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监护室惊魂

更新于 2015年03月16日   58阅

    那天早晨,小光突感心口不适,心跳得厉害,被家人送往医院。医院位于上海浦东郊区的张江,这是一家著名的市级医院曙光医院分院。
    经过半小时的车程,终于到了。医院急诊室里,医生见小光心跳如此厉害,不敢大意,忙把他收进心脏病监护室里。心脏病监护室是整个科室的重中之重,凡心脏病的高危病人都送那里。经过一番抢救,小光终于醒了过来。
    小光睁开眼睛,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年轻的女护士,那是一张晶莹剔透犹如无暇美玉般的脸容,美丽闪烁的大眼睛,她那甜蜜而带有磁性的嗓音好似天籁之音!这是一个标准的美人,当她出现在小光的面前,小光不由惊叹为天人!她叫静,是一名实习护士,她来医院实习工作已经好几个月了,她从最初的不熟悉到如今的娴熟的义务能力。她正在小心翼翼地照料着小光,打针、吊盐水……一切都那么的细致入微。
    心脏病监护室大约200平米左右,里面一共住了8个病人,除了小光之外,其余人各个都是重危病人,每人心脏上都装有起搏器。
    小光左边的病床是一个年近八旬的老头,他整体唠唠叨叨的,要这要那的,很“作”,常常搞得护士和护工头痛不已。那个老头由于寂寞难耐,主动的和小光聊天,他告诉小光,自己有7个子女,他靠省吃俭用把他们拉扯大,如今他们已经长大成人并且成家立业了,说到这里老头表情很得意。
    右边病床则是一位大约四十上下戴着眼镜的中年女人,她是一名报社的记者,由于常年的工作压力大,长期的疲劳、熬夜使她得了心脏病。她看出去很高傲,她从不与别人搭讪,凡是有本事的人都这样心高气傲的。
    监护室里最辛苦的就属2名护工了。监护室不同与普通病房,因为这里住的都是重危病人,病人的一切饮食起居等都得有她们打理,洗手、洗脸、洗脚包括大小便都得由他们料理,病人们个个都像皇帝一样,享受着她们的服务。她们24小时看护着病人,白天几乎是手脚不停的工作,只有到了晚上才能稍微眯一会,这种睡也得睁一眼闭一眼,不能深睡,一但病人叫唤就要起来的。尽管这样累,她们从每一个病人那里只收取微薄的26元一天,还得2人平分。她们2人都是30多岁的安徽籍女人,在她们身上你可以看到什么叫做勤劳。
    16:30分晚餐时间到了,护工把晚餐送到每个病人的床头,小光一看是肉饼子炖蛋还有一点卷心菜和2两饭,尽管自己早餐和午餐2顿没有吃,但还是感觉吃不下去。旁边的老头心地很善良,他得知小光2顿饭没吃,规劝小光无论如何都要吃一点,要不然身体要垮。但小光仍然觉得没胃口,只稍微扒了几口后就实在吃不下了。不过经过一天的治疗,挂盐水、营养液后,小光的精神已经好多了,此时已经能坐起来大声说话了。
    小光觉得寂寞,拿出手机来,看到今日有许多同事、亲朋好友打来的电话和短信问候,忽然一个熟悉的号码映入他的眼帘,是霞的电话。霞是小光的女朋友,她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她风情万种,特别是她那好似玛瑙、钻石般的眼睛,好像神秘的西域女子,她的人也同样神秘,就象那西域海市蜃楼、大漠飞沙一样深不可测!他们是在一个寂静的雨夜偶然邂逅,已经相识相爱3个月了,从起初的网上热聊到后来频频幽会,感情一度亲密无间。小光一直视霞为结婚的对象,可不知怎么的,每当小光向她提出结婚的请求,小霞表现的总是那么的闪烁其辞,似有难言之隐。

