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大全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搞笑糗事
神回复集 王者段子 幽默签名 美女图片 有奖投稿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灵异医院>内容详情页

死眼

更新于 2015-03-16_14:37:00  96阅

    方云失踪了。
    方云失踪的那天晚上刚好轮到李浩值班。他刚刚从县医院调上来,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可是就在他第一次值班的晚上,与他一同值班的年轻护士方云就从医院里消失了,像一缕烟雾,连一根头发都没有留下。
    这件事情在医院里闹得沸沸扬扬,很多人都说方云是遇见了鬼魂,被鬼拉到异度空间去了。虽然医院几次辟谣,传言依然不止,甚至还演变成了多个版本,一个比一个神奇,到最后方云竟然被说成是一具尸体,改头换面混进护士堆里,专门捉刚出生的小孩来吃。
    虽然李浩对这些传闻嗤之以鼻,但他也知道这并非空穴来风。
    因为那天晚上,他遇到了怪事。
    那是一个月圆之夜,李浩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翻着手里的书。办公室里的灯开得很亮,窗外的月光洒进来,立刻就被日光灯所吞噬。
    李浩翻过第一百五十页,那是一本言情小说,讲述着一个非常老套的爱情故事,女主角为了得到男主角的爱,不惜牺牲自己,只为了能留在男主角的心里。
    李浩打了个呵欠,一股睡意缓缓爬上他的双眼。世界上居然会有这样傻的女人,就算她为男人牺牲再多,男人也不会看她一眼,因为男人的心里只会装着得不到的女人。
    就在这个时候,他感到了一股异样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背。他打了个冷战,转过头,办公室的门开着,外面是安静的走廊,亮着有些暗淡的光。
    没有人。
    李浩皱了皱眉头,是他的错觉吗?
    他继续看书,虽然故事老套,但文笔很好,这样寂寞的夜晚,如果不看点东西,一定会无聊死。
    没过多久,那种感觉又回来了,一道视线像钉子一样钉在他的背上,直入骨髓,仿佛看进了他的身体里,将他的每一跟骨骼,每一块肌肉都看得清清楚楚。
    李浩猛地转过头,依然什么都没有,走廊里安静得只能听见风声。
    他有些奇怪,站了起来,走到门口,长长的走廊里安装着许多亮晃晃的瓷砖,反射出不规则的光,让人觉得彻骨的寒冷。
    难道真是错觉?
    李浩心里升起一丝惧意,反手拉上办公室的门,决定去查查房,他并不是一个胆大的人,在很多人心中,医生的胆子都很大,能够看着血肉模糊的尸体却不变颜色,但李浩知道,很多医生胆子都是很小的,甚至比一般人还要小,就是这种对死者的恐惧,才能令大多数医生能够尽心尽力医治伤者。因为在人类的心里,不会无缘无故尊敬别人的生命。
    对于李浩来说,这种恐惧是非常清晰的,所以他以前的导师说他不适合当医生,但他还是挨了过来,在恐惧的时候,他就去查房,看着那些活着的生命,他会觉得比较安心。
    他查房是从六楼查起,一间一间仔细看,一直看到底楼。
    护士的值班室在底楼,李浩想起今天轮到方云值班,决定去串串门,两个人聊天总比一个人看书,疑神疑鬼,自己吓自己来得好。
    方云长得并不漂亮,只能算是中等之姿,在美女如云的护士堆里是相当不起眼的。李浩知道她喜欢自己,非常喜欢。但她生性内向,不愿意向他表向,只是喜欢在背后偷偷地看着他,他也乐得被人暗恋,这种感觉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喜欢,毕竟是人都会有虚荣心。
    护士办公室的门开着,但是里面没有人。方云到哪里去了?也去查房了?不可能,他刚刚将整栋楼查了个遍也没看见她。难道她出去了?可是,一个单身女子半夜会去哪里?和男人幽会吗?
    李浩苦笑了一下,女人就是女人,这么快就变心了。

