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医者

更新于 2015年03月16日   44阅

    本故事纯属虚构
    “是谁杀死了医生?”
    “是医生杀死了医生。”
    一
    黑夜犹如一张大口,吞噬了这个世界的所有的声音。天空中也没有几颗眨眨的星星,唯一的月亮也惊恐的躲到了乌云的背后,只流露出淡淡的光晕告知我们,他没有离去。
    昏黑的世界中,一道亮光乍然划过这沉寂的空间,瞬间溅起层层的液滴。紧接着,“噗,噗,噗”,声音在这夜里分外的刺耳。透过暗暗的月光,可以看到,一面冰冷的墙面上,一道被暗光拖的长长的影子正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的刀子,在他的身下,另一道影子躺在那里,看着刀子一刀一刀的捅进身体里,而那影子却是一动不动。
    “吱”手术室的门开了,张良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的手上还沾有点点的血渍。这时,李宝医匆忙的来到他的面前。
    张良没让他说话,他的眼神格外神秘的看了看他,然后径直的走向了患者家属。李宝医很是会意的走开了。当然,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来到了张良的办公室。
    张良是一名内科医生,他的医术可以说,在本院内首屈一指,而李宝医是一名外科医生。
    张良走进办公室,看着坐在沙发上焦急不安的李宝医,张良笑了。“宝医啊!是什么事让你如此的焦躁啊!这可不像你的作风。”
    “老良,”李宝医郑重的说道,“孙新失踪了。”
    张良听到这句话,一下子愕然。他颤抖着双手端起放在茶几上的茶杯,抿了口茶,定了定心神。“你确定吗?”
    “但愿不确定。”
    “什么时候?”
    “大概在三天之前,我一直都没有联系上他,之后我去他家,发现他也没在家。”
    “难道他被抓了?”
    说到这里,张良的心砰砰的直跳。
    “不可能吧!他可是比我们还谨慎呢!”
    “那他会去哪里?”
    正在他们思索不定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打开了。这次,一名身穿白色大褂的大夫走了进来。他看着眼前两个人,哈哈的笑了起来。“你们都干嘛这么看着我啊!怎么?我身上有什么吸引你们的地方吗?”
    当张良和李宝医看清来者时,他们两个人缓缓的站了起来。两双恶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孙新。“这几天你去哪了?”张良问道,语气中有几分的不善。
    “怎么了?害怕了?”孙新讥讽的看着他,然后坐到沙发上。“这几天,我回了趟老家。”
    听到这句话,张良和李宝医相互看了看对方。他们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放松。
    李宝医打了个哈欠,然后坐在了孙新的旁边。“我说怎么这几天没联系上你,原来是回老家了。对了,家里的情况还好吧!”
    孙新弯起嘴角,“谢谢您的挂念,家中的情况都还好。”
    “那就好,那就好!”
    “老孙啊!在你离开的这三天里,你的神经科可是忙得不可开交啊!赶快去看看吧!”张良见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他的心也就安了下来。
    “是啊!那我走了。”
    孙新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当他走到门口时,他定住了。“你们相信报应吗?”冷冷的声音让在场的每个人都不禁打了个寒颤。砰,门狠狠的关上了。
    “宝医,你有没有觉得孙新有什么地方不同。”
    “是有些地方不同,但说不出到底是哪些地方。算了,算了,只要没什么事就行。”

    二
    当当当,一声清脆的敲门声响了起来。“请进!”
    一名身穿白色衣裙,披散着头发的女生,婷婷玉立的站在门口。张良仔细的看着对方,总感觉在哪里见过,但一时也想不起来。
    那名女子走到张良的对面,坐了下来。“张医生,我最近肚子有些痛。”沙哑的声音一下子惊醒了张良。他慌忙的整理一下心绪,然后以一种职业性的面孔对着前面的女生说:“小姐,贵姓。”
    “我姓王。”
    “叫什么名字?”
    “丽丽。”
    “年龄?”
    “二十三。”
    “什么症状?”
    “我最近肚子有些痛,时常的吃不下东西。”
    “大概是肠胃的问题,去肠胃科看过了吗?”
    “不,我的肠胃没有问题,但,我总感觉,我的肚子里少了些东西。”
    听到这里,张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手中的笔一下子掉在了桌子上。他抬起头,强作出微笑。“王丽丽小姐,你……”突然,他的表情僵持在了那里。倏尔,张良的身体开始越发的颤抖,面色也渐渐的流露出了惊恐。
    “你…你是谁?”张良一下子站了起来,声音中尽显恐惧。
    “张医生,你没事吧!我是王丽丽啊!”
