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医院

更新于 2015-03-16_14:37:00  78阅

    一
    高振兴开了家装修公司,生意做的非常的红火,自从妻子和他离婚之后,他就一个人过没有再婚。这并不是说高振兴是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而是没有了妻子,他就可以更加地和别的女人鬼混了。
    但最近一段时间,高振兴感觉身体不舒服。他去医院找到大夫做了检查。结果让他大吃一惊,他居然得了肝癌。高振兴拿着结果,一手扯过医师龚明问:“龚医生,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怎么可能会得这样的病?”
    龚明淡淡地说:“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别的医院再做个检查。”一句话,把高振兴震住了,在这个城市里,龚明是全市公认最好的医师,虽然他年龄才刚刚三十出头,无论有多难的病症,到他手里都会药到病除。虽然如此,龚明还是不敢相信,他又去了几家大医院,找了有名的医生做了检查,结果一样,是肝癌,而且已经病入膏肓,高振兴最多还有三个月的生命。
    高振兴几乎要崩溃了,他才四十多岁,不想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一个月前,他的好朋友郭怀天在酒后无意间透露,他得了肝癌,生命不会超过两个月。当时高振兴还在庆幸事情不是发生在他头上,谁知道刚刚半个月,就轮到他了。
    高振兴不愿意这样等死,但他也无可奈何,除了大把吃药之外,又去了几座寺庙做了祷告。这天,好友郭怀天忽然给他打来电话邀请他去吃饭。到了预定的酒店,高振兴大吃一惊。郭怀天满面春风,一点都不像是有病的人。
    郭怀天见了高振兴高兴地说:“来来来,高总,为庆祝我身体康复,我们今天一定要喝个痛快。”
    高振兴惊讶地问:“郭总的病好了?”郭怀天哈哈大笑说:“怎么,你不相信吧?我现在已经完全康复了。”高振兴不相信,他问郭怀天是什么地方看好的,郭怀天就是不肯说。高振兴无奈,只好低声说道:“实不相瞒郭总,其实我也得了肝癌。”郭怀天吃惊地说:“真的?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高振兴急了,把化验单子拿给郭怀天看说:“这还有开玩笑的吗?我也是刚检查出来的。本来我一点希望都不抱了,还请郭总给兄弟指条明路。”
    郭怀天沉吟了半晌说:“既然这样,我也不向兄弟隐瞒了。他们的地址在一个都市村庄里。”然后把地址给高振兴说了。高振兴记了下来。郭怀天用严肃的语气说:“这家医院很奇怪,你去了之后千万要记住,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说的不要说。”

    二
    当天晚上,高振兴按照郭怀天提供的地址来到一个都市村庄。这里非常的脏乱,地上到处都是垃圾,上面趴着黑乎乎的苍蝇。高振兴很奇怪,这家医院既然能治疗绝症名气一定很大,不知道他们怎么会把医院建在这里。
    高振兴转进一个胡同,阴暗的胡同口用灯光组成的招牌——死亡医院。高振兴不敢相信,这样的医院能起死回生。但已经到了这里,他只好咬着牙去试试。高振兴来到医院门口,一道生锈的铁门上了锁,他拍了好长时间的门,才有一个20多岁的女孩走出来。
    高振兴对她说:“我是来看病的。”女孩没有说话,只是把门打开,让他进去了。里面不仅脏乱,还有一股刺鼻的臭味。高振兴忍不住问道:“你是这里的医生?”
    女孩说:“我就是,叫我小薇就可以了。”
    高振兴说:“别的医院都是以健康命名的,什么康复医院之类的,为什么你们的医院却叫死亡医院,名字这么特别。”
    小薇笑笑说:“医生特别,所以医院的名字也就特别了。”高振兴见她出语不凡,不由半信半疑地说:“那么癌症后期也可以治疗吗?”
