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灾疑云

更新于 2015年03月16日   46阅

    一
    “据本台消息,今天凌晨三点整本市市郊某五层小楼发生大火,造成两人死亡,十四人受伤。据警方透露这次的起火点是在小楼三楼,起火原因还待查明……”
    黄强在看到这条十点的晚间新闻后,瞳孔一瞬间睁大。
    他迅速拨打了他妹妹的电话,心急如焚地看着手机屏幕,把声音调到最大地靠在耳边,结果许久许久都没有人接听电话。黄强立马起身穿起一件风衣走了出去。
    黄强似乎很紧张,原来他的妹妹黄琳就住在这个地区,而电视上的那栋楼好像就是他妹妹所居住的楼房,而且他妹妹恰好也在三楼。
    妹妹该不会出事了吧?他在路上满脑子就只有这个想法。这也很难怪,自从父母离世之后,就只剩下他们两兄妹相依为伴,而如今他妹妹如果出事了,他可怎么对得起死去的父母。
    黄强打了的士,迅速赶往郊区。
    等他赶到郊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这天的夜晚,连星星和月亮都很难见到,很黑很暗,还微微带着一阵寒冷刺骨的风。
    下了车的黄强在夜风中瑟瑟发抖,点燃了一只香烟吸了几口后,他迅速赶往郊区的那家医院。
    医院本来就是一个很阴森的地方,尤其是夜晚。
    在上下只有一米高的楼道间行走,黄强有点非常不适的压迫感,还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感,好像预感到会发生什么事情似的。
    果然,他在走过一条楼道,赶到手术室门前时就看到了右半个脸部裹着绷带的女人,那正是他妹妹黄琳的邻居林娜。虽然林娜脸上受了伤,但是由于他一直以来都很关心妹妹生活状况,时不时地去她妹妹那里,自然对她的邻居之类很熟悉,所以一下子就认出她。而黄强这些行为其实也是处于一种对自己妹妹的关心罢了。如今看到他妹妹的邻居,更证明了火灾是发生在他妹妹那栋楼的事实。
    “娜姐,我妹妹呢?”
    林娜看到黄强的时候,那一半的脸上霎时变色,那是一种异常的惨白。
    他看到这里,也大概明白了,他妹妹已经遇难了。
    “她……”林娜的咽喉好像被什么堵住一样,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她死了,对不对?你告诉我!”黄强的语气很激动,紧紧拽着林娜的手。
    “她……在停尸间里,你去看她最后一面吧!”林娜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不过声音的音色有点空洞。
    黄强整个人迅速瘫倒在地上,两只脚软了下来。
    “你还是去看看你妹妹的尸体吧,她的死状很奇怪啊!”林娜声音颤抖地说道。
    “死的很奇怪?”黄强不禁问道。
    “你得自己去看……你妹妹在4号停尸间里第三排第五号!”
    “好,谢谢!”黄强说完走开了,他坐着电梯下往医院的负一层,那里是停尸间的所在楼层。
    停尸间是医院停放尸体的地方,普通人进入这里都会有着一种异样的深寒,不仅仅是因为它里面为了保存尸体的低温,更是因为一种不可言语的潜在能量,而这种能量就来源于这些排列整齐的尸体。
    所幸停尸间这时候刚好没人看管,黄强顺利地进入了这一列的停尸间。
    黄强迅速地找到了4号停尸间,那是一间跟其他停尸间无异的房间。
    房门上由于冷气,都凝结出一滴滴冰晶出来,诡异的色彩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
    黄强打开那道门,一股寒气穿透了他的全身,他微微颤抖了一下,径直走向了第三排五号的那具尸体。
    那具尸体身体虽然没有被烧坏,但面部已经被烧黑了,可是黄强仍旧能从她颈上戴着的那金锁链认出她来,因为这链子是他们的妈妈送给他们的,一人一条,而且一模一样。
    “你妹妹死状很奇怪!”黄强脑子里突然闪出这句话,这是林娜说的话。
    这时候,他也就看到奇怪在那里了,原来他的妹妹黄琳大部分的衣服还很完好,而肢体除了脸部严重受创外,其余身体各处也只是小部分烧伤,几乎都很难说这是被烧死的。而且更奇怪的是黄琳下摆的手摆出一只握着拳头,一只完全放开五指的手势,在黄强看来也就是石头剪刀布游戏,石头和布的手势。

    二
    这到底是什么含义呢?黄琳的手为什么要摆出这两个手势呢?当时她已经身陷火灾里,可能已经是接近死亡的时候,她做出这两个手势到底是要说明什么呢?会跟这场大火有关吗?
