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医生

更新于 2015-03-16_14:37:00  79阅

    一个月高的夜晚,一片微光的森林,一个奔跑的男人,他喘着气,脚下感觉不到自己踩到的是枯叶还是淤泥,他只是没命的跑,他好像在被什么追逐,但是视角转向后面,只看到一片雾气,然而雾气里伸出了一只手,他已经跑不动了,面对着那只手就这样站着,手却消失了,他的胸口一热,再转过头,一只高大的浑身是血如同异形的怪物咬向了他。
    罗明从梦里惊醒了,他老婆一只手搂着他的脖子,睡的很是香甜,他还没有回过神来,看到老婆白白的胳膊还以为是梦里的怪手,狠狠推开了,他老婆于珊就这样被他弄醒了。
    于珊用幽怨的眼神看着他,罗明没有理会,下床后迅速倒了杯开水,一饮而尽。
    “你做噩梦了,还是心里又不舒服了。”于珊关切地问。
    罗明喝了点水,感觉好多了,就淡淡的说:“心口憋的难受,没什么事。”
    ……
    早上天很暗,夜比想象来的长,罗明失眠了几个小时,终于等来了天亮。
    妻子也没睡好,眼睛上也带着黑眼圈,她无精打采的给罗明做了早饭,就速速的出了家门,去上班了。
    罗明点了根香烟,静静地吸着,他没有感觉到失眠后的疲倦,只是感觉身体轻轻的,有许多小虫趴在身上。
    他吃了几口开水煮挂面,又从包里的最深处拿出百忧解,就着面汤喝了下去。时间到了七点,罗明就出了家门。
    ……
    罗明在江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工作,是精神科医师。
    第五人民医院,在江海市人们通俗称它为“疯子院”。
    其实这只是江海市精神专科医院。
    医院里收治的疯子很少,大部分是抑郁症和精神缺陷患者,还有些外因性精神创伤和癫痫病人。
    在沿海和一些大城市,精神诊疗不是什么新鲜事,抑郁症状是生活速度加快的城市人的普遍症状,有点心理问题看医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江海市这块还是个人人避之不及的禁区,除了少部分痛苦的离死只差一步的人,不然谁也不愿来的。
    罗明今年35岁,十年前名校心理治疗专业毕业分到这个城市当医生,本来按他的学历和资历,升到主任医师没问题,但是他沉默寡言,态度冷漠,工作不求有功,只求无过,又不巴结领导,久而久之,他成了医院里最没话语权的那个。
    他有躁郁症,这个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5年前,他那时是个态度积极,对病人热心的青年医生,他那时还在心理咨询室坐班,有一天,一个中年男人来这里求助,这个男人是个生意人,破产后,老婆跟人跑了,整天郁郁寡欢,想着求死,家里的老母亲带他来看病,年轻气盛的罗明在听了男人绝望的求助后,居然数落起患者来,这是心理治疗的大忌,但他觉得骂醒他比安慰来的好,他批评完患者后,给患者开了202病房,住院。
    男人后来一句话没说,住院后只是发呆,晚上罗明值班,后半夜,护士告诉他,有人自杀。
    中年男人用裤带在病床的床头打了个活结圈,头伸进里面,蹲着把自己吊死了。

