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色的手术刀

更新于 2015年03月16日   45阅

    1、死在手术台上的女孩
    微微的细雨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张亮步行在罗道街,任凭雨滴打落在身上,冷风迎面吹来,试图让自己头脑更加清晰些,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张亮突然感到脑子昏昏沉沉的,每晚总是做噩梦,然后惊醒于梦中。
    张亮是一家H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外科主治医师,几乎医院所有的外科手术都是由张亮来主刀的,而且每次手术都异常的成功,不管是医院的护士还是医生私底下都纷纷说张亮的前途很大,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院长。其实,医院有这样一位优秀的外科医师,院长也感到很欣慰,很是看好张亮,对院长来说,医院院长的位置谁来做都无所谓,重要的是只要对病人负责就好。
    但所有人都不知道,张亮有一段潜在性的记忆,永久不愿意回忆的,因为曾经的那段回忆对他来说,相当于一个噩梦,始终围绕在他的生活,挥之不去。想起当年的事情,张亮更多的则是愧疚,张亮知道,这也许是他这一辈子犯得最不可饶恕的罪恶。
    走着走着,张亮抬起头,却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H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门口。嘴角勾起一丝无奈的苦笑,摇了摇头,张亮向医院里面走去。有病人了,就给病人看看病,没病人了,就坐在办公室里玩会电脑,只要不是有大型手术,张亮一般都不是很忙。基本坐坐,一天也就过去了。
    今天下午和往常没什么不同,医院下班后,张亮换下白大褂正准备回家,急诊室的小李突然告诉张亮,院长让张亮去他办公室一趟,张亮笑了笑,对小李说了声谢谢,重新穿上刚刚换下的白大褂向院长办公室走去,来到院长办公室门前,张亮轻轻扣了扣门。
    咚咚咚——
    “请进吧!”院长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张亮推门走了进去,发现院长正在翻看一本病历,见张亮走了进来,院长笑呵呵的把病例收了起来,道:“小张,你来了啊,我还以为是谁呢。”院长客气的给张亮拉开一把椅子,然后笑道:“坐,坐吧,坐下说。”
    院长客气的态度让张亮不知所措,冲着院长尴尬的笑了笑,张亮坐在了椅子上,“院长,您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张亮猜想,十有八九和手术脱不了关系。
    “也没什么,刚刚医院接到一个头颅手术,打算让你主刀,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看看你有时间没。”院长把刚刚翻看的那份病历重新取了出来,继续道:“其实咱们医院有更好的主刀医师可以去完成这个手术,只是为了锻炼你,医院才决定让你接手的。”
    “什么?!头颅手术?!”张亮听到院长的话,眼瞳猛地一紧,神情异常的恐惧,似乎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见院长把病历递了过来,张亮连忙摆了摆手,惊恐道:“不,我绝不接手这次的头颅手术!”
    院长丝毫没有注意到张亮神情的变化,还以为是张亮对自己信心不足,便继续开导,“小张啊,我知道你可能是第一次接受这样的头颅大手术,可是你也要对自己有信心才对,你想想看,你以前的外科手术哪一个不是异常的成功,我相信你这次一定还会成功的,如果你实在不放心,我会派头颅手术方面的专家协助你的。”为了让张亮接手这台手术,院长把狠话都撂出来了,按说一台手术,只能有一个主刀医师,而院长这次却破例了,打算找一位专业的头颅主刀医师来协助张亮。
    张亮没有说话,听到院长刚才的话,张亮心中不禁一阵苦涩,自己真的是第一次接手头颅手术吗?错了,只有张亮自己心里清楚,自己曾不止一次的接手头颅类的手术,在张亮没有来这个医院之前,张亮曾经在Z市一家大型外科医院做过主刀医师,可以说,只要是外科类的手术,都是由张亮来接手完成的。