    这一切对黄强来说都是一个疑惑,而他在停尸间里思索这些疑惑的时候,突然冒出一句呵斥的声音。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原来是医院的一个护士。
    黄强将他为什么进来,怎么进来告诉了护士。
    可是等他刚说完的时候,那护士早已经面目惨白。
    “你是说你是从一个叫林娜的人获知你妻子的尸体在哪里的?”护士恐惧地问道。
    “是啊,怎么啦?”
    “她如此清楚尸体的停放处,你不觉得奇怪吗?她可不是这里的人员,她从哪里知道的?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骗我吗?”
    黄强脑子忽然“嗡”的一响,忽然才回神过来。
    刚才只顾着来看妹妹,居然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说来也怪,我们今天收敛了两个在火灾里死亡的,一个叫黄琳,一个叫林娜,在黄琳的上边六号那只床上。”护士冷淡地说。
    “什么?”黄强一听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走向那六号的床,翻来一看,正是刚才看到的林娜。
    他几乎要叫出来了,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想不明白。
    “她只是脸上受了伤,怎么也死了?”黄强急忙问道。
    “不是被火烧死的,而是急性心肌梗塞啊!或许看到发生火灾,被吓到了吧!”护士解释说。
    “那刚才我看到的正是她啊!”
    “你脑子错乱了吧?你用这种借口吓我是为了掩饰你乱闯这里的过错吧!哼!”护士怒火看着他,又缓缓说道:“如果你要领尸体,请去上面办手续,不然请你尽快离开!否则我可就让人把你带走了!”
    黄强听到她这么说了,也就匆匆离开了,临走前还看了一眼他妹妹和林娜的尸体。
    难道这场大火不是意外?不然怎么会见到死去的人(看到林娜),还有为什么林娜要告诉他黄琳死的奇怪?还有妹妹为什么会摆出那个手势?
    他决定一定要去烧火的小楼去看个究竟,不能让妹妹死得不明不白。
    黄强赶往被烧毁的大楼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两点了,此时的天色依旧黑暗,他似乎正感到一条无形的绳索已经将他绑了起来,再也很难挣脱开来了。
    黄强以前在读书的时候,因为喜爱《福尔摩斯》,所以在高考时也是想考警校的,可惜自己成绩太烂,身高也不足,自然也就没能考上,最后只在一间普通的大学完成了他的学业。
    毕业出来后在一间小公司当职员的他早已经淡忘了曾经有一颗当刑警侦探的心。
    可是现在关系到他妹妹他们的离奇死亡,黄强由于悲愤一时间那种侦探情怀又在那瞬间爆发了。
    只见黄强迈开着脚步,走向了那间被烧过后,显得有些诡异的小楼。

    三
    小楼共五层,起火点在三楼,也就是黄琳住的那一层楼。
    起火点到底在哪一间房间呢?黄强自然还不知道,黄强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一定离妹妹的房间很近或者就是妹妹的房间,不然妹妹怎么会被烧死?
    黄强跑进去时,一股浓重的味道扑向他的鼻子,让他打了个喷嚏。
    火烧过后的屋体显得有些破旧,有点快断裂的感觉,在如此触目惊心的楼体房间已经被贴满禁止进去的封条,可是黄强却也顾不得这些了,他强自撕开封条闯了进去。
    在房间的烧毁程度也不同,在一楼的楼体比较新,他猜应该是刚烧不久就被扑灭的原因。
    其余楼层损毁较严重,可是令黄强很不解的是,为什么起火点在三楼,但二楼烧的比三楼还严重?这个问题确实有点很费解。
    他走向三楼他妹妹黄琳的房间时,他发现她妹妹的房间烧的也并不是很严重,可以说门体都还没被烧坏,但是邻居林娜的房间就烧的很彻底,门体都已经百分之百成了木炭了。
    这时候他也就更不明白了,为什么房间烧毁不是很严重的妹妹死于大火,而房间烧毁严重的林娜却只是烧伤了脸,死于心肌梗塞。
    难道说死的时候,林娜在妹妹的房间,而妹妹则在林娜的房间吗?可是她们怎么会互掉房间?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黄强头脑犹如押了一个重磅炸弹,快将大脑炸裂开了,可是却一点头绪也没有,真是有点无奈。
    可令他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他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哭泣声,在三楼的楼道尽头。
    是谁?谁这时候还在那里哭泣?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三十分了啦!