    张良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的面孔。此时的张良,已经害怕的说不出话来,眼睛张的大大的,面色发白,呼吸越发的粗重。
    “张医生,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呢?”
    突然,王丽丽的脸变的狰狞了起来,眼里瞬间布满血丝,皙长的手上充满青筋。“是你杀死了我,是你杀死了我。”
    “不,不,不是我,是…是医疗事故,是医疗事故,不是我。”张良连忙抬起头,额头上被汗丝密密麻麻的排满。他擦了擦汗,长舒了一口气。“原来是梦啊!”
    “怎么了?做噩梦了。”冰冷的声音乍然在这个办公室响起,张良“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但,转眼一看,孙新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手中的杂志。
    “呼,呼,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连个声音都没有?”
    “我进来的时候见你在那睡觉,我也没敢打搅你,便自顾自的坐在这里看杂志。”孙新低着头看着杂志上的字。
    “哦,找我有事吗?”张良端起放在桌上的水杯。
    “我前些天出差,碰到了那个人。”
    “谁啊?”张良端起水杯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那个‘医疗事故’中,死了的人。”
    “噗。”听完这句话,张良将嘴中还未咽下的水一下子喷了出来,桌前的一些患者资料尽数的被弄湿了。
    “咳,咳,咳,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孙新也没有多作解释,放下手中的杂志,然后站起了身子朝着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默叨叨:“但愿,但愿是我看错了吧!”
    张良不安的看着孙新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他重新坐了回去。当他准备整理桌前的资料时,一张被水浸透的患者资料吸引了他的眼球。
    “患者:王丽丽。”

    三
    这天的天色是灰蒙蒙的,好似要下雨了。阴沉沉的天空压着每个人都喘不过气。
    医生们焦急的穿梭在病人之间。
    “李医生,有一位患者是粉碎性骨折,急需要动手术。”
    “好的,我马上就来。”
    李宝医赶紧穿上白大褂,匆忙的走进手术室。一切都准备好后,开始手术。
    当手术快进行完后,突然,手术室内所有的灯都灭了,整个手术室陷入了黑暗之中。
    “启动备用电源,快。”
    “马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但灯仍旧没有亮。李宝医很是生气,“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李宝医突然听到,“这个场景是不是很熟悉啊?”
    李宝医猛地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借着手术室内微弱的光线可以看到,一个模糊的倩影,披着长发,婷立在手术室的门口。“你是谁?”李宝医大声的喊了出来,这把旁边的护士吓了一跳。“李医生,你。。。你没事吧!”
    此时此刻,李宝医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门口,丝毫没有听到旁边护士的问话。突然,手术室内的灯乍然亮了起来,刺眼的灯光让室内每个人都闭上了眼睛。
    李宝医只是稍稍做了回避,他连忙睁开眼睛。从模糊的视角中他看到,一道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匆忙的离开了手术室。这时,李宝医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简单的为患者做好缝合后,匆忙的朝着手术室外走去。他要去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张良的办公室。
    他慌张的推开办公室的门,白色大褂上还带有点点的血迹。李宝医来到张良的面前,“不好了,孙新,孙新他……”
    张良朝他做了一个手势,打住了他接下来的话。“我都知道了。”他拿出手里的杂志,翻开孙新看过的那一页。一张干旮,充满褶皱的报纸露了出来,头版头条清晰可见:某院,因停电导致医疗事故发生。
    李宝医看着这张报纸,“这…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他来过这里,手里就拿着这杂志。”
    “难道他……”
    “哼,希望他不要作出什么傻事,不然……”说到这里,张良笑了。
    正在这时,门再次突然的被打开,而且这次的动静很大。一名护士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张医生,不好了,出事了。”
    “什么事?”张良皱着眉头说,“做事怎么这么毛糙?”
    “张医生,孙大夫他,他死了。”
    这句话瞬间让张良和李宝医愣在了那里。刚才,就在刚才他们还见到孙新的,怎么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死了呢?
    “什么时候死的?”张良惊恐的问道。
    “三天前,尸体就在停尸房。”
    听完这句话,李宝医瞬间昏厥在了那里。张良此时双目睁大,嘴巴张的很大。“你,你说什么?”
    “张医生,你没事吧?”