    小薇满不在乎地说:“没有问题。”
    高振兴问:“需要多少钱。”
    小薇说:“不要钱。”小薇说,死亡医院虽然不要钱,但病人要和医院签一份生死合同,患者必须同意医院的三个条件,否则医院是不会救人的。高振兴性命攸关,哪会不同意,别说三条,就是三十条,三百条他也会答应的。但当小薇把这三条协议说出来以后,高振兴还是愣住了。
    小薇说条件是:第一,除了介绍的人之外,不得对任何人说起死亡医院的事,如果泄密,不管什么时候,死亡医院都会取回病人的性命。第二,在三个月之内介绍一个绝症病人进入死亡医院;第三,帮死亡医院杀掉一个人。
    高振兴犹豫起来,前两个条件都好办,第三个就太困难了,他犹豫着说:“杀人是违法的,如果我被警察抓住也是死,而且我还不知道你们到底能不能把我治好。”
    小薇说:“你要是不相信我们,现在就请离开吧!”说完,小薇背过身去,不再理他。
    高振兴对小薇恨得直咬牙,但临来的时候,郭怀天再三叮嘱他,一定不能小看死亡医院的人,叫他万事小心。高振兴考虑了好长时间,终于说:“好,我同意了。你们要我杀谁?”
    小薇转过身说:“我要你帮我们杀了郭怀天。”
    高振兴大吃一惊,问:“为什么?”
    小薇毫不犹豫地说:“因为他泄漏了死亡医院的秘密,所以就得死。如果以后你也泄漏的话,你的下场也会和他一样。”
    高振兴和郭怀天不久是生意上的伙伴,如果用郭怀天的命去换他的命,这让高振兴也是为难。不过,高振兴最终还是答应了。理由很简单,再好的朋友,也没有自己的性命要紧。

    三
    从死亡医院出来之后,高振兴一直想着怎么把郭怀天不露声色地除去。小薇给了他七天时间,过了这七天,死亡医院将拒绝为他治疗。他忽然想到,会不会是郭怀天故意在试探他?高振兴决定去郭怀天家里探探口气。于是他打电话约了郭怀天。两人又去了酒店,酒酣耳热后,高振兴悄悄地问:“郭总,你给死亡医院做了什么约定?”
    郭怀天大吃一惊地反问:“你怎么随便问死亡医院的事情,不要忘了,这家医院要要求绝对保密的。”高振兴故意说:“这家医院的条件太苛刻了,我不想完成了,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郭怀天抱头呻吟说:“我劝你还是履行合约的好,要不然你会后悔的。”
    高振兴看郭怀天不像是在做作,而且如果他在医院的约定是要高振兴杀了他的话,他不会有这样的举动来。
    高振兴又试探地问:“郭总,你是怎么知道这家医院的?”郭怀天忽然生气地说:“既然你已经和这家医院打过交道了,就应该知道规矩。关于这家医院的信息,我是不能告诉你的,否则,我就是破坏协议。”高振兴急忙解释说:“对不起,这家医院实在太邪乎了,我实在是不经意间问你这些的。”郭怀天说道:“其实我对这家医院也不了解。他们的保密措施太周密了,医院里的那个老女人也太邪乎了。”说到这儿,郭怀天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来。
    医院里的老太太?高振兴大吃一惊,小薇才20多岁,肯定不是郭怀天所说的那个人。但他已经明白死亡医院为什么要郭怀天的性命了,那就是因为郭怀天泄漏了医院里有个老太太。
    想到这儿,高振兴心里稍稍安静下来。他试探地问:“郭总,你和医院的条约已经清了吧?”