    一、初涉此地
    “嘟嘟嘟”小霞的电话来了,由于病房里信号不好,电话没法打。不过电话那头总是坚持不懈的,电话不行,就发来了短信,由于小光的手机铃声太响,周围病人怒斥的压力下,小光只得被迫关机。
    就在他关机的一瞬间,周围正在打电话的病人手机忽然没有信号了,一会护士也惊呼病房电脑系统也没信号了,什么?连整幢大楼甚至整个医院电脑系统都瘫痪了!小光觉得好奇,又重新开机看看,奇怪的是自己的手机居然有信号,还是霞发来的问候短信,小光也回了一个试试,内容是向她打招呼,就当小光的短信发出的瞬间,周围人的手机突然都有信号了,病房里的电脑系统也恢复了正常。真是奇怪了,难道是霞作怪吗?莫非她是妖怪?是鬼狐?
    正当疑惑之时,霞的短信又来了,言辞是那么热烈,好似久别重逢的喜悦!小光也很激动,连忙回了一些暧昧的情话过去,他们的短信来往就象雪片一样,在空中传递着情谊,就这样你来我往的,内容是那么的缠绵、深情……不知不觉中2个小时过去了,19:55分他们的短信来往也终于结束了。
    20:00监护室关灯了,眼前一片漆黑,只有护士台那里还有一盏微弱的小灯还亮着。病房内顿时一片寂静,有点阴森森的感觉……

    二、不眠之夜
    晚上20:00监护室熄灯后,病人大都进入了梦乡,只有小光右边病床的那个女记者还在忙碌着,隔着布帘,小光看见那女人还在台灯下写东西。是啊,如今这社会工作压力太大,连住院都不能得到充分的休息,还要工作,真难为这个女人了。
    小光左边病床那个老头是个心脏病的重症患者,睡觉时还不停的“哼哼哈哈”的呻吟,尽管声音不是很响,但是在这寂静的环境里仍然依稀能听见。他是整个病房做“作”的病人,他一会儿说要小便,护工忙跑过来拿尿壶给他;一会儿说要吐痰,护工忙拿来餐巾纸给他;一会儿他又穿上自己衣服要起来,忙被护工王阿姨呵斥住,“这么晚了,要上哪里去啊?”最后老头只好无奈的躺下继续睡觉。
    23:00后监护室终于太平了,那个女记者躺下睡觉了。那老头也不闹了,也睡着了。监护室里漆黑一片,整个病房内也悄无声息的了。
    此时,只有值班护士小丽睁大着眼睛坐在电脑前观察着仪器,因为每个病人的观察数据都在这里。小丽今年25岁,长得面容清秀,身材高挑,她思维敏捷、言辞锐利,是个典型的上海小姐。她做护士这行已经好几年了,她一直是在病房工作的,早班和夜班轮流做的。她早已见惯了医院内死人了,从当初第一次接触到死人的害怕,到现在已经麻木了,当初每次看见死者的家属痛哭流涕时,自己也会难过,而如今早已是司空见惯了,没有任何的感觉了。
    可今天晚上小丽却隐约感到有一丝不安,因为最近监护室不太平,一直死人。听说被什么人下了诅咒,说要一星期内清空所有的病人。监护室一共8个病人,四天里居然死了5个病人,今天已经是第5天了,但愿今晚不要再死人!
    23:30分,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周围显得格外的寂静,偶尔在走廊里发出的轻微的脚步声都听得很清楚,可能是值班医生的走动吧。小光睡不着,由于平时上惯夜班的缘故,到了深夜总是失眠。他坐了起来,望着窗外,看到外面马路上只有一长串一长串的路灯一望无际,繁星点点就像通往天边的阶梯。街面上一个人也没有,偶尔开过一辆汽车也是悄无声息的,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张江本来就不是居民区,它是高科技园区,这里只有企业,没有居民,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极少有人在马路上走动。这里的环境真安静啊,医院座落在此处真是太适合不过了。
    微风吹动,窗外树叶在飘动,发出“沙沙”的响动,在路灯下不时地晃动,依稀可见的树影在这宁静的深夜里也躁动不安,好象要预示今晚又要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0:00分,护士小丽也终于熬不住了,趴在桌上睡着了。2名护工也躺着椅子上睡去了,白天工作的疲劳使她们更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睡眠。小光深知她们尽管看似睡着,其实都是“浅睡”,不能“深睡”,都处在“一级战备”中。整个世界都在睡觉,不知不觉中小光也进入了梦乡。
    不知什么时候,小光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一片吵闹声,他被吵醒了,睁眼一看才得知是左边病床的老头死了。他全身被裹上白布,被人推出了病房,外面好像是他家属到了,顿时哭声一片。小光被这凄厉的哭声搅得心态大乱,仿佛自己的魂也要被带走似的。这觉是再也睡不着了。
    他抬头看来一下墙上的挂钟,现在是凌晨3:15分。