    黄强提起脚后跟,小心翼翼地走向楼道尽头,深怕惊动哭泣的中的那个人。
    那应该是一个小女孩,黄强从声音里判断。
    可是竟然出乎他的意料,那是一个老妇人,一个穿着灰色大衣的老妇人。
    “老婆婆,您怎么坐在这里哭呢?”
    “硫酸……脸……鬼孩子。”老妇人缓缓从口里憋出三个名词。
    硫酸,脸,鬼孩子这三个名词之间会有什么关联吗?黄强实在想不出。
    “老婆婆,什么意思?”黄强忍不住问道。
    “呜呜呜……”她又在哭泣。
    “老婆婆,您不要哭……”黄强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老妇人好像没听到他的话似的,她最后面对面瞪着黄强。
    “火……女人……”老妇人又憋出话来,可是黄强不经意看到老妇人的嘴,分明见到她的嘴却动都没动。
    “啊!”黄强差点被她吓倒,他立马掉头直跑,慌慌张张地离开了离开那栋大楼。

    四
    硫酸、脸、鬼孩子、火、女人这几个名词不断在黄强的大脑徘徊。
    火跟女人是既然一起的,黄强就想那火灾是不是跟一个女人有关?那火会不会是某一个女人放的?这么一想后,黄强自然就很气愤,虽然他不知道是哪个女人放的,但他知道他一定不会放火烧死他妹妹的女人的。
    可是,硫酸、脸跟鬼孩子又有什么关系呢?她妹妹的手势谜团还没解开,新的谜题又这么产生了。
    黄强知道在家里瞎猜和是没用的,所以他决定去找一下他妹妹同一层的邻居,他知道在他们那里一定能知道点什么。
    黄强本来以为找到他妹妹的邻居一定很容易,可没想到那些幸存者都在警察局里面协助警方查案。
    这样一来,黄强自然也不能进警察局找他们,所以他决定暂时从另一方面去寻找线索。
    哪一方面呢?当然是从她妹妹的朋友方面找答案,因为他知道现在一定要解开他妹妹手势的谜团。
    他所联想的就是石头,剪刀,布的游戏,但是这游戏他从小也玩过,可这个普通的不再普通的游戏能够隐藏着什么的秘密呢?
    黄强第一个就找到了他妹妹大学时期到现在关系一直都很好的闺蜜王影。
    王影个子和黄强的妹妹差不多,身形也差不多,而且还穿着同样类型的衣服。黄强看到她忍不住想起他妹妹,有点悲恸感。
    王影也顺便说了些节哀顺便之类的话,黄强才从无形的悲恸中挣脱出来。
    “阿琳最近有对你说些什么吗?有些什么特别的行为吗?还有跟什么特别的人来往吗?”黄强问道。
    “也没有特别的,只是……这个估计没什么关系吧?”
    “只是什么?”
    “她最近总是找我陪她去医院。”
    “总是去医院?她去医院干嘛?”黄强忍不住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因为去到医院时,她总要我在外面等她。”
    “阿琳该不会得了什么重病吧?”
    “不太可能,她的身体状态一直都很好,而且每次和她从医院出来时,她都是春风满面的,好像跟别人约会过一样。”
    “跟别人约会?她有男友啦?我怎么不知道!”黄强惊讶地说。
    “我也不确定!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王影很抱歉地说道。
    “好的,谢谢你,阿影。”黄强感激地说道,他心中已经决定准备再去医院一趟了。

    五
    “什么黄琳?你妹妹?最近没有挂号登记啊!”那名在医院门口的护士说道。
    黄强得到这样的说法,他就纳闷了。
    既然妹妹来医院不是看病,那她来这里到底是干嘛呢?真的是约会吗?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这么隐秘呢?
    黄强在医院的线索好像瞬间都断了,但一下子,新的线索又出现在他的面前。
    可是这线索来得有点让黄强很是惊恐,因为在这家医院里,他碰到了那天晚上在火灾小楼遇到那个老妇人。
    那老妇人就坐在25号病房里,眼睛一直瞪着黄强。
    黄强忍不住走了进去,问道:“老婆婆,那天你怎么能够不开口就能说话的,你会腹语吗?”
    “她是个哑巴,本来就不会说话,那天她的话是我说的好不!”一个小女孩用熟悉的声音在黄强身后说道。
    “你,小女孩你可不要乱说啊!”黄强回过头呵斥小女孩说。
    “什么小女孩,我可不是小女孩,只由于我是个侏儒,所以才那么小,其实我年龄比你大多了!哼!”