    “清了?”郭怀天苦笑道,“接受了她们的条件就是一辈子,这一辈子都是要保守秘密的,以后别在我面前说死亡医院的事情,我就当以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好,我知道了。”高振兴嘴里这样说着,心里却在想,你很快就不会再说话了。
    四
    高振兴决定买个凶手杀死郭怀天,第二天晚上,高振兴把他的朋友胡一民约到了一家酒店喝酒。胡一民是街头的小混混,坑蒙拐骗,什么都干过。两个人推杯换盏,喝到半夜。高振兴佯装大醉,先是称兄道弟了一番,胡一民也是慷慨陈词,好像高振兴比他爹还亲一样。
    两个人喝到有五分醉的时候,高振兴忽然趴在桌子上失声哭了起来。胡一民慌忙问:“哥,你这是怎么了?”高振兴摇摇手说:“你哥被人欺负了。”高振兴流着眼泪说,他之所以离婚是因为妻子背着他和郭怀天有一腿,为了不让别人耻笑自己戴绿帽子,他才不敢说离婚的真正原因。最后又说:“我一直拿郭怀天这个王八蛋当朋友,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背着我做这样的事来。”
    胡一民此时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一拍桌子说说:“这王八蛋简直就不是人。欺负我哥,就是欺负我,你说吧,我们怎么办他?”
    高振兴装作咬牙切齿地说道:“兄弟,你说我是个男人,能忍的下这口气吗?我已经决定了,不管是谁,只要能帮我报了这个仇,我可以拿一百万来买他的人头。”说完,故意盯着胡一民看。
    胡一民听到一百万的时候,眼睛露出惊喜的光芒。胡一民把胸脯一拍:“放心吧哥,不就是杀个把人吗?兄弟我干了。”
    看着胡一民信誓旦旦的样子,高振兴不动声色地盘算着,只要郭怀天一死,他就有救了,一百万对他来说是小意思。

    五
    高振兴又去了医院,见到了医生龚明。龚明给他做了检查,然后说道:“高总,你的病这几天没有明显的恶化,但胸口还是不舒服,我再给你开点药吧,希望你能吉人天相。”
    趁着龚明开药方的时候,高振兴问:“龚医生,你听说过死亡医院吗?”
    龚明皱着眉头反问,“好奇怪的名字,怎么会有这样的医院?”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高振兴盘算着,这算不算把死亡医院的信息传出去,他又问,“三个月前,郭怀天也是在你这诊断出了肝癌吧!”
    “是啊!”龚明头也不抬地说道,“当时他已经没救了,想来这个人已经过世了。”然后,龚明把药方交给了高振兴。
    高振兴走出医院,打电话谎称自己的病已经好了,约了郭怀天去吃野味庆祝下。其实这是他和胡一民商量好的,先把郭怀天邀请出来,然后由胡一民暗中下手。
    郭怀天听说高振兴的病好了,也非常的高兴,哈哈大笑说:“恭喜啊,今天非要陪高总玩的尽兴。”高振兴故意说:“还不是郭总给我介绍的医院。应该说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郭怀天哈哈一笑:“什么恩人不恩人的?都是朋友。”
    这次,高振兴没有和郭怀天再谈起死亡医院,只是聊起了生意上的事情。他们进了一家定好的野味饭店,边吃边聊。肖三趁机对郭怀天大肆吹捧了一番,将他灌的大醉。
    这时候,高振兴接到一个电话,然后对郭怀天说:“郭总,实在不好意思,刚才公司来电话了有急事,我得赶紧回去一趟,你千万别见怪。”
    郭怀天毫不怀疑,说道:“你忙你的,我休息一下再回去。”
    过了一段时间,郭怀天感到酒劲过去了,就驾车离开了酒店。当他走到偏僻地方的时候,忽然从斜刺里开出一辆汽车来。郭怀天躲避不及,车子被撞下了悬崖。胡一民从车子里走出来,从悬崖上看去,郭怀天的车子掉进了万丈深渊,他的嘴角翘起了一抹微笑,然后他给高振兴打了电话,说道:“事情已经办妥。”
    警方把郭怀天的车子当成他酒后驾车出了意外,事情不了了之。
    高振兴把一百万的现金打进了胡一民的卡里,再三交代说:“这事可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
    胡一民咧着嘴说道:“放心吧高哥,这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高振兴暗中舒了一口气,他再次来到了死亡医院。这次接待他的还是小薇。小薇微笑着说:“我已经在新闻上看到郭怀天的死亡的信息了。你跟我来。”
    小薇带着他走进一个阴暗的地下室,让他坐了下来,然后给他打了麻针。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小薇说道:“你的病已经好了。现在可以回去了。”
    “这就好了?”高振兴有点不敢相信。
    “好了,不过你要记住,你和医院的协议。”小薇说完,也不管高振兴,自己走出了地下室。

    六
    高振兴匆匆离开死亡医院,去找龚明请他给自己检查身体。检查结果让他和龚明都大吃一惊,高振兴的肝癌好了。而且是彻底康复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龚明不敢相信地问,“你是怎么治疗的?”