    “他死了,不可能,不可能。”张良不停的摇着头,脚不停的往后退着。“不可能,我刚才还看到他的。”

    四
    张良和李宝医一起来到停尸房。
    他们走在长长的走廊里,白色的灯光洒满了这个长廊。张良紧绷着脸,但眼睛里透露着恐惧。而在他旁边的李宝医更是脸色煞白,甚至比这白色光度还要白。
    “老良,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没有。”张良的回答很直接,甚至根本就没有经过思考,脱口而出。“作为一名医生,你应该知道,这世上是没有鬼的。”
    “是啊,这世上是没有鬼的。”
    张良突然停了下来,他看着旁边的李宝医,眼神里流露出那种凶恶。“即便是鬼,也是你我。”
    不多一会的功夫,他们便来到了停尸房。推开门,走了进去。
    惨白的灯光映衬着惨白的布,一张张停尸床上躺着一具具尸体。在这里,周围的一切仿佛都被吞噬了一般,死寂,静谧,孤独。
    “嘶,这里好冷啊!”李宝医的不停的哆嗦着。
    “这里是停尸房。”张良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一张挺尸床前,一把揭开了布幕。嘶,张良倒吸了一口死气。这张床上躺着的人不是孙新,而是王丽丽。在她的肚皮上,一道口子被线粗略的缝合着。
    此时的张良,两鬓间已涔出了汗,双目更是充满惊恐的看着这具尸体。他清晰的记得,她那肚皮上的刀痕是他割的,而线也是他缝的。
    “啊,这,这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已经火化了吗?”
    李宝医也看到了这里的一幕,此时的他,心里充满了恐惧。
    突然,一张冰冷的手一把拍在了李宝医的肩上。“啊!”李宝医大叫了起来,张良赶紧朝后看去,看到,孙新穿着一身白色大褂,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现在,张良害怕极了。“你是谁?”
    “我是孙新。”
    “你…你是人,是鬼?”李宝医惊恐的说道。
    孙新看着李宝医,笑了。他凑到李宝医的耳边,低低的向他说:“我是鬼。”
    李宝医听到孙新的话后,眼睛瞪得很大,之后,再次昏厥了过去。
    眼前的一幕,让张良乱了手脚,一不留神,一个趔趄跌倒在了地上,手顺势抓着旁边的床上布。白色的布犹如幽灵一般,轻盈的飘在空中,慢慢的吞噬了张良。
    张良连忙将盖在自己身上的布给掀开。当他再次看向前面时,一切又恢复了死寂。李宝医躺在地板上,而孙新却不见了。张良慌张的左右张望着,但没发现孙新影子。突然,他感到,他的头顶上有一个人头正呆呆的望着自己。那双斑白的双眼犹如摄魂法器一样,要夺取自己的魂魄,惨白的脸上浸透着淡淡的血丝,嘴角边的血液偷偷的遛了出来,然后一滴一滴的滴在他的头上。他连忙抬起头,一具冷冷的发光体安静的挂在天花板上。张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鬼呢?”
    张良站起了身。当看清眼前时,他的腿一下子瘫软在地上。那被掀开的停尸床上,一具尸体的肚子上被割开一个伤口,胸前更是被道道的伤口错综的覆盖着。
    “孙,孙新。”张良不敢相信的说道。
    “不错,他就是孙新。他死了,因为,他该死。”
    在张良背后的一张停尸床上,一道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也该死。”
    张良机械式的转过头。一张狰狞的,惨白的面孔出现他的面前。“王丽丽。”突然,一双惨白的双手一下子掐住了张良的脖子。“你该死,你该死。”
    张良的双手回扣在“王丽丽”的胳膊上,脚不停的蹬着前面的停尸床。“救…救命。”不多一会,张良的双手垂在了地上,他瞪着一双斑白的眼睛,无助的看着前面的尸体。

    五
    李宝医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眼前,几束很大的白色灯光照在他的身上。他疑惑的看着周围的环境,突然,他发现,在他的旁边,一个铁盘子里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手术刀。
    此时,他终于明白,他正躺在手术台上。李宝医慌了,他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可惜,他的手脚正绑在手术台上。李宝医开始害怕了,他使劲的晃动手脚,可一切都是徒劳。“救命啊!救命啊!”李宝医大声的呼喊着。这时,门开了,一名身着白色大褂,戴一副口罩的大夫走了进来。他走到李宝医的身前,看着他。“别喊了,没用的。”
    “你是谁?张良呢?”