    “那您当时……”
    “我在她身后,天黑,你没看到而已。”
    “她是?”黄强指着床上的老人。
    “我姐姐。”那个侏儒女人说道。
    “您那天晚上说那些……”
    “是我姐姐比划着对我说的,我只是复述而已。她其实也是在那场大火中受伤的人之一,她也确实知道点东西。”
    “你姐姐住在那楼里?”
    “对,二楼!”
    “二楼烧的比三楼严重啊,她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二楼被人淋过汽油。”
    “二楼被人淋过汽油?那起火的为什么是三楼?”
    “这就是掩盖真相的方法!”
    “掩盖真相?什么真相?”
    “呜呜呜……”侏儒女人突然哭泣了起来,好像疯了一样,跑开了。
    一个医生走了进来,看到黄强问道:“你是这女人的家属吗?”
    “不是!”
    “那请你出去,我要为病人复查身体。”那医生说道。
    那名医生很消瘦,个子却很高,戴着一副眼镜。黄强有点看他不顺眼,但还是被迫出去了。
    临走出医院前,侏儒女人在黄强耳边说了一句断断续续的话“鬼孩子……二楼……孩子的秘密。”
    “鬼孩子……二楼……孩子的秘密?”黄强默念着这句话,不一会,他顿然醒悟那她是要黄强去那二楼看看,因为答案就在那里。
    不过等他到了那里,却进不了楼了,因为此时的小楼已经被警方包围,作为调查现场了,不准闲杂人进了。这样一来黄强心里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种遗憾。
    怎么办呢?不进楼去,一个线索就会随之断掉,可是想不断线索就得进去警方的包围圈。
    所以黄强做了一个决定。

    六
    “是吗?这里吗?”
    “是的,就是这里,被人淋过了汽油。”
    “恩,很好!”
    对话的两人,一个问话的是现刑侦大队队长龙在天,而回话那个就是黄强。
    黄强是怎么进入警方的包围线的呢?原来他一来到包围圈前,他就对那些守卫的刑警说是来报案提供线索的,但是要他说出线索的前提就得让他见在里面的警官。
    就这样,他就获得龙在天的批准,进入了小楼。
    黄强将他所知道的告诉了龙在天,而且并将他的想法之类的告诉龙在天,龙在天居然对黄强大加赞赏,还破例带他进去看几眼。
    黄强此时的心情已经难以用文字形容了,他实在是太高兴了。
    二楼的焚烧程度确实比三楼和其他楼严重得多。可是二楼房间只有一两间,看来很少有在二楼住,而且那个老太太因为获知那个秘密的话,她也就能幸运地从火场里逃出来了。
    “你看这间应该是杂物房。”龙在天指着一间房间分析道。
    “为什么?”黄强很不解龙在天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很纳闷地问道。
    “你看,这边的通道窄而长,而这间房又居在通道末尾,按照这边人的习惯都不会喜欢住这种房间的,那它本来就该是空房。但是我猜想楼主一定不会浪费地方,所以一般都会用来堆放杂物。”
    黄强看了看龙在天,他显出一种相当崇拜的神情。
    “龙队长,你好厉害!”黄强称赞道。
    “见笑了,快过去看看吧!”龙在天说道。
    那果然是一间杂物房,里面很多东西都已经被烧毁得很严重了,可是有一罐完好无损的东西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天啊,这里面就是汽油!”黄强惊讶地说道。
    “那到地是谁放在这里的呢?”龙在天不禁问道。
    “我总觉得这件杂物房里面一定还藏着更大的秘密,龙队长你叫人把这些杂物弄出去吧!”黄强请求说道。
    “好的!”龙队长似乎很信任黄强,他果然命人将东西一件件搬出去。
    “队长,这里面有东西!”其中一名警员指着一只长条箱子。
    “打开!”龙在天说道。
    一打开箱子之后,所有人都惊呆了。
    里面藏着一个小孩子,一个刚出世不久的畸形小孩。
    “天啊,是哪个混蛋干出这种事情,居然把孩子放在箱子里让小孩活活窒息而死!”一名警员说道。
    “鬼孩子?这就是那个老人说的鬼孩子吗?”黄强自言自语说道。
    “有可能,但硫酸和脸呢?”龙在天说道。
    “这是什么?队长,你看!”一名警员指着一个黑色的小木盒。
    “看看!”龙在天说道。
    “是一个普通魔方。”警员说道。
    “普通魔方?”黄强疑惑地看着那个魔方。
    “上面似乎有图案!”龙在天指着魔方的外表一侧。
    “复原魔方看看!”黄强说着从警员手里拿过魔方就转了起来。
    “你会玩魔方?”龙在天问道。
    “当然,我们中学的时候,经常玩的!”