    三、从白天到黑夜
    不知不觉中天已经亮了,惊魂不定的小光终于长吁一口气。
    吃过早餐后,小光下床稍微活动了一下,到了8:00医生来查房了。主任医师亲自来监护室查房,主任医生是个50多岁,瘦瘦的样子,戴着眼镜,剃着板寸头,看上去即斯文又精明的中年男人。他从医多年,治死了不少人,从而获取了丰富的临床经验,也造就了他成为一代名医。这里是整个科室的重中之重,他每天必来。他是科室的第一号领导,每次到来的时候总是派头十足,身边总有一大群医生陪同,他的到来也令监护室里几个小护士紧张不已,不敢有丝毫的偷懒,各个都忙碌的工作着。
    尽管昨晚这里刚死过人,从医生们面无表情的神态中丝毫看不出这一点,在医生的眼里死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医生们轮流到每个病床前探视病人的情况,当来到小光的病床前,小光立刻坐了起来,急切的问医生自己怎么样?有没有病?什么时候能出院?“你没有什么病,你明天可以出院了。”主任医师不紧不慢的说道,从他镜片后面可以看到他从容和自信的眼神。小光听了后很高兴,自己再也不想呆在这鬼地方了,真盼望可以早点出院了,如今终于得到了满意的答复。
    医生走后,小光忙打电话给女朋友小霞,告诉她明天自己可以出院了,小霞听了后很兴奋,连声说“太好了,”说要明天要来医院来接小光,并要为小光过生日,因为明天是6月11日,是小光的生日。小光听了后很感动,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很幸福!
    时间过得很快,下午15:00分,又到了探望病人的时间了。父亲和哥哥过来探视小光了,他们带来了许多吃的东西,还有小光爱看的书籍。一番问长问短后,他们终于走了。
    这时,小光旁边病床的那个女记者的丈夫也来了,正巧那女人不在,女记者好像有些特权,别的病人都不可以随意走动,唯独她可以走出去,看样子她在这社会上混的不错,是个女强人。他丈夫是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见老婆不在,忙询问护士她到哪里去了?还问了她平时的生活起居、晚上出去吗?平时事情多吗?电话多吗?……小光隐隐觉得这是一个小心眼的男人。
    过了好一会,女记者终于回来了,夫妻相会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样热情,只是谈谈的感觉。那女人一直是高高在上的样子,那个男人始终是点头哈腰的,看得出,那男人是怕老婆的,有可能是因为女人很会赚钱,而那男人却没什么本事,所以才显得这么卑微。
    白天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中又到来夜晚,吃过晚饭后,结束了无聊的一天,20:00分一过,又熄灯睡觉。
    那晚显得格外平静,而小光旁边的女记者再没有忙碌,躺下就睡觉了。小光觉得很奇怪,平时高傲得不可一世的女记者今天突然变得平易近人了,自从丈夫走后,她居然主动找病房里的一些老头聊天,她表现得出离奇的和蔼可亲。
    夜晚时,女记者的病床是多么的安静,安静得真令人可怕。在天亮时,人们终于发现她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死了,去的是那么的悄无声息。
    值班护士小丽明白今天是自被人诅咒起已是第6天了,监护室一个8个人却死了7个,那个诅咒快要灵验了!
    “一周内清空监护室所有的病人!”
    那句魔咒回荡在监护室每个医护人员的耳边。