    中年人的眼睛因为勒的太狠都突出了眼眶,耳朵和眼睑都流着黑色的鲜血,嘴龇着,白森森的牙齿露在外面,感觉像在笑,又像在哭。地上黄色的流淌物发出臭味,秽浊的东西还不住的从死人的下身流出。
    罗明第一次看见自杀死的人,他禁不住呕吐,最后把黄疸都吐了出来。
    病人病历上记录,罗明治疗方案是合理的,病人是因为抑郁发作而自杀,医院和主治医师有一些责任,但是主要责任是病人家人看守不当,当天没人陪护。
    医院后来也出了点钱了事,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罗明崩溃了,他开始每天失眠,紧张,他再也无法正常面对来咨询的人,每次听完患者的叙述只是开药了事,最后连这个也坚持不了,他就转了科室,到了精神障碍科。
    罗明一直吃百忧解和抗幻药,只有这样他才觉得自己还能勉强活着。罗明怕见医院里和他一样的病人,一见就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希望了。
    ……。
    医院里来了个小孩,叫小童。小童今年6岁,两个月前被人拐卖,警察把他救回来后,他就变成了痴呆。
    罗明记得这孩子被送来的时候就是一言不发,只是呆呆的看着给他做检查的医生,罗明不是孩子的主治医师,但是这孩子归他们这个科室负责,他免不了要参与治疗。
    孩子是个单亲家庭的,现在和他妈妈住一起,孩子的妈妈是个漂亮的少妇,长得很像年轻的刘嘉玲,而刘嘉玲是罗明的梦中情人。
    孩子的妈妈滔滔不绝向主治医师诉苦,说到伤心处泪水像雨一样连绵不绝,罗明在心里想,果然女人就是水做的骨肉。
    203病室紧靠202病室,2楼现在不住忧郁症患者了,但是罗明依然不喜欢去那里,尤其在202病室门口,他总感到有一种呕吐的感觉搅动着自己脆弱的肠胃,那门牌号像一个诅咒,把他带入一个绝望的深渊,但是他始终回避不了,那层楼住着他们科的病人。
    罗明喜欢白痴样的患者,他认为白痴不用思考,不用恐惧,自己要是个白痴,也就解脱了。
    小童来到医院后,医院承诺不惜代价治好他。
    罗明听科里的人说着小童的事情,知道了些那起案件的大概,但是这与他又有什么关系,他就一普通医生。
    203病室还住着一个病人,是个妄想症患者,这个病人归罗明负责,罗明也经常到203病室。
    罗明害怕看那个叫小童的孩子,他每次去203病室,小童的眼睛都盯着他,一刻不移开,但是一句话都不说。
    罗明一直想找个词汇形容那双眼睛,但始终找不到,但他有个感觉,那不是一个7岁小孩应有的眼睛,即使是白痴样的孩子。
    有一次他的那个病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发了烧昏睡不醒,他给病人打针,他忽然感觉身后有人在笑,声音很轻很尖,罗明敏感的神经一下绷紧,他回头,看见小童还是一如既往的用那个表情看着自己,罗明很反感,正准备回头,看见一个影子从小童的身后伸出了头。
    罗明手上的针掉了,他头也不回跑出了病房,他什么也顾不上只是在跑,结果撞到了一个女人——小童的妈妈。
    “医生,你怎么了?”一个温柔的女声问道。
    “没事,我的病人要换药,我就跑快了点。”罗明极力掩饰自己的不安。
    罗明心中的恐惧也平复了些,他走回了医务室,医务室没人,他从包里拿出了镇静药,倒了两粒,就着开水吞了下去。
    ……。

    罗明不愿再去203病室,但是医院的规定医生是要负责自己的病人的,他想说自己看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但是别人都没看到,谁信啊,罗明也不愿跟人说自己的精神情况,他要面子。
    幸好以后的几天,小童一切正常,虽然还是那个眼神,虽然还是一句话不说。
    罗明的药吃的更厉害,以前是一日吃一次,现在是一天两次,他是医生,弄到这些药很方便,但是谁都知道,这些药副作用极大,而且吃了就无法停。
    这夜罗明值班,而同班的医生家里有事请假了,只剩罗明和几个护士在。
    护士查病房去了,医务室里就罗明一人,他一个人在看着报纸,时间是午夜1点。
    罗明本来就失眠,晚上对他来说,比白天精神。
    罗明似乎听到了走廊里有声音,好像是人说话的声音,因为神经很敏感,罗明的耳朵比平常人的听觉要好的多,他有些紧张,医务室没人,护士小李去巡查病房了,他掏出一支卷烟,点上后走了出去。
    走廊里看着灯的,一眼望过去,没人,但那个声音还在,模模糊糊,罗明额头上冒出了一点冷汗,他紧张的很,拖着沉重的腿往前走着,到了203病房的门口,声音竟然清晰了起来。
    “小青蛙,呱呱呱,布娃娃,穿花花,穿花花,笑哈哈,姑娘就要回娘家。”
    一个鬼祟的女孩的声音从203病房里传了出来,一句句都像刀子一样划向罗明的心口,罗明的汗都像凝固了,他想跑,但一步都迈不开。
    “回娘家,看妈妈,妈妈带我炒新茶,小情娃,想我啦,一把柴火烧娃娃。”声音越来越恐怖,越来越清楚,在空空的走廊回荡,这人声似乎传自另一个时空,但是分明就在这里。
    门开了,是自己开的,开了一半停了,能看到窗子。
    惨亮的月亮透进了病房,风刮着系上的窗帘,但窗子是关着的。
    罗明的香烟从嘴里掉落,掉在衣服上划下去,蹭出一点烟灰火,罗明的魂魄才又回到身体,但是依然颤巍巍的想要分离。
    他硬着头皮把门推开。
    靠外面的病床上,罗明的病人睡着,像尸体一样一动不动,小童穿着条纹病服,坐在另一张床上。
    他一只手拿着个破旧的布娃娃,另一只手握着一个注射针,在静静地刺着布娃娃的头。
    他嘴里在一遍遍念着那句话,但是这声音不是他的。
    罗明不敢进去,他想关门离开,他想在自己还没完全崩溃时离开。
    他正要关门,小童抬起了头,格格的笑着,眼睛里忽然露出凶狠的光,他,不是他,这不是他的脸,这张脸是张苍白的小女孩的脸。
    “你不要走,你看看我是谁,哈哈哈哈哈…”声音从女孩的嘴里钻出,女孩的嘴唇忽然发黑枯萎。