    “呵呵,我是弑医者,张良他死了。”
    “你,你杀死了他。”
    “不不不,是医生杀死了医生。”
    听到这句话,李宝医呆滞了片刻,之后,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自嘲的说道:“是啊,是医生杀死了医生。”
    那个男子走到手术台前,拿起了刀子。
    “在你杀死我之前,你能否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此时的李宝医,没有了刚才的害怕。死亡对于一名医生来说,并不可怕,尤其是对于主刀医生,更何况是死在手术台上。
    “很简单,易容术。”
    “我大概也猜到了,那么,在我死之前,能否让我看看你的面貌。”
    听到这句话,那名男子别有意味的看着李宝医。然后,他慢慢的摘下了口罩。当李宝医看清对方的面目时,他震惊了。“孙新!怎么可能?你,你不是死了吗?”
    “哈哈,死不过是骗你们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那次医疗事故你也参与了。难道说,你想杀人灭口?”
    “你们都该死。”孙新恶狠狠的说道。
    李宝医不敢相信的看着孙新。
    “还记得那次事故吗?那天,医院突然接到一名被车祸撞伤的女子,她就是王丽丽。而且,伤势很是严重。而你和张良就担任了本次手术的主刀师。手术进行的不是很顺利,王丽丽随时都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不过,在经过一天一夜的抢救中,王丽丽的性命终于保住了,但大部分器官都得靠医疗器械来维持活动。这时,你突然接到一个急需肾源的消息,而且出价很高。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王丽丽的肾源正好配型,于是,你就和张良串通好,制造一起‘医疗事故’,假借停电为由,让患者死亡,从而摘取肾源。”
    讲到这里,孙新的额头上布满了青筋,眼角的泪珠在这冷寂的环境里散发着淡淡的余热。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她的男朋友。当我接到电话,说她出事了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当我知道,王丽丽被接到了本院治疗时,我恨不得亲自为她治疗。可惜,我是神经科。她在手术台上的一天一夜,犹如我人生走过了大半。当我得知,手术成功了,而且丽丽她活了下来时,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高兴!”孙新想到这里,他的嘴角不由的勾起了微笑。
    “可是,当我听到手术室突然停电时,我的心再次提了上来。我赶紧跑到手术室,却得知,丽丽她走了。当时,我恨不得自己撞墙,撞得头破血流。”孙新的脸上挂满了泪珠,那只拿刀子的手狠狠的将刀子插在手术台上,这一刀让李宝医出了一身冷汗。
    “而后,你们要求摘除丽丽的肾以救助另一个生命。多么伟大的要求,多么崇高的要求啊!我看着你们小心的摘除丽丽的肾,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我不断的在安慰我自己‘丽丽会同意的。’当一切都妥当后,我们一起出去喝酒,我要用酒来压制内心的疼痛。但是,在酒席上,张良居然偷偷的告诉我,这次‘医疗事故’是他和你一手制造的,目的就是为了那颗肾。当时,我恨不得当场就把你们杀了,但我没有,我要慢慢的折磨你们。”孙新拿起手术刀,慢慢的贴近李宝医的肚皮。
    “对不起。”李宝医说完这句话,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对不起。”
    孙新手中的刀子一下子定格在了那里,“你说什么?”
    “对不起。其实,当时,王丽丽原本已经没有救了,机器不过是暂且挽留着她的生命。而我们那样做,也是不想担什么责任!”
    “你骗人,丽丽分明就是你们害死的。”
    “对不起!”
    孙新慢慢的抬起了头,他的目光直视着李宝医,那只举起刀子的手,缓缓的垂了下来。“责任,呵呵,从你当上医生的那一刻,你就应该担起责任而不是逃避。”这一刻,孙新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原本痛不欲生的脸变成了愤恨。
    “你到底是谁?”李宝医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孙新”。
    “即便是一个即将凋凌的生命,你也没有权利去提前结束。”“孙新”并没有回答李宝医的问话,他近似发疯的喊道,手中的刀子在灯光的辉映之下……
    “孙新”看着躺在手术台上的李宝医,然后撕下脸上的面具,冷漠的走到李宝医的跟前,低下身说:“我说过,我是弑医者。”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大褂,戴着口罩走出了手术室。
    白色的灯光冷冷的泼在李宝医的身上,让他再次穿上一身“白色”的大褂。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18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