    四、魔咒应验
    今天下午15:00小光要出院了,连着2天住院,连着2天死人,已经把小光弄得惊恐不安,生怕自己也死去。
    小光已经从护士小静口中得知魔咒的事情了。这2天的住院小光感到最快乐的是能结识小静,小静在他眼里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清纯。他们已经发展到无话不谈的地步,他们是聊的那么的投机,大有相见恨晚的样子。他们有共同的兴趣爱好,都喜欢文学,都喜欢写文章,他们互相都留下了**号,相约以后在网上见面。
    中午11:30分,小光吃罢了午餐后,觉得无事可做,就躺在病床上休息。此时左右病床又来了新的病人了,左边病床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婆,据说是低血压病人,而右边则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也是心脏病病人。小光不由感叹医院的生意总是那么的好,床位永远那么的紧张。
    现在是中午12:00分,离15:00出院的时间还早着呢,这时的他早已迫不及待的想出院了,他早已脱下医院的睡衣,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并且收拾好了东西,躺着就等着家人来接自己,想到女朋友小霞也要来,心中真是难以抑制的幸福感,他躺在床上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下午15:00分终于到来,父母正朝自己病床走来。突然间,一种死亡的气息又传来了,小光觉得不对,好像监护室又死人了,他顿时坐了起来环顾四周,可并没有发现周围病床上没有死人的迹象啊!可不知怎么的许多医护人员朝自己这边奔了过来,病房内所有的病人的目光都朝自己这里聚集,忽然父母失声痛哭起来。小光觉得很奇怪,自己明明不是好好的吗?他大声的呼喊,想知道怎么回事,可任凭自己怎么叫,可周围的人就是听不见他的声音。他一下子站了起来,看见自己的躯体正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的样子。难道自己真的是死了吗?
    这时女朋友小霞也来到病房,今天她是精心打扮过的,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烫着长波浪,还化了淡妆,她今天是显得多么的美丽和迷人。小霞知道今天是6月11日,是小光的生日,本来想接他出院,并且为他庆祝生日的。当她满心喜悦的到来时,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爱人会离去,她顿时呆住了,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啊,一周内清空监护室所有的病人的魔咒不幸应验了!小静和所有的医护人员的心里不由得感动毛骨悚然。可小光的死去是小静最不忍看到的,也是最不愿意看到的,虽然她和小光只认识2天,可在这姑娘的心中已经对他产生了“触电”的感觉。她那张玉雕般的脸容,传神的大眼睛,在那一刻是多么的忧伤!
    小光的身体已经被蒙上了白布,医护人员正推着往外走,这时父母已经哭得死去活来,哀号声震天动地!而此时小光的灵魂已经脱离了身体,他看到父母这么悲痛,心中也很难过,想去劝劝他们节哀,可无奈他们听不见,只得作罢。
    此时的小光感到身体是那么的轻快,一下子飞了起来,飞出了窗外,越飞越高,忽然间俯身鸟瞰整个世界,看到一幢幢高楼都显得那么的渺小,世界是如此的广阔!自己好想去从小生活过的地方,不由地朝浦西的方向飞去……

    五、魂归故里
    小光的灵魂飞了起来,越过黄浦江,来到浦江的西面,从小生活过的地方:桃源路、马当路、崇德路,在弄堂口、马路边和小伙伴们嬉戏玩闹声还仿佛回荡在耳边,“呵呵、”“哈哈”……
    路过卢湾区三中心小学,只见小学生们正在举行升旗仪式,在人群中仿佛看到了儿时的小光,那是一张可爱的红扑扑的小脸,他正朝着五星红旗敬礼呢。
    经过兴业路,看到一个中学生模样的稚嫩的脸,他是中学时代的小光,他正骑着自行车飞驰在上学路上,目标建庆中学。
    小光的灵魂又飞到了曾经工作过的地方:零陵路、衡山路、黄河路、南京路、虹梅北路……这些地方都是他年轻时候为之奋斗、为之挥汗的地方,充满了感情。
    天空阴蒙蒙的,还不时飘着小雨,小光的灵魂四处游荡着。忽然瞧见远处有灯光的地方,哦,那时一间茶楼,他不由地飞了进去,来到了一间包间内。看见小霞正端坐在里面,面对面还坐着一个年轻男子。只见那男子自我介绍道:“我叫xx光,属猪的,未婚。……”小霞正在朝他微笑。此时的小光感到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就仿佛发生在昨天!小光见小霞有了新的开始,打心底里高兴。
    这时迎面走来了一个大肚子的孕妇,小光突然感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自己吸了过去,然后是一阵天旋地转,自己的魂魄被吸进孕妇的体内,随后一切记忆被删除……
    第二天清晨,随着“哇”的一声婴儿的啼哭,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年轻的父母脸上禁不住喜悦的表情。他们把这孩子取名为“小光”。
    清晨的一缕阳光射了进来,那孩子朝着初生的太阳露出了笑容!
    啊,又一次生死的轮回;又一次新的开始!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16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