    和H市医院一样,在Z市的时候,Z市医院的所有同事包括院长也都很好看张亮,认为张亮是医学界的手术奇才,手术基本是零失误,在Z市算是小有名气了,不论是院长还是患者,在手术方面,基本对张亮很是信任。甚至有的患者慕名而来,专门让张亮主刀进行手术。由此可见,张亮的手术水平到了一个怎样的境界,说是前途无限也不为过。不过,这一切,都因为一次意外改变了。
    有一次,Z市医院来了一个头颅手术病人,和往常一样,是由张亮主刀的,进入手术室,张亮换上手术工作服,然后带上一次性手套,准备给病人开刀,可是当他看到病人的模样后,不知觉的愣了愣,这病人是一个很美的女孩,然后呆呆的向旁边的助手问道,“这怎么回事?”令张亮感到诧异的是,这病人一脸的痛苦,看样子好像没有打麻醉针。
    张医师,病人不肯打麻醉,我们多次劝导,可是病人却一再坚持,我们也没办法。”助手面露为难的神色,解释到。
    张亮一听,态度坚决道:“不行,马上给病人打麻醉针。”无奈之下,助手只好执行张亮的命令。
    助手刚刚把麻醉针调配好,正准备给病人注射,突然手术上台的女子一下子坐了起来,一脸的惨白,嘴里喊道:“不,我不要打麻醉,我不要做手术!!”女孩的尖叫声把张亮的助手吓了一跳,手中的麻醉针管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张亮闻声向助手的方向看去,就在张亮转头的一刹那,女子猛然坐了起来,趁机抓起手术台前的手术刀,狠狠地向自己的脑部扎去,瞬间鲜血顺着女孩的脑部流了下来,染红了整个手术台,还有女孩手中那把血淋淋的手术刀。等张亮等人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女孩基本上已经没救了,手术刀是从脑部中间劈开的,虽然不算太深,却足以致命!
    “哈哈哈,哈哈哈!”——女孩发出一声声惨笑,“你们等着吧,我会再回来的,我一定会再回来的!既然他敢把我从楼梯上无情的推下来,就一定会受到报应的,还有你们,你们!你们一样跑不掉,哈哈哈哈!”女孩狂笑了几声,便失去了气息,死在了手术台上。
    “啊!”——张亮的助手也是位女孩子,虽然跟着张亮做过不少手术,但是病人死在手术台上,她还是第一次见,而且还是死的这样的异常恐怖,死去的女孩双眼睁得很大,似乎死不瞑目一样,令人看上一眼便感到头皮发麻,更为恐怖的是,女孩在死的时候,手中依然抓住那把血淋淋的手术刀,那血红色染在手术刀上,显得极为扎眼。
    张亮也看到了女孩的惨状,更看到了女孩手中那把血红色的手术刀,张亮也有些怕了,他觉得,女孩那死不瞑目的眼神,就是在看着自己,似乎就像女孩自己说的那样,迟早有一天他还会再回来,报复所有的人。不过张亮毕竟做过不少手术,很快便适应了过来,不过依旧不敢去看女孩那死不瞑目的眼神。
    “你找太平间的工作人员来处理一下尸体吧,如果一星期内没有人去太平间认领尸体,就火化吧。”——助手闻言,飞快的跑出了手术室,她一刻也不想在手术室里多呆上一秒钟。助手离开以后,张亮摇了摇头,也离开了手术室。
    哒....哒....哒...女孩的鲜血依旧在不停地顺着脑部往外流,慢慢的,鲜血中还掺杂的一些白色的物质,那竟然是女孩的——脑浆!
    一星期后,张亮并没有发觉什么异常,这件事慢慢的,张亮也快淡忘了,直到有一天……
    “张医师,您又有手术啊”这一天张亮又接到一个头颅手术,换了一下手术工作服,张亮正准备进手术室,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和自己说话,张亮下意识的回答道:“嗯,是啊,最近医院手术病人特别多。”等张亮扭过身抬起头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任何身影。
    “奇怪,人呢?”张亮摇了摇头,由于紧张手术,所以并没有太在意,转身向手术室走去。只不过张亮有些疑惑,为什么刚才的声音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一样。当这个想法在张亮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时候,张亮的身子猛然怔住了??刚刚哪声音,好像是一个星期前,被手术刀插穿脑袋而死的女孩!她、她竟然还活着!
    刹那间,张亮的手脚冰冷到了极点,女孩那天惨死在手术台前的景象再次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就在张亮感到手脚冰凉、恐惧无比的时候,手术室里突然传出了一声惨叫——“啊!不!!!!”手术室里凄惨的叫声使张亮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连忙向手术室里跑去。当张亮推开手术门的一瞬间,张亮惊呆了,他看到了这一辈子难忘的情景——张亮女助手的身子倾斜倒在地上,一把血红色的手术刀狠狠地插在了她的脑部,脑浆掺杂着鲜血一起从脑部流了下来,死的不能再死了。
    “她真的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张亮痴痴地呐呐道,连忙转身跌跌撞撞的向手术室外跑去,张亮现在总感觉自己背后有一双死神的眼睛在盯着自己,好像随时便会伸出死亡之手,夺取自己的性命。
    事后,张亮曾经到监控室去调看手术室里的监控录像,结果发现张亮的助手是自己拿手术刀扎向自己的头部自杀的,医院曾经调查过张亮助手自杀的原因,却毫无头绪,无奈,医院只好向外声明是张亮的助手由于长期手术、压力过大自杀了。不过只有张亮心里明白,其实她的助手并不是压力过大,也不是自杀,而是被杀的,被一个女鬼杀死的!凶器,就是一把血红色的手术刀!
    张亮怕了,真的怕了,尽管院长再三挽留,张亮还是离开了这家医院,离开了这个给他带来恐怖的地方。