    高振兴太兴奋了,他真想把死亡医院的信息给龚明说说,可是,一想到和医院的协议。他还是忍住了,接下来,他要找一个得了绝症患者,把他介绍到死亡医院去。
    等高振兴一离开,龚明就打了个电话。
    “老师,高振兴相信自己的病好了,他已经回去了。”龚明低着声音,悄悄地说道。
    在死亡医院里,一个五十来岁的女人,拿着电话说道:“知道了。记住,下一个就是胡一民。”
    “我知道该怎么做。”龚明说完就挂了电话。
    死亡医院的秘密龚明是知道的。老妇人是他的老师,龚明所有的医疗知识都是老师教的。他解决不了疑难杂症,请教过老师之后,再给病人治疗,他的名誉和地位都是老师给的。老师不计名利的帮他,对他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把老师指定的人,说成是癌症患者。以龚明的社会地位,没有人会怀疑他在说话。如果患者去别的地方复诊,其他医生接到老妇人事先通知的电话,也同样会告诉病人,这是癌症的。
    老妇人坐在医院里,冷冰冰的气氛包围着她。这时候,小薇走到她的身后,给她揉着肩膀。
    “他们还是老样子。”老妇人轻声叹息道,“20年前,你父亲和郭怀天、高振兴是很好的朋友,没有想到他们在合伙做生意的时候,把你父亲欺骗了,你父亲欠下巨债走投无路,把我安顿之后,就自杀了。当时我已经怀上了你,还在医院里上班。为了你,我才远走他乡,想要安心把你拉扯大。但我一直都想为你的父亲报仇。”老妇人低声说道,“经过了这么多年,她们都认不出是我了,或许都早把我给忘了。这次回来的目的就是要为你父亲报仇。我精心布下这个局,本来是想给他们留最后一条路,如果他们不再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他人,我就饶过他们,但很可惜,20年过去了,他们还是一点都没有变。我的医术再高明,也只能给病人治疗身体,不能治疗人的心灵。下次只要胡一民杀了高振兴,我们就关闭死亡医院,走的远远的。”
    七
    时间不久,又有一个男人站在了死亡医院里。
    这次接待他的是老妇人。
    “条件很简单,第一,除了介绍的人之外,不得对任何人说起死亡医院的事,如果泄密,不管什么时候,死亡医院都会取回病人的性命;第二,在三个月之内介绍一个病人进入死亡医院;第三,你要杀了高振兴,因为他泄漏了死亡医院的信息。如果你接受的话,就先去杀了高振兴。”
    老妇人眼中闪着寒光,胡一民站在老妇人面前,感到了威慑的力量,他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
    老妇人又说道:“要么,你接受条件,要么你就回家去等死。”
    胡一民忽然“哈哈”笑了起来:“你就别在装神弄鬼了,实话告诉你,真正的胡一民已经因为故意杀人被捕了。高振兴把一切都交代了,果然和他说的一样,他买凶杀死郭怀天都是你教唆的,现在请你和我回去协助调查。”
    这次轮到老妇人惊慌了,她惊恐地问:“你到底是谁?”
    “胡一民”拿出了警官证:“我是警察。”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36
 相关推荐(灵异医院
停尸房的女鬼
闹鬼的医院
医院的接阴婆
阴灵妹妹的复仇
医学院的解剖楼
医院里有很多鬼
吻尸
某医院的离奇怪异事件
阴鬼的复仇
整形的故事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统计]