不言而喻。
    何医生走到了窗前,然后缓缓的转过头看向丽兰和蒋医生,小声的说道:“你们没发现,今天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何医生突然的这一句话,让蒋医生和丽兰感到莫名其妙,他们呆呆的看着何医生的眼睛,好像那里面根本就是一个无底的深渊。
    “你们干嘛用这样的眼神来看我?”何医生笑着看着他们,但是从他惨白的脸上露出这样的笑容,确实不是一个好看的表情,这样的表情让丽兰和蒋医生来讲真是感到背后一阵发凉。
    蒋医生的脑子还算反应的几块了,他赶紧的说道:“没,没事儿,什么事儿也没有,您刚才说什么了?不对劲儿?哪儿不对劲儿了?”
    “呵呵,我总是听到有人从这条走廊爬过去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总是有这种感觉,我好像还听到了什么咯咯的声音,就跟那天晚上一样。”当说到这儿的时候何医生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他赶紧的转变的话题:“我想是我这几天睡眠好,估计是幻觉吧。”
    丽兰不敢说话,她还是看着何医生,只有蒋医生在一旁附和着:“对啊,这几天太忙了。”蒋医生赶紧的底下了头不再说话。
    其实他们的感觉和何医生的一样,他们同样感觉到了今天的不对劲儿的地方,但是他们不敢说,他们也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从这边的走廊里爬了出去,可是由于心底最深处的那点恐惧,他们谁也没有说出来,只是何医生的胆子很大,他竟然直接的讲了出来,可是丽兰和蒋医生还是极力的去掩盖这样的事实。
    终于声音在他们的耳边戛然而止了,时间仿佛一下子凝固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甚至不敢挪动一下,尤其是何医生的惨白的面孔,更加的让整个的气氛凝固到了极点。
    丽兰的耳朵稍微动了一下,然后把头转向蒋医生,蒋医生同样不知所措,他们只好看向何医生,但是当他们看到何医生惨白的面孔的时候,不禁同时吓了一跳,然后赶紧的把头再转回去,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声音,不敢放过一丝一毫,或许只要放过了就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似的,可是就当他们感到没什么事情发生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开门声“吱呀……”

    9
    霎时间,丽兰的身体马上就不会动弹,她好像看到了一个娇小的影子在自己的眼前缓慢的爬了过去,她使劲的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发现,这是真的,眼前真的有人从这里爬了过来,是蒋医生,他的胆子很小,他只能躲在丽兰的身后。
    终于,他们同时看到了那个影子,娇小的影子的身后,是一个很大的影子,她在呆呆的看着那个影子在爬行,一行血迹从这里流了出来,溅到了丽兰和蒋医生的脸上。
    “啊!!”惨叫声过后,是惨状。
    丽兰的眼睛死死的闭着,她相信,只要自己能把眼睛闭上,就一定看不到面前的恐惧,也就会在死的时候不会很可怕了,但是没有办法,内心的恐惧已经无法被占据。
    她听到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这个声音来自于它的身旁,那个类似于懦夫的蒋医生。
    丽兰在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死亡,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只想等待着那个死亡的瞬间,但是她等了很长的时间,那个恐惧却并没有到她的身边,而是转了个弯,溜掉了。
    丽兰睁开了眼睛,她看到到处都是血,一块块肢体,四处的飞散着,两只充满恐惧的眼睛,静静的躺在丽兰的前面。
    骨头,白花花的骨头,露出在翻卷的肉里,一行血流了下来。
    终于那个声音再度响起,是咯咯的声音,不是骨头碎了的声音,而是笑声。
    一个晚风吹过了监狱的窗户,一个白天再度点燃了通往地狱的长明灯,在清晨,一个枪响,打碎了这个本来安静的城市,一个带着镣铐的女犯人被打死在了刑场。
    她的名字叫丽兰。
    警察已经很重要的证据证明是丽兰杀害了所有的人,他们说丽兰在监狱里杀害了和她在同一个监狱的蒋医生,因为那个监狱里只有她和蒋医生,没有其他的人在里面,所以,丽兰就是铁定的杀人凶手。
    或许丽兰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死,但是我来告诉她吧。
    丽兰的死不是一个意外,而是有计划的。
    苏小姐的儿子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他没了痛觉,其实这并不是没有办法治疗好的,只要随便换一家大型的医院都可以治好,现在的医疗设备已经可以治愈这种奇怪的病了,也有这样的病例。
    但是医院的院长知道苏小姐的家里很有钱,便想到了一个方法,就是让苏小姐的儿子永远的在医院里接受发射性的治疗,然后慢慢的挣着这笔不小的收入。
    为了治疗自己的儿子,苏小姐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于是她准备出远门借钱给儿子治病,她走的时候交代院方,要好好的治疗自己的儿子,自己会给他们寄钱的。
    情况就是这样了,医院没有完成苏小姐交代给他们的任务,从医院的院长,到主治医师,到护士,他们每一个人都逃不过苏小姐的诅咒,因为苏小姐始终放心不下自己的孩子,最终还是在一天的夜里来到了医院,但是就是那天的晚上,她的孩子死了。
    于是乎就出现了以上我说的那些报复。
    医院里暂时安静了不少,因为婴儿没有再次出现,但是在这家医院里,在最后的那个走廊上,到了晚上仍然还会出现那个咯咯的声音,不是笑声,而是骨头碎了的声音。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10
 相关推荐(灵异医院
半夜收魂的老婆婆
医学院的解剖楼
吻尸
医院的接阴婆
阴灵妹妹的复仇
医院采访惊魂夜
停尸房的女鬼
某医院的离奇怪异事件
恐怖的210病房
老医生的诡异经历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