    小童的身体上的皮肉也在一点点一点点变化,刺啦刺啦的,发出一阵焦糊恶臭的气味。
    罗明栽倒了,小童或者是另一个人,也翻下了床,一点点向他走来,这是个黑色的烧焦的东西,没有人形。
    罗明没有起来,也没有后退,他想到自己这样死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了,他反而不再恐惧,等着那东西来,然后用各种奇怪的方法折磨自己,直到死去,但是那东西忽然就停住了,不动了,然后忽然就碎了,像灰一样不见了。
    病房里就两张床,一张床上睡着罗明的病人,像尸体一样睡着,另一张床上,睡着小童,他的被子掀掉了,但是显然睡得很熟,还打着小呼。
    “罗医生,你怎么坐在地上?”一个娇柔的女声传进了罗明的耳朵。
    罗明的三魂七魄这才回过来三分。
    他看见了刘嘉玲,不,刘嘉玲没这么年轻,是小童的妈妈。
    “没什么,刚开门不小心摔倒了。”罗明拍拍屁股,他感到有些局促,有些难堪。
    “是么?”女人有些疑惑,“罗医生,你好像有事情瞒着我。”
    “哪有,别多心,我只是比较关心小童,这孩子挺可爱的。”罗明装着很从容的样子。
    “罗医生,谢谢你啦。”女人忽然抚上了罗明的肩膀,用一种诱惑的眼神看着他。
    “没什么。”罗明想躲避这种眼神,但又不愿躲避。
    两人的嘴唇就对上了,罗明的梦中情人叫刘嘉玲,这个女人很像刘嘉玲。
    这是疯狂的。http:

    忽然罗明的舌头被咬住了,他的胸口也感到疼痛,他的脏器像在被什么力量往外拉,他把女人一推。
    女人吐出了一团血糊糊的肉。
    罗明的嘴里都是血,他自己的血。
    女人幽幽的看着他,那眼睛布满血丝,空洞而恶毒。
    “你看看我是谁,哈哈哈哈……”
    ……
    第二天,警察赶到了医院,203病房里有两个人被闷死,一个女人被人用针刺穿了心脏毙命,还有一个男人,跳楼自杀。
    这个男人叫罗明,是第五人民医院医生,警察在他抽屉里发现两瓶抗迷幻药和精神安慰药,抗抑郁药若干,分析罗明可能精神崩溃,产生幻觉和暴力倾向,在杀人后自杀。
    法医解剖罗明尸体后发现,他的舌头没有了。
    但是案发现场找不到他的舌头。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33
 相关推荐(灵异医院
吻尸
医学院的解剖楼
医院的接阴婆
阴灵妹妹的复仇
老医生的诡异经历
肚子痛
婴鬼的复仇
冤魂的报复
闹鬼的医院
半夜收魂的老婆婆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