    他带着失望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脱下白大褂,打算睡一会。就在他躺上那张白色的床时,那种感觉又来了。一道灼灼的目光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射出来,落在他的身上,让他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办公室里是绝对不可能有人的,屋子里只有一些仪器和几个简单的家具,连唯一的柜子也是分格的,每一格只有平方二十厘米左右,连小孩都藏不下。
    李浩觉得自己一定是工作压力太大了,才会有这种幻觉。他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去想那道视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在一片睡意朦胧中,他似乎听到什么声音,那道视线直直地落在他的脸上,盯得他脸上的皮肤痒痒的。
    他努力睁开眸子,朦胧中看到一双眼睛,一双深邃的眼睛。
    没有脸没有头没有身子,只是一双眼睛。
    他头皮一阵发麻,立刻就醒了,僵尸一般坐了起来,全身上下全是冷汗。
    他惊恐地看着屋子,一切如常,哪有什么眼睛?是梦?不,那种感觉太清晰了,一双眼睛……不,或者应该说一双眼球就这么浮在半卒中,直直地看着他的脸。那种感觉真令人毛骨悚然。
    李浩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时针指向凌晨两点,他连忙穿上衣服,去底楼找方云。今天晚上他就在护士值班室里过,就算让人误会也没什么,他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了。
    他小跑着来到底楼,门依然开着,保持着他上一次来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变窗户打开着,窗外的月光照进来,留下一片彻骨的寒冷。
    他走进办公室,桌子上放着方云的包和手机。李浩觉得全身一片冰凉,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打电话叫保安。
    那天晚上,他和保安一起找遍了整家医院,连厕所、药房和杂物间都找过了,没有找到方云。
    方云失踪了。
    医院报了警,警察重复着那天晚上李浩和保安的工作,依然一无所获。
    从那天开始,李浩就觉得背后总有一道目光在盯着自己,无论何时何地,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那种感觉特别强烈。
    他觉得自己毫无隐私可言了,他做任何事情,都在那双不知名的眼睛下变得赤裸裸宛如一个不穿衣服的人,连上厕所洗澡也不例外,甚至他会觉得在这个时候那道目光会变得非常强烈。
    更令他头痛的是在那些故事版本中居然有一种是说他杀了方云,把她分成无数块,一块一块吃掉了。而且这个版本的传言非常流行,同事们看他的眼神都是怪怪的,像刀一样插进他的心里。
    托那个传言的福,没有人愿意和他一起值班了,连他自己也对值夜班非常恐惧,特别是月圆的晚上,他害怕再见到那双眼睛,虽然那双眼睛现在已经无处不在。
    一个月过去了,终于又到了十五号,李浩苦着脸来到院长办公室,请求和其他医生调换一下。院长冷着眼看了看他,打着官腔说:“小李啊,院方知道你有很多难处,但是医院的制度不能说改就改,你就坚持坚持,我知道你最近受了委屈,我们会处理的,你要相信组织嘛……”
    李浩只能愁眉苦脸地从院长办公室里出来,看来今天晚上他是非值班不可了。
    虽然他从内心深处向所有神灵祈祷不要天黑,但太阳还是一如既往从西边慢慢落了下去。自从方云失踪之后医院就冷清了下来,特别是晚上,静得出奇?李浩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觉得整个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那种被监视的感觉越发强烈了,他已经被它搞得快要崩溃。他准备了一大包咖啡,决定整夜不睡,这个晚上,他不想再见到那双眼睛。
    依然是那本言情小说,他却看不进去一个字,只觉得里面每个汉字都变成了一个个没有意义的符号,像咒语一般在他脑袋里盘旋,搅得他心慌意乱。
    猛地关上书,发出极大的响声。他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要崩溃,还是换家医院吧,或者换个工作,就是当药品推销员也好,总比在这里担惊受怕来得好。
    突然背后传来砰的一声,吓得他一个激灵,转过身,只见壁橱的一只玻璃瓶子掉了下来,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他心里一惊,匆忙站了起来,连凳子被碰翻在地也不顾,直接奔了出去。
    他记得很清楚,那个壁橱被他锁了起来,钥匙在他身上,没人能打得开。
    他不敢去想玻璃瓶子是如何掉出来的,只觉得心里一阵发冷。这家医院太奇怪,无故消失的护士,无处不在的诡异视线,他觉得自己仿佛掉进了一个永远也出不来的灵异世界里,像一只迷途的羔羊。
    他以查房的名义在住院部里茫然地走着,那双腿就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一直从六楼走到一楼。也许冥冥中真的有一种力量在操纵着世上的人,就像操纵着一只只形态各异的木偶。李浩又鬼使神差地来到了一楼的护士值班室。
    原本值夜班是需要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的,但自从那个版本的故事开始流传之后,就再也没人愿意和李浩一起值班了,值班室里是空的,没有开灯,但门开着,明亮的月光从窗外照进来,在地上映出一个冰冷的亮块。
    李浩突然起了一丝好奇,方云究竟是如何失踪的?难道一个人真的会像烟雾一样消失无踪吗?或许她只是偷偷和喜欢的男人一起走了,但是她又没有结婚,根本不受约束,有什么理由放弃这么好的工作和人私奔?况且那天晚上保安并没有看见任何人出入医院。
    那么,只能有一个解释,方云还在医院里,只是不知道藏在哪个角落。李浩突然很想知道方云到底去了哪里,这种好奇胜过了任何恐惧,他打开值班室的灯,走了进去。
    他坐在方云经常坐的那个位置上,静静地观察周围,那种被注视的感觉异常强烈。他突然觉得那种眼神有点熟悉,却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他随手拿过一本资料,翻开,赫然看见方云那张熟悉的脸。
    他的手抖了一下,资料掉在了地上,原来是一张一寸照片,照片里的女孩在快乐地笑着,似乎不知道什么叫做忧愁。李浩觉得自己有些草木皆兵,俯下身去捡资料薄,就在他抬起身子的时候,却发现在桌子与桌子之间的缝隙里夹着一本书,封面是一片血样的鲜红。
    他费力地将书掏出来,发现那本书很薄,看起来更像是一本笔记,红色的封皮上写着两个字“异咒”。
    李浩的心里满是疑惑,翻开封面,看到上面用黑色的钢笔写着密密麻麻的字,很工整,但似乎历史悠久,墨水都有些变色。
    书里记载着一个能让梦想变成真实的咒语,只要在一个月圆之夜,将自己的愿望写在咒语的后面,再将咒语念七七四十九遍,梦想就能实现,但是许愿者也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李浩翻到最后一页,看到一行字,他认得那俊秀的字迹,确是方云无疑!
    他惨叫一声,丢下书奔了出去,书掉在地上,月光照在书页上,那一行字特别清晰。
    “我希望永远注视着李医生。”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23
 相关推荐(灵异医院
半夜收魂的老婆婆
婴鬼的复仇
闹鬼的医院
恐怖的210病房
老医生的诡异经历
车祸
某医院的离奇怪异事件
阴鬼的复仇
停尸房的女鬼
医院太平间里的命案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需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