    黄强以熟练的手法,立刻转完了六面,只见上面是居然一个鸟儿的图案,正和房里面一副鸟儿图案一样。
    “答案就应该在这里面!”龙在天指着那图案,他往图案一摸一揭。
    “啊!”黄强惊讶地叫了起来,那是一张照片,几个人的合影照片。
    “怎么啦?”
    “这是那个老人还有那个医生。”黄强指着那张大合影里面两个人。
    “到医院去!”龙在天说道。

    九
    一年前,黄琳和闺蜜王影去郊区游玩。由于恰好发生胃痛进了医院。可就是这次病让她认识了江云行。
    黄琳长的很漂亮,而且居然是江云行喜欢的那种类型,而谁知道江云行也恰巧是黄琳的理想中的对象类型。
    所以两人在不知不觉中,就产生了感情。
    可是,黄琳也知道她还有一个管着她的哥哥,因为她知道哥哥黄强性格是一定不会接受江云行,所以她为了不让他哥哥知道就决定利用聂小云的假名与江云行正式交往,后来也还从市中心搬到了郊区外的小楼住。
    而江云行的母亲和阿姨也都住在那边,这个正好使得她们有了照应。
    本来黄琳以为这样可以和江云行在小楼私会的,可是没想到黄强却定时来探望她,而且还和她的邻居交情越来越好。
    这样就被迫将私会地点转移到医院里,可是自己独自去医院总是不太好,所以黄琳就拉上自己的闺蜜王影。
    日子久了,黄琳居然有了孩子。可是没想到的是一生出来竟然是一个畸形儿。
    江云行心生恼怒,决定处决掉这个孩子。他先将孩子弄进杂物间,再从化工店弄来了半瓶硫酸,准备杀害婴儿后将它淋在婴儿身上,使得全身腐蚀掉再弄火油处理干净。
    谁知道不巧被找不到孩子的黄琳发现,黄琳跟着来到了杂物间,发现了孩子,还发现了江云行正准备对孩子下毒手。
    黄琳迅速出来阻止,惹得恼羞成怒的江云行将硫酸泼到了黄琳的脸上,黄琳自然惨叫起来抓住江云行还意外地扯下他的纽扣。江云行害怕之余马上揪住黄琳,将她弄晕。此时的江云行也恰巧发现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他知道一定有人听到了和看到他们。
    江云行连忙将婴儿困进箱子,将黄琳绑上了三楼,为了掩人耳目,他自然不会将她丢会原来的房间,反是将她弄到隔壁没人的邻居林娜家里。江云行再下二楼洒上汽油准备杀掉那个目睹他的恶行的人,就在这时候他才看到自己的妈妈,他知道事情一定是被她看到了,所以他只好改变计划,再转身走向三楼。
    可是让江云行没有想到的是,林娜恰好也在那时候回来,她看到了黄琳被硫酸泼洒后的恐怖的脸,吓得慌乱从房间逃出去闯进黄琳的房里。江云行一不做,二不休,进房把黄琳的身体摆好,在房间点上了火。
    可江云行他没有预料到疼痛刺激黄琳再次醒来,她已经觉得活的无意义了,所以她在林娜房里拿到一只笔写上了江云行的名字,并将她扯下的纽扣掩藏在手心中,躲在一个着火点较低的地方摆出手势安然睡下。
    而林娜受到多重惊吓终于导致心肌梗塞死在楼道上。
    知道事情的江云行妈妈被江云行带到了医院,并且要他的阿姨监视和照顾她。
    江云行妈妈将事情告诉她妹妹,她妹妹心软决定和她回去悼念一下死者,回到小楼却遇到了黄强。
    江云行的阿姨旁敲侧击地告诉他秘密,可也就是这样被江云行知道了。
    最后江云行终于狼心狗肺对母亲和阿姨施加了毒手,并且还处理掉了黄琳的尸体。
    可惜江云行终究逃不出天网恢恢,葬送了自己。
    到了最后时刻,龙在天问了黄强一句话“你怎么知道你妹妹尸体摆放在哪的?真是林娜告诉你的吗?”
    黄强笑而不答,眼睛盯着天上。
    “我那天看到林娜的尸体被护士送到停尸间,我就跟着尸体……”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21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