    2、真的回来了
    “小张,我和你说手术的事呢,你发什么愣啊!”院长见张亮有些走神,把张亮从回忆中叫了出来,继续道:“你觉得,我刚刚的条件怎么样?医院为了栽培你,也付出不少了,你就把这个外科的头颅手术接下来吧,再说,我不是说了吗,还有派个头颅方面的专家来配合你的。”院长继续耐心劝导着张亮,终于,张亮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院长闻言,开心的笑了,眼角眯成了一条缝,丝毫没有注意到,在张亮点头的时候,眼神没有一点光彩之色,而是没有任何生机。
    “院长,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明天上午就准备给病人手术。”张亮转身离开了院长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换下身上的白大褂,走出了医院的大门。只是在回去的路上,张亮活跃的思想从来都没有停止过——自己明天手术的时候会死掉吗?自己会不会也想那个女孩或者自己的助手一样,头部崩裂出鲜血和脑浆。张亮在想,不停地乱想,此刻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也许,不会吧,毕竟事情过去那么久了,要是她真的想报复我的话,估计我也活不到现在了。”张亮在心里想到。
    滴滴——就在张亮胡思乱想的时候,汽车的鸣笛声突然响了起来,听到汽车的鸣笛声,张亮惯性的向旁边躲了一下,汽车和张亮擦身而过,就在这时,汽车里突然响起一个女孩的声音——“先生,小心点,会死人的......”声音异常的冰冷,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张亮大脑瞬间清醒过来,可是当他四处张望时,却没有发现一辆汽车的踪影。
    “奇怪,怎么会没有呢,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张亮自言自语道,然后又肯定的摇了摇头,对!一定是自己刚刚想的太多了,刚刚根本就没有人和自己说话。自我心理暗示了一下,张亮走到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家了。
    第二天张亮回到医院准备了一下手术前的准备工作,然后吩咐护士把病人推进手术室,然后换好手术工作服走进了手术室里。瞄了一眼躺在手术台上的病人,张亮对自己的助手吩咐道:“准备好缝合线,现在开始手术。”张亮用酒精清洗了一下手术刀,便打算开始开刀。
    “也许,真的不会回来吧。”张亮平复了一下心情,看了一眼手术台上躺着的病人,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张亮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似乎手术台上的患者,便是当年的那个死去的女孩。
    “吓!”——张亮眼神猛然收缩了一下,恐惧的目光一闪而过,就在刚才,是的,就在刚才,张亮似乎看见、似乎看见手术台上的患者睁开了眼睛,对自己笑了一下,嘴角勾起的邪笑,以及那冰冷到极点的眼神,张亮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张亮试图让自己更加冷静,在内心不停的暗示自己——“这是幻觉,对,一定是昨天自己没有休息好,产生了幻觉。”心里这样想着,张亮内心再次平静了下来,不过无论如何,张亮都不再去看躺在手术台上的患者的眼睛了,他怕!怕刚才的幻觉再次出现,那么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肯定会崩溃的!自己绝对会疯掉的!http:

    “我说过,我一定会回来的!”就在张亮准备开刀的时候,一道凄惨的叫声突然在张亮的脑海中响起,紧接着是一阵阵寒冷渗人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突然出现在张亮脑海中的声音把他给吓了一跳,手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情不自禁的,张亮再次扭头向手术台上的患者看去,却发现手术台上的患者已经变了模样,那张脸,分明是当年那个女孩的!她的脑部!不!张亮看到,女孩脑部中的白色脑浆伴流着鲜血,一起从脑部流了出来,看去来异常的恐怖!
    咣当——张亮手中的手术刀掉在了地上,突然发疯似的喊了起来,“她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啊~~~救命!”张亮突然发疯的样子把手术室所有的人都给吓到了,可是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张亮突然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手术刀,狠狠的刺向了自己的头部!
    “啊~~”手术室里顿时响起一声惨叫,和以前死在手术台上的女孩一样,张亮是鲜血伴随着脑浆一起流了出来,手中的手术刀更是鲜红无比,成了一把血红色的手术刀,看起来十分恐怖。

    3、事实的真相
    而与此同时,H市一座别墅外,警车呼啸,很快,警车在别墅内停了下来,从警车上下来了四名警察,快速向别墅门口走去,一把推开了别墅的房门,不过,很快这四名警察彻底被震撼了,更有甚者,直接扶着墙壁吐了起来。
    眼前的场景,恐怕这四名警察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别墅里的男主人和女主人已经死的透透的了,一脸的惊恐,双目睁得滚大,似乎死前经历了什么恐惧的事情,而且,更令人感到恶寒的是,男主人脑袋上竟然插着一把血红色的手术刀,鲜血伴随着脑浆彻底喷射了出来,而至于女主人,就更加离谱了,看样子竟然是被活活的吓死的。
    后来,警方多方调查,却查不出任何线索,不过,别四周的居民却传言说,这叫因果循环,男主人本名叫王汕,今年二十五,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多多少少也挣了点钱,不过,有句话说的很好,男人有钱就变坏。
    王汕挣钱后,也学那些富翁,包养起了情人,而且竟然全部都是大学生,后来,王汕包养了一名叫杨雪的女孩,杨雪也是H市大学的一名大学生,学习成绩很好,同学们和老师对她的评价都很好,说她为人很好,温柔善良,是百里挑一的好女孩。
    不过,就是这样一名好女孩、大学生,也被金钱蒙蔽了心智,成为了王汕的情人,其实说到底,还是虚荣心在作祟,不过没多久,杨雪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并且把自己怀孕的事告诉了王汕,王汕听了以后,先是一愣,一脸的惊愕,随后很快反应了过来,说是会好好照顾杨雪,杨雪听到这句话后一脸幸福的笑容,没有感到任何不妥。
    但是,在以后的日子里,王汕却很少来找杨雪了,慢慢的,竟然和杨雪断了联系,杨雪这才知道,王汕其实根本不爱自己,便去找王汕理论,并且告诉王汕,自己会把孩子生下来,让王汕每个月支付她和孩子的生活费。
    王汕听到杨雪的要求,一脸的冷笑,只留下了一句话——“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杨雪听到王汕的话,大为愤怒,直接和王汕扭打了起来,不过,比较杨雪有孕在身,行动不便,一不小心,竟然从二楼的楼梯滚了下去,脑袋狠狠的磕在了楼梯拐角处,造成了头颅出血。
    后来,杨雪被送到医院,而在杨雪被送到医院后,王汕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嘴角微微翘了起来,拿起电话,拨打一个电话号码,而这个号码不是别人的,正是给杨雪做手术的主治医生张亮的。
    在王汕金钱的诱惑下,张亮和王汕达成了协议,让杨雪“意外”死在手术台上。
    不过,张亮没想到,杨雪竟然拒绝手术,而且还自杀了。http:

    张亮不知道的,杨雪被推下楼梯的那一刻,就知道孩子保不住了,所以,感觉自己也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激愤下,才拒绝手术,自杀在了手术台上。
    不过后来,由于杨雪怨气太大,死不瞑目,怨气化为鬼魂,发誓要找张亮和王汕报仇,所以才发生了前面的悲剧。
    张亮死了,死状很惨,留下的,只有那把血红色的手术刀。张亮后来在手术室内被人发现,不过,令人不解的是,那把血红色的手术刀,竟然消失了,似乎,从未出现过。
    这一切,真的结束了吗?也许吧…………
    正所谓,因果循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张亮和王汕,都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应有的代价。血红色的手术刀,似乎,成为了审批邪恶的手术刀。
    你…………相信血红色的手术刀吗?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当你做了坏事之后,也许有一天,你会见到这把血红色的手术